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老刘79 发表于  2017-10-11 09:28:15 18字 ( 0/86)

“以表达自已对母亲的怀念。”写得好!


忆母亲二三事



   我的母亲逝世已近两年了。两年来,母亲的音容笑貌不时在我脑海里浮现,让我有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哀。阴阳两隔,我再也见不到自已的母亲了,每每令我潸然泪下,悲伤不已。我对母亲深深的眷恋之情一如既往,丝毫不曾稍减。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中国农村妇女,没出过远门,见过世面,不善言谈,与人交谈,多是憨厚地笑着,腼腆而老实。就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乡下妇女;但她心地善良,为人正直,有着好些人不俱备的优点。这些优点一直影响着我,教导我如何做人,有如暗夜中的点点星火,照耀着我前行的路。现我想用纯真的笔头,记录下母亲生活中的一二亮点,以表达自已对母亲的怀念。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凶恶的男人。在我很小时候的记忆里就留下父亲毒打母亲的镜头。有次在家里,父亲拿起一条凳子就朝母亲砸过去,打得母亲头上鲜血直流;我看到母亲头上汩汩涌出的鲜血,吓傻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看到母亲头上鲜血淋淋,谁的第一反应都会是哭;可我当时只是木然站在远离父亲的地方,完全傻了。有次在屋后坪里,父亲把母亲打倒在地后,还抓起她的一只脚在地上拖,并使劲左右甩。我远远地看着,心如刀绞。平日里母亲只要说了一句父亲认为不该说的话,立即就会遭到痛骂;母亲如果辩解一下,那就好像犯了大逆不道之罪,手伸过来就是一巴掌;还要反抗的话,那就要头破血流了。好几次母亲抱着我泪流满面地说:没有我的话,她早就和父亲离婚了。我是母亲唯一的儿子,她不能让我生活在一个残缺的家里,失去母爱或父爱。这样会让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不利于我的健康成长。她要让我健健康康地成长;因此,她对父亲的打骂以凤凰涅槃般的毅力忍受着。母亲为了我有一个完整的家,能时时享有母爱和父爱的关照,自已作出了多大的牺牲啊。

    母亲虽出身官宦之家,外公在国民党部队当团长,却从未进过学堂。而小母亲10岁的姨妈该上学时上了学,书一直读到土地改革才不得不中断学业,成了当地小有的知识女性。可见外公家早年也不富裕,并非外公重男轻女。母亲虽没上过学,但却知道进学堂读书的重要性。我5岁时,母亲就叫比我大几岁的我的堂侄女带我到学校报名读书。当时老师见我太小,不收。学校是过去一个家族的祠堂,门槛都是石条的,侄女就叫我坐在门槛石条上等她放学。我坐着坐着就哭了,这时教室里上课的学生都在看我了。老师没办法,只得叫我侄女把我送回家。中国人做事讲兆头,我觉得这是我读书得了过不好的兆头。我后来读书初中升高中时,全村四个人同一个班,他们三人都升了高中,就我一个人升不了。七七年恢复大学招生考试,我也报名参加了。当时正是拨乱反正的时候,鼓励大家参加考试,而且考试成绩还会红榜公布。我的成绩公布出来,全县排名第三,在松柏镇排名第一。可我当时参加了工作,政审时单位说我表现不好,不同意我上大学。当时,政审这毛泽东时代的遗风丝毫未减。我终于无缘步入大学殿堂。

