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16 21:57:10 0字 ( 0/279)

“六个”理由!难道还不能启动再审?

“六个”理由!难道还不能启动再审?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17 16:21:34 0字 ( 0/21)

电话不接(一个多月)网上查询,显示已经是“用户不存在”,又一次热线咨询,话务小姐仍说:您的案件正在审理中……焦灼不安中……

电话不接(一个多月)网上查询,显示已经是“用户不存在”,又一次热线咨询,话务小姐仍说:您的案件正在审理中……焦灼不安中……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18 11:22:52 0字 ( 0/17)

扑朔迷离。

扑朔迷离。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18 11:31:34 0字 ( 0/26)

法官早已不接电话,网上也早已查不到——莫非本案已“销案”?而热线咨询话务小姐却说:您的案件正在审理中!——扑朔迷离!

法官早已不接电话,网上也早已查不到——莫非本案已“销案”?而热线咨询话务小姐却说:您的案件正在审理中!——扑朔迷离!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22 22:23:17 0字 ( 0/5)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普天之下,难道就没有老百姓讲理的地方吗?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普天之下,难道就没有老百姓讲理的地方吗?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25 01:10:45 98字 ( 0/8)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原告)自行制作”的证据“不真实”、“不合法“法官(自行)制作”的《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勘验图》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 法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30 08:36:41 0字 ( 0/5)

“六个”再审理由!多乎哉?不多也!

“六个”再审理由!多乎哉?不多也!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7-31 20:52:59 0字 ( 0/10)

古人“择邻而居”——遇上逾墙钻穴的恶邻是人生的不幸!而遇上贪赃枉法的法官,更是不幸中的大不幸!

古人“择邻而居”——遇上逾墙钻穴的恶邻是人生的不幸!而遇上贪赃枉法的法官,更是不幸中的大不幸!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8-03 23:18:54 0字 ( 0/11)

灵山法院民二庭的何训X庭长是造假能手!伪造事实: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伪造法律:自行制作的证据不真实、不合法!篡改诉状,有意的排放成了无意的溢出!

灵山法院民二庭的何训X庭长是造假能手!伪造事实: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伪造法律:自行制作的证据不真实、不合法!篡改诉状,有意的排放成了无意的溢出!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8-15 23:12:11 115字 ( 0/32)

灵山法院对原告的起诉事实没有作出回答!《判决书》中原告的诉称: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结构,垫高了天井及屋阶,并且毁坏了被告处原本的排水通道。对以上起诉事实,被告没有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7-09-16 09:34:31 10字 ( 0/6)

举世罕见!千古奇冤!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渴求公平正义~广西灵山 发表于  2018-02-10 22:06:14 24字 ( 0/4)

六个充分的理由叩问广西区高院,本案能否启动再审?

                 奇葩!奇冤!一桩民事案件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

 

    案情概述:原告起诉被告,请求广西灵山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就是本案“相邻排水纠纷”原告上诉到钦州中院,但钦州中院维持原判。案情详情见《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原告于2016年12月依法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

    当事人申请再审,需要符合哪些情形?需要什么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仔细比对,本案“相邻排水纠纷”的再审申请符合第(一)、(二)、(三)、(六)、(十一)、(十三)条,也就是说,当事人申请再审竟有六个理由!这样的再审理由何其“充足”!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竟有六个再审“理由”!这样的冤案可谓举国罕见!奇葩!奇冤!千古奇冤!

