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历史
马鼎奇 发表于  2020-08-01 13:36:04 10044字 ( 1/939)

军旅之梦(原创)

军旅之梦(原创)

马鼎奇

  看到电视画面里一个个气宇轩昂、精神抖擞、身服绿军装的热血青年,胸前戴着大红花,悉数踏上保卫祖国的征程,开赴边陲海防、雪域高原,光荣应征入伍,报效祖国,我心中既羡慕,又纠结,因为“扛枪当兵、保家卫国” 一直曾是我魂萦梦绕的夙愿。

  记得小时候,只要伴着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银幕上首先出现光芒四射的“八一”五角星军徽,露天电影现场就会出现小伙伴的拍手和欢呼声,我知道肯定又是精采的战斗故事片,因为“八一” 电影厂的影片,几乎全部是我们小伙伴心仪的军事题材或反映部队火热生活的影片。

  当时最爱玩的游戏就是“打仗”和“抓特务”, 我们还学着影片里解放军或八路军的样子,头上戴上柳枝、野草编织的伪装,好像“小兵张嘎”那样,整天“冲啊、杀啊”地“冲锋杀敌”, 梦想有一天,也能成为英勇无畏的解放军战士。我还以粗细铅丝、橡皮筋做材料,做了把“手枪”, 虽然形状象手枪,其实只不过是加了一个类似“板机”装置弹弓的“升级版”而已。

  18岁那年,我下乡务农。恰恰南辕北辙,事与愿违,难遂人愿。不久,广播里不断宣传雷锋、王杰等解放军战士英雄事迹,“革命炉火火最红,毛泽东时代出英雄。”的歌声耳熟能详,传遍大江南北,学习解放军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解放军也成为我心中崇拜的偶像,入伍参军的梦想,仿佛扑不灭的火种再次点燃心中的梦想,而且,愈烧愈旺,心驰神往。

一天,农场知青驻地开来一队解放军连队,“解放”牌大卡车后边还牵引着一门门威风凛凛的大炮,据说要在我们农场西南开辟一个军垦农场,暂在我们直属队仓库宿营,这样,我才第一次与解放军战士有了“零距离”的亲密接触的机遇。

记得知青们曾对大炮充满好奇,但对晒场边上的大炮到底是榴弹炮,还是加农炮?众说纷纭,争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结果我“如数家珍”,从容道来,说得他们心服口服,大眼瞪小眼,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们连说“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想不到我这个“小秀才”,居然还是个“百科全书” ,其实我也不过从解放军战士那里刚“批发”过来,“现做现卖”而已。不过,我的确还是个军事迷,还曾订过介绍导弹和战斗机的《航空知识》杂志。

   我曾有一次入伍机遇,却“失之交臂”,与我擦肩而过,成为一生最大的遗憾。

   那是10月的一天,在连队蹲点的建设兵团政治部沈主任,突然让文书将我从拾棉花的劳动一线叫到连部,说是有要事商谈。

  在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思忖,揣摸领导的谈话内容:“沈主任是大干部,找我这个小小老百姓有何事呢?何况……总之,找谁也不会找我……”

  沈主任50岁左右,中等身材,双目炯炯有神,眉宇透露出一股军人的英武之气,不过人较瘦,脸庞棱角分明,仿佛雕塑家的大理石塑像 。戍装一身,但皮肤较白,似乎又多了一点文官儒雅风度。 

  谁知沈主任一见我并没有马上急着谈话,他首先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沉吟片刻,问道:“你想参军吗?”

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兵团首长前“亮象”,所以既腼腆、又紧张拘谨,我喃喃地说:“想!做梦多想。”可让我意外的是他并未直奔主题,而是说:“当兵很艰苦,摸爬滚打,爬冰卧雪,还有可能流血牺牲,你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吗?”

  到这时我才知“福星高照”、喜从天降,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完,他接着通知我,政审合格,将参加1970年度入伍体检。

  他说:“你已经22岁,是应征入伍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们看了你的全部档案材料,你各方面都符合入伍要求,表现也不错,到部队这个大熔炉好好锻炼,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现在,你有啥想法,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交换……”听到这里,我真怀疑是不是在做“春秋大梦”,这么快就发生命运大逆转?心想:会不会在考验或试探我呢? 

因为当时北陲边疆形势紧张,还真枪实弹鏖战过一仗,硝烟弥漫的战场实况,通过新闻纪录片耳濡目染、传遍全国,犹在眼前。当兵随时准备上前线,看看我是否有这个不怕死的胆量!于是我面无惧色地回答“首长,请放心,我接受祖国挑选,决不做怕死鬼!”

