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10.61.220 发表于  2016-01-23 14:46:20 8字 ( 0/310)

别走了。吴书记。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210.82.53 发表于  2016-01-24 13:34:32 15字 ( 0/88)

敬请长寿区政府,反腐办切查此案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210.82.53 发表于  2016-01-24 14:11:10 45字 ( 0/102)

敬请长寿区政府,重庆市政府,中共中央,各界媒体多多关心此案件,给利民村村民的一个满意的答复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10.61.220 发表于  2016-01-25 20:50:29 3字 ( 0/0)

u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10.61.220 发表于  2016-01-25 20:51:44 8字 ( 0/24)

别走了,地产书记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yinheyinhe 发表于  2016-01-27 22:57:14 6字 ( 0/5)

阳光下的黑暗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14.109.229 发表于  2016-01-27 22:59:14 7字 ( 0/144)

红旗下的罪恶!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106.84.31 发表于  2016-01-28 08:11:45 46字 ( 0/56)

诚盼各级地方党委担当起反腐的主体责任,纪委肩负起执纪监督的责任,司法机关不辱中央法治的召唤!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在云台镇利民村,到底是谁与孙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存心与政策(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发【201047号)对着干?与法律(《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数条)“扳手腕”?

一位先生曾面向全世界“解读全面依法治国情况”,作为云台镇的某些父母官,本应当响应“法治”之倡导,依法使权、依法行政,没想到反而公然践踏起中国的土地法来了,践踏起中国的法治来了,这怎不让人深感羞辱!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然而,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在“权力”面前,竟成了可随意转让、交换、流通的商品,看来,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土地管理法都是可以被吴主任和吴书记随意踩在脚下的!都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的权力“阉割”了!

诚然,在发展的道路上,不可“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新农村建设中的缺陷是片面的或者应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对于狭隘的、仅限于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围墙这个小圈圈范围内的所谓新村建设之中业已久存的严重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是养“痈”遗患、“流脓”而后治呢?还是“长痛不如短痛”,以儆效尤?颇值深思!对腐败的“零容忍”的确考验人!“依法行政、依法使权”更是考量着人!

还谈点闲话吧!

吴书记也是“有错就改”的人,比如说,规划、下拨给利民村七组的高山生态产业扶持资金壹拾万元,被吴书记“不小心”用到了其他地方。当7组组长郑家中问及此事,索要该款于民生建设,开始吴书记坚决予以否认地对郑家中说:“‘高山移民款’正份都还没下来,哪来的扶持资金?你莫乱说、乱开黄腔哈”!但后来郑家中拿着相关的证据找原人大主席高波时,吴书记被吓青了脸,于是“随机应变”地说:“老庚,我错了,该纠的就纠……”。“该纠的就纠”,话虽如此,但毕竟还是有五万元的项目资金不知“粗”到了什么地方、“虚”在了何处?

再来看看吴书记的“爱民情怀吧!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③)。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怎么也可以 “变相使用”了呢?

可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三千元的补助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

记得2015725日,因群众诉求,在现驻村干部程(洪平)镇长办公室,我谈及上级危旧房改造的补助政策时,吴书记坦率地当着程镇长和在场的其他村“助理”说:“我只执行云台镇政府的政策,中央的我管不倒恁个多”!!!第二位副书记陈德志也坚决表态说:“我们只按云台镇的文件办,上面的我们不管”!!!咦!难道云台镇也成自治区或是特别行政区了?!

至于“高山移民”,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我,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见注释④)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魂归何处”了?这让我着实无言以对,不胜尴尬!

事实是,利民村7组的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书记答复说:“高山移民款不光是你们7组的享受,其它组的也可以享受”;当2组的群众去向他要该款时,吴书记则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7组滑坡户才能享受,你们没有资格”!当2组、7组的群众同时去要时,吴书记则又答复说:“高山移民款只有第一批拆房户才得,第二批没有申报”!是啊,吴书记不仅善于卖“矛”,而且也善于卖“盾”!

记得一次开会,有个学生娃娃在会上发言说:“‘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希望不要把党的惠民政策变成了‘伤民政策’……”,“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们立即给你学校打电话,光要组织照顾,不讲组织纪律……”学生娃娃话音未落,就及时被吴书记打断了,否则,不知那个学生娃娃还要说出哪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话来,但后来,那个学生娃娃毕竟是流着眼泪离开了会场的,那是怎样的眼泪呢?!感动?伤心?还是三分恐惧与不安!?

