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二钢宿舍居民 发表于  2017-10-12 06:11:31 33字 ( 0/38)

济南市历下区政府(拆迁办)强拆了我家房子,并劫持了我家中全部财产!



我叫郭变英,女,50岁。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范野村村民。是这次(2016年)政府修路被拆迁户。也是再一次重新伦为全球唯一长期处于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贫困户。也是因为没钱而甘心借居百年危房的困难户。全家五口人(我、丈夫,女儿、儿子外,还有一个党志平是我在2007年好心收养的一个脑瘫残疾弃儿),全家生活依靠丈夫打工维持生计,2012年以前几年中,月工资800-1500元左右,后来为了增加一点收入,努力争取盖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和早日偿还建房债务,丈夫被迫转到外地打工,常年不能回家。我带着几个孩子艰难度日,全村人有目共睹。


图:郭变英签的《征迁协议》。
这次拆迁中,政府和村委会等20多人召集村民动员拆迁。我积极响应上级号召,配合政府安排,没有给政府增加一点麻烦,拆迁提前顺利完成。我们村被作为拆迁典型模范在忻州电视,忻州日报等新闻媒体上多次进行报道。领导多次清清楚楚地讲解了拆迁宅院相关补偿办法,并且让我与“忻州市忻府区房屋征收服务中心”签订了《征迁协议》(附后)。按照第一条约定,明确宅基地面积按1:1.1比例置换房屋面积;宅基地上建筑物按照建筑评估公司评估价以“7451工程”标准即忻政发办(2013)28号进行拆迁补偿。领导明明白白告诉我,“你填写的是第一条《宅基地征迁确认表》,记住了,宅基地面积是200㎡,建筑面积是365.62㎡。你们不属于第五条的违建自拆。你们只等分房子,领钱就行了。”今年3月1日,启动验收仪式,通过拆迁审核,填写了验收单,我拿到了双方签字的《征迁协议》,同时进行了四项签字,还就新房子分配专门让大家抓阄,我抓的是第四十四号。在村广场公示了结果。对此,我们于是深信不疑,一切听政府的安排。

六月份,拆迁指挥部通知:按照每日10户叫人领取拆迁补偿款,在大多数拆迁户领取补偿款后,我们剩下的几户找到指挥部询问,副指挥长的回答是,“指挥部不会给你们解释,指挥部也不是给你们解决这些的!其他事情一概不管!你们有什么事找村长、村书记!”至此,我们几个都惊呆了!是南片区征迁指挥部代表政府动员我们拆迁,许诺签约给我们置换新房子,并且实施拆掉我们安然居住的房子,并且签订《征迁协议》,怎么翻脸不认帐了呢?太让老百姓人心寒了!我们到乡政府找书记,书记的回答更是晴天霹雳,令人难以接受,他说:你们5户被列入违建!没有补偿。只能按照3%违建自拆奖励款处理!天哪!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违建,我有合法的宅基地手续,虽然我是从本村一位村民那里转过来的宅基地,但是都符合有关政策规定,通过村委会,乡政府办理了合法转让手续,而且依法缴纳了税款,怎么就成违建了?建房时没人说违建,拆迁签订《征迁协议》时也不是违建,怎么就突然变成违建了?为什么村里有许多人家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了两处,甚至是3-4处宅基地建房,有的多次转手,没有人说他们违建?或者去治理这些违建?而我只有这一处宅院,并且50多岁仍然无房,为盖房好不容易借遍亲戚朋友欠了20余万元债,刚刚住上房的贫苦人,一个自己虽然生活疾苦,还无偿地(毫无报酬)替政府民政局承担了10年常人无法理解、耗资10余万元和全部心血、精力,义务抚养一个脑瘫患儿的好心人,这样一个区、市、省民政局、国家民政部都知道,全村、全乡、全区很多人都知道的爱心善良人,命运怎么就偏偏这样无情捉弄我一个善良人呢?!

 现在的问题是,征迁指挥部的城建局征迁服务中心签订的《征迁协议》,变成一纸空文。我的房子被拆,没有了住房,还欠了足够20年偿还的一屁股债。指挥部的一大堆官员却纷纷说出了很多风凉话,力劝50岁的我,再继续努力奋斗10年,去做洗碗工,保洁员.....总之打工的岗位很多,争取早日购买政府优惠政策购买一套平价房,另外“超过2分的部分还可以按照市场价格80%再购买一套安置房?


