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mrwyf 发表于  2016-10-28 22:07:26 341字 ( 0/219)

好消息!有祖传秘方膏药,治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颈椎病(颈椎增生)、坐骨神经、关节炎痛(包括腿关节损伤)、四肢麻木、肩周炎痛、腰酸背痛、各种风湿、类风湿、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140.75.21 发表于  2016-11-04 23:18:16 0字 ( 0/41)

比老虎大的苍蝇--东台朱鹏

比老虎大的苍蝇--东台朱鹏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49.223.185 发表于  2016-11-05 22:57:21 0字 ( 0/9)

回复@mrwyf:江苏二鹏

回复@mrwyf:江苏二鹏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49.223.185 发表于  2016-11-07 06:07:14 0字 ( 0/3)

好多大鱼啊

好多大鱼啊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49.223.185 发表于  2016-11-08 23:21:45 0字 ( 0/6)

这些老虎苍蝇很厉害啊!

这些老虎苍蝇很厉害啊!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120.221.28 发表于  2016-11-13 00:05:23 0字 ( 0/7)

回复@49.223.185.*:这些缺德的老虎们何时被查啊

回复@49.223.185.*:这些缺德的老虎们何时被查啊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49.223.185 发表于  2016-11-19 15:39:11 0字 ( 0/0)

江苏水很深!

江苏水很深!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120.221.31 发表于  2016-11-22 06:21:18 0字 ( 0/3)

谁在捂盖子!

谁在捂盖子!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223.112.130 发表于  2016-11-23 07:35:57 0字 ( 0/9)

这几个是压迫我们的大石头啊!

这几个是压迫我们的大石头啊!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223.112.130 发表于  2016-11-24 05:51:48 0字 ( 0/6)

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223.112.128 发表于  2016-11-24 20:43:16 0字 ( 0/5)

骇人听闻

骇人听闻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120.221.28 发表于  2016-11-26 02:43:10 0字 ( 0/3)

令人发指!

令人发指!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120.194.248 发表于  2016-11-27 07:05:36 0字 ( 0/1)

一手遮天!

一手遮天!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49.223.185 发表于  2016-11-27 19:39:16 0字 ( 0/1)

胆大包天!

胆大包天!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122.96.42 发表于  2016-11-27 22:29:11 0字 ( 0/8)

查,一直查到底!

查,一直查到底!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49.223.185 发表于  2016-11-28 08:03:27 0字 ( 0/4)

胆大妄为!

胆大妄为!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亿元,还开出大量的销售发票,指使财务总管唐某华做假账,指使设备部负责人唐某宏、韩某等人在假购买发票上签字,骗取国家税收(详见送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及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材料)。

2. 走私:仅南通海关走私一案,朱鹏单疏通关系就花了上千万,最后摆平此案。从此,朱鹏变本加厉,恶性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胆大包天。

3. 偷税、漏税、大量虚开增值税发票:朱鹏掌管的多家公司已经七八年都没有生产产品,可每年都开具销售额几十亿的增值税发票,交税三、四千万,朱鹏先后成立了数十家空壳公司,关联企业互开发票,如:马佐里东台公司虚开给新盐纺公司商品名目为自动络筒机和精梳机。

4. 毁灭证据:盐城公安在网上追逃朱鹏期间朱鹏的二弟朱斌(朱彬)(马佐里公司包装厂负责人)居然还能在20154月份将本该封存在本公司大量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拖到其位于东台市三灶镇打桩场的场区进行销毁,烧了足足半天,有拍摄现场残留发票(20091130开出的三张,每张金额107000元,票号:019376580193765901937660为证)烧毁现场的照片附后计五张。据说朱鹏在2016年取保候审期间,又烧毁了大量证据。

5. 洗钱:1997年朱鹏接管东台纺机厂至今,所有出口纺机设备款全部存放国外银行(香港汇丰银行、渣打银行)20多亿,作为自有(海关有帐可查)。主要由其持有英国护照的大老婆(陈某)和女儿朱迪掌管操作。

6. 官商勾结大肆鲸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朱鹏侵占了几十家企业的资产及七千多亩优质土地,攫取了数以百亿元的国有、集体资产,如大的盐城纺织厂就达几十亿元(详见《一张迟到的土地证》,鼠标或手指一点就能看到),小的东台毛纺厂也有3千万都被其私吞私分。