在一次关于是否拆建村办公楼的讨论会上,我也即兴发了言,当然是一种反对的声音,吴书记又当众拍着桌子说我不讲组织纪律,或许确是我发言的方式欠妥,但与会的一名群众代表抨击吴书记说:“请你还是注意点形象,我们是来开会的,不是来看你拍桌子的;你叫大家发言讨论,人家说得对,就采纳,不对,你不采纳就是了;难道开会就不允许发表反对意见?!还要不要民主唉?既然你个人说了算,那今后还叫我们来开会签字背名干什么呢?”于是,吴书记“头上的火”才熄灭了……花了五十几万(其中含三十四万元的莫须有犯法资金),用了三年多点的办公楼拆掉了,新的豪华办公楼修建起来了,用吴书记的话说“又不要群众拿一分钱,也不要政府拿钱”,难道是吴书记家捐资修建的?也不知吴书记的亲兄弟吴华亮为修村办公楼所包的钢筋工程“工钱”是否到位了?

2014年利民村的述职述评大会(2015.01.15.)上,镇上领导刚讲过了话,吴书记就连忙“拿过”话筒,“补充性”地在会上发言,情绪失控地说:“《‘白皮书’》上的内容全都是‘谣言’(当时,纪检、司法机关尚未曾对此定性、下结论),大家不要受‘少数人’的欺骗”!而且拍着桌子,筑着杯子,“哗哗”地甩着“《白皮书》”,于是与会的高波、黄油华等镇领导看不下去就走了,党员在会场下开始议论开了……据说那天中午吃饭,酒桌上吴书记还动了肝火,说:“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评议)结果还不如他刘建新;我吴绍华‘不称职’,他刘建新还是‘优秀’……”——这次吴书记可能又伤肝了!并且,还归罪一些组长“平时没有做好(党员)工作(见注释⑤)”,以至于出现令吴书记不痛快的评议结果!!

吴书记公开在大会上谩骂、诬蔑,“有的人拿着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我仿佛早就成了吴书记们的敌人!到底谁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呢?那就让事实去说话吧!

曾经在一次村组干部会议上,吴书记对那些“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者严肃地说:“有的人完全站在群众那边说话、做事…….7组组长郑家中回敬说:“中央习近平总书记都号召我们要走群众路线,你却反对我们走群众路线,我们不知到底走那条路线了”!

“吴书记曾经劝我:你把工作(群众不愿选房入住之事)做通了,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和刘兴国的一起拿……”郑家中感慨道,“一个支部书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新村”扯皮问题,在一次群众提问大会上,吴书记“忠告”郑家中说:“……我虽然矮小,但我还是喊得到几个人……”郑家中听后,当着参会的7组群众回答道:“我晓得有人要‘医治’我,我今后如果被人打死了,你们在我坟跟前来立一炷香,烧把纸给我就行了,我就闭眼睛了……”下面一群众(XXX)说:“你今后要是遭打死了,我们郑家洞的人就去找云台政府要人……吴书记,你要保证我们队长的人身安全!”

不仅如此,郑家中回忆,“党委领导人陶进文书记也找我谈话”说,“家中,弟兄伙,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一个忙。你不帮我一个忙,我们政府还是晓得整人的……”“车小琴镇长也说”,“我们姊妹之情,我儿是律师,如果你不帮我们,我们还是不帮你……”“如果你把那些人(拆迁群众)弄把钩(选房抓阄)捻了,你就没事;不然,任万舟‘送’你那十万元钱,你就……”!!!嗨!“善化不足,恶化有余”!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

看来,“《白皮书》”所述之腐败,以及利民村拆迁安置房集中居民点业已久存的土地腐败和违法犯罪现象,均是有其背景、有其市场的,是某种“大气候”所决定了的,人民群众的意志怎么能够转移它呢?!法律的意志又当如何呢?!党中央的法治精神都有人敢挑战------“地方官员”的权力居然可以对抗党中央的土地政策,竟然能够搏斗国家的土地法律!

