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yingqingcheng 发表于  2018-06-13 00:07:22 35字 ( 0/180)

我请总值把撕毁的文稿粘好,总值叫来了十几位黑衣保安。我立即报了110.

经历四平市××医院的眼科会诊

93岁老母亲发烧住院半个月,今天体温降至36.9度,终于停药了。我们子女的关注点原来都在体温、发汗等方面,今晚才发现母亲右眼睁开困难。之前我曾无数次帮助发烧的母亲擦拭眼角的白色体,现在才注意到眼角有少许油状物,便想上点眼药吧。

住在该院老干部科,开瓶眼药应该会有的,我径直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此时是19点多,医生办公室的门紧锁,忙碌的护士告知去值班休息室找,值班休息室的门也紧锁,走廊里的患者告诉使劲敲。

敲开门,见医生头发蓬松,一脸倦意。我抱歉的说,我母亲眼角有白色分泌物,开瓶眼药吧。

医生问我开什么,我说不知道,我真是不知道什么眼药水适用我母亲。我住另外城市,母亲入院才从外地赶来四平护理。

医生冷冷的说,找眼科会诊。我听了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还有被穿小鞋的感觉。

认为小题大做是因为老干部科是全医学科,医生开瓶眼药应该是会的(后来听家人说,L医生之前是开过眼药水的)。

被穿小鞋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医生整治不顺眼的患者,真有哑巴吃黄连的感觉。我母亲是离休干部,受党的医疗政策的关爱及医院的救治,得以长寿。可党的关爱有时会被利用或缩水,有时会被少用药,有时会被多用药。2016年母亲用药的事,我近期在发现医生偷改病例时没忍住说了,当时的主治医是L医生。

我问L医生,眼科医生啥时来,回答:说不好、不确定。

等了好一会未来眼科来人,我向医院总值求助,想尽快用药,让老人休息。

21:00点多,总值告诉我,他同眼科通话了,一会眼科来也不一定能开药。我诧异又猛醒。L医生、总值、眼科大夫是一家,有一人的话垫底,我93岁老母亲今晚在医院是用不上药的。

我坚持请总值到病房,总值终于来了。我向他反映了今晚的事,他说会向有关部门转达。于是他写了四行半字,我认为未反映事情全貌,便要求补充,他同意了。但补写后,他又把我补充的撕掉了。这位总值是物流主任。

眼科大夫来后,告诉自己去药店买点眼药水,什么药也未开。

眼科会诊结束于23:00多。

yingqingcheng 发表于  2018-06-13 06:09:41 3字 ( 0/36)

!!!

经历四平市××医院的眼科会诊

93岁老母亲发烧住院半个月,今天体温降至36.9度,终于停药了。我们子女的关注点原来都在体温、发汗等方面,今晚才发现母亲右眼睁开困难。之前我曾无数次帮助发烧的母亲擦拭眼角的白色体,现在才注意到眼角有少许油状物,便想上点眼药吧。

住在该院老干部科,开瓶眼药应该会有的,我径直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此时是19点多,医生办公室的门紧锁,忙碌的护士告知去值班休息室找,值班休息室的门也紧锁,走廊里的患者告诉使劲敲。

敲开门,见医生头发蓬松,一脸倦意。我抱歉的说,我母亲眼角有白色分泌物,开瓶眼药吧。

医生问我开什么,我说不知道,我真是不知道什么眼药水适用我母亲。我住另外城市,母亲入院才从外地赶来四平护理。

医生冷冷的说,找眼科会诊。我听了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还有被穿小鞋的感觉。

认为小题大做是因为老干部科是全医学科,医生开瓶眼药应该是会的(后来听家人说,L医生之前是开过眼药水的)。

被穿小鞋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医生整治不顺眼的患者,真有哑巴吃黄连的感觉。我母亲是离休干部,受党的医疗政策的关爱及医院的救治,得以长寿。可党的关爱有时会被利用或缩水,有时会被少用药,有时会被多用药。2016年母亲用药的事,我近期在发现医生偷改病例时没忍住说了,当时的主治医是L医生。

我问L医生,眼科医生啥时来,回答:说不好、不确定。

等了好一会未来眼科来人,我向医院总值求助,想尽快用药,让老人休息。

21:00点多,总值告诉我,他同眼科通话了,一会眼科来也不一定能开药。我诧异又猛醒。L医生、总值、眼科大夫是一家,有一人的话垫底,我93岁老母亲今晚在医院是用不上药的。

我坚持请总值到病房,总值终于来了。我向他反映了今晚的事,他说会向有关部门转达。于是他写了四行半字,我认为未反映事情全貌,便要求补充,他同意了。但补写后,他又把我补充的撕掉了。这位总值是物流主任。

眼科大夫来后,告诉自己去药店买点眼药水,什么药也未开。

眼科会诊结束于23:00多。

yingqingcheng 发表于  2018-06-18 06:52:09 198字 ( 0/70)

