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我发货kioo 发表于  2019-05-06 09:37:23 22字 ( 0/197)

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井中月楼 发表于  2019-05-06 10:08:29 14字 ( 0/207)

说起来 关于咱们只能围观下。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不知岁月 发表于  2019-05-06 10:08:45 25字 ( 0/193)

这么恶劣的事情啊,太让人气愤了。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呼呼地爱 发表于  2019-05-06 10:09:25 18字 ( 0/131)

为什么敢如此猖狂.是不是在掩饰什么?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地下花影 发表于  2019-05-06 10:09:47 17字 ( 0/172)

社会因为这样的存在变得越发的不堪。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沙子筑坝 发表于  2019-05-06 10:10:01 18字 ( 0/190)

将维权进行到底.大家一起来关注下吧!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落叶风吹 发表于  2019-05-06 10:10:19 10字 ( 0/195)

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蚱蜢碰上鸡 发表于  2019-05-06 10:16:53 14字 ( 0/136)

让大家都看看这些人是有多邪恶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芋头叶子 发表于  2019-05-06 10:17:50 20字 ( 0/211)

真的,你们有木有觉得这个有点那个很自大啊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老爱丝瓜 发表于  2019-05-06 10:19:03 17字 ( 0/346)

之所以敢这样做,还是占着自己是嘛?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9-05-06 10:19:34 19字 ( 0/138)

绝对的幕后交易,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花木埋怨 发表于  2019-05-06 10:19:46 14字 ( 0/145)

就是要曝光它.做的太过分了。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上闹春光 发表于  2019-05-06 10:19:57 27字 ( 0/253)

现实社会,真的,就这样。无语违者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春容碧草 发表于  2019-05-06 10:20:24 30字 ( 0/151)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 说不定就会有正义的领导看见 一定要坚持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黄柑荐酒 发表于  2019-05-06 10:20:38 13字 ( 0/126)

难道现在还是没有解决是吧?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黄柑荐酒 发表于  2019-05-06 10:21:01 25字 ( 0/150)

你是当事人吗?能把事情说得更清楚一点吗?顶你一下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然风格 发表于  2019-05-06 10:21:12 14字 ( 0/129)

揭发的好,让的这些丑事曝光吧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放到过后 发表于  2019-05-06 10:21:24 25字 ( 0/165)

常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这你的人 发表于  2019-05-06 10:21:43 26字 ( 0/143)

潜规则而已。当今体制有问题,体制不改,司法就是笑话。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第三方热播 发表于  2019-05-06 10:21:54 20字 ( 0/156)

真的是让人寒心死了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2019年4月,中央各扫黑督导组进驻各省省会,各地“扫黑除恶”行动依然在轰轰烈烈的开展着,然而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吉林白山市仍然有涉黑团伙妄图利用虚假股权转让方式和诉讼程序来侵占他人巨额财产。近期,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帆联系上笔者,详细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事实经过:

  时间要追溯到2012年2月24日,为共同开发上营子矿(2011年由杨帆买下),杨帆同山东平度人刘红红签订《出资和经营协议》,双方依法成立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弘泰公司)。后来刘红红因挪用公司公款、躲避债务等原因离开公司,2013年9月17日刘红红委托公司财务总监张书山与杨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弘泰公司的70%股权转让给杨帆,至此杨帆享有弘泰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至2017年杨帆以弘泰公司全资企业业主身份投入矿山,不仅为刘红红偿还160多万债务,还投入勘查资金达5000多万元,历经近四年查明钾长石储量5720万吨,露采储量2700万吨,属于超大型矿山。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2016年11月5日,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刘红红又与刘庆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已转让给杨帆的70%股权以1300万再次转让给了刘庆维(浑江区人大代表)。

  “现在看起来,刘红红再次转让股权的行为其实就是在为侵吞弘泰矿业资产做铺垫,为的就是将我拖入诉讼当中,以便于暗箱操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其手段如同国手布局、步步紧逼,令人望而生畏”!杨帆无奈的说道。杨帆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后来发生在靖宇县法院云诡波谲的诉讼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法院诉讼:

  2017年1月刘庆维向靖宇县起诉刘红红和杨帆,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由于2013年的时候杨帆已经受让了刘红红70%的股权,刘红红股权的再次转让剥夺了杨帆的优先购买权,这是怎么样都无法抹掉的事实。刘庆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撤诉,而靖宇县法院不顾杨帆的抗辩意见裁定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杨帆在2017年3月1日申请保全了刘红红在弘泰矿业70%的股权,刘庆维得知后3月2日就去靖宇县法院再次起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靖宇县法院居然在当天就受理了刘庆维的诉讼请求!按照法律的规定,已经保全过的财产与之相关的诉讼法院不应该受理。而且这一次刘庆维没有将杨帆列为本案当事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杨帆作为股权优先购买人应当参加诉讼,而且法院也应当追加杨帆为本案当事人),2017年4月7日靖宇县法院在杨帆没有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作出(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红红与刘庆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杨帆得知该判决后,立即向靖宇县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是靖宇县法院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内,靖宇县法院既没有对杨帆的再审申请进行审查,也没有对该案提起再审,却在2017年7月14日作出了(2017)吉0622民再1号民事裁定书,自行撤销了(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并再次准许刘庆维撤回起诉。

  涉黑行为:

  司法腐败的后果令人难以承受!据杨帆反映,因为有靖宇县法院作出的(2017)吉0622民初236号民事判决书做依据,刘红红便开始勾结袁凤友、丁滔(袁凤友和丁滔都是白山市人大代表)、苏刚、姜春鹏等黑恶势力人员有组织有预谋的采用流氓无赖手段强行侵占弘泰公司资产(该民事判决截止撤销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苏刚、刘庆维、姜春鹏等人多次打电话恐吓杨帆,扬言“要矿还是要命”,2017年5月10日,他们将非法淘汰设备强行运至矿山,并霸占矿山准备强行开采。

  二、刘红红等人拿着法院判决书到工商局变更了弘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强行剥夺了杨帆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三、在杨帆不知情的情况下,苏刚、刘庆维、丁滔等人在吉林日报虚假登报挂失弘泰公司探矿权证,并在长白山日报虚假登报增资扩股。矿山建设都是杨帆投资,除非杨帆同意增资扩股,其他人均无权决定公司增资等事宜。

  四、苏刚、丁滔等人到公安部门报案诬告杨帆侵占公司财产,后经调查确认不属实。苏刚、丁滔等人又通过以吉林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602队为原告的虚假诉讼窃取了杨帆的勘查成果。他们还伪造了弘泰公司的探矿权证。

  五、苏刚多次打电话骚扰杨帆,让杨帆承认苏刚的法人地位,并威胁杨帆配合转让矿山,杨帆拒绝后,他们又窃取了杨帆出资打钻的岩芯。

  以刘红红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严重损害了弘泰矿业公司和杨帆的合法权益,给弘泰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即便如此,杨帆也愿意相信政府,相信国家扫黑除恶的方针政策会落实到白山靖宇县,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自己一个公道!

  苏刚、丁滔、袁凤友照片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如下: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1_1320152042940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2_13201520429656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3_13201520430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4_132015204302187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5_1320152043062500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6_132015204310312507

  hello 白山靖宇县弘泰矿业数亿元矿产被涉黑势力侵占   棋牌交流 %E5%9B%BE%E7%89%877_132015204316562507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