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花落知多少? 发表于  2017-08-03 21:08:42 0字 ( 0/45)

酒厂无安全意识,无技术操作,造成无辜人员伤亡,至使伤者无生存能力,无养家能力。伤者是个老实人,所求赔偿并不过份,都是按国家法律最低现,可家大业大的酒厂人并无良心

酒厂无安全意识,无技术操作,造成无辜人员伤亡,至使伤者无生存能力,无养家能力。伤者是个老实人,所求赔偿并不过份,都是按国家法律最低现,可家大业大的酒厂人并无良心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失腿者朱松来的呐喊:承德谁来兑现承诺?!

20151216日,正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小溪沟酒厂铲酒糟的朱松来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不省人事,在医院醒来后的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朱松来在此次事故中,左腿膝盖以下截肢,丧失工作能力,随后经承德市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作为家庭支柱的朱松来倒下了,让本来生活就不宽裕的家庭面临着重大的生存危机。

          

 

酒厂赔偿迟迟不落实,原来是小小村官如此在横行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已过去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但是对朱松来的善后工作却迟迟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尤其是在赔偿方面,酒厂给出的赔偿方案远远低于家属预期和同类型事故的一般赔偿标准,家属自然不同意,于是双方诉诸于当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调解。

从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酒厂基本信息的内容部分可以发现,酒厂所在村子的村主任兰玉平持有该酒厂49%的股份。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村主任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村主任都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背景和实力,尤其是面对一个最普通的农民时,这种情况更会突显出来。据当地村民说,酒厂的老板很有钱,关系很硬,在承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一个小小的村官如此,竟然敢无视受害者的诉求,赔偿迟迟不落实,安抚受害者,实在让人气愤之极。不得不问,难道我们的党纪国法,管不住一个村主任吗?

劳动仲裁藏猫腻,受害者朱松来弱者更弱势

2017327日,在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调解现场,整个调解过程中,受害者朱松来及其家属竟然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仲裁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酒厂方面的意见,而无视伤者及家属的诉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赔偿项目和数额上,避重就轻。最终在仲裁裁决书上,除了法律法规有明文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外,在假肢相关费用一项(辅助器材费)竟然只有惊人的1.6万元,这种超出常理的超低赔偿标准,不知道仲裁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来确定的。众所周知,假肢的费用不是一次性支出,除了假肢材料及制作费之外,更多的是每隔几年就要更换的辅料费和服务费等等,伤者目前才50多岁,就算活到平均寿命75岁也还有将近20年呢,这期间假肢的使用成本要远远高于裁定的1.6万元。作为专业从业的仲裁人士,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答案自然是他们揣着明白装无知,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的猫腻。

         

在这次爆炸事故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的写有酒厂管理者安全意识淡薄使用无证人员操作锅炉间接导致此次事故(详见事故调查报告中事故发生原因部分内容)。按理说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酒厂方面应该积极配合政府,安抚受伤者及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然而从上述劳动仲裁的结果来看以及在此过程中酒厂方面的态度和做法,不免让人心寒。

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承诺2周解决赔偿,至今已过2月了

伤者朱松来及家属不服劳动仲裁,依法理性前往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双滦区领导接待了伤者和家属,了解情况后,将此事转给了双塔山镇政府进行处理。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在双塔山镇政府接待室里,接待了伤者及家属,通过了解情况和商谈沟通,高书记承诺在两周内协调酒厂方面负责人重新协商赔偿方案,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伤者及家属本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原则,同意了高书记的处理方案,返回家中等候。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至今,酒厂方面依然没有拿出诚意来积极同当事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迫于无奈的伤者及家属,诉诸无门,只得效仿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普遍做法上访,然而还未成行,就被得知消息的政府相关部门警告不得上访,否则就抓人

今天,我们通过这种形式,提醒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兑现承诺,还弱者一个公道,督促跟进酒厂履行赔偿责任。


          


         

附一:朱松来家庭基本情况:

50多岁的朱松来是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村民,身体消瘦,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也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兼做过村里的电工,几乎每户人家的电灯他都免费帮忙修过,在村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后来年龄大了,体力也越来越差,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农活已经干不太动了。有好心的村民给他介绍了村东头的小酒厂(即小溪沟酒)铲酒糟、搬运的杂活儿,每个月能领点工钱贴补家用。谁曾料到,他所在的酒厂安全生产不规范,而且还酿成锅炉爆炸事故。

