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永不断言 发表于  2018-07-12 00:10:50 0字 ( 0/0)

这些黑心鬼都不知道赚了多少钱呢旁边的村子水都没有了井都打了好几次。想过村民吗光知道赚钱

这些黑心鬼都不知道赚了多少钱呢旁边的村子水都没有了井都打了好几次。想过村民吗光知道赚钱

前边公开竞标   后边予以取缔

武功县5家采砂厂损失巨大无人买单

记者调查揭开事实真相

“去年2月份,武功县水利局通过招拍挂的形式,确定我们5家采砂厂的合法开采权,由于渭河汛期和其它原因,砂厂验收合格后,我们断断续续只生产了六七个月时间,今年11月4日,武功县政府突然下发通知,封闭渭河采砂通道、取缔砂石堆料场,但对我们的损失既不评估,又不赔偿。”

11月27日,武功县渭河沿岸5家沙场的承包人,向记者反映了他们遇到的尴尬事,令他们不解的是,当初进场时,他们分别向武功县水利局缴纳了履约保证金及清障押金共计200万元,越堤通道费55万—71万元,以及20多万元的砂石资源费。并规定没家砂厂每年所交三分之一拍卖成交款金额二三百万元。可如今,县政府只是让他们退场,但对收取的费用只字不提。

县政府公开竞标拍卖     五家砂厂中标入场

据5家采场代表李老板介绍说,2015年2月9日,武功县人民政府对该县境内的大小11家采砂场进行整改,合并取缔,最后由该县水利局牵头,对武功县圪崂采砂点、南立节采砂点、西高寨采砂点、韩家坎采砂点、梅花采砂点,共五个采砂点三年的采砂权委托陕西天平拍卖有限公司进行了公开拍卖。当日,五个采砂点全部成功拍卖。

这5家沙场承包经营户,分别缴纳了各项费用,拿到了采沙权,根据沙场经营规模的的大小,采取集资入股的方式,分别投资1000万——3500万元,临时租用场地、购买碎石机、筛砂机、砂石输送机、挖掘机、装载机,并雇佣当地村民装运砂石,开始投入生产。不料,今年11月4日,武功县下发了《关于依法取缔违法占地砂石堆料场通告》,要求封闭为何采砂通道,河堤外各砂石企业必须停止生产,自行拆除生产设备和地面建筑物。5家砂石厂承包人多次反映无果,便向咸阳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11月11日,咸阳市人民政府做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决定对此进行行政复议。但就在复议期间,武功县政府急不可耐,对五家采砂厂强行拆除,不知其公信力何在?作为一级政府,难道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群众?

武功县水利局称  采砂厂生产经营有效

根据当事人的反映,11月29日,记者到武功县进行调查采访,针对采砂厂承包人的反映,武功县水利局河务工作站负责人王书记表示,在渭河沿岸开了五个采砂通道,允许五家采砂厂生产经营,这是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经省市两级水利部门批准通过的,而投资招标,是县政府委托水利局承办的,所收砂厂缴纳的费用,全部上缴县财政,水利局并没有留用,采砂厂的采砂时效并没有到期,可顺时延续。至于这次县政府发出的停产取缔通告,主要针对用地问题,这个属于县国土局承办。

当天上午,记者到武功县国土局了解情况,该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所以取缔砂石堆料场,是因为砂石厂的砂石料场占用了可耕田,让其自行处理,如果,逾期不处理,政府安排人强行处理。”对于这几家砂厂涉嫌非法占地,该局是否进行过处罚?或者下发整改通知书?这位工作人员解释说,“今天局领导带着土地监察大队的人,都到采砂厂去了,你们到那儿去问问。”

随后,记者到武功县渭河沿岸采砂厂现场查看,走访村民,得知这五家采砂厂的砂石堆料地,并不是可耕地,大多是鱼池和废旧的采砂厂,后来经过承包者修建改造,才成现在的堆料场,其中,圪崂村采砂点的30亩可耕地,已经复耕。而对于砂石厂违规占地,武功县国土局是怎样监管的?为何在事发时不予以制止查处?

就在记者采访时,恰好遇见了武功县国土局的工作人员,记者上前了解情况,但对记者的询问,对方不予回答。

采砂通道被关闭   采砂厂损失无人买单

“按照武功县的通告,采砂通道被关闭,采砂设备被拆除,那么,我们5家企业的损失,谁来承担?如果不是武功县公开招标,我们绝不会到此投资兴办采砂厂?现在要关停取缔,我们要求履行承诺,让我们继续生产;或者,对我们的损失进行评估、补偿。”这是5位采砂厂承包人的心声和请求。

据记者了解,渭河武功段的管理方式是,在审批或招标许可、发放《采砂许可证》、征收河道砂石资源费、现场规定开采范围后,只要不在堤防及桥梁等设施安全保护区范围以及禁采期采砂,就可由采砂企业开采。但是,为改善渭河的河道及两岸环保绿化环境, 2013年,陕西省渭河流域管理局就全面叫停了辖区范围内的2012—2013年度的采砂行为。2015年,渭河禁采后,2016年,咸阳市水利局又下发关于延长渭河禁采期限的通知,将渭河咸阳段禁采期延长至2017年9月30日。

但就是在2015年渭河 “禁采”这个时间段,在省市多个相关禁采通知下达后,武功县仍然公开拍卖采砂点,这就为后边的“合法开采”和“依法取缔”之争,埋下了隐患,一时间难以解决。面对由此带来的巨额损失,五家采砂厂的负责人不解地问:谁该对我们的损失负责?


