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12rr33 发表于  2015-11-28 11:42:28 17字 ( 0/61)

百姓维权路在何方?公平正义在哪里?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1-28 14:51:12 237字 ( 0/175)

翁璐娴法官受党恩委以重任,作为法院之庭长,本应遵纪守法,但对德清县人民法院 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有失公正!一意孤行,带头徇私舞弊,以权压法,挑战法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唐山琳 发表于  2015-11-28 15:14:38 12字 ( 0/59)

和我一样在寻找公平正义!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01 12:39:13 252字 ( 0/35)

法院委托省医鉴会鉴定,省医鉴会得出的结论是“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按时刻内向鉴定机构供给证据材料。按照有关划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根据1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01 12:40:10 259字 ( 0/60)

德清县人民法院法院委托省医鉴会鉴定,省医鉴会得出的结论是“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按时刻内向鉴定机构供给证据材料。按照有关划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06 17:12:28 133字 ( 0/45)

我妻子是带环的!!!因下腹剧烈疼痛到德清人民医院就诊,当时医生明确诊断为:“宫内早孕”?原本就属误诊。即便就当是“宫内早孕”,这医生竟然要我妻子一周后“复查”?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06 17:13:12 236字 ( 0/55)

“宫内早孕”本来就是医生的误诊,而过一星期后待查,更加是直接导致了我妻子的死亡。 对医学知识我的确匮乏,如果我能够自己诊断,我又何必到医院去呢?但是,是宫内孕还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13 17:06:41 362字 ( 0/43)

我们是德清县的平民,常常见闻得人民医院误诊而逝世的事故。我怀着悲痛的心情写下这段简短的文字,以悼念逝者。一个家庭的为人夫,为人父母或为人子女,深知失去亲人之痛。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13 17:07:20 380字 ( 0/44)

我们是德清县的平民, 任何一个机构的行风败坏和腐败,政府恐怕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政府承担着对地方各级机构的监管之责。县级直属医院也是如此,政府可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14 09:27:38 71字 ( 0/10)

违法裁判,那不就是有法不依,以权代法吗?我懂啦。我的官司一审二审,审了又审;一年二年三年……16年,年复一年。究竟法大权大?唯有试目以待。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14 20:29:02 81字 ( 0/84)

德清县人民法院翁璐娴法官违法裁判,那不就是有法不依,以权代法吗?我懂啦。我的官司一审二审,审了又审;一年二年三年……16年,年复一年。究竟法大权大?唯有试目以待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25 12:02:56 15字 ( 0/38)

面对现实,实事求是,有错必纠!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5-12-30 18:59:53 25字 ( 0/25)

德清县人民法院翁璐娴法官是个运动员还是裁判员?……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6-01-06 08:57:19 318字 ( 0/72)

权大还是法大德清县人民法院翁璐娴法官受党恩委以重任,作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之庭长,本应遵纪守法,但对德清县人民法院 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有失公正!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6-01-06 09:11:11 318字 ( 0/64)

权大还是法大德清县人民法院翁璐娴法官受党恩委以重任,作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之庭长,本应遵纪守法,但对德清县人民法院 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有失公正!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6-01-06 15:53:02 47字 ( 0/80)

冤假错案血案事件值得反思;比如赵作海案,佘祥林案,最令人称奇的是连最高院副院长都犯事了····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6-01-06 16:00:41 48字 ( 0/73)

冤假错案;血案事件值得反思;比如赵作海案,佘祥林案,最令人称奇的是连最高院副院长都犯事了····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6-01-30 17:03:40 89字 ( 0/53)

主管部门失信于民,不仅欺骗世人,社会责任心、道德感也丧失殆尽。今天多少事情真相往往被遮蔽,公众如被蒙在云雾中,根源是官德沦丧!法官不应沦丧为人 民的败类,历史的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6-01-30 17:04:46 25字 ( 0/92)

德清县人民法院翁璐娴法官是个运动员还是裁判员?……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2rr33 发表于  2016-01-31 12:44:06 72字 ( 0/77)

对腐败分子的丑陋,人们大可不必大惊小怪,因为腐败分子既然是腐败分子,那么,他们的灵魂早已腐烂了,他们的思想早已腐朽了,他们的政治立场早已反动了。

本人是一位维权了16年的老农民。同事们说我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能与人民医院打官司,最近的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官司又输了)。

