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武科大人1 发表于  2019-01-30 14:13:26 94316字 ( 3/1628)

一山二虎:四野名将韩先楚与邓华评析(原创首发)

一山二虎:四野名将韩先楚与邓华评析

百 祺

一、名将风采

红军时期,我军指挥员大刀一举,带领战士冲锋陷阵,常能打胜仗;抗战时,面对训练有素、火力强大的顽敌,便难奏效了;解放战争初期,对阵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主力时,更显双方武器装备、作战技能的差距。此时,我军能否取胜,很大程度取决于指挥水平;因此有的著名将军光芒渐暗,或销声匿迹。当年,林彪率八路军、新四军精锐进入东北,一些能征善战的虎将,便成了战争舞台的主角;而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最为突出、耀眼的名将。

1.智勇双全的邓华

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邓华远赴东北,先后任东北保安副司令员、辽西军区(后称辽吉军区)司令员。1946年邓华指挥保1旅参加秀水河子战斗、解放四平战斗和四平保卫战。l947年的春季攻势中,邓华指挥保1旅、保2旅等部,进行了4次较大的攻坚战和阻击战,歼敌4600余人。4月,保1旅、保2旅和西满独立师组成辽吉纵队(邓华纵队),邓华任司令员,辖第123师。5月,邓华率部南下作战,歼敌3个营和1个团直属队。

  19475月下旬,林彪令1纵和邓华纵队夺取孤立据点四平,当时估计陈明仁守军约1.8万人。战前,邓华下令抓连级以上的“舌头”;并归纳多方情报,分区划片、逐点计算,确认四平守军在3万人以上。邓华认为:我2个纵队攻取四平,优势不大、难有把握。故致电林彪,建议增加1个纵队,或2个师也行。林彪未置可否,只增调617师。攻打2周后,伤亡惨重;再调6纵另2个师参战,形成“添油战术”,最终功亏一篑。邓华还曾建议推迟攻击,未准。为此,林彪对邓华刮目相看。

19478月,东北民主联军整编,辽吉纵队改编为第7纵队,司令员邓华,辖第192021师。同年秋季攻势,邓华率7纵执行破路和截击新6军北返的任务;途中主动求战,力排众议,打任务外之仗,连克法库、彰武、新立屯、黑山、阜新、煤城、新丘等7城镇,歼敌3个暂编师的万余人,并顺利完成破路任务。林彪连发2次嘉奖令予以表彰!这显示了邓华善于审时度势、大胆决策的指挥才能;他对林彪的作战要求心领神会:“林总我知道,只要打了胜仗就行了,再执行命令,打不了胜仗也不行。”

19489月,中央决定,抓住有利时机,进行战略决战:以主力南下北宁线,攻占锦州,封闭东北蒋军,逐个歼灭。按“东总”攻锦部署,12个野战纵队,用2个纵队拦截锦西、葫芦岛方向援敌,5个纵队阻击沈阳援军,另1纵队围困长春;仅4个纵队攻锦。锦州有蒋军11万余人,城防工事坚固;无优势兵力难克。邓华认为,若集中兵力快速攻取锦州,打援问题也迎刃而解。邓华建议后无果。在中央军委干预下,林彪转用主力攻锦,经31小时激战拿下。原来,邓华的见解和毛泽东不谋而合。林彪当时没重视邓华的意见;邓华只是纵队司令员(军长),却有胸怀全局的战略眼光;事后,邓华在林彪心目又加了分。   

194812月,邓华受命指挥第729纵队,攻占塘沽、大沽,以切断平津之敌出海南逃通道。辽沈战役中,没控制营口,敌52军万余人海上出逃,毛泽东批评“是个不小的失着”,东野将领记忆犹新。打塘沽,是毛泽东紧盯不放的重点,邓华当然十分重视。12237纵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攻击,在平坦的盐滩上,遭受敌陆炮、舰炮密集火力的打击,伤亡千余人未果。24日,91个团攻击大沽失利,伤亡惨重;邓华下令停止攻击。他率所属3个纵队的首长至前沿考察,认为沿平坦盐滩进攻,伤亡巨大,敌有军舰接应,随时可逃,强攻得不偿失。遂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先打天津,以封锁北平之敌逃路;毛泽东回电:完全正确。攻塘沽、大沽的3个纵队中,有东野王牌的2纵,总指挥却是7纵司令员邓华;除了其资历,林彪当然还记得,邓华历次说“不”时的硬气、担当、充分的理据和后来证实的先见之明。

19495月,邓华任第4野战军第15兵团司令员,辖第434448军。其后参加了湘赣战役、广东战役。101415兵团解放了广州市。12月,邓华奉命统一指挥43军、12兵团40军等部,准备渡海解放海南岛。

2.百战百胜的韩先楚

19462月,韩先楚任南满4纵副司令员。518,我军撤离四平,损失严重,许多部队失去战斗力。中央军委急电,令辽东部队沿中长路出击,牵制敌军,解北满危局。军区首长肖华主持会议,众人面有难色,因2月的沙岭子战斗失利,大家对攻坚战缺乏信心。韩先楚主动请战;肖华大喜:好!你带4个团去打。韩先楚错愕:这打什么仗?他表示至少要2个师外加炮团,只有大打、痛打,才能将敌人从北满拉回来。肖华终下决心:行,再加2个独立团,大打!韩先楚对炮兵情有独钟,他明白,有效利用重兵器,可显著提升战力。当年在延安学习时,他花了不少精力和炮兵教员一起探讨炮兵战术、步炮协同等问题。韩先楚发起鞍海战役,攻打鞍山外围制高点神社山时,他首次用炮,一阵急速射,多发炮弹钻进山顶大碉堡,迅速拿下,全歼鞍山守敌;再克营口、大石桥。攻打海城,炮火掩护步兵,延伸射击开路,颇有章法。当大炮拉上刚占领的玉皇山,居高临下直指敌指挥所时,敌军动摇。军事施压、政策攻心,潘朔端师长宣布起义,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战场起义的先例。其后,敌人被迫从北满抽回大量兵力。一举实现了中央的意图,毛泽东发电赞扬!林彪也来电取经,了解成功的窍门。

194610月下旬,4纵司令员胡奇才试图将敌252个团诱至新开岭一举全歼。强攻不下才发现,它已是满编的3个团。25师为嫡系精锐,全美械装备,善于长途奔袭作战,号称“千里驹”,战力很强,抗战中打出了威风。力量对比,我军不占优势,骑虎难下!部分领导建议放弃,胡奇才下令撤退。韩先楚率410师从200里外日夜兼程赶回,力主打一个歼灭战。由于我军屡攻不下、伤亡很大,形成僵持。三面援敌逼进,情况危急。撤退?部队携带大批伤员,被善长奔袭、迂回的“千里驹”追着打,其结局不堪设想!继续打?敌王牌新22师一马当先,离我仅15公里;如不能速歼25师,我军极可能在各路援敌的合围中,全军覆没!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韩先楚提出改变战法,抓住最后时机取胜。他在前沿发现久攻不下的原因:炮火零打碎敲,部队随到随上,添油方式难成“拳头”。韩先楚建议各种火炮统一组织,榴弹炮和迫击炮打击山后敌预备队,野炮和山炮压制山头敌人,掩护突击队强攻老爷岭。韩先楚来到纵队炮团和军区炮团阵地,要求火炮推到距敌数百米处直瞄射击。大炮“上刺刀”,两团长兴奋不已、大开眼界!由于部署得当,炮火集中,直瞄精准命中,攻击力大增,一举歼灭了敌25师;在东北战场首创一次全歼一个精锐师的战绩,毛泽东亲自起草嘉奖电。这是我军在东北最困难时期,打得最惊险、最有震撼力的胜仗。

