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历史
麟剑 发表于  2020-07-31 09:07:56 3477字 ( 0/180)

【蒙古帝国君王谱】准噶尔汗国(三):噶尔丹


准噶尔汗国(三):噶尔丹

14.噶尔丹
绰罗斯•噶尔丹(Galdan,源自藏语“甘丹”,意为兜率天,1644年—1697年),又作嘎尔旦、噶勒丹,准噶尔部人,绰罗斯氏,号博硕克图汗,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珲台吉第六子,准噶尔部贵族首领,是17世纪厄鲁特蒙古(卫拉特)准噶尔汗国大汗,也先的后裔。
噶尔丹幼年在西藏班禅和达赖处学佛法。1670年(康熙九年),其兄僧格珲台吉在准噶尔贵族内讧中被杀。噶尔丹自西藏返回,击败政敌,成为准噶尔部珲台吉。噶尔丹夺得准噶尔统治权后,积极向外扩张,先后击败和硕特部,征服哈萨克、灭叶尔羌汗国,称雄西域。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进攻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部,威逼北京。康熙遂发动三征噶尔丹之役。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康熙第三次征讨噶尔丹时,噶尔丹死于科布多。
噶尔丹的一生兼有多重身份,既是僧俗领袖又是蒙古民族历史人物,影响深远而复杂,评价亦存争议。噶尔丹是17世纪后半叶蒙古社会发展中的代表人物,对蒙古各部的统一,促进蒙古社会的向前发展,对准噶尔汗国的巩固和发展,为后来噶尔丹策零时大发展奠定了基础,统一西域和蒙古草原,为清朝的大统一打下了基础,但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一地区的经济文化起了破坏作用。
(1)早年经历
1644年(清顺治元年),准噶尔部玉姆阿噶生下噶尔丹,为首领巴图尔珲台吉第六子。西藏黄教上层特派人到准噶尔,认定噶尔丹为西藏尹咱呼图克图的第三世化身。
1656年(顺治十三年),噶尔丹入藏学经,在拉萨见到达赖喇嘛后,去札什伦布寺拜班禅博克多为师,成为座主班禅,接受佛学教育。
1662年(康熙元年 ),四世班禅圆寂后,噶尔丹到拉萨,在达赖喇嘛门下学经。他表现出色,学有所成,颇受五世达赖喇嘛的赏识。
1666年(康熙五年)11月23日,噶尔丹随同到拉萨朝圣的僧格夫人策妄札勒姆回准噶尔。 其不仅主持重要的宗教仪式,曾用蒙古文翻译了大量的藏文经典,为去世的鄂齐尔图车臣汗的儿子噶尔达玛举行超度仪式。
1668年(康熙七年)4月初,俄国使者伯林与僧格就惕列乌特人等问题会谈后,于同月6日,噶尔丹在接见了俄国使者伯林。
1669年(康熙八年)10月,噶尔丹接见了俄国使者鲁兹次基,为报复僧格使者伊什被俄国当局投入托木斯克监狱的行为,噶尔丹不给鲁兹茨基一行提供食宿,并将其关进布哈拉地下牢房。
(2)主政部落
1670年(康熙九年)9月,僧格洪台吉被对立派车臣台吉暗杀。在西藏朝拜布施的噶尔丹经其母雅穆阿噶的奉劝和五世达赖的允准,还俗后赶回卫拉特蒙古,招集僧格的逃散部众千余骑,向阿尔泰进发,车臣率万骑迎战。噶尔丹“独当先,越马挺枪,最深入,斩杀百十骑,溃其军”。车臣退至阿尔泰山口,噶尔丹追及展开决战,获得胜利 [17]  。车臣身死,卓特巴巴图尔逃亡青海。
1671年(康熙十年)初,噶尔丹博硕克图即位成为绰罗斯部洪台吉,并婴其兄妻阿奴塔娜为哈敦,以此身份还俗,噶尔丹开始整顿内部,“招徕归附,礼谋臣相土,宜课耕牧。”冬,住牧于哈喇禾木一带的杜尔伯特达赖台什之孙阿勒达尔台什,率部投奔了噶尔丹。
1672年(康熙十一年)正月,噶尔丹继僧格成为准噶尔首领后,即向清政府上疏,要求承认其继僧格之位的合法性,得到了清政府的确认。6月,由五世达赖授予珲台吉的印章。沙俄政府借护送僧格派往莫斯科交涉的代表涅乌芦思返回准部之机,派遣卡尔瓦茨基到噶尔丹牙帐活动。10月,噶尔丹接见了卡尔瓦茨基,要求他转告沙俄当局不要阻拦噶尔丹的代表,并遣送他们去莫斯科,同时要求沙皇“把过去几年从各卫拉特王公处迁往俄国境内的臣民予以送还”。