      
     下面当事人将以上再审理由一一阐明: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再审新证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解释》第十条第二款中提到:“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一审庭审后原告找到的并上交到原审法官的《集体土地使用证》、《房屋借条》;灵山法院“非要不可”的原告好不容易开到的两份《村委证明》,这些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这些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法官却“弃之不用”!,更没有进行质证、认证!本案中被原审法院采信的“间墙”也是一个确凿的证据。间墙——墙里的是你的,墙外的还是你的吗?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特殊的证据,它是“搬不动”的!以墙为界,相安无事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之一。墙是界至,也是屏障,如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所以,间墙,就是本案的一个确凿的证据。“大雨”、“暴风雨”与“暴雨”——原告、被告与法官对发生纠纷天气“各执一词”而翻开2015年灵山县七月份的天气记录,可见,灵山县2015年七月份的天气,吹的风以微风为主,可测到的风力等级也仅为3—4级,见《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七月份虽有几场大雨、暴雨,却根本没有被告所谓的“暴风雨”!——可见,被告在撒谎!2015年灵山7月历史天气》也是本案的一个新的证据。可见,被告的猪尿不是无意的“溢出”,而是“蓄意”的排放!可见,被告凿间墙的目的,不是排水,而是排污!
            二.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原告起诉被告,请求法院把被告乱凿的间墙缺口封好,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但法院非但“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还“擅作主张”地判决“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的倒打一耙!而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在间墙中低部预留一个长为20厘米,高为12厘米的排水口”——可见灵山法院的判决已“超出”了并严重“违背”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官的判决也仅是或“支持”或“驳回”,而本案中法官除了“驳回”外,还“擅作主张”地判决!“民事诉讼的原则是不诉不理。不能超出诉讼请求判决是法院民事判决的原则”民事审判坚持不告不理的原则。一审判决超出原告诉讼请求的,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争议间墙两边的房屋,在李家祖屋的厅底后背,叫做“斗底屋”。间墙两边的“斗底屋”是一起设计,一起建造的,它们的地势是在同一水平面上的,它们共用一个天井——斗底屋天井,后来,先辈在斗底屋天井中间砌了间墙,于是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才被“一分为二”,可见,间墙两边的“宅院”原本是一个整体,是没有高低之分的。但一审法院却置事实于不顾,用《勘验笔录》伪造证据: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也有本院的勘验笔录等证实。但“被告宅院比原告宅院高”这一“事实”在《勘验笔录》上却是虚无的,是子虚乌有的!这是原审法院用《勘验笔录》伪造的“事实”!这是原审法官对原告的“栽赃陷害”!而《现场勘验图》并没有双方的签名!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被告凿墙排水,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原告的宅院,这是“以邻为壑”!而“以邻为壑”在法律上有定论的!
    一审法院根据《物权法》第848586条判决间墙上有排水口。但“同是各占一半”的天井,被告的却要把水排入原告的天井,这显然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这与84条是相违背的!而《物权法》的86条只是允许相邻权利人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土地”排水,并非允许利用不动产权利人的“天井”及“宅院”排水。可见,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错误。
    五、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认定错误。
    李家的这座屋,与本县佛子大芦的镬耳楼、双庆堂、东园别墅等老宅的结构特点是相同的。(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