后来,利民村果然接二连三发生了恐怖的打、杀事件!201426日下午,为老百姓讨公道的人大代表郑家中竟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腐败、黑恶势力雇人暴打致伤住院月余(详见网上《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暴力殴打群众”事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云台镇,于某些“政治流氓”和“地痞”看来,只要挥舞着他们手中的“黑指挥棒”,再纠合一批社会打手进行肆意的围攻、殴打,就能抹平利民村的腐败、犯罪问题,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恐怖,总是能够吓退、打退人的吧!?这或许可谓之为“流氓政治”吧?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是“那几个政治瘪三”为达到其灰色利益而使的“黔驴之技”罢了!看来,在云台镇,坚持真理是多么的艰难!坚守正义是多么的不易!在利民村,说实话是多重的压力!讲真话是多大的阻力!“实事求是”的空间在这里是多么的狭小!这就是云台镇的政治生态!这就是利民村的环境!

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导师恩格斯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同样,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剥削的斗争。

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靠的是增加劳动强度,地主老财“周扒皮”靠的是“半夜鸡叫”来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腐败分子敲骨吸髓、吮劳动人民的膏血则是不留痕迹的,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在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之间正在对博着!较量着!尽管有些人在群众面前“人心似铁”,但毕竟“官法如炉”!

1840年以来,革命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内外反动、万恶的敌人面前,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宁可“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也不曾退缩半步!而今迈步,为了守住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面对那撮腐败、黑恶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可退缩的呢?一两个人为真理和正义倒下了,还有成百上千的觉醒群众继续出来战斗——尽管弱势的群众在云台镇腐败的当权者之公权力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还有共产党的政法机关和专政工具!需知,在真理和正义面前,邪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拥有几大派系的周永康、手握军权的徐才厚违法乱纪,人们不是看见结果了吗?

反腐路上漫荆棘,满身淋漓向前越!倘若“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如若杀了刘建新,权将热血红党旗!

群众忧问路何往——“人间正道是沧桑”!

澎湃着热血的志士们!与腐败决裂吧!为真理呐喊吧!为正义摇旗吧!擂响反腐的战鼓吧!吹亮法治的号角吧!

邪不胜正,那才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记得有一次,人大主席高波同志下村来开会,组织村、组干部一起交流、沟通,交换意见,高主席说,“……,今后,我们大家都要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多想些办法、出点主意,共同来解决群众诉求的问题……”未待散会,高主席因镇上有事先行告辞大家。高主席走后,吴书记在会上颇为不悦地对大家讲:“说老实话,我对刚才他高主席说的话都有点不服气……”!大家甚感诧异,彼此窥视默默。

“一次,镇上高(波)主席、雷(现平)书记、程(洪平)镇长来村办公室开会,雷书记说‘《白皮书》’上所反映的问题,司法机关正在查实,属实的该依法处理的是要处理的,请大家相信司法机关……;利民‘新村’问题越来越多,群众意见越来越大,希望我们大家要好好解决群众的不满问题……”郑家中讲道,“雷书记有事走了后,吴绍华当着高主席、程镇长和我们的面说‘刚才雷书记说的话,枉自是政法委书记,我都要冒他的火……

看来,吴书记来利民村的确是受了不少气的。比如说,有一次到利民村7组郑家洞去开群众会,有群众骂,“我们不欢迎你来利民村‘搞作’,各人提起裤儿爬远点”!村野之夫,缺乏现代文明与素质,吴书记本当宰相肚里能撑船!然而,吴书记曾三番五次的在大会小会上谈“郑家洞的人要咬我的‘牙儿’”,群众议论,“每次开会都要诉苦一番”,不免有点小家子气吧?组长郑家中曾为此奉劝,“当干部就要受得气,不要记仇记血”!先贤说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安之”!

虽说吴书记在群众或其他村组干部面前显得那么的“刚强”,但是,于镇上陶书记、车镇长面前,还是会“掩袖流泪”的,“狐媚”也颇能惑主!

不得不承认,吴主任来利民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受了一肚子气,一肚子都是气!哎!这就是利民村的群众不对头了!

到底是吴书记受到委屈了,还是吴书记自己委屈了自己呢?!

吴书记虽是要想“走”了,但在利民村拆迁安置居民点建设中,和那个吴主任还是“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经济转型”差不多了,“利民”的“新村”建设就快完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要做的了,吴书记,不!还有先前的那位吴主任,都行将拎挟着公文包、坐着“老爷车”回去了——排气筒还冒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大家都很惆怅……

但是,“政治”方处半渡之中,虽说吴书记“隐退”了,理当还要发扬“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传统作风,“隔帘听政”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和抉择!“年轻毛子”们尚未学会在政策和法律的空间里藏猫猫、绕弯弯,吴书记可要一纸真传哦!?