朱松来的老伴儿有高血压,突发脑溢血住过两次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好不容易拉回来。

朱松来的儿子以前在矿山给人开渣土车,时间久得了椎间盘突出,腰疼的直不起来,车也开不了了,就在家里帮忙干点轻活儿。

朱松来的儿媳妇患有血液病,一不留神有个小伤口,血就止不住的流,需要每天吃药来控制,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真心不便宜。

朱松来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女。俩孩子的日常开销也不少。


        附二:朱松来工作的酒厂发生爆炸的新闻

          
          

        附三:事故调查报告http://chengdesafety.gov.cn/Article/ShowInfo.asp?InfoID=3379

      

        附四:酒厂基本信息及股份关系http://www.tianyancha.com/company/442944600


 

永不磨灭的青春 发表于  2017-08-05 06:56:38 0字 ( 0/45)

涉法涉诉的案件为什么不起诉?

涉法涉诉的案件为什么不起诉?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失腿者朱松来的呐喊:承德谁来兑现承诺?!

20151216日,正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小溪沟酒厂铲酒糟的朱松来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不省人事,在医院醒来后的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朱松来在此次事故中,左腿膝盖以下截肢,丧失工作能力,随后经承德市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作为家庭支柱的朱松来倒下了,让本来生活就不宽裕的家庭面临着重大的生存危机。

          

 

酒厂赔偿迟迟不落实,原来是小小村官如此在横行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已过去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但是对朱松来的善后工作却迟迟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尤其是在赔偿方面,酒厂给出的赔偿方案远远低于家属预期和同类型事故的一般赔偿标准,家属自然不同意,于是双方诉诸于当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调解。

从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酒厂基本信息的内容部分可以发现,酒厂所在村子的村主任兰玉平持有该酒厂49%的股份。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村主任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村主任都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背景和实力,尤其是面对一个最普通的农民时,这种情况更会突显出来。据当地村民说,酒厂的老板很有钱,关系很硬,在承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一个小小的村官如此,竟然敢无视受害者的诉求,赔偿迟迟不落实,安抚受害者,实在让人气愤之极。不得不问,难道我们的党纪国法,管不住一个村主任吗?

劳动仲裁藏猫腻,受害者朱松来弱者更弱势

2017327日,在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调解现场,整个调解过程中,受害者朱松来及其家属竟然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仲裁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酒厂方面的意见,而无视伤者及家属的诉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赔偿项目和数额上,避重就轻。最终在仲裁裁决书上,除了法律法规有明文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外,在假肢相关费用一项(辅助器材费)竟然只有惊人的1.6万元,这种超出常理的超低赔偿标准,不知道仲裁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来确定的。众所周知,假肢的费用不是一次性支出,除了假肢材料及制作费之外,更多的是每隔几年就要更换的辅料费和服务费等等,伤者目前才50多岁,就算活到平均寿命75岁也还有将近20年呢,这期间假肢的使用成本要远远高于裁定的1.6万元。作为专业从业的仲裁人士,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答案自然是他们揣着明白装无知,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的猫腻。

         

在这次爆炸事故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的写有酒厂管理者安全意识淡薄使用无证人员操作锅炉间接导致此次事故(详见事故调查报告中事故发生原因部分内容)。按理说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酒厂方面应该积极配合政府,安抚受伤者及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然而从上述劳动仲裁的结果来看以及在此过程中酒厂方面的态度和做法,不免让人心寒。

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承诺2周解决赔偿,至今已过2月了

伤者朱松来及家属不服劳动仲裁,依法理性前往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双滦区领导接待了伤者和家属,了解情况后,将此事转给了双塔山镇政府进行处理。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在双塔山镇政府接待室里,接待了伤者及家属,通过了解情况和商谈沟通,高书记承诺在两周内协调酒厂方面负责人重新协商赔偿方案,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伤者及家属本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原则,同意了高书记的处理方案,返回家中等候。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至今,酒厂方面依然没有拿出诚意来积极同当事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迫于无奈的伤者及家属,诉诸无门,只得效仿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普遍做法上访,然而还未成行,就被得知消息的政府相关部门警告不得上访,否则就抓人

今天,我们通过这种形式,提醒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兑现承诺,还弱者一个公道,督促跟进酒厂履行赔偿责任。


