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一个人战斗安阳 发表于  2014-12-24 13:38:42 68字 ( 0/102)

河南省安阳市政府变相纵容安阳鼎立食品公司长期欠薪达13个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和公安局对欠薪一案久拖不决,是政府无能还是欠薪者能量大?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蒜爆量 发表于  2014-12-24 18:39:49 3539字 ( 0/70)

解放军炮兵营长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白木瓜151179 发表于  2014-12-24 21:27:56 34字 ( 0/103)

尽量不要出不必要的牺牲是对的,但是演戏如打仗,炮兵害怕出事就不对了!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58.42.208 发表于  2014-12-24 22:45:12 138字 ( 0/78)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平时怕流血流汗、战时大出血!事故很奇怪,越怕出事故,越容易出事故。有的部队动不动就处理出事故的干部,这不对、出点事故就被处理谁还敢大搞军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眸中泪痕335601 发表于  2014-12-24 23:12:44 159字 ( 0/118)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平时怕流血流汗、战时大出血!事故很奇怪,越怕出事故,越容易出事故。有的部队动不动就处理出事故的干部,这不对、出点事故就被处理谁还敢大搞军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鹧鸪天353604 发表于  2014-12-24 23:38:34 131字 ( 0/127)

甲午中日战争前,中国海军的训量只有日本海军的二十分之一。部队政治训练.军事训练还是要坚持三从一大(从严 从难 从实战出发),绝对不能重演甲午战争的历史!中国伤不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111.206.51 发表于  2014-12-25 23:53:41 24字 ( 0/46)

一有事故,基层干部的生涯就到头了,谁敢拼命去训兵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甘蓝子239332 发表于  2014-12-26 21:10:31 83字 ( 0/61)

和平时期不抓紧抓好训练工作,难道要等到战争开始了才进行临战训练吗?难道只有临战训练时才不怕出事故吗?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就是战斗力吗?害怕事故其实也就是害怕丢乌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223.221.66 发表于  2015-01-04 11:15:25 10字 ( 0/5)

当兵九十体当官的卖命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车前草120267 发表于  2015-01-07 12:27:35 17字 ( 0/13)

外军特别是发达国家的是怎么处理的?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天涯净水 发表于  2015-01-09 09:34:55 25字 ( 0/30)

为何战?为谁战?这是战的前提。那么训,也同样如此。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112.92.208 发表于  2015-01-17 06:27:06 62字 ( 0/18)

训练是不可停止,把训练的经验教训知识总结。为打硬仗,打赢仗,大胜仗作备。为党而打为国家而打,为人民而打。为家国江山而大。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113.2.246 发表于  2015-02-25 08:19:28 137字 ( 0/336)

各行各业都一样,安全标准都是一票否决。“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多干多错、少干少错、不干不错“现在建设和谐社会,群众利益无小事。一出事牵扯不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117.65.115 发表于  2015-03-16 18:40:10 10字 ( 0/5)

这是·什么观点呀?!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明明德9100 发表于  2015-07-31 18:41:40 14字 ( 0/3)

官僚主义害死人,机关普遍存在

解放军炮兵营长:最怕不是打不准是出事故

2014年12月24日 09:11  解放军报

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该团炮兵分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杨大为 摄

  某炮兵团——立起来:破除部队建设中的“多重标准”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不能变为“之一”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要是给2014年部队使用最为广泛的高频词排个名,“战斗力标准”肯定会名列前茅。

  那么,如何理解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大讨论,答案尽人皆知——“唯一”即舍此无他,“根本”即不可动摇。

  道理似乎很简单,可实践起来并非易事。在一些单位,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的现象较为普遍,“多重标准”成为束缚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桎梏。

  “唯一”与“之一”、“根本”与“基本”虽一字之差,可带来的结果却天壤之别——区别在于它们连着战场的胜与败!

