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17 11:38:30 472字 ( 0/178)

溪坎村怎么成了“唐僧肉”?因为溪坎村有锰矿,自2004年始,相继有长行坡锰业公司、天利公司、聚伦公司在溪坎村开采锰矿,共开了五个矿洞。据碧江区公安分局提供的会计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17 12:33:37 376字 ( 0/195)

上述几家矿山的开采单位都是私营企业,甚至没有合法的采矿证,而且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连瓦屋河的石头都染黑了),却是一路绿灯,有关部门公然为其撑开保护伞,碧江区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正义迟到 发表于  2018-01-17 14:14:35 56字 ( 0/278)

《人民网》是百姓的论坛,反腐的平台!是推进依法治国的好媒体......谢谢!好人一生平安.....!!!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老百姓 发表于  2018-01-21 21:40:12 0字 ( 0/38)



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老百姓 发表于  2018-01-29 19:19:10 0字 ( 0/7)

真有这么奇怪的事吗?

真有这么奇怪的事吗?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1:29 493字 ( 0/13)

奇葩的账务,奇葩的回复,谁在帮溪坎村造假?溪坎村的村民在向瓦屋乡和碧江区反映溪坎村的账务问题都没有得到书面回复的情况下,于2018年1月15日向铜仁市纪委表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3:00 491字 ( 0/14)

4、同一物品开几张发票。如2014年12月20日,开了四张手工发票,都是向一个商家买沙发,其中三张金额都是990元(另一张980元);2015年2月2日,开了两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3:29 92字 ( 0/9)

6、虚假的数据。如2014年12月4日,刘云贵收到溪坎村支付的拉水泥运费800元,没有单价,没有数量,只有总额。更奇者,村主任刘海平在2014年11月20日已签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4:11 483字 ( 0/86)

二、漏洞百出的“回复”1、根据碧江区公安分局提供的铜仁同致联合会计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瓦屋乡政府从长行坡锰业公司每吨矿抽取21元管理费,溪坎村委会每吨矿抽取1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4:46 177字 ( 0/17)

2、乡纪委回复说“2014年因修路未开矿,收取0元”,可据时任新田湾组长的黄成余亲笔所写的一份“账单”,2014年长行坡、天利公司、聚伦公司都产矿数万吨,而且新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6:31 446字 ( 0/14)

3、乡纪委回复列出了溪坎村收取的24万多元管理费的用途:2012年修上腊洞路8万元、2013年花棚修人行桥2.3万元,2014年又修花棚人行桥和村篮球场3.5万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7:03 306字 ( 0/7)

2015年7月29日和11月30日,碧江区交通局又分别拨了2万元和3万元溪坎修桥专项资金,如果说溪坎村修桥全部用的是村里的钱,那么交通局拨的修桥款又用到哪里去了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7:29 394字 ( 0/8)

4、乡纪委回复无意中透露了瓦屋乡政府还从采矿单位收取了每吨矿13元、溪坎村每吨矿收取1元、新田湾组每吨矿收取2元的协调费。乡纪委回复说是为了解决矿运问题,决定成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8:02 415字 ( 0/5)

5、回复说“以10名群众的名义上报生活补助资金,再将该10名补助资金收取回来进行整合用于恢复群众的受损田、地、房屋、堡坎等”,这与村民反映的以村民的名义骗取生活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8:40 71字 ( 0/14)

6、乡纪委回复说生活补助金花名册中刘光和的母亲姚梅花是村民杨梅花之误,但为什么银行账号不是杨梅花的?杨梅花为什么没有收到补助金?这笔钱哪去了?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9:08 178字 ( 0/6)

7、按乡纪委回复所说,村支书满延桃、副支书刘光和不但没有骗取村民和上级的钱,而且恢复受损的田、地等钱不够,还是满延桃、刘光和私人出资了9000元用来救灾了,应该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39:32 223字 ( 0/22)

8、据铜仁市国税局网站《富在深山有远亲》一文报道,碧江区国税局几年来向溪坎村“累计投入各项资金17万多元,直接帮扶困难党员和群众9万多元”。 铜仁市委组织部网站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40:08 132字 ( 0/10)

9、按照乡纪委回复的说法,湖南商会等企业在洪灾中给溪坎村捐款10万元,其中的“7.9万元存于瓦屋乡财政分局溪坎村级财务账上”,救灾款不用来救灾,反而要用村民的名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40:33 290字 ( 0/11)

10、据乡纪委回复说,“近年来溪坎村享受49万元扶贫专项资金”,可据2017年9月22日《西部开发报》刊载的《村庄如画 生活如蜜•碧江区溪坎村:养蜂致富 酿就甜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溪坎农民 发表于  2018-01-31 00:40:57 165字 ( 0/15)