鞍海战役和新开岭战役,对东北战局影响较大。韩先楚在4纵有了很高的威信,将士们对他都很钦佩。此后,敌全力进攻南满;我军数万人被压缩至狭窄地带,数九寒冬、缺衣少粮、深陷困境,林彪和南满多数将领想放弃南满。在七道江会议上,韩先楚等极少数人主张坚守,他认为坚守南满虽承压极大,但可拖住敌人,为北满减压,对全局有利;两个战场密切配合、协调行动,让敌首尾不能相顾,可大量消耗敌人,有利于今后的战略反攻。陈云拍板:坚守南满!军史专家一致认为:韩先楚此时的表现,“是他由出色的战役指挥员向军事战略家迈进的标志。”1-2七道江会议后,韩先楚和政委彭嘉庆率4(司令员患病休养)主动承担了艰险的敌后作战任务。每当敌军大举进攻临江,北满我军主力便越过松花江,向南展开牵制性进攻。南满3纵则进行正面阻击、顽强抵抗。深入敌后的4纵,在敌腹地纵横驰骋、勇猛冲杀,突然袭击、拔除据点、破路毁桥,先后歼敌6000余人。我军南北呼应、内外线配合,打得敌人顾此失彼、损兵折将,3次进犯临江均未得逞。

19473月第4次临江保卫战,敌3路来犯。4纵副司令员韩先楚率1个师,配合3纵作战。3纵领导认为先打中路弱敌暂编20师最稳妥,而韩先楚想打强敌全美械装备的89师加一个团,因歼敌主力可粉碎其全面进攻。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两方案电告辽东军区,陈云、肖劲光慧眼识才,复电同意韩先楚的方案,并指定“由韩先楚统一指挥34纵作战。”配角变主角,这在我军战史上极为罕见。3纵司令员曾克林看过电报后说:老韩,我们听你的!展现了共产党人的真挚大度、高风亮节。韩先楚一反我军夜间攻击的常态,利用骄横麻痹之敌白天行进中、无工事可依,发动突袭,两个炮团的炮火将89师炸得晕头转向,子弹、手榴弹雨点般泻来。经10小时战斗,我军以伤亡近300人的代价,歼敌万余人,敌我伤亡比例为141,首创东北战场一次全歼一个整师又一个整团的范例。其他各路敌人望风而逃,至此战局扭转,我军在东北战场进入反攻。  

1947年春天,“好战分子”韩先楚率4纵主力10师,外出寻找战机,看中了梅河口守军184师,它是在鞍海战役漏网的近2个营的基础上重建的。其战斗骨干都是从精锐部队新6军和52军抽调的,一些拿排长薪金的老兵相当能打。韩先楚要进行一对一的攻坚战,连军区首长都觉得不可思议!韩先楚先以2个炮团和师属炮营的火力覆盖,用7个营的优势兵力攻击,将外围2个高地一举拿下。然而,向城内进攻并不顺利,官兵们攻城经验不足,伤亡较大。韩先楚深入一线指导,要求打红眼的营、连长保持冷静,多搞迂回,尽量不要正面强攻。其后陆续拿下火车站、铁路工厂、百货大楼等要点,仅剩敌核心工事,我军炮弹用尽。韩先楚将各机关勤杂人员补充一线部队,但不许将无弹药的炮兵当步兵用。他回指挥所途中,偶见一火车箱的敌遗弃炮弹,天助我也!一阵狂风般炮火急袭后,部队冲进了敌核心工事。最终全歼梅河口守敌7000余人,首创东北战场“一打一”的战例。

19479月韩先楚调任3纵司令员。陈云说,4纵战斗力给韩先楚带出来了,3纵是老部队,他去一定会打得更好。正值秋季攻势,政委罗舜初已拟定计划,首歼西丰之敌,再向纵深扩大战果。刚上任的韩先楚认为不妥,西丰开仗是攻坚,得不偿失;敌师部驻威远堡,守军仅一营,打此要害,所属各部必定出援,我军可半路设伏,各个击破、一并全歼。长途奔袭威远堡风险较大,因此支持者不多,两种方案相持不下,电告“东总”,林彪回复:“按先楚方案实施战斗。”韩先楚指示侦察科长,要细心勘察路况,保证炮团的骡马车辆能够通过;他要集中强大的炮火,给对手以毁灭性打击。经长途奔袭100公里,“剧情”与韩先楚“编导”的如出一辙,各部全歼,敌师长被俘。军政俱佳、常打胜仗的罗舜初对此敬佩不已!威远堡战斗后,一些国民党军敬畏地称3纵为“旋风部队”。 多年来,奇袭威远堡一直为我军事教学中的经典范例。

1947年底至1948年初的冬季攻势,3纵司令员韩先楚受命阻击沈阳出援之敌,保障兄弟部队围歼新5军。韩先楚胸怀全局,预设应变之策,有意对新5军方向,布置了一支机动部队。他紧盯敌我双方的举棋落子、盘点得失,觉得应抓住战机、速战速决;见沈阳敌军按兵不动,便急电要求加入攻击。韩先楚灵活变通,边请示、边行动,动用预设伏兵,指挥37师转身直逼新5军军部,消灭195师一部;新5军军长陈林达率43师、195师残部5千余人,退守文家台村。上级电令,次日8时,3纵和2纵联合进攻。知己知彼的韩先楚对新5军这个老对手很了解,它以能打善溜、见风使舵的滑头,而多次逃生。夜长梦多,韩先楚顿生警觉,友军未到,必须缠住、锁定新5军。韩先楚机断专行,当夜提前攻击,老谋深算的陈林达也准备半夜突围,不谋而合,比泥鳅还滑的陈林达束手就擒。

二、同台竞技

林彪以打胜仗为标准,不拘一格用人才;不屑打仗不动脑、一味莽撞硬拼的“悍将”。主帅用人的导向,再加东野(四野)有我军精锐的底子,因此,一些有天赋的指挥员在战斗中脱颖而出,成为能征善战、智勇双全的虎将,其数量远超其它各路野战军。强将手下无弱兵,有的个性突出的虎将带的部队特别能打,因此一些将士居功自傲、比较粗野。当年的东北,有几个两头冒尖的部队:打敌人凶狠,对自己人横。一些四野老人说,那是名副其实的“野”战军——野得很!他们不时与兄弟部队闹摩擦:打仗抢战利品,行军抢路,宿营抢房等等。如,东野2个“好战份子”之一的钟伟所率的25师,及616。而与这2支王牌部队“相媲美”的,还有邓华的“真能打,也真能抢”的7纵。3它以地方部队身份露面,时间不太长,就被林彪当主力用,几乎阵阵不落,7纵都是独当一面的角色。老人们都说邓华有谋略,带兵有方,看得准、打得狠,相当厉害。邓华博学多才,应该是风度谦和的儒将,但有时训人骂得狗血淋头。

邓华极有主见、性格刚烈,与另一位猛将黄永胜,是一对“冤家”。两人多次搭档,黄永胜为军事主官,邓华任政委。黄永胜高大威猛,能打敢拼,但好出风头、专横跋扈。邓华军政双全,也喜欢打仗、善于打仗。两人常意见不合、争吵不断,2次不欢而散。在后来的战斗岁月,两人均大显身手,但邓华始终技高一筹。抗美援朝,邓华取代黄永胜,带兵出征,从而达到其军事生涯的高峰。其实,真正的擂台赛主角,应是韩先楚和邓华,两人都是东野(四野)出类拔萃、战功卓著的名将,是林彪手下数一数二的干将。他们极具个性,都有大智大勇的大风范;可能是“一山二虎”的效应,邓华与之比试、较劲的意味明显。这也是一种革命英雄主义的表现,我军将士赴汤蹈火、奋勇争先的壮举,是国民党军官兵难以理解和想象的。当两英雄同台献技、展示身手时,也在我军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画面。