  谁知沈主任却摆摆手,和颜悦色地说:“不,不!小鬼,你想到那儿去了,上前线还早着呢。我是问你父母舍不舍得?家里有没有什么具体困难?”这时我仿佛大梦初醒,刚刚弄明白:的的确确获得一次宝贵的梦寐以求的应征入伍机会。

  接下来就是在三余镇体检,我们团一共有九人参加。虽然体检医生个个都是身着军装套着白大挂的军医,但大跌眼镜的却选择了三余棉麻仓库的一排平房作临时体检点,实在有些让我出乎意外。

  结果,我的体检指标不仅全部合格,而且体质名列前茅。

最后一关是测试听力,军医尽量压低喉咙的说话内容竞是:“祝贺你,已光荣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这到底是不是某种暗示,我不知道,反正其他应检的人,不是这个一句。

据当时带兵的部队首长讲这次招的是特种兵,主要充实到装甲和潜艇部队,所以对体质要求特别高……

  当时,我别提多么激动,多么兴奋,魂牵梦萦的当兵理想马上就要化成现实,心里乐开了花,当时我的心怦怦乱跳,似乎怀里揣了个小兔子,一下子跳到嗓子眼儿。这回梦想成真,终成正果。“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后悔”。 我连走路都有点忘乎所以,飘飘然

  可是,正当我沉缅于“一步之遥”的当兵梦时,“那壶不开提那壶”,知青华金陆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他似乎有点嘲讽的地说:“不要梦里娶媳妇尽想美事,你参军嘛,告诉你,够呛!”怎么,他已提前知道了结果?他的话让我一头雾水,虽然心里有些忐忑,但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和希望。

  但是,也许应验了 “夜长梦多”,“好事多磨”这句话,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迟迟没有收到批准应证入伍通知单,最后团部张榜公布,其他八人全部榜上有名,唯独没有我!

我当时仿佛脑袋瓜子挨了闷棍,脑子里一片空白,人发懵,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倒。本来以为这回是“三个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没想到终究还是难逃“南柯一梦”、“一枕黄梁”的命运。“煮熟的鸭子飞上了天!”就好像再次被人捉弄了一回。问题到底出在那儿呢?

  不过,如果我其他方面“相形见绌”,那么体检,根本没资格参加,兵团首长也不会找我谈话。但是,有一点后来逐渐浮出了水面,阻断我的军旅之涯的因素,可能还是年龄偏大…… 

 

马鼎奇 发表于  2020-08-01 13:57:15 40字 ( 0/120)

向往军旅生涯,走进保卫祖国的火热军营,一直是热血青年的远大志向与孜孜以求的夙愿!

军旅之梦(原创)

马鼎奇

  看到电视画面里一个个气宇轩昂、精神抖擞、身服绿军装的热血青年,胸前戴着大红花,悉数踏上保卫祖国的征程,开赴边陲海防、雪域高原,光荣应征入伍,报效祖国,我心中既羡慕,又纠结,因为“扛枪当兵、保家卫国” 一直曾是我魂萦梦绕的夙愿。

  记得小时候,只要伴着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银幕上首先出现光芒四射的“八一”五角星军徽,露天电影现场就会出现小伙伴的拍手和欢呼声,我知道肯定又是精采的战斗故事片,因为“八一” 电影厂的影片,几乎全部是我们小伙伴心仪的军事题材或反映部队火热生活的影片。

  当时最爱玩的游戏就是“打仗”和“抓特务”, 我们还学着影片里解放军或八路军的样子,头上戴上柳枝、野草编织的伪装,好像“小兵张嘎”那样,整天“冲啊、杀啊”地“冲锋杀敌”, 梦想有一天,也能成为英勇无畏的解放军战士。我还以粗细铅丝、橡皮筋做材料,做了把“手枪”, 虽然形状象手枪,其实只不过是加了一个类似“板机”装置弹弓的“升级版”而已。

  18岁那年,我下乡务农。恰恰南辕北辙,事与愿违,难遂人愿。不久,广播里不断宣传雷锋、王杰等解放军战士英雄事迹,“革命炉火火最红,毛泽东时代出英雄。”的歌声耳熟能详,传遍大江南北,学习解放军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解放军也成为我心中崇拜的偶像,入伍参军的梦想,仿佛扑不灭的火种再次点燃心中的梦想,而且,愈烧愈旺,心驰神往。

一天,农场知青驻地开来一队解放军连队,“解放”牌大卡车后边还牵引着一门门威风凛凛的大炮,据说要在我们农场西南开辟一个军垦农场,暂在我们直属队仓库宿营,这样,我才第一次与解放军战士有了“零距离”的亲密接触的机遇。