          


         

附一:朱松来家庭基本情况:

50多岁的朱松来是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村民,身体消瘦,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也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兼做过村里的电工,几乎每户人家的电灯他都免费帮忙修过,在村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后来年龄大了,体力也越来越差,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农活已经干不太动了。有好心的村民给他介绍了村东头的小酒厂(即小溪沟酒)铲酒糟、搬运的杂活儿,每个月能领点工钱贴补家用。谁曾料到,他所在的酒厂安全生产不规范,而且还酿成锅炉爆炸事故。

朱松来的老伴儿有高血压,突发脑溢血住过两次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好不容易拉回来。

朱松来的儿子以前在矿山给人开渣土车,时间久得了椎间盘突出,腰疼的直不起来,车也开不了了,就在家里帮忙干点轻活儿。

朱松来的儿媳妇患有血液病,一不留神有个小伤口,血就止不住的流,需要每天吃药来控制,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真心不便宜。

朱松来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女。俩孩子的日常开销也不少。


        附二:朱松来工作的酒厂发生爆炸的新闻

          
          

        附三:事故调查报告http://chengdesafety.gov.cn/Article/ShowInfo.asp?InfoID=3379

      

        附四:酒厂基本信息及股份关系http://www.tianyancha.com/company/442944600


 

非我莫属z 发表于  2017-08-05 09:29:06 0字 ( 0/41)

为什么政府不出面调解,还是政府本来就有关联,官官相护吧,支持弱者

为什么政府不出面调解,还是政府本来就有关联,官官相护吧,支持弱者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失腿者朱松来的呐喊:承德谁来兑现承诺?!

20151216日,正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小溪沟酒厂铲酒糟的朱松来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不省人事,在医院醒来后的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朱松来在此次事故中,左腿膝盖以下截肢,丧失工作能力,随后经承德市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作为家庭支柱的朱松来倒下了,让本来生活就不宽裕的家庭面临着重大的生存危机。

          

 

酒厂赔偿迟迟不落实,原来是小小村官如此在横行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已过去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但是对朱松来的善后工作却迟迟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尤其是在赔偿方面,酒厂给出的赔偿方案远远低于家属预期和同类型事故的一般赔偿标准,家属自然不同意,于是双方诉诸于当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调解。

从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酒厂基本信息的内容部分可以发现,酒厂所在村子的村主任兰玉平持有该酒厂49%的股份。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村主任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村主任都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背景和实力,尤其是面对一个最普通的农民时,这种情况更会突显出来。据当地村民说,酒厂的老板很有钱,关系很硬,在承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一个小小的村官如此,竟然敢无视受害者的诉求,赔偿迟迟不落实,安抚受害者,实在让人气愤之极。不得不问,难道我们的党纪国法,管不住一个村主任吗?

劳动仲裁藏猫腻,受害者朱松来弱者更弱势

2017327日,在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调解现场,整个调解过程中,受害者朱松来及其家属竟然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仲裁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酒厂方面的意见,而无视伤者及家属的诉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赔偿项目和数额上,避重就轻。最终在仲裁裁决书上,除了法律法规有明文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外,在假肢相关费用一项(辅助器材费)竟然只有惊人的1.6万元,这种超出常理的超低赔偿标准,不知道仲裁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来确定的。众所周知,假肢的费用不是一次性支出,除了假肢材料及制作费之外,更多的是每隔几年就要更换的辅料费和服务费等等,伤者目前才50多岁,就算活到平均寿命75岁也还有将近20年呢,这期间假肢的使用成本要远远高于裁定的1.6万元。作为专业从业的仲裁人士,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答案自然是他们揣着明白装无知,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的猫腻。

         

在这次爆炸事故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的写有酒厂管理者安全意识淡薄使用无证人员操作锅炉间接导致此次事故(详见事故调查报告中事故发生原因部分内容)。按理说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酒厂方面应该积极配合政府,安抚受伤者及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然而从上述劳动仲裁的结果来看以及在此过程中酒厂方面的态度和做法,不免让人心寒。