利民村糟了,糟了,吴书记要走了,吴主任也跟着要走了,天也快塌下来了。

剩下的“残局”谁来下呢?“残汤剩水”、“凉羹冷炙”留给哪个收拾呢?数百套集体土地上的“商品房”全部甩给“施工方”自行处理,何时才能得到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的许可?施工方不懂政策和法律,难道执行政策的“官员”也不懂党的政策了吗?!也不懂国法了吗?!到底是不称职?还是恣肆任性弄虚作假、知法犯法?

吴书记,“既来之,则安之”!可别半路上就当了逃兵!

为了广大的群众,别走了吴书记!

为了利民村,别走了吴主任!

云台镇利民村综治专干、中共党员、镇人大代表:刘建新  谨呈          

电话:18983113961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注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规定,本村村民所建的房屋,承建方不得因物价上涨或其他不可预见因素所造成的建房成本增加而增加承建价。 拆迁建房户在安置点建房使用的宅基地公摊面积已按壹拾贰万元每亩在拆迁农户的复垦土地面积中扣除,但扣除部分的款项未给农户开收据。“新村”房屋总建筑面积(1——8号楼不含9号楼及大门口处楼房)为57722.8m2,占地面积38.258亩,公摊系数为0.4418,拆迁农户在居民点的建新占地面积需在其复垦土地面积中按每亩十二万元予以扣除,即每户农户在其复垦面积中被扣除的建新占地面积土地款等于农户的套房面积乘以公摊系数,再乘以十二万(土地款=套房面积X0.4418X120000/666.7),每户被扣交的土地款大约九千余元;这部分款农户已经交了,但却未给农户开收据,也即是说,每户农户按1280/m2(即房款1200,土地款=120000/666.7*0.441880/m2)交款,收据只按1200/m2开据,其中80/m2的款项未经过账上走,不做收入账。 新村拆迁户大约180户左右,每户九千余元的款项在村账上未体现出来,该笔土地款去向何处?吴绍华书记应当最清楚 按《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的规定,“2013年中央补助标准为每户平均7500元,在此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每户增加1000元补助,对陆地边境县边境一线贫困农户、建筑节能示范户每户增加2500元补助”;另据201393日《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D级危房3.5万元/户”; 20110419日《人民日报 》在《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中载文“重庆市财政设立专项资金,给予每户(危旧房改造户)3000元直补和每个新村建设30万元补助,区县财政按不低于11的比例配套”;《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指出“配套资金原则上根据市资金(每户直补3000元)按照1:1进行配套,配套资金由区建委在返还街镇配套费中予以安排”;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中传达“市委三届四次全委会提出:对集中建设的每户直补3000元(各区县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进行资金配套)”;2013613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称“区发改委、城乡建委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农户,其中D级危房户的搬迁每户补助35000元,非D级危房户每户补助6000元”2013227日《重庆日报》刊文《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指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2013513日,《重庆晨报》在《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一文中报道“在2013-2017 年,全市将实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0万人。市级相关部门将在现行指导性计划基础上,按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将资金落实到区县”。 事后才听一些党员讲,吴书记事前让某些组长下去联络党员,让他们在述职述评会上‘全部打刘建新的差,搞掉他’——这样的“工作”还在“地下”继续进行着——为日后的换届选举打好基础。

222.179.62 发表于  2016-01-28 10:40:07 97字 ( 0/74)

应给看到,明面里,腐败分子及其团伙借用公权力对反腐力量和人士进行正面的公开打压;与此同时,他们私下里则利用各路精怪对反腐人士进行侧后的威胁、恐吓,并组织黑恶势力

中共长寿区委、中共重庆市委、中共中央、社会各界人士、媒体: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正在发生什么事?还将发生什么事?为何“徙雁”嘶鸣、移民哀叹?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是党的政策不好吗?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吗?都不是!哪是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下文中。

 

别走了!吴书记

                                         ── 二论云台镇利民村违纪违法问题

今天,公元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半晴半阴。一缕久违的光芒刺透层层乌云,从夹缝中漏了点出来,射进利民村阴暗的办公楼,让人顿觉光亮不少——自去年元月二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发表以来,今天在这里召开了通报大会,而发表“白皮书”的人,同时也被云台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建议给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也是某些人玩“政治”权术而达到某种“灰色经济利益”的需求,并非党纪所需!

