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你好1 发表于  2017-04-11 08:07:51 8字 ( 0/56)

天下乌鸦一般黑!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42.54.238 发表于  2017-04-13 10:04:32 2字 ( 0/49)

la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61.176.243 发表于  2017-04-13 17:00:13 0字 ( 0/40)

回复@42.54.238.*:村里干部都枪毙

回复@42.54.238.*:村里干部都枪毙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61.176.243 发表于  2017-04-13 17:01:05 0字 ( 0/43)

村里干部都枪毙

村里干部都枪毙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82.203.40 发表于  2017-04-13 22:47:30 0字 ( 0/44)

老吴威武

老吴威武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221.202.35 发表于  2017-04-14 09:14:01 0字 ( 0/48)

严查严半

严查严半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17.136.5 发表于  2017-04-14 10:28:01 0字 ( 0/22)

厉害了

厉害了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12.39.122 发表于  2017-04-14 19:41:50 0字 ( 0/43)

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被举报了。不道的又有多少呢?

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被举报了。不道的又有多少呢?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221.202.32 发表于  2017-04-14 20:58:49 0字 ( 0/46)

坚决打击贪污腐败分子,一定要严惩,还村民一个公理!

坚决打击贪污腐败分子,一定要严惩,还村民一个公理!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13.230.135 发表于  2017-04-14 21:00:40 0字 ( 0/36)

在这发什么这东西没用,去国家纪检委网站去实名举报去

在这发什么这东西没用,去国家纪检委网站去实名举报去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75.149.58 发表于  2017-04-14 21:04:27 0字 ( 0/36)

想制服他们你得比他们还横

想制服他们你得比他们还横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12.39.108 发表于  2017-04-14 21:29:50 0字 ( 0/36)

我们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能人呢

我们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能人呢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221.202.42 发表于  2017-04-14 21:47:13 0字 ( 0/44)

挺你,好样的,很多村民的忍气吞声助长了贪污腐败的气焰,发到纪检委的邮箱里

挺你,好样的,很多村民的忍气吞声助长了贪污腐败的气焰,发到纪检委的邮箱里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42.87.206 发表于  2017-04-14 22:59:55 0字 ( 0/35)

我们村也一样。

我们村也一样。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42.54.236 发表于  2017-04-15 04:47:48 0字 ( 0/47)

应该严查到底,看了的领导醒悟吧

应该严查到底,看了的领导醒悟吧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12.39.123 发表于  2017-04-15 05:49:25 0字 ( 0/31)

农村都是这样子的,我家也在大薛乡,我们村的山没有山样了,让人开采的看不出来山了,举报也没人管,吃的水还要毒,地也顺便卖,都是官官相护啊

农村都是这样子的,我家也在大薛乡,我们村的山没有山样了,让人开采的看不出来山了,举报也没人管,吃的水还要毒,地也顺便卖,都是官官相护啊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23.188.161 发表于  2017-04-15 05:56:36 0字 ( 0/48)

去北京或是上腾讯视频

去北京或是上腾讯视频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59.44.195 发表于  2017-04-15 06:13:11 0字 ( 0/35)

好样的,你们去省里举报他们,老板姓怕啥,

好样的,你们去省里举报他们,老板姓怕啥,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42.55.173 发表于  2017-04-15 06:36:40 0字 ( 0/25)

回复@发不过去113.230.135.*:

回复@发不过去113.230.135.*: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42.55.173 发表于  2017-04-15 06:38:25 0字 ( 0/27)

回复@现在的村长太霸道了,真应该整治整治了113.230.135.*:

回复@现在的村长太霸道了,真应该整治整治了113.230.135.*: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党委书记韩志兵为了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14年,他得到信息国家给够规模符合条件的的合作社补贴资金20万元,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成立的合作社,资料造假骗取国家惠农资金20万元,【注,韩志兵在09年成立合作社只有6户,只是形式而已】1;这些钱只给100户村民每户一袋化肥,每袋100元,合计10000元,2;给其中原始6户成员每户买一台农机具,每台1500元,15000元合计,3;买小黎树苗合计也不超过10000元,他却说5万元树苗,可现场查实,4;韩志兵在自己家建冷库报销7万元,这20万元扶持资金实际都服务了韩志兵自己,合作社成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笔资金。后来有知情者举报后村民才知道。【韩志兵在2012年在自家庭院内建的冷库,实际就是为自己服务的】【注;三屯村全村800户村民都载重梨树而且是国家投资项目】 
  三屯村书记韩志兵,主任关忠信,副书记周永杰等班子成员集体贪腐问题;
  1;村建20多个垃圾池每个实际造价2500元左右,可他们却每个入账10000元,【注规格;长16米,高0.8米,厚0.24米,地面只是0.10米厚的普通水泥地面,实际用料;青砖1700块每块造价0.25元,包括运费,合计425元,水泥最多2吨,500元。沙子300元,用工6个工时,每个200元,合记1200元】。
  2;;村集体财产防护林1600多颗,市场售价25万以上,可他们就敢8万元卖掉,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买树的人就是在2013年为关忠信发钱买选票的人。
  3;村集体财产50KW变压器一台,在没有村民代表的签字和同意下,村委会几个人就私自以7万元低价卖掉,【安装一台50KW变压器得需要20万以上】 
  4;村门前建一个公测实际造价在10000元左右,可他们却入账3万元。
  5; 每年果树农药款60多万,上届农药款每年在30万。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6;村财务从来没有真正公开过,2013年至2016年总共花掉将近800万,究竟有多少违法的事项入账,上级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真正审计,审计也是形式而已,这些支出最少有200万左右是虚报、谎报’违法支出,非正常支出,在2015年底周永杰一次就报销10万多元费用,周永杰花2万多元购置电脑一台放在家里私用,三屯村3台汽车每年的油费在15万以上,修车费在10万以上,这不是虚报、谎报吗、这不算贪腐吗、、、 
  7;他们为了拉拢贿赂村民代表和党员,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在7月1日假借参观学习的借口去兴城,笔架山旅游,动用集体资金10多万元【注租用多台大客车费用和每个党员村民代表每人发200元】
  8;三年中实际卖出土地50多亩,每亩的出让价格不超过10万元,【注;邻村何屯的山地出让价格是每亩18万。】其中卖给博大驾校23亩,每亩只是6万7千卖掉。   9;骗取部分代表签字以每亩8万2千元的价格卖掉耕地110亩,这个价格是主任关忠信在代表会上公布说是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定的价,在500多名村民的联名阻止下,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强行签订违法合同,收定金20万,而且还附加一条更加大胆的违法条款,如果村民阻止卖地,那么就赔偿对方违约金180多万元,真是胆大包天,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包庇袒护,他们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此块土地正在交易中。 
  9;低保问题;09年至2013年,三屯的低保始终就是个迷,周永杰在代表会上公布的是低保名单是42名,村民就低保问题反映到电台阳关热线,调查给出的是66人,村民反映有的人已经去世了,而且还享受低保,周永杰长时间掌控低保工作,是否存在优亲厚友,弄虚作假,困难户扶贫资金是否真正拨给困难户了呢、请核实。
  10;上级部门为抗旱拨给三屯村3台柴油机水泵,4捆水管子,可是却让韩志兵,关忠信送给他的朋友张奎丰这是多大的胆子呀,他们不是为村民当家,是给村民败家呀。
         11,他们私下串通几个代表签字就霸占村集体土地10多亩。
         12;三屯村所有基建工程从来没有公开招投标,都是暗箱操作,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村民根本就不知情,从中获得巨大利益,三屯村集体财产实际就成了他们几个人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侵占。
         13;韩志兵在2017年1月6日早上7点30分为岳母办寿,大办酒席70多桌,这不是敛财是什么、、、村民也进行了举报,也是不了了之。
          
  关忠信在2013年换届选举过程中公开贿选问题;吴宝柱持续3年举报
  我是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吴宝柱,我在2013年11月就举报关忠信2013年换届公开贿选问题;持续举报3年多,多次向太和区书记刘春成,区长,纪检委书记,副区长,民政局局长等实名举报关忠信贿选问题,他们相互推脱搪塞,根本就不管,更有甚者,我带着村民刘凤贵,李玉武,白兆力,张文杰,王香等证人到区纪检刘书记办公室举报,可是,刘书记明确说纪委不管,还用了非常精准,精辟的比喻【老公公不管儿媳妇事】来推托搪塞
  在2013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公开贿选,关忠信指使多人发钱买票,每张选票200元,贿选人数1000多人,区乡政府根本就没人管,而且区纪检办案人员说再有30人作证也不能定性贿选。   1;在我举报之前也有韩治兵也带多名证人到市区乡等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关忠信贿选,然而大薛乡领导不但不查,反而在韩治兵举报期间任命韩治兵为三屯村党委副书记为交换交换条件阻止了韩治兵继续上访举报,实际是拿村民的利益作交换,【注;三屯村副书记的工资在5万元左右,没有公开】当我们问为什么不对韩治兵举报不继续调查,大薛乡党委书记田东旭说民不举官不究。   2;证人;张文杰,殷宏革,殷静革,张银花,周勇樊,吴英杰,何玉杰,杨坡等人证实是关忠信亲自发的钱买票,【注;何玉杰,杨坡在外地可以回来作证】   3;证人;刘凤贵,白兆力,王香,李玉武,朱贵深,苏晓明等证明关彩莲发钱为关忠信买票,【关彩莲是关忠信的二姐】   4;证人;李淑环,赵云平,赵宝华,李凤芝是齐立冬发钱为关忠信买票   5;证人;杨玉梅证实是吕秀芝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6;证人;懂晓峰,王树华,王文儒,朱宝林,赵贵芹,金会英,张金秋,周燕,刘瑞华,张大状,徐志清,张树兰等人,都证实了吴宝柱和关忠信一起为关忠信发钱买票。   以上大量事实都证明了,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的贿选事实,无法抵赖,以上证人已经在公安机关做了完整笔录。在我举报之出太和区民政局的袁局长当着我们几位村民的面就说按规定先拘留我半月,罚款5000元,这就是民政局局长的言论,太和区的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他们的结论是这些证人的家属做了旁证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就不能认定贿选,那么,这30户村民的证言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了吗,岂有此理,一派胡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和袒护吗、、、关忠信亲自或指使多人为自己发钱买票,而且又有30户村民作证,还不能定性贿选吗
  恳求中纪委督办,不能让太和纪检再敷衍搪塞了
  举报人,吴宝柱,边刚,吴三员,电话;18241638733,15141602767,15142642858,18904160660

1 2 3 4 5 页号:1/14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