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laserbomb 发表于  2018-07-30 13:30:42 88字 ( 0/743)

科学技术确实是以人类的社会进步为目标,所以应该废除所谓的专利制度!!!!!对在科学技术上有所贡献的人,必须给以奖励!!!!企业以专利赢利,是一种垄断行为,不利与

中国科学报2018年7月20日发表了署名肖建华的题为《从知识产权与科学研究看学术不端》(以下简称肖文)的文章。这篇文章公然挑衅国家《著作权法》。众所周知,对于科学作品的保护,国家《著作权法》同文学、艺术作品是一样保护的,有着明确的规定,国家《著作权法》:“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第三条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创作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作品:(一)文字作品……(八)计算机软件;……”,以上法律条文明确规定了自然科学作品的内容受国家《著作权法》保护,而肖文却说:“由于科学研究的基本性质是为了人类社会进步,从而著作、论文的具体学术内容是没有专属权的——这点是区别于技术发明类的专利所有权的。”,这不是在公然地否定国家《著作权法》吗?国家《著作权法》清楚地写着,自然科学作品与文学作品、计算机软件等等作品同等的保护规定,自然科学作品同文学作品和计算机软件的著作权保护事例在生活中累见不鲜,已经在人们的意识中是常识了。这篇文章却把科学作品单独拿出来否定法律的保护,目的何在?这是在破坏我们国家的科技创新事业。

这篇文章还说:“早期就这种争论的根本起因是各国出版物间存在文种差别,论文出版间有时间差别。后来形成一个约定,以出版时间为准。但这不解决问题。在哪种论述程度上(深度上)算是理论发现?以谁的论述最接近于最终理论形态为准?这个问题目前扩展到,在哪个级别以上的期刊上算等等延伸性的辅助标准。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这段文字不但与上文同样是公然否定国家《著作权法》,而且还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谎,国家《著作权法》规定了只保护所谓“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了吗?没有这样的规定,同样任何国家的《著作权法》都没有这样的规定,都是无论是什么级别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还是出版的著作都是平等保护的,同时国家《著作权法》规定了“理论发现”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了吗?没有这样的规定。人们也不认可在所谓的“名刊上出现的论文”就比不是所谓的“名刊”上出现的论文水平高,论文水平的高低要经过论文实质内容的比较才能分辨出来,而不是出不出现在所谓的“名刊”上。这篇文章的这段话:“这个 问题目前扩展到,在哪个级别以上的期刊上算等等延伸性的辅助标准。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谎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这样的约定在哪写着呢?能指出来吗?根本就没有。大家都知道,目前国内外都有科学论文预印快速发表网站,这些网站对发表的论文不审稿,作者为了争取到第一时间发表往往把论文先发表在这样的网站上,然后再投稿给相应的期刊,这样的网站发表的论文与所谓的“名刊”期刊的著作权是一样的,这已经是国内外的科技工作者的常识和惯例了。这样的事实还有很多,都能证实这篇文章的所谓“名刊”论调是无耻谎言。

综上所述,这篇文章以谎言:“科学研究的基本性质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从而著作、论文的具体学术内容是没有专属权的——这点是区别于技术发明类的专利所有权的。”、“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等等公然否定国家《著作权法》,妄图以所谓“潜意识”、“名刊”代替国家法律,代替国家主权,是绝不会得逞的。我们要问,中国科学报为什么发表这种公然亵渎、挑衅国家法律的文章?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中国科学报发表这篇文章已经涉嫌违法。

以下附录中国科学报肖建华文章和介绍《自然原理》一书的文章

肖建华文章:

一般认为,科学研究的知识产权的主要内容是:学术著作、期刊论文的版权。

多数出版社约定,版权归出版社(或加上作者)。这个版权的本质是对于出版社的专有出版权的商业保护。

由于科学研究的基本性质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从而著作、论文的具体学术内容是没有专属权的——这点是区别于技术发明类的专利所有权的。

成篇的文字抄袭是侵犯出版者的版权。这被列为学术不端。

如果改头换面来抄袭内容呢?