朱鹏能在当地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得益于他十几年来用金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先后四任市委书记(从张炳贤到张礼祥)分别将东台纺机厂、经编厂、印染厂、汽配公司、电线厂、包装厂、工业公司、机械厂、橡胶厂、东台玻璃厂、氧气厂、东台柴油机厂、毛纺厂、东台运输公司、东台多种经营公司、染织厂、市玻纤厂、华阳玻纤厂、针织厂全部划给朱鹏,现任东台市委书记张礼祥(已调离,升为江苏省省委委员,盐城市委常委,盐城政法委书记),在东台城东新区划给朱鹏860亩土地,盐城市委书记(难道又是他?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交代了要划1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朱鹏;还让朱鹏当上了东台市人大委员,批准朱鹏在东台镇西郊买了6亩良田建祖坟,连其8岁(注:这是去年即2015给江苏省第三巡视组的材料中写的,以实际年龄为准)的儿子(注:朱鹏长期同时有两个老婆美卿和丽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的坟都预备好了。朱鹏自称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

朱鹏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他是赵鹏(盐城市委书记)、我是朱鹏,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什么事情都直接找赵书记,让有关部门敢怒不敢言。

7. 侵犯群众利益,强抢霸占职工福利房,非法剥夺他人居住权:东台纺机厂改制时,文件明确职工宿舍与生产区剥离,朱鹏却伪称有房产证,采取断电停水恐吓等卑劣手段强行对属于集体资产的职工福利房进行清理,使得许多老职工无家可归,财产至今被扣留,损失损坏至今无人问津。朱鹏自90年代后期起长期非法侵占集体和国有资产且数额巨大,其中纺机厂宿舍楼1号楼共36户,2号楼共24户,3号楼共40户,仅这三栋职工福利楼就达100户,朱鹏竟然买通官员偷偷地将整个3号职工福利楼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放在其名下(其他门面房,多排平房,浴室,食堂、大会堂及俱乐部大楼等若干集体资产也被朱鹏侵吞强占),使包括下面署名的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东台接访处入口处被抓并拘留长达两小时的实名举报人在内的东台纺机厂部分老职工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

更为恶劣的是201448在所有住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朱鹏指使他人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属职工福利分房的东台市金海中路纺机厂宿舍3号楼、4号楼中的29户住户室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东台公安局竟然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视为非刑事案,不立案、不追查,2年多时间过去了,至今不受理、不处理。东台公安不作为到了何等地步!不正常的是这29户中只有3户报了案,其余惧怕朱鹏报复,不敢报案,不敢要回自己的住房,任其霸占,甚至连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都不敢。有人说这太荒唐,我看一点都不荒唐,充分说明他的黑社会非常厉害(看看下面的就知道了),并且已买通公安部门。朱鹏贪腐犯罪涉黑集团在东台一带是多么的猖狂和恐怖啊。

8. 涉黑涉暴:朱鹏犯罪集团黑白两道在江苏东台一带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其中流传较广且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有:

a. 东台华联大厦菲莱酒吧致死人命案。朱鹏花了很多钱买通关系,使该案的主犯朱祥(朱鹏的四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b. 东台向阳粮店前致人重伤案。***日晨四时左右东台纺机厂的下岗工人余**向有关部门举报朱鹏违反国务院压锭,偷偷生产细纱机(朱鹏暴富的原始积累期,2000年左右)。朱鹏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报复,将余**摆在东台市向阳粮店门口炸油条的小吃摊砸掉,把余**打成重伤,经时任东台市政府副市长宋晓波(朱鹏的同学校友兼朱鹏发迹的初始助推器)从中调解补偿了余**很多钱,摆平了此事;

c. 向阳河女尸案;该女是长期坚持实名举报朱鹏的原东台纺机厂职工的妻子;

d. 江都美女供应商离奇死亡案;

e. 原东台纺机厂某职工失踪案,该职工与朱鹏素有恩怨和利益冲突;

f. 东台纺机厂职工郑某夜晚在小道被汽车撞成重伤;该职工与朱鹏有利益冲突;

g. 东台纺机厂职工周某夜晚被一群小混混追打险遭不测,还有一次周某遭追打,侥幸跳窗逃脱;该职工与朱鹏有较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h. 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指使他人殴打纺机厂职工彭某。

i.  为了达到强占职工福利分房目的,朱鹏指使手下人员(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撬门入室,破门而入,将室内私人财物洗劫一空,被洗劫的住户仅东台纺机厂一宿舍区就涉及29户!东台公安部门至今未立案处理!