      
    李家的这座祖屋,二进式结构,二二布局,由主屋(厅底、二厅),主屋两边的廊屋、两边廊屋天井、两边上下房及两边房、厅底后背的斗底屋、斗底屋天井组成。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大边(红线部分)为上诉人所有,北边小边(蓝线部分)为被上诉人及另两户共有。厅底后背,是砌有间墙一分为二的斗底屋及斗底屋天井。现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争议的天井就是这座老宅的斗底屋天井。在解决争议的斗底屋天井的排水问题的时候,原审法官应该与这座老宅的结构特点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斗底屋天井就在这座老宅中。只有这样,解决起来才能有据可寻,有法可依。但是,原审法官在解决争议天井排水的问题上,根本没有把这个争议间墙天井—斗底屋天井放在这座老宅中进行考虑。在原审法官的眼里,这个天井就是上下屋的天井。这样的理解与现实是严重不符的。脱离了这座老宅,解决争议间墙是否有排水口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原告使用的房屋并非间墙南面的房屋,还有前面厅底、二厅的南面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仅有3间,“天井旁”的3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并非“部分”,原告用作生活居住的房屋却并不在“天井旁”!可见,原审法院对“李家祖屋”认定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虽是“整体的一座房屋”,但其整体的一座房屋就是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而现实中的李家祖屋除了间墙两边天井旁的一列房屋外,还有前面的以厅底、二厅为对称轴的南北两边屋。所以,原审法院认定的“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与现实中“李家祖屋是整体一座房屋”虽是同一个概念,内涵却不同,这是原审法官在偷换概念!偷换了概念,似是而非!这是原审法官对“李家祖屋是两边屋,水两边出”这一事实真相的刻意隐瞒!此外,原告居住的房屋是急水村委的237号,对方的是35号,可见,原告与被告的房屋的权属是清楚的,不应混为一谈!
   2. 住址方位搞错。
   住址方位南辕北辙——本是住南的却住北,本是住北的却住到了南边!住址方位决定着天井水的走向,所以,住址方位在本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上诉人住间墙南边,天井水由间墙处自北向南流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由上诉人天井水的走向可推定被上诉人天井水的流向,由此可以推定间墙没有排水口。见《双方天井排水示意图》。
   3.原告、被告搞混。
  “原告还在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原告的猪尿流入原告的房屋!“被告最后一组照片所说全部不是真实”——相片是原告的,不是被告的!
   4.被告天井旁用作猪圈的房屋是“全部”,并非“部分”!
 被告在庭审中已“自豪”地说,其已养了“20”几年的猪!被告20几年已搬到外面的新楼住了,其“天井旁”的6间房屋“全部”用作猪圈,一审法院却视而不见地说只是“部分”!这是对对方排污的包庇!对方天井旁的房屋就是他的一个养猪场,那么,他要排出的是什么水?是猪屎猪尿!
   5.原审法院把人造的天井人为的流水走向认定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
   6.原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两个”天井确认为“一个”天井是偷换概念。
   间墙两边的两个已被祖辈隔开多年的“两个”天井,被原审法官合“二”为“一”,成了“一个”天井,这是偷换概念!一审法院把间墙两边的天井确认为“原告一方天井”及“被告一方天井”,而“原告一方天井”就是原告的天井;“被告一方天井”就是被告的天井,原告的天井及被告的天井明明是“两个”天井,但一审法院却又将这“两个”天井合为“一个”天井,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换概念!偷换了的概念衍生了强盗的逻辑:被告天井旁的房屋成了“天井旁的房屋”,原告天井旁的房屋也成了“天井旁的房屋”,而原告天井的排水口则“顺理成章”地成了“天井的排水口”!这是对原告天井排水口的“明抢暗夺”!
   7. 斗底屋天井排水——两头出。
   原告与被争议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厅底的后背,横跨厅底后背李家祖屋的南、北两边。间墙两边的天井在李家祖屋中叫斗底屋天井。斗底屋天井的水是从天井的两头排出的,这是岭南建筑的一个特点,一个规律。斗底屋天井的水古人为什么设计成两头排出?因为斗底屋的天井横跨一座老屋的两边,如果只从一头排水,发大水时会造成内涝。这是古人的智慧。农村的老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是生活常识。而厅底后背的水两边流出,这也是农村流传千年的风俗习惯。本人拍有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等老屋的斗底屋天井为证。没有间墙佛子镬耳楼、东园别墅、三达堂的斗底屋天井的水都是从两头排出,何况已砌有间墙的原、被告的也属于斗底屋天井的水更证明水是两头出的。但在判决书里,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天井没有被原审法官称为“斗底屋天井”,只是称“原、被告的天井”,斗底屋天井与厅底两边的廊屋天井是不同的。厅底南边廊屋的天井排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厅底北边廊屋的天井排北边廊屋、上下房及房的水。斗底屋天井排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也就是说,斗底屋天井接纳的是两边屋的水:两边斗底屋、厅底后背及两边上房后背的水。两边的水只从一头排出,公平吗?合理吗?
