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世界那么脏 发表于  2018-02-10 10:03:06 0字 ( 0/11)

这样的领导还算什么领导啊。这个世界就没有为老百姓说理的地方吗?我相信有,

这样的领导还算什么领导啊。这个世界就没有为老百姓说理的地方吗?我相信有,

    原告徐景福
    内蒙扎赉特旗农民,个体粮贩。每年秋收后从农民家中收取粮食,然后卖到粮库,从中赚取差价。
    被告王贤光:
    王贤光,扎赉特旗原粮食局局长,2013年12月因为行贿罪被双规。
    内蒙古扎赉特旗雨森农牧业有限公司是王贤光任扎赉特旗粮食局局长时成立的,其姐姐王贤艳任公司法人,公司实际所有人是王贤光局长。王局长被双规后,公司法人变更为王贤光。
    第三人王立国:
    内蒙扎赉特旗农民,据王立国本人在法庭上讲,他是“粮库经纪人”。关于王立国的这个身份在本案中极为关键,因此,我们有必要向大家交代清楚。
    想必大家还记得,曾经一度横行在北京各大医院的票贩子。患者到北京各大医院看病,基本上挂不到“专家号”。患者如果想要专家号,只能花高价从票贩子手中购买。而王立国这个所谓的粮库经纪人,和北京各大医院的票贩子行为基本类似。
    个体粮贩从农民手中收到的粮食含有水分和杂质,比例是10%—40%。粮库收粮时,根据粮食含有水分和杂质的比例,给与的价格也不相同。因此,个体粮贩是否能够赚钱,及能够赚多少都是由粮库质量检验员决定的。于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内蒙各地粮库的收粮点,就出现了王立国这样的“粮库经纪人”。
    个体粮贩到农民家收粮食,然后再卖到粮库赚钱,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而“粮库经纪人”就在粮库等着,只要个体粮贩一到收粮点,粮库经纪人只需要在粮库质量检验员耳旁说一句悄悄话,或者用对讲机、手机说一声,就可以轻轻松松赚大钱。并且,个体粮贩到粮库卖粮还必须通过粮库经纪人,否则,要么粮库不收,要么粮库质量检验员就往死里压低收粮价格。
    在扎赉特旗一带,个体粮贩的收粮车都是经过改造的,一般载重5吨的货车,经过改造后就可达到载重20吨左右;载重30吨位的货车,经过改造后就可达到载重60吨左右。粮库经纪人王立国“帮助”个体粮贩卖粮,一车粮食可获取好处费500元—2000元不等。在收粮的高峰期,一个粮库经纪人的一天收入高达万元左右!
    说到这里,会有网友提出质疑,粮库经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他为什么可以这样轻松赚大钱?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据律师中介网工作人员走访调查发现,只有主管粮库官员的亲属,或者粮库负责人的亲属才可以做粮库经纪人,一般人门都没有。此足见粮库经纪人和粮库主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所以,从粮库拿走个体粮贩徐景福的卖粮票据,并从粮库取走徐景福的卖粮款,这对粮库经纪人王立国而言,是一件轻而易举的的事情,他具备有这一切条件。
    本不相干的人国光申
    国光申,扎赉特旗检察院副检察长,退居二线。
    此案本来与这位副检察长大人无关,是他自己“走”了进来。据徐景福讲,在徐景福状告雨森公司时,一审扎赉特旗人民法院开庭,二审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国光申副检察长都参与了旁听。
    据徐景福讲,国光申副检察长不仅仅只是到法庭参与旁听。开庭前,国光申副检察长主动和徐景福的律师握手,“热情”打招呼,和审判长示意。庭审结束走出法庭,国光申副检察长直接就对农民徐景福说:“这场官司你输定了”。当然,这只是农民徐景福的一面之词,不足采信。
    然而,庭审录像是我们不得不信的事实。
    扎赉特旗人民法院庭审录像显示,在庭审即将结束还尚未结束之时,原粮食局局长王贤光离开被告席,旁若无人的走到旁听席副检察长国光申身旁,他们径自交流,只当审判长及原告、律师都不存在。法庭在瞬间变成了扎赉特旗官员的私人会所。
    一个是扎赉特旗检察院的副检察长,一个是扎赉特旗粮食局原局长,他们在法庭上的夸张表演,对农民徐景福心中所产生的巨大压力是难以言表的。当然,对审判长及审判结果的影响,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2017年12月10日星期日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服务宗旨
依照法律注重证据
尊重科学绝不违心
   对于我们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力求做到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