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健康大美中国 发表于  2017-11-27 12:15:43 12502字 ( 0/766)

平利县交通局客运站管理一团糟

陕西安康平利县:客运站内建商品房牟利?

图为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建设经营(图中人物为周克保)。

图为平利县人民政府客运站内-集镇村庄规划区内审批件:9户建房属于扶贫移民搬迁建房。建房土地为集体土地,非国有土地。

图为三阳镇客运站内移民搬迁农民建房均有平利县国土局批准书,大部分人都有房产证。住房符合陕南移民搬迁政策,符合农民进集镇或进城政策。

最近某媒体记者刊发了一则《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则新闻报道,让地方议论纷纷,部分工作人员疲于接待。

█落马村干部个人恩怨:欲借新闻曝光让对方落马?

知情人称,这则新闻是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投诉举报的,黄某老公原来也是一名村干部,由于百姓不停举报贪污,受处分,多次选举又落选,怀疑现任村主任周克保(宝)作怪,导致落选,一直怀恨在心。

事实是怎样的呢?

三阳镇一名知情干部证实:黄某老公连年来一直实名举报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县、镇纪检部门多次调查,一直查无证据。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黄某老公一直举报我,还把我告上法庭,相关部门已经有定论。这些结论,证明了我的清白。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黄某老公因为落选怀恨在心,四处恶意诽谤,四处捏造事实投诉,至今都没有达到目的,现在又借助新闻媒体造势,想达到报复的目的。

█爆料人虚假爆料,曝光文章多方面断章取义。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新闻媒体《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主体失实,应该是一篇虚假报道。相关部门应该追究虚假报道的责任。

——虚假爆料,掺水报道。

三阳镇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这是虚假爆料和虚假报道。理由是——

第一、三阳镇修建五级客运站是合法的。

2006年,平利县政府要求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至今已经十年。

这是合法建设、合法经营。如果违法,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二、三阳镇五级客运站为达标客运站。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内停车场南北长27米,东西长26米的空间不得占用,超市、候车室不得转移用处。

目前,这个要求是百分之一百达标的。跑三阳的客车,总共只有对开4辆,4辆车车主在三阳镇集镇都有自己的家和车库,为了方便拉客,客运车晚上都停到自己家里车库里。车不停进车站,都是熟人,也不好严格要求;严格要求对方也不听,不听也不停进车站,车站也无任何处罚权。

如果有责任,责任在客车车主,责任在交警,责任在集镇管理部门,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三、客运站空闲地建农民住宅符合国家政策。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

目前,客运站后院空闲场地建设了17户农民住宅。其中,9户为平利县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扶贫搬迁户联建房(7户享受补贴),8户为陕南避灾移民搬迁户自建房(未享受补贴)。客运站17户农民建房,4层楼建房住13户搬迁农民,其余均为2层楼建房。

虚假爆料称:“汽车站内建起两栋25套商品房,已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出售了22套”。这是胡说八道。

虚假报道:“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这句话纯属于断章取义,歪曲事实。

平利县国土局告诉:该曝光媒体记者已经到了平利县国土局,接待人员已经明确告诉:客运站内土地属于集体性质土地;工作人员还向该媒体采访记者提供了客运站内扶贫搬迁户建房名单。

——记者收红包,曝光记者要求周克保和爆料人妥协。

知情人说,一个月来,三阳镇村民黄某至少联系有5、6家媒体,愿意出资数万元,曝光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受贿问题,并向多家媒体发送了视频资料、图片资料,都被拒绝。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后,这篇文章的作者,再次采访他。要求他不要再计较村民黄某这次举报,要求他和村民黄某老公和好。

村主任周克保(宝)还说,曝光两名记者,来到他家二楼卧室,要求他出示全部相关资料。当时,部分建房农民外出,有2个准建证拿不出。他迫于无奈,送给这两位记者两个红包,记者拿走一个多小时后,又返回退回来了。

平利县交通局某领导告诉:《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文断章取义,采访不深入,报道严重偏向举报人,没有站到中立立场,涉嫌与举报人同流合污。

平利县政府部门官员气愤地说,平利县个别乡村,基层组织建设太差,个别村干部落马,不是上访,就是造谣生事,搞的多部门鸡犬不宁。三阳镇兰家垭村是典型的代表:举报未达到目的就找媒体曝光。(杨宝生 杨达媛)

【原新闻报道】

班车停路边 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

多辆客运班车停靠在马路两侧,而客运站内的停车场两侧却伫立着两栋高层商品住宅。日前,有村民举报平利县三阳镇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粗略估算获利数百万元。对此,作为客运站产权单位的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内,原本用来停放客运班车的停车场停放着私家车,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两栋楼房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

【村民投诉: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

日前,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向HS报记者反映,该镇客运站投入运营已有8年,2014年,车站运营者在车站用地建起两栋商品房出售,而原本应该停在车站内的客运班车只能停靠马路边。

11月14日,HS报记者来到平利县三阳镇,据投诉村民黄某介绍,2006年,平利县政府办下发规定,要求县交通局在多个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2008年,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2009年,由一栋两层三间门面房、停车场作为配套的三阳镇客运站竣工验收后投入运营。

“2014年,周克保(宝)以运营收入过低为由,在汽车站内建起两栋商品房,并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卖给当地村民。”黄某表示,目前两栋楼25套房已出售22套,仅此一项便获利数百万元,让该村民不解的是,当时征用土地是作为客运站用地,平利县交通局是产权单位,作为经营者的周克保(宝)是否有权改变土地用途,建设并出售商品房?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门外,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停车场地一旁建起的两栋楼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有村民在一楼开起了农家乐。

【走访:班车停在站外马路边】

日前,HS报记者来到三阳镇客运站所在的朝阳大道,大街上统一规划的徽派风格民居鳞次栉比,客运站内两栋为4层、3层高的商品房显得有些突兀。客运站门外马路两侧停着3辆大巴车,客运站大门内却没有任何班车,候车室在站内一间超市里,超市内除有几人打麻将,无乘客座椅等设施。