j. 朱鹏为了抢夺霸占职工福利分房, 通过停电、停水、恐吓等各种卑劣手段,指使手下人员如陈某、殷某等,强迫住户搬离,如指使他人在雷电交加的大雨天将住户的私人物品强行搬上卡车并叫户主郑某押运,使郑某在闪电雷鸣中遭受长时间淋雨(此处可以拍成大片!),导致郑某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随后生病住院,花掉医药费7千多元,虽多次向朱鹏索赔并经有关部门调解,朱鹏扔不予理睬,拒不赔偿,至今没有得到处理。

 

更有甚者,在朱鹏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来找朱鹏送市长的批示,其手下人员一见到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郑某就对其大打出手,事后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但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即烧增值税发票的那位)在内的多名殴打人员既不做笔录也不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其逍遥法外。

k. 实施24小时跟踪威吓知道他的一些内情的不顺从或与他有矛盾或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如刘某、马某、王某等;

l. 涉嫌指使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等不法之徒在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入口处捉拿实名举报人王翻译,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达2小时之久。

 

9.骗取了各种荣誉称号、头衔: 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代表、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常委、盐城市工商联副主席、东台市十三届政协常委,东台市十三届、十四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六届人大代表、东台市科协副主席、东台市经济发展十大功臣、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全国纺织行业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东台市“优秀共产党员”等。

10. 在今年20167月,朱鹏正在其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和以前一样,纠结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断电停水,换锁芯等非法手段,继续抢夺霸占职工福利住房;继续卖无产权的房子,继续在其非法获得的流失的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上搞开发,建违章建筑和非法拆除;不但不解决实名举报人举报他的众多违法侵权问题;不归还被其霸占已有16年之久的职工福利分房;不赔偿受害者的损失,反而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竟然对其受害者和实名举报人实施报复,采取停水、停电、收费、恐吓等卑劣下流手段,并对举报人威胁说“我不是省油的灯”! 更有甚者,在其取保候审期间某晚其手下人员殴打实名举报人郑某,仅以“一百元”私了,接到报案后,110虽然来到现场,然而对包括朱彬(朱鹏的二弟)在内的殴打人员既没有做笔录也没有调查处理,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面对无数次举报(其中有一次一位老妇在东台市政府领导面前控诉朱鹏集团违法犯罪时当场晕倒),各级政府官员对朱鹏犯罪集团的种种罪行熟视无睹,司空见惯、麻木不仁、对广大受害者的举报特别是实名举报置之不理,层层推卸、任由朱鹏犯罪团伙继续胡作非为,逍遥法外。据说法院针对朱鹏的案件有尺把厚就是执行不下去!请问张礼祥先生,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在您的领导之下,把朱鹏这个巨大恶魔(恐怖分子头目)放出来继续危害群众、危害社会,您就不怕被追责吗?您就不怕人民群众对您如何评价吗?在您主政东台期间,您难道不知道朱鹏在您眼皮底下的发生这一切?是不是他也欺骗蒙蔽了您和您的伙伴?(注:2012年张礼祥张书记曾和朱鹏朱总亲密同游宝岛台湾)。

 

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公然对抗巡视组,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将实名举报人推上囚车押送派出所

亲爱的张礼祥,张书记,您记得20151229那天在您主政的东台市发生的那个事件吗?(有些同志称那是“重大政治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王翻译于那天上午9时左右带着举报材料千里迢迢,怀着激动的心情(15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到设在中国江苏省东台市开发大道16号的江苏省委第三巡视组实名举报东台马佐里老板朱鹏疯狂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包括东台纺机厂1号和2号宿舍楼及1号楼后面的平房和生活服务设施及其这些建筑物所占的土地、非法剥夺该实名举报人及其他许多公民的居住权,抢夺霸占职工福利房等违法犯罪,不料您的手下--东台市公安局副局长白建民先生堵在巡视组大楼入口处和几个不法之徒一起蜂拥而上将该实名举报人连推带搡,押上囚车带至东台市城北派出所讯问室,强行翻开其举报材料,并气势汹汹命令其坐老虎凳,在举报人拒不服从的情况下,遂将其带到另一室盘问长达两个多小时之久(城北派出所所长吕国华、副所长崔晓华和记录员戴鼎在场)。在推搡的过程中以白局长白建民为首的这伙不法之徒使用力度之大致使举报人的一个钮子被拉扯掉(被另一个受害者捡起),并造成其腰间软组织受伤。请问张礼祥,张书记,这是您指使白建民副局长干的吗?(有线报说是您和朱祥(朱鹏的四弟)指使的,我不敢相信!永远不会相信!您当时是东台市市委书记,是东台的一把手,东台人民的父母官,您绝对不可能干这种事!)为什么在巡视组门口抓实名举报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张书记、白局长,实名举报人举报朱鹏犯罪集团的罪行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触动了你们那根神经?你们为什么截访?而且在省巡视组门口截访实名举报人?请你们说清楚!给广大举报人员和上访人员以及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一个解释和交代。10个多月过去了,请问白建民白局长被处理了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您一样高升了?是不是还在继续和中央唱反调、对着干?您作为盐城市政法委书记,把朱鹏这个十恶不赦的重罪犯放出来,有您的功劳吗?