   8.原审法官对争议间墙两边天井的长度认识不清。
   一审判决里,原审法官写到“本院认为,原、被告祖辈为区分双方的房屋界至,在天井中间 彻(砌)了间墙作为双方房屋的界至,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既然是“整个天井原、被告各站一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天井长度应该相等,但现在的情况是,上诉人的天井的长度是自间墙处由北向南到天井出水口,是厅底屋后背墙及上诉人这边上大房后墙的长度和,有7.1米,被上诉人的天井自间墙处到其天井尽头,是其那边上大房后墙及“上贴灰”后墙一半的长度和,只有5.4米,相等吗?被上诉人的天井由间墙处到天井的尽头,应是那一边上大房后墙、“上贴灰”后墙及上巷的瓦尾长度和,也应是7.1米,应是相等的。但是,现在,被上诉人已加长了廊屋的瓦尾,加长的瓦尾伸过了上巷,到了“上贴灰”后背一半的位置。被加长瓦尾覆盖的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所以,现在,被上诉人的天井已明显缩短了。本是同是7.1米的被上诉人的天井,现在只有5.4米,那消失的1.7米天井已被被上诉人填成了屋肚。本是各占一半同长的天井,现在,一边是7.1米,一边是5.4米,相等吗?原审法官在勘验现场时,根本不测量,怎么得出“整个天井原、被告各占一半”的结论?她的根据是什么?所以,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对所说的事实是了解得不够清楚的,对现场的勘验是不够仔细的。
   9.原审法官对原告与被的关系认识不清,语焉不详。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祖辈不同排,父辈不同排,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只是同堂“兄弟”,并没有像被上诉人说的“原、被告是兄弟”那么亲。可见,本案不是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不是“家庭纷争”,而是“邻里纠纷”。证人李秀平的«意见书»中说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祖辈以前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隔开。可见,以前两家就有过过节。以前两家祖辈就闹过事,所以才砌墙分界。相安无事几十年,现在,被上诉人又跳出来凿墙闹事。先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有用“凿墙”来“闹事”,可见,“墙”就是两家之间的平衡点,两家之间的“三八”,是不可逾越,不可触碰的,而对方竟然凿墙,纠纷也就在所难免。
    10.原审法院对天井的功能认识错误。
    天井的功能有通风、采光、排水等,同时,天井还是一个小的活动场所,洗漱,晾晒,栽花养草等;水沟的功能就是排水。现在,被上诉人要排水过上诉人的天井,被上诉人就是要把上诉人的天井当成其的排水沟,这合常理吗?原审法官说,“天井的功能是排水”,原审法官的说法等同于把天井当作排水沟来看待,这合理吗?天井的功能仅仅是排水?天井就是排水沟?原审法官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
    11.原审审法院把人为的天井的流水走向确认为“自然的流水走向”是牵强附会。
   在天井的建造的过程中,天井已融入了人为的因素!可见,天井水的走向已不是“毫无雕琢不加修饰”的原生态的“自然现象”!所以,天井水的流向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造的景观”!证人李秀平在其《意见书》 中就提到间墙两边天井的排水:应边自消出自地位(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不应说高流出低,因为地(天井) 是由人所填,你我如争执,大家可把地(天井)填高,那又怎么办……
   六、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原审判决篡改“案由”。
   本案在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判决书》上的案由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广西法院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本案的案由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对原告称是“相邻排水纠纷”,但在法院备案的却是“相邻用水、排水纠纷”!案由,决定着案件适用的法律法规,案由的改变导致了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错误!
   2、原审判决伪造证据规则“污蔑”和“诋毁”原告的证据。
  1)用以佐证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的证据是其他证据,而不是其他“书面证据”。最高法规定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要用“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认可的证人李秀平的证人证言及其书证《意见书》,就是对原告母亲证言的最好佐证!而原审法院却要原告提供“其他书面证据”佐证,而“书面证据”却不是证据的法定分类!
   原告的母亲是目前唯一在祖屋中居住的人。所以,原告的母亲既是作证,更是维权!这就是原告母亲证人的特殊身份!而原审法院却只将原告的母亲作为普通的证人,一个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却与祖屋无关的人,这与事实是不符的!