据车站内住宅楼一居民介绍,两栋住宅楼基本已出售给附近居民,久而久之居民便将用做停车场的空地当成了“院子”。为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班车司机基本都将车停放在了马路上。对于购买的房屋是否有产权证书,该居民称自己不知情。

据当地一顾姓村民介绍,此前她曾以27万购买过其中一套商铺,由于购房时欠有周克保(宝)十多万元,住了两年后她去找周克保(宝)要房产证时,周表示只有还钱以后才能给她房产手续,“后来我无力偿还,便把房子又卖给了他,但始终没见到他说的房产手续。”

而按照规定要求,客运车辆一律进站经营,旅客进站候车,车辆禁止在集镇街道乱停乱放。

2013年,平利县交通局对周克保(宝)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申请的复函。

【运管所:同意综合开发 但对建房出售不知情】

在组建过程中,平利县曾要求农村客运站在充分发挥服务功能的基础上,可以按照“以站养站”原则进行综合利用;但禁止处置和转让客运站资产,严禁改变车站用途。

三阳镇客运站内商品房属于“以站养站”,还是改变用途?11月14日,由于车站经营者周克保(宝)在外地,电话中他告诉记者,车站建成后收入来源主要是向停靠的班车收取管理服务费,每年只有七八千元,经营比较困难。2013年建房前,他向平利县交通局提交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的申请,并获得复函。

记者看到此复函中表示,“在确保车站基本功能不变、国家投资不流失的前提下,原则同意周克保(宝)对该站东边空闲场地进行综合利用”。其中未提及具体利用方式。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向记者表示,周克保(宝)的确提交过申请,但其在客运站内建房出售一事并不知情。“对于班车乱停乱放及其他不规范的问题,我们会立即核实并要求整改。”

【建房土地性质成疑 各方说法不一】

作为平利县交通局的产权,三阳镇五级客运站土地性质是否属于国有土地? 周克保(宝)表示,客运站土地是泗王庙村的集体土地。对此,泗王庙村主任何德满表示,2009年征收土地用于客运站用地后,已转为国有用地,“我们没有办法干涉。”

根据2003年的 《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土地供应管理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严禁任何单位、个人与乡、镇、村、组签订协议,圈占农民集体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如果是我们村的集体土地,肯定要叫我们村上来监管,但周克保(宝)并非本村村民,根本无权在村集体土地上开发商品房。”何德满表示。

三阳镇政府党政办主任胡养民表示,建客运站时,县交通局从泗王庙村征地过来后属于交通局,“当时周克保(宝)来镇政府找过,但土地是交通局的,镇政府没有权力批准相关手续。其土地性质我们也不清楚。”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表示,“客运站土地性质我不是很清楚,应该不是国有土地。”记者提出查看当时征地手续,吴忠宁称保管资料的人员被抽调到了其他单位,“这个情况可以问一下国土部门”。

随后,HS报记者联系平利县三阳镇国土部门,据一位何姓工作人员介绍,以前镇上没有国土部门,“这个要么是国有土地要么就是集体土地,当时农村征地操作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交通局弄了个客运站后也没有个说法,目前我们也不确定。” 

健康大美中国 发表于  2017-11-27 12:16:55 21559字 ( 0/750)

安康平利不该有的新闻风波-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调查-人民网

陕西安康平利县:客运站内建商品房牟利?

图为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建设经营(图中人物为周克保)。

图为平利县人民政府客运站内-集镇村庄规划区内审批件:9户建房属于扶贫移民搬迁建房。建房土地为集体土地,非国有土地。

图为三阳镇客运站内移民搬迁农民建房均有平利县国土局批准书,大部分人都有房产证。住房符合陕南移民搬迁政策,符合农民进集镇或进城政策。

最近某媒体记者刊发了一则《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则新闻报道,让地方议论纷纷,部分工作人员疲于接待。

█落马村干部个人恩怨:欲借新闻曝光让对方落马?

知情人称,这则新闻是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投诉举报的,黄某老公原来也是一名村干部,由于百姓不停举报贪污,受处分,多次选举又落选,怀疑现任村主任周克保(宝)作怪,导致落选,一直怀恨在心。

事实是怎样的呢?

三阳镇一名知情干部证实:黄某老公连年来一直实名举报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县、镇纪检部门多次调查,一直查无证据。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黄某老公一直举报我,还把我告上法庭,相关部门已经有定论。这些结论,证明了我的清白。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黄某老公因为落选怀恨在心,四处恶意诽谤,四处捏造事实投诉,至今都没有达到目的,现在又借助新闻媒体造势,想达到报复的目的。

█爆料人虚假爆料,曝光文章多方面断章取义。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新闻媒体《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主体失实,应该是一篇虚假报道。相关部门应该追究虚假报道的责任。

——虚假爆料,掺水报道。

三阳镇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这是虚假爆料和虚假报道。理由是——

第一、三阳镇修建五级客运站是合法的。

2006年,平利县政府要求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至今已经十年。

这是合法建设、合法经营。如果违法,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二、三阳镇五级客运站为达标客运站。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内停车场南北长27米,东西长26米的空间不得占用,超市、候车室不得转移用处。

目前,这个要求是百分之一百达标的。跑三阳的客车,总共只有对开4辆,4辆车车主在三阳镇集镇都有自己的家和车库,为了方便拉客,客运车晚上都停到自己家里车库里。车不停进车站,都是熟人,也不好严格要求;严格要求对方也不听,不听也不停进车站,车站也无任何处罚权。

如果有责任,责任在客车车主,责任在交警,责任在集镇管理部门,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三、客运站空闲地建农民住宅符合国家政策。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

