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2 18:46:20 0字 ( 0/155)

山东肥城的陈圣磊丶武保东这两位交警,可能有利益或是其它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为什么这么清楚明了横穿马路的违法行为在事故认定书中认定为前方顺行左拐弯的会法行为?

山东肥城的陈圣磊丶武保东这两位交警,可能有利益或是其它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为什么这么清楚明了横穿马路的违法行为在事故认定书中认定为前方顺行左拐弯的会法行为?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2 20:07:43 0字 ( 0/117)

付XX没有违法违规行为,就是假设付XX在自己行车道超速了,也不过是像你所说的没有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已,但是,绝不是侵占路权,造成本次事故的产生主因是因为张XX

付XX没有违法违规行为,就是假设付XX在自己行车道超速了,也不过是像你所说的没有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已,但是,绝不是侵占路权,造成本次事故的产生主因是因为张XX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3 07:48:57 0字 ( 0/240)

肥城两交警通过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马路的事实真相,认定不应承担主要责任的付晓红为主责,其目的就是为了达到通过追究付晓红的刑事责任来实现让付晓红多出钱的目的。目

肥城两交警通过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马路的事实真相,认定不应承担主要责任的付晓红为主责,其目的就是为了达到通过追究付晓红的刑事责任来实现让付晓红多出钱的目的。目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3 14:34:54 144字 ( 0/124)

希望交警以及事故认定专家都来评评 !这里面是否存在客观故意 否则这么简单明了 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到了这两位交警这里就成了合法的前方顺行左拐弯了呀 ?而不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3 17:24:21 0字 ( 0/120)

这么清楚明了的张XX横穿马路侵占付XX路权的违法违行为,被两位有事故认定资格的肥城两交警在事故认定书中认定为前方顺行左拐弯的合法行为,有谁能讲清楚这是为什么?

这么清楚明了的张XX横穿马路侵占付XX路权的违法违行为,被两位有事故认定资格的肥城两交警在事故认定书中认定为前方顺行左拐弯的合法行为,有谁能讲清楚这是为什么?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3 17:28:30 0字 ( 0/123)

此事已向当地相关的纪委等有关部门反映,反映陈圣磊、武保东,在此事故认定中掩盖和歪曲真相,失职渎职,不知领导们是否严查!静待答复!

此事已向当地相关的纪委等有关部门反映,反映陈圣磊、武保东,在此事故认定中掩盖和歪曲真相,失职渎职,不知领导们是否严查!静待答复!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3 17:33:27 0字 ( 0/112)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3 18:17:05 0字 ( 0/112)

两位交警是不是拿了好处,咱不知道,也没有办法知道,但是,咱只知道这么清楚明了的“张XX横穿马路侵占付XX路权的违法违行为”,被这两位有事故认定资格的肥城交警在事

两位交警是不是拿了好处,咱不知道,也没有办法知道,但是,咱只知道这么清楚明了的“张XX横穿马路侵占付XX路权的违法违行为”,被这两位有事故认定资格的肥城交警在事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askwxw 发表于  2018-08-03 18:33:48 0字 ( 0/117)

请大家客观公正评论,也请全国的公安交警及律师参与评论,咱不做人身攻击,也不诽谤人,咱只是让大家评论,这么清楚明了的“张XX横穿马路侵占付XX路权的违法违行为”,

请大家客观公正评论,也请全国的公安交警及律师参与评论,咱不做人身攻击,也不诽谤人,咱只是让大家评论,这么清楚明了的“张XX横穿马路侵占付XX路权的违法违行为”,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3:23 11字 ( 0/90)

让更多的人来关注…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3:27 19字 ( 0/97)

这叫什么事啊,没人管了吗,真是的。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3:31 24字 ( 0/93)

就自己对自己的利益在意 这样做真的不对。,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3:37 16字 ( 0/112)

这年头越来越霸道了?什么逻辑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3:43 16字 ( 0/187)

应该问问。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3:49 29字 ( 0/89)

一直都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边,无语和心寒呀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4:00 22字 ( 0/113)

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一天春雨 发表于  2018-08-03 21:54:09 13字 ( 0/222)

这件事情太让人心寒了,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大富翁人 发表于  2018-08-03 22:02:09 16字 ( 0/126)

很同情,希望有人给一个说法。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德国法国 发表于  2018-08-03 22:02:15 21字 ( 0/120)

太多不公平, 不要放弃啊。 能走出困境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地地道道的人 发表于  2018-08-03 22:02:18 20字 ( 0/118)

纸是保不住火的,真相就是真相就是真相

山东青岛市黄岛区居民付晓红,今天,我要在这里揭露肥城交警武保东(肥城市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 JZ136)、陈圣磊(肥城市交通警察四中队长, JZ326,在2018515交通事故认定过程中滥用职权、隐瞒真相,致使我蒙冤,几近身陷囹圄!我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还法律以公正、还我以公道!