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承诺2周解决赔偿,至今已过2月了

伤者朱松来及家属不服劳动仲裁,依法理性前往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双滦区领导接待了伤者和家属,了解情况后,将此事转给了双塔山镇政府进行处理。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在双塔山镇政府接待室里,接待了伤者及家属,通过了解情况和商谈沟通,高书记承诺在两周内协调酒厂方面负责人重新协商赔偿方案,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伤者及家属本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原则,同意了高书记的处理方案,返回家中等候。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至今,酒厂方面依然没有拿出诚意来积极同当事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迫于无奈的伤者及家属,诉诸无门,只得效仿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普遍做法上访,然而还未成行,就被得知消息的政府相关部门警告不得上访,否则就抓人

今天,我们通过这种形式,提醒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兑现承诺,还弱者一个公道,督促跟进酒厂履行赔偿责任。


          


         

附一:朱松来家庭基本情况:

50多岁的朱松来是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村民,身体消瘦,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也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兼做过村里的电工,几乎每户人家的电灯他都免费帮忙修过,在村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后来年龄大了,体力也越来越差,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农活已经干不太动了。有好心的村民给他介绍了村东头的小酒厂(即小溪沟酒)铲酒糟、搬运的杂活儿,每个月能领点工钱贴补家用。谁曾料到,他所在的酒厂安全生产不规范,而且还酿成锅炉爆炸事故。

朱松来的老伴儿有高血压,突发脑溢血住过两次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好不容易拉回来。

朱松来的儿子以前在矿山给人开渣土车,时间久得了椎间盘突出,腰疼的直不起来,车也开不了了,就在家里帮忙干点轻活儿。

朱松来的儿媳妇患有血液病,一不留神有个小伤口,血就止不住的流,需要每天吃药来控制,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真心不便宜。

朱松来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女。俩孩子的日常开销也不少。


        附二:朱松来工作的酒厂发生爆炸的新闻

          
          

        附三:事故调查报告http://chengdesafety.gov.cn/Article/ShowInfo.asp?InfoID=3379

      

        附四:酒厂基本信息及股份关系http://www.tianyancha.com/company/442944600


 

清水无痕z 发表于  2017-08-05 10:17:58 0字 ( 0/26)

酒厂无安全意识,无技术操作规程,造成无辜人员伤亡,至使伤者无生存能力,更不用说养家糊口了!!!伤者是全家几口人的顶梁柱,所求赔偿都是按国家法律最低限度,可酒厂并

酒厂无安全意识,无技术操作规程,造成无辜人员伤亡,至使伤者无生存能力,更不用说养家糊口了!!!伤者是全家几口人的顶梁柱,所求赔偿都是按国家法律最低限度,可酒厂并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失腿者朱松来的呐喊:承德谁来兑现承诺?!

20151216日,正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小溪沟酒厂铲酒糟的朱松来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不省人事,在医院醒来后的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朱松来在此次事故中,左腿膝盖以下截肢,丧失工作能力,随后经承德市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作为家庭支柱的朱松来倒下了,让本来生活就不宽裕的家庭面临着重大的生存危机。

          

 

酒厂赔偿迟迟不落实,原来是小小村官如此在横行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已过去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但是对朱松来的善后工作却迟迟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尤其是在赔偿方面,酒厂给出的赔偿方案远远低于家属预期和同类型事故的一般赔偿标准,家属自然不同意,于是双方诉诸于当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调解。

从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酒厂基本信息的内容部分可以发现,酒厂所在村子的村主任兰玉平持有该酒厂49%的股份。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村主任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村主任都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背景和实力,尤其是面对一个最普通的农民时,这种情况更会突显出来。据当地村民说,酒厂的老板很有钱,关系很硬,在承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一个小小的村官如此,竟然敢无视受害者的诉求,赔偿迟迟不落实,安抚受害者,实在让人气愤之极。不得不问,难道我们的党纪国法,管不住一个村主任吗?

劳动仲裁藏猫腻,受害者朱松来弱者更弱势

2017327日,在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调解现场,整个调解过程中,受害者朱松来及其家属竟然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仲裁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酒厂方面的意见,而无视伤者及家属的诉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赔偿项目和数额上,避重就轻。最终在仲裁裁决书上,除了法律法规有明文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外,在假肢相关费用一项(辅助器材费)竟然只有惊人的1.6万元,这种超出常理的超低赔偿标准,不知道仲裁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来确定的。众所周知,假肢的费用不是一次性支出,除了假肢材料及制作费之外,更多的是每隔几年就要更换的辅料费和服务费等等,伤者目前才50多岁,就算活到平均寿命75岁也还有将近20年呢,这期间假肢的使用成本要远远高于裁定的1.6万元。作为专业从业的仲裁人士,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答案自然是他们揣着明白装无知,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的猫腻。