目前,客运站后院空闲场地建设了17户农民住宅。其中,9户为平利县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扶贫搬迁户联建房(7户享受补贴),8户为陕南避灾移民搬迁户自建房(未享受补贴)。客运站17户农民建房,4层楼建房住13户搬迁农民,其余均为2层楼建房。

虚假爆料称:“汽车站内建起两栋25套商品房,已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出售了22套”。这是胡说八道。

虚假报道:“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这句话纯属于断章取义,歪曲事实。

平利县国土局告诉:该曝光媒体记者已经到了平利县国土局,接待人员已经明确告诉:客运站内土地属于集体性质土地;工作人员还向该媒体采访记者提供了客运站内扶贫搬迁户建房名单。

——记者收红包,曝光记者要求周克保和爆料人妥协。

知情人说,一个月来,三阳镇村民黄某至少联系有5、6家媒体,愿意出资数万元,曝光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受贿问题,并向多家媒体发送了视频资料、图片资料,都被拒绝。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后,这篇文章的作者,再次采访他。要求他不要再计较村民黄某这次举报,要求他和村民黄某老公和好。

村主任周克保(宝)还说,曝光两名记者,来到他家二楼卧室,要求他出示全部相关资料。当时,部分建房农民外出,有2个准建证拿不出。他迫于无奈,送给这两位记者两个红包,记者拿走一个多小时后,又返回退回来了。

平利县交通局某领导告诉:《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文断章取义,采访不深入,报道严重偏向举报人,没有站到中立立场,涉嫌与举报人同流合污。

平利县政府部门官员气愤地说,平利县个别乡村,基层组织建设太差,个别村干部落马,不是上访,就是造谣生事,搞的多部门鸡犬不宁。三阳镇兰家垭村是典型的代表:举报未达到目的就找媒体曝光。(杨宝生 杨达媛)

【原新闻报道】

班车停路边 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

多辆客运班车停靠在马路两侧,而客运站内的停车场两侧却伫立着两栋高层商品住宅。日前,有村民举报平利县三阳镇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粗略估算获利数百万元。对此,作为客运站产权单位的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内,原本用来停放客运班车的停车场停放着私家车,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两栋楼房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

【村民投诉: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

日前,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向HS报记者反映,该镇客运站投入运营已有8年,2014年,车站运营者在车站用地建起两栋商品房出售,而原本应该停在车站内的客运班车只能停靠马路边。

11月14日,HS报记者来到平利县三阳镇,据投诉村民黄某介绍,2006年,平利县政府办下发规定,要求县交通局在多个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2008年,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2009年,由一栋两层三间门面房、停车场作为配套的三阳镇客运站竣工验收后投入运营。

“2014年,周克保(宝)以运营收入过低为由,在汽车站内建起两栋商品房,并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卖给当地村民。”黄某表示,目前两栋楼25套房已出售22套,仅此一项便获利数百万元,让该村民不解的是,当时征用土地是作为客运站用地,平利县交通局是产权单位,作为经营者的周克保(宝)是否有权改变土地用途,建设并出售商品房?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门外,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停车场地一旁建起的两栋楼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有村民在一楼开起了农家乐。

【走访:班车停在站外马路边】

日前,HS报记者来到三阳镇客运站所在的朝阳大道,大街上统一规划的徽派风格民居鳞次栉比,客运站内两栋为4层、3层高的商品房显得有些突兀。客运站门外马路两侧停着3辆大巴车,客运站大门内却没有任何班车,候车室在站内一间超市里,超市内除有几人打麻将,无乘客座椅等设施。

据车站内住宅楼一居民介绍,两栋住宅楼基本已出售给附近居民,久而久之居民便将用做停车场的空地当成了“院子”。为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班车司机基本都将车停放在了马路上。对于购买的房屋是否有产权证书,该居民称自己不知情。

据当地一顾姓村民介绍,此前她曾以27万购买过其中一套商铺,由于购房时欠有周克保(宝)十多万元,住了两年后她去找周克保(宝)要房产证时,周表示只有还钱以后才能给她房产手续,“后来我无力偿还,便把房子又卖给了他,但始终没见到他说的房产手续。”

而按照规定要求,客运车辆一律进站经营,旅客进站候车,车辆禁止在集镇街道乱停乱放。

2013年,平利县交通局对周克保(宝)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申请的复函。

【运管所:同意综合开发 但对建房出售不知情】

在组建过程中,平利县曾要求农村客运站在充分发挥服务功能的基础上,可以按照“以站养站”原则进行综合利用;但禁止处置和转让客运站资产,严禁改变车站用途。

三阳镇客运站内商品房属于“以站养站”,还是改变用途?11月14日,由于车站经营者周克保(宝)在外地,电话中他告诉记者,车站建成后收入来源主要是向停靠的班车收取管理服务费,每年只有七八千元,经营比较困难。2013年建房前,他向平利县交通局提交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的申请,并获得复函。

记者看到此复函中表示,“在确保车站基本功能不变、国家投资不流失的前提下,原则同意周克保(宝)对该站东边空闲场地进行综合利用”。其中未提及具体利用方式。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向记者表示,周克保(宝)的确提交过申请,但其在客运站内建房出售一事并不知情。“对于班车乱停乱放及其他不规范的问题,我们会立即核实并要求整改。”

【建房土地性质成疑 各方说法不一】

作为平利县交通局的产权,三阳镇五级客运站土地性质是否属于国有土地? 周克保(宝)表示,客运站土地是泗王庙村的集体土地。对此,泗王庙村主任何德满表示,2009年征收土地用于客运站用地后,已转为国有用地,“我们没有办法干涉。”

根据2003年的 《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土地供应管理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严禁任何单位、个人与乡、镇、村、组签订协议,圈占农民集体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如果是我们村的集体土地,肯定要叫我们村上来监管,但周克保(宝)并非本村村民,根本无权在村集体土地上开发商品房。”何德满表示。

