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DANNAI 发表于  2017-10-11 12:16:22 10510字 ( 0/126)

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省长吴政隆留言 江苏省丹阳市委、市政府领导不信马列、信鬼神,不听百姓、听大师!强拆民房为和尚菩萨新建办公大楼. 申请调查处理江苏省丹阳市...

高陵耿镇毁田挖砂为什么屡禁不止愈演愈烈

      9月18日西部网和华商网同时出现“高陵区耿镇耿北村腊八庄30余亩基本农田毁于挖沙”,9月25日高陵区政府办给西部网回复标题为:“高陵腊八庄30亩农田毁于挖沙 实为平整土地”,作为一级人民政府,本应尽职尽责,实事求是的回复舆情报道,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你们欺骗了媒体和网友,欺骗得了当地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下面笔者将高陵区政府的回复做一剖析。

      以下是高陵政府的回复: “网民所反映的地点位于耿镇街道耿北村2组,210国道以西、河堤路以南,占地面积28亩,系原周家村彭永利沙场。2009年,国土高陵分局对该沙场进行了取缔关停,至今该地块闲置,存在原沙场遗留的沙坑一个,约5亩地左右”。此沙场是前耿北村书记兼村长马安桥强行将村民正在耕种的耕地用手中的权力抢夺霸占建的砂场(马安桥本身就是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混混出身,1990年在210国道拦路抢劫被判刑3年零6个月,2007年入党,2008年至2015年担任耿北村书记兼村长,任职期间在村委会豢养了一批吸毒和刑满释放人员,就这样一个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劳改犯,不知是谁给修改档案,介绍审批入党的),周家村彭永利一个外村人,一没背景,二没势力凭什么在耿北村建砂场,只是个对外挂着招牌的替罪羊,此砂场2011年已将堆积如山的砂堆卖完,非法获取的利润几千万,后马安桥将彭永利辞退,和派出所所长尤战峰建了个非法绕超收费站,时间长达一年多,让他的心腹陈栓劳负责,非法获取的过路费近千万。请问高陵区政府,你们所说的5亩地大坑在那里?马安桥不给村民赔偿又不复耕一直摞慌至今,村民无法耕种敢怒不敢言。  

     杨红喜现任耿北村长,是马安桥和原耿镇镇长孙翠莲一手安排的村长,原因害怕其它村民当选将耿北村的黑盖子接开,请在百度搜索《高陵耿镇耿北村换届选举暗箱操作》。杨红喜上任一来不为民办事,一门心思的想着毁田挖沙,把他选举时贿赂上级和选民的钱捞回来。杨红喜整天给村民宣传,耿镇六个村,五个村都在农田里挖沙,就我们耿北村没有挖。

      今年8月份,马安桥杨红喜看耿镇渭河大桥维修施工,是牟利“良机”,便开始用墙围圈我们二组90余亩农田,一开始是晚上偷着挖,村民看有黑恶势力人员黄鹏参与不敢阻挡,只能给政府部门反映,确无人理睬,这样一来他们更加肆无忌惮了,大白天都挖,有几位胆大村民借在农田干活偷偷拍了视频和照片。9月6日村民向区委书记杨晓东发短信反映才得到制止,可是耿镇派出所不查不法分子,却和杨红喜将无辜的群众带到派出所审讯,查是谁举报的。

    耿镇地区毁田挖沙,去年12月被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通报过三次,今年3月27日被华商报暴光,5月18日被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记者前来采访,从耿镇政府采访出来走到派出所门口,被不法分子围堵,要求记者把所拍挖沙视频删除,记者打110报警,十多分钟耿镇派出所才出警。这次我们30余亩农田毁于挖沙,在高陵在耿镇说明了什么?为什么耿镇挖沙屡禁不止?在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高陵政府竟敢不如实向媒体回复,只能说魏民洲流毒在高陵作怪。

DANNAI 发表于  2017-10-12 07:07:13 18451字 ( 0/53)

投诉: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徐云方;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法官沈冀华,吕月娟; 被投诉人:丹阳市人民法院、丹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徐...

高陵耿镇毁田挖砂为什么屡禁不止愈演愈烈

      9月18日西部网和华商网同时出现“高陵区耿镇耿北村腊八庄30余亩基本农田毁于挖沙”,9月25日高陵区政府办给西部网回复标题为:“高陵腊八庄30亩农田毁于挖沙 实为平整土地”,作为一级人民政府,本应尽职尽责,实事求是的回复舆情报道,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你们欺骗了媒体和网友,欺骗得了当地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下面笔者将高陵区政府的回复做一剖析。

      以下是高陵政府的回复: “网民所反映的地点位于耿镇街道耿北村2组,210国道以西、河堤路以南,占地面积28亩,系原周家村彭永利沙场。2009年,国土高陵分局对该沙场进行了取缔关停,至今该地块闲置,存在原沙场遗留的沙坑一个,约5亩地左右”。此沙场是前耿北村书记兼村长马安桥强行将村民正在耕种的耕地用手中的权力抢夺霸占建的砂场(马安桥本身就是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混混出身,1990年在210国道拦路抢劫被判刑3年零6个月,2007年入党,2008年至2015年担任耿北村书记兼村长,任职期间在村委会豢养了一批吸毒和刑满释放人员,就这样一个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劳改犯,不知是谁给修改档案,介绍审批入党的),周家村彭永利一个外村人,一没背景,二没势力凭什么在耿北村建砂场,只是个对外挂着招牌的替罪羊,此砂场2011年已将堆积如山的砂堆卖完,非法获取的利润几千万,后马安桥将彭永利辞退,和派出所所长尤战峰建了个非法绕超收费站,时间长达一年多,让他的心腹陈栓劳负责,非法获取的过路费近千万。请问高陵区政府,你们所说的5亩地大坑在那里?马安桥不给村民赔偿又不复耕一直摞慌至今,村民无法耕种敢怒不敢言。  

     杨红喜现任耿北村长,是马安桥和原耿镇镇长孙翠莲一手安排的村长,原因害怕其它村民当选将耿北村的黑盖子接开,请在百度搜索《高陵耿镇耿北村换届选举暗箱操作》。杨红喜上任一来不为民办事,一门心思的想着毁田挖沙,把他选举时贿赂上级和选民的钱捞回来。杨红喜整天给村民宣传,耿镇六个村,五个村都在农田里挖沙,就我们耿北村没有挖。

      今年8月份,马安桥杨红喜看耿镇渭河大桥维修施工,是牟利“良机”,便开始用墙围圈我们二组90余亩农田,一开始是晚上偷着挖,村民看有黑恶势力人员黄鹏参与不敢阻挡,只能给政府部门反映,确无人理睬,这样一来他们更加肆无忌惮了,大白天都挖,有几位胆大村民借在农田干活偷偷拍了视频和照片。9月6日村民向区委书记杨晓东发短信反映才得到制止,可是耿镇派出所不查不法分子,却和杨红喜将无辜的群众带到派出所审讯,查是谁举报的。

    耿镇地区毁田挖沙,去年12月被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通报过三次,今年3月27日被华商报暴光,5月18日被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记者前来采访,从耿镇政府采访出来走到派出所门口,被不法分子围堵,要求记者把所拍挖沙视频删除,记者打110报警,十多分钟耿镇派出所才出警。这次我们30余亩农田毁于挖沙,在高陵在耿镇说明了什么?为什么耿镇挖沙屡禁不止?在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高陵政府竟敢不如实向媒体回复,只能说魏民洲流毒在高陵作怪。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