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历史
钢铁长城聂西峰 发表于  2019-08-23 17:10:56 5336字 ( 0/441)

参观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老国门界碑有感(原创首发)

    参观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国门界碑有感

        文/聂西峰

   前几天去新疆参加新疆军区西安陆军学院毕业学员聚会,顺便去新疆伊犁霍尔果斯口岸看了看国门和324号界碑。








    霍尔果斯口岸的324号界碑,是我国西部国门的象征。位于中国新疆伊犁霍尔果斯口岸中方一侧。是伊犁州沿边界92块界碑中唯一的一块特大型界碑,立于1997年8月24日。


 




    站在界碑前,西望可以看见对岸飘扬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国旗。南北向的霍尔果斯河作为两国的界河。河上的一座小桥将两国相连。桥西为哈萨克斯坦霍尔果斯口岸,桥东为我国的霍尔果斯口岸。

    站在324号界碑前,仰望着解放军战士守卫的祖国边防高大的铁塔哨所,远望着一望无际的祖国边防线,我的心情十分的激动和光荣,深感祖国经济之繁荣,实力之强大,国家之伟大。\



  




    然而,看完祖国的324号界碑后,我的心情却久久难以平静,感到十分的沉重。因为在不远处的霍尔果斯口岸的碑亭内,还竖立着一块老界碑,它就是被我们国人称之为“耻辱碑”的18号界碑。




 


   今天,让我们回顾一下霍尔果斯口岸通关的历史,它清晰的记录了当时腐败无能的清政府的那一段耻辱史。

    清乾隆时期,印霍尔果斯口岸周围直达西方很远的领土范围都属于大清,而不是口岸。

    1871年7月,沙皇俄国趁阿古柏侵占新疆并向东进犯之际,出兵占领了新疆伊犁地区。

    1875年,清政府任命陕甘总督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

    1876年4月,左宗棠进军新疆。

    1877年12月,击溃阿古柏,收复了除伊犁地区以外的全部新疆领土,粉碎了英、俄两国妄图通过支持和利用阿古柏变新疆为其殖民地的阴谋。后来,清政府与沙俄多次交涉伊犁问题,但沙俄拒不撤兵。

    1878年6月,无能的清政府派钦差大臣崇厚赴沙俄谈判,在沙俄的胁迫下,未经清政府允许,擅自与沙俄在克里米亚半岛里瓦几亚签订了《交收伊犁条约》,国内闻之舆论哗然,纷纷指责崇厚卖国。清政府因此拒绝批准该条约,并将崇厚革职治罪,另派曾纪泽为钦差大臣出使俄国。

    1881年(光绪七年)2月24日,曾纪泽在沙俄拟定的《伊犁条约》上签字画押,就此大清虽收回了伊犁九城及其他部分领土,但仍割让了塔城东北和伊犁、喀什噶尔以西约7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霍尔果斯从此也成了祖国的边界。

国门的耻辱还不止于此。《条约》签订后,中俄边界界碑据说由清政府出资,由沙俄政府制作,但是,在埋设界碑时,清政府竟没有派官员到现场监督,俄方乘机将界碑向中国境内推移了20公里。

对此,清政府一直未予承认,拒绝以石碑作为界碑,由此形成了40多平方公里的争议地区。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政府积极捍卫领土主权,在解决领土争端问题上进行了不懈努力。

1994年4月26日,中哈两国总理在阿拉木图签订了协定,对历史遗留的40多平方公里的争议区进行了重新划分。在划分给我方的27.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有4块沙俄所立的石碑,分别为18号、20号、21号和22号。

    这4块石碑于2000年和2001年分两次运进了新疆霍城县惠远镇前伊犁将军府(清朝新疆最高行政和军事长官)府内。

    18号界碑就是当年伊犁境内的大清界碑,界碑原址立于伊犁河南岸察布查尔县境内的特奇勒干山上。2002年6月由惠远镇将军府移至霍尔果斯口岸,这就是我们现在碑亭内见到的“耻辱碑”。

    今天,当我们站在碑亭下,看到眼前这块饱含着中华民族血泪史的耻辱碑的时候,作为一名老军人,心里阵阵发痛甚至发怒。

    耻辱碑,它充分的证明了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

    耻辱碑,它完整地记载了侵略者在中国犯下了的侵略罪行。

    耻辱碑,它让我们永远铭记那段屈辱的历史。

    耻辱碑,它更让我们明白了“政府腐败无能,落后就要挨打,弱国无外交”的真理。


    




    民族的耻辱岂能忘记!

    历史的伤口难以抚平!

    毋忘耻辱,铭记历史!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