1.辽沈战役

19489月辽沈战役第一仗,是韩先楚、罗舜初指挥3纵、25师和炮纵攻打义县。义县城墙高大坚厚,有人建议,挖洞装炸药破城。韩先楚说用大口径榴弹炮更简单,他指点打中间靠上一点,打塌的砖石形成漫坡,方便战士冲锋,一举两得!东野炮兵专家、炮兵纵队司令员朱瑞,听得连连点头。其后4小时拿下义县,歼敌万余人。林彪称赞:这是以最短促的时间,攻歼固守坚固工事之敌的新记录。

各纵队清扫锦州外围据点时,以3攻打配水池和大疙瘩的任务,最为艰巨困难。敌自吹为“第二凡尔登”、“固若金汤”的配水池,是锦州城北高地一座钢筋水泥堡垒,周围明暗火力点密布、交通壕纵横,壕外是雷场。大疙瘩是古烽火台改造的坚固地堡;它与配水池呈犄角之势。林彪交代韩先楚:“这里是锦州的门户,不打下它,就没有攻城制高点,就拿不下锦州。”19481012凌晨,发动攻击,经一天浴血苦战,201营夺取配水池后,600多人仅剩6人。但大疙瘩未克;韩先楚亲临火线,发现其后有一条补充兵员和弹药的交通壕,派一个连侧击,断其“命脉”,一举攻占。

总攻锦州,主要突击方向为南北对攻。城北是敌防御重点,由韩先楚指挥2纵、3纵、617师和炮纵主力攻打;邓华指挥7纵、9纵和炮纵一部,突击城南;段苏权率8纵加1纵炮团,对城东进行辅助攻击。

14总攻,3纵在炮火掩护下,仅10余分钟突破城墙,接着又攻打一个又一个坚固楼房工事;会同兄弟部队摧毁了国民党东北“剿总”锦州指挥部及第6兵团司令部;范汉杰出逃,敌陷混乱、土崩瓦解。锦州31小时即告解放。3纵一路攻坚、啃硬骨头,异常艰难、伤亡惨重,歼敌1.5万余人。

邓华指挥7纵也较快突破入城,不到2小时,首先攻入敌核心阵地。敌重点设防城北,没想到城南又杀来一支主力部队,一路过关斩将、进展迅速、直捣黄龙;范汉杰措手不及、左支右绌,但大势已去、无力回天。7纵在攻锦战役中歼敌3万余人,居各攻城纵队之首7纵的战果辉煌,得益于邓华战前的细心谋划,其排兵布阵,除多消灭敌人、多缴获,还布置防兄弟部队插入、分一杯羹。战斗收尾时,旧城有敌万余,7纵拒绝别部参战,为己扩大战果。3其后,7纵参加围歼廖耀湘兵团,歼敌万余人,俘敌军长郑庭策。

辽西会战,韩先楚指挥3纵一举摧毁廖耀湘兵团通讯指挥所和3个军部,敌群龙无首、混乱不堪;10多万人马,两昼夜间全军覆没。此役韩先楚功居榜首;3纵还生擒蒋军名将廖耀湘。整个辽沈战役,3纵共歼敌3.9万余人。

2.海南岛战役

19502115兵团司令员邓华召开解放海南岛的作战会议,邓华等人提出偷渡的设想,得到大家认同。然而,对渡海运载工具和大规模作战的时机等问题,43军军长李作鹏和40军军长韩先楚争论激烈。李作鹏觉得只有装备登陆艇和机帆船,才能大打,这样风险小、把握大。韩先楚认为等装备延误战机,应尽快大举登陆,木帆船是唯一的选择。双方争执不下,林彪裁决:按李作鹏的办。4会议最终决定,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作战方针;渡海登陆工具以改装机帆船为主,渡海作战时间延长到6月,甚至是“以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5-7韩先楚觉得大量改装机帆船不现实,最后只能用木帆船。他了解到,在谷雨(4月20)前一段时间,常有北风或东北风可利用,过了谷雨便是逆风。韩先楚当机立断,违令自行部署;他和军党委统一意见,不向下传达广州会议内容,规定在3月份前,必须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工作。40军一直在抓紧作战训练,节假日也不休息。

此时,海南蒋军一面抢建海岸防线,一面组织多路优势兵力清剿我琼崖纵队。琼纵处境越来越艰难,面临生存危机。冯白驹司令员希望大军迅速渡海,或派小部队偷渡,支援他们。年初已计划43军一个团先行偷渡,一直没实现,林彪很不满意。216日,林彪召见邓华,开口就问:40军为什么不动?邓华无语,他难以解释为何坚持“43军先动,40军后动”。第二天,野司告知韩先楚:你军也可自行组织小规模偷渡,具体情况由你们酌定。4

3540军一个加强营偷渡成功。322,韩先楚要求40军提前登陆作战,与邓华发生激烈争论,林彪来电支持执行野司命令的邓华;5此后,性格刚烈的邓华留下了心结。6 4 月1 , 40军和43 军各有2批共8000 余人偷渡登上海南岛。谷雨将至,韩先楚心急如焚、朝思暮想、夜不能寐。46晚,韩先楚口授,起草了长篇电文;47凌晨,分别致电15兵团、四野、军委,5要求立即发起海南战役,并立下“军令状”:“如果43军未准备好,我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他已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就是用一个军,他也要拼死一搏全力拿下海南岛!

韩先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烈要求、犯颜苦谏,甚至越级报告;重点做了林彪的说服工作:继续偷渡,风险增大;船只有去无回,难以为继。如错过谷雨,海南解放将长期拖延,后果难料。林彪终于被打动了,当即批示“按先楚同志意见办!”毛主席也表示同意。68-9410日,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告知15兵团立即实施。6943军措手不及,改变计划,尽全力也只能勉强保障近2个团渡海。因韩先楚的远见卓识、机断专行,40军有6个团参战,这才保障了足够的兵力。4161930分,12兵团副司令员、40军军长韩先楚和解方(40军第一副军长)领军,乘木帆船出征,率先成功登陆,突破敌军防线。

毛泽东基于金门岛失利的教训,指示登岛部队中要有统一指挥2个军的指挥官。韩先楚随军登岛,现场指挥、临机应变,这最有利于战役的胜利;他是兵团指挥员,理应全权指挥。邓华没有执行毛泽东的指示,他掌控一切,隔海遥控、发号施令,事后引起一些议论。5710有文章回忆“在登陆战役中由于种种原因, 四十军军部除与上级指挥部和琼崖纵队沟通了横向联系外, 与其它兄弟部队, 特别是与四十三军登陆部队却没有沟通电台联系。”11战斗中,40军与43军不能直接联系,不了解对方战况,实际影响协作、徒增伤亡;其间,43军登陆部队深陷重围,正在拼死抵抗,40军却毫不知情。韩先楚是经过分析、研究,才得出了准确的判断,取得了战斗的主动权。8

海南全岛解放的日子是195051日;其后不到2个月,625日朝鲜战争爆发,627日美国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此前,韩先楚并不知琼州海峡有强敌封锁的危险,但他明白拖延的风险难测;岛上我军(偷渡部队和琼崖纵队) 3万余人6的安危,也让他寝食不安!正是韩先楚的军事战略家眼光、锲而不舍地拼命苦谏,才使新中国避免了一次重大的挫折!