11、就乡纪委所说的这49万元其用途也不真实,如上腊洞的路按照回复的说法是已经用矿山的管理费修的(事实上上级已经拨付给溪坎专项修路资金),这里怎么又花了16.8

终于知道贵州铜仁碧江区为什么会怨声载道了。贪赃枉法、腐败成风、冤案难平,这些暂且不说,只要看看碧江的吃喝风就可见其冰山一角了。

碧江的吃喝风到了什么程度?空口无凭,容易被“维稳”,还是举例说明吧——就以碧江区一些单位在中央的八项规定出台后到瓦屋乡溪坎村混吃混喝为例,看看是不是触目惊心。

溪坎村由于若干年不公布财务情况,到底招待碧江区的领导花费了多少费用难见庐山真面目。迫于村民一再上访要求村里公布账目,瓦屋乡纪委才让溪坎村在20171130日张贴、悬挂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间的少部分“账目”忽悠一下群众,这部分账目当然无法窥见招待领导的全貌,但是也可见碧江吃喝风之一斑了。还是以事实说话,抽几份“账目”看看吧:

2015年某日(单据上的日期看不清),溪坎村招待前去“走访慰问”的碧江区国税局领导,购买鸡、猪肉、饮料等等的费用1150元,仅米就买了40斤,足见这支“慰问”队伍有多庞大。

2015130号,碧江区老龄委领导到溪坎村“指导工作”,村里买了腊肉、鸡、蛋等招待,耗资830元;201521碧江国税局领导又去“指导工作”,又“指导”掉村里的腊肉、鸡、蛋等费用920元;201522,瓦屋乡领导又去“检查工作”,把村里的腊肉、鸡、蛋等又“检查”掉720元;201523,碧江区公安局到溪坎村“稳维”(村会议记录原文如此),“稳”掉了溪坎村肉、蛋、鸡等660元;201523,碧江区水务局领导前往溪坎村,又耗去肉、蛋、鸭等招待费用990元。

违背八项规定到基层混吃混喝在他们看来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请你们协商一下,隔几天去几个领导好不好?村委会干部天天陪你们吃吃喝喝,还有时间干工作吗?当然,我可能是替古人担忧了,领导到基层吃喝,村干部陪领导吃喝,说不定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呢!

吃瓜群众别急,继续围观吧——

2015617,碧江区交通局领导去溪坎村检查,又“检查”掉烟酒鸡肉等招待费1326元;2015622,碧江区国税局领导去溪坎村“查看修桥位置和党员民主会”,又把鸡、蛋、肉、啤酒、白酒等招待费1348元“查看”掉了;也许是溪坎村招待的伙食太好,201562526日,碧江区国税局党员的民主生活会也搬到溪坎村去召开,溪坎村自然又是鸡、肉、蛋、香烟、饮料招待,酒就买了啤酒、白酒、散装酒三种,第一天花费1544元,第二天耗资1363元。2015113,碧江区国税局到溪坎村“慰问”,又“慰问”掉溪坎村招待费1150元;201668,上任不久的瓦屋乡党委书记杨胜展陪同碧江区国土局长姚远辉等115人到溪坎村“检查基础设施建设”,又把溪坎村的接待费960元“检查”掉了;2016629的报账单记载(未见其他单据)碧江区工贸局到溪坎村“集体群访困难户”,又“访”掉接待费980元。

设想这一波又一波“吃”的镜头,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出蝗灾的景象?

上级去吃,溪坎村干部自己也吃。2014年度溪坎村召开党员组长年终总结会议,副主任刘光和亲自经办购买了猪肉、鸭、烟酒等物,共耗资2580元,另外买苹果65箱,耗资2275元。而村干部到城里用餐,随便吃一份快餐就是数百元,如2014828日,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碧江区田鸡香辣坊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56元;2015128,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282元;2015213日,又不知道是谁在铜仁市大众快餐店吃了一份“饮食业”,单价342元;2015714日不知道是谁进城“租车送东西住宿吃饭”,金额256元(发票打印的服务名称是“93#”,规格型号是“升”)。这样的报销单据还有很多。

上述各项生活费开支,大都由碧江区税务局代开了发票,发票上都没有单价和数量,只有总额,而瓦屋乡政法干部饶林海等人在其单据上都签上“情况属实”、“同意报销”。

以上只是碧江区一些部门的领导到溪坎一个村吃喝的情况,而且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碧江区共有98个村委会和21个居委会,领导们每年要下去“检查”“指导”“慰问”掉多少资金?不过,吃油了嘴的领导们,你们尽管放心,碧江还有很多大问题比如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等等都没有人过问,吃吃喝喝这样的事谁会管?该怎么吃还怎么吃吧,习大大的苍蝇拍打不到天高皇帝远的碧江的,不怕不怕的啦!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