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长夜难眠 发表于  2018-01-14 10:18:52 0字 ( 0/128)

很多这样的事,没钱没势的挨打还要坐牢,这就是现实。

很多这样的事,没钱没势的挨打还要坐牢,这就是现实。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1-30 08:55:15 0字 ( 0/10)

期待纠正冤假错案,严惩害群之马,我们从未抱怨,从未失去信心。中国冤民在等待!

期待纠正冤假错案,严惩害群之马,我们从未抱怨,从未失去信心。中国冤民在等待!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2-03 08:31:12 0字 ( 0/9)

告了这么久,依然没有人管,可见河南范县司法环境。

告了这么久,依然没有人管,可见河南范县司法环境。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长夜难眠 发表于  2018-02-10 09:44:36 0字 ( 0/8)

希望河南范县司法机关能够尊重法律,尊重民意,尽快给出答复。

希望河南范县司法机关能够尊重法律,尊重民意,尽快给出答复。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2-11 09:54:56 0字 ( 0/4)

(—)单方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也可以构成聚众斗殴罪。 聚众斗殴罪的典型形态是双方均在三人以上,且均有—与对方殴斗故意的情形。本案因私仇引发,只有倪以刚—方有殴打对

(—)单方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也可以构成聚众斗殴罪。 聚众斗殴罪的典型形态是双方均在三人以上,且均有—与对方殴斗故意的情形。本案因私仇引发,只有倪以刚—方有殴打对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长夜难眠 发表于  2018-02-12 09:27:02 0字 ( 0/8)

感谢人民网强国论坛,能让老百姓有个发声说话的地方。但是对于某些知错不改的机关和个人希望人民网能派出采编人员参与进行追踪报道,使问题更快得到解决。

感谢人民网强国论坛,能让老百姓有个发声说话的地方。但是对于某些知错不改的机关和个人希望人民网能派出采编人员参与进行追踪报道,使问题更快得到解决。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2-15 08:39:05 0字 ( 0/29)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希望杨鸿普副检察长不要再执迷不悟,抓紧向纪委监察委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希望杨鸿普副检察长不要再执迷不悟,抓紧向纪委监察委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长夜难眠 发表于  2018-02-20 08:51:58 0字 ( 0/31)

法律不容亵渎,罪行不容抵赖。再次督促范县检察院杨鸿普尽快投案自首。

法律不容亵渎,罪行不容抵赖。再次督促范县检察院杨鸿普尽快投案自首。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长夜难眠 发表于  2018-02-24 08:48:04 0字 ( 0/8)

我国刑法规定,犯徇私枉法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我国刑法规定,犯徇私枉法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2-26 10:11:49 0字 ( 0/15)

习近平提出,要信仰法治、坚守法治,做知法、懂法、守法、护法的执法者,站稳脚跟,挺直脊梁,只服从事实,只服从法律,铁面无私,秉公执法。要靠制度来保障,在执法办案各

习近平提出,要信仰法治、坚守法治,做知法、懂法、守法、护法的执法者,站稳脚跟,挺直脊梁,只服从事实,只服从法律,铁面无私,秉公执法。要靠制度来保障,在执法办案各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2-27 08:56:38 0字 ( 0/17)

在22日“最高检厅局长系列访谈”中,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高景峰指出,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检察机关建立了检察官惩戒制度

在22日“最高检厅局长系列访谈”中,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高景峰指出,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检察机关建立了检察官惩戒制度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3-08 10:26:21 0字 ( 0/11)

发贴举报至今,范县杨鸿普副检察长仍未受到任何处理,范县检察院等有关部门仍未与举报了进行过任何的沟通,这显示了权力的无比强大,百姓呼声已经无人听见了。说好的个案的

发贴举报至今,范县杨鸿普副检察长仍未受到任何处理,范县检察院等有关部门仍未与举报了进行过任何的沟通,这显示了权力的无比强大,百姓呼声已经无人听见了。说好的个案的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3-19 10:18:11 0字 ( 0/1)

退役军人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他们当中不乏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战斗骨干,平时是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中坚力量,战时是捍卫共和国的钢铁长城。善待老兵,是国家的良心,

退役军人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他们当中不乏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战斗骨干,平时是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中坚力量,战时是捍卫共和国的钢铁长城。善待老兵,是国家的良心,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长夜难眠 发表于  2018-03-25 09:56:01 0字 ( 0/7)