  3.抗美援朝

19506月,朝鲜战争爆发。为防不测,中央决定以战略预备队四野13兵团为主,组建边防军。林彪、罗荣桓提议由邓华取代黄永胜担任该兵团司令员,最终15兵团司令部与13兵团司令部对换。1950101913兵团入朝,邓华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是彭德怀司令员的主要副手。邓华、洪学智(副司令员)提出先头 4 个军一起入朝,再调一个军维护后方;彭德怀赞同,中央批准后,还安排了其他后续部队。这使我军形成了有力“拳头”,取得初战的一个又一个胜利。

195010月,韩先楚参加抗美援朝,先后任志愿军副司令员、19兵团司令员;从第一次战役到第四次战役,韩先楚都在前线指挥作战。第一次战役,他指挥部队连续突袭、攻其不备,对冒进之敌以迎头痛击。1113,研究第二次战役的作战方案,韩先楚提出以德川为突破口,用3个军出击,断敌退路,配合正面各军夹击敌人。邓华不以为然:应避强击弱,在东线围点打援,运动歼敌。他质疑:前后各3个军,兵力平分,若穿插不进怎么办?韩先楚回应:3个军还插不进去?我用2个军,保证打进去!最后,彭德怀选定韩先楚的方案。

1125黄昏,韩先楚指挥3842军出其不意对德川、宁远韩国7师、8师发起攻击,歼敌大部。美国媒体惊呼:“大韩民国军队第2军被歼灭,业已被完全消灭不复存在。”韩军迅速崩溃,美军主力右翼暴露,韩先楚意识到,必须抢先断敌退路,否则机械化之敌会逃之夭夭。他当机立断,指挥38军主力向军隅里攻进,113长途奔袭、大胆穿插敌后三所里,同时抢占龙源里,切断了敌退路。11314小时前进725公里(地图直线距离,实际山路更长),创造了步兵进攻战的奇迹!其后,我军多路出击,敌军全线动摇、崩溃,10天败退300多公里,逃至三八线以南,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溃逃中翻车身亡;美报刊称这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38军因此被彭德怀誉为“万岁军”,并称韩先楚是“万岁军”的“运筹人”。

123117时,第三次战役打响,韩先楚指挥主攻方向的西线4个军和人民军1军团,突破“三八”线防御阵地,直取汉城,其后打到“三七线”。在追歼逃敌的过程中,韩先楚发现,新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放弃汉城后,是有计划后撤,每天只撤2025公里,算好为我军一夜行程,以保持接触;企图待我补给不足的疲惫之师深入后,择机杀回马枪。韩先楚深窥其奸,见好就收;他报告了彭德怀,并建议收兵。195118,韩先楚在汉城宣布第三次战役结束。125趁志愿军急需休整、补充的时刻,李奇微发动大规模反攻。形势极为不利,韩先楚认为难以直接粉碎敌进攻,应利用有利阵地消耗敌人,寻找战机。他将此想法报告彭德怀,得到认可。我军第四次战役采用“西顶东放”方案,即韩先楚率部在西线顶住敌军主力,待东线敌人深入、突出后,邓华率我军主力择机歼敌,以反击、粉碎敌进攻。

天下没攻不破的防线,面对火力强度高出几十倍的强敌,大规模防御是自寻绝路,世界无成功先例。只有中国军人,才能创造奇迹!韩先楚探索了现代战争条件下运动防御的新战术,取得了成功的范例。他深入防御阵地,指导兵力、火力布置,战斗中不断总结经验,修正、完善。韩先楚创造性地采用了“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火炮疏散配置、阵地机动防守、各部逐次抗击等策略,并使用分散隐蔽、靠近突袭、夜间反击等机动灵活的战术,有效地杀伤了敌人。防御战异常惨烈,我一个团级阵地,每天承受数万发炮弹,敌机地毯式轰炸,连小石块都炸成粉末。志愿军以血肉之躯,抗击敌钢铁洪流;节节抵抗,有效地阻滞了美军;战至27,敌14个昼夜仅推进18公里。此时,东线之敌进入砥平里、横城一线,态势突出、翼侧暴露;战机显现。

邓华想先打横城,他觉得:砥平里美军战力较强,有工事,不易分割歼灭,容易打成黏糊战。横城韩军战力不强,可速歼。韩先楚建议先打砥平里,他认为:从战略角度看,砥平里属枢纽,一旦攻占,敌将全线动摇;打横城消灭韩军,对全局影响甚微。彭德怀举棋不定,8日下午,他决定先打砥平里,深夜又觉打横城有把握。9 日晚,韩先楚来电,再次力主先打砥平里;彭德怀给邓华发电,先打砥平里。其后,他又顾虑是否干预前线指挥员过多?便致电邓华:“究竟如何打法,由你最后决定”。7邓华当然用自己的方案,先打横城。

11日发起的横城反击战,我军宰获颇丰,歼敌12万余人。13日夜,邓华指挥攻击砥平里;由于对敌情判断失误,仓促上阵、兵分多头、协同不利,又缺少炮火支援(40军军长温玉成称之:“没有协同的乱仗!”);志愿军战士英勇无比、舍命拼杀,曾一度即将突破,最终功亏一篑,战斗失败。东线反击未达目的,西线阻击已无意义;我军撤离汉城、撤过汉江,全线转入防御,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失利;这也给第五次战役埋下了隐患。砥平里之战使美军了解到,志愿军火力弱、持续力差等弱点。美军改进战术,整建制部队再被围,便用装甲车辆形成环形防御,再以强大的地面、空中火力反击,使我军进攻难以为继。《美国第8军简史》称:“第2师在砥平里的英勇坚守后来证明是挡住共产党进攻的转折点。”韩先楚痛心疾首!他认为,如果先打砥平里,我军蓄势待发、全力以赴,又有炮火掩护,一定能打下砥平里(何况“没有协同的乱仗”,都差一点成功!),可粉碎敌攻势;敌将难以窥透我虚实,形势会对我有利!邓华对“打砥平里指挥上的失误”,向志愿军司令部作了检讨,并通告各军。晚年的邓华对砥平里之战又有新认识,他认为韩先楚的判断正确,砥平里难打,却是打七寸、打要害!横城歼敌虽多,只是打屁股,并不致命。他还将此作为一生中的几大军事决策失误之一。12

第五次战役的战前讨论中,洪学智说:“我主张把敌人放到金化、铁原地区再打……拦腰一截,容易解决问题。”彭德怀顾虑敌坦克进入平原不好对付,主张在金化、铁原以南大打。洪学智却反对;邓华、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也都认可洪学智的打法(前线的韩先楚也与洪学智一致)。见大家都不支持,彭德怀不悦:“这个仗你们到底打不打?”会议不欢而散。洪学智深感不安!他曾任四野王牌43军军长,后为邓华的副手,两人配合默契。洪学智为人忠厚、耿直,作战有勇有谋,责任心很强。他以“参谋有3次建议权”为由,第3次劝说彭德怀:“我们打出去……是靠两条腿,敌人是坐汽车跑。我们的人又疲劳,地形又不熟,追不上敌人的汽车!另外,打远了怎么供应呀,供应线也接不上呀!”彭德怀不做声,但决心不变。邓华也企图最后补救,他提出“各兵团小的穿插,打多少算多少,然后再向敌纵深穿插”的稳妥战法,这实际上是间接否定彭德怀的大规模穿插,最终也没被接受。彭德怀下了决心的事,旁人很难让其改弦易辙。当年让他后悔的关家瑙战斗,就是在盛怒之下,不听任何劝告,不顾伤亡、不惜代价,一定要就地消灭日军冈崎大队,“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关家垴!13仿佛是历史的重演,第五次战役失利,彭德怀追悔莫及,并认为这是他一生中四次军事错误之一。12为此,他感叹:“不听邓华言,吃亏在眼前。”“洪学智的意见是对的。”

