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4-11 15:13:51 12字 ( 0/672)

听说此事后感觉有点悲凉。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4-15 21:23:15 16字 ( 0/600)

这个事情背后还应隐藏着其他事情。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4-20 23:42:34 18字 ( 0/205)

宅基地使用权转让能在个人之间进行吗?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4-24 12:43:15 46字 ( 0/226)

宅基地上的房屋坍塌后长时间不进行翻盖,村委会是不是可以收回宅基地的使用权。我觉得有这个可能!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4-28 22:12:30 51字 ( 0/119)

朋友父亲无端消失的那处房屋下面的宅基地,与后来有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那块宅基地在位置上不知是否有区别!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04 21:26:40 63字 ( 0/132)

一个老人,他转让宅基地使用权就意味着他要将该宅基地上的房屋一同转让,在村中没有其它属于自己名下的房屋情况下,这样做是不可取的!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09 14:04:39 101字 ( 0/159)

根据相关部门给予的信息朋友的父亲房屋倒塌两年以上村委会就已经收回了该宅基地的使用权,在相同位置其它村民在取得宅基地使用权后长达六、七年没有使用该宅基地盖房子,政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13 20:43:24 46字 ( 0/151)

房子的真正主人,是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欺骗了,那个做坏事的人连同他的帮手在愚弄所有正直善良的人!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13 20:56:23 69字 ( 0/187)

在有人将那李仁名下房屋登记为倒塌的同时,有人亲眼见到该房屋在原址完好的存在着,是谁在弄虚作假,是官还是民,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出于什么目的?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21 20:44:21 29字 ( 0/162)

相关部门和村委会采取推诿扯皮方式,谁也不愿对此事承担责任!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21 20:47:58 8字 ( 0/122)

感觉在愚弄百姓!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25 15:17:19 32字 ( 0/247)

是否存在村委会与泗村店镇政府有关部门的某些工作人员联手欺骗群众!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5-27 14:46:17 40字 ( 0/216)

对于该房宅无端消失的原因镇政府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在不同场合对于不同的人说法不一!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6-01 20:45:35 38字 ( 0/204)

相关部门的回复显得有些没有说服力,他们不能拿出有力证据来为自己的回复做证明。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6-17 22:19:03 22字 ( 0/215)

政府有关部门回复中,很任性,但缺乏政策依据!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6-26 22:35:14 28字 ( 0/215)

政府有关部门不愿还原该事件真象,恐怕背后隐藏着什么猫腻!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7-22 01:01:17 0字 ( 0/216)

回复@七叶玉竹:说人家的房子是土坯房,泗村店这个地方因为过去发过大水,平常人的土坯房也是山墙有砖打底的轻易不会坍塌。

回复@七叶玉竹:说人家的房子是土坯房,泗村店这个地方因为过去发过大水,平常人的土坯房也是山墙有砖打底的轻易不会坍塌。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7-26 20:52:25 38字 ( 0/257)

一处房屋无端消失了并不可怕,如果一个大活人无端消失了恐怕是令人心惊肉跳的事。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08-22 21:12:03 0字 ( 0/128)

回复@七叶玉竹:可能有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回复@七叶玉竹:可能有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七叶玉竹 发表于  2018-10-08 14:49:38 22字 ( 0/111)

村委会一些人说瞎话的目的是想掩盖什么事情吗?

   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父亲生前是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镇泗村店村村民,生前名下有一处房屋,据我所知该处房屋是两间四梁八柱的青砖房,该房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建成,是由朋友的爷爷该村村民李希伯在1981年10月15日以书面形式确立在朋友的父亲李仁名下。朋友的父亲李仁在该房屋居住一段时间后,脉管炎病发作,自己一人在村中无人照料其病中的生活。为了便于照看病中父亲李仁的生活,朋友的家人将其父亲李仁接到他们的职工家属院与他们一同生活。在此其间老人家病情稍有好转也会回老家照看一下自己名下的那处房屋。
        朋友的父亲李仁自1983年春节前夕离开老家到2016年1月2日因病去世前,依然不忘自己在老家的那处房屋,多次嘱托自己的儿女们一定要回老家看看,。说在村中那个叫小街的地方,有一独门小院,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前几日朋友与家乡的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根据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答复朋友得到以下信息:“其父亲李仁生前名下的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已于1990年左右坍塌,在1993年泗村店镇政府土地房屋调查时发现该处已没有房屋因此未做房屋登记。”朋友得到以上信息后,觉得有些奇怪,在1996年朋友父母回老家时发现该处房屋完好无损,且其父亲李仁离开家乡时曾找人对该处房屋及院墙整修过一次。为什么房屋好好的就说它不存在了?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人最后一次见到该房屋是在2000年农历正月初九,朋友家人认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该处房屋情况回复是失实的,是不客观不真实的,或许里面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朋友的家人在此之前一直相信该地方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好政府……。
             不光如此朋友还被告知其父李仁在生前曾以400O人民币将其名下的宅基地转让给他人,朋友对这件事更是无法理解,因为其父亲李仁自1983年离开老家后,再也没有独自一人回过老家,即使是回老家身边也总是有人跟随的,至今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况且朋友的爷爷留给他父亲李仁的那个房屋凭证还在他们家人手里。朋友也曾思考这样几个问题:如果一处房屋倒塌了,既便是村、镇政府不告知房主,房主的近亲属也应履行告知义务,令朋友奇怪的是从没有人告知其父李仁.这处房屋已倒塌;如果说该房屋在原址消失多年当地村、镇政府是否考虑收回该宅基地使用权,如果房屋灭失后七、八年政府收回宅基地使用权就不存在宅基地使用权转让一说,更为可笑的是泗村店镇政府某部门工作人员龙某一本正经的告诉朋友的家人:2016年1月2日之前你们的父亲李仁名下仍有一处宅基地。”朋友苦笑着对我说:“其父生前既没转让过宅基地使用权也没向有关部门申请过宅基地。况且他一人不需要太多房宅。”

          朋友再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宅基地一事属于你们的家事,”这更让朋友不解,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个人取得宅基地使用权也应出示相应的手续,由职能部门审批,不能是进自家自留地那么容易,。我得知此事后觉得奇怪,拿到这里烦请懂政策的业内人士评说一二。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