三阳镇政府党政办主任胡养民表示,建客运站时,县交通局从泗王庙村征地过来后属于交通局,“当时周克保(宝)来镇政府找过,但土地是交通局的,镇政府没有权力批准相关手续。其土地性质我们也不清楚。”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表示,“客运站土地性质我不是很清楚,应该不是国有土地。”记者提出查看当时征地手续,吴忠宁称保管资料的人员被抽调到了其他单位,“这个情况可以问一下国土部门”。

随后,HS报记者联系平利县三阳镇国土部门,据一位何姓工作人员介绍,以前镇上没有国土部门,“这个要么是国有土地要么就是集体土地,当时农村征地操作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交通局弄了个客运站后也没有个说法,目前我们也不确定。” 

健康大美中国 发表于  2017-11-27 12:20:05 7621字 ( 0/917)

陕西一记者收红包一小时后退还违规么?-人民网

陕西安康平利县:客运站内建商品房牟利?

图为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建设经营(图中人物为周克保)。

图为平利县人民政府客运站内-集镇村庄规划区内审批件:9户建房属于扶贫移民搬迁建房。建房土地为集体土地,非国有土地。

图为三阳镇客运站内移民搬迁农民建房均有平利县国土局批准书,大部分人都有房产证。住房符合陕南移民搬迁政策,符合农民进集镇或进城政策。

最近某媒体记者刊发了一则《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则新闻报道,让地方议论纷纷,部分工作人员疲于接待。

█落马村干部个人恩怨:欲借新闻曝光让对方落马?

知情人称,这则新闻是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投诉举报的,黄某老公原来也是一名村干部,由于百姓不停举报贪污,受处分,多次选举又落选,怀疑现任村主任周克保(宝)作怪,导致落选,一直怀恨在心。

事实是怎样的呢?

三阳镇一名知情干部证实:黄某老公连年来一直实名举报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县、镇纪检部门多次调查,一直查无证据。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黄某老公一直举报我,还把我告上法庭,相关部门已经有定论。这些结论,证明了我的清白。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黄某老公因为落选怀恨在心,四处恶意诽谤,四处捏造事实投诉,至今都没有达到目的,现在又借助新闻媒体造势,想达到报复的目的。

█爆料人虚假爆料,曝光文章多方面断章取义。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新闻媒体《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主体失实,应该是一篇虚假报道。相关部门应该追究虚假报道的责任。

——虚假爆料,掺水报道。

三阳镇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这是虚假爆料和虚假报道。理由是——

第一、三阳镇修建五级客运站是合法的。

2006年,平利县政府要求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至今已经十年。

这是合法建设、合法经营。如果违法,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二、三阳镇五级客运站为达标客运站。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内停车场南北长27米,东西长26米的空间不得占用,超市、候车室不得转移用处。

目前,这个要求是百分之一百达标的。跑三阳的客车,总共只有对开4辆,4辆车车主在三阳镇集镇都有自己的家和车库,为了方便拉客,客运车晚上都停到自己家里车库里。车不停进车站,都是熟人,也不好严格要求;严格要求对方也不听,不听也不停进车站,车站也无任何处罚权。

如果有责任,责任在客车车主,责任在交警,责任在集镇管理部门,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三、客运站空闲地建农民住宅符合国家政策。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

目前,客运站后院空闲场地建设了17户农民住宅。其中,9户为平利县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扶贫搬迁户联建房(7户享受补贴),8户为陕南避灾移民搬迁户自建房(未享受补贴)。客运站17户农民建房,4层楼建房住13户搬迁农民,其余均为2层楼建房。

虚假爆料称:“汽车站内建起两栋25套商品房,已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出售了22套”。这是胡说八道。

虚假报道:“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这句话纯属于断章取义,歪曲事实。

平利县国土局告诉:该曝光媒体记者已经到了平利县国土局,接待人员已经明确告诉:客运站内土地属于集体性质土地;工作人员还向该媒体采访记者提供了客运站内扶贫搬迁户建房名单。

——记者收红包,曝光记者要求周克保和爆料人妥协。

知情人说,一个月来,三阳镇村民黄某至少联系有5、6家媒体,愿意出资数万元,曝光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受贿问题,并向多家媒体发送了视频资料、图片资料,都被拒绝。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后,这篇文章的作者,再次采访他。要求他不要再计较村民黄某这次举报,要求他和村民黄某老公和好。

村主任周克保(宝)还说,曝光两名记者,来到他家二楼卧室,要求他出示全部相关资料。当时,部分建房农民外出,有2个准建证拿不出。他迫于无奈,送给这两位记者两个红包,记者拿走一个多小时后,又返回退回来了。

平利县交通局某领导告诉:《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文断章取义,采访不深入,报道严重偏向举报人,没有站到中立立场,涉嫌与举报人同流合污。

平利县政府部门官员气愤地说,平利县个别乡村,基层组织建设太差,个别村干部落马,不是上访,就是造谣生事,搞的多部门鸡犬不宁。三阳镇兰家垭村是典型的代表:举报未达到目的就找媒体曝光。(杨宝生 杨达媛)

【原新闻报道】

班车停路边 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

多辆客运班车停靠在马路两侧,而客运站内的停车场两侧却伫立着两栋高层商品住宅。日前,有村民举报平利县三阳镇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粗略估算获利数百万元。对此,作为客运站产权单位的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内,原本用来停放客运班车的停车场停放着私家车,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两栋楼房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

【村民投诉: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

日前,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向HS报记者反映,该镇客运站投入运营已有8年,2014年,车站运营者在车站用地建起两栋商品房出售,而原本应该停在车站内的客运班车只能停靠马路边。