  “向‘多重标准’宣战,凝神聚力抓战斗力!”这是某炮兵团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叫响的口号,也是他们近年来躬身实践、戮力破解的现实课题。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该团,探究他们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的经验做法和思考启示。

  -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安全标准、考核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

  标准错位,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

  现实之忧

  军队要准备打仗,军队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提高战斗力。这样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为何要拿出来在全军进行讨论?在讨论辨析和对照检查中,该团官兵找到了答案:都知道战斗力建设重要,可往往一落到行动中就容易走样。

  这不,上上下下都声讨“消极保安全”,可练兵场上的这一“顽疾”从未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包炮干部”成为该团官兵热议的话题。何谓“包炮干部”?原来,炮兵实弹射击中,炮手装定射击诸元十分关键,一旦装错,炮弹可能会飞到目标区外,安全隐患很大。为防止炮手出错,一些营连在实射时为每门火炮安排一名“包炮干部”,负责在射击前检查炮手装定诸元的情况。有了这道自加的程序,安全看似多了道“保险”,可大大延长了射击准备时间。久而久之,炮手也会产生依赖思想,影响训练效果。

  这种“盘踞”练兵场多年、与战斗力建设要求相背离的现象,引起官兵对落实战斗力标准的深思。在今年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该团党委翻箱倒柜查找影响和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问题。随之,部队建设中的一些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浮出水面——

  “安全标准”,有的官兵把不出事作为工作的首要目标,只要安全“保底”就万事大吉,有的甚至搞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为了保安全不惜牺牲战斗力;“考核标准”,一些官兵眼睛只是盯着分数、排名,只看成绩不查问题,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练为考”的现象较为普遍;“领导满意标准”,有的带兵人信奉“不怕工作没成效,就怕上级不满意”,想问题、办事情不是围绕提高部队战斗力,而是一味迎合上级,只要领导满意怎么都行。此外,还有“任务标准”“生活标准”“政绩标准”……

  该团官兵通过剖析发现,这些林林总总的所谓“标准”,使战斗力标准由“唯一”变为“之一”、“根本”变为“基本”,严重冲击了战斗力建设的中心地位。

  “有的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多重标准’支配的‘怪圈’。标准错位,已成为战斗力建设不可承受之重!”团长佟叙的话,道出了许多官兵的心声。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但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

  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基层之困

  “都说战斗力建设最重要,可一到具体事上哪一件也不能出纰漏!”“不是我们不想集中精力抓战斗力,有些时候实在顾不过来!”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向记者倒“苦水”。

  “就拿安全工作来说,消极保安全的确不可取,但有的时候不得不保,要不然出了事谁负得起责?”营长乔建国坦言,每次组织火炮实弹射击,他最担心的不是炮弹打不打得准,而是如何保证不出事故,万一出了状况如何处置。

  乔营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团领导介绍说,别说是重大伤亡事故,就是炮弹落到老百姓的庄稼地,震碎村民家的窗户玻璃,仅赔偿问题就得牵扯不少精力、投入不少财力。

  “年头出事,白干一年;年尾出事,一年白干。”这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反映了不少官兵的真实心态,也道出了存在“安全标准”的深层次原因。

  团政委孔永革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去年初,某军区召开年度军事训练动员会,首长上午在大会强调“不以事故定乾坤”,下午就有个团级单位在训练中发生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事后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非责任事故。没想到,当天集团军就派专人进驻团里调查,第二天军区又派来了工作组。紧接着,安全整顿持续了1个月,这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还受到了处理。

  一位营长的话意味深长:“训练难度低一点、进度慢一点,还可以想办法改进,但是安全上要出个大事,我这个营长可能就当到头了,想改进也没机会了!”

  令基层官兵感到有压力的,不仅是安全问题。一位连长说,连队平常训练抓得再好,但要是代表团队到师里、军里参加比武考核,不拿个名次回来就没法向领导交差,弄不好个人挨批不说,还会影响连队评先。无奈之下,不得不在比武前挑选尖子进行突击训练。任由这种现象发展,“考核标准”就会冲击部队正常训练。

  还有,都说要破除“领导满意标准”,可官兵们很困惑:一项工作如果连领导都不满意、不认可,你做起来还能有劲头?这该需要多大的承受力?