吴书记也就选择在今天,半路别去了,想起他先前“为群众工作过的‘美好’时光”,转眼间就消失在风中,拆迁群众曾经流下的眼泪,滴淌在伤痕累累的心中,这又怎不让人倍觉伤感?!

  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在网上发表了,很让云台镇及利民村的一些污吏大吃一惊!也让阴暗角落的政客和“地头蛇”们打了一个寒颤,冷出了鸡皮疙瘩!在他们共同看来,这严重影响了利民村的经济发展!以其谬论,难道中共中央反腐倡廉的号召也阻碍了全国的经济发展吗?在他们看来,“《白皮书》”是千不该万不该发表的,这样,利民村的经济才会得到又快又好的发展,至少有些人是这样看的!

    以此观之、论之,当年毛主席“挥泪斩马谡”是斩错了??但今天的天津、上海不是依然发展的很好么?!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吴书记也曾当着驻村干部程镇长和村组干部、“党小组长”们发誓要离开利民村了,态度是那么的坚决,而又义无反顾!

先前曾多次听说吴书记“写了”“辞职书”,打算离开利民村,未置真假,但都未得到“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这一点是千真万确、毫无疑问的了。看来,这次好像是动了真格了,离意已决,去意已定,恐怕挽断罗袖也留之不住了!

步履徘徊之际,“新村”还是有让吴书记放心不下、尤是依恋的事情尚未办完。譬如,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制度下,在云台镇利民村集体的土地之上,还有那么多设计外的“商品”楼房正在修建,还有数百套规划外的“商品”房屋正在销售,都确实让之牵着肠挂着肚,惆怅之意,大家或许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

现在,惠民政策越来越透明了,越来越公开了,廉政要求自上而下更是愈来愈严了,愈来愈紧了,下面还有群众们广泛的监督,而贱民、愚民政策活像在云台镇利民村再也推行不下去了,“现在的官不好当了”。“搁下饭碗,拿着筷子”,留则坐如针毡,去则又甚感怅然。此情此景,一边形同“归去落花”,而另一边觉醒的群众、反腐的号召、法治的呼唤似曾“燕子归来”!

 

“人的捣鬼,虽胜于天,而实际上本领也有限”,尽管一些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实事求是”本应当自觉成为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思想灵魂,而弄虚作假则是对“实事求是”的全盘否定,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侮辱。

“列宁说过,政治上采取诚实态度,是有力量的表现,政治上采取欺骗态度,是软弱的表现”。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总是采取诚实的态度,总是尊重事实的。只有政治上堕落了的人才靠说谎过活”。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

回想当年,作为驻村干部,民情、村情皆“了如指掌”的“利民通”吴绍华主任,受命于利民村“危难”之际,带着镇上“领导”的“重托”,肩负着他们的“厚望”,满怀信心,充满一腔鲜为人知的热忱,昂首阔步蹋着民意来到了利民村,准备大干一场,完成两大“战略任务”,或曰“历史使命”,用群众的话说,一则是完成“政治过渡”,二则是完成“经济转型”(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真个任重而道远呀!

先说第一件事吧!

2013年,利民村行将换届了,“老的老,少的少,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让高层“决策者”烦心,更让其煞是费心。

“要想人不知,除非即己不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某个知情的内部人士讲,“决策者们”为了给利民村“换”好届,“选好班子”,当时还是利民村驻村干部的吴绍华主任,还有利民村的“诸侯王”们,以及镇上一些“达官要员”,譬如考察干部的什么部长、党委的首长之类,骑着“宝马”,驾着“铁骑”,远离“本土”,一路颠簸,仆仆风尘,车马劳顿地奔向遥远的垫江城,找到一处隐幽的“私人会所”,召开了那次具有利民村“历史”意义的“预备会议”,确定了利民村后来的“政治格局”和走向。因为当时“诸侯王”们“钦定的人”时机未到,权且“委屈”吴主任下来暂且带领那些“无能”或“不合适”的人们干一段时间,一便“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二便等待时间,而后“禅让”,因而达到既定方针,完成“政治过渡”。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中途多变,算路不往算路去。时间到了,概因“‘新村’经济还未及时转型”,该让的未让,“听用书记”恍惚间感到遭了愚弄,深感蒙羞,受不了人们的冷嘲与热讽,愤懑之下,半路就开了小差,又毅然回归了佛门,继续念经去了!

