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历史
麟剑 发表于  2019-02-03 10:45:51 4529字 ( 0/1004)

【先图后史系列】匈奴人与匈奴汗国1


匈奴人与匈奴汗国1

一、匈奴人
“匈奴”,是中国古代文献中记载的游牧民族。战国时游牧在燕、赵、秦以北。东汉时分裂为南北两部,北匈奴在一世纪末为汉所败,西迁。南匈奴附汉,东晋时曾先后建立前赵、夏、北凉等政权。
匈奴之中,包含了蒙古语族、通古斯语族、突厥语族、叶尼塞语系、乌拉尔语系,印欧语系中的吐火罗语族、伊朗语族,与汉藏语系的成员。成员极为复杂,虽如此,但在民族来源、种族特征、居住区域、生活习俗、基因分析、语言特点等多方证据和考古表明、匈奴人与蒙古人是为一脉相承的民族。匈奴虽然有众多的不同的部落和种族组成,但其核心统治民族应为蒙古系统的部落。
从古代汉文记录里留下的匈奴人的一些词汇分析看、匈奴语和蒙古语较为接近。
匈奴人与其他游牧民族相同,“随畜牧而转移”,其畜物以马、牛、羊为多,而橐驼、驴则比较少。他们的生活是逐水草而居,没有固定居住的地点,不以耕田为主要生活方式,但是他们有强烈的占有欲,每个人都在草原上分有一块土地。由于他们民族文化少与其他文明接触,匈奴没有文字,一切由口头传递。正因为如此,他们对一言一行十分看重,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常常言出必行,说一不二。他们一切所为相当果断,从不改变决定,如果一个匈奴人在做事的过程中改变了决定,则会被认为是一件耻辱的行为,而会受到他人的轻视。
匈奴人在童年的时候骑羊,用较小弓箭来猎捕鸟类和老鼠,逐渐长大后,开始射稍大一点而且狡诈的动物,比如狐狸和兔子。他们从小和这些动物斗智斗力,学会设计捕获和猎取的方法。当成功捕有猎物,他们便在荒野中生火,将其烤熟食用。等到他们可以拉动弯弓,学会射箭了,便被编为甲骑,随时听任部落的需求准备打仗。
在匈奴的生活中,打猎和打仗是相同的。在和平无事的日子里,他们驱赶饲养的禽畜与猎取野生动物为主要的生活内容。当其他部落侵略时,他们马上把对准猎物的箭转换为对付敌人,如同猎杀动物一样来杀人。他们不会为战争的来临而感到恐惧,他们的内心没有“敌人”这个概念,有的只是浓厚的捕取猎物的兴趣。在战斗中,匈奴分为长兵和短兵,长兵即射手,他们会引诱猎物一样使侵犯的部落掉入圈套中,接下来用大雨一样密集的箭将其射杀;而短兵则是常常手执弯刀,骑着马勇猛地向前冲锋上阵杀敌。他们作战的方法相当灵活多变,胜利则进,失败则退,没有什么羞辱之感。
匈奴人中的一位父亲死了,前妻所生的大儿子便娶后母为妻:哥哥死了,弟弟取嫂子为妻。这样的传统习俗一直未曾改变,被匈奴延续很长一段时间。或许这种习俗在农耕的汉民族的文化角度来看是乱伦,但这在匈奴并不是什么陋习,因为这是游牧民族延续种族繁衍的一种方式。对于匈奴人而言,无论是儿子娶后母还是弟弟娶嫂子,这都不是什么乱伦,因为儿子和后母之间和弟弟与嫂子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此外作为游牧民族,由于人口稀少,战争、病灾等多种原因会使得人口损失,为了使种族部落等能够繁衍下去,儿子与后母、弟弟与嫂子之间成婚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这只是农耕民族的文化角度来看的一种偏激想法。此类习俗还在蒙古民族中尚存,在现实生活中弟弟和嫂子成婚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这在蒙古这样的游牧民族习俗中是可以成婚的。
匈奴有严格的法律,偷取他人的财物,全家沦为奴隶;刀不能向自己人动用,持刀斗殴者判处死刑。其他罪犯“小者轧,大者死”。犯罪的人在很短时间里会被判处,所以关押的犯人很少。
匈奴部落首领被称为“单于”,意思是“像天子一样广大的首领”。单于死了,对于其手下来说,一头领路的狼王倒下了,天上的一角仿佛变得暗淡了。在单于的葬礼上,手下们举行一种牺牲礼,将单于妻子和随从们的喉咙割开,让他们倒地而亡,以示永恒的追随;如果是匈奴部众对单于进行祭奠,则往往致使几百或上千匈奴人被割喉,把把刀子光芒闪闪,一股股鲜血飞溅而出,一个个身躯扑倒在地。他们用一种极端的残忍表示出极端的虔诚。如果一个打过仗的匈奴人死了,人们纪念他的方式是在他的坟埻上放上一些石头,这些石头的数量与他生前所杀人的数成比例。不论悼念谁,只要仪式开始,他们用小刀把脸划破,“让血和泪一起流出来”。这种嗜血性的风俗,对匈奴来说,是一种生命的盟约。
他们同样也勇敢去追求荣耀,享受荣耀。遇上敌人,他们英勇出击,在追赶和砍杀的过程中享受快感。他们将敌人的头颅从眉沿处锯开,在里面嵌上金片,外面蒙上皮套,作为饮酒的器具使用。他们还将敌人的头皮揭下,拴在马缰绳上以示荣耀 他们能骑善射,上了战场,在突然之间,从匈奴的军队中就会飞出像密雨一样的箭,敌人在短时间内被这箭雨覆盖,纷纷倒地。箭,在那个时代无疑是最尖端的攻击武器——不直接交锋,却有摧毁敌人士气的作用。所以,他们很快就组成了令人难置信的专业化兵种——马骑弓手。
匈奴人信奉萨满教,五月于龙城祭天地、祖先、鬼神。匈奴每年有规定的日子举行集体的祭祀。每年三次集会的日期,《史记》说是正月、五月及秋季,《后汉书》为正月、五月及九月,两者皆为一致。大致上,正月的集会是个小集会,参加的人是匈奴诸长。五月的大会最富宗教色彩,参加的人数很多,主要是为祭其先祖、天地及鬼神。秋季的集会则是为秋天收成而感谢天神的集会。
关于集体祭祀的地点,大致上是在单于所在的地方举行,虽然都是祭天,同时也有商讨国家大计、秋后感谢天神等任务。匈奴人对其祖宗的坟墓很为重视,不只相信祖宗死后有神灵,其他人死后也有神灵,也可以降吉凶。也相信人死后,需要享用金银衣裘以及女人。在战争时,匈奴人还相信各种巫术。
匈奴人主要以狩猎、游牧及畜牧为主,依靠的畜牧主要有马、牛、羊三种,其中又以马最为重要。在饮食当中,肉、乳品尤为普遍,有时会食用鱼类。其生活地点常随着季节转移至其他地方。
匈奴人用畜衣作衣服,他们很早就制作裤子、长靴、长袍、尖帽或风帽,无论在行重或保暖方面,都很适应当地的生活。住的地方叫穹庐,是毡帐所制的帐幕,需以木条作柱梁。并使用各种陶器及金属器。
匈奴人不仅有耕田产谷,还建有谷仓来藏谷。除在本部耕种外,在西域还有骑田。匈奴人也十分重视商业交换,以牲畜去换取奢侈品。常与汉人互市交易,并将汉人物品转买运到西域各国并包括罗马帝国,在汉对西域通道中断之时尤为如此。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世界民族与文明历史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