         

在这次爆炸事故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的写有酒厂管理者安全意识淡薄使用无证人员操作锅炉间接导致此次事故(详见事故调查报告中事故发生原因部分内容)。按理说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酒厂方面应该积极配合政府,安抚受伤者及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然而从上述劳动仲裁的结果来看以及在此过程中酒厂方面的态度和做法,不免让人心寒。

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承诺2周解决赔偿,至今已过2月了

伤者朱松来及家属不服劳动仲裁,依法理性前往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双滦区领导接待了伤者和家属,了解情况后,将此事转给了双塔山镇政府进行处理。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在双塔山镇政府接待室里,接待了伤者及家属,通过了解情况和商谈沟通,高书记承诺在两周内协调酒厂方面负责人重新协商赔偿方案,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伤者及家属本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原则,同意了高书记的处理方案,返回家中等候。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至今,酒厂方面依然没有拿出诚意来积极同当事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迫于无奈的伤者及家属,诉诸无门,只得效仿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普遍做法上访,然而还未成行,就被得知消息的政府相关部门警告不得上访,否则就抓人

今天,我们通过这种形式,提醒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兑现承诺,还弱者一个公道,督促跟进酒厂履行赔偿责任。


          


         

附一:朱松来家庭基本情况:

50多岁的朱松来是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村民,身体消瘦,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也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兼做过村里的电工,几乎每户人家的电灯他都免费帮忙修过,在村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后来年龄大了,体力也越来越差,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农活已经干不太动了。有好心的村民给他介绍了村东头的小酒厂(即小溪沟酒)铲酒糟、搬运的杂活儿,每个月能领点工钱贴补家用。谁曾料到,他所在的酒厂安全生产不规范,而且还酿成锅炉爆炸事故。

朱松来的老伴儿有高血压,突发脑溢血住过两次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好不容易拉回来。

朱松来的儿子以前在矿山给人开渣土车,时间久得了椎间盘突出,腰疼的直不起来,车也开不了了,就在家里帮忙干点轻活儿。

朱松来的儿媳妇患有血液病,一不留神有个小伤口,血就止不住的流,需要每天吃药来控制,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真心不便宜。

朱松来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女。俩孩子的日常开销也不少。


        附二:朱松来工作的酒厂发生爆炸的新闻

          
          

        附三:事故调查报告http://chengdesafety.gov.cn/Article/ShowInfo.asp?InfoID=3379

      

        附四:酒厂基本信息及股份关系http://www.tianyancha.com/company/442944600


 

晨宇手机兼职 发表于  2017-08-05 10:29:48 0字 ( 0/42)

希望家属不放弃,期待当下的包青天赶紧出现

希望家属不放弃,期待当下的包青天赶紧出现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失腿者朱松来的呐喊:承德谁来兑现承诺?!

20151216日,正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小溪沟酒厂铲酒糟的朱松来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不省人事,在医院醒来后的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朱松来在此次事故中,左腿膝盖以下截肢,丧失工作能力,随后经承德市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作为家庭支柱的朱松来倒下了,让本来生活就不宽裕的家庭面临着重大的生存危机。

          

 

酒厂赔偿迟迟不落实,原来是小小村官如此在横行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已过去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但是对朱松来的善后工作却迟迟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尤其是在赔偿方面,酒厂给出的赔偿方案远远低于家属预期和同类型事故的一般赔偿标准,家属自然不同意,于是双方诉诸于当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调解。

从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酒厂基本信息的内容部分可以发现,酒厂所在村子的村主任兰玉平持有该酒厂49%的股份。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村主任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村主任都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背景和实力,尤其是面对一个最普通的农民时,这种情况更会突显出来。据当地村民说,酒厂的老板很有钱,关系很硬,在承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一个小小的村官如此,竟然敢无视受害者的诉求,赔偿迟迟不落实,安抚受害者,实在让人气愤之极。不得不问,难道我们的党纪国法,管不住一个村主任吗?

