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mrwyf 发表于  2017-08-18 22:01:36 0字 ( 0/40)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丹民 发表于  2017-08-19 08:23:27 13447字 ( 0/50)

江苏省丹阳市委、市政府领导不信马列、信鬼神,不听百姓、听大师!强拆民房为和尚菩萨新建办公大楼.工作人员暴力打伤8旬老太 申请调查处理江苏省丹阳市委、市政府...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mrwyf 发表于  2017-08-19 12:56:19 0字 ( 0/47)

他们正在挖空心思

他们正在挖空心思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正义终会到来 发表于  2017-08-19 14:24:25 497字 ( 0/110)

有知情人爆料,在何进80万案件发生之前,政府内官员也已运作了好久,原本不会判实刑,但由于有人由于利益拼命撕咬不放,所以被东台市人民法院判了3年半,何进骗取新网工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无锡梁霖 发表于  2017-08-19 17:16:47 12字 ( 0/29)

[鼓掌][鼓掌][鼓掌]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苦海救人 发表于  2017-08-20 05:35:47 0字 ( 0/37)

因果

因果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苦海救人 发表于  2017-08-20 05:36:11 0字 ( 0/137)

一切皆因果

一切皆因果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飞鱼微电器城 发表于  2017-08-20 14:15:10 0字 ( 0/39)

呵呵 真滴假滴?唉,当前国家反腐高压的社会背景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呵呵 真滴假滴?唉,当前国家反腐高压的社会背景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mrwyf 发表于  2017-08-22 01:22:10 0字 ( 0/30)

查!

查!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东方剑s97655 发表于  2017-08-22 06:28:03 0字 ( 0/59)

东台苏中的破产是于政府部门分不开的 老总50岁办退休于人社局的部门分不开

东台苏中的破产是于政府部门分不开的 老总50岁办退休于人社局的部门分不开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东眼 发表于  2017-08-22 06:36:55 0字 ( 0/33)

表示关注!

表示关注!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正义终会到来 发表于  2017-08-22 08:20:01 317字 ( 0/12)

最新消息,在维稳的高压下,终于把200多职工清除完毕,非法贱卖国家资产的黑幕也完美落幕,市供销社一帮人和苏中一帮人撒了多少弥天大谎,做了多少手脚,好不容易两个亿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正义终会到来 发表于  2017-08-23 09:37:04 352字 ( 0/12)

在解除了最后一个普通职工的劳动关系后,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了,我没经历过旧社会,但看过揭露旧社会的黑暗面目的传记和电影,感觉苏中大厦的领导的手法真的卑鄙无耻,逼迫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正义终会到来 发表于  2017-08-31 14:59:51 293字 ( 0/9)

原苏中大厦董事长何进因检察院.法院执法不公,量刑不准,只判了三年半,把何进的罪行判轻了,苏中大厦倒闭根本原因,为何不审计.检察机关为什么不调查何进的住房.资产.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正义终会到来 发表于  2017-09-03 10:18:16 127字 ( 0/4)

不经历这些事情,真的不知道社*会的阴*暗*面,官员肆无忌惮的侵吞资产真的无人过问,职工实名举报,官员避而不见,这是为什么?领导夫人长期吃空饷,领导利用代持的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天无绝路 发表于  2017-10-11 14:31:13 20字 ( 0/0)

面对如此现实,为什么贪腐官员得不到查处?

  江苏省东台市 苏中大厦是由当时的东台市供销合作总社的名义向下属的五个轧花厂(东台市三仓剥绒厂、华丿剥绒厂、安丰扎花厂、唐洋扎花厂、东台扎花厂)及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供销商场调集资金于1996年建成成立,每个职工都以持股的形式向苏中大厦缴纳股金两万元人民币,2003年供销总社一纸公文将苏中大厦重组改制,由何进和几名副总将职工的500万股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享受分红,强行给职工制定了一份股权委托书,不签字就下岗,何进本人在供销总社领导的运作下分文未投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且何进和副总潘存民的工资由供销总社发放,以各人儿子的名义在苏中大厦领工资、分红利,,何进和潘存民50岁提前办了退休,吃了十年空饷、这一切财务账册充分可查,但何进幕后指使基层供销社陈礼银转移国家资产和采用体外经营等手段,为自己牟取私利,偷税、漏税,私产,致使苏中大厦到了2015年经营困难,2016年何进在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和苏中大厦资产审计的情况下,以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强大的黑社会势力,利用其代持的职工股,骗取政府得批复,把股金800万分别转给东台市华致酒行唐德华(40%)做药品掮客的狄龙宝(30%)金碧辉煌酒店的韦广中(30%)导致苏中大厦人去楼空,悄然易主,为了逃避职工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益,在法律界败类的谋划下,短短一年,法人代表三次变更2016719日,何进变更为唐德华(个体户),2017111日变更为车波,2017428日变更为鲁要桃,我们去当地的信访局多次举报,但何进所有的转让合同不肯公开由此,我们不得不追问:当初是以什么程序解除轧花厂和棉麻、生资公司股东资格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则苏中公司的存在即不合法!即使有虚假的会议记录在,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述这些工厂、公司投入给苏中大厦的建设资金和股本去哪了?

我认为:在没有弄清楚企业性质,以及理清苏中大厦与各方面的真实关系的情况下所谓的已经成为现实的转让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为什么本可实现的资产转让转非要以股权转让进行,这种做法很明显地有偷逃本来国家可以得到的资产转让税之嫌,真正的投资者如:东台轧花厂、安丰轧花厂、唐洋轧花厂、棉麻公司、生资公司不在股东名册中,只有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仍然在股东名册中,我晕、彻底地晕了!且不说几个轧花厂和两个公司职工的权益是如何被侵害,仅仅从狭义上去理解股东组成,已经很明显地在造假,从股东构成图上看尚有三仓、华丿两个轧花厂、以及供销商场是苏中的实际股东,但众所周知,以上三企业早己消亡,法人资格早就不存在,我就想问一下:一,这次的股权转让是通过什么程序、哪些股东同意的?二,假如就认定此次股权转让是合法的,哪么现在根本不存在的三仓轧花厂、华丿轧花厂、供销商场的股本及转让收益归什么人获得了?一切都在造假,市供销社的领导直接在做假!工商管理局以假造假!东台市政府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只能以假就假!

我们职工代表5人代表于2017425日去江苏省信访局举报苏中大厦现在的资产总额达两个亿的情况下,何进竟然非法转让股权,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当地政府部门考虑到群体事件,以何进侵吞国家惠民资金80万的事件为由,匆匆抓捕,别的大问题不闻不问,竟然紧锣密鼓的逼迫职工解除劳动合同,想解除了200多人的劳动关系后,再次转卖资产,我们只能给国家审计署再次举报,恳请上级领导派员对苏中大厦进行审计,不能让国有资产肆无忌惮的被侵吞。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我们只要一个公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