由于美军的胡搅蛮缠,停战谈判毫无进展。1951724日,彭德怀向中央军委报告,拟以军事胜利配合谈判;后准备13个军和人民军4个军用于反击作战,定于910日发动第六次战役。820日,在开城谈判的邓华和解方联名给彭德怀发电报,认为敌已建大纵深的现代立体防御系统,此时大举攻坚,对我极端不利;建议不发动第六次战役,而待敌离开坚固阵地向我进攻,志愿军以逸待劳,可大量杀伤其有生力量。最终,毛泽东采纳了邓华、解方的建议。果然,敌人于1951年夏秋季发动大规模进攻,我军依托野战工事抗击、择机战术反击,取得歼敌15.7万余人的重大胜利。各国军事评论家都对此临机应变、转攻为守的策略调整,给予很高评价!14

    19519月,根据毛泽东“决不允许敌人在西海岸登陆”的要求,韩先楚被委以重任,成为西海岸指挥所司令员。在他的指导下,西海岸构筑了坚固工事,拟订了完整作战方案,防御能力大为增强。19528月,韩先楚调任第19兵团司令员,指挥秋季反击战。不久,因病情加重,奉调回国治疗。

19535月中旬,我军发起夏季反击战役,歼敌4.5万多人。以打促谈,产生效果;6月中旬,停战协议基本达成。突然,韩国当局扣留朝鲜人民军战俘,叫嚣“北进”、“单独干”,明目张胆地破坏停战协议。代理司令员邓华拍案而起,对副司令员杨得志说:“看样子还得给李承晚点苦头吃才行!”他盯上了韩军占据的突出部,打掉它,可将实际停火线拉直。毛泽东同意:再打一仗“极为必要”。金城战役于713夜打响,志愿军以6个军向韩军4个师发起攻击,1小时内全面突破25公里正面防区,歼敌大部。随后,又打退美韩军7个师的大小反扑1000余次,至727停战时止,各战线共歼敌7.8万余人,我军防线向南推进178平方公里。金城反击战胜利后,邓华正式出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三、讨论

1.名将炼成及环境因素

要深入地了解、研究四野(东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绕不开四野(东野)主帅林彪;在他们功成名就的道路上,林彪是一个重要的带头人。韩先楚一生都痴迷于打仗,他不放过任何机会、向任何人学习相关知识;早年研究平型关伏击战下的工夫,无人可及。东北战场的交往,他对林彪那种随机应变的指挥才能和不拘一格的大将风度非常佩服。韩先楚足智多谋、骁勇善战、连战连捷;林彪也是由衷赞许。辽沈战役关键之仗——打锦州,从头至尾,韩先楚都是承担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的最艰巨任务,他自认为是林彪的信任。邓华跟随林彪多年,通过耳濡目染及林彪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聪明过人的邓华学到了不少真本事;他在东北战场开始扬名,仗越打越好。林彪尤其注重中高级指挥员的培养,多次亲自授课,将其战术思想进行灌输,并在战斗中检验、提高、完善。秀水河子战斗首次试用“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获得成功。其后,他对战术研究抓得更紧,对指挥员的要求不断提高;如,三下江南战斗,部队到位20分钟,就必须报告现场地形、当面敌情;逼着指挥员学习战术、用脑打仗。跟不上者让位,去二线部队。林彪为有悟性、灵性的战将提供了充分施展的空间,邓华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锤炼成钢,在众多虎将中脱颖而出。     

林彪甚至提倡:“要敢于打违抗命令的胜仗,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三次违抗命令。”1948年初,钟伟由师长破格提拔为12纵队司令员。后来钟伟更加“疯狂”,辽西会战时,钟伟连违中央军委和东野总部2道命令,擅自突袭沈阳;其手下1个师拒绝跟随,钟伟就以手头的2万人,打进了有10余万守敌的沈阳,吓得林彪赶忙调兵接应,结果辽沈战役提前结束。对林彪号召积极的机断专行,能够大胆响应、努力实行、最为突出的,是钟伟、韩先楚和邓华;因此也有了不少脍炙人口、经久不衰的传奇故事、惊世壮举!但也有例外,陈光也是一位打违抗命令之胜仗的东野虎将;他性格强悍、我行我素,能征善战、个人英雄主义突出1946411,林彪回复中央,对打长春“无甚大把握”。418陈光攻克长春,让林彪极为难堪。其后在停战期间,陈光未经林彪同意,又发起新站、拉法战斗,虽取得军事胜利,却造成政治被动。他多次公然违背林彪的命令,后在林彪的打压下,最终离开部队。

林彪后为东北军政主管,其智慧、魄力、见识,确实高人一等。陈云认为,避免锦州决战和果断从四平撤退,是林彪挽救东北危局的明智之举。其后,林彪大抓根据地建设、剿匪、土改,赢得了民心、巩固了政权;他对部队进行整编、训练战斗力迅速提高;这为胜利打下了基础。回看历史,军事战略家林彪的业绩辉煌,功不可没!另一面,林彪孤傲、深沉,其记恨、不饶人的特点,在战争年代也有所显露;这为他后来参与政治斗争的晚年悲剧,埋下了伏笔。当年,冀察热辽军区因8纵司令员黄永胜工作粗疏、生活不检点等原因,再三要求由段苏权替换,林彪迫不得已点头;后来他对段苏权大加“关照”,最终爱将黄永胜恢复原职。林彪心机之深、手段之辣,初显未来“大政治家”的身手,让领教者惊诧不已、有苦难言!

1948926凌晨3时,东野总部电令8纵:攻占机场,阻敌援锦。但天亮才见到指令的8纵首长们知道,8纵处的城东机场已废弃,9纵附近城西机场在用,顿时产生疑惑:心细如针的林彪舍近求远、违背用兵常识,8纵奔袭几十里,越过9纵驻地去作战?正在大家争论不休时,催促电话到了,一阵训斥后,改派9纵攻打机场。敌已空运锦州2个团(林彪给军委报告夸大为2个师)8纵、9纵都通报批评,毛泽东也表示不满。15锦州,林彪交代段苏权:“你们纵队的任务是钳制敌人,你们吸引的敌人越多,挨的炮弹越多,你们完成的任务就越好!”南北对进的主攻方向, 4个纵队加1个师和炮兵纵队、战车团打西城,共有各种口径火炮约900门。8纵单独打东城,仅有1个山炮营40门小口径火炮;原配属有1纵炮团,因大河涨水、道路泥泞,战前赶到部分重炮,却没有炮弹。锦州东面也是敌防御重点,开战后,8纵的小口径炮无法摧毁敌坚固工事,段苏权严令炮兵抵近射击,掩护突击队连续爆破,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攻占了敌“剿总”锦州前进指挥所,歼敌万余,93军军长。8与我军主攻方向兵力、火力相差如此悬殊,仅6小时突破,并取得相当不错的战绩。林彪无视自己的作战要求和8纵血拼战果,在战斗过程中、向军委报告中,多次指责“8纵进展迟缓”。对林彪出尔反尔的“特殊关照”,一些8纵将领怨声载道,段苏权忍辱负重立即制止。16辽西会战,8纵阻截廖耀湘兵团,促使其全军覆没。林彪报告军委,谎称廖兵团是被我辽南独立2师在台安阻截;他几次电报批评8纵没完成阻截任务。然而,廖耀湘撰文:“向营口撤退之路在大虎山以南被截断了(822师位于大虎山以南)1025,第49军从半拉门地区出发……在通过大虎山以南地区被解放军包围……退营口之路被关闭了。”第49军军长郑庭芨撰文:“25日拂晓,我在半拉门仍然命令第49军依计划向营口前进,不料部队刚刚前进不到10华里地区,第105师的1个步兵团在六间房以南被解放军包围,失去联络。”郑庭芨给段苏权的信中说:“第8纵队在六间房战斗的胜利,使国民党廖耀湘兵团向营口撤退计划完全失败”。15-16辽南独立2师长左叶回忆文章说:“1025中午……苏静同志布置任务之后,一直等到独立2师从盘山出发,确信情况不会再有变化才登车返回‘野司’。”16可见,1025上午8点,8纵在六间房堵住廖兵团时,辽南独立2师还在遥远的盘山。128,段苏权离开8纵,降职调任东北军区作战处处长。  

