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113.215.6 发表于  2014-04-18 14:28:12 20字 ( 0/4)

不是我们的可以买,是我们的可以卖,要灵活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孟梁 发表于  2014-04-18 14:45:17 19字 ( 0/22)

小孩不睡觉,欠悠!菲律宾不听话,欠揍!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218.11.176 发表于  2014-04-18 16:02:04 28字 ( 0/4)

折腾有好处哦,罗卜招聘铺天盖地,没好处谁会花力气去折腾。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117.8.131 发表于  2014-04-18 18:12:23 23字 ( 0/8)

”折腾“,好俏皮的词儿啊,好大题小做的妙语啊。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saisal 发表于  2014-04-18 18:37:14 19字 ( 0/8)

小孩不睡觉,欠悠!菲律宾不听话,欠揍!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长烟一空90997 发表于  2014-04-18 18:56:32 18字 ( 0/6)

我们厉害不是厉害在武器上,而是在嘴上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外交是一门高深的哲学 发表于  2014-04-18 23:20:23 66字 ( 0/3)

“菲律宾折腾”“日本松绑”“朝韩工具”“越南诡异”“印度战备”“俄罗斯不选边站”。反映出美国强大的独立智库联盟和高深的军事外交智慧!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雪域苍山 发表于  2014-04-18 23:17:59 31字 ( 0/16)

图个啥?充当马前卒,能捞则捞,捞不到(本来就不是我的)也无妨。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啤酒鸡翅 发表于  2014-04-19 00:07:52 14字 ( 0/20)

菲律宾如此折腾,背后有高人。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58.254.168 发表于  2014-04-19 00:09:20 5字 ( 0/44)

国弱外交强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发表于  2014-04-19 00:25:38 86字 ( 0/17)

解决岛争之策(东海制衡日本,南海闪击菲律宾):必须尽快出台“南海九段线渔业安全空域巡视区”以取代较为敏感的“南海防空识别区”,确保进入九段线区域飞行器及渔业船只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小康一家亲 发表于  2014-04-19 06:50:49 31字 ( 0/5)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古唐愚公 发表于  2014-04-19 06:51:04 9字 ( 0/8)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人民群众代表人民 发表于  2014-04-19 07:27:15 18字 ( 0/17)

“菲律宾如此折腾,你图个啥?”?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湖南响姐 发表于  2014-04-19 08:27:21 42字 ( 0/30)

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那是绝对不永许的,海南是我们神圣的领土。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14.127.182 发表于  2014-04-19 08:57:31 7字 ( 0/4)

还不出手揍?!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拆了就是违建 发表于  2014-04-19 09:19:18 26字 ( 0/3)

菲律宾在我国仁爱礁危船违建,必须依法限期拆除和爆破。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hjlmhjlm8 发表于  2014-04-19 10:27:13 34字 ( 0/4)

领土主权完整!是要用强势行动去捍卫的,哪怕付出鲜血和生命也在所不惜!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红心永远向阳 发表于  2014-04-19 10:27:25 19字 ( 0/3)

韬光养晦,养出菲越。当断不断反遭其乱。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125.67.65 发表于  2014-04-19 10:38:13 12字 ( 0/24)

中国人该有中国人的气质。

  近日,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按照中菲南海争议国际仲裁庭《程序规则》的规定,已于当日向仲裁庭提交了诉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龚迎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为网友解读“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相关链接:菲律宾强推国际仲裁 提交南海仲裁案诉讼
  嘉宾简介:
  彭光谦:少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龚迎春:外交学院国际法问题专家
  

 


菲律宾如此折腾是因为背后有美国为它撑腰

  国际仲裁法庭并无机构执行,仲裁结果实际上无法执行。为何菲律宾坚决提交国际仲裁?
  龚迎春:国际法不同于国内法,不存在强制执行裁决的专门机构。另一方面,国家善意履行国际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是一项国际义务,但前提是这个裁决是基于没有瑕疵的程序和公正的审理。目前,在菲提交的仲裁案中,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两个前提。中国需要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反复说明中方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法理依据。任何不带偏见和先入为主观念的人都应该倾听中国的声音、从而能够理解中国的立场。
  彭光谦:作为菲律宾,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历史上,它都没有任何根据来抢占中国的南海诸岛,它现在之所以上国际法庭打官司,实际上背后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为它撑腰壮胆,替它密谋策划。美国利用菲律宾闹事,就是想乘机把手伸进南海。