劳动仲裁藏猫腻,受害者朱松来弱者更弱势

2017327日,在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调解现场,整个调解过程中,受害者朱松来及其家属竟然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仲裁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酒厂方面的意见,而无视伤者及家属的诉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赔偿项目和数额上,避重就轻。最终在仲裁裁决书上,除了法律法规有明文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外,在假肢相关费用一项(辅助器材费)竟然只有惊人的1.6万元,这种超出常理的超低赔偿标准,不知道仲裁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来确定的。众所周知,假肢的费用不是一次性支出,除了假肢材料及制作费之外,更多的是每隔几年就要更换的辅料费和服务费等等,伤者目前才50多岁,就算活到平均寿命75岁也还有将近20年呢,这期间假肢的使用成本要远远高于裁定的1.6万元。作为专业从业的仲裁人士,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答案自然是他们揣着明白装无知,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的猫腻。

         

在这次爆炸事故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的写有酒厂管理者安全意识淡薄使用无证人员操作锅炉间接导致此次事故(详见事故调查报告中事故发生原因部分内容)。按理说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酒厂方面应该积极配合政府,安抚受伤者及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然而从上述劳动仲裁的结果来看以及在此过程中酒厂方面的态度和做法,不免让人心寒。

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承诺2周解决赔偿,至今已过2月了

伤者朱松来及家属不服劳动仲裁,依法理性前往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双滦区领导接待了伤者和家属,了解情况后,将此事转给了双塔山镇政府进行处理。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在双塔山镇政府接待室里,接待了伤者及家属,通过了解情况和商谈沟通,高书记承诺在两周内协调酒厂方面负责人重新协商赔偿方案,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伤者及家属本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原则,同意了高书记的处理方案,返回家中等候。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至今,酒厂方面依然没有拿出诚意来积极同当事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迫于无奈的伤者及家属,诉诸无门,只得效仿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普遍做法上访,然而还未成行,就被得知消息的政府相关部门警告不得上访,否则就抓人

今天,我们通过这种形式,提醒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兑现承诺,还弱者一个公道,督促跟进酒厂履行赔偿责任。


          


         

附一:朱松来家庭基本情况:

50多岁的朱松来是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村民,身体消瘦,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也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兼做过村里的电工,几乎每户人家的电灯他都免费帮忙修过,在村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后来年龄大了,体力也越来越差,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农活已经干不太动了。有好心的村民给他介绍了村东头的小酒厂(即小溪沟酒)铲酒糟、搬运的杂活儿,每个月能领点工钱贴补家用。谁曾料到,他所在的酒厂安全生产不规范,而且还酿成锅炉爆炸事故。

朱松来的老伴儿有高血压,突发脑溢血住过两次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好不容易拉回来。

朱松来的儿子以前在矿山给人开渣土车,时间久得了椎间盘突出,腰疼的直不起来,车也开不了了,就在家里帮忙干点轻活儿。

朱松来的儿媳妇患有血液病,一不留神有个小伤口,血就止不住的流,需要每天吃药来控制,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真心不便宜。

朱松来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女。俩孩子的日常开销也不少。


        附二:朱松来工作的酒厂发生爆炸的新闻

          
          

        附三:事故调查报告http://chengdesafety.gov.cn/Article/ShowInfo.asp?InfoID=3379

      

        附四:酒厂基本信息及股份关系http://www.tianyancha.com/company/442944600


 

血舞残 发表于  2017-08-05 20:23:16 0字 ( 0/35)

可怜的老百姓

可怜的老百姓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失腿者朱松来的呐喊:承德谁来兑现承诺?!

20151216日,正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小溪沟酒厂铲酒糟的朱松来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不省人事,在医院醒来后的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朱松来在此次事故中,左腿膝盖以下截肢,丧失工作能力,随后经承德市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作为家庭支柱的朱松来倒下了,让本来生活就不宽裕的家庭面临着重大的生存危机。

          

 

酒厂赔偿迟迟不落实,原来是小小村官如此在横行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已过去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但是对朱松来的善后工作却迟迟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尤其是在赔偿方面,酒厂给出的赔偿方案远远低于家属预期和同类型事故的一般赔偿标准,家属自然不同意,于是双方诉诸于当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调解。

从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酒厂基本信息的内容部分可以发现,酒厂所在村子的村主任兰玉平持有该酒厂49%的股份。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村主任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村主任都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背景和实力,尤其是面对一个最普通的农民时,这种情况更会突显出来。据当地村民说,酒厂的老板很有钱,关系很硬,在承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一个小小的村官如此,竟然敢无视受害者的诉求,赔偿迟迟不落实,安抚受害者,实在让人气愤之极。不得不问,难道我们的党纪国法,管不住一个村主任吗?