图中:郭变英住的漏雨百年危房。

我认为:(1)我的房子征迁手续是 2016年 3月1日四个确认文件同时签字的;而6月30日我们在多次上访中提出要求看到政府有关文件规定时,才从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手里第一次看到《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文件》忻城建指(2016)9号《关于2016年新建、改造道路征迁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的批复》。该文件显示:5月3日晚上总指挥部开会研究了5月4日忻府区指挥部向总指挥部的请示报告,5月6日印发。显然,政府确认签订的《征迁协议》(3月1日)在前,请示研究处理意见在后,政府的责任不应该由村民承担。

(2)我被拆的房子是我们全家人在地球上唯一合法的住房,不应该认定为违建。从建房子施工到我入住没有见到过任何违建告知,《征迁协议》手续确认不是违建。政府责任更不应该由无辜者承担。

(3)指挥部,在征迁时完全违背了必须先安置后拆迁的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政策有关精神。以告知按照一年1.8万元/户补助标准给予租房补贴骗拆,至今改口不提,形成骗局。现在所有指挥部的人员,乡政府、村都以我违建胡乱解释,没有一个正式文件回答。被迫让我充当了一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上访人。

(4)《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代替政府法定权力机关使政府职能,与国家法制建设精神相违背。

现有事实表明,指挥部实际上充当一个有法不依,违法乱纪的临时机构。这个机构随意侵害公民物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对公民的合法权益构成了威胁、危害。表面上是为了城市建设的需要,实际上易形成法外之地和法律真空,易形成兹生腐败土壤。我只有唯一的宅基地,多少年倾其所有加借债才能建房却不得安然居住,前者永远不违建,后者还要被诬违建。拒绝置换补偿!手段何其毒辣——岂不是致人死地,不让人活!再比如我本人几十天的上访质疑至今没有政府、国土局、城建局给出一个合法的回答。

我为心血建起来的房子流泪!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命运伤心痛苦!希望你能体察民情,莫让修路的“灰尘”挡住了领导的眼睛!一个身心疲惫、贫病交加痛苦中挣扎的失居者跪告:何时还我住房?!

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 兰村乡 范野村 村民 郭变英

新闻采访请联系:电话:13333501103

 2017年10月11日夜于漏雨百年危房


DANNAI 发表于  2017-10-12 07:05:05 18451字 ( 0/47)

投诉: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徐云方;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法官沈冀华,吕月娟; 被投诉人:丹阳市人民法院、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徐...



我叫郭变英,女,50岁。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范野村村民。是这次(2016年)政府修路被拆迁户。也是再一次重新伦为全球唯一长期处于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贫困户。也是因为没钱而甘心借居百年危房的困难户。全家五口人(我、丈夫,女儿、儿子外,还有一个党志平是我在2007年好心收养的一个脑瘫残疾弃儿),全家生活依靠丈夫打工维持生计,2012年以前几年中,月工资800-1500元左右,后来为了增加一点收入,努力争取盖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和早日偿还建房债务,丈夫被迫转到外地打工,常年不能回家。我带着几个孩子艰难度日,全村人有目共睹。


图:郭变英签的《征迁协议》。
这次拆迁中,政府和村委会等20多人召集村民动员拆迁。我积极响应上级号召,配合政府安排,没有给政府增加一点麻烦,拆迁提前顺利完成。我们村被作为拆迁典型模范在忻州电视,忻州日报等新闻媒体上多次进行报道。领导多次清清楚楚地讲解了拆迁宅院相关补偿办法,并且让我与“忻州市忻府区房屋征收服务中心”签订了《征迁协议》(附后)。按照第一条约定,明确宅基地面积按1:1.1比例置换房屋面积;宅基地上建筑物按照建筑评估公司评估价以“7451工程”标准即忻政发办(2013)28号进行拆迁补偿。领导明明白白告诉我,“你填写的是第一条《宅基地征迁确认表》,记住了,宅基地面积是200㎡,建筑面积是365.62㎡。你们不属于第五条的违建自拆。你们只等分房子,领钱就行了。”今年3月1日,启动验收仪式,通过拆迁审核,填写了验收单,我拿到了双方签字的《征迁协议》,同时进行了四项签字,还就新房子分配专门让大家抓阄,我抓的是第四十四号。在村广场公示了结果。对此,我们于是深信不疑,一切听政府的安排。

