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顺颂商祺 发表于  2017-09-07 15:30:24 11字 ( 0/40)

有关部门赶快重视起来吧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事务所问我 发表于  2017-09-07 15:30:46 12字 ( 0/43)

坐等贪官绳之以法的那一天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坐在王位 发表于  2017-09-07 15:31:07 15字 ( 0/33)

这么恶劣的事怎么就没有人解决呢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王文卿 发表于  2017-09-07 15:31:23 11字 ( 0/174)

真的是受不了了,无语了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暗暗安安 发表于  2017-09-07 15:31:56 14字 ( 0/61)

没有不敢使的招只有想不到的招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植党自私 发表于  2017-09-07 15:32:17 11字 ( 0/47)

利益永远都是,最可怕的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时尚全球 发表于  2017-09-07 15:33:18 22字 ( 0/119)

希望能够让人民看到社会公平正义和彰显法律威严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哀声确实 发表于  2017-09-07 15:33:39 25字 ( 0/106)

现在既然公布到网上来了,应该会有人来管的吧?期待中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所学非所用 发表于  2017-09-07 15:34:04 16字 ( 0/349)

都是钱惹的祸啊无法无天了真是。、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爱上为 发表于  2017-09-07 15:34:34 12字 ( 0/55)

有点血性的人都把它顶起来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手足相残是 发表于  2017-09-07 15:34:59 20字 ( 0/68)

要相信未来还是有光明的,一切还是会解决的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在线彩色真 发表于  2017-09-07 15:35:18 20字 ( 0/106)

这样的人给我们的生活环境带来了负面影响。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自学成才车 发表于  2017-09-07 15:35:45 31字 ( 0/49)

这事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的, 估计背后牵扯到不少人的利益!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在学校 发表于  2017-09-07 15:36:12 21字 ( 0/46)

不能让这种人继续了,在这样先去,不得了啊。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实现方式 发表于  2017-09-07 15:36:36 21字 ( 0/88)

世态炎凉,说的一点都没错,国人都来看看吧!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主心骨亲戚 发表于  2017-09-07 15:37:03 16字 ( 0/113)

这里面明显是存在着人为的因素了吧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最值钱 发表于  2017-09-07 15:37:26 17字 ( 0/86)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不把法律看在眼里了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按时去 发表于  2017-09-07 15:37:50 21字 ( 0/56)

有关不门儿的责任心要建立起来给人民一个交代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鳌山卫 发表于  2017-09-07 15:38:09 12字 ( 0/103)

只有相关部门重视才管用。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顺颂商祺 发表于  2017-09-07 15:38:31 9字 ( 0/84)

这可能是社会现象吧

本来属于农村集体用地的地块竟然出现在国土部门公开挂牌出让的国有建设用地范围内,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杭州国土资源局萧山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国土分局)。政府过错,企业受冤,容笔者慢慢向大家道来。

2011520,萧山国土分局公开挂牌(萧政储出【201114号)出让位于萧山区北干街道兴议村:东至村道,南至民宅,西至凯利五金厂房,北至建设一路的建设用地,同年621日浙江天之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之林公司”)通过公开竞标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623双方正式签订出让合同。

天之林公司依照公司规划,准备在出让地块上开发运筹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可没想到一场几乎将公司拖垮的灾难毫无声息的降临了。20117月初天之林公司委托施工方前往受让地块动工时竟遇到兴议村村民以萧山国土分局霸占土地、侵占村民集体所有土地为由多次堵住工地大门、阻扰施工。天之林公司才得知出让土地建设一路以南有一块土地(宽6.5米、长135米,共计877平方米)属于兴议村集体用地未被征收!