这怎么得了!又怎么了得?看来,还得再烦那些无聊的乡村小政客、无用的“军师”们一起掺和,另怀“鬼胎”,再演一幕“狸猫换太子”之戏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利民村的“政局”动荡,后继无人总不是件好事吧!

在云台镇利民村,民主的选举,代替不了“朕意”,民意是可以愚弄的,但“圣意”不可违啊!哪怕是是人心浮动,民主之声高呼,民权之旗高舞也罢!组织法和选举法在“朕”的权力面前,仅是一页空白的废纸!不然,党员、群众为什么老质问自己所选举的信任的人就是得不到“领导”的欣赏呢?而“领导”欣赏所任命的人又老是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呢?

再臃谈一下“经济转型”吧!

说来有点儿话长,譬如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还是长话短说吧!

就让从利民村拆迁安置房(群众戏谓之“商品房”)建设开始说起吧?

记得当时,吴书记还是利民村的驻村干部,只听大家都称之吴主任?对,应该是的。

那时,“拆迁安置房”建设项目业已确定,个体承包商任万舟也被人事先“邀请”到位,指定就绪,并且已经破土动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运行着。但建设施工合同因丧权损民之故久签不下,还是驻村主任吴绍华亲自到马,把价“大刀阔斧”地“砍”成壹仟贰佰元每平方米,合同主要条款也“拟定”好了,好像当时我还冒昧地“目无组织纪律”地与吴主任发生了口角,“不讲规矩”地顶撞了他,以至于吴主任对此总是“记忆犹新”,一直难以忘怀,总是让我穿着“三寸金莲”一步三拐地干村上的工作!。

活像是这么一回事:2012731日,当时吴主任在会上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当时开会之会议记录)”,“我就不给你叉掉”,“你跟我两个斗,还嫩了点,明说,你长不高,长不大……”,“但我从不歪起长”!于是,吴主任裹挟着公文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一路走还一路喃喃自语,衣角仿佛还扬起一股凌厉的风声,真是把吴主任给气急败坏了,不会因此患上了肝病吧?!

当时的情况是,钻进利民村前来“商品房”“投标”的承建商有很多家,有的出价壹仟壹佰肆拾元每平方米,剩的房子由村上卖;也有的只要壹仟壹佰伍拾元每平方米的承建价,同时另给村上伍佰万元的利润分成,而且剩余的房子也归村上卖。但他们还是被人拒之门外!        

曾有业主群众去问驻村干部吴主任:“为什么将利民村‘新村建设’工程指定发包给任万舟承建?”吴主任不假思索地答复说:“这是镇上领导决定的,有问题你们各人去找陶书记”;吴主任又曾在村会议上说:“......镇上领导要求,如果有(其他)人来接‘新村’建设工程,必须先交叁佰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交工程总价<6000万元左右>50%给镇上管理......(有村会议记录)”——为特定承包人量身打造,这是否有点双重标准?是否有排斥其他潜在投标人之嫌?

也曾有业主群众问,“‘新村’房屋发包的价格那么高,村上没开业主大会,我们不晓得,这个合不合理?”那时的吴主任在其镇办公室“接待”群众说,“1200的房屋价格没经过群众开会讨论是违法的”,然而,后来长寿区经侦队的“车警官”们斗然而来,在向他调查有关‘新村’问题时,当时的吴书记坦率地答复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事后,调查于中途紧急刹车,戛然而止,不知何故?)

2013731日上午,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与前来看房的业主发生了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村上为7组村民郑长路、陈碧芳支付了住院医疗费),任老板曾大发牢骚地对业主群众叫嚷:“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到底是谁把多余的钱抱起走了?被人“剥皮”之痛,“背黑锅”的难言之隐,这恐怕只有任万舟本人才最清楚,闲人不得乱猜!除非司法机关依法讯问)”天啦!这难道不是切底否定了吴主任的“坦率”了吗?真“有点不仗义”!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m2”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书记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20147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个体承包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m2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与会者听了,一片默然,彼此面面相觑!哎!任氏兄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竟然敢让吴书记当众难堪!又故意说半句留着半句,“450”真让人遐想翩翩,总让人云里雾里!

2015515日上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开“商品房”建设总结会,会上施工方代表任万儒发言说,“……剩余房屋每平方我们只要1180元,哪个马上来接的话……”!