    我读了5年小学,两年初中,毕业时,同村其他三个人都拿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只我没有。其实并非我学习成绩不好,我的成绩比他们好多了。为什么我反而上不了高中呢?当时升学不是凭学习成绩,而是学校大队公社层层推荐。我由于特别喜欢看书,我姨妈家又有很多过去的古书,我就每次到姨妈家总会拿来一两本,最后竟拿来不下十本书;这些书就成了我的精神食粮,一有空我就看这些书。当时学校不重视知识,没有人认真读书,我则把上课时候当成了看书的机会。老师对学生不认真读书不在乎,但我看这些书却不允许,他们认为这是封资修的东西。因此,我成了一个坏学生。记得有次我好玩似的用繁体字写作文,老师怒气冲冲批评我,说我是复古倒退。还把我的作文撕了要我重写。我这样的学生老师怎么还敢推荐呢。父亲见我一个人拿不到高中录取通知书,大发雷霆,说是那些封资修的书害了我。把我从姨妈家拿来的书,全部用刀剁碎,然后放火烧掉。他恶恨恨地砍,还边砍边骂;似乎要把我砍了才解恨。我看着心爱的书被一本本砍得粉碎,就像刀砍在我心上似的难受。母亲对父亲这种愚蠢的举止,非常反感;但她能怎样呢,专横的父亲岂是她能阻止的?她只能在远处喃喃自语:看书有什么不好,起码能够多认几个字。母亲怕我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就把我拖到一边悄悄鼓励我:读书就是学知识,你学习成绩比他们好,说明你知识学得比他们多。你比他们强,不要悲观失望。等到父亲书也烧了气也消了之后,母亲则要父亲去找关系托人情,让我再补习一年。于是我又插班再读了一个初中二年级。当时初高中都改成了两年制。

    一次我放学回家到商店买东西,售货员多找了两角钱给我,我高兴地回到家中告诉了母亲。母亲却要我第二天上学时把钱还给售货员。她说:别人的钱不能要,做人不要沾小便宜,沾小便宜发不了财,还会养成坏毛病。我第二天上学时就把钱还给了售货员。他高兴地用当时的时髦话夸我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还拿了两颗糖给我吃。两角钱现在有些人可能掉到捡都不会捡,但在那时尤其农村人家很多是两角钱都拿不出来,一个家庭两角钱的积蓄都没有的。母亲可算是视金钱如粪土了。这种思想境界实在超越出一般农村妇女。我每每想起这事,对母亲就有高山仰之之感。

    有次母亲和我一位堂嫂吵架,相互骂得很凶。我在旁边看得都有气愤到想打堂嫂两拳的冲动。父亲回家知道这事后,怒不可遏要冲出去打堂嫂。母亲立即拖住了父亲,她说:骂架相互都有错,事情过去了就算了,牙齿和舌头还打架呢;架吵了和好以后,还不等于没吵一样,不要为吵架这事较真。最后硬是把父亲给说服了。

    我17岁就顶职参加了工作。由于年小,加之从未离开过母亲,当时思乡情绪特浓。逢转班休礼拜时,我的心早就飞回家了。而返矿时又总是依依不舍。有时还要父亲到医院给我开生病证明欺骗单位领导。此时母亲则坚决反对。她一再规劝我:舍不得父母吃不到饱饭,舍不得妻子为不了好汉;男子汉要志在四方,经风雨见世面。为了掐断我的思乡情绪,并要父亲规定我一个季度才能回家一次。

    其实,母亲内心深处何尝不思念自已的儿子,放得下那份母子情怀?她完全是为我着想,要培养我坚强的性格,养成男子汉的大丈夫气概。她必须要让我到外面去砺练,经风雨见世面。她把对儿子的思念之情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母亲经常这样教诲我: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和同事要搞好关系,多交朋友。但朋友也要分几类,那些心地善良诚实可靠的人,可作知心朋友;那些口是心非表里不一的人,最好保持一般的同事关系。增广贤文说得好,逢人且说三分话,莫可全抛一`片心。说话做事都要留有余地,凡事要三思而后行。遇到情绪激动时,尽量让自己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舐犊之情,溢于言表。

    随着母亲的离我而去,我愈来愈觉得母亲身上闪现着理性的光辉,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是中华传统文化孕育出来的一朵奇葩。

    

           湖南衡阳市柏坊铜矿社区杨粗湾3栋2——2号 唐铁云 写于2010年

老刘79 发表于  2017-10-11 11:07:39 17字 ( 0/96)