11月14日,HS报记者来到平利县三阳镇,据投诉村民黄某介绍,2006年,平利县政府办下发规定,要求县交通局在多个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2008年,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2009年,由一栋两层三间门面房、停车场作为配套的三阳镇客运站竣工验收后投入运营。

“2014年,周克保(宝)以运营收入过低为由,在汽车站内建起两栋商品房,并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卖给当地村民。”黄某表示,目前两栋楼25套房已出售22套,仅此一项便获利数百万元,让该村民不解的是,当时征用土地是作为客运站用地,平利县交通局是产权单位,作为经营者的周克保(宝)是否有权改变土地用途,建设并出售商品房?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门外,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停车场地一旁建起的两栋楼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有村民在一楼开起了农家乐。

【走访:班车停在站外马路边】

日前,HS报记者来到三阳镇客运站所在的朝阳大道,大街上统一规划的徽派风格民居鳞次栉比,客运站内两栋为4层、3层高的商品房显得有些突兀。客运站门外马路两侧停着3辆大巴车,客运站大门内却没有任何班车,候车室在站内一间超市里,超市内除有几人打麻将,无乘客座椅等设施。

据车站内住宅楼一居民介绍,两栋住宅楼基本已出售给附近居民,久而久之居民便将用做停车场的空地当成了“院子”。为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班车司机基本都将车停放在了马路上。对于购买的房屋是否有产权证书,该居民称自己不知情。

据当地一顾姓村民介绍,此前她曾以27万购买过其中一套商铺,由于购房时欠有周克保(宝)十多万元,住了两年后她去找周克保(宝)要房产证时,周表示只有还钱以后才能给她房产手续,“后来我无力偿还,便把房子又卖给了他,但始终没见到他说的房产手续。”

而按照规定要求,客运车辆一律进站经营,旅客进站候车,车辆禁止在集镇街道乱停乱放。

2013年,平利县交通局对周克保(宝)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申请的复函。

【运管所:同意综合开发 但对建房出售不知情】

在组建过程中,平利县曾要求农村客运站在充分发挥服务功能的基础上,可以按照“以站养站”原则进行综合利用;但禁止处置和转让客运站资产,严禁改变车站用途。

三阳镇客运站内商品房属于“以站养站”,还是改变用途?11月14日,由于车站经营者周克保(宝)在外地,电话中他告诉记者,车站建成后收入来源主要是向停靠的班车收取管理服务费,每年只有七八千元,经营比较困难。2013年建房前,他向平利县交通局提交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的申请,并获得复函。

记者看到此复函中表示,“在确保车站基本功能不变、国家投资不流失的前提下,原则同意周克保(宝)对该站东边空闲场地进行综合利用”。其中未提及具体利用方式。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向记者表示,周克保(宝)的确提交过申请,但其在客运站内建房出售一事并不知情。“对于班车乱停乱放及其他不规范的问题,我们会立即核实并要求整改。”

【建房土地性质成疑 各方说法不一】

作为平利县交通局的产权,三阳镇五级客运站土地性质是否属于国有土地? 周克保(宝)表示,客运站土地是泗王庙村的集体土地。对此,泗王庙村主任何德满表示,2009年征收土地用于客运站用地后,已转为国有用地,“我们没有办法干涉。”

根据2003年的 《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土地供应管理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严禁任何单位、个人与乡、镇、村、组签订协议,圈占农民集体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如果是我们村的集体土地,肯定要叫我们村上来监管,但周克保(宝)并非本村村民,根本无权在村集体土地上开发商品房。”何德满表示。

三阳镇政府党政办主任胡养民表示,建客运站时,县交通局从泗王庙村征地过来后属于交通局,“当时周克保(宝)来镇政府找过,但土地是交通局的,镇政府没有权力批准相关手续。其土地性质我们也不清楚。”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表示,“客运站土地性质我不是很清楚,应该不是国有土地。”记者提出查看当时征地手续,吴忠宁称保管资料的人员被抽调到了其他单位,“这个情况可以问一下国土部门”。

随后,HS报记者联系平利县三阳镇国土部门,据一位何姓工作人员介绍,以前镇上没有国土部门,“这个要么是国有土地要么就是集体土地,当时农村征地操作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交通局弄了个客运站后也没有个说法,目前我们也不确定。” 

健康大美中国 发表于  2017-11-27 12:21:55 7621字 ( 0/729)

平利三阳镇落马村干部欲借新闻曝光让对方落马?

陕西安康平利县:客运站内建商品房牟利?

图为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建设经营(图中人物为周克保)。

图为平利县人民政府客运站内-集镇村庄规划区内审批件:9户建房属于扶贫移民搬迁建房。建房土地为集体土地,非国有土地。

图为三阳镇客运站内移民搬迁农民建房均有平利县国土局批准书,大部分人都有房产证。住房符合陕南移民搬迁政策,符合农民进集镇或进城政策。

最近某媒体记者刊发了一则《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则新闻报道,让地方议论纷纷,部分工作人员疲于接待。

█落马村干部个人恩怨:欲借新闻曝光让对方落马?

知情人称,这则新闻是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投诉举报的,黄某老公原来也是一名村干部,由于百姓不停举报贪污,受处分,多次选举又落选,怀疑现任村主任周克保(宝)作怪,导致落选,一直怀恨在心。

事实是怎样的呢?