(3)扩张政策
1673年(康熙十二年)春,和硕特部昆都伦乌巴什之孙丹滓洪台吉,率部投靠噶尔丹;土尔扈特部衮布台吉也拥众来归。噶尔丹将他们安罝于乌陇古湖、布拉干和青格勒河一带。随后,噶尔丹借口其从兄第巴噶班第与僧格有隙,发兵讨伐巴噶班第及其父楚琥尔乌巴什,但出师不利,兵败受挫,求庇于鄂齐尔图车臣汗。不久,噶尔丹又与鄂齐尔图车臣汗反目为仇。
1674年(康熙十三年),噶尔丹派使臣桑吉克和格苏勒到莫斯科,转达了卫拉特人“愿意与伟大国君的乌克兰人民和睦相处,友好互市”的愿望。此外,噶尔丹撤销其父亲和兄长不允许俄国人进入领地的禁令“允许俄罗斯人通过卫拉特领地进入中国内陆地区。
1675年(康熙十四年),鄂齐尔图车臣汗与楚琥尔乌巴什联兵进攻噶尔丹失败。
1677年(康熙十六年)正月二十日,噶尔丹“自斋尔的特莫火拉地方向鄂齐尔图车车臣汗发起攻击”,“戕鄂齐尔图,破其部”。鄂齐尔图车臣汗部众部分为噶尔丹所并,部分逃到青海、甘肃交界处,其妻多尔济拉布坦率少数随众逃往伏尔加河畔土尔扈特汗国。噶尔丹实现了“胁诸卫拉特奉其令”的目标,成为卫拉特汗。噶尔丹攻杀鄂齐尔图车臣汗后,遣使献俘及“以阵获弓矢等物来献”,康熙拒受献物,但对每年常贡之物照例收纳 。
1678年(康熙十七年),噶尔丹平定杜尔伯特、辉特等漠西卫拉特各部,形成比较统一的政权。同年冬天,达赖派遣使者向噶尔丹洪太吉授持教受命王即丹津博硕克图汗称号。噶尔丹随后举兵侵青海,但行军11日后即撤归。
1679年(康熙十八年)7月,噶尔丹领兵3万,“将侵吐鲁番,渐次内移,往后西套,前哨已至哈密”,迫使吐鲁番、哈密臣服,准噶尔势力伸展至甘州(今甘肃张掖)一带,“驻屯在甘州附近撒里维吾尔族地方的军队征收硫黄、倭铅等贡赋”。其后维疆地区白山派首领和卓伊达雅图勒拉(即阿帕克和卓)和卓伊达雅图勒拉投身噶尔丹麾下。
1680年(康熙十九年),噶尔丹应达赖喇嘛之请,派兵帮助天山南路伊斯兰教“白山派”首领阿帕克和卓与“黑山派”争斗,经阿克苏、乌什等地向喀什噶尔、叶尔羌进军,在白山派教徒的响应下,横扫南疆,将察合台后王伊思玛业勒囚禁于伊犁,扶植和卓伊达雅图勒拉为王,称阿帕克和卓(意为世界之王),叶尔羌汗国灭亡。随后兵锋直指青海边界,但因清军把守严密,噶尔丹逗留几日后撤兵。
1681年(康熙二十年)之后,噶尔丹开始向西扩张,1682年(康熙二十一年)至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噶尔丹率骑进攻哈萨克头克汗,噶尔丹虽“丧师返国,未尝挫锐气,益征兵训练如初”,并遣使警击,“汝不来降,则自今以往,岁用兵,夏蹂汝耕,秋烧汝稼,今我年未四十,迨至于发白齿落而后止”。次年,噶尔丹再发兵,攻占塔什干、赛撒马尔罕、布哈拉、乌尔根齐等城市,擒获头克汗之子作为人质,押往西藏,“以畀达赖喇嘛”,使哈萨克之地成为西蒙古准格尔部的领土的组成部分之一。之后,准噶尔直抵锡尔河沿岸的诺盖人部族聚居区—“美人国”。 1683(康熙二十二年)—1685年(康熙二十四年)噶尔丹与费尔干纳的布鲁特人、乌兹别克人进行战争。
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秋,噶尔丹在远征布鲁特人时,其部队到达帕米尔的穆尔加布河,甚至远征到了萨雷阔里山。不久,准噶尔骑兵占领费尔干纳使乌兹别克汗国。到17世纪70年代末,噶尔丹已将准噶尔的政治中心转移到了伊犁河谷,冬营地有额尔齐斯河(也尔的石河)、博尔塔拉等地。此时准噶尔的统辖地域,北鄂木河,沿额尔齐斯河溯流而上,抵阿尔泰山,西抵巴尔喀什湖以南哈萨克人的游牧地,东达鄂毕河。准噶尔统治了天山南路的南疆地区,并将势力扩展到七河流域与伊塞克湖地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