虽然就科学理论内容而言没有产权,但有发现权的专属问题。就历史事件而言,对于学术理论上谁为发现者,总是存在争论的。

早期这种争论的根本起因是各国出版物间存在文种差别,论文出版间有时间差别。后来形成一个约定,以出版时间为准。

但这不解决问题。

在哪种论述程度上(深度上)算是理论发现?以谁的论述最接近于最终理论形态为准?这个问题目前扩展到,在哪个级别以上的期刊上算等等延伸性的辅助标准。

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

对于理论发现权的追求始终贯穿于科学发展的整个历程。由于这种发现权经常性地归功于某个研究群体,有时也就使用重要贡献者一词来表述。

在学术论文写作中,把所使用理论的发现者文献隐去,用新的形式(数学形式或是文字论述)表达出来,就好像是作者“首先发现”这个理论,这是论文写作的灰色地带。

对于不是名声显赫的理论,除非读者熟悉被隐去的原始发现者的理论论述,一般读者是不能发现这类行为有何不端的。这类不端的本质是作者把理论使用者的身份提升为理论创立者的身份。

在科学不发达环境中,这类行为不仅不受指责,反而受到表彰,获得名利。如被隐去的原始文献是广为人知的(如教科书或学科内常用文献),因此无须列入参考文献。

这是我们在现实中观测到的事实。

本文不是打假,也不是在界定学术不端行为。笔者想提出的是:这类改头换面来抄袭内容的文章会如何损害被抄袭者和抄袭者本身这两个潜在的科学家?

首先,抄袭者花心思把原始理论改头换面本身是对被抄袭理论的一种“赞赏”或是“支持”,如果他如实地引用这篇文献,则这个理论会被更多的同行注意到。这是推动学科进步的正能量。

而在隐去原始论文后,由于作者的学术能力一般是低于原始理论提出者,他对于有关论点的论述远远地“浅薄”于提出者,甚至于有所歪曲。

这种形态的论述有损于被抄袭的理论。这是科学进步的负能量。抄袭者的行为有助于“毁灭”被抄袭者的学术生涯。

其次,在一个谎言要破灭时,为了避免谎言的破灭,就需要制造新的谎言来掩盖前一个谎言。

当这类行为出现时,作者就需要进行一系列改头换面的抄袭,甚至于编造。如果此类行为不成功,抄袭者的明智选择是退出这个研究领域。从而在学术研究上“自觉地”走向毫无建树的结局。

如果这类抄袭现象普遍流行,则在宏观上,同一原始理论文献的抄袭者间会展开“首发权”的争夺。这可笑吗?可能吗?

现实是冷酷无情的:此类事一直发生着,且越来越热闹。

在商业社会环境下,由于学术理论本身并不处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之下,而是处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人类共有状态,因此,这类抄袭者争夺发现权的事情是必然的,因为这类争夺代表了“机构”,或是“企业”的某种利益。

但问题远远不是上述那么简单。

科学界最为关心的是,此类连环性抄袭,以及为了掩盖抄袭而制造的文献泡沫,将以文献数量的绝对数量的巨大而中断原始理论文献的正常传播,也扭曲该理论的正常发展和后续研究。在学术理论进程上造成人为的混乱局面。

一个最为简单的例子就是:高校教科书的抄袭。我们总是能够发现研究生的很多基本概念极为片面,或是极为落后,一问之下,答案是:从教科书上看到的,考试就是这么考的。

再问,哪年的教材,回答是,最新的。

这个例子想说明的是,学术水平远远低于原始文献作者的人,如果以抄袭的方式编写教科书的话,本身就是学术上的“退化”。

如果出现碾转式抄袭,连锁性抄袭,那就形成一个“退化”“再退化”的恶性循环。

最终,学术不端的流行是会显著地阻碍科学进步。

http://blog.sciencenet.cn/u/肖建华)

《中国科学报》 (2018-07-20 第2版 博客,原标题《从知识产权与科学研究看学术不端》)

介绍《自然原理》一书文章:

《自然原理》新时空理论是解开物质结构的基础和工具—最强大力程计算中国人工和日本超级计算机结果一样。最近公布的美国科学家用近十五年的时间的证明爱因斯坦等效原理的实验也证明了《自然原理》一书统一场理论的正确。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张辉所著《自然原理》一书于2005年4月在日本出版发行了日文版。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张辉所著《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科技成果是在继承和创新性发展了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基础上得到了新的时空理论,在这个新时空理论的基础上得到了统一自然界万有引力、电磁力、弱力和强力等一切作用力的统一场理论,揭示了这四种作用力的本质、来源,其中关于强相互作用力的理论揭示了强相互作用力的本质、来源和规律,给出了产生强相互作用力的“强荷”质量、传递强相互作用力的介子质量,以及强相互作用力的作用机制和机理等,揭示了氘原子核内质子和中子之间的强相互作用力产生和作用机制、机理,以及它们之间强相互作用力的数值、传递强相互作用力的介子质量数值,这些数值都符合实验数值,确定了它们之间存在强相互作用力时的距离,这个距离是8.6386306×10^-16米(见于《自然原理》吉林大学出版社1996年4月出版发行,第65页;见于在日本出版日文版《自然原理》龍華有限会社2005年4月出版发行第53页),这个数值(这是人类第一次在理论上计算出这个数值)与日本科学家的计算机模拟数值0.3×10-13厘米符合(科技日报报道),几乎一致,而根据《自然原理》一书的理论在氘原子核内双重子态粒子ΩΩ应该也是一个质子和一个中子。《自然原理》一书是怎么样继承和创新性发展狭义相对论的呢?就是根据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以及客观的人类经验的事实提出了两个公理,即物质的固有时间原理和物质的固有空间原理,并且用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结论推导出了这两个公理的数学表达式(数学公式),这两个公式分别是,物质的固有时间原理的数学表达式是,t=k1/m,其中t表示物质质量变化所用的时间;m表示物质质量的变化量;k1是常数;物质的固有空间原理的数学表达式是,v=k2/m,其中v表示物质的固有体积;m表示物质的质量;k2是常数,这两个公式是前所未有的,从而得到了新的时空理论。这个新时空理论既继承了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思想又使用了狭义相对论的结论(狭义相对论结论的数学公式),并且完全符合实验,因此,《自然原理》一书是继承和创新性发展了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在这个新时空理论基础上推导出了量子力学的基本规律和方程,统一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理论和量子力学理论,在这个新时空理论的基础上得到了统一万有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等等作用力的统一场理论,这个统一场理论能够在理论上推导出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这个统一场理论在揭示强相互作用力时从理论上计算出了传递强相互作用力的π介子的质量数值,同实验值非常精准地符合,比汤川秀树的关于π介子质量的计算要简单的多,而且精确的多。同时也计算出了氘核内质子与中子之间的强相互作用力的数值,并且与实验值相符合,这是人类第一次在理论上计算出了这个强相互作用力的数值。同时把参与万有引力物质作为整体的描述也符合2017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引力波实验。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吴岳良的所谓超统一场、超引力场、超自旋规范场、十九维超时空的单一基本粒子等等理论都是剽窃于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张辉所著《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科技成果,吴岳良这个所谓的理论是在他先前的剽窃理论——四维引力场时空、四维引力场时空统一场等等被张辉实名向有关部门举报以后,他无言以对又拼凑、编造的,但是仍然是剽窃于张辉的《自然原理》一书的理论,是其先前剽窃的变相说法。吴岳良2016年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D》上的论文以及2018年发表在《欧洲物理》上的论文中所谓引力场时空、引力场时空统一场、超引力场时空、超统一场、十九维超时空统一场、超引力场等等都是剽窃于《自然原理》一书的科技成果。张辉向多部门实名举报了吴岳良的剽窃行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科学院纪检监察组已经将张辉的举报移送中国科学院科研道德委员会。有中国科学院院士向张辉揭露吴岳良剽窃《自然原理》一书,张辉也向其举报的部门反映了这个事实。为吴岳良的剽窃行为进行鼓吹、宣传同样是违法乱纪行为,必会受到严肃追究。《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科技成果的理论计算与实验精确一致,是通过了国家科技成果鉴定的,国家确认的科技成果,国家很多权威媒体都做过报道。《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这些科技成果受到了包括王淦昌院士在内的院士、专家的高度赞扬。有专家表示,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支持和坚持高度评价《自然原理》一书,因为这是科学良心。