“…以表达自已对母亲的怀念。”好…


忆母亲二三事



   我的母亲逝世已近两年了。两年来,母亲的音容笑貌不时在我脑海里浮现,让我有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哀。阴阳两隔,我再也见不到自已的母亲了,每每令我潸然泪下,悲伤不已。我对母亲深深的眷恋之情一如既往,丝毫不曾稍减。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中国农村妇女,没出过远门,见过世面,不善言谈,与人交谈,多是憨厚地笑着,腼腆而老实。就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乡下妇女;但她心地善良,为人正直,有着好些人不俱备的优点。这些优点一直影响着我,教导我如何做人,有如暗夜中的点点星火,照耀着我前行的路。现我想用纯真的笔头,记录下母亲生活中的一二亮点,以表达自已对母亲的怀念。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凶恶的男人。在我很小时候的记忆里就留下父亲毒打母亲的镜头。有次在家里,父亲拿起一条凳子就朝母亲砸过去,打得母亲头上鲜血直流;我看到母亲头上汩汩涌出的鲜血,吓傻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看到母亲头上鲜血淋淋,谁的第一反应都会是哭;可我当时只是木然站在远离父亲的地方,完全傻了。有次在屋后坪里,父亲把母亲打倒在地后,还抓起她的一只脚在地上拖,并使劲左右甩。我远远地看着,心如刀绞。平日里母亲只要说了一句父亲认为不该说的话,立即就会遭到痛骂;母亲如果辩解一下,那就好像犯了大逆不道之罪,手伸过来就是一巴掌;还要反抗的话,那就要头破血流了。好几次母亲抱着我泪流满面地说:没有我的话,她早就和父亲离婚了。我是母亲唯一的儿子,她不能让我生活在一个残缺的家里,失去母爱或父爱。这样会让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不利于我的健康成长。她要让我健健康康地成长;因此,她对父亲的打骂以凤凰涅槃般的毅力忍受着。母亲为了我有一个完整的家,能时时享有母爱和父爱的关照,自已作出了多大的牺牲啊。

    母亲虽出身官宦之家,外公在国民党部队当团长,却从未进过学堂。而小母亲10岁的姨妈该上学时上了学,书一直读到土地改革才不得不中断学业,成了当地小有的知识女性。可见外公家早年也不富裕,并非外公重男轻女。母亲虽没上过学,但却知道进学堂读书的重要性。我5岁时,母亲就叫比我大几岁的我的堂侄女带我到学校报名读书。当时老师见我太小,不收。学校是过去一个家族的祠堂,门槛都是石条的,侄女就叫我坐在门槛石条上等她放学。我坐着坐着就哭了,这时教室里上课的学生都在看我了。老师没办法,只得叫我侄女把我送回家。中国人做事讲兆头,我觉得这是我读书得了过不好的兆头。我后来读书初中升高中时,全村四个人同一个班,他们三人都升了高中,就我一个人升不了。七七年恢复大学招生考试,我也报名参加了。当时正是拨乱反正的时候,鼓励大家参加考试,而且考试成绩还会红榜公布。我的成绩公布出来,全县排名第三,在松柏镇排名第一。可我当时参加了工作,政审时单位说我表现不好,不同意我上大学。当时,政审这毛泽东时代的遗风丝毫未减。我终于无缘步入大学殿堂。