  2)“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五条  审核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这就是“法律规定”的法官审核认定证据的方法!
   而原审法官,对原告的部分证据却是这样认定的——
   “证据3、5、6,该证据是原告方自行制作,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要求,本院不予以采信。

  “自行制作”,这是灵山法院法官审核认定原告证据的“标准”。但最高法没有这样的“标准”!可见,“自行制作”不是“法定”的审核认定证据的标准。原审法院以证据是否是“自行制作”来检验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于法无据!
   3.
证人证言被捕风捉影、断章取义地歪曲;证人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内容则被篡改。
    证人李秀平在庭审中说“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至于间墙处由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各自的天井各自排水出去”不被一审法官采信,一审法官采信的是“间墙处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证人李秀平的两份《意见书》被隐藏了一份,《意见书》的内容则被篡改!证人《意见书》证明的是有间墙之前,水就是从两头出的!并非如一审法院所言:间墙已多年存在,间墙已把两家的水隔开多年。此外,《意见书》也证明间墙的来历:双方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祖辈因闹事而集墙,现在,对方又用凿墙来闹事!同时,证人在庭审中还说,其在被告那一边居住的时候,和他同时在那里居住的,“还有两三户人”。但在判决书里那“两三户人”却住到原告这边!——实际上,被告的那一边是三户人共有,原告的这一边只是一户人家!被告的那一边有两三户在那里住,除被告之外的另两户人,为什么没有像被告一样,非要把水从原告的天井及屋宅中排出不可?这暗示着被告的那一边是有排水系统的!
“各家住的天井要各自排水出去”可见,证人对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清楚的!间墙上是没有排水口的!但原审法院“综合”这两份证据,得出的却是“争议的间墙早已存在,但是间墙的原状是否有排水口不清楚”。——可见,原审法院对证人的两份证据不是“综合分析”,而是“掩耳盗铃”地断章取义!
   证人李秀平“土改后”就在被告家那边住了十几年,十几年的居住经历,证人对间墙上有没有排水口不清楚吗?而被告在庭审中说证人不清楚的时候,证人反唇相讥:“我不清楚?”——证人以反问的语气表达肯定的意思:我很清楚!而原审法院故意歪曲证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这对原告是极大的不公平!
    4.原审法院篡改原告的话。
   (1)雨水与参杂猪尿的雨水。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写到,第一次发现流过来的是雨水,但一审法院却篡改成了“参杂着猪尿的雨水”。“雨水”与“参杂着猪尿的雨水”大有不同!原告第一次发流过来的是雨水,说明间墙原来是没有排水口的;而“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说明间墙是有排水口的,以前流的是“雨水”,无争执,现在流的是“参杂着猪尿的雨水”,起纠纷!篡改了的话与原告的真实意思背道驰!     
   (
2)溢出与排放。
“溢出”是水满后自然流出;“排放”是故意为之,“溢出”并非人为故意。一审庭审中,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到,2015年7、8月份,被告通过凿开的间墙缺口,“偷排”过几次猪尿过原告处的天井。但是,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却这样转述原告的《民事起诉状》——“同时,原告(应是被告。被告、原告都搞混,是不是想掩饰被告在其天井房屋处养猪的事实?)还在其房屋处养殖肉猪,期间有几次猪尿等溢出后从被告的天井通过墙根的排水口流入原告的房屋处”。(一审判决第1页)在诉状及庭审中,原告多次提到,被上诉人“偷排”猪尿的事,但在判决书里,原审法官用的字眼却是——“溢出”。被告的猪尿真的是无意的“溢出”吗?原告在庭审中回忆起,2012年的时候,被告曾经凿开过间墙,偷排猪屎猪尿过原告的天井,后来原告用砖将缺口补好的事情,这件往事,证明对方凿墙排猪屎猪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对这件往事,原审法官也“叮嘱”书记员“记录下来”,但这件重要的往事,在一审判决中却只字未提!可见,被告的猪尿是“溢出”吗?正如原告母亲所言,如果不是被告舀放过来,猪尿怎会流过来!
   (3原审法官在判决书里写到,“但是不知何时开始,被告改变了其房屋的构造,垫高了天井及屋阶。”上诉人在庭审中是说被上诉人填高了天井,并且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并没有说其垫高了屋阶。垫高了的屋阶与水的流向无关,但是,把一部分天井填成了屋肚却把天井的出水口给填埋了,才导致被上诉人的天井水无处可处,要从上诉人的天井处排出,这就是纠纷的导火索。
   (4)一审判决没有写进庭审中被告的“自认证据”!
   “定纷止争”是解决纠纷的做好办法。在庭审中,必定会涉及到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两边房屋的权属问题是本案的一个“暗”的争议焦点。在一审庭审中,原审法官也“不动声色”地提到了这一“争议焦点”,对方也“若无其事”地“承认”了。对方“承认”的证据,是“自认证据”,“自认证据”可是“证据之王”!但是,一审判决中,只见被告苍白无力的辩解,却不见对方在一审庭审中的“自认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对方“同意原告这边的房屋由原告继承、使用”,对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没有意见”。原告这边有通畅的排水系统,被告的那一边为什么没有?如果质问被告,被告将“哑口无言”!人家的有,他的为什么没有,他那边现场的变化情况已说明了一切!
   (5不办案的法官接受被告的请托,为被告走关系,求情,干预办案的法官,“打电话”给原审法官,要求原审法官“倾倾掂”。导致原审法院枉法裁判!(见《通话录音》)
   (6)灵山法院法官偷换并“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本案原告的诉请共有两点:1、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李XX承担。