三阳镇一名知情干部证实:黄某老公连年来一直实名举报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县、镇纪检部门多次调查,一直查无证据。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黄某老公一直举报我,还把我告上法庭,相关部门已经有定论。这些结论,证明了我的清白。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黄某老公因为落选怀恨在心,四处恶意诽谤,四处捏造事实投诉,至今都没有达到目的,现在又借助新闻媒体造势,想达到报复的目的。

█爆料人虚假爆料,曝光文章多方面断章取义。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新闻媒体《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主体失实,应该是一篇虚假报道。相关部门应该追究虚假报道的责任。

——虚假爆料,掺水报道。

三阳镇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这是虚假爆料和虚假报道。理由是——

第一、三阳镇修建五级客运站是合法的。

2006年,平利县政府要求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至今已经十年。

这是合法建设、合法经营。如果违法,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二、三阳镇五级客运站为达标客运站。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内停车场南北长27米,东西长26米的空间不得占用,超市、候车室不得转移用处。

目前,这个要求是百分之一百达标的。跑三阳的客车,总共只有对开4辆,4辆车车主在三阳镇集镇都有自己的家和车库,为了方便拉客,客运车晚上都停到自己家里车库里。车不停进车站,都是熟人,也不好严格要求;严格要求对方也不听,不听也不停进车站,车站也无任何处罚权。

如果有责任,责任在客车车主,责任在交警,责任在集镇管理部门,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三、客运站空闲地建农民住宅符合国家政策。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

目前,客运站后院空闲场地建设了17户农民住宅。其中,9户为平利县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扶贫搬迁户联建房(7户享受补贴),8户为陕南避灾移民搬迁户自建房(未享受补贴)。客运站17户农民建房,4层楼建房住13户搬迁农民,其余均为2层楼建房。

虚假爆料称:“汽车站内建起两栋25套商品房,已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出售了22套”。这是胡说八道。

虚假报道:“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这句话纯属于断章取义,歪曲事实。

平利县国土局告诉:该曝光媒体记者已经到了平利县国土局,接待人员已经明确告诉:客运站内土地属于集体性质土地;工作人员还向该媒体采访记者提供了客运站内扶贫搬迁户建房名单。

——记者收红包,曝光记者要求周克保和爆料人妥协。

知情人说,一个月来,三阳镇村民黄某至少联系有5、6家媒体,愿意出资数万元,曝光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受贿问题,并向多家媒体发送了视频资料、图片资料,都被拒绝。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后,这篇文章的作者,再次采访他。要求他不要再计较村民黄某这次举报,要求他和村民黄某老公和好。

村主任周克保(宝)还说,曝光两名记者,来到他家二楼卧室,要求他出示全部相关资料。当时,部分建房农民外出,有2个准建证拿不出。他迫于无奈,送给这两位记者两个红包,记者拿走一个多小时后,又返回退回来了。

平利县交通局某领导告诉:《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文断章取义,采访不深入,报道严重偏向举报人,没有站到中立立场,涉嫌与举报人同流合污。

平利县政府部门官员气愤地说,平利县个别乡村,基层组织建设太差,个别村干部落马,不是上访,就是造谣生事,搞的多部门鸡犬不宁。三阳镇兰家垭村是典型的代表:举报未达到目的就找媒体曝光。(杨宝生 杨达媛)

【原新闻报道】

班车停路边 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

多辆客运班车停靠在马路两侧,而客运站内的停车场两侧却伫立着两栋高层商品住宅。日前,有村民举报平利县三阳镇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粗略估算获利数百万元。对此,作为客运站产权单位的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内,原本用来停放客运班车的停车场停放着私家车,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两栋楼房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

【村民投诉: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

日前,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向HS报记者反映,该镇客运站投入运营已有8年,2014年,车站运营者在车站用地建起两栋商品房出售,而原本应该停在车站内的客运班车只能停靠马路边。

11月14日,HS报记者来到平利县三阳镇,据投诉村民黄某介绍,2006年,平利县政府办下发规定,要求县交通局在多个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2008年,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2009年,由一栋两层三间门面房、停车场作为配套的三阳镇客运站竣工验收后投入运营。

“2014年,周克保(宝)以运营收入过低为由,在汽车站内建起两栋商品房,并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卖给当地村民。”黄某表示,目前两栋楼25套房已出售22套,仅此一项便获利数百万元,让该村民不解的是,当时征用土地是作为客运站用地,平利县交通局是产权单位,作为经营者的周克保(宝)是否有权改变土地用途,建设并出售商品房?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门外,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停车场地一旁建起的两栋楼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有村民在一楼开起了农家乐。

【走访:班车停在站外马路边】

日前,HS报记者来到三阳镇客运站所在的朝阳大道,大街上统一规划的徽派风格民居鳞次栉比,客运站内两栋为4层、3层高的商品房显得有些突兀。客运站门外马路两侧停着3辆大巴车,客运站大门内却没有任何班车,候车室在站内一间超市里,超市内除有几人打麻将,无乘客座椅等设施。

据车站内住宅楼一居民介绍,两栋住宅楼基本已出售给附近居民,久而久之居民便将用做停车场的空地当成了“院子”。为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班车司机基本都将车停放在了马路上。对于购买的房屋是否有产权证书,该居民称自己不知情。

据当地一顾姓村民介绍,此前她曾以27万购买过其中一套商铺,由于购房时欠有周克保(宝)十多万元,住了两年后她去找周克保(宝)要房产证时,周表示只有还钱以后才能给她房产手续,“后来我无力偿还,便把房子又卖给了他,但始终没见到他说的房产手续。”

而按照规定要求,客运车辆一律进站经营,旅客进站候车,车辆禁止在集镇街道乱停乱放。

2013年,平利县交通局对周克保(宝)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申请的复函。

【运管所:同意综合开发 但对建房出售不知情】

在组建过程中,平利县曾要求农村客运站在充分发挥服务功能的基础上,可以按照“以站养站”原则进行综合利用;但禁止处置和转让客运站资产,严禁改变车站用途。

三阳镇客运站内商品房属于“以站养站”,还是改变用途?11月14日,由于车站经营者周克保(宝)在外地,电话中他告诉记者,车站建成后收入来源主要是向停靠的班车收取管理服务费,每年只有七八千元,经营比较困难。2013年建房前,他向平利县交通局提交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的申请,并获得复函。