“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按1200/m2结账走人!”施工方这个合理要求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满足呢?利民村群众也接受这样的要求呀!

事实上,施工方每平方只得900元结算清账走人!灰色之款自然就成了幕后村镇股东干部的盈利了!

先前,利民村7组组长郑家中因不同意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委建施工合同上将那“450/ m2”的集体土地收益拱手赍送给背名的“施工方”,于是询问时任驻村干部的吴主任,问那“每平方米450元”的集体土地收益拿给“施工方”是否合理,吴主任毫不含糊地明确答复说:“合同上每平方米1200元是包干包尽了的,那每平方米450元钱拿给施工方,刘树和啷个说得清楚……”------可吴主任“接任”利民村支部书记过后,却毅然坚决地将那“450/m2”的集体土地收益在第二期委建施工合同中秉承先前刘树和之衣钵,拱奉给“施工方”作“绿化”不足部分的补充,或者查漏补缺性地诠释为“建筑成本增加的补充”(见注释①)。其思想观念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可谓“与时俱进”,“识时务者为俊杰”!“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是煞费心思地处理好了,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再说一下群众普遍关心的、而且一窍不通的、带有抵触情绪的所谓“扣60平方米”吧!

    那“扣60平方米”说来有点陌生,或许业务术语未给群众解释清楚?这“扣60平方米”用吴书记的话来说,就是“建新占地面积是(套)房屋面积的一半”,这种解释群众感觉是懂非懂,似是而非——利民村“商品房”套房面积是“120”平方米左右。

准确地讲,就是利民村“商品房”建设占地与所有房屋的建筑面积的公摊系数问题,也即是该工程的占地面积要公摊到各户,由其承担的建房占地面积。具体地说,就是“新村”占地面积与所有房屋建筑面积的比值,再乘以各户的房屋面积之积。吴书记在会上讲,“鲤鱼村是‘0.95’,我们利民村定为‘0.5’,比鲤鱼村低得多……”公平地说,公摊系数不是利民“新村”与其他“新村”比出来的,而是利民村所有建房的实际占地面积与实际的建筑面积比出来的。公摊系数脱离实际,越是偏大,“拆旧建新”农户被扣掉的复垦面积就越多,所得的补偿款也就相应减少。至于未建的五号楼占地,任万舟爽快地同意纳入公摊,但吴书记却坚决反对!另有群众发言说,如果保证五号楼永远不建房屋,就不应纳入公摊。看来,是吴书记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了!

因为公摊系数的问题,针对占地面积一事,某些人说是41亩(这是概算面积),但原始划码单所记载的数据统计出来,实际只有38.194亩,于是发生了争议。

201534上午,村上召开村组干部会,讨论“新村”建房公摊系数问题,我在会上据实驳斥了阳学凡(在吴绍华之亲弟吴华亮手下分包有钢筋活)等人发言欲在占地面积上强加2亩的无理性和荒谬性,斥责了其中不公不法、损民伤民的事情。会后,阳学凡受人暗唆,故意挑衅殴打我,并当众指着我扬言:“老子今后见你一次,就要打你一次”!但这也打出了问题,公摊系数就由原来吴书记、阳学凡等人坚持的0.5变成了0.4418,也即是准备强加的2亩多面积(每亩81100元)落了空。为此,每户拆房户仅此一项少交了一千二百多元的公摊费(及“国家扣取的”土地费)。当然,拆房户虽是满意了,有的人却因此怀恨在心!群众也从中看出了“有很多”问题!

许多群众于36日去镇上问陶进文书记如何解决我开会后就挨打的事情——其中有群众刘能飞之父刘青云“奉劝”陶书记说:“刘建新开完会就挨打,那不是偶然的。你是云台镇的一家之主,如果利民村的违法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享清福的是吴绍华,你可能还要替他去坐两天牢……”(当时,前来“解围”的一位派出所副所长颇有正义感地果断地说:“刘建新遭打的事,这回必须要公正处理,保证在一个月内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至今还是不了而了------派出所在做调查笔录时,有人蓄意将如实证实阳学凡肆意打人的证人证词透漏给“吴书记”!)

