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1:19:31 60字 ( 0/920)

一个不明身份的冒牌医务人员,抽了我的血,又用该血样作鉴定,产生一份3处违法的鉴定意见,据此鉴定意见定我有罪,还有天理吗?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1:34:54 37字 ( 0/685)

不明身份医务人员用的什么消毒液不清楚,仅有一小段录像看不出用的什么消毒液。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1:37:11 61字 ( 0/978)

一个不明身份的医务人员有没有做到抽血动作规范,“为了确保混匀完全、抗凝得当,颠倒混匀采血管5-8次”,这些细节统统不知道。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1:39:38 39字 ( 0/1310)

一个不明身份的冒牌医务人员,有一点做的倒是很清楚,就是违法将血液存入了促凝管。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1:40:31 14字 ( 0/950)

冒牌就是冒牌,漏洞随处可见。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1:43:34 71字 ( 0/831)

我又充分理由怀疑,用了酒精消毒液,没有做到为了确保混匀完全、抗凝得当、颠倒混匀采血管5-8次,这些细节要求一个不明身份冒牌医院人员的确有点高!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8:25:33 81字 ( 0/746)

《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GB19522-2010) 第5.3.1条规定”抽取血样应由专业人员按要求进行“。不明身份的冒牌货算不算专业人员呢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9:48:35 44字 ( 0/868)

用什么消毒液不清楚,采血后有没有颠倒混匀采血管5-8次不清楚,错误存放促凝管倒是很清楚。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9:55:06 56字 ( 0/668)

促凝管放在物证袋上面,没有当场密封包装,物证袋袋口敞开,促凝管密封塞可随意打开,血样的统一性无污染没有任何保证。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9:56:32 18字 ( 0/599)

血样保存在哪里不清楚,没有保管记录。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19:58:07 25字 ( 0/1108)

说是”宋在军、李辉“送血样到鉴定所,没有任何凭证。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20:00:36 38字 ( 0/584)

血样19号送,20号到,不和常理;血样送达没有拍照、没有送达回执,不和常理。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20:03:30 46字 ( 0/799)

从执法环节到血样提取、保管、送检、到最后鉴定环节,,存在太多违法程序,但丝毫不妨碍定人有罪!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20:05:19 18字 ( 0/1591)

一审,二审,再审,誓将错案坚持到底。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20:11:10 19字 ( 0/1407)

我这唠唠叨叨没完没了,俨然成了祥林嫂。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6 20:14:15 19字 ( 0/672)

好好的一大老爷们,怎么就变成祥林嫂了?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7 21:58:48 32字 ( 0/777)

送到鉴定所的血样究竟是谁的?怎么证明是我的血?请拿出DNA验证。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7 22:03:17 48字 ( 0/450)

在促凝管血样受到污染这点是确定的,消毒液用酒精怀疑不能排除,没有当场封装被人作手脚的怀疑不能排除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7 22:06:46 40字 ( 0/431)

没有在低温保存的怀疑不能排除,送检人的怀疑不能排除,所谓疑雾重重醉驾案太贴切了!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5-07 22:08:06 16字 ( 0/646)

辩护讲究辩点,这辩点一抓一大把。

    了不起的付云皓

 

付云皓是一位令我景仰的80后,尽管他比我的孩子还要小几岁。

我像一只苍老的鹰,每日伏在山崖上,敏锐地观察着生活中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猎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写成一篇作品。

我会为高尚的灵魂大唱赞歌;也会毫不留情地啄食腐肉,刮骨疗伤般地将其击碎变成生长的营养。

让付云皓进入我的视线的是一篇拙劣的、哗众取宠的报道《奥数天才坠落之后》。

这篇报道的题目是典型的略带腐朽之气的标题党。首先进入读者眼帘的是一段故弄玄虚的设疑付云皓——这个曾占领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高点的、备受期待的奥数天才——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意外地在学术界消失了。天赋曾经给付云皓带来过好运气,又让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吃尽苦头。”来映衬题目中的“坠落”。

接着,作者以讥讽、嘲弄的语气描写着付云皓日常的工作

上课铃像阵雨一般突然而至。刚刚还在和记者热烈交谈的付云皓先生扭头冲进了教室,没说完的半截话头被尴尬地甩在了门外。

他一屁股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抚平呼吸、打开公文包、掏出讲义,像台机器似的熟练地往外蹦词儿,“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圆幂的定义,以及跟它相关的根轴和根心的概念……

教室里电扇呼啦啦转,窗外是广州郊外茫然一片的田野。清明午后的时光总让人不知如何打发,正在上课的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同学们都有些昏昏欲睡。在这所以培养小学老师为目标的二本师范学校,正在讲授的初中数学内容对学生来说似乎有点太难了,而这些是付云皓在小学就轻松掌握的知识。

作者想表达什么?

无非是在老调重弹地宣扬着,一个有天才的人假如从事了普通工作,沦为了凡人而没有成为“人上人”的精英,便一定是坠落了。便值得大“伤”特“伤”。

最值得玩味的是报道的结尾用了小说常用的“反差对比”手法写到:

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妻子催促他“回去陪小朋友睡觉”……付云皓挠挠头,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这里的用意太过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付云皓“泯然众人矣”!

以至看到这里,我恍然地觉得作者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人。于是特地看了一下作者的名字,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未听说过他是谁。

作者就不值一提了。本文是想说明为什么付云皓会令我景仰的原因。

尽管“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付云皓令我景仰。

尽管付云皓确实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学术成就和荣誉而不是像“作者”所说的那样“坠落”,这也还不是令我景仰的原因。

我欣赏他在被歪曲的报道污名之后能够以平常心态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我并未觉得自己在陨落,或者是已经陨落。……现在的我,正稳稳当当地一步一个脚印踩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在广东第二师范学院这所以培养中小学老师为目标的学校。

接下来,付云皓给出了一组朴素的数字:我们一届算100个师范生(实际上一百多),80个去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带10届学生,每届算两个班60人。若真能帮助这些师范生提升能力,那一年的教学里能间接帮助多少小孩子呢?不知道这个微薄的数字能不能入得了作者的法眼?13级的春燕同学曾经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我的回答之一是,让广东省多几个靠谱的中小学老师。嗯,就是很简单的想法,没有什么星辰大海,没有太多高远的学术理想的宣扬,我只想尽自己的力量,让初等教育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有水平,提高师范生的教学能力让尽量多的孩子受到正确的引导。

足够了,这就是生如夏花般地生活着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平常心态看荣辱,脚踏实地干工作,矢志不渝守初心。这足以与高尚划等号了。

我由此可以预见到付云皓光明的人生前途。一个有理想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成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我开始哀叹自己的垂老了,假如我还有机会写篇文章歌颂付云皓的事业成就,那将是我此生中的大幸。我常常在为我们师范教育的落后痛心,为某些著名师范却以自己的学生不当中小学教师为荣耀而感到脸红!

付云皓,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在振兴中国师范教育及基础教育功臣名单中看到你的名字!

                                  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