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xiaomeinan87 发表于  2018-07-04 13:02:23 401字 ( 0/638)

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杜斌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顺颂商祺 发表于  2018-07-04 20:18:31 13字 ( 0/515)

这样的放贷房子实在是太坑人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事务所问我 发表于  2018-07-04 20:18:53 14字 ( 0/716)

这银行的工作人员也太狠心了吧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坐在王位 发表于  2018-07-04 20:19:12 17字 ( 0/646)

哇塞,这样的爆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王文卿 发表于  2018-07-04 20:19:30 15字 ( 0/553)

事已至此,这绝对是一个大案件啊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暗暗安安 发表于  2018-07-04 20:19:54 12字 ( 0/586)

执法部门这是有意在包庇呀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植党自私 发表于  2018-07-04 20:20:14 23字 ( 0/567)

世界知道无奇不有,真是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啊.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时尚全球 发表于  2018-07-04 20:20:32 19字 ( 0/589)

那么多的钱都进了银行工作人员的口袋了吧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哀声确实 发表于  2018-07-04 20:20:52 12字 ( 0/684)

这幕后是不是有什么黑手啊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所学非所用 发表于  2018-07-04 20:21:11 21字 ( 0/575)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会继续关注的.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爱上为 发表于  2018-07-04 20:21:29 16字 ( 0/745)

现在的执法部门是不是也不太光明啊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手足相残是 发表于  2018-07-04 20:21:47 15字 ( 0/604)

这样高额的高利贷真是坑人不浅啊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在线彩色真 发表于  2018-07-04 20:22:10 14字 ( 0/557)

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内幕啊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自学成才车 发表于  2018-07-04 20:22:26 20字 ( 0/741)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我会继续关注下去的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在学校 发表于  2018-07-04 20:22:45 13字 ( 0/612)

违规放贷的骗局真的好可怕呀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实现方式 发表于  2018-07-04 20:23:03 10字 ( 0/557)

这么高的高利贷好吓人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主心骨亲戚 发表于  2018-07-04 20:23:19 14字 ( 0/704)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高度重视此事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最值钱 发表于  2018-07-04 20:23:36 18字 ( 0/1302)

这个案件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收受贿赂了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按时去 发表于  2018-07-04 20:23:52 13字 ( 0/630)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鳌山卫 发表于  2018-07-04 20:24:09 17字 ( 0/610)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不把法律看在眼里了

在今天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形形色色的经济犯罪也不断充斥着人们的眼球。近期,笔者接到爆料电话,多位受害人反映因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放贷的骗局中,导致现在将要失去抵押的房产,面临着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的危机。

事情还要从一个叫朱彦的人身上说起。朱彦,女,(原名朱艳,因个人征信失信后改名为朱彦)贵州遵义市人,当地多家商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4年朱彦的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已偿还不了当时由遵义红花岗区农村信用联社中华南路信用社主任杜斌亲手放贷的贷款时,杜斌介绍了遵义市天杰资产管理公司张松(高利贷公司)给朱彦,张松以月息12%15%借款给朱彦来过桥(俗称过账,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贷款人为了保住信誉,可以给贷款人介绍及担保借短时间的借高利贷来先还银行,然后再操作把贷款放下来还高利贷,期间银行工作人员又以各种原因拖延贷款流程时间,目的以达到为高利贷公司获得更多更稳的利益,美其名为“帮”,实际是在“坑、骗”,因为通过这样的操作,贷款人基本会蒸发贷款金额20%,然而这20%的钱去哪里了?去了高利贷公司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手中。)当杜斌明显感觉到朱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可能将还不起贷款的时候,再勾结朱彦以受害人张某等人20多处房产作抵押担保贷款1380万元,其中1000万是承兑汇票敞口(承兑汇票敞口1000万,即可开出2000万的承兑汇票,但需向银行缴纳1000万的保证金,而朱彦没有这1000万交保证金,所以此时杜斌身边可以帮助朱彦垫付保证金的“朋友”实为放高利贷的人就出现了),380万是流动资金。2000万的承兑汇票是直接出票给朱彦控制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朱彦再拿去贴现回来(就是从这家公司取出2000万)还高利贷公司垫付的保证金和付高利息,这样一来一去,朱彦所借的1000万贷款到手就只剩不足800万,被洗走的200多万元进了谁的腰包答案不言而喻!周而复始,这就导致了朱彦债台高筑,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到处行骗和非法集资。朱彦为偿还债务,于201310月至20154月期间,勾结多位银行工作人员(杜斌,高仁强,任毅等)骗取贷款偿还债务,加以高息诱惑,使300多位受害人就是在此情况下深陷其中。其中比较典型的两起事例如下:

2014423日,朱彦以遵义坤达贸易有限公司需要进货资金为由,向员工梁红远借款。因朱彦宣称银行有关系,所以贷款事宜由朱彦负责经办。听朱彦说,一般从银行贷款出来她都是按2%-6%的提成给银行经办人,红花岗长征信用社信贷部审核人任毅(朱彦兄弟的亲家),得知此消息后,主动找到朱彦,愿意为她贷款,朱彦按照任毅的吩咐向银行提供了假资料,以梁红远等人名下10处房产做抵押担保,获得690万贷款,按坤达公司真实经营情况根本得不到银行这么大的贷款授信。

2015115日至21日,朱彦以其所控制公司法人(李静、陈某、许文棋、赵兴荣)的名义和其互相联保,通过汇川区营业部信用社主任高仁强,违规贷出信用贷款400万。

据许文棋描述,上面两起骗贷事例只是朱彦案中的冰山一角,关于朱彦骗贷的数额,仅法院查明、事实清楚的就有6380万元。另外,朱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700多万元,一共牵涉到的受害人多达300人。

受害人报案后,公安经侦部门介入调查,朱彦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受害人更在乎的是赃款赃物的去向以及追缴问题,而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的行为却让人感到疑惑。

首先,2015115日朱彦贷出的400万信用贷款,在朱彦被调查起诉阶段,竟然有神秘人物把贷款全部还给了银行,贷款人去银行查询被拒绝,向经侦部门报告此情况,办案人员也不调查,真是可谓“诡异”!

其次,朱彦案中涉及的多位银行工作人员,如杜斌、任毅、高仁强等人涉嫌犯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但是经侦部门并没有对他们立案调查。朱彦在押期间曾多次举报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但是均被办案人员阻止,还被威胁要加个“诬告罪”!尤其是杜斌已被经侦部门查明通过家属杨诚收受朱彦贿赂40多万元(贵州开元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报告书已经证实此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执法部门还是不查办,这到底是办案人员执法水平低,还是背后有人在干扰查案呢?

再者,朱彦在押期间,其公司的资产被非法转让。朱彦公司的茅台酒经销权(三个共计74吨,经营权价值7000余万元)被高利贷公司陈攀转入其所控制的公司里,鲁花牌系列的代理权转入贵州泰华宏升商贸公司(也是陈攀所控制的公司),当时鲁花厂家还有100多万的预付账款。朱彦在凤冈县进化镇承包的500余亩茶园和制茶生产线及相关设备共计400多万元的资产,在朱彦被关押期间被遵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李良国私自到看守所逼迫朱彦签协议转让,非法转移了该部分资产。还有朱彦几个公司仓库的货物、好几台车也都被非法转移,这一系列的转移资产行为在受害人看来显得尤为的扑朔迷离。朱彦的名下财产报案人早就跟汇川公安局报告过,经侦部门为何不查封冻结来阻止资产的转移?还有李良国不是朱彦的代理律师,他以什么身份能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见朱彦,又是谁安排他去见朱彦的呢?

朱彦的家人在描述时,特别反映了一点,那就是朱彦所借款的高利贷公司都有涉黑背景,包括天杰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张松)和陈攀等人,他们为了让朱彦还高利贷款,曾以朱彦小孩的安全威胁,甚至逼迫朱彦自杀!这也直接导致了朱彦在骗贷和非法集资的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全国倡导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张松、陈攀等人还敢顶风而上,气焰何等嚣张!

目前,由于公安部门没有追缴朱彦的赃款,李静,许文棋,向波,梁红远,周兰等受害人被银行起诉,法院竟判决这些受害人为朱彦偿还巨额债务,他们在银行抵押的房产将面临拍卖。他们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督促汇川区公安经侦部门积极追缴赃款,追究该案中涉及银行工作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高利贷涉黑团伙,给众多受害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