罗荣桓曾说,林彪“喜欢搞小圈子”。战争年代,林彪爱才,但亲疏有别,通常破格重用跟随多年的爱将;19495月,44军军长邓华越级提升为15兵团司令员,后来黄永胜也升任了13兵团司令员。论指挥能力和战绩,韩先楚强于邓华,更大大超过黄永胜。邓华性格刚毅、敢怒敢言,但他很知道分寸,对林彪敬畏有加。第3打四平,他2次建议,林彪都没采纳;但邓华掌握的关键信息——守敌远超林彪预计,他考虑“关于四平守备兵力,尚未经由战争实践证实,万一不是这么个情况,是要承担责任的。”17因此没向林彪提出,他没想到,这种小心、顾虑,会有此等结果。当时若将信息来源,作为参考提供,便于林彪接受,或许这个败仗可以避免。韩先楚不一样,凡涉及战斗胜负,他有想法,就一定会建言,甚至拼命苦谏。而敏感孤傲、自尊心强的林彪似乎更欣赏邓华的老成持重、知所进退(有文章说:“邓华曾两度在林彪手下任职达十年……邓华常有意见与林相左,使林深感不悦。这不符合事实)。然而,以韩先楚和黄永胜来说,林彪选黄永胜任兵团司令员,更是明显的任人唯亲。但在入朝作战前,他还是明智地建议将黄永胜换了下来。如果韩先楚是13兵团司令员,成为彭德怀的主要助手,他就有更大的可能性,让砥平里关键之战的结果翻转,那又是一个新局面。历史给韩先楚的舞台不够大,其军事才能远没有充分发挥,若林彪能唯才是举、人尽其才,重用韩先楚,我军史又将增添光彩!

2.历史的经验与教训

前些年,由于郭伯雄、徐才厚等腐败分子的祸害,严重削弱了我军的战斗力,有着光辉历史、惊人业绩的人民军队,还能不能打仗,成为十分严峻的问题。早在2012年,军委领导就指出:“我们今天关键是人的差距……是将军的差距。”将军队伍的素质决定了全军命运,进而决定了国家和民族命运,绝不可等闲视之!我们迫切需要信仰坚定、能力超群、果敢机断的血性将军早年,我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涌现出一批智勇双全的名将,他们展现的智慧、魄力和担当,世所罕见。应学习、研究他们,让当年人民军队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势早日回归!而四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杰出的2位;他们有本事、有血性、有个性,在历史上留名,为人们所敬仰。

韩先楚献身事业、痴迷打仗,他钻研战略战术,废寝忘食、如醉如痴;其技艺超群、出神入化。他非常清醒冷静,从无常胜将军的通病——骄傲、轻敌,因见过太多血的教训!好学不倦、深谋远虑,让他非常自信;以小代价获取大胜利的愿望,让他非常执着。因此,韩先楚的指挥生涯从无败绩,创造了军事奇迹;被国内军史专家公认为:“最好的前线指挥官”;18同时也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战略家”。1他英勇善战、百战百胜、战绩惊人!如,生死攸关的独树镇突围、长乐村血战,1-2扭转困局的鞍海战役、新开岭大捷,力挽狂澜的坚守南满、力谏战海南,其神来之笔:奔袭威远堡、夜袭文家台、奇袭胡家窝棚……等等。堪称我军指挥员的楷模!

邓华善于审时度势、随机应变;敢于主动寻找战机,打没有命令的胜仗。他缜密细致、独立思考、从不盲从,常以独到见解,直言相谏,推动上级优化决策。如,三战四平、攻打锦州,他主动建言献策,真知灼见、高人一筹。其后,血战四平,英勇顽强;锦州歼敌,名列榜首。中央军委电令打塘沽,战斗中,邓华机动灵活地执行命令;同时,从战役全局角度思考,精细分析利弊得失,大胆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避免了大损失,取得了好效果,得到毛泽东肯定。邓华足智多谋、骁勇善战,也是我军优秀的高级指挥员。

抗美援朝,是我军经历的第一场高度现代化的战争,是人民军队成长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志愿军从鸭绿江边开始,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打退500公里,取得了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的胜利!邓华、韩先楚辅佐彭德怀,志愿军打出了军威、张扬了国威!邓华知人善任,在出国作战的前夕,将已被叶剑英留用的洪学智挖了过来,并调来了12兵团参谋长解方;结果证明了邓华的眼光独到。彭德怀获朝鲜一级国旗勋章后说:“如果真的要论功行赏的话,得勋章的,应该是洪学智。”面对美军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洪学智组建的“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成为我军胜利的重要保障。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惊叹:“共军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惊人奇迹。”彭德怀每遇疑难军情,常会吩咐:“叫‘诸葛亮’来谈谈情况。”解方便是此“诸葛亮”,他为彭德怀出谋划策、决胜千里,功不可没。邓华全程参与抗美援朝,从志愿军入朝前的建言,到战争初期的战役策划;从战略防御阶段的出谋、决策,到指挥上甘岭战役、金城反击战;都展现出深谋远虑和卓越指挥才能,其军事成就,举世瞩目。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具有反思精神的邓华晚年,对没先打砥平里造成失利,追悔莫及。12如果他与韩先楚没有心结,关系融洽、交流顺畅,认真听取韩先楚的见解;那么,被国际军界称之为转折点的砥平里之战,就是另一种结果,抗美援朝的胜利将更加辉煌!若两人精诚团结、优势互补,那又会上演多么精彩的大戏!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我军名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的个性张扬,有的深沉内敛;但他们都是信仰坚定、勇于献身,在戎马生涯中以命相搏,置之死地而后生,历经磨砺,终成大器。战争年代,常机断专行,打无命令之胜仗的铁血战将韩先楚、邓华等人的战绩,是很好的军事研究案例;英雄们当年的经验和教训,很值得现今我军指挥人员参考、借鉴。今后的高科技战争,战场变化多端、战机稍纵即逝,军事主官必须审时度势、当机立断,才能赢得胜利。合理的机断专行,应是着眼全局、出于公心、为了胜利的明智之举;绝不是逞强好胜的个人英雄主义,更不许任性妄为、蛮干胡来,这有多少血的教训啊!令严方可肃军威,经历战争洗礼的强军铁律,塑造了许多英雄劲旅、百战名将。今天,对党忠诚、军事过硬、纪律严明,是对我军将领的基本要求;恃才傲物、随意任性,遗患无穷。如,我集团军军长精明强悍、能力超群、十分出色,却因喝酒致人死亡,又作假谎报,终被撤职。习主席批评:欺骗上级,对党不忠诚。9军报称之为“顶风违纪的典型”,这也对军队指挥员敲响了警钟。从严治军、从严治官,做到军令如山、守纪如铁,才有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战斗力。

 

参考文献

[1]  夏明星,高桃源. 从篾匠到名将——上将韩先楚传奇[].党史博采(纪实)2007(7)

[2] 百祺. 百战百胜、举世罕见的军事奇才韩先楚. (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885835.html

[3] 张正隆. 雪白血红[].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9.8

[4] 方天,常青,建华. 四野最后一战[].北京:国防大学出版社,1995.6

[5] 钟一. 《解码解放海南》——还原真实的解放海南历史. (源自《海南日报》,人民网)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3417362.html

[6] 百祺. 海南岛战役后韩先楚与邓华有何“是非”可言?(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344239.html?t=1533085116178

[7]  张正隆. 战将:韩先楚传[].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2000.8

[8] 韩先楚.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跨海之战[ N ].人民日报,1962.7.315.