了解情况后,天之林公司依照《萧山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须知》相关规定,迅速向北干街道办及萧山国土分局进行了汇报要求给予解决。2012年萧山区两会期间,作为政协委员的天之林公司法定代表人先生以提案形式反映了建设一路西延段道路两侧土地未征用的情况。萧山区政府先后召集当地国土局、财政局、发改局等5家单位专题协商,于20132月由萧山区发改局作出萧发改(201339号文。该文件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据此,天之林公司随即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

原以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及催促,纠正出让土地错误有了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在201469日,萧山国土分局突然向萧山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交纳迟延支付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真可谓猪八戒告状——倒打一耙!萧山法院审理期间,天之林公司提出反诉,要求驳回萧山国土分局诉求,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萧山国土分局赔偿出让土地错误的违约损失。萧山法院一审驳回了天之林公司的反诉请求,并判决天之林公司支付迟延交纳土地出让金产生的违约金76438800元。天之林公司随即向杭州中院上诉,中院认为出让土地与合同约定建设一路以南不符,未被征收的农村集体土地位于宗地出入口,直接影响其项目开发和建设。因此,萧山国土分局在出让案涉宗地过程中存在一定违约。但是杭州中院二审依然维持了一审判决。

天之林公司认为法院判决受害者承担巨额违约金是根本错误的。理由如下:

首先,从政府部门专题协商一事来说,萧山区发改局经过五个部门协商出台的文件明确规定区有关部门观点一致:未征收的“6.5米宽”农村集体土地为应征未征土地,萧山国土分局同意解决上述未征农村集体土地问题,有关损失政府给予政策补偿等。天之林公司缴清了土地出让金,萧山国土分局为何不履行萧发改(201339号文件及自己的承诺,反而还要向法院起诉要求天之林公司承担违约金?萧山国土分局这样的行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政府公信力何在?

其次,从法律方面来讲,多名法学专家(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国家法官学院教授孙泊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年)认为:根据《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让方应当按照合同规定,提供出让的土地使用权。未按合同规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并可请求违约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萧山国土分局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因此产生了天之林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涉案土地出让合同应予解除,萧山国土分局应承担合同违约赔偿责任。还有天之林公司迟延交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金的行为不构成违约行为,而是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合法行为,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所谓不安抗辩权指的是双方合同成立后,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法学专家们一致认为: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均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甚至错误的明显缺陷,建议人民法院启动相关程序,对于该案的错判予以纠正。

也就是说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是明显的枉法裁判,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天之林公司无法接受的。20151027日,天之林公司向浙江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51119日省高院立案审查。然而令人气愤的是省高院并没有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的原则,经过漫长的等待,2016325日天之林公司收到省高院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

据天之林公司反映:现在公司累计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在层层推诿、层层庇护、层层刁难的情况下,天之林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本案申诉书,希望案件启动再审。天之林公司将案件经过情况反映给媒体是希望有正义的媒体能够跟踪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经过调查采访,萧山国土分局表示出让土地存在瑕疵,201643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公开竞标土地为何存在集体用地”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653日以“公开竞标出让的商业用地内存集体土地引争议”为题向相关部门发出内参要情专报,提出:1、合同违约为何难以解除?2、专家建议法院判决予以纠正。2017218日《人民网》、《法制快报》、《云南周末》等网络新闻媒体以“出让土地存在集体用地——政府过错,民企买单的典型案例!”为题进行了报道,又于2017223日以“萧山国土分局出让土地严重违约,法院错判为何不予纠正?”为题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共鸣,纷纷跟帖为天之林公司喊冤,呼吁对法院错判案件予以再审改判201752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天之林公司的申诉进行立案审查,案号为:(2017)最高法民监50号,并传唤双方于201765日对本案进行了听证。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提出要依法治国,大力反腐和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而国内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形形色色的企业,笔者想说的是地方法院的一次不公正判决很可能就会导致一家企业走向灭亡,天之林公司的案例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当司法不公的现状让企业家群体都看不到希望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还谈得到未来吗?最后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再审改判,还天之林公司一个公道!

 

                                                                                                 笔者化名:春秋

                           2017821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