    我读了5年小学,两年初中,毕业时,同村其他三个人都拿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只我没有。其实并非我学习成绩不好,我的成绩比他们好多了。为什么我反而上不了高中呢?当时升学不是凭学习成绩,而是学校大队公社层层推荐。我由于特别喜欢看书,我姨妈家又有很多过去的古书,我就每次到姨妈家总会拿来一两本,最后竟拿来不下十本书;这些书就成了我的精神食粮,一有空我就看这些书。当时学校不重视知识,没有人认真读书,我则把上课时候当成了看书的机会。老师对学生不认真读书不在乎,但我看这些书却不允许,他们认为这是封资修的东西。因此,我成了一个坏学生。记得有次我好玩似的用繁体字写作文,老师怒气冲冲批评我,说我是复古倒退。还把我的作文撕了要我重写。我这样的学生老师怎么还敢推荐呢。父亲见我一个人拿不到高中录取通知书,大发雷霆,说是那些封资修的书害了我。把我从姨妈家拿来的书,全部用刀剁碎,然后放火烧掉。他恶恨恨地砍,还边砍边骂;似乎要把我砍了才解恨。我看着心爱的书被一本本砍得粉碎,就像刀砍在我心上似的难受。母亲对父亲这种愚蠢的举止,非常反感;但她能怎样呢,专横的父亲岂是她能阻止的?她只能在远处喃喃自语:看书有什么不好,起码能够多认几个字。母亲怕我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就把我拖到一边悄悄鼓励我:读书就是学知识,你学习成绩比他们好,说明你知识学得比他们多。你比他们强,不要悲观失望。等到父亲书也烧了气也消了之后,母亲则要父亲去找关系托人情,让我再补习一年。于是我又插班再读了一个初中二年级。当时初高中都改成了两年制。

    一次我放学回家到商店买东西,售货员多找了两角钱给我,我高兴地回到家中告诉了母亲。母亲却要我第二天上学时把钱还给售货员。她说:别人的钱不能要,做人不要沾小便宜,沾小便宜发不了财,还会养成坏毛病。我第二天上学时就把钱还给了售货员。他高兴地用当时的时髦话夸我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还拿了两颗糖给我吃。两角钱现在有些人可能掉到捡都不会捡,但在那时尤其农村人家很多是两角钱都拿不出来,一个家庭两角钱的积蓄都没有的。母亲可算是视金钱如粪土了。这种思想境界实在超越出一般农村妇女。我每每想起这事,对母亲就有高山仰之之感。

    有次母亲和我一位堂嫂吵架,相互骂得很凶。我在旁边看得都有气愤到想打堂嫂两拳的冲动。父亲回家知道这事后,怒不可遏要冲出去打堂嫂。母亲立即拖住了父亲,她说:骂架相互都有错,事情过去了就算了,牙齿和舌头还打架呢;架吵了和好以后,还不等于没吵一样,不要为吵架这事较真。最后硬是把父亲给说服了。

    我17岁就顶职参加了工作。由于年小,加之从未离开过母亲,当时思乡情绪特浓。逢转班休礼拜时,我的心早就飞回家了。而返矿时又总是依依不舍。有时还要父亲到医院给我开生病证明欺骗单位领导。此时母亲则坚决反对。她一再规劝我:舍不得父母吃不到饱饭,舍不得妻子为不了好汉;男子汉要志在四方,经风雨见世面。为了掐断我的思乡情绪,并要父亲规定我一个季度才能回家一次。

    其实,母亲内心深处何尝不思念自已的儿子,放得下那份母子情怀?她完全是为我着想,要培养我坚强的性格,养成男子汉的大丈夫气概。她必须要让我到外面去砺练,经风雨见世面。她把对儿子的思念之情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母亲经常这样教诲我: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和同事要搞好关系,多交朋友。但朋友也要分几类,那些心地善良诚实可靠的人,可作知心朋友;那些口是心非表里不一的人,最好保持一般的同事关系。增广贤文说得好,逢人且说三分话,莫可全抛一`片心。说话做事都要留有余地,凡事要三思而后行。遇到情绪激动时,尽量让自己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舐犊之情,溢于言表。

    随着母亲的离我而去,我愈来愈觉得母亲身上闪现着理性的光辉,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是中华传统文化孕育出来的一朵奇葩。

    

           湖南衡阳市柏坊铜矿社区杨粗湾3栋2——2号 唐铁云 写于2010年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