六月份,拆迁指挥部通知:按照每日10户叫人领取拆迁补偿款,在大多数拆迁户领取补偿款后,我们剩下的几户找到指挥部询问,副指挥长的回答是,“指挥部不会给你们解释,指挥部也不是给你们解决这些的!其他事情一概不管!你们有什么事找村长、村书记!”至此,我们几个都惊呆了!是南片区征迁指挥部代表政府动员我们拆迁,许诺签约给我们置换新房子,并且实施拆掉我们安然居住的房子,并且签订《征迁协议》,怎么翻脸不认帐了呢?太让老百姓人心寒了!我们到乡政府找书记,书记的回答更是晴天霹雳,令人难以接受,他说:你们5户被列入违建!没有补偿。只能按照3%违建自拆奖励款处理!天哪!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违建,我有合法的宅基地手续,虽然我是从本村一位村民那里转过来的宅基地,但是都符合有关政策规定,通过村委会,乡政府办理了合法转让手续,而且依法缴纳了税款,怎么就成违建了?建房时没人说违建,拆迁签订《征迁协议》时也不是违建,怎么就突然变成违建了?为什么村里有许多人家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了两处,甚至是3-4处宅基地建房,有的多次转手,没有人说他们违建?或者去治理这些违建?而我只有这一处宅院,并且50多岁仍然无房,为盖房好不容易借遍亲戚朋友欠了20余万元债,刚刚住上房的贫苦人,一个自己虽然生活疾苦,还无偿地(毫无报酬)替政府民政局承担了10年常人无法理解、耗资10余万元和全部心血、精力,义务抚养一个脑瘫患儿的好心人,这样一个区、市、省民政局、国家民政部都知道,全村、全乡、全区很多人都知道的爱心善良人,命运怎么就偏偏这样无情捉弄我一个善良人呢?!

 现在的问题是,征迁指挥部的城建局征迁服务中心签订的《征迁协议》,变成一纸空文。我的房子被拆,没有了住房,还欠了足够20年偿还的一屁股债。指挥部的一大堆官员却纷纷说出了很多风凉话,力劝50岁的我,再继续努力奋斗10年,去做洗碗工,保洁员.....总之打工的岗位很多,争取早日购买政府优惠政策购买一套平价房,另外“超过2分的部分还可以按照市场价格80%再购买一套安置房?


图中:郭变英住的漏雨百年危房。

我认为:(1)我的房子征迁手续是 2016年 3月1日四个确认文件同时签字的;而6月30日我们在多次上访中提出要求看到政府有关文件规定时,才从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手里第一次看到《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文件》忻城建指(2016)9号《关于2016年新建、改造道路征迁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的批复》。该文件显示:5月3日晚上总指挥部开会研究了5月4日忻府区指挥部向总指挥部的请示报告,5月6日印发。显然,政府确认签订的《征迁协议》(3月1日)在前,请示研究处理意见在后,政府的责任不应该由村民承担。

(2)我被拆的房子是我们全家人在地球上唯一合法的住房,不应该认定为违建。从建房子施工到我入住没有见到过任何违建告知,《征迁协议》手续确认不是违建。政府责任更不应该由无辜者承担。

(3)指挥部,在征迁时完全违背了必须先安置后拆迁的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政策有关精神。以告知按照一年1.8万元/户补助标准给予租房补贴骗拆,至今改口不提,形成骗局。现在所有指挥部的人员,乡政府、村都以我违建胡乱解释,没有一个正式文件回答。被迫让我充当了一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上访人。

(4)《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代替政府法定权力机关使政府职能,与国家法制建设精神相违背。

现有事实表明,指挥部实际上充当一个有法不依,违法乱纪的临时机构。这个机构随意侵害公民物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对公民的合法权益构成了威胁、危害。表面上是为了城市建设的需要,实际上易形成法外之地和法律真空,易形成兹生腐败土壤。我只有唯一的宅基地,多少年倾其所有加借债才能建房却不得安然居住,前者永远不违建,后者还要被诬违建。拒绝置换补偿!手段何其毒辣——岂不是致人死地,不让人活!再比如我本人几十天的上访质疑至今没有政府、国土局、城建局给出一个合法的回答。

我为心血建起来的房子流泪!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命运伤心痛苦!希望你能体察民情,莫让修路的“灰尘”挡住了领导的眼睛!一个身心疲惫、贫病交加痛苦中挣扎的失居者跪告:何时还我住房?!