有事实有依据,千理万理,法官不理,本院不予采纳。
的确,我的官司最后又打输了。我是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村民,我妻子于1999年1月17日因下腹疼痛,到德清第一人民医院诊治经医生诊断为宫内早孕,并告知一周后再复查。但1月22日凌晨,时过不到五天,我妻子突然大出血、昏迷,急送至一院急诊室抢救无效,于1999年1月22日6时40分,停止心跳去世。时年仅36岁。
我妻子患的事实上,应该是”宫外孕”。"宫内早孕"绝不会大出血而死亡。由于医师的一个不负责任的误诊,断送了我妻子年轻的生命。我自1999年至今的16余年中,曾多次与医院交涉,寄希望于医生的良知;寄希望于医生的职业道德与他们的良心发现。但是,德清县人民医院领导及医生的良知,在利益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扭曲了的价值标准,早已把他们的职业道德抛进了垃圾堆。我一直希望 德清县人民医院给我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比如说,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医生自己身上,倘若是你们医生的妻子下腹疼痛,被误诊为宫内早孕(正常怀孕 ),而第四天却因大出血而死亡,你们会怎样处理呢?这,难道不是医生误诊的责任吗…… 然而,这事却发生在平民百姓----我的身上。因而对此,德清县人民医院的领导的态度却是----无动于衷。我寄希望于他们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就该为自己的误诊承担责任,给死者一个安慰,给生者一个交代。我一直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可是......


16年来,在我与医院不断的交涉,其结果是:仍然无果,2012年,县卫生局领导让我上诉法院解决。我釆纳了他们的建议,进入法律程序期盼解决,向县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于2013年三月十九日,在德清县人民法院开庭审判,德清县人民法院提起医疗过错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有关规定,医疗机构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原则是没有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不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我认为,法官判出如此案件, 实在是有失偏颇,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误的。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主观推断或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予以应该纠正.
德清人民医院在出现医疗纠纷后,不是积极安抚医难受害者,不是认真查处肇事医生的过错;而是利用强大的集体性质的团体与社会关系等能量,利用医院雄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来与弱小的患者方抗衡,人为地增加患者方的维权成本,让一些医难受害者想维权,但望而却步,让无钱聘请医疗律师的医难受害者伸冤无门,告状无望?公理何在?
病人在进医院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医院,完完全全听医生的。而医生在治疗过程中, 医生的服务却不到位,诊断错误,造成严重后果后,又不是积极地反思,找出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因医术过低,胡乱诊断,而致死人命。本应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却是千方百计找所谓的”理由”,搪塞推诿,甚至伪造病历,做出错上加错的事来……或许,上级主管部门为了遮丑,不去深入调查事实依据,妥善正确处理,却袒护包庇医疗机构和责任人--医生。这样只能让患方愤怒,让百姓寒心。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事实应是---德清县人民法院案号(2013)民27号 的判决?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委托省医鉴会提起医疗损害鉴定,省医鉴会已经得出结论“无法鉴定”,其原因,是医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向鉴定机构提供证据材料。按照《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规定: “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X线片等属于医药卫生档案,应归档并单独存放保管。”有人认为,病历作为医药卫生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机构和患者都不是病历所有权人,其最终处分权在国家。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医院的误诊,法官的误判,是一审法官的不法呢?还是一审法官的原则有问题呢?.医疗机构原本应该承担举证不能职责,而德清县人民法院在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反而判决医院无过错推定。我认为,德清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的判决是错误的。事实是有依据证实医疗机构举证不能,“无法鉴定”的结论就是依据,法官有了事实依据,为什么仍不能判决医院有过错推定呢?对是对、错是错,这个事实是无法掩盖的。一审法官理应懂得这个常识,法官断案应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凭推断和想象来判定,德清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确系有失公允,是错误的,应该予以纠正。

本人十六年的心血,几易寒暑,历尽辛酸,十六年的维权,医疗机构的公信力那里去了呢?案件于2015年5月13日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整整被琢磨了我十六年的冤案,在二审法院的审理下,(二审开庭审理至今日已近5个月了),才接到我的律师范荣坤电话说:二审判决结果仍----维持原判,

我却仍然不服判决,一息尚存, 仍要维权。我相信事实与正义同在!此官司,我要一直打到法制的阳光照进我心灵的窗口的时候……
                                    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王公郎村车法荣
附: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湖民终字第7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法荣,系死者张国英之夫。

上诉人(原审原告):车鑫,系死者张国英之子。

上列二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浙江宪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清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盛伟。