记得知青们曾对大炮充满好奇,但对晒场边上的大炮到底是榴弹炮,还是加农炮?众说纷纭,争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结果我“如数家珍”,从容道来,说得他们心服口服,大眼瞪小眼,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们连说“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想不到我这个“小秀才”,居然还是个“百科全书” ,其实我也不过从解放军战士那里刚“批发”过来,“现做现卖”而已。不过,我的确还是个军事迷,还曾订过介绍导弹和战斗机的《航空知识》杂志。

   我曾有一次入伍机遇,却“失之交臂”,与我擦肩而过,成为一生最大的遗憾。

   那是10月的一天,在连队蹲点的建设兵团政治部沈主任,突然让文书将我从拾棉花的劳动一线叫到连部,说是有要事商谈。

  在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思忖,揣摸领导的谈话内容:“沈主任是大干部,找我这个小小老百姓有何事呢?何况……总之,找谁也不会找我……”

  沈主任50岁左右,中等身材,双目炯炯有神,眉宇透露出一股军人的英武之气,不过人较瘦,脸庞棱角分明,仿佛雕塑家的大理石塑像 。戍装一身,但皮肤较白,似乎又多了一点文官儒雅风度。 

  谁知沈主任一见我并没有马上急着谈话,他首先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沉吟片刻,问道:“你想参军吗?”

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兵团首长前“亮象”,所以既腼腆、又紧张拘谨,我喃喃地说:“想!做梦多想。”可让我意外的是他并未直奔主题,而是说:“当兵很艰苦,摸爬滚打,爬冰卧雪,还有可能流血牺牲,你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吗?”

  到这时我才知“福星高照”、喜从天降,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完,他接着通知我,政审合格,将参加1970年度入伍体检。

  他说:“你已经22岁,是应征入伍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们看了你的全部档案材料,你各方面都符合入伍要求,表现也不错,到部队这个大熔炉好好锻炼,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现在,你有啥想法,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交换……”听到这里,我真怀疑是不是在做“春秋大梦”,这么快就发生命运大逆转?心想:会不会在考验或试探我呢? 

因为当时北陲边疆形势紧张,还真枪实弹鏖战过一仗,硝烟弥漫的战场实况,通过新闻纪录片耳濡目染、传遍全国,犹在眼前。当兵随时准备上前线,看看我是否有这个不怕死的胆量!于是我面无惧色地回答“首长,请放心,我接受祖国挑选,决不做怕死鬼!”

  谁知沈主任却摆摆手,和颜悦色地说:“不,不!小鬼,你想到那儿去了,上前线还早着呢。我是问你父母舍不舍得?家里有没有什么具体困难?”这时我仿佛大梦初醒,刚刚弄明白:的的确确获得一次宝贵的梦寐以求的应征入伍机会。

  接下来就是在三余镇体检,我们团一共有九人参加。虽然体检医生个个都是身着军装套着白大挂的军医,但大跌眼镜的却选择了三余棉麻仓库的一排平房作临时体检点,实在有些让我出乎意外。

  结果,我的体检指标不仅全部合格,而且体质名列前茅。

最后一关是测试听力,军医尽量压低喉咙的说话内容竞是:“祝贺你,已光荣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这到底是不是某种暗示,我不知道,反正其他应检的人,不是这个一句。

据当时带兵的部队首长讲这次招的是特种兵,主要充实到装甲和潜艇部队,所以对体质要求特别高……

  当时,我别提多么激动,多么兴奋,魂牵梦萦的当兵理想马上就要化成现实,心里乐开了花,当时我的心怦怦乱跳,似乎怀里揣了个小兔子,一下子跳到嗓子眼儿。这回梦想成真,终成正果。“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后悔”。 我连走路都有点忘乎所以,飘飘然

  可是,正当我沉缅于“一步之遥”的当兵梦时,“那壶不开提那壶”,知青华金陆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他似乎有点嘲讽的地说:“不要梦里娶媳妇尽想美事,你参军嘛,告诉你,够呛!”怎么,他已提前知道了结果?他的话让我一头雾水,虽然心里有些忐忑,但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和希望。

  但是,也许应验了 “夜长梦多”,“好事多磨”这句话,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迟迟没有收到批准应证入伍通知单,最后团部张榜公布,其他八人全部榜上有名,唯独没有我!

我当时仿佛脑袋瓜子挨了闷棍,脑子里一片空白,人发懵,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倒。本来以为这回是“三个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没想到终究还是难逃“南柯一梦”、“一枕黄梁”的命运。“煮熟的鸭子飞上了天!”就好像再次被人捉弄了一回。问题到底出在那儿呢?

  不过,如果我其他方面“相形见绌”,那么体检,根本没资格参加,兵团首长也不会找我谈话。但是,有一点后来逐渐浮出了水面,阻断我的军旅之涯的因素,可能还是年龄偏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