--------------------------------------------------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解决岛屿领土主权争议

  中国为何不承认国际仲裁?
  龚迎春:中国不参与、不接受的立场有充分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第一,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这个争议是菲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非法占领中国南沙岛礁的部分岛礁而引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只解决公约本身的解释或者适用的争端,不解决陆地和岛屿的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个争端不可能适用《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
    第二,中菲同为南海沿岸国,在南海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中菲海域划界问题也不适用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已经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军事活动和海上执法活动等争端排除适用公约287条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第三,中菲共同参加的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涉及领土主权和管辖权的争议由直接有关的争端当事方通过协商谈判解决。这也排除了利用第三方介入的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
  彭光谦:首先,菲律宾提出的南海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争端,中国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法理根据,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最早经营、最早管理,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无可置疑的。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无权受理关于岛屿主权归属的申诉。也就是说,海洋法庭对岛屿主权归属没有管辖权。
--------------------------------------------------

在领土主权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

  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九段线”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说法是否成立?

  龚迎春:菲方的主张基于一个前提:所有关于海洋的权益都只能来源于《公约》。但是,这个前提在法律上并不成立,因为《公约》并不否认历史性权利的存在。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早在《公约》生效前的半个世纪前就正式公布了。中国对断续线内岛礁的主权和历史性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而是中国对南海岛礁和水域的长期占有、利用和管理,是基于关于领土取得和历史性权利的一般国际法规则和习惯国际法规则而取得的权利。菲方对中国南海断续线的质疑,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此也不适用公约下的争端解决程序。从阶段来讲,既然断续线内的权利的来源不是《公约》当然也就谈不上违反了公约。《海洋法公约》不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不能解决所有涉海问题。主权国家对于涉及本国领土主权和重大海洋权益的争端有自主选择争端解决途径的权利,这也符合《公约》的规定以及《联合国宪章》相关条款的规定。菲律宾作为《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善意履行公约,而不是利用《公约》的漏洞进行滥诉。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是我们的一分不要,该是我们的寸土必保。这种坚定的信念和与之相配的实力都是必要条件。

  彭光谦:“九段线”早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国际海洋法公约》不能推翻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确立的国际法权益。中国的“九段线”具有历史性、正当性、合法性,与《国际海洋法公约》是完全一致的。菲律宾想利用《国际海洋法公约》做文章,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 

韩国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韩国在长期的海洋维权斗争中,形成了研究前导、舆论先导、外交主导、国家领导、军警联动、民间冲锋、政府后盾的一整套做法。韩国的做法中国是否可以借鉴和学习?

  彭光谦:韩国政府在维护独岛权益,与日本斗争中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特别是韩国对日斗争官民一体、坚决果断、连续持久的经验很有价值。
    龚迎春:首先体现了韩国政府对于海洋权益、海洋问题的重视,这当然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现在中国在海洋问题上,首先国家要有足够的重视,要有长远的海洋战略、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机构的多少不是关键问题,而要看实际是否起作用。研究人员应该着眼于解决问题、法理研究要结合实际问题、不能闭门造车,所以,政学结合非常重要。各个研究机构最好不要各自为政,而要互相配合,研究的内容和领域应该各有侧重,避免重复投资和重复劳动。

-------------------------------------------------

中国向来不惹事,但也绝对不怕事

  为什么海洋维权上中国只用海警船而不用现役的海军的军舰?
  龚迎春:军舰的主要职能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但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军舰也是海上执法的主体。比如我国海军在索马里亚丁湾海域巡逻,参与打击海盗的海上执法行动,就是作为海上执法的主体去参与。另一方面,在争议海域出动军舰容易引起争端的升级。比如菲律宾去年4月就是出动军舰在黄岩岛水域驱赶、抓捕我国渔民。在海上执法活动中,军舰和海警的力量无疑是可以相互配合的。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在海上执法行动中,主要还是由警察力量实施海上执法行动。

  彭光谦:中国对维护国家主权的态度是一贯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不移,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通过和平的方式、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与有关国家的岛屿归属的争议。         (本期责编:张庆成)

1 2 3 4 页号:1/4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