劳动仲裁藏猫腻,受害者朱松来弱者更弱势

2017327日,在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调解现场,整个调解过程中,受害者朱松来及其家属竟然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仲裁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酒厂方面的意见,而无视伤者及家属的诉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赔偿项目和数额上,避重就轻。最终在仲裁裁决书上,除了法律法规有明文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外,在假肢相关费用一项(辅助器材费)竟然只有惊人的1.6万元,这种超出常理的超低赔偿标准,不知道仲裁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来确定的。众所周知,假肢的费用不是一次性支出,除了假肢材料及制作费之外,更多的是每隔几年就要更换的辅料费和服务费等等,伤者目前才50多岁,就算活到平均寿命75岁也还有将近20年呢,这期间假肢的使用成本要远远高于裁定的1.6万元。作为专业从业的仲裁人士,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答案自然是他们揣着明白装无知,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的猫腻。

         

在这次爆炸事故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的写有酒厂管理者安全意识淡薄使用无证人员操作锅炉间接导致此次事故(详见事故调查报告中事故发生原因部分内容)。按理说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酒厂方面应该积极配合政府,安抚受伤者及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然而从上述劳动仲裁的结果来看以及在此过程中酒厂方面的态度和做法,不免让人心寒。

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承诺2周解决赔偿,至今已过2月了

伤者朱松来及家属不服劳动仲裁,依法理性前往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双滦区领导接待了伤者和家属,了解情况后,将此事转给了双塔山镇政府进行处理。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在双塔山镇政府接待室里,接待了伤者及家属,通过了解情况和商谈沟通,高书记承诺在两周内协调酒厂方面负责人重新协商赔偿方案,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伤者及家属本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原则,同意了高书记的处理方案,返回家中等候。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至今,酒厂方面依然没有拿出诚意来积极同当事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迫于无奈的伤者及家属,诉诸无门,只得效仿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普遍做法上访,然而还未成行,就被得知消息的政府相关部门警告不得上访,否则就抓人

今天,我们通过这种形式,提醒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兑现承诺,还弱者一个公道,督促跟进酒厂履行赔偿责任。


          


         

附一:朱松来家庭基本情况:

50多岁的朱松来是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村民,身体消瘦,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也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兼做过村里的电工,几乎每户人家的电灯他都免费帮忙修过,在村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后来年龄大了,体力也越来越差,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农活已经干不太动了。有好心的村民给他介绍了村东头的小酒厂(即小溪沟酒)铲酒糟、搬运的杂活儿,每个月能领点工钱贴补家用。谁曾料到,他所在的酒厂安全生产不规范,而且还酿成锅炉爆炸事故。

朱松来的老伴儿有高血压,突发脑溢血住过两次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好不容易拉回来。

朱松来的儿子以前在矿山给人开渣土车,时间久得了椎间盘突出,腰疼的直不起来,车也开不了了,就在家里帮忙干点轻活儿。

朱松来的儿媳妇患有血液病,一不留神有个小伤口,血就止不住的流,需要每天吃药来控制,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真心不便宜。

朱松来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女。俩孩子的日常开销也不少。


        附二:朱松来工作的酒厂发生爆炸的新闻

          
          

        附三:事故调查报告http://chengdesafety.gov.cn/Article/ShowInfo.asp?InfoID=3379

      

        附四:酒厂基本信息及股份关系http://www.tianyancha.com/company/442944600


 

八点半小时 发表于  2017-08-05 21:41:59 0字 ( 0/31)

对老百姓而言,公平很难啊!!!

对老百姓而言,公平很难啊!!!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失腿者朱松来的呐喊:承德谁来兑现承诺?!