  该团所在师政治部领导对此认识更深:其实,工作力求领导满意并没有错,关键是看领导的关注点是什么,是不是从战斗力建设需要出发来评判。再者,基层也切不可为了迎合领导而不惜劳民伤财,甚至打乱部队正常的训练秩序。

  探究标准虚化的原因,领导有领导的顾虑,基层有基层的压力。经过讨论辨析,该团党委态度一致:纵使有千万条理由,也不能成为牺牲战斗力的借口。部队上下有困惑,恰恰说明破除“多重标准”的必要性、紧迫性。

  -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

  制胜未来战场,必先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

  突围之路

  说到“多重标准”对战斗力建设的冲击,该团政治处主任宋博铭一语中的:“确保安全、领导满意、考核获佳绩,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能成为标准,衡量部队建设的标准就一个——战斗力。潜标准、伪标准和土标准存在,是因为一些人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发生了偏移,说到底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今年以来,结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该团各级叫响“向‘多重标准’宣战”的口号,用实际行动促进战斗力标准落地生根。

  “单炮多发”是炮兵训练的一个险难课目,由于发射间隔短,安全风险高,以往该团很少训,更没组织过这个课目的实弹射击。可这个课目一旦练精,火炮打击效果将成倍提高。

  今年驻训期间,团领导决定将此课目列入训练计划,还提出要打实弹。官兵们都知道,此举冒着很大风险。“一班人”讨论认为,为了提高战斗力,冒点风险也值得。况且,只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出不了什么大事。

  没料到,实射那天,驻训地突然刮起大风,一时间风沙肆虐。“还打不打?”官兵们都把目光瞄向担任现场指挥员的团长佟叙。佟团长一声令下,数百发炮弹直扑目标区。通过这次训练,该团炮兵分队火力毁伤效果大幅提升。几个月驻训,全团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安全不是保出来的,是训出来的!”此次经历使该团党委深刻认识到,战斗力建设中的各种现实束缚,皆源自于官兵头脑里的“梗阻”,只要冲破思想上的障碍,许多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基于这样的共识,该团坚持多措并举,使练兵场发生了不少变化:实弹射击时,“包炮干部”全部回到各自的战位;紧急拉动,弹药基数全部装载到位;新兵投弹和轻武器射击,不再安排老兵“一对一”保障……

  为翻越从“之一”到“唯一”的座座大山,该团党委高高举起战斗力标准这根“指挥棒”,树立一切聚焦打仗、一切为了打胜仗的鲜明导向。团党委想问题、办事情,始终把提升战斗力作为出发点、落脚点,议了三年未果的军官训练中心动工兴建,专门设立“训练优胜奖”鼓励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砍掉与战斗力关系不紧密的10多项活动,压减行政性消耗经费用于战备训练,在选人用人中坚持战斗力标准,重奖谋打仗、能打仗的官兵,今年以来10多名官兵在比武场上当场立功……

  -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

  标准之思

  年终岁尾,盘点一年来部队发生的变化,该团领导欣喜不已:班子谋划战斗力建设的思路更清晰了、机关各部门聚焦战斗力标准统筹工作更有力了、部队上下练兵打仗的氛围更浓了。

  一份团队年终总结时的成绩单很能说明问题:基础训练考核优秀率比去年同期提高20%,10余个多年来没有训、未训到位的险难课目全部普训,“三实”训练落实到位,弹药消耗量比往年增加50%,在上级组织的比武考核中取得15项“第一”……

  梳理这些成绩,该团党委没有沾沾自喜。回顾一年来团队建设走过的路,官兵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忧患感。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带来的“头脑风暴”在该团远远没有停息。采访中,无论团领导还是基层战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差距还很大……”

  这份清醒,源自于官兵对战斗力标准的思考——

落实战斗力标准没有多选项,“唯一”绝不能变为“之一”。团政委孔永革形象地说:“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坚持战斗力标准是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最大的忠诚,‘多重标准’不破除永远是部队建设的最大祸患!”团参谋长吕贺认为,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各方面工作,具体标准可以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根本标准只有一个——战斗力。

  冲破“多重标准”的桎梏,既要忍受“阵痛”也要长期攻坚。副团长李道军说:标准的破与立是一场拉锯战,不破除伪标准、潜标准和土标准,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既然要破,肯定会有“阵痛”,譬如超越自我的艰难、打破陈规陋习的阻力、承受安全风险的压力等。在此过程中,旧的问题没解决,新的问题肯定又会冒出来,因此要真正实现“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仅仅靠一两次大讨论是不可能的。树牢战斗力标准,部队上下必须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记者 蔡鹏程 刘建伟 特约记者 刘德武 通讯员 邹秋月)

(新浪军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