林昌连 发表于  2018-08-10 14:53:47 0字 ( 0/8)

|领导你好!国家中央政府天天说扶贫困难户,让老百姓全面走向小康,现在国家中央在清查政府部门违法犯罪。我举报国家检查院为什么回复说不属于他们管,国家检查院难是

|领导你好!国家中央政府天天说扶贫困难户,让老百姓全面走向小康,现在国家中央在清查政府部门违法犯罪。我举报国家检查院为什么回复说不属于他们管,国家检查院难是

中国科学报2018年7月20日发表了署名肖建华的题为《从知识产权与科学研究看学术不端》(以下简称肖文)的文章。这篇文章公然挑衅国家《著作权法》。众所周知,对于科学作品的保护,国家《著作权法》同文学、艺术作品是一样保护的,有着明确的规定,国家《著作权法》:“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第三条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创作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作品:(一)文字作品……(八)计算机软件;……”,以上法律条文明确规定了自然科学作品的内容受国家《著作权法》保护,而肖文却说:“由于科学研究的基本性质是为了人类社会进步,从而著作、论文的具体学术内容是没有专属权的——这点是区别于技术发明类的专利所有权的。”,这不是在公然地否定国家《著作权法》吗?国家《著作权法》清楚地写着,自然科学作品与文学作品、计算机软件等等作品同等的保护规定,自然科学作品同文学作品和计算机软件的著作权保护事例在生活中累见不鲜,已经在人们的意识中是常识了。这篇文章却把科学作品单独拿出来否定法律的保护,目的何在?这是在破坏我们国家的科技创新事业。

这篇文章还说:“早期就这种争论的根本起因是各国出版物间存在文种差别,论文出版间有时间差别。后来形成一个约定,以出版时间为准。但这不解决问题。在哪种论述程度上(深度上)算是理论发现?以谁的论述最接近于最终理论形态为准?这个问题目前扩展到,在哪个级别以上的期刊上算等等延伸性的辅助标准。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这段文字不但与上文同样是公然否定国家《著作权法》,而且还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谎,国家《著作权法》规定了只保护所谓“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了吗?没有这样的规定,同样任何国家的《著作权法》都没有这样的规定,都是无论是什么级别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还是出版的著作都是平等保护的,同时国家《著作权法》规定了“理论发现”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了吗?没有这样的规定。人们也不认可在所谓的“名刊上出现的论文”就比不是所谓的“名刊”上出现的论文水平高,论文水平的高低要经过论文实质内容的比较才能分辨出来,而不是出不出现在所谓的“名刊”上。这篇文章的这段话:“这个 问题目前扩展到,在哪个级别以上的期刊上算等等延伸性的辅助标准。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谎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这样的约定在哪写着呢?能指出来吗?根本就没有。大家都知道,目前国内外都有科学论文预印快速发表网站,这些网站对发表的论文不审稿,作者为了争取到第一时间发表往往把论文先发表在这样的网站上,然后再投稿给相应的期刊,这样的网站发表的论文与所谓的“名刊”期刊的著作权是一样的,这已经是国内外的科技工作者的常识和惯例了。这样的事实还有很多,都能证实这篇文章的所谓“名刊”论调是无耻谎言。

综上所述,这篇文章以谎言:“科学研究的基本性质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从而著作、论文的具体学术内容是没有专属权的——这点是区别于技术发明类的专利所有权的。”、“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等等公然否定国家《著作权法》,妄图以所谓“潜意识”、“名刊”代替国家法律,代替国家主权,是绝不会得逞的。我们要问,中国科学报为什么发表这种公然亵渎、挑衅国家法律的文章?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中国科学报发表这篇文章已经涉嫌违法。

以下附录中国科学报肖建华文章和介绍《自然原理》一书的文章

肖建华文章:

一般认为,科学研究的知识产权的主要内容是:学术著作、期刊论文的版权。

多数出版社约定,版权归出版社(或加上作者)。这个版权的本质是对于出版社的专有出版权的商业保护。

由于科学研究的基本性质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从而著作、论文的具体学术内容是没有专属权的——这点是区别于技术发明类的专利所有权的。

成篇的文字抄袭是侵犯出版者的版权。这被列为学术不端。

如果改头换面来抄袭内容呢?

