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暗暗安安 发表于  2017-08-02 15:15:38 26字 ( 0/65)

怎么能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呢,这些人简直不是人了,畜牲了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手足相残是 发表于  2017-08-02 15:18:44 13字 ( 0/71)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在线彩色真 发表于  2017-08-02 15:19:11 12字 ( 0/86)

什么样的事都有着让人气愤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穿行在个 发表于  2017-08-02 15:25:46 11字 ( 0/51)

作为普通人看下热闹就好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抽薪止沸 发表于  2017-08-02 15:26:12 12字 ( 0/132)

坐等贪官绳之以法的那一天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血栓形成 发表于  2017-08-02 15:26:29 20字 ( 0/57)

现在是法律社会相信你一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现在才 发表于  2017-08-02 15:27:24 15字 ( 0/62)

人在做天在看贪官会,受到惩罚的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站下车像在 发表于  2017-08-02 15:28:08 13字 ( 0/68)

这简直就是在为难徐文权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想当初像 发表于  2017-08-02 15:29:13 10字 ( 0/133)

不作为的行为可恨至极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数十万 发表于  2017-08-02 15:30:07 26字 ( 0/47)

这样的事情真是要多可恨有多可恨期待事情可以早日解决吧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密码不变齐全 发表于  2017-08-02 15:30:54 15字 ( 0/56)

太可恨了,还真没看过这样的事儿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东风公司真 发表于  2017-08-02 15:31:15 15字 ( 0/33)

这么恶劣的事怎么就没有人解决呢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通个风格 发表于  2017-08-02 15:31:51 13字 ( 0/96)

对社会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吧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出心脏病 发表于  2017-08-02 15:32:17 21字 ( 0/86)

期待有关部门的关注只有相关部门重视才管用。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而实质上 发表于  2017-08-02 15:32:59 10字 ( 0/130)

大家就为了正义顶帖吧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天天新万万 发表于  2017-08-02 15:33:19 13字 ( 0/45)

顶一个帖付出自己的一点力量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各环节 发表于  2017-08-02 15:34:00 20字 ( 0/39)

怎么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当官呀?太让人失望了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年年此车 发表于  2017-08-02 15:34:25 23字 ( 0/44)

真的是受不了了,无语了太猖狂了法律都不看在眼里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金克木事 发表于  2017-08-02 15:34:44 15字 ( 0/42)

社会真的是变了样变得我们不认识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复发性 发表于  2017-08-02 15:35:05 11字 ( 0/45)

说明当地政府还是不给力

一、“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公元两千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开辟“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的河北秦皇岛抚宁县卢王庄乡也划出了个开发区卢王庄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当地有个徐文权,很有经济头脑,原来就在自家院子打绳卖钱。当时的镇领导也相中了他。此地有原卢王庄乡政府的一个空院和一块空地,荒废了多年。经当时镇政府领导与徐文权商量,决定将这块空地和空院包给徐文权。于是,200042日,双方签订了《租赁协议书》。徐文权在这块空地上,投资200多万元,建厂房、填设备,办了个大型的绳网厂。2008128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徐文权在这座空院里,投资300多万元,组建了名广气体有限公司。

徐文权克服种种困难,企业越办越红火。准照经营涉及压缩气体及液化气体批发、零售;纳米切割气技术开发、推广、咨询;旗下分公司涉及旅游旅游纪念品销售、垂钓服务、餐饮、住宿;泡沫板及泡沫箱制造、销售;绳和网制造、销售;塑料原料批发零售等行业。经营效益越来越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作出了贡献。并且,安置了一大批农村闲散劳力和复员退伍军人及大中专毕业生。徐文权的企业在这片开发区小有名气,“他”如一棵青松挺立在这片开发区。

二、徐碰着了拿着刀把子的人。

就在徐文权的企业红红火火的时候,又一个小道消息传来:国道拓宽,他包的这块地和院即将被拆迁,会得到一大笔补偿。他的这块地,又成了一块肥肉!是肥肉,谁不眼馋?谁都想得到!

可是,徐文权这个人,本性耿直,好打抱不平,更不会巴结当官的。而这时镇政府的领导已不是他承包那时的领导了。当然这块肥肉就不能让他守着了。

徐文权的《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属于危险品经营企业,需具有《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方能经营。他从2006年就取得了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已正常换证三次,按规定,到20151217日前应第四次换证。徐于20151130日向北戴河区安监局提出了换证申请,并按规定报送了全部材料。谁知,北戴河区安监局却做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原来,牛头崖镇政府背着合同方(徐文权)给北戴河安监局送了一份《声明》,声明终止了租赁合同,租赁合同无效。据此,该局要求徐“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并进行地址变更”。

而徐与镇政府的租赁合同还远没到期,双方亦没有协商终止协议,该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并且,徐已经在此经营多年。牛头崖镇政府就是想在背后来一脚,没有经营许可证了,徐的企业就死了,就得滚蛋了!