记者看到此复函中表示,“在确保车站基本功能不变、国家投资不流失的前提下,原则同意周克保(宝)对该站东边空闲场地进行综合利用”。其中未提及具体利用方式。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向记者表示,周克保(宝)的确提交过申请,但其在客运站内建房出售一事并不知情。“对于班车乱停乱放及其他不规范的问题,我们会立即核实并要求整改。”

【建房土地性质成疑 各方说法不一】

作为平利县交通局的产权,三阳镇五级客运站土地性质是否属于国有土地? 周克保(宝)表示,客运站土地是泗王庙村的集体土地。对此,泗王庙村主任何德满表示,2009年征收土地用于客运站用地后,已转为国有用地,“我们没有办法干涉。”

根据2003年的 《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土地供应管理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严禁任何单位、个人与乡、镇、村、组签订协议,圈占农民集体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如果是我们村的集体土地,肯定要叫我们村上来监管,但周克保(宝)并非本村村民,根本无权在村集体土地上开发商品房。”何德满表示。

三阳镇政府党政办主任胡养民表示,建客运站时,县交通局从泗王庙村征地过来后属于交通局,“当时周克保(宝)来镇政府找过,但土地是交通局的,镇政府没有权力批准相关手续。其土地性质我们也不清楚。”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表示,“客运站土地性质我不是很清楚,应该不是国有土地。”记者提出查看当时征地手续,吴忠宁称保管资料的人员被抽调到了其他单位,“这个情况可以问一下国土部门”。

随后,HS报记者联系平利县三阳镇国土部门,据一位何姓工作人员介绍,以前镇上没有国土部门,“这个要么是国有土地要么就是集体土地,当时农村征地操作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交通局弄了个客运站后也没有个说法,目前我们也不确定。” 

健康大美中国 发表于  2017-11-27 12:25:29 12038字 ( 0/695)

安康平利三阳镇:农民集体土地建房有没有违法?

陕西安康平利县:客运站内建商品房牟利?

图为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建设经营(图中人物为周克保)。

图为平利县人民政府客运站内-集镇村庄规划区内审批件:9户建房属于扶贫移民搬迁建房。建房土地为集体土地,非国有土地。

图为三阳镇客运站内移民搬迁农民建房均有平利县国土局批准书,大部分人都有房产证。住房符合陕南移民搬迁政策,符合农民进集镇或进城政策。

最近某媒体记者刊发了一则《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则新闻报道,让地方议论纷纷,部分工作人员疲于接待。

█落马村干部个人恩怨:欲借新闻曝光让对方落马?

知情人称,这则新闻是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投诉举报的,黄某老公原来也是一名村干部,由于百姓不停举报贪污,受处分,多次选举又落选,怀疑现任村主任周克保(宝)作怪,导致落选,一直怀恨在心。

事实是怎样的呢?

三阳镇一名知情干部证实:黄某老公连年来一直实名举报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县、镇纪检部门多次调查,一直查无证据。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黄某老公一直举报我,还把我告上法庭,相关部门已经有定论。这些结论,证明了我的清白。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黄某老公因为落选怀恨在心,四处恶意诽谤,四处捏造事实投诉,至今都没有达到目的,现在又借助新闻媒体造势,想达到报复的目的。

█爆料人虚假爆料,曝光文章多方面断章取义。

村主任周克保(宝)告诉,新闻媒体《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主体失实,应该是一篇虚假报道。相关部门应该追究虚假报道的责任。

——虚假爆料,掺水报道。

三阳镇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这是虚假爆料和虚假报道。理由是——

第一、三阳镇修建五级客运站是合法的。

2006年,平利县政府要求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至今已经十年。

这是合法建设、合法经营。如果违法,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二、三阳镇五级客运站为达标客运站。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内停车场南北长27米,东西长26米的空间不得占用,超市、候车室不得转移用处。

目前,这个要求是百分之一百达标的。跑三阳的客车,总共只有对开4辆,4辆车车主在三阳镇集镇都有自己的家和车库,为了方便拉客,客运车晚上都停到自己家里车库里。车不停进车站,都是熟人,也不好严格要求;严格要求对方也不听,不听也不停进车站,车站也无任何处罚权。

如果有责任,责任在客车车主,责任在交警,责任在集镇管理部门,主体责任不是我周克保(宝)。

第三、客运站空闲地建农民住宅符合国家政策。

平利县交通局复函显示:客运站综合经营,以站养站,空闲用地允许建个人住宅。

目前,客运站后院空闲场地建设了17户农民住宅。其中,9户为平利县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扶贫搬迁户联建房(7户享受补贴),8户为陕南避灾移民搬迁户自建房(未享受补贴)。客运站17户农民建房,4层楼建房住13户搬迁农民,其余均为2层楼建房。

虚假爆料称:“汽车站内建起两栋25套商品房,已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出售了22套”。这是胡说八道。

虚假报道:“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这句话纯属于断章取义,歪曲事实。

平利县国土局告诉:该曝光媒体记者已经到了平利县国土局,接待人员已经明确告诉:客运站内土地属于集体性质土地;工作人员还向该媒体采访记者提供了客运站内扶贫搬迁户建房名单。

——记者收红包,曝光记者要求周克保和爆料人妥协。

知情人说,一个月来,三阳镇村民黄某至少联系有5、6家媒体,愿意出资数万元,曝光村主任周克保(宝)贪污受贿问题,并向多家媒体发送了视频资料、图片资料,都被拒绝。

村主任周克保(宝)说,《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曝光后,这篇文章的作者,再次采访他。要求他不要再计较村民黄某这次举报,要求他和村民黄某老公和好。

村主任周克保(宝)还说,曝光两名记者,来到他家二楼卧室,要求他出示全部相关资料。当时,部分建房农民外出,有2个准建证拿不出。他迫于无奈,送给这两位记者两个红包,记者拿走一个多小时后,又返回退回来了。

平利县交通局某领导告诉:《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一文断章取义,采访不深入,报道严重偏向举报人,没有站到中立立场,涉嫌与举报人同流合污。

平利县政府部门官员气愤地说,平利县个别乡村,基层组织建设太差,个别村干部落马,不是上访,就是造谣生事,搞的多部门鸡犬不宁。三阳镇兰家垭村是典型的代表:举报未达到目的就找媒体曝光。(杨宝生 杨达媛)

【原新闻报道】

班车停路边 平利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获利数百万?

