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7-11 22:00:26 46字 ( 0/113)

“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这本不需讨论的问题,在《人民网》也讨论一年多了,还要无限期讨论下去?

──嘉兴市秀洲区王店镇法庭门口的黑势力暴力行为纪实

20151111日王店法庭门口出现了惊人的一幕,开庭当日,当事人曹某诉裘李燕离婚案。裘李燕、裘传良父女花钱雇佣10余名黑恶势力人员,对曹某、曹某某、曹某静及丈夫吴某某4人进行暴力殴打,绑架限制人身自由,在当地引起社会恐慌。

曹某某最先遭到袭击,黑恶势力人员拽其头发,拳击头部,曹某某被击打之后失去反抗能力,大声呼救,但围观群众不敢劝阻,曹某某被控制后遭到继续殴打后才失去意识。曹某上去阻止,被黑恶势力人员重拳围殴,打趴在地后,架空拖向法庭相反的方向进行控制;曹某静想上前解救时被裘传良掀翻在地,在黑恶势力组织下,又拖拽曹某静的一条腿至法庭反方向的公路边,遭裘传良撕扯内衣,强制猥亵,在围观群众纷纷指责,黑恶势力人员才松开了手,暂离曹某静,曹某静趁其空档拨打110报了警,裘传良见其拨打电话又转身将其控制;曹某静老公吴某某体格最为健壮,但被几个黑恶势力人员围殴之后也失去了反抗能力,同时也被摁倒在地,吴某某被殴打的情况最为严重......

在裘李燕父女雇黑公然施暴殴打过程中,裘李燕及其聘请的律师站在王店法庭门口,面呈冷笑,欣赏整个过程,超过半个小时,其情节令人发指。在警察出警到达现场时,这帮暴徒似乎接到通知,非常默契地迅速往西奔跑。围观群众当时也有数十人之多,被吓坏了,根本不敢上前劝阻。法官到外面看到相关情况,也被吓坏了,当天不敢开庭。法警说当时他们几人根本无法制止这群暴徒。之后王店法庭不敢开庭,又重新安排到秀洲区法院开庭,并布置了很多法警防范。

第二次曹某向秀洲区人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之后,起诉裘李燕离婚。据代理律师证实,当天裘李燕父女确实带了一批黑恶势力人员在海盐县沈荡漾法庭(曹某户口所在地管辖法庭)外守候。因曹某有所防范,在有关人员帮助下接到消息,没露面才躲过一劫。

201710月,裘李燕再次诉曹某离婚案时,曹某已无力请律师代理,只能写答辩状到海盐县人民法院,表明自己的几位亲友已经被打怕了,以免出人命。与法官商量,经同意不出庭应诉。不应诉就等于放弃了很大一部分诉讼权力,实则曹帅等人的生命安全已经受到了极大的胁迫。受害人的几百次告状,还不抵人家一个电话。

当前国家正在组织各级政府及执法部门对在社会发展中的涉恶涉黑势力及其“保护伞”进行严打的形势下。裘李燕父女等人雇佣涉黑组织人员,在庄严的国徽下,公然暴力殴打绑架曹某、曹某某、曹某静及丈夫吴某某4人,公开妨碍法庭开庭,在当地的影响十分恶劣。严重的扰乱了社会秩序。公开挑战法律底线。其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其非法侵占的500万元犯罪所得,应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予以归还给当事人。因此带来所产生的黑恶势力“保护伞”是问题的根源。真心希望海宁市市委市政府站在全体人民求稳定,谋和谐,促发展目标为前提。敢于碰硬,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坚决打击涉恶涉黑势力及其“保护伞”。让海宁人民在稳定的社会环境中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xiaomeinan87 发表于  2018-07-12 15:07:53 12字 ( 0/204)

裘李燕父女真是欺人太甚!

──嘉兴市秀洲区王店镇法庭门口的黑势力暴力行为纪实

20151111日王店法庭门口出现了惊人的一幕,开庭当日,当事人曹某诉裘李燕离婚案。裘李燕、裘传良父女花钱雇佣10余名黑恶势力人员,对曹某、曹某某、曹某静及丈夫吴某某4人进行暴力殴打,绑架限制人身自由,在当地引起社会恐慌。

曹某某最先遭到袭击,黑恶势力人员拽其头发,拳击头部,曹某某被击打之后失去反抗能力,大声呼救,但围观群众不敢劝阻,曹某某被控制后遭到继续殴打后才失去意识。曹某上去阻止,被黑恶势力人员重拳围殴,打趴在地后,架空拖向法庭相反的方向进行控制;曹某静想上前解救时被裘传良掀翻在地,在黑恶势力组织下,又拖拽曹某静的一条腿至法庭反方向的公路边,遭裘传良撕扯内衣,强制猥亵,在围观群众纷纷指责,黑恶势力人员才松开了手,暂离曹某静,曹某静趁其空档拨打110报了警,裘传良见其拨打电话又转身将其控制;曹某静老公吴某某体格最为健壮,但被几个黑恶势力人员围殴之后也失去了反抗能力,同时也被摁倒在地,吴某某被殴打的情况最为严重......

在裘李燕父女雇黑公然施暴殴打过程中,裘李燕及其聘请的律师站在王店法庭门口,面呈冷笑,欣赏整个过程,超过半个小时,其情节令人发指。在警察出警到达现场时,这帮暴徒似乎接到通知,非常默契地迅速往西奔跑。围观群众当时也有数十人之多,被吓坏了,根本不敢上前劝阻。法官到外面看到相关情况,也被吓坏了,当天不敢开庭。法警说当时他们几人根本无法制止这群暴徒。之后王店法庭不敢开庭,又重新安排到秀洲区法院开庭,并布置了很多法警防范。

第二次曹某向秀洲区人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之后,起诉裘李燕离婚。据代理律师证实,当天裘李燕父女确实带了一批黑恶势力人员在海盐县沈荡漾法庭(曹某户口所在地管辖法庭)外守候。因曹某有所防范,在有关人员帮助下接到消息,没露面才躲过一劫。

201710月,裘李燕再次诉曹某离婚案时,曹某已无力请律师代理,只能写答辩状到海盐县人民法院,表明自己的几位亲友已经被打怕了,以免出人命。与法官商量,经同意不出庭应诉。不应诉就等于放弃了很大一部分诉讼权力,实则曹帅等人的生命安全已经受到了极大的胁迫。受害人的几百次告状,还不抵人家一个电话。

当前国家正在组织各级政府及执法部门对在社会发展中的涉恶涉黑势力及其“保护伞”进行严打的形势下。裘李燕父女等人雇佣涉黑组织人员,在庄严的国徽下,公然暴力殴打绑架曹某、曹某某、曹某静及丈夫吴某某4人,公开妨碍法庭开庭,在当地的影响十分恶劣。严重的扰乱了社会秩序。公开挑战法律底线。其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其非法侵占的500万元犯罪所得,应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予以归还给当事人。因此带来所产生的黑恶势力“保护伞”是问题的根源。真心希望海宁市市委市政府站在全体人民求稳定,谋和谐,促发展目标为前提。敢于碰硬,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坚决打击涉恶涉黑势力及其“保护伞”。让海宁人民在稳定的社会环境中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