请问赵鹏(现江苏省人大副主任),您当时主政盐城市期间,知道不知道下列情况:2003年—2004年间,当时盐城市领导将大型企业盐城市纺织厂(40万锭、1万多职工)以“零资产”改制给了朱鹏,朱鹏以人数不过200人,资产区区几百万的东台市东达公司名义收购。朱鹏在搞资产评估时,把参与评估的人员全部请到黄山旅游,最后几十亿资产的大厂仅核评1.6亿人民币。此后,为了顺利改制,盐城市领导又将市中心的盐城轧花厂66.2亩(时价500/亩)商业用地低价给朱鹏作补偿,同时又将盐城纺织厂位于市中心的360亩土地划拨给朱鹏开发,两块地朱鹏获利21亿元,盐城纺织厂万人下岗,而朱鹏承诺的建设新厂、扩大产能、保障就业等目标却至今未兑现。另外,朱鹏以投资家纺项目为名要土地,由当时盐城市委书记(这是您吧)出面向盐城区协调1744亩工业用地,市价40/亩,后仅按10/亩结算。此一笔,朱鹏少交5.232亿元土地款,事隔8年之久,土地仍闲置。(盐城市科技主席许宏跃一手帮助策划的)。朱以生产络筒机、精梳机为名,先后骗取国家科技投放资金1.3亿元(这个发生在您的继任者,朱克江先生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期间吧)。请您核实一下,这些是否属实?

 

各位看客,朱鹏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罪都能逍遥法外不被绳之以法,竟然被一些官员保出来,继续为非作歹,这成了什么世道?还有什么法制可言吗?法制究竟是对谁的?到底是哪些人在谁助纣为虐,对抗中央,使正义的阳光照耀不到江苏东台大地,让邪恶的乌云和白色恐怖笼罩一方?我们这些朱鹏犯罪集团的广大受害者们的诉求和冤屈何时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正义何时在江苏东台大地得到伸张?

 

郑重声明:以上信息主要来自向上级部门举报的东台马佐里公司的内部资深职工和网上署名的举报材料以及基于被朱鹏犯罪集团非法掠夺、霸占的财物、土地、建筑物、职工福利房、各个大楼等物证,如有不实之处,特别是涉黑涉暴部分,请以纪检、公安等有关部门核实的为准。

 本文已发给负责处理本实名举报人的东台市经信委纪检书记周俊生先生,由其转给朱鹏及有关部门和领导核实,确认。

受害人及实名举报人:王翻译 手机15192720066  (愿意署名的受害人请把名字和手机号写在下面)——————改进完善中,请各位提出修改补充意见以便大量正式发表

 

特别注明:住奸建局中,多余的“奸”是没有办法才加上的,否则不能发上网(不能通过西祠胡同的“斑竹”审查)。

 

关键词:朱鹏,赵鹏,张礼祥,朱克江,张炳贤、焦小平,白建民,贪腐,诈骗、涉黑,霸占、强占、抢夺、集体资产、国有资产、福利分房,书记,一把手,摆平,犯罪集团,贪腐集团、百亿级大案,朱鹏成绩单,受害者名单,签名,实名举报

 

附《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

特别说明:此《朱鹏受害者名单(签名)》只说明签名者是东台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并要求依法维权,并不证明上述情况、信息和内容是否与事实相符。

 

36.111.130 发表于  2016-11-28 18:42:10 0字 ( 0/4)

此人在当地政府某些官员、官商勾结从容之下、才有今天结果、让陌生受害、欠债还钱、

此人在当地政府某些官员、官商勾结从容之下、才有今天结果、让陌生受害、欠债还钱、

发扬红军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精神,揭开江苏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谁在捂盖子!坚决支持习总反腐!把欺压百姓民愤极大的老虎和苍蝇一个个揪出来!