“诛一恶则众恶惧。”包公把“龙虎狗”三具铡刀摆在开封府大堂之上,无论皇亲国戚还是高官小吏,谁敢以身试法,都毫不留情。反腐败斗争没有禁区,没有特区,也不能有盲区。

“诛一恶则众恶惧。”包公把“龙虎狗”三具铡刀摆在开封府大堂之上,无论皇亲国戚还是高官小吏,谁敢以身试法,都毫不留情。反腐败斗争没有禁区,没有特区,也不能有盲区。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长夜难眠 发表于  2018-03-30 08:27:36 0字 ( 0/15)

范县隶属于河南省濮阳市,位于河南省东北部,总面积为590平方公里,人口50.4万

范县隶属于河南省濮阳市,位于河南省东北部,总面积为590平方公里,人口50.4万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4-04 08:50:22 0字 ( 0/4)

总书记说的让人民群众在个案中得到公平公正为什么在有些地方得不到体现?依法治国的光辉应当照耀社会的每个角落

总书记说的让人民群众在个案中得到公平公正为什么在有些地方得不到体现?依法治国的光辉应当照耀社会的每个角落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4-18 07:30:30 0字 ( 0/4)

刑法如刀,但是那刀不是谁家的,那是属于国家、政府的,不是私器,谁妄动者,谁就应该反受其咎!范县检察院的用刑法害人司法腐败分子必受其咎

刑法如刀,但是那刀不是谁家的,那是属于国家、政府的,不是私器,谁妄动者,谁就应该反受其咎!范县检察院的用刑法害人司法腐败分子必受其咎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下等人的心事 发表于  2018-05-06 08:44:22 0字 ( 0/3)

5月4日上午,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大家一定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

5月4日上午,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大家一定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

 杨鸿普是范县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人瘦高个,小眼睛,两腮无肉。喜欢戴着一副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杨副检察长在范县检察院十几年来一直分管批捕起诉工作。他的性格很强势,在案件定性等问题上从来说一不二。在范县检察院可谓只手遮天,独断专行。不过杨检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主管的一起提起公诉的案件遇到了一些麻烦,嫌疑人史志豪在检察院取保候审已经两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顺利诉到法院。可能是因为范县法院的领导都知道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刑庭的主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而高贯玺院长又是刚调来范县法院不久,以前并没有参与杨鸿普等人的罪恶勾当,现在不想背这个黑锅,违反原则进行徇私枉法裁判。于是杨检焦心之余决定使出杀手锏,请范县有关部门进行协调迫使范县人民法院就范。什么是协调呢?就是没有开始依法治国的周*康时代惯用的手段,把专业法律问题交给不懂法的人员解决,让权力干预司法,找一些有权的官员居中和稀泥,对案件进行拍板定性。搞抛开法律办案子。多年来因为法治不彰,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早已明确提出要排除对个案的非法干预,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也三令五申法官检察官依法办理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法官和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是既然有这么好的规定杨鸿普副检察长为什么还哭着闹着要求协调呢?因为这是一起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是一起冤假错案,是谁也不敢终身负责的案子。即将被提起公诉的史志豪并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而是一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不仅打人者逍遥法外,他还被陷害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两个罪名。此案是杨鸿普参与泡制的一起冤假错案,而且是冤假错案中最严重的假案子。  以上史志豪同案的杨浦、吴万秋等人的错案判就判了,以后纠正了错案也不用办案人员个人承担责任,恰恰是到了史志豪的案子起诉的时候开始实行司法责任制了,错案责任需要终身追究,他们才迫不及待的搞什么协调,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想为错案承担责任。

