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7-03 22:00:30 31字 ( 0/522)

无法保证血样同一性,无污染的情况下,血样的司法鉴定还有意义吗?

司法岂能为虎作伥?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京行终4782号行政判决书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并称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各方当事人不持异议,本院依法确认。”,“争议商标在‘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服务上已经与引证商标的已录制的计算机程序(程序)商品构成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支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就是维持一审驳回原告请求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关于第10544271号“王者之剑”商标无效请求裁定书》的诉讼请求。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以下简称低碳客经营部)于2012228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王者之剑”商标,201326日获得初审公告,并于201357日起享有商标专用权。该商标注册号为10544271,核准使用在第41类“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等服务上,专用期限至202356日。

201356日,蓝港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港在线或蓝港在线公司)员工尚德珠(异议人)向商标局提出异议,201548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2015)商标异字第0000002721号《第10544271号“王者之剑”商标准予注册的决定》认为,“该异议人另引证他人在先注册的第4494032号“王者之剑”商标指定使用在第9类“计算机存储器;已录制的计算机程序(程序);文字处理机”等商品上。双方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在功能、用途、使用方式等多方面差异明显,不属于类似商品服务,并存使用应不致造成相关消费者混淆误认。该异议人另称被异议人(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抢注其引证商标证据不足。”,决定“第10544271王者之剑商标准予注册”。

以上事实证明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在申请“王者之剑”商标时,不存在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情形。

2015520日,蓝港在线公司对10544271号”王者之剑“商标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其主要理由为:一、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二、蓝港在线公司的《王者之剑》游戏在国内计算机领域中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三、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具有抢注他人知名商标或公众熟知的地名、作品名称等的一贯主观恶意,争议商标亦是对蓝港在线公司在先创作游戏名称及在先使用具有一定影响商标的恶意抢注。

商评委经审理查明的事实:

引证商标系第4494032号“王者之剑”商标,由北京华旗资讯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于200522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9类计算机存储器、已录制的计算机程序(程序)等商品上。该商标于20131216日转让予蓝港在线公司。该商标专用期限至20171027日。

争议商标系第10544271号“王者之剑”商标,由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于2012228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41类教育、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等服务项目上。

蓝港在线提交的在案证据显示的日期均晚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日,不能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其“王者之剑”商标在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教育、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等相同或类似服务上在先使用了“王者之剑”商标并使其具有一定影响。

一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以上事实均予以确认。

商评委、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已经证明:蓝港在线公司提交的引证商标档案、争议商标档案、低碳客经营部名下商标信息、蓝港在线公司对《王者之剑》游戏进行宣传推广的广告合同、蓝港在线公司的子公司天津八八六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及其对《王者之剑》游戏进行宣传推广的广告合同等证据,均不能达到证明目的。其要证明的低碳客经营部恶意抢注蓝港在线在先使用具有一定影响商标和蓝港在线引证商标具有知名度,商评委、法院都没有认定。

低碳客经营部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争议商标注册申请是2012228日,蓝港在线公司获得引证商标的使用权是在20131216日,而且在此之前该引证商标没有实际使用。蓝港在线明明在后将“王者之剑”使用在争议商标“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服务项目上,却以在先使用引证商标为由,申请对低碳客经营部‘’王者之剑‘’商标宣告无效岂不荒唐?蓝港在线在低碳客经营部“王者之剑‘’商标注册之后,对《王者之剑》游戏进行宣传推广的广告以及所称的“知名度”只能证明其对低碳客经营部商标专用权侵权的程度已经很严重了。

如果低碳客经营部认为两商标近似,商品与服务类似,当初就没有理由申请注册,国家商标局就没有理由获准注册。法院获得的”低碳客经营部对两商标近似不持异议”的证据值得质疑。

商评委作出对第10544271号“王者之剑”商标无效宣告裁定时的证据(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与国家商标局经由商标异议程序后作出对该商标准予注册决定时的证据(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并无实质变化。

同样的事实,适用同样的法律,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2015)商标异字第0000002721号《第10544271号“王者之剑”商标准予注册的决定》称,“双方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在功能、用途、使用方式等多方面差异明显,不属于类似商品服务,并存使用应不致造成相关消费者混淆误认。该异议人另称被异议人抢注其引证商标证据不足。”决定:“第10544271”王者之剑“商标准予注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关于第10544271号“王者之剑”商标无效请求裁定书》却称,“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服务上,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的近似商标”,称“申请人无效宣告请求部分成立”。二审判决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低碳客经营部向法院提供深圳市公证处两份公证书,证明《蓝港互动有限公司(蓝港在线)2015年第一季度报告》称,“于二0一五年四月三十日,本集团收到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于201548日发出的通知,说明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申请注册的《王者之剑》商标被核准,并驳回本集团于20133月提交的异议申请。本集团正在修改游戏《王者之剑》的中文名称王者之剑,以减轻任何潜在侵权索赔的影响。”;《蓝港互动有限公司(蓝港在线)2015年度报告》称,“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注册王者之剑的商标申请已获批,而本集团于二零一三年三月提出的异议则被拒绝,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本集团已将‘王者之剑’改名‘王者战魂’,以尽可能减轻任何潜在侵权申索对本集团的影响。”

引证商标所在的第9类和争议商标所在的第41类,本不是同类和类似商品与服务。第9类的内容没有“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内容,蓝港在线为了能使自己的《王者之剑》游戏获得在“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服务项目上的商标权,先后于201236日、2014714日两次申请在第41类注册“王者之剑”商标,均被商标局依法驳回。证明蓝港在线在《招股说明书》中称《王者之剑》网络游戏于20133月开始投入使用,明显已属第41类“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 服务内容,侵犯了争议商标的专用权。并且是恶意侵权。

以上事实充分证明,是蓝港在线明知自己侵犯了低碳客经营部的商标专用权,担心其索赔即恶意申请对低碳客经营部“王者之剑”商标宣告无效,竟被违法裁定:“争议商标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服务予以宣告无效”,又历经一、二审判决,蓝港在线欠了别人的债务,怕别人讨债,要把债权人干掉的目的竟然成功了!

本案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对石首市低碳客电子经营部王者之剑”商标部分宣告无效是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八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受法律保护,行政机关不得擅自改变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

行政许可所依据的法律、法规、规章修改或者废止,或者准予行政许可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变更或者撤回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由此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造成财产损失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给予补偿。”

虽然商标法有对注册商标宣告无效的条款,但是这些条款必须严格适用,错误适用法律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则应依法向商标注册人赔偿。

(刘治成。201872日,北京)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