[9]  金一南. 将军是如何炼成的——指挥与决胜的思考. (金一南将军讲座)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6270942750345055&wfr=spider&for=pc

[10] 百祺. 海南战役是与非:无事生非贬英雄!于心何忍?(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2/168908338.html

[11] 李伯秋,尹灿贞. 海南岛战役中的解方同志——海南岛解放45周年追忆[].党史博采1995(5)

[12] 燕昭文. 大国尊严:重述朝鲜战争的前世今生[].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5

[13]  姚联合. 彭德怀一生四大败仗之一:浴血关家垴[]. 国家人文历史,2010(20)

[14]  夏明星,陈华瑜,许大强. 邓华将军在朝鲜战场[].名人传记,2007(12)

[15]  李杰. 受林彪“特殊关照”的东野八纵司令[].湖南文史,2003(3)

[16]  权延赤.纪实文学:林彪将将.(源自《军事》,网易新闻) http://war.163.com/07/0410/14/3BNMPNUH00011232_all.html

[17]  罗印文.邓华将军传[].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5.8

[18]  陈耿韩先楚夫人忆“旋风将军:他是最好的前线指挥官. (源自《海南日报》,中新网) https://www.chinanews.com/cul/news/2010/04-26/2247868.shtml

 

武科大人1 发表于  2019-02-02 15:31:03 160字 ( 0/316)

论指挥能力和战绩,韩先楚超过邓华。邓华和刘亚楼、钟伟、陈光的指挥能力,各有千秋,因条件限制,无法比较。韩先楚和邓华长期同台献技,可以分出高低。但邓华的战绩,超过

一山二虎:四野名将韩先楚与邓华评析

百 祺

一、名将风采

红军时期,我军指挥员大刀一举,带领战士冲锋陷阵,常能打胜仗;抗战时,面对训练有素、火力强大的顽敌,便难奏效了;解放战争初期,对阵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主力时,更显双方武器装备、作战技能的差距。此时,我军能否取胜,很大程度取决于指挥水平;因此有的著名将军光芒渐暗,或销声匿迹。当年,林彪率八路军、新四军精锐进入东北,一些能征善战的虎将,便成了战争舞台的主角;而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最为突出、耀眼的名将。

1.智勇双全的邓华

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邓华远赴东北,先后任东北保安副司令员、辽西军区(后称辽吉军区)司令员。1946年邓华指挥保1旅参加秀水河子战斗、解放四平战斗和四平保卫战。l947年的春季攻势中,邓华指挥保1旅、保2旅等部,进行了4次较大的攻坚战和阻击战,歼敌4600余人。4月,保1旅、保2旅和西满独立师组成辽吉纵队(邓华纵队),邓华任司令员,辖第123师。5月,邓华率部南下作战,歼敌3个营和1个团直属队。

  19475月下旬,林彪令1纵和邓华纵队夺取孤立据点四平,当时估计陈明仁守军约1.8万人。战前,邓华下令抓连级以上的“舌头”;并归纳多方情报,分区划片、逐点计算,确认四平守军在3万人以上。邓华认为:我2个纵队攻取四平,优势不大、难有把握。故致电林彪,建议增加1个纵队,或2个师也行。林彪未置可否,只增调617师。攻打2周后,伤亡惨重;再调6纵另2个师参战,形成“添油战术”,最终功亏一篑。邓华还曾建议推迟攻击,未准。为此,林彪对邓华刮目相看。

19478月,东北民主联军整编,辽吉纵队改编为第7纵队,司令员邓华,辖第192021师。同年秋季攻势,邓华率7纵执行破路和截击新6军北返的任务;途中主动求战,力排众议,打任务外之仗,连克法库、彰武、新立屯、黑山、阜新、煤城、新丘等7城镇,歼敌3个暂编师的万余人,并顺利完成破路任务。林彪连发2次嘉奖令予以表彰!这显示了邓华善于审时度势、大胆决策的指挥才能;他对林彪的作战要求心领神会:“林总我知道,只要打了胜仗就行了,再执行命令,打不了胜仗也不行。”

19489月,中央决定,抓住有利时机,进行战略决战:以主力南下北宁线,攻占锦州,封闭东北蒋军,逐个歼灭。按“东总”攻锦部署,12个野战纵队,用2个纵队拦截锦西、葫芦岛方向援敌,5个纵队阻击沈阳援军,另1纵队围困长春;仅4个纵队攻锦。锦州有蒋军11万余人,城防工事坚固;无优势兵力难克。邓华认为,若集中兵力快速攻取锦州,打援问题也迎刃而解。邓华建议后无果。在中央军委干预下,林彪转用主力攻锦,经31小时激战拿下。原来,邓华的见解和毛泽东不谋而合。林彪当时没重视邓华的意见;邓华只是纵队司令员(军长),却有胸怀全局的战略眼光;事后,邓华在林彪心目又加了分。   

194812月,邓华受命指挥第729纵队,攻占塘沽、大沽,以切断平津之敌出海南逃通道。辽沈战役中,没控制营口,敌52军万余人海上出逃,毛泽东批评“是个不小的失着”,东野将领记忆犹新。打塘沽,是毛泽东紧盯不放的重点,邓华当然十分重视。12237纵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攻击,在平坦的盐滩上,遭受敌陆炮、舰炮密集火力的打击,伤亡千余人未果。24日,91个团攻击大沽失利,伤亡惨重;邓华下令停止攻击。他率所属3个纵队的首长至前沿考察,认为沿平坦盐滩进攻,伤亡巨大,敌有军舰接应,随时可逃,强攻得不偿失。遂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先打天津,以封锁北平之敌逃路;毛泽东回电:完全正确。攻塘沽、大沽的3个纵队中,有东野王牌的2纵,总指挥却是7纵司令员邓华;除了其资历,林彪当然还记得,邓华历次说“不”时的硬气、担当、充分的理据和后来证实的先见之明。

19495月,邓华任第4野战军第15兵团司令员,辖第434448军。其后参加了湘赣战役、广东战役。101415兵团解放了广州市。12月,邓华奉命统一指挥43军、12兵团40军等部,准备渡海解放海南岛。