案件事实

一、两交警无视事故发生地不能左拐弯的事实,编造事故另一方“前方、顺行、左拐弯",做出有利于事故另一方的事故认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路口的道路上垂直穿过分道线白色实线与道路中心的黄色实线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严重违法、违章行为!然而,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 2018年5月15我与张维杰交通事故一案时故意将张维杰 “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莫名认定为“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从而作出有利于张维杰的事故认定。

我曾经多次提出:“此处既没有路口,又没有拐弯与掉头标线、标志,且道路中心为黄色单实线(有现场照片为证),不能拐弯,拐弯违法”!而二交警却说:“肥城就是这么定!”。难道肥城不属于中国?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还是俩警察为所欲为惯了,不把法律的权威和公平公正放在眼里了?

这种滥用职权、渎职犯罪行为,直接导致遵纪守法、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我和亲属、同事不得不走上上访申冤之路。

事故现场监控及事故现场照片充分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 “张维杰 前方、顺行、左转弯”是严重错误的,张维杰的行为明显是“横穿道路”的违法违规行为(详见下图)。

20185158时左右,我驾驶鲁BFU519号小型轿车在肥城市孙伯镇泰东路上由东向西,正常行驶,无任何违法行为,在发现张维杰横向冲出后立即紧急刹车、左打方向,这足以证明我已经做到了文明驾驶、安全驾驶;而张维杰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严重违反公路标线(分道线为白色实线,道路中线为黄色单实线)突然从相邻车道的农用三轮车前方横向由北向南冲出,因未采取相应的措施,其车头以垂直90度直接撞到我所驾驶正常行驶的小型轿车右侧前方位置,并且反弹后退大约半米(详细见事故录像放大版光盘)。后张维杰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张维杰这种突如其来横穿道路的违法行为是不可预见的,不是任何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所能够避免的。

二、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存在严重滥用职权,隐瞒真相,渎职行为!

事故监控录像及事故现场照片,非常清楚的证明,张维杰无视交通法律法规,无证、不带头盔、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未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张维杰主动横穿公路的严重违法行为,侵占了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这是造成发生本次事故的直接成因!张维杰违规不带头盔,这是造成他倒地头部受伤而死亡的主要原因。

从事故成因来讲,张维杰违法违规横穿马路侵犯了我的路权在先。事故专家对于交通事故认定做出了如下解释:

1、先看路权,侵占路权者主责。

我没有侵占张维杰的路权。但是张维杰跨越白实线与黄实线横穿道路的行为,首先侵占了我正常行驶的路权。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2、次看违法,都没侵犯路权,违法者主责。

我在自己的车道上正常行驶,没有任何违法违规,且证照齐全。

张维杰具有不带头盔、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的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张维杰当承担主要责任。

3、再看主动与被动,主动者承担主责。

我在自己行车道上,正常行驶,不存在主动改变正常行驶行为,在此事故中属于被动行为。而张维杰主动脱离了自己的车道,横穿马路,侵占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我的路权,张维杰属于主动行为,当担主责。

4、当既没有侵犯路权又没有违法,才论文明驾驶,确保安全。

这是一箩筐条款,对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张维杰和我都适用。

最近山东临朐、招远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其中招远是机动车超速与自行车相撞,结果认定为同等;临朐是在有口处电动车横穿公路没有下车推行认定为同等”。人民网也有报告电动车鉴定为机车,电动车违法闯红灯,承担全部责任!难道摩托车违法横穿马路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么?为什么到了肥城机动车与两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事实如何,机动车就成主责了呢?

三、卷宗中的照片,与现实客观情况不符合。如:

这个复原现场的照片与现实不符,我没有确认现场照片,真实的情况是摩托车成90度的角度垂直撞向车的右侧(有监控录像为证),而后张维杰倒地。

就是这样一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交通事故,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却在肥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堂而皇之的以“前方、顺行、左拐弯”来故意掩盖和歪曲张维杰“横穿道路”造成本次事故的真相,致使正常安全驾驶的我蒙冤!

四、泰安市交警支队做出的复核结论,充分证明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727,泰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作出了“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复核结论(泰公交复核字结论【2018】第000024号),认为“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第370983120180000253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部分事实不清楚、主要证据不充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责令肥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认定。” 这进一步充分证明了肥城交警陈圣磊、武保东在处理这一交通事故中故意掩盖和歪曲真相,滥用职权,失职、渎职!

 

陈圣磊、武保东俩交警睁眼说瞎话、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行为证据确凿、性质恶劣!请相关部门严查!让滥用职权的人得到应有惩罚!我相信党和政府!信法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付晓红

 201881

                                                 

 

1 2 3 4 5 页号:1/8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