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爱上为 发表于  2017-08-01 14:03:13 24字 ( 0/73)

遗臭万年就是这种人,身为父母官,居然还干出这种事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手足相残是 发表于  2017-08-01 14:03:38 23字 ( 0/74)

有权就是任性,但有权也不能这样做啊,就不配当管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在线彩色真 发表于  2017-08-01 14:04:01 43字 ( 0/76)

有关人士希望速度出面管理下这事才好 不要让法律失去了威严 这个事情还是不要太过于那个。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自学成才车 发表于  2017-08-01 14:04:26 26字 ( 0/68)

人心不足啊,甘愿反腐高压 顶风作案,还贪这些不义之财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在学校 发表于  2017-08-01 14:05:07 22字 ( 0/56)

有关部门快点整顿吧,否则这些腐败人越来越猖獗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实现方式 发表于  2017-08-01 14:05:28 11字 ( 0/58)

一直发生这种可怕的事情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最值钱 发表于  2017-08-01 14:06:16 24字 ( 0/163)

中国的官僚作风真该好好整顿一下,太多的为官不仁了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按时去 发表于  2017-08-01 14:06:38 23字 ( 0/81)

还有人公然触犯,是不是太不把国家 放在眼里了。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鳌山卫 发表于  2017-08-01 14:07:02 22字 ( 0/79)

太复杂了,看不懂,但明确的就是有人以权谋私了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山川修阻是 发表于  2017-08-01 14:07:40 31字 ( 0/64)

这种行为背后是不是有人撑腰的,要不然一个小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风光好安安 发表于  2017-08-01 14:08:03 19字 ( 0/73)

相信法律最终会还给我们一个合理的公道的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穿行在个 发表于  2017-08-01 14:08:31 16字 ( 0/149)

大力提倡反腐,一定要干到实处才行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抽薪止沸 发表于  2017-08-01 14:09:16 31字 ( 0/57)

现在这样的法制社会,还有人敢只手遮天,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血栓形成 发表于  2017-08-01 14:09:41 30字 ( 0/132)

还是今年的事情呢,没想到习大大倡导反腐风头正猛还有人敢这样做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现在才 发表于  2017-08-01 14:10:04 28字 ( 0/119)

在事情没有解决好之前,顶起,不让帖子沉下去,让更多人知道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站下车像在 发表于  2017-08-01 14:10:25 17字 ( 0/67)

人生呀,真的好难说的,太事的变故了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想当初像 发表于  2017-08-01 14:11:15 25字 ( 0/73)

堂堂一个通辽公安,多好的工作,怎么偏偏就不干正事呢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数十万 发表于  2017-08-01 14:11:41 58字 ( 0/59)

只有咱们不放弃讨还公道才能推进国家司法的进步,司法进步需要咱们付出千辛万苦来推进。互相鼓励,决不放弃。将国家强大起来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密码不变齐全 发表于  2017-08-01 14:12:08 24字 ( 0/90)

现实就是这么的无奈、、 认命吧 谁让咱什么都没有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东风公司真 发表于  2017-08-01 14:12:39 24字 ( 0/69)

说不定哪位大人物已经看到了,整打算彻查这件事呢,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石。然而近年来在公安执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个别地方公安部门非法、腐败的行为直接给社会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尤其是作为公安重要组成部分的经侦部门,如果不以法律为准绳,肆意妄为,那么就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尤其对经济方面的影响,使很多投资人对政府不再信任,社会精英、企业家选择了移民,致大量企业倒闭,就业日趋困难,最终导致国民经济持续下滑。因此公安经侦部门的腐败行为对国民经济的破坏程度是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非法、腐败、胆大包天的通辽公安经侦对外来投资人成水炎进行持续不断的敲诈勒索过程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持续不断敲诈勒索成水炎,使其全家一直在外流浪避难至今近9年,他们有家不能回,受尽了折磨,经济损失惨重,现将通辽公安经侦非法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经过告诉大家:

成水炎,浙江省绍兴市灵芝镇大庆寺人,是原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茂龙吴中公司同匈牙利霍尔多巴吉养鹅股份公司、爱科富莱克斯有限公司合资在內蒙通辽投资成立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茂龙吴中占50%;匈牙利方50%股),并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化养殖系统。公司成立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和通辽市高层领导曾多次组团到匈牙利考察了蒙鹅项目,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和欢迎。

2007年茂龙吴中公司(成水炎占49%股份; 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占51%股份)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在股权整合上市过程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董事长赵唯一与副董事长罗勤二位以个人名义(因赵唯一、罗勤身份特殊不便出面收购,故委托成水炎以个人名义收购,有委托收购协议)约定在200712月底之前用2500万元完成收购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在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参股的51%的股份,期间蒙鹅公司按期初投资额的1.5倍回购了匈方的50%股份和蒙鹅饲料公司(蒙鹅占股40%)外来投资的60%股份,到2007年底收购整合后蒙鹅及相关下属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然后在2008年初首批引进三位(山东王景胜、杭州朱志良、王春松)战略合作伙伴,引入资金2.6亿人民币,蒙鹅总投资额超4亿元。

引入新股东后,王景胜为控制蒙鹅开始跟成水炎等旧股东争夺股份,为逼迫成水炎放弃蒙鹅股份,王景胜诬告成水炎职务侵占蒙鹅公司公款500万元。所谓侵占罪的起因是当初赵唯一委托成水炎收购股份,将1250万元收购资金于20071213日从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借款后汇入通辽科左中旗养殖公司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由于当时银行大额取现设限,为了快速取现按期完成收购,便将其中500万元从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划转蒙鹅饲料公司,借账户取现后存入成水炎私人账户,然后作为股份收购资金划转至江苏吴中股份有限么司账户。据成水炎反映,委托收购这件事当时所有股东都知道,赵唯一与罗勤也参与了新股东引进的策划与谈判,他们现在仍是蒙鹅股东。通辽公安经侦支队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不顾事实,编造罪名以职务侵占罪将成水炎网上通缉至今。

证明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滥用职权,敲诈勒索、合谋诈骗的事实根据:

首先,委托收购全过程王景胜完全清楚了解,并知道在2007年底前经股权收购整合后,公司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在此前提下,他于2008年初自愿认购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作为母公司筹划在香港上市的股份。所谓自愿认购即证明王景胜已承认2007年前公司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所以即使有异议也只能对入股后(2008年后)所发生的事情提出异议,无权对2007年前(100%股权在成水炎名下)的事情提出诬告。

其次,500万元借用账户取现一事,林利民和姜久军已对赵唯一和苏州市同协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核实确认,这500万确实是属于赵唯一私人委托成水炎股份收购款项的一部分,是私款而不是公款,况且这500万最后是划到了江苏吴中股份有限公司账上,没有留在成水炎个人账户里,这侵占公款又从何说起?退一万步讲,即使调查职务侵占也应该从当事人成水炎本人开始,林利民和姜久军不但没有调查成水炎本人,连实际经办人(财务史小青,科左中旗蒙鹅鹅业养殖公司负责人俞兴龙,财务陈越红等)也未作出任何调查征询核实。2007年年底之前蒙鹅公司100%股权都在成水炎名下,按公司法规定,成水炎对公司的任何经营活动和公司资产的处置有绝对的决定权和解释权,说成水炎犯侵占罪是一个荒唐之极的说法,难道成水炎自己侵占自己的财产吗?