委托代理人:董英,浙江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车法荣、车鑫因与被上诉人德清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车法荣及其与上诉人车鑫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荣坤,被上诉人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董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车法荣、车鑫的直系亲属张国英因停经45天、下腹伴阴道少量血性分泌物到处就诊。检查时发现外阴、阴道少量陈旧性血液,宫口闭,宫体前位,增大如孕40天左右,左侧附件稍有压痛,右侧阴性。B超提示:节育环下移,宫内早孕,诊断先兆流产,予对症处理,经治医生建议一周后复查。至1999年1月22日晨3时许,车鑫发现张国英痛苦貌,大汗淋漓,故徒步到士林镇叫亲属,当亲属到其家中时,病人已呼之不应,于晨6时25分送县医院处急诊,值班医护人员立即置病人于抢救室进行检查和救治:病人全身皮肤青紫,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心电监护示一条直线,医护人员给予心肺复苏等积极抢救,终因呼吸、心跳停止时间过长,抢救无效,于6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同年7月1日,车法荣对张国英死亡一事提出异议,后经德清县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车法荣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但未在15日内向上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此后,车法荣一直通过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方式主张权利。2012年12月28日,车法荣、车鑫诉至该院。双方当事人申请对张国英死亡一事,县医院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有过错,过错的大小及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选定浙江省医学会作为鉴定机构。2013年12月5日,浙江省医学会通知双方提供有关医疗损害鉴定材料(急诊抢救资料),如在三个月内仍未提交有关鉴定材料,将终止该案的鉴定。车法荣、车鑫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已经提交门诊病历资料,急诊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县医院在收到该通知后表示,患者张国英系门、急诊就医,故相关资料均已交还患者家属,县医院并无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2014年3月17日,浙江省医学会出具关于终止医疗损害鉴定的通知,因医患双方未提交该案的急诊抢救资料,故决定终止本次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鉴定机构因医患双方均未能提交患者张国英急诊抢救资料而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意见,因此本案已无法从专业角度对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及过错的大小做出判断,本案争议焦点转为县医院是否负有保管急诊抢救资料的义务以及对县医院是否应当适用过错推定。车法荣、车鑫认为,急诊抢救资料在县医院处,县医院未能向鉴定机构提交,应当推定其有过错。县医院辩称,患者张国英的就诊均为门诊治疗,并未住院,所有的病历资料都由张国英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县医院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的行为,不存在过错推定的情形。原审法院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患者张国英两次到县医院处就诊均为门、急诊,并未住院治疗。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县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对门(急)诊病历并不当然负有保管义务,对县医院也不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综上所述,因车法荣、车鑫证据不足,故该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车法荣、车鑫对德清县人民医院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918元,由车法荣、车鑫承担。

宣判后,车法荣、车鑫不服,向本院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大部分是清楚的,但适用法律错误。其提交的张国英的门诊病历中只有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记录,并没有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抢救记录,是因为县医院并没有在原病历上记录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县医院在1999年1月22日制作了新的门诊病历交给其,当日其只收到了县医院的病人死亡通知单,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县医院没有记录当日的急诊或抢救记录,故其无法举证,应由县医院进行举证。根据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三项的规定,住院及门诊病历和各种检查的申请单、报告单、登记本以及病理切片、照片、图纸、X光片等医疗单位应收集归档,所以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抢救资料应在县医院处,应由其向鉴定机构提交,否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中应由县医院举证证明其在对张国英的诊疗、抢救过程中不存在医疗过错,以及县医院的诊疗、抢救行为与张国英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应由县医院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请求撤销德清县人民法院(2013)湖德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县医院答辩称:1999年1月22日,张国英由家人送至县医院时,已经呼之不应,在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张国英及其家人不可能携带以往看病的病历本。根据相关诊疗规范及规程,患者急诊抢救没有病历本的,由本人或随同人员另行办理病历本就诊,故也就出现了车法荣、车鑫提供的病历本上仅记录了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就诊情况。张国英在1999年1月22日并没有住院,故病历本应由其本人或家属保管。车法荣、车鑫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病历本致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卫生部《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主要针对住院病历,但张国英当时并没有住院,只进行了15分钟的抢救后就死亡了,在这样短时间的抢救过程中没有法律规定要有一个书写记录。本案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形,现有证据已经证明县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等诊疗规范的规定,不存在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更谈不上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没有本条规定适用的余地。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判。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与抗辩,结合在案证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县医院是否有保管张国英急诊资料的义务,县医院是否应被推定为存在过错。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车法荣、车鑫主张县医院对其亲属张国英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应由其对县医院的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车法荣、车鑫因不能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致使医疗鉴定无法进行,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车法荣、车鑫称无法提供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的原因是县医院既未在原有病历上记录抢救过程,也未给其新的病历,故其无法提供,并以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之相关规定,认为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急诊病历在县医院处。本院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首先,根据车法荣、车鑫持有张国英于1998年12月21日及1999年1月17日的门诊病历的情形看,门诊患者的病例应由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保管,否则,车法荣、车鑫无法持有该病历;其次,根据车法荣、车鑫提交的当年的德清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其封面底部用黑体字醒目标注:“注意清洁、妥善保管、各科通用、复诊带来”,此亦可证明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存,否则院方无需在病历封面中提示患者“复诊带来”。第三,卫生部1991年颁布的《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系医院内部档案管理规定,不能据此推断出所有患者的门诊病历必须由医院保存。张国英死亡时,国家并没有关于病例管理的专门的相关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直至200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才颁发《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并明确规定:“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室或者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者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车法荣、车鑫诉称县医院未给其张国英1999年1月22日的急诊病历系其单方陈述,县医院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车法荣、车鑫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八)项之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县医院对其不存在过错等进行举证,但是根据实施在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在医疗机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三种情形时才能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而本案中县医院并不具备上述三种情形,故不能推定县医院存在过错。

综上,车法荣、车鑫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36元,由上诉人车法荣、车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国祥

代理审判员  赵哨兵

代理审判员  沈 杰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1 2 3 4 5 页号:1/8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