关注东台朱鹏百亿贪腐涉黑大案,看比老虎大的苍蝇逃避法律制裁到何时--附朱鹏成绩单

(征求意见讨论稿待送审,欢迎大家提意见建议、出点子,如何才能把此文送给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习近平总书记和王岐山书记)

 

人物简介:朱鹏,江苏东台人,ID.320919196102010***,东台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老板,自称拥有五六千亩土地,200多亿资产,是靠乘国家压锭、偷逃国家关税和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以及职工福利房起家的,人称“朱大胆”,又称“江苏的刘汉”、“盐城的刘涌”、在江苏东台大伙尊他为“组织部长”,广大受害者视之为“萨达姆”式恶魔,其近二十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庞大关系网上至中央,下至东台各部委局办,没有朱总摆不平的,此马佐里朱鹏真是东台的能人奇才,不信请看:

江苏东台朱鹏,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全国著名的百亿级贪腐流氓诈骗涉黑集团的首犯,作恶端端、横行一方、民愤极大、居然能一边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和集体财产数以亿计转移海外,并且非法剥夺职工居住权,强占福利分房数百户,一边使用各种流氓缺德手段欺压残害百姓(其中3号和4号职工福利分房楼就有29户被其洗劫)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科协副主席”和罪大恶极的流氓地痞,和东台的一把手张炳贤到张礼祥历任书记,以及盐城的一把手赵鹏书记等地方大员一路高升,主宰一方,危害百姓,又竟然能在时下的反腐风暴中被“取保候审”成功躲避各种犯罪追查,逍遥法外(据说已经解除监视居住!仅长城证券一家就诈骗2.6亿逃跑后被几级公安机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回!),被放出来后,仍不收敛,不悔改,继续作恶!注:这个祸国殃民的百亿级特大犯罪集团的受害者的七个代表(其中有几位已经七、八十岁)代表140多名联名上访户去东台市政府上访已经四十多次了,几乎跑断了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更不要说满意的处理结果;多个部门,特别是东台市信访局,东台市住奸建局(焦小平为代表)严重不作为,乱作为,消极怠政,敷衍搪塞,推三阻四,层层推卸,不了了之,无视受害者的疾苦与呼嚎,对罪恶滔天的朱鹏犯罪团伙听之任之甚至予以庇护,与狼共舞捂盖子。这是什么“人民共扑”“刃民整腐”啊!(注:我们这些140多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受害者,很多其他受害人惧怕朱鹏涉黑集团的淫威和凶狠残暴,只能忍气吞声、保持沉默、更不敢在上访控告书上签名!(朱鹏及其四弟朱祥黑白两道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朱祥曾扬言称实名举报人有“灭顶之灾”!),社会上流传该贪腐犯罪集团牵涉多起血案命案被公安机关及东台到盐城到江苏省乃至北京的高官包庇纵容未追刑责!),更为恶劣的是有几个特困户被朱鹏这个自称拥有200亿的萨达姆式恶魔非法剥夺居住权已达十六年之久从2001年至今无家可归,流浪在外!)。朱鹏的犯罪太多太大难以用文字表达,欲知朱鹏贪腐犯罪集团的更多情况,百度一下“东台朱鹏”“东台朱鹏案件”“朱鹏百亿元大案”或“东台朱鹏涉黑”或“东台贪腐集团”便可知一斑。朱鹏的二弟朱彬在朱鹏被抓后烧毁大量增值税发票(被举报虚开几十亿),在取保候审期间又毁灭大量证据,逃避法律制裁。

朱鹏所犯之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去年把朱鹏“捉拿”归案,大快人心,为民,为国除了害,广大的受害者一片欢呼,终于等来了正义。然而,在当今习总反腐的大背景下,有关部门和领导竟然和中央唱对台戏将这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流氓恶棍重罪犯放出来了,意欲何为?难道又要在东台盐城制造新的白色恐怖和血案?

为了便于聋子和瞎子们(主要来自信访办,经信委、住奸建局、国土局、公安局、税务局、科技局、巡视组,纪委,市委等部门)阅读知晓,现粗略列数朱鹏犯罪集团之罪状(以下简称“朱鹏成绩单”)如下:

1. 诈骗:单深圳长城债券一家诈骗金额就达2.6亿元(“12东飞01债”和“12东飞02债”,网上疯传),其他银行骗贷要多得多,难以数计(法院裁判书网上多有披露,这里不再赘述);2013 年朱鹏还以援疆名义,收旧纺机用进口包装箱发到新疆充进口设备进行诈骗数以千万计。另外,在盐城市委书记朱克江(最近已调离盐城获升迁)任江苏科技厅厅长期间,朱鹏成功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据称1.3亿)。2000年朱鹏从青岛购买一台自动络筒机摆放在车间里做样子,从来没有研制、生产、销售过一台,却骗取国家及省技改资金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