20151216日,正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小溪沟酒厂铲酒糟的朱松来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不省人事,在医院醒来后的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朱松来在此次事故中,左腿膝盖以下截肢,丧失工作能力,随后经承德市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作为家庭支柱的朱松来倒下了,让本来生活就不宽裕的家庭面临着重大的生存危机。

          

 

酒厂赔偿迟迟不落实,原来是小小村官如此在横行

酒厂锅炉爆炸事故已过去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但是对朱松来的善后工作却迟迟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尤其是在赔偿方面,酒厂给出的赔偿方案远远低于家属预期和同类型事故的一般赔偿标准,家属自然不同意,于是双方诉诸于当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调解。

从事故调查报告中,关于酒厂基本信息的内容部分可以发现,酒厂所在村子的村主任兰玉平持有该酒厂49%的股份。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村主任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村主任都拥有着你无法想象的背景和实力,尤其是面对一个最普通的农民时,这种情况更会突显出来。据当地村民说,酒厂的老板很有钱,关系很硬,在承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一个小小的村官如此,竟然敢无视受害者的诉求,赔偿迟迟不落实,安抚受害者,实在让人气愤之极。不得不问,难道我们的党纪国法,管不住一个村主任吗?

劳动仲裁藏猫腻,受害者朱松来弱者更弱势

2017327日,在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的调解现场,整个调解过程中,受害者朱松来及其家属竟然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仲裁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酒厂方面的意见,而无视伤者及家属的诉求,甚至在一些具体的赔偿项目和数额上,避重就轻。最终在仲裁裁决书上,除了法律法规有明文规定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外,在假肢相关费用一项(辅助器材费)竟然只有惊人的1.6万元,这种超出常理的超低赔偿标准,不知道仲裁人员是根据什么标准来确定的。众所周知,假肢的费用不是一次性支出,除了假肢材料及制作费之外,更多的是每隔几年就要更换的辅料费和服务费等等,伤者目前才50多岁,就算活到平均寿命75岁也还有将近20年呢,这期间假肢的使用成本要远远高于裁定的1.6万元。作为专业从业的仲裁人士,竟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答案自然是他们揣着明白装无知,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的猫腻。

         

在这次爆炸事故的调查报告中明确的写有酒厂管理者安全意识淡薄使用无证人员操作锅炉间接导致此次事故(详见事故调查报告中事故发生原因部分内容)。按理说作为事故责任人的酒厂方面应该积极配合政府,安抚受伤者及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然而从上述劳动仲裁的结果来看以及在此过程中酒厂方面的态度和做法,不免让人心寒。

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承诺2周解决赔偿,至今已过2月了

伤者朱松来及家属不服劳动仲裁,依法理性前往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上访,双滦区领导接待了伤者和家属,了解情况后,将此事转给了双塔山镇政府进行处理。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在双塔山镇政府接待室里,接待了伤者及家属,通过了解情况和商谈沟通,高书记承诺在两周内协调酒厂方面负责人重新协商赔偿方案,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伤者及家属本着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原则,同意了高书记的处理方案,返回家中等候。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至今,酒厂方面依然没有拿出诚意来积极同当事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迫于无奈的伤者及家属,诉诸无门,只得效仿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普遍做法上访,然而还未成行,就被得知消息的政府相关部门警告不得上访,否则就抓人

今天,我们通过这种形式,提醒双塔山镇党委高书记,兑现承诺,还弱者一个公道,督促跟进酒厂履行赔偿责任。


          


         

附一:朱松来家庭基本情况:

50多岁的朱松来是承德市双滦区双塔山镇厂沟村村民,身体消瘦,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也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兼做过村里的电工,几乎每户人家的电灯他都免费帮忙修过,在村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后来年龄大了,体力也越来越差,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农活已经干不太动了。有好心的村民给他介绍了村东头的小酒厂(即小溪沟酒)铲酒糟、搬运的杂活儿,每个月能领点工钱贴补家用。谁曾料到,他所在的酒厂安全生产不规范,而且还酿成锅炉爆炸事故。

朱松来的老伴儿有高血压,突发脑溢血住过两次医院,在鬼门关走了两趟,好不容易拉回来。

朱松来的儿子以前在矿山给人开渣土车,时间久得了椎间盘突出,腰疼的直不起来,车也开不了了,就在家里帮忙干点轻活儿。

朱松来的儿媳妇患有血液病,一不留神有个小伤口,血就止不住的流,需要每天吃药来控制,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真心不便宜。

朱松来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孙女。俩孩子的日常开销也不少。


        附二:朱松来工作的酒厂发生爆炸的新闻

          
          

        附三:事故调查报告http://chengdesafety.gov.cn/Article/ShowInfo.asp?InfoID=3379

      

        附四:酒厂基本信息及股份关系http://www.tianyancha.com/company/442944600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