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 兰村乡 范野村 村民 郭变英

新闻采访请联系:电话:13333501103

 2017年10月11日夜于漏雨百年危房


DANNAI 发表于  2017-10-12 07:21:18 10870字 ( 0/221)

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省长吴政隆留言 江苏省丹阳市委、市政府领导不信马列、信鬼神,不听百姓、听大师!强拆民房为和尚菩萨新建办公大楼. 申请调查处理江苏省丹阳市...



我叫郭变英,女,50岁。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范野村村民。是这次(2016年)政府修路被拆迁户。也是再一次重新伦为全球唯一长期处于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贫困户。也是因为没钱而甘心借居百年危房的困难户。全家五口人(我、丈夫,女儿、儿子外,还有一个党志平是我在2007年好心收养的一个脑瘫残疾弃儿),全家生活依靠丈夫打工维持生计,2012年以前几年中,月工资800-1500元左右,后来为了增加一点收入,努力争取盖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和早日偿还建房债务,丈夫被迫转到外地打工,常年不能回家。我带着几个孩子艰难度日,全村人有目共睹。


图:郭变英签的《征迁协议》。
这次拆迁中,政府和村委会等20多人召集村民动员拆迁。我积极响应上级号召,配合政府安排,没有给政府增加一点麻烦,拆迁提前顺利完成。我们村被作为拆迁典型模范在忻州电视,忻州日报等新闻媒体上多次进行报道。领导多次清清楚楚地讲解了拆迁宅院相关补偿办法,并且让我与“忻州市忻府区房屋征收服务中心”签订了《征迁协议》(附后)。按照第一条约定,明确宅基地面积按1:1.1比例置换房屋面积;宅基地上建筑物按照建筑评估公司评估价以“7451工程”标准即忻政发办(2013)28号进行拆迁补偿。领导明明白白告诉我,“你填写的是第一条《宅基地征迁确认表》,记住了,宅基地面积是200㎡,建筑面积是365.62㎡。你们不属于第五条的违建自拆。你们只等分房子,领钱就行了。”今年3月1日,启动验收仪式,通过拆迁审核,填写了验收单,我拿到了双方签字的《征迁协议》,同时进行了四项签字,还就新房子分配专门让大家抓阄,我抓的是第四十四号。在村广场公示了结果。对此,我们于是深信不疑,一切听政府的安排。

六月份,拆迁指挥部通知:按照每日10户叫人领取拆迁补偿款,在大多数拆迁户领取补偿款后,我们剩下的几户找到指挥部询问,副指挥长的回答是,“指挥部不会给你们解释,指挥部也不是给你们解决这些的!其他事情一概不管!你们有什么事找村长、村书记!”至此,我们几个都惊呆了!是南片区征迁指挥部代表政府动员我们拆迁,许诺签约给我们置换新房子,并且实施拆掉我们安然居住的房子,并且签订《征迁协议》,怎么翻脸不认帐了呢?太让老百姓人心寒了!我们到乡政府找书记,书记的回答更是晴天霹雳,令人难以接受,他说:你们5户被列入违建!没有补偿。只能按照3%违建自拆奖励款处理!天哪!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违建,我有合法的宅基地手续,虽然我是从本村一位村民那里转过来的宅基地,但是都符合有关政策规定,通过村委会,乡政府办理了合法转让手续,而且依法缴纳了税款,怎么就成违建了?建房时没人说违建,拆迁签订《征迁协议》时也不是违建,怎么就突然变成违建了?为什么村里有许多人家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了两处,甚至是3-4处宅基地建房,有的多次转手,没有人说他们违建?或者去治理这些违建?而我只有这一处宅院,并且50多岁仍然无房,为盖房好不容易借遍亲戚朋友欠了20余万元债,刚刚住上房的贫苦人,一个自己虽然生活疾苦,还无偿地(毫无报酬)替政府民政局承担了10年常人无法理解、耗资10余万元和全部心血、精力,义务抚养一个脑瘫患儿的好心人,这样一个区、市、省民政局、国家民政部都知道,全村、全乡、全区很多人都知道的爱心善良人,命运怎么就偏偏这样无情捉弄我一个善良人呢?!

 现在的问题是,征迁指挥部的城建局征迁服务中心签订的《征迁协议》,变成一纸空文。我的房子被拆,没有了住房,还欠了足够20年偿还的一屁股债。指挥部的一大堆官员却纷纷说出了很多风凉话,力劝50岁的我,再继续努力奋斗10年,去做洗碗工,保洁员.....总之打工的岗位很多,争取早日购买政府优惠政策购买一套平价房,另外“超过2分的部分还可以按照市场价格80%再购买一套安置房?