虽然就科学理论内容而言没有产权,但有发现权的专属问题。就历史事件而言,对于学术理论上谁为发现者,总是存在争论的。

早期这种争论的根本起因是各国出版物间存在文种差别,论文出版间有时间差别。后来形成一个约定,以出版时间为准。

但这不解决问题。

在哪种论述程度上(深度上)算是理论发现?以谁的论述最接近于最终理论形态为准?这个问题目前扩展到,在哪个级别以上的期刊上算等等延伸性的辅助标准。

目前的潜意识约定是,以名刊上出现的论文为准。

对于理论发现权的追求始终贯穿于科学发展的整个历程。由于这种发现权经常性地归功于某个研究群体,有时也就使用重要贡献者一词来表述。

在学术论文写作中,把所使用理论的发现者文献隐去,用新的形式(数学形式或是文字论述)表达出来,就好像是作者“首先发现”这个理论,这是论文写作的灰色地带。

对于不是名声显赫的理论,除非读者熟悉被隐去的原始发现者的理论论述,一般读者是不能发现这类行为有何不端的。这类不端的本质是作者把理论使用者的身份提升为理论创立者的身份。

在科学不发达环境中,这类行为不仅不受指责,反而受到表彰,获得名利。如被隐去的原始文献是广为人知的(如教科书或学科内常用文献),因此无须列入参考文献。

这是我们在现实中观测到的事实。

本文不是打假,也不是在界定学术不端行为。笔者想提出的是:这类改头换面来抄袭内容的文章会如何损害被抄袭者和抄袭者本身这两个潜在的科学家?

首先,抄袭者花心思把原始理论改头换面本身是对被抄袭理论的一种“赞赏”或是“支持”,如果他如实地引用这篇文献,则这个理论会被更多的同行注意到。这是推动学科进步的正能量。

而在隐去原始论文后,由于作者的学术能力一般是低于原始理论提出者,他对于有关论点的论述远远地“浅薄”于提出者,甚至于有所歪曲。

这种形态的论述有损于被抄袭的理论。这是科学进步的负能量。抄袭者的行为有助于“毁灭”被抄袭者的学术生涯。

其次,在一个谎言要破灭时,为了避免谎言的破灭,就需要制造新的谎言来掩盖前一个谎言。

当这类行为出现时,作者就需要进行一系列改头换面的抄袭,甚至于编造。如果此类行为不成功,抄袭者的明智选择是退出这个研究领域。从而在学术研究上“自觉地”走向毫无建树的结局。

如果这类抄袭现象普遍流行,则在宏观上,同一原始理论文献的抄袭者间会展开“首发权”的争夺。这可笑吗?可能吗?

现实是冷酷无情的:此类事一直发生着,且越来越热闹。

在商业社会环境下,由于学术理论本身并不处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之下,而是处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人类共有状态,因此,这类抄袭者争夺发现权的事情是必然的,因为这类争夺代表了“机构”,或是“企业”的某种利益。

但问题远远不是上述那么简单。

科学界最为关心的是,此类连环性抄袭,以及为了掩盖抄袭而制造的文献泡沫,将以文献数量的绝对数量的巨大而中断原始理论文献的正常传播,也扭曲该理论的正常发展和后续研究。在学术理论进程上造成人为的混乱局面。

一个最为简单的例子就是:高校教科书的抄袭。我们总是能够发现研究生的很多基本概念极为片面,或是极为落后,一问之下,答案是:从教科书上看到的,考试就是这么考的。

再问,哪年的教材,回答是,最新的。

这个例子想说明的是,学术水平远远低于原始文献作者的人,如果以抄袭的方式编写教科书的话,本身就是学术上的“退化”。

如果出现碾转式抄袭,连锁性抄袭,那就形成一个“退化”“再退化”的恶性循环。

最终,学术不端的流行是会显著地阻碍科学进步。

http://blog.sciencenet.cn/u/肖建华)

《中国科学报》 (2018-07-20 第2版 博客,原标题《从知识产权与科学研究看学术不端》)

介绍《自然原理》一书文章:

《自然原理》新时空理论是解开物质结构的基础和工具—最强大力程计算中国人工和日本超级计算机结果一样。最近公布的美国科学家用近十五年的时间的证明爱因斯坦等效原理的实验也证明了《自然原理》一书统一场理论的正确。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张辉所著《自然原理》一书于2005年4月在日本出版发行了日文版。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张辉所著《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科技成果是在继承和创新性发展了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基础上得到了新的时空理论,在这个新时空理论的基础上得到了统一自然界万有引力、电磁力、弱力和强力等一切作用力的统一场理论,揭示了这四种作用力的本质、来源,其中关于强相互作用力的理论揭示了强相互作用力的本质、来源和规律,给出了产生强相互作用力的“强荷”质量、传递强相互作用力的介子质量,以及强相互作用力的作用机制和机理等,揭示了氘原子核内质子和中子之间的强相互作用力产生和作用机制、机理,以及它们之间强相互作用力的数值、传递强相互作用力的介子质量数值,这些数值都符合实验数值,确定了它们之间存在强相互作用力时的距离,这个距离是8.6386306×10^-16米(见于《自然原理》吉林大学出版社1996年4月出版发行,第65页;见于在日本出版日文版《自然原理》龍華有限会社2005年4月出版发行第53页),这个数值(这是人类第一次在理论上计算出这个数值)与日本科学家的计算机模拟数值0.3×10-13厘米符合(科技日报报道),几乎一致,而根据《自然原理》一书的理论在氘原子核内双重子态粒子ΩΩ应该也是一个质子和一个中子。《自然原理》一书是怎么样继承和创新性发展狭义相对论的呢?就是根据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以及客观的人类经验的事实提出了两个公理,即物质的固有时间原理和物质的固有空间原理,并且用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结论推导出了这两个公理的数学表达式(数学公式),这两个公式分别是,物质的固有时间原理的数学表达式是,t=k1/m,其中t表示物质质量变化所用的时间;m表示物质质量的变化量;k1是常数;物质的固有空间原理的数学表达式是,v=k2/m,其中v表示物质的固有体积;m表示物质的质量;k2是常数,这两个公式是前所未有的,从而得到了新的时空理论。这个新时空理论既继承了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思想又使用了狭义相对论的结论(狭义相对论结论的数学公式),并且完全符合实验,因此,《自然原理》一书是继承和创新性发展了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在这个新时空理论基础上推导出了量子力学的基本规律和方程,统一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理论和量子力学理论,在这个新时空理论的基础上得到了统一万有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等等作用力的统一场理论,这个统一场理论能够在理论上推导出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这个统一场理论在揭示强相互作用力时从理论上计算出了传递强相互作用力的π介子的质量数值,同实验值非常精准地符合,比汤川秀树的关于π介子质量的计算要简单的多,而且精确的多。同时也计算出了氘核内质子与中子之间的强相互作用力的数值,并且与实验值相符合,这是人类第一次在理论上计算出了这个强相互作用力的数值。同时把参与万有引力物质作为整体的描述也符合2017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引力波实验。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吴岳良的所谓超统一场、超引力场、超自旋规范场、十九维超时空的单一基本粒子等等理论都是剽窃于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张辉所著《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科技成果,吴岳良这个所谓的理论是在他先前的剽窃理论——四维引力场时空、四维引力场时空统一场等等被张辉实名向有关部门举报以后,他无言以对又拼凑、编造的,但是仍然是剽窃于张辉的《自然原理》一书的理论,是其先前剽窃的变相说法。吴岳良2016年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D》上的论文以及2018年发表在《欧洲物理》上的论文中所谓引力场时空、引力场时空统一场、超引力场时空、超统一场、十九维超时空统一场、超引力场等等都是剽窃于《自然原理》一书的科技成果。张辉向多部门实名举报了吴岳良的剽窃行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科学院纪检监察组已经将张辉的举报移送中国科学院科研道德委员会。有中国科学院院士向张辉揭露吴岳良剽窃《自然原理》一书,张辉也向其举报的部门反映了这个事实。为吴岳良的剽窃行为进行鼓吹、宣传同样是违法乱纪行为,必会受到严肃追究。《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科技成果的理论计算与实验精确一致,是通过了国家科技成果鉴定的,国家确认的科技成果,国家很多权威媒体都做过报道。《自然原理》一书所取得的这些科技成果受到了包括王淦昌院士在内的院士、专家的高度赞扬。有专家表示,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支持和坚持高度评价《自然原理》一书,因为这是科学良心。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