无奈,徐以“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1215日,以北戴河区安监局为被告,向北戴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牛头崖镇政府见他的一纸虚假不实声明,并没有致徐死地,于201616日,以徐不交租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租赁合同。

在这两起案件中,徐文权与牛头崖镇政府的身份虽然都是平等的,都是诉讼的双方。但是,毕竟牛头崖镇政府是权力机关,是拿刀把子的。以后的事实,就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就在这两起案件都没有开庭,也没有判决的时候:

2016119日,牛头崖镇政府以镇政府的名义,书面通知徐文权,限徐文权5日内搬离租赁场所;

2016128日,有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等闯进徐的公司院内,说,镇政府已经把这院和地租给了他的大哥,令徐立刻搬家。紧接着,201622日、212日,又多次有人闯进徐的公司,令徐搬家。

见徐不为所动,219日,又有多人来捣乱,徐报了警。牛头崖派出所不仅没有制止这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而且,由牛头崖镇政府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队,牛头崖村村长朱志利为首,牛头崖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以及数十位社会闲杂人等,带着洋镐,钢铰剪,砸开公司的两道大门,闯进公司。并且,公开声称,此院已租给朱志利,令徐立即搬家!并且故意捣乱闹事整整一天,使徐无法正常经营。

充分显示了拿刀把子的威力!

但是,这还没有达到拿刀把子的威力,因为徐还没死!

三、司法配合,致徐死地!

两起案件,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1、北戴河法院审理安监许可的行政案。

事实很清楚:北戴河安监局“不予受理”的根据是牛头崖镇政府的声明,是说徐的租赁合同无效,徐没有经营场地。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租赁合同已终止或者中止,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个租赁合同已经失效。北戴河法院在(2016)冀0304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中也认定:“本案被告以‘场地所有人声明终止租赁协议,场地租赁合同无效,需重新提供有效的场地租赁协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是违法的。”

北戴河安监局已经面临败诉,安监局败诉,就必然要给徐发证;徐文权已经确定胜诉,胜诉必然就会拿到许可证。这样,徐就不仅不会死了,还会活了!

但是,法院收到了来自领导方面的压力,不能让徐活,得让徐死!不能让安监局败,得救。于是,在判决书中仅判决:“确认被告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管理局作出的QHD279320行政许可不予受理决定违法;”,没了下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原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判决“撤销”和“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北戴河法院却拿法律条款作游戏,只判前半句,丢掉后半句。不判决改变原行政行为,被告表面上是败了,但还可以无动于衷,还是“不受理”;原告似乎是胜了,却啥也没拿到,还是依旧得死!

北戴河法院以法条做游戏,救了败诉的被告,死了胜诉的原告!

2、昌黎县法院审理了租赁合同案。

充分的证据证实:“甲方为乙方提供动力电源”,但是,从20104月份供电所停电通知以后开始,涉及到2份合同中的动力电源灭失。徐虽然多次找镇政府协商,要求解决动力电源问题,但镇政府一直不予理睬,是镇政府违约在先;徐一直在按期缴纳租金,只是在镇政府不解决电源缺失问题,才推迟了租金的缴纳。

昌黎县法院在(2016)冀0322民初775号《民事判决书》中也确认:动力电源和租金问题,双方都属于违约行为,而且镇政府违约在先。故,此案不会致徐死地。但是,同样,法院也收到了来自领导的压力,必须得让徐死!

于是,在确认双方均违约的情况下,判决:原租赁协议“予以解除”,限徐“30日内搬离”。

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判决与法律规定的“采取补救措施”,“继续履行”正相反,与法律的规定正相违背!

这样的判决,不仅违背法律,实际是在打击徐方:租赁协议被解除、徐没地方了,他还怎么经营?徐被从根上掐死了!

法院的判决,既让徐得不到许可证,又丢掉了经营场地。徐必死无疑了!拿着刀把子的到头来还是把没刀把子的砍死了!

四、拿刀把子的胆大心狠!

由于合同的甲方、牛头崖镇政府违约,徐没有动力电源,导致生产兴旺的绳网厂倒闭,损失上千万元。由于没有电,气体公司花百万元购置的设备搁置。本来可以上班挣钱的几十名工人被遣散。红红火火的企业,轰然倒闭!牛头崖开发区这棵青松,被砍倒在地!

徐文权不服法院的判决,依照法律程序,要求再审。

2017511日,徐文权与妻子马志妍开车,去石家庄河北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513日下午,在返回的途中,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村庄附近,被由北戴河区领导带队,北戴河公安局副局长、牛头崖镇党委副书记等50多人拦截,强行带回北戴河,公安局连夜审讯。虽然任何问题也没有审出,还是在第二天(514日)被送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夫妻二人被以刑事犯罪刑事拘留。北戴河公安局先是给他俩定了个寻衅滋事罪,3天后,又改成了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并且,延长了羁押时间。北戴河公安局随即派出多人,到处调查取证。结果,没有找到徐二人的任何犯罪事实。实际上,徐二人一直是按照法律程序诉讼,并没有越级shangfang,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到了法律规定的人犯最长的羁押期限,他们还是定不了徐二人的任何罪,就在30天后,2017612日,将他二人取保候审。二人交了2万元的保证金,才回到家中。

这拿刀把子的,即胆大,又狠毒!他们虽然把徐的企业砍死了,还不罢休,还要把人掐死,从根上掐死!在我国法制建设如此健全的今天,竟然敢给无罪的人硬安罪名!而且采取刑事手段、随意羁押人!至今仍不放手,多么胆大!一下子把徐夫妻二人送进看守所30天,他二人是企业的经营者,是家庭的主事人,他们俩人进了看守所,企业经营彻底停顿了,家庭生活也停止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重点强调的内容,但是眼见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央提出的精神在秦皇岛北戴河仍然没有落实,难道这些话真成了忽悠老百姓的空话了吗?希望河北省及秦皇岛高层领导能够关注此事,让徐文权一家人能够看到希望……

1 2 3 4 页号:1/4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