再者,林利民和姜久军三次以侵占罪名义将材料移送通辽科尓沁左翼中旗人民检察院,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驳回,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明知侵占罪不成立的情况下仍继续敲诈。他们多次来到绍兴采用欺骗、恐吓、威胁等手段对袁秀娟(成水炎妻子)进行敲诈勒索,威胁袁秀娟说如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就立即把手铐起来带走,到通辽关起来再说,袁秀娟作为一名农村妇女经不住恐吓只能屈服,按照林利民和姜久军的意图做了很多不真实的笔录伪证,并被强行逼走700多万元。(2009 1120500万,2009 11 22 10万,2010625190万)。据成水炎聘请的律师徐庆华透露,因为林利民和姜久军根本不理睬律师提供的所有书面法律依据,他们每次来只能好言相求,给予他们最好的招待,光送给他们的高档礼物价值就超过五万元,另外成水炎付给徐庆华律师100多万律师费的其中一部分也送给了他们。

最后,在侵占罪名不成立的情况下,事隔5年,于2014125日,在无任何证据和事先告知说明的情况下,林利民和姜久军又随意变更罪名,并以挪用资金罪与合同诈骗罪的名义直接对成水炎开岀了逮捕证。据成水炎反映,新加的这两条罪名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仅仅事隔半月,于20141222日,成水炎又收到通辽公安经侦寄来的关于绍兴市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及成水炎与通辽蒙鹅鹅业有限公司往来款的说明文件 (这里暂且不说往来款说明中的数据与相关问题是否正确合理),该文件至少可以证明蒙鹅公司自己也承认这是往来款的纠纷,属于民事经济纠纷。又因为该文件是从通辽公安经侦寄来,证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早就知道该案件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案,资金挪用罪和合同诈骗罪根本就不存在!而且上述文件中还提到,如果成水炎愿意付清往来款上列明的欠款,那么蒙鹅公司愿岀法律文件要求公安经侦解除成水炎的一切刑事责任。这一点更明显地证明了蒙鹅公司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是共同合谋,他们持续采用刑侦手段敲诈,就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钱财来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

至于成水炎与蒙鹅公司于2008930号签订的合同(蒙鹅公司以2500万元作价,将绍兴茂龙吴中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转让给成水炎)最后没有履行完毕,是因为王景胜出尔反尔、耍赖,即蒙鹅不愿付800多万建筑款,而建筑合同担保人成水炎已被绍兴法院执行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绍兴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上也眀确规定该800万元可冲减支付成水炎与蒙鹅公司所签订合同的款项(也即表示成水炎已履行了部分合同款项),当时王景胜也是愿意将这笔款项抵冲所签合同的款项。所谓合同诈骗完全是王景胜与林利民和姜久军俩合谋捏造的罪名(成水炎既没有去公司上班拿工资,也没有进行股权变更而得到茂龙吴中公司,何来合同诈骗),并由此抢走了成水炎在蒙鹅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和已垫付蒙鹅的800多万建筑款,合同没有履行完毕,蒙鹅公司不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损失,还占了大便宜,这样的合同诈骗真是闻所未闻!

通辽公安经侦林利民和姜久军与蒙鹅王景胜合谋敲诈成水炎,给成水炎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1、被敲诈的700多万现金;2、被法院执行的800建筑合同担保款;3、被抢走的成水炎在蒙鹅的全部股份;4、冤枉支出的律师费及其它费用超过500万;

我们认为铲除邪恶、维护正义、保护投资人、确保社会稳定应是公安机关的天职,但是成水炎投资通辽,非但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依法保护,反而被通辽经侦干警林利民和姜久军俩敲诈勒索,致其投资完全失败、血本无归。他们俩简直就是吃人的恶魔!

就此不公对待,成水炎曾多次写信向市政府高层领导反映情况并求助过,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音,通辽市政府对于成水炎的遭遇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这完全违背了招商引资时政府给出的许多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保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也是对投资人一种最大的欺骗。

十九大召开在即,大力反腐及如何加快发展经济必将成为十九大的主题,像林利民和姜久军之流,其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合谋诈骗,他们俩是嚣张之极的腐败份子,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这样的腐败份子不惩治难以服众,政府威望也很难建立,因此,希望内蒙古高层领导能够顺应中央精神,敦促通辽政府尽快惩治包括林利民和姜久军在内的与本案相关的所有腐败分子,还成水炎一个公道!

                                                               成水炎邮箱:cheng1964526@qq.com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