   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中,说被告凿的是间墙上的那个“小排水口”,并非指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被告在庭审中也说,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是其老婆拆的。但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将混凝土凿开,并将间墙中低部凿开。”——灵山法院《判决书》第4页。可见,灵山法院认定被告“凿间墙”,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可见,被告凿的不是“小排水口”,而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小排水口”不是被告凿的!
   原告说被告凿间墙导致间墙出现一个“小的排水口”——被告的老婆未拆间墙之前的间墙上的“间墙口”;而法官也说被告凿间墙,但法官认定的却是“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被告老婆拆间墙后出现的那个“大窟窿”!法官说被告凿的洞就是间墙上的那个“大窟窿”!可见,原告说的被告凿的“小的排水口”到了法官嘴里,却变成了“大窟窿”!“凿”不同“凿”,“洞”不同“洞”,可见,法官在偷换概念!通过偷换概念,法官把原告的诉请偷换了!这是“偷梁换柱”!这是“移花接木”!因为被告是在“原告用混凝土将间墙底小排水口封堵住”后才凿的“洞”,可见,“小排水口”不是被告新凿的!于是“小排水口”是“原来就有的”!于是,间墙上是有排水口的!——这还是公平公正的法官吗?想着法子,费尽心思,为被告掩饰,为被告辩护!看似公平公正的法官,实则却已沦为了被告的“辩护律师”!
   法官通过偷换概念,进而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偷换了概念,偷换了原告的诉请,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于是,间墙上有了水口!虽然“破天荒”,却也“名正言顺”!
   ——灵山法院的法官不但通过偷换概念偷换概原告的诉请,还残忍地“肢解”了原告的诉请!
   原告的第一个诉请——“被告李XX停止开凿间墙,把两家之间的间墙砌好,恢复间墙原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这本是一个诉请,但法官却把这一个诉请“肢解”成了两个:1、关于恢复间墙原貌。2、关于“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的主张。表面看原告的诉请还是“两个”,但实则已变成了“三个”!
    原告的“间墙原状”是没有排水口的!所以“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可谓唇齿相依,休戚相关!因为“间墙没有排水口”,所以判决被告“恢复间墙原貌”,进而判决被告“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法官把原告的诉请“肢解”后,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么“恢复间墙原貌”和“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却是荒诞不经的!如果间墙上有排水口,那“不准排水经过原告家的天井”不就成了一句“假大空”?而法官在“确认”间墙有排水口后,还对这一“假大空”滔滔不绝地“说理”!这是不是很滑稽!原审判决是支持原告“恢复间墙原貌”的诉请的。但为什么原告的诉请得到支持却败诉?原来,这不是原告的诉请,是被法官偷换了的诉请!
    由于法官偷换了原告的诉请,于是闹出了“支持诉请却败诉”的大笑话!
    偷换诉请,“肢解”诉请,这是本案的一个惊天大阴谋!
   7.句号后面的秘密:被告天井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并没有直接排到原告的宅院之外。“……被告一方积水通过该小排水口流入原告一方天井,再流入天井排水口。”被告一方天井积水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去了哪里?是怎么排出去的?原审法官在“再流入天井排水口”末尾用了个句号。流入“天井排水口”后的被上诉人的水去了哪里?原审法官是不管不顾了,但是上诉人这里却还要看着管着!还要受被上诉人天井水的烦扰!因为被上诉人的水“再流入天井排水口”后,并没有直接排到宅院之外,而是还要通过上诉人的排水沟排出去!上诉人天井排水口到晒场的出水口的排水沟,共有13.2米长,其中有9.6米是地下的排水暗道,而有部分地下排水暗道还是在上诉人的屋肚的地下过!(见《屋宅结构、排水示意图》及现场照片)这还不能证明排水沟是上诉人的吗?上诉人的排水沟,不是在房前,也不是在屋后,而是在上诉人宅院之中,房屋之间!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它是围蔽起来的!
    8原审判决“隐瞒”了一个争议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了影响?本案在灵山法院审理的时候,原审法官将本案的焦点归纳为两个:一是“间墙是否有排水口?”二是“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但《判决书》中却只见一个争议“焦点”,另一个“焦点”——“对方的排水行为对原告方是否造成损害?”却被“隐瞒”了……
     不可否认,“间墙上是否有排水口”是本案的一个“争议焦点”;但“间墙上有排水口”却是一个“伪命题”!既然是“间墙”,就不会有排水口!
    以上是本人申请再审的六个理由,只要有一个理由,只要符合一种“情形”,上级法院就可以启动再审,而本人,却有六个!足足有六个!如此多的再审理由,千古奇冤,举世罕见!作为一个法律的门外汉,“隔行如隔山”,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本人对于灵山法院判决中的错误,也不是“一蹴而就”全部发现的,而是经过深入的钻研、学习、比对,才一点一滴地发现的!于是本人的《再审申请书》写了又写——《再审申请书》、《再审申请书》补充、《再审申请书》补充2、《再审申请书》补充3、《再审申请书》补充4.一本又一本的《再审申请书》载着我的冤情,像雪片一样,飞向了广西区高院。广西区高院是否认可当事人的理由?是否能如愿启动再审?冤案能否得以沉冤昭雪?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714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