新媒体记者   陶公平


永不断言 发表于  2018-07-12 00:20:45 0字 ( 0/0)

都不知道他妈的赚了多少钱。在这里哭穷。河都被掏空了。渭河这十几年都成什么样了。以前是多么漂亮多么美丽的地方。出沙子那为何都抽下去十几米深了。旁边的村子家里面挺都

都不知道他妈的赚了多少钱。在这里哭穷。河都被掏空了。渭河这十几年都成什么样了。以前是多么漂亮多么美丽的地方。出沙子那为何都抽下去十几米深了。旁边的村子家里面挺都

前边公开竞标   后边予以取缔

武功县5家采砂厂损失巨大无人买单

记者调查揭开事实真相

“去年2月份,武功县水利局通过招拍挂的形式,确定我们5家采砂厂的合法开采权,由于渭河汛期和其它原因,砂厂验收合格后,我们断断续续只生产了六七个月时间,今年11月4日,武功县政府突然下发通知,封闭渭河采砂通道、取缔砂石堆料场,但对我们的损失既不评估,又不赔偿。”

11月27日,武功县渭河沿岸5家沙场的承包人,向记者反映了他们遇到的尴尬事,令他们不解的是,当初进场时,他们分别向武功县水利局缴纳了履约保证金及清障押金共计200万元,越堤通道费55万—71万元,以及20多万元的砂石资源费。并规定没家砂厂每年所交三分之一拍卖成交款金额二三百万元。可如今,县政府只是让他们退场,但对收取的费用只字不提。

县政府公开竞标拍卖     五家砂厂中标入场

据5家采场代表李老板介绍说,2015年2月9日,武功县人民政府对该县境内的大小11家采砂场进行整改,合并取缔,最后由该县水利局牵头,对武功县圪崂采砂点、南立节采砂点、西高寨采砂点、韩家坎采砂点、梅花采砂点,共五个采砂点三年的采砂权委托陕西天平拍卖有限公司进行了公开拍卖。当日,五个采砂点全部成功拍卖。

这5家沙场承包经营户,分别缴纳了各项费用,拿到了采沙权,根据沙场经营规模的的大小,采取集资入股的方式,分别投资1000万——3500万元,临时租用场地、购买碎石机、筛砂机、砂石输送机、挖掘机、装载机,并雇佣当地村民装运砂石,开始投入生产。不料,今年11月4日,武功县下发了《关于依法取缔违法占地砂石堆料场通告》,要求封闭为何采砂通道,河堤外各砂石企业必须停止生产,自行拆除生产设备和地面建筑物。5家砂石厂承包人多次反映无果,便向咸阳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11月11日,咸阳市人民政府做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决定对此进行行政复议。但就在复议期间,武功县政府急不可耐,对五家采砂厂强行拆除,不知其公信力何在?作为一级政府,难道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群众?

武功县水利局称  采砂厂生产经营有效

根据当事人的反映,11月29日,记者到武功县进行调查采访,针对采砂厂承包人的反映,武功县水利局河务工作站负责人王书记表示,在渭河沿岸开了五个采砂通道,允许五家采砂厂生产经营,这是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经省市两级水利部门批准通过的,而投资招标,是县政府委托水利局承办的,所收砂厂缴纳的费用,全部上缴县财政,水利局并没有留用,采砂厂的采砂时效并没有到期,可顺时延续。至于这次县政府发出的停产取缔通告,主要针对用地问题,这个属于县国土局承办。

当天上午,记者到武功县国土局了解情况,该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所以取缔砂石堆料场,是因为砂石厂的砂石料场占用了可耕田,让其自行处理,如果,逾期不处理,政府安排人强行处理。”对于这几家砂厂涉嫌非法占地,该局是否进行过处罚?或者下发整改通知书?这位工作人员解释说,“今天局领导带着土地监察大队的人,都到采砂厂去了,你们到那儿去问问。”

随后,记者到武功县渭河沿岸采砂厂现场查看,走访村民,得知这五家采砂厂的砂石堆料地,并不是可耕地,大多是鱼池和废旧的采砂厂,后来经过承包者修建改造,才成现在的堆料场,其中,圪崂村采砂点的30亩可耕地,已经复耕。而对于砂石厂违规占地,武功县国土局是怎样监管的?为何在事发时不予以制止查处?

就在记者采访时,恰好遇见了武功县国土局的工作人员,记者上前了解情况,但对记者的询问,对方不予回答。

采砂通道被关闭   采砂厂损失无人买单

“按照武功县的通告,采砂通道被关闭,采砂设备被拆除,那么,我们5家企业的损失,谁来承担?如果不是武功县公开招标,我们绝不会到此投资兴办采砂厂?现在要关停取缔,我们要求履行承诺,让我们继续生产;或者,对我们的损失进行评估、补偿。”这是5位采砂厂承包人的心声和请求。

据记者了解,渭河武功段的管理方式是,在审批或招标许可、发放《采砂许可证》、征收河道砂石资源费、现场规定开采范围后,只要不在堤防及桥梁等设施安全保护区范围以及禁采期采砂,就可由采砂企业开采。但是,为改善渭河的河道及两岸环保绿化环境, 2013年,陕西省渭河流域管理局就全面叫停了辖区范围内的2012—2013年度的采砂行为。2015年,渭河禁采后,2016年,咸阳市水利局又下发关于延长渭河禁采期限的通知,将渭河咸阳段禁采期延长至2017年9月30日。

但就是在2015年渭河 “禁采”这个时间段,在省市多个相关禁采通知下达后,武功县仍然公开拍卖采砂点,这就为后边的“合法开采”和“依法取缔”之争,埋下了隐患,一时间难以解决。面对由此带来的巨额损失,五家采砂厂的负责人不解地问:谁该对我们的损失负责?


新媒体记者   陶公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