先说说寻衅滋事案,所谓的寻衅滋事案根本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假案子。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并不存在轻伤事实,根本不是一起刑事案件。案件的事实真相是史志豪和杨浦、吴万秋、高修平是都是杨集的,是朋友关系。2012912日,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学习厨师,晚上因为高修平从广东打工回来,他们一起去范县一个饭店吃饭,其中还有袁道林等吴万秋的几个朋友,其间,袁道林打电话叫他的一个朋友李某过来一块吃饭,史志豪和杨浦因言语不和对李某进行了殴打,但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顶多是一起结伙殴打他人或者寻衅滋事类的治安案件,事后李某也没有报案。根据公安民警所做的说明是在傲世经典KTV出事后处警人员发现KTV南面路边停着一辆车,打开门一看是被害人李某正在打电话找人打架,遂要求他到派出所报案。听起来真像小说的故事情节。第二天李某去范县人民医院找外科大夫进行检查并做了编号为病人ID1204801的磁共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更不存在骨折现象。但李某却在第三天又去范县人民医院,却不去一楼的外骨检查,反而舍近求远到门诊二楼找针科的大夫开了审请到放射科让田相斋医生做了病人ID1213875CT检查,发现存在腰椎横突L1L2骨折(应该是找替身所做)。并在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情况下以这一检查结果为依据在范县公安局做出了轻伤鉴定。导致史志豪等人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而聚众斗殴罪则是因为史志豪在傲世经典KTV去玩时因为和一个服务生存在矛盾两人发生了争吵,被对方纠集多人KTV持木棍钢管等凶器追赶到范县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还被当成聚众斗殴的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杨浦、高修平等人仅仅因为和史志豪是朋友在现场了(杨浦是和其他朋友去唱歌,不是和史志豪同时去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仅仅是为了凑够聚众斗殴罪规定的三人以上。真是天下奇闻。史志豪在本案中所有的错误就是和服务生发生了争吵行为,众所周知吵架行为并不违法,更构不成犯罪。吵架行为并不能必然引起聚众斗殴行为,吵架行为和聚众斗殴并不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吵架等同于聚众斗殴那么全国每天有多少吵架的?狼想吃羊有的是借口。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罪的人却被范县检察院违法以聚众斗殴罪逮捕起诉,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真的丧了良心。

熟悉法律的人都知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聚众斗殴罪是指纠集众人成帮结伙的互相进行斗殴,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人员。而史志豪只是与他人进行了争吵,根本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后来还被人追赶到消防队附近打成重伤,怎么就犯了聚众斗殴罪了呢?聚众斗殴罪中的首要分子在指中聚众斗殴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者是指除了首要分子以外的在聚众斗殴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史志豪全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范县检察院起诉史志豪的理由是参与互殴,可是我们翻遍了中国刑法也没法证明互殴可以等同于聚众斗殴。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在斗殴过程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具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可以认定为聚众斗殴,而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一方不能认定为聚众斗殴。本案中对方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史志豪没有进行任何的策划、组织、指挥等引起聚众斗殴的行为,仅仅因为和对方发生了争吵被对方借题发挥持械追赶打成重伤,根据什么认定他在聚众斗殴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对方想打人,他有什么办法?是因为他和对方吵架把对方惹恼了吗?那么依照这种逻辑所有犯罪都可以找到理由,强奸犯是因为女的长的漂亮或者穿的太少才引起犯意,而且没有女的就无法完成强奸行为,所以女的也是同案犯。盗窃的是因为看到你有钱,你的钱让他看到了才引起他的犯罪行为,没有失主就没有小偷,所以失主也是同案犯。

纵观本案,正是因为史志豪一方聚众斗殴罪没有证据不好认定,他们需要制造一起寻衅滋事的假案子 所以才抓住一件小事大作文章,制造假轻伤妖魔化抹黑史志豪等人,使人们相信他们在饭店进行完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后又跑到KTV聚众斗殴,使他们变成一伙打架斗殴的惯犯,可是这是两个独立的罪名,两罪在时间空间及构成要件上也没有任何的交际。每个罪名必须具有完整的构成要件,所有事实必须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而不能仅靠想像把他们推断成一伙坏人。史志豪一方杨浦是退伍军人,而且刚退伍不久,还是中原油田职工。吴万秋是退伍军人,乡政府职工。高修平刚从广东打工回来。而史志豪正在范县宾馆干厨师。吃饭时殴打李某只是他们喝酒后的偶然行为,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几个人没有任何的前科劣迹,不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伙穷凶极恶连犯数罪的流氓团伙。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公安的问题,和检察院杨鸿普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关系太大了,杨鸿普就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一手制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犯罪分子。杨鸿普是主管副检察长,存在重大问题的案子能顺利通过侦查监督和公诉两关,杨鸿普肯定需要承担领导责任。另外根据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规定,其亲自参与的部分应该承担直接责任。这起案件在范县检察院经过了多次的讨论,无论是科室案件讨论还是检委会讨论,大部分都是杨鸿普一锤定音。所以杨鸿普在本案中不仅仅要承担领导责任,还要承担直接责任。当时侦查监督科和公诉科所有有油水的案子他都要过问。本案在审查批捕阶段,有很多人托关系走后门,有七名犯罪分子被包庇放纵,他以所谓的批捕率为由直接授意公安办案人员把一些犯罪嫌疑人从呈捕书上去掉,导致七名罪犯被利用职务包庇。现在这些在2012年被包庇的罪犯经过我们的不懈控告已经在2015年被重新追究刑事责任。现在案卷里面的范公城提捕字{2012}0113号《提请批准逮捕书》与范县公安局的网络执法系统上存档的《提请批准逮捕书》内容根本不一致。如果按照杨检等人对史志豪一案的推断逻辑大法,我们是否也可以推断杨检包庇这些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万元的好处,七个人就是21万。一年中有多少这样的案子?一年可以轻松挣到50万吧?杨检经营范县近16年,应该挣了不下750万吧?当然,这都是依照杨检的逻辑进行的推断,我们要告的只是杨副检察长的徇私枉法行为,至于是否存在受贿行为要等纪检委监察委的调查结果。杨检违法办案胆子不可谓不大,仅仅一个案子,存在多处重大违法行为。我们归纳如下:

一、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在本案中,史志豪等人的寻衅滋事罪只不过因为虚假的轻伤事实成立的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多次向范县检察院及杨鸿普本人提出,这种案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进行重新鉴定,根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适用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没有病历没有诊断证明的法医鉴定证据可以直接排除。但他却执意制造假案。聚众斗殴案史志豪等人根本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属于绝对无罪案件,但却被他们推断成有罪案件。史志豪与对方发生争吵行为很正常,至于后来发生的打架行为是史志豪不希望发生的,但也无法制止。法律追究的是聚众斗殴,不是吵架行为,吵架行为不会必然引起聚众斗殴,对方以此为借口经过预谋持械追出来打人,他们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后来的聚众斗殴史志豪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吵完架史志豪回去睡觉,被追了几百米打成重伤。还打伤了和杨浦在寒暄的张珅、吴相坤等几名无辜群众。根本就是一起事实清楚的单方聚众斗殴案件。但是被他们没有证据可以创造证据,用推断大法补充了完整的证据链。构陷了史志豪一方。“互殴”仅仅是主观的评价性、判断性用语,并不能代表案件事实,一句神奇的互殴代替了所有的证据和构成要件,真是神奇。

二、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1、杨鸿普副检察长利用职权在审查批捕阶段包庇七名犯罪嫌疑人,后来这七名犯罪嫌疑人在我们的控告下被重新立案侦查,并被抓获归案全部被做出有罪判决。我们后来对办案民警向范县检察院进行了控告,被范县检察院告知这一包庇行为与办案民警无关,是批捕科及杨检为不影响所谓批捕率做出的决定(有会议记录)。

2、包庇致人重伤的凶犯。本案中史志豪被打重伤,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的的按照故意伤害罪追究首要分子和真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可是本案在杨鸡普的运作下成了烂尾,至今涉案人员全部判决完毕,却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对持械聚众斗殴的也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加重处罚。

杨鸿普的这些行为足以把自己送进监狱,自己还浑然不觉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杨鸿普如此胆大妄为不外乎多年来养成的人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冤枉几个老百姓能奈我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干涉我们的审诉案件。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手中的权力并不是祖传的,是党和人民赋予的,要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开始推行依法治国了。所以一切违反法律的东西都会被纠正,一切害群之马都会被揪出来的。尽管杨副检察长戴副眼镜装做有文化的样子,但是我能从他的工作作风看出来他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范县检察院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杨鸿普这样一个人为何能窃居高位十几年之久?也许大戏快到了收场的时候了。赵子红检察长来范县工作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这个已经万众瞩目的案子,也可能不太了解杨鸿普这个人。在此也想请赵检察长在百忙中关注一下这个案子,制止杨鸿普顶风做案,不要帮他搞什么协调,为杨鸿普背黑锅。而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协助市检察院、纪委、监察委查清杨鸿普的违法违纪行为,看他到底包庇了多少犯罪分子,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揪出范县检察院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重新获得公平公正。这才是中国法治之幸,更是深受其害的范县人民之幸。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