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走正步的转业军人 发表于  2018-07-10 13:30:45 120字 ( 0/221)

因为“赔偿案件涵盖刑事、民事、行政、执行众多领域,涉及一审、二审、再审等多道程序,事关公安、检察、法院、监狱、政法委等诸多机关……”。因此冤案申诉一直都是在“跑

本站文章谢绝转载,否则法律后果自负!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选辉)完善司法责任制、杜绝冤假错案是本轮司法体制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

 

两个月前,陈满、陈夏影、钱仁凤、许金龙等冤假错案被写入全国两会“两高”报告,而近期陈满案国家赔偿的每一个消息都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

 

我国首部《国家赔偿法》自1995年起正式实施,至今已有21个年头了。中国社科院法学教授陈春龙曾参与首部《国家赔偿法》立法研讨,其撰写的《中国国家赔偿论》一书也于近期出版。他直言,现行《国家赔偿法》应该扩大刑事赔偿范围,提高赔偿标准,力争实事求是地弥补受害人的全部损失。

 

20年前(首部立法)

 

立法之初曾被认为“可望而不可即”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20年前,《国家赔偿法》实施初期的情况顺利吗?

 

陈春龙(以下简称陈):《国家赔偿法》是一部人权保障法,它的实施改变了数十年来冤假错案受害人向党和国家千恩万谢、感恩戴德、诚惶诚恐的思维定式,而由平反者以国家名义向被平反者承认错误、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因此,20年前实施初期阻力很大,困难不少。

 

同时,赔偿案件涵盖刑事、民事、行政、执行众多领域,涉及一审、二审、再审等多道程序,事关公安、检察、法院、监狱、政法委等诸多机关,往往是几上几下、反反复复、多年累积下来的疑难案件,审理难度大。

 

当年法院受理赔偿案件的数量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如1996年人民法院一、二审宣告无罪的共有2281人,而因此受理的赔偿案件才35件。

 

以至有专家认为《国家赔偿法》是“口惠而实不至,可望而不可即的摆设和花瓶”,“国家赔偿法是国家不赔法”。

 

法晚:后来是如何改进的?

 

陈:上述情形的存在既有思想认识问题,更有体制和立法问题。在普通民众、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专家学者的强烈要求下,2010年立法机关对《国家赔偿法》作了重大修改:取消单独前置的确认程序,搬掉了国家赔偿的“拦路虎”;引进举证责任倒置原则,让公安机关举出未刑讯逼供之证据;增加精神损害赔偿,明确支付赔偿金时限,增加质证和监督程序,方便冤假错案受害人行使求偿权。

 

也因此,赵作海、张高平、陈建阳、于英生、念斌、徐辉、呼格吉勒图等一大批冤假错案受害人或亲属得到国家赔偿。

 

6年前(首次修法)

 

公检法机关知错后多喜欢“私了”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2010年《国家赔偿法》修改以来,为何赔偿案件并未出现大幅上升的情况?

 

陈:我个人认为,修改后的《国家赔偿法》对程序合法、结果错误的刑事拘留赔偿作出了不当限定,是赔偿案件并未大幅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部分公检法司及相关行政机关知错“私了”,怕影响形象,往往不走国家赔偿程序;正规司法渠道不畅,公民对赔偿法了解不够,信“访”不信“法”;国家赔偿审理机构混淆请求权与胜诉权、立案审查标准与实体审查标准的区别,对立案标准的把握过于严格等,也是重要因素。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经过长期不懈努力,我国司法水平确有明显提高,防范冤假错案意识显著增强,亦是国家赔偿案件数量未大幅上升的原因之一。

 

尽管去年因实行立案登记制受案情况有所好转,但总体看来,国家赔偿案件数量与我国司法实际状况并不相符,国家赔偿理论与实践在中国的发展与实行,还任重而道远。

 

法晚:结合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冤假错案的成因到底是什么?

 

陈:客观地说,谁也不愿意把案子办错,可为什么这几年接连暴露出不少冤假错案呢?除了思想认识上“重实体真实、轻程序公正”和有罪推定影响,体制上公检法制约不力、地方保护、司法权未独立行使、司法鉴定不健全等因素外,另一个突出的成因就是刑讯逼供。

 

佘祥林杀妻冤案之所以最终铸成,罪魁祸首在其被监视居住的1011夜中所经受的审讯。个别地方一些刑讯逼供的做法,成为许多冤错案件的重要成因。

 

尽管法律上早就有严禁刑讯逼供的相关规定,但据权威机关2014年调查,目前除北京、上海、苏州等地公安机关基本杜绝刑讯逼供外,其他地区杜绝刑讯逼供仍然任重而道远。

 

追问

 

如何杜绝刑讯逼供?

 

观念转变加制度创新

 

法晚:刑讯逼供为什么这样难以制止?

 

陈:我们从近百起案例中总结出16条原因,既有司法实践中的破案时间紧迫、取证困难,又有思想认识上的目的正当、程序次要、理论有罪、道德惩罚、口供决定、职业特权,还包括体制上的历史合法、手段落后,以及更深层次的人性残忍等。

 

法晚: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陈:从我国当前实际出发,这些对策可归纳为观念转变和制度创新两个方面。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罪犯的认识应该转变,应把他们当做同普通人一样,除依照法律规定并经法定程序被剥夺的权利外,他们依然享有普通人应享有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及其他权利。此外,还应从有罪推定向无罪推定转变,从情有可原向严格执法转变。

 

制度创新是根本。应严格实行庭审中的“言辞原则”,法庭以当庭查实的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根据,排除庭前刑讯逼供获得的非法证据,由控方承担没有刑讯逼供的举证责任;侦查、检察机关讯问嫌疑人时允许律师在场;重大案件全程不间断录音录像;以“人有不控告自己的自由”取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除恐怖主义有组织犯罪、武装抢劫职业性犯罪及商业欺诈等智能型经济犯罪外,实行有限的“沉默权”制度。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