图中:郭变英住的漏雨百年危房。

我认为:(1)我的房子征迁手续是 2016年 3月1日四个确认文件同时签字的;而6月30日我们在多次上访中提出要求看到政府有关文件规定时,才从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手里第一次看到《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文件》忻城建指(2016)9号《关于2016年新建、改造道路征迁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的批复》。该文件显示:5月3日晚上总指挥部开会研究了5月4日忻府区指挥部向总指挥部的请示报告,5月6日印发。显然,政府确认签订的《征迁协议》(3月1日)在前,请示研究处理意见在后,政府的责任不应该由村民承担。

(2)我被拆的房子是我们全家人在地球上唯一合法的住房,不应该认定为违建。从建房子施工到我入住没有见到过任何违建告知,《征迁协议》手续确认不是违建。政府责任更不应该由无辜者承担。

(3)指挥部,在征迁时完全违背了必须先安置后拆迁的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政策有关精神。以告知按照一年1.8万元/户补助标准给予租房补贴骗拆,至今改口不提,形成骗局。现在所有指挥部的人员,乡政府、村都以我违建胡乱解释,没有一个正式文件回答。被迫让我充当了一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上访人。

(4)《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代替政府法定权力机关使政府职能,与国家法制建设精神相违背。

现有事实表明,指挥部实际上充当一个有法不依,违法乱纪的临时机构。这个机构随意侵害公民物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对公民的合法权益构成了威胁、危害。表面上是为了城市建设的需要,实际上易形成法外之地和法律真空,易形成兹生腐败土壤。我只有唯一的宅基地,多少年倾其所有加借债才能建房却不得安然居住,前者永远不违建,后者还要被诬违建。拒绝置换补偿!手段何其毒辣——岂不是致人死地,不让人活!再比如我本人几十天的上访质疑至今没有政府、国土局、城建局给出一个合法的回答。

我为心血建起来的房子流泪!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命运伤心痛苦!希望你能体察民情,莫让修路的“灰尘”挡住了领导的眼睛!一个身心疲惫、贫病交加痛苦中挣扎的失居者跪告:何时还我住房?!

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 兰村乡 范野村 村民 郭变英

新闻采访请联系:电话:13333501103

 2017年10月11日夜于漏雨百年危房


DANNAI 发表于  2017-10-12 07:24:41 18451字 ( 0/53)

投诉: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徐云方;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法官沈冀华,吕月娟; 被投诉人:丹阳市人民法院、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徐...



我叫郭变英,女,50岁。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范野村村民。是这次(2016年)政府修路被拆迁户。也是再一次重新伦为全球唯一长期处于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贫困户。也是因为没钱而甘心借居百年危房的困难户。全家五口人(我、丈夫,女儿、儿子外,还有一个党志平是我在2007年好心收养的一个脑瘫残疾弃儿),全家生活依靠丈夫打工维持生计,2012年以前几年中,月工资800-1500元左右,后来为了增加一点收入,努力争取盖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和早日偿还建房债务,丈夫被迫转到外地打工,常年不能回家。我带着几个孩子艰难度日,全村人有目共睹。


图:郭变英签的《征迁协议》。
这次拆迁中,政府和村委会等20多人召集村民动员拆迁。我积极响应上级号召,配合政府安排,没有给政府增加一点麻烦,拆迁提前顺利完成。我们村被作为拆迁典型模范在忻州电视,忻州日报等新闻媒体上多次进行报道。领导多次清清楚楚地讲解了拆迁宅院相关补偿办法,并且让我与“忻州市忻府区房屋征收服务中心”签订了《征迁协议》(附后)。按照第一条约定,明确宅基地面积按1:1.1比例置换房屋面积;宅基地上建筑物按照建筑评估公司评估价以“7451工程”标准即忻政发办(2013)28号进行拆迁补偿。领导明明白白告诉我,“你填写的是第一条《宅基地征迁确认表》,记住了,宅基地面积是200㎡,建筑面积是365.62㎡。你们不属于第五条的违建自拆。你们只等分房子,领钱就行了。”今年3月1日,启动验收仪式,通过拆迁审核,填写了验收单,我拿到了双方签字的《征迁协议》,同时进行了四项签字,还就新房子分配专门让大家抓阄,我抓的是第四十四号。在村广场公示了结果。对此,我们于是深信不疑,一切听政府的安排。