一只眼药水是医院最小处方之一,四平市某三甲医院老年科(全医学科)大夫开一只普通眼药水须要会诊才能完成,称这是医院的规定。笔者认为这不真实也不可能。因为L医生之前

经历四平市××医院的眼科会诊

93岁老母亲发烧住院半个月,今天体温降至36.9度,终于停药了。我们子女的关注点原来都在体温、发汗等方面,今晚才发现母亲右眼睁开困难。之前我曾无数次帮助发烧的母亲擦拭眼角的白色体,现在才注意到眼角有少许油状物,便想上点眼药吧。

住在该院老干部科,开瓶眼药应该会有的,我径直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此时是19点多,医生办公室的门紧锁,忙碌的护士告知去值班休息室找,值班休息室的门也紧锁,走廊里的患者告诉使劲敲。

敲开门,见医生头发蓬松,一脸倦意。我抱歉的说,我母亲眼角有白色分泌物,开瓶眼药吧。

医生问我开什么,我说不知道,我真是不知道什么眼药水适用我母亲。我住另外城市,母亲入院才从外地赶来四平护理。

医生冷冷的说,找眼科会诊。我听了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还有被穿小鞋的感觉。

认为小题大做是因为老干部科是全医学科,医生开瓶眼药应该是会的(后来听家人说,L医生之前是开过眼药水的)。

被穿小鞋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医生整治不顺眼的患者,真有哑巴吃黄连的感觉。我母亲是离休干部,受党的医疗政策的关爱及医院的救治,得以长寿。可党的关爱有时会被利用或缩水,有时会被少用药,有时会被多用药。2016年母亲用药的事,我近期在发现医生偷改病例时没忍住说了,当时的主治医是L医生。

我问L医生,眼科医生啥时来,回答:说不好、不确定。

等了好一会未来眼科来人,我向医院总值求助,想尽快用药,让老人休息。

21:00点多,总值告诉我,他同眼科通话了,一会眼科来也不一定能开药。我诧异又猛醒。L医生、总值、眼科大夫是一家,有一人的话垫底,我93岁老母亲今晚在医院是用不上药的。

我坚持请总值到病房,总值终于来了。我向他反映了今晚的事,他说会向有关部门转达。于是他写了四行半字,我认为未反映事情全貌,便要求补充,他同意了。但补写后,他又把我补充的撕掉了。这位总值是物流主任。

眼科大夫来后,告诉自己去药店买点眼药水,什么药也未开。

眼科会诊结束于23:00多。

yingqingcheng 发表于  2018-08-23 18:27:12 7字 ( 0/3)

把会诊用到极致

经历四平市××医院的眼科会诊

93岁老母亲发烧住院半个月,今天体温降至36.9度,终于停药了。我们子女的关注点原来都在体温、发汗等方面,今晚才发现母亲右眼睁开困难。之前我曾无数次帮助发烧的母亲擦拭眼角的白色体,现在才注意到眼角有少许油状物,便想上点眼药吧。

住在该院老干部科,开瓶眼药应该会有的,我径直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此时是19点多,医生办公室的门紧锁,忙碌的护士告知去值班休息室找,值班休息室的门也紧锁,走廊里的患者告诉使劲敲。

敲开门,见医生头发蓬松,一脸倦意。我抱歉的说,我母亲眼角有白色分泌物,开瓶眼药吧。

医生问我开什么,我说不知道,我真是不知道什么眼药水适用我母亲。我住另外城市,母亲入院才从外地赶来四平护理。

医生冷冷的说,找眼科会诊。我听了觉得有些小题大做,还有被穿小鞋的感觉。

认为小题大做是因为老干部科是全医学科,医生开瓶眼药应该是会的(后来听家人说,L医生之前是开过眼药水的)。

被穿小鞋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医生整治不顺眼的患者,真有哑巴吃黄连的感觉。我母亲是离休干部,受党的医疗政策的关爱及医院的救治,得以长寿。可党的关爱有时会被利用或缩水,有时会被少用药,有时会被多用药。2016年母亲用药的事,我近期在发现医生偷改病例时没忍住说了,当时的主治医是L医生。

我问L医生,眼科医生啥时来,回答:说不好、不确定。

等了好一会未来眼科来人,我向医院总值求助,想尽快用药,让老人休息。

21:00点多,总值告诉我,他同眼科通话了,一会眼科来也不一定能开药。我诧异又猛醒。L医生、总值、眼科大夫是一家,有一人的话垫底,我93岁老母亲今晚在医院是用不上药的。

我坚持请总值到病房,总值终于来了。我向他反映了今晚的事,他说会向有关部门转达。于是他写了四行半字,我认为未反映事情全貌,便要求补充,他同意了。但补写后,他又把我补充的撕掉了。这位总值是物流主任。

眼科大夫来后,告诉自己去药店买点眼药水,什么药也未开。

眼科会诊结束于23:00多。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