那么,“拆旧建新”户所承担的土地费用到底是多少呢?首先,“拆旧建新”的建房户要承担每亩捌万多元的土地承包户的占地补偿费;然后,在“拆旧建新”户的复垦土地面积里,还要按每亩壹拾贰万元扣减建新占地面积(见注释②)。也即是说,“拆旧建新”的建房户所要承担的土地费用为每亩贰拾多万元。

如此来看,土地的一切费用完全是“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所承担,而且也是以他们之名义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由此得出结论:利民村拆迁安置房建设的宅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完全归属于“拆旧建新”的建房农户。可是,利民村“新村建设”委建施工合同中却“明文规定”将“剩余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拱奉给背名的“施工方”。试问:施工方不具备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的使用权,根据房地一体原则,又如何拥有这片数十亩集体土地及其之上所建房屋的处分权和收益权?这是否有政策上的支持和法律的许可?而且吴书记还明目张胆地在大会小会上宣传,“剩余房屋”施工方可以向利民村外的社会人员公开销售,为经营性房屋开发建设开具“准生证”、亮“绿灯”,是谁赋予吴主任和吴书记如此大的特权?

用吴主任的话说,“这没得政策依据,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也不知出自“增减挂钩精神”的哪条哪款?难道“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允许以个体承包商或村上的名义向“增减挂钩”以外的社会人员经营性售房吗?其售房收入又归“私人”所有吗?在而今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农村土地到底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土地这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到底属于公有?还是私有??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态是否被吴主任和吴书记等人人为地扭曲了??如此抄袭,是否每个农民都有权将自家的承包地卖给有钱的大老板或者出地合伙搞房屋开发,经营房地产?借地发财,岂不是农民脱贫致富之捷径?岂不是改革创新之良举?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经济体制是否就此予以彻底否定?!云台镇及利民村的某些连裆官吏是否就可以通过施工方之手大肆洗劫黑钱、攫掠利民村的集体土地资源、席卷囊括利民村集体土地(宅基地)所产生的巨额财富?而将集体土地(宅基地)的真正拥有者——利民村的广大拆迁农民群众一脚踢开?拆迁农民申请来的宅基地上修建的数百套“剩余房屋”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红利”是否就此与利民村的群众“拜拜”了?这难道就是云台镇“利民”新村的亮丽之处吗?“利民”新村的“新”就是这样子的内容吗?

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的建设单位(业主)是谁?施工单位又是谁?二者能否混为一谈?浑为一体?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真正享有主体地位的到底是建设单位(业主)还是施工单位?受益的对象到底是拆迁农民群众还是“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遮掩下的村镇股东干部?!村镇股东干部假借“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其名下的自然人,在利民村集体土地(含基本农田二十多亩,熟耕地十余亩)上进行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建设,是否办理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具备乡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是否具备了“商品房屋”预售许可证?手续不全,一路“裸奔”,难道云台镇的某些“大员们”能说不知道吗?

一些人利用“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披着新农村建设的外衣”,扛着新农村建设的大旗,鼓吹着新农村建设的号角,“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立项,逃避土地审批”。“一旦有群众质疑或反抗”,涉案官员就“采用暴力手段”,甚至不惜动用公权力为违法撑腰壮胆,为违法鸣锣开道,为违法“披荆斩棘”,这是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背后作祟!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这样的用权方式和这样的人都应该关进笼子里”!(201512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然而,任氏兄弟在群众面前的表白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们内心的苦衷与酸楚!真个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用其母亲的话说,“我儿任万舟,在昆明又不是没得活路做,刘八(刘兴国)左一道电话右一道电话地喊他回来包工程,现在‘又消不了灾’!我万舟哦,硬是哭得数不得哟——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现已竣工的位于三号楼后面的九号楼,在未修建之前,吴书记、阳主任、与我和任万儒一同去“参观”那块地皮。吴书记来回踱步揣摩着看了又看九号楼的那块地皮,问任万儒:“那块地是谁叫你们做的?”任万儒率直地说:“这地全都是我们拿钱‘买了的’”!吴书记“明智”地说:“这地皮是集体的,是哪个叫你修的?修好多拆好多,哪个修的,哪个负责!”但后来,吴书记反而冒着风险,替代相关职能部门的审批,超越行使职权,硬是硬着头皮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110日,建房委员会成员余正君在会上要求出示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以及验收合格证等相关手续,吴书记答复说:“‘新村’先建房再办手续是上级同意了的……”;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建设需要将农用地和未利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都必须依法经过批准(国办发〔200771号)

 不要把农民新村建成了‘小产权房’,农民购房要按成本价”。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