多辆客运班车停靠在马路两侧,而客运站内的停车场两侧却伫立着两栋高层商品住宅。日前,有村民举报平利县三阳镇一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粗略估算获利数百万元。对此,作为客运站产权单位的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表示,对建房并不知情,而对于建房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集体土地,HS报记者走访两日,各方说法仍不一致。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内,原本用来停放客运班车的停车场停放着私家车,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两栋楼房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

【村民投诉:客运站内建商品房出售】

日前,平利县三阳镇一村民黄某向HS报记者反映,该镇客运站投入运营已有8年,2014年,车站运营者在车站用地建起两栋商品房出售,而原本应该停在车站内的客运班车只能停靠马路边。

11月14日,HS报记者来到平利县三阳镇,据投诉村民黄某介绍,2006年,平利县政府办下发规定,要求县交通局在多个乡镇建设乡村客运站。2008年,平利县交通局征得该镇泗王庙村集体土地修建五级客运站,后以民建公助的形式补助25万,由该镇兰家垭村村主任周克保(宝)建设经营。2009年,由一栋两层三间门面房、停车场作为配套的三阳镇客运站竣工验收后投入运营。

“2014年,周克保(宝)以运营收入过低为由,在汽车站内建起两栋商品房,并以每套二十万不等的价格卖给当地村民。”黄某表示,目前两栋楼25套房已出售22套,仅此一项便获利数百万元,让该村民不解的是,当时征用土地是作为客运站用地,平利县交通局是产权单位,作为经营者的周克保(宝)是否有权改变土地用途,建设并出售商品房?

11月14日,平利县三阳镇客运站门外,3辆大巴车停放在马路上,停车场地一旁建起的两栋楼均已出售给当地村民,有村民在一楼开起了农家乐。

【走访:班车停在站外马路边】

日前,HS报记者来到三阳镇客运站所在的朝阳大道,大街上统一规划的徽派风格民居鳞次栉比,客运站内两栋为4层、3层高的商品房显得有些突兀。客运站门外马路两侧停着3辆大巴车,客运站大门内却没有任何班车,候车室在站内一间超市里,超市内除有几人打麻将,无乘客座椅等设施。

据车站内住宅楼一居民介绍,两栋住宅楼基本已出售给附近居民,久而久之居民便将用做停车场的空地当成了“院子”。为了避免发生安全事故,班车司机基本都将车停放在了马路上。对于购买的房屋是否有产权证书,该居民称自己不知情。

据当地一顾姓村民介绍,此前她曾以27万购买过其中一套商铺,由于购房时欠有周克保(宝)十多万元,住了两年后她去找周克保(宝)要房产证时,周表示只有还钱以后才能给她房产手续,“后来我无力偿还,便把房子又卖给了他,但始终没见到他说的房产手续。”

而按照规定要求,客运车辆一律进站经营,旅客进站候车,车辆禁止在集镇街道乱停乱放。

2013年,平利县交通局对周克保(宝)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申请的复函。

【运管所:同意综合开发 但对建房出售不知情】

在组建过程中,平利县曾要求农村客运站在充分发挥服务功能的基础上,可以按照“以站养站”原则进行综合利用;但禁止处置和转让客运站资产,严禁改变车站用途。

三阳镇客运站内商品房属于“以站养站”,还是改变用途?11月14日,由于车站经营者周克保(宝)在外地,电话中他告诉记者,车站建成后收入来源主要是向停靠的班车收取管理服务费,每年只有七八千元,经营比较困难。2013年建房前,他向平利县交通局提交客运站土地综合利用的申请,并获得复函。

记者看到此复函中表示,“在确保车站基本功能不变、国家投资不流失的前提下,原则同意周克保(宝)对该站东边空闲场地进行综合利用”。其中未提及具体利用方式。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向记者表示,周克保(宝)的确提交过申请,但其在客运站内建房出售一事并不知情。“对于班车乱停乱放及其他不规范的问题,我们会立即核实并要求整改。”

【建房土地性质成疑 各方说法不一】

作为平利县交通局的产权,三阳镇五级客运站土地性质是否属于国有土地? 周克保(宝)表示,客运站土地是泗王庙村的集体土地。对此,泗王庙村主任何德满表示,2009年征收土地用于客运站用地后,已转为国有用地,“我们没有办法干涉。”

根据2003年的 《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土地供应管理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规定,严禁任何单位、个人与乡、镇、村、组签订协议,圈占农民集体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如果是我们村的集体土地,肯定要叫我们村上来监管,但周克保(宝)并非本村村民,根本无权在村集体土地上开发商品房。”何德满表示。

三阳镇政府党政办主任胡养民表示,建客运站时,县交通局从泗王庙村征地过来后属于交通局,“当时周克保(宝)来镇政府找过,但土地是交通局的,镇政府没有权力批准相关手续。其土地性质我们也不清楚。”

对此,平利县交通局运管所所长吴忠宁表示,“客运站土地性质我不是很清楚,应该不是国有土地。”记者提出查看当时征地手续,吴忠宁称保管资料的人员被抽调到了其他单位,“这个情况可以问一下国土部门”。

随后,HS报记者联系平利县三阳镇国土部门,据一位何姓工作人员介绍,以前镇上没有国土部门,“这个要么是国有土地要么就是集体土地,当时农村征地操作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交通局弄了个客运站后也没有个说法,目前我们也不确定。”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