六月份,拆迁指挥部通知:按照每日10户叫人领取拆迁补偿款,在大多数拆迁户领取补偿款后,我们剩下的几户找到指挥部询问,副指挥长的回答是,“指挥部不会给你们解释,指挥部也不是给你们解决这些的!其他事情一概不管!你们有什么事找村长、村书记!”至此,我们几个都惊呆了!是南片区征迁指挥部代表政府动员我们拆迁,许诺签约给我们置换新房子,并且实施拆掉我们安然居住的房子,并且签订《征迁协议》,怎么翻脸不认帐了呢?太让老百姓人心寒了!我们到乡政府找书记,书记的回答更是晴天霹雳,令人难以接受,他说:你们5户被列入违建!没有补偿。只能按照3%违建自拆奖励款处理!天哪!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违建,我有合法的宅基地手续,虽然我是从本村一位村民那里转过来的宅基地,但是都符合有关政策规定,通过村委会,乡政府办理了合法转让手续,而且依法缴纳了税款,怎么就成违建了?建房时没人说违建,拆迁签订《征迁协议》时也不是违建,怎么就突然变成违建了?为什么村里有许多人家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了两处,甚至是3-4处宅基地建房,有的多次转手,没有人说他们违建?或者去治理这些违建?而我只有这一处宅院,并且50多岁仍然无房,为盖房好不容易借遍亲戚朋友欠了20余万元债,刚刚住上房的贫苦人,一个自己虽然生活疾苦,还无偿地(毫无报酬)替政府民政局承担了10年常人无法理解、耗资10余万元和全部心血、精力,义务抚养一个脑瘫患儿的好心人,这样一个区、市、省民政局、国家民政部都知道,全村、全乡、全区很多人都知道的爱心善良人,命运怎么就偏偏这样无情捉弄我一个善良人呢?!

 现在的问题是,征迁指挥部的城建局征迁服务中心签订的《征迁协议》,变成一纸空文。我的房子被拆,没有了住房,还欠了足够20年偿还的一屁股债。指挥部的一大堆官员却纷纷说出了很多风凉话,力劝50岁的我,再继续努力奋斗10年,去做洗碗工,保洁员.....总之打工的岗位很多,争取早日购买政府优惠政策购买一套平价房,另外“超过2分的部分还可以按照市场价格80%再购买一套安置房?


图中:郭变英住的漏雨百年危房。

我认为:(1)我的房子征迁手续是 2016年 3月1日四个确认文件同时签字的;而6月30日我们在多次上访中提出要求看到政府有关文件规定时,才从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手里第一次看到《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文件》忻城建指(2016)9号《关于2016年新建、改造道路征迁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的批复》。该文件显示:5月3日晚上总指挥部开会研究了5月4日忻府区指挥部向总指挥部的请示报告,5月6日印发。显然,政府确认签订的《征迁协议》(3月1日)在前,请示研究处理意见在后,政府的责任不应该由村民承担。

(2)我被拆的房子是我们全家人在地球上唯一合法的住房,不应该认定为违建。从建房子施工到我入住没有见到过任何违建告知,《征迁协议》手续确认不是违建。政府责任更不应该由无辜者承担。

(3)指挥部,在征迁时完全违背了必须先安置后拆迁的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政策有关精神。以告知按照一年1.8万元/户补助标准给予租房补贴骗拆,至今改口不提,形成骗局。现在所有指挥部的人员,乡政府、村都以我违建胡乱解释,没有一个正式文件回答。被迫让我充当了一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上访人。

(4)《忻州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总指挥部》代替政府法定权力机关使政府职能,与国家法制建设精神相违背。

现有事实表明,指挥部实际上充当一个有法不依,违法乱纪的临时机构。这个机构随意侵害公民物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对公民的合法权益构成了威胁、危害。表面上是为了城市建设的需要,实际上易形成法外之地和法律真空,易形成兹生腐败土壤。我只有唯一的宅基地,多少年倾其所有加借债才能建房却不得安然居住,前者永远不违建,后者还要被诬违建。拒绝置换补偿!手段何其毒辣——岂不是致人死地,不让人活!再比如我本人几十天的上访质疑至今没有政府、国土局、城建局给出一个合法的回答。

我为心血建起来的房子流泪!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命运伤心痛苦!希望你能体察民情,莫让修路的“灰尘”挡住了领导的眼睛!一个身心疲惫、贫病交加痛苦中挣扎的失居者跪告:何时还我住房?!

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 兰村乡 范野村 村民 郭变英

新闻采访请联系:电话:13333501103

 2017年10月11日夜于漏雨百年危房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