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xiuxiul 发表于  2018-01-24 18:59:14 2729字 ( 0/92)

证据材料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xiuxiul 发表于  2018-02-20 18:56:12 11字 ( 0/21)

医生的职业道德是什么?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人血馒头的深意 发表于  2018-02-26 18:33:56 0字 ( 0/307)

回复@xiuxiul:上海长征医院是不是莆田系承包的?还是公立医院?

回复@xiuxiul:上海长征医院是不是莆田系承包的?还是公立医院?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xiuxiul 发表于  2018-03-12 01:11:23 44字 ( 0/161)

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当时是内部承包给老板,应该是莆田系,太黑暗了,中国应该铲除这种毒瘤!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xiuxiul 发表于  2018-03-12 01:59:35 165字 ( 0/192)

上海长征医院虽是公立医院,但是它的有些科室是承包出去给老板经营的,从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对我父亲的就医处理,这个科室应该是莆田系的了,1.不详细问病史,2.病人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xiuxiul 发表于  2018-06-16 17:09:59 88字 ( 0/28)

以前看到别人发生医疗事故,都半信半疑,听到别人说莆田系,日本731部队,还不太相信,直到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才知道医疗系统的真正黑暗所在,为了绩效、为了金钱利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xiuxiul 发表于  2018-06-16 17:19:44 76字 ( 0/35)

本不该做手术、有炎症属于禁忌症的病人却被医生蒙骗做了手术,血的教训啊!家属有多痛苦!对涉案医生有多恨!希望大家吸取教训,采取行动,力争在中国铲除这种毒瘤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xiuxiul 发表于  2018-07-11 21:18:47 4字 ( 0/4)

[V5]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xiuxiul 发表于  2018-07-11 21:20:38 17字 ( 0/15)

相信习大大,相信正义终将会战胜邪恶

陈述者父亲张亮(小名),以下称病人或患者,入院前患者还能骑自行车去买菜、拖地、做家务,因腰痛于2016年2月25日步行入住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入住时患者心、肺、肝、肾等器官都是正常的

一、患者本不需、不适合手术但却被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生欺骗做了手术患者入院后的2016226日、28日、29日院方的医学影像学报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医务人员患者腰椎病变应该为炎症,并且结核可能性大,而且患者仅是腰间盘滑脱Ⅰ度,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不懂是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出于工资绩效,医生没有达到病人的指标数会被扣工资或拿不到年终奖的原因吧),故意置之不理,“腰椎管狭窄”的名义,告诉患者家属及患者,患者病情严重必须手术,否则吃再多药也没有用执意要为他们诊为腰椎管狭窄的患者,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而违规为患者实施腰椎+胸椎内固定术(即在体内植入昂贵的金属材料)。2016年2月29日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术后病人还有发热,腰痛难受不能活动,特别是术后当天晚上至次日上午病情严重,全身肌肉抽搐,局部肌肉痉挛,但术后第三天,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医务人员说病人切口愈合良好,恢复过程正常,无并发症,病人全身状态良好,不顾之前承诺让病人作康复治疗2-3个月,而是强行赶病人出院,出院后病人反复发热,最后不得不到上海长征医院(其本院)重症科抢救治疗,被“治愈”出院回桂林老家后不久,病人很快又出现了发热腰痛,期间病人家属反复打电话到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询问其是否是患者脊柱感染的情况下手术,但对方都予以坚决否认。

二、故意隐瞒患者手术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感染加重并扩散至胸、脑,导致患者死亡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3月7日(手术后第七天)在得知患者是手术感染且有骨结核的情况下不通知、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直至患者回桂林住进桂林第三人民医院约2-3天后,再次到其医院复印住院检查材料,才得知患者骨结核病情,拖延患者病情,使感染蔓延扩散,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正是由于上海长征医院对本来腰椎炎症属于手术禁忌症(即此种疾病医疗常规规定是不能进行手术的)的患者进行腰椎手术+擅自扩大手术及擅自扩大手术适应症,术后对病人极为冷漠、术后3天赶病人出院、漏诊、术后不作病情追踪对病人及家属隐瞒感染病情造成患者腰椎炎症加重并扩散,并前后两次腰椎脓肿形成反复低热得不到早期联合适量规律、全程的规范性治疗,导致患者两肺感染、胸膜炎、脑膜炎,导致患者死亡给病人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摧毁,同时也给病人家属严重的精神伤害。

事后至医院方及医生本人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更别说道歉,公理何在?人性何在?

恳请大家评评理陈述者父亲是走着住进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的,当时是心、肺、肝、肾等各器官都正常、神志清楚的。却因为医生的错误行为和故意隐瞒患者术后感染病情,导致患者死亡,这有天理吗?对于一个过去在广西剿匪期间没有死在匪徒及叛变者枪下,而死在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二科某些医生下,公理何在?人性何在?医德何在?

(注:陈述者父亲文革、四清期间返乡支农,另外,由于上诉的需要陈述者父亲的原名、地址暂不公开。)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