2.百战百胜的韩先楚

19462月,韩先楚任南满4纵副司令员。518,我军撤离四平,损失严重,许多部队失去战斗力。中央军委急电,令辽东部队沿中长路出击,牵制敌军,解北满危局。军区首长肖华主持会议,众人面有难色,因2月的沙岭子战斗失利,大家对攻坚战缺乏信心。韩先楚主动请战;肖华大喜:好!你带4个团去打。韩先楚错愕:这打什么仗?他表示至少要2个师外加炮团,只有大打、痛打,才能将敌人从北满拉回来。肖华终下决心:行,再加2个独立团,大打!韩先楚对炮兵情有独钟,他明白,有效利用重兵器,可显著提升战力。当年在延安学习时,他花了不少精力和炮兵教员一起探讨炮兵战术、步炮协同等问题。韩先楚发起鞍海战役,攻打鞍山外围制高点神社山时,他首次用炮,一阵急速射,多发炮弹钻进山顶大碉堡,迅速拿下,全歼鞍山守敌;再克营口、大石桥。攻打海城,炮火掩护步兵,延伸射击开路,颇有章法。当大炮拉上刚占领的玉皇山,居高临下直指敌指挥所时,敌军动摇。军事施压、政策攻心,潘朔端师长宣布起义,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战场起义的先例。其后,敌人被迫从北满抽回大量兵力。一举实现了中央的意图,毛泽东发电赞扬!林彪也来电取经,了解成功的窍门。

194610月下旬,4纵司令员胡奇才试图将敌252个团诱至新开岭一举全歼。强攻不下才发现,它已是满编的3个团。25师为嫡系精锐,全美械装备,善于长途奔袭作战,号称“千里驹”,战力很强,抗战中打出了威风。力量对比,我军不占优势,骑虎难下!部分领导建议放弃,胡奇才下令撤退。韩先楚率410师从200里外日夜兼程赶回,力主打一个歼灭战。由于我军屡攻不下、伤亡很大,形成僵持。三面援敌逼进,情况危急。撤退?部队携带大批伤员,被善长奔袭、迂回的“千里驹”追着打,其结局不堪设想!继续打?敌王牌新22师一马当先,离我仅15公里;如不能速歼25师,我军极可能在各路援敌的合围中,全军覆没!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韩先楚提出改变战法,抓住最后时机取胜。他在前沿发现久攻不下的原因:炮火零打碎敲,部队随到随上,添油方式难成“拳头”。韩先楚建议各种火炮统一组织,榴弹炮和迫击炮打击山后敌预备队,野炮和山炮压制山头敌人,掩护突击队强攻老爷岭。韩先楚来到纵队炮团和军区炮团阵地,要求火炮推到距敌数百米处直瞄射击。大炮“上刺刀”,两团长兴奋不已、大开眼界!由于部署得当,炮火集中,直瞄精准命中,攻击力大增,一举歼灭了敌25师;在东北战场首创一次全歼一个精锐师的战绩,毛泽东亲自起草嘉奖电。这是我军在东北最困难时期,打得最惊险、最有震撼力的胜仗。

鞍海战役和新开岭战役,对东北战局影响较大。韩先楚在4纵有了很高的威信,将士们对他都很钦佩。此后,敌全力进攻南满;我军数万人被压缩至狭窄地带,数九寒冬、缺衣少粮、深陷困境,林彪和南满多数将领想放弃南满。在七道江会议上,韩先楚等极少数人主张坚守,他认为坚守南满虽承压极大,但可拖住敌人,为北满减压,对全局有利;两个战场密切配合、协调行动,让敌首尾不能相顾,可大量消耗敌人,有利于今后的战略反攻。陈云拍板:坚守南满!军史专家一致认为:韩先楚此时的表现,“是他由出色的战役指挥员向军事战略家迈进的标志。”1-2七道江会议后,韩先楚和政委彭嘉庆率4(司令员患病休养)主动承担了艰险的敌后作战任务。每当敌军大举进攻临江,北满我军主力便越过松花江,向南展开牵制性进攻。南满3纵则进行正面阻击、顽强抵抗。深入敌后的4纵,在敌腹地纵横驰骋、勇猛冲杀,突然袭击、拔除据点、破路毁桥,先后歼敌6000余人。我军南北呼应、内外线配合,打得敌人顾此失彼、损兵折将,3次进犯临江均未得逞。

19473月第4次临江保卫战,敌3路来犯。4纵副司令员韩先楚率1个师,配合3纵作战。3纵领导认为先打中路弱敌暂编20师最稳妥,而韩先楚想打强敌全美械装备的89师加一个团,因歼敌主力可粉碎其全面进攻。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两方案电告辽东军区,陈云、肖劲光慧眼识才,复电同意韩先楚的方案,并指定“由韩先楚统一指挥34纵作战。”配角变主角,这在我军战史上极为罕见。3纵司令员曾克林看过电报后说:老韩,我们听你的!展现了共产党人的真挚大度、高风亮节。韩先楚一反我军夜间攻击的常态,利用骄横麻痹之敌白天行进中、无工事可依,发动突袭,两个炮团的炮火将89师炸得晕头转向,子弹、手榴弹雨点般泻来。经10小时战斗,我军以伤亡近300人的代价,歼敌万余人,敌我伤亡比例为141,首创东北战场一次全歼一个整师又一个整团的范例。其他各路敌人望风而逃,至此战局扭转,我军在东北战场进入反攻。  

1947年春天,“好战分子”韩先楚率4纵主力10师,外出寻找战机,看中了梅河口守军184师,它是在鞍海战役漏网的近2个营的基础上重建的。其战斗骨干都是从精锐部队新6军和52军抽调的,一些拿排长薪金的老兵相当能打。韩先楚要进行一对一的攻坚战,连军区首长都觉得不可思议!韩先楚先以2个炮团和师属炮营的火力覆盖,用7个营的优势兵力攻击,将外围2个高地一举拿下。然而,向城内进攻并不顺利,官兵们攻城经验不足,伤亡较大。韩先楚深入一线指导,要求打红眼的营、连长保持冷静,多搞迂回,尽量不要正面强攻。其后陆续拿下火车站、铁路工厂、百货大楼等要点,仅剩敌核心工事,我军炮弹用尽。韩先楚将各机关勤杂人员补充一线部队,但不许将无弹药的炮兵当步兵用。他回指挥所途中,偶见一火车箱的敌遗弃炮弹,天助我也!一阵狂风般炮火急袭后,部队冲进了敌核心工事。最终全歼梅河口守敌7000余人,首创东北战场“一打一”的战例。

19479月韩先楚调任3纵司令员。陈云说,4纵战斗力给韩先楚带出来了,3纵是老部队,他去一定会打得更好。正值秋季攻势,政委罗舜初已拟定计划,首歼西丰之敌,再向纵深扩大战果。刚上任的韩先楚认为不妥,西丰开仗是攻坚,得不偿失;敌师部驻威远堡,守军仅一营,打此要害,所属各部必定出援,我军可半路设伏,各个击破、一并全歼。长途奔袭威远堡风险较大,因此支持者不多,两种方案相持不下,电告“东总”,林彪回复:“按先楚方案实施战斗。”韩先楚指示侦察科长,要细心勘察路况,保证炮团的骡马车辆能够通过;他要集中强大的炮火,给对手以毁灭性打击。经长途奔袭100公里,“剧情”与韩先楚“编导”的如出一辙,各部全歼,敌师长被俘。军政俱佳、常打胜仗的罗舜初对此敬佩不已!威远堡战斗后,一些国民党军敬畏地称3纵为“旋风部队”。 多年来,奇袭威远堡一直为我军事教学中的经典范例。

1947年底至1948年初的冬季攻势,3纵司令员韩先楚受命阻击沈阳出援之敌,保障兄弟部队围歼新5军。韩先楚胸怀全局,预设应变之策,有意对新5军方向,布置了一支机动部队。他紧盯敌我双方的举棋落子、盘点得失,觉得应抓住战机、速战速决;见沈阳敌军按兵不动,便急电要求加入攻击。韩先楚灵活变通,边请示、边行动,动用预设伏兵,指挥37师转身直逼新5军军部,消灭195师一部;新5军军长陈林达率43师、195师残部5千余人,退守文家台村。上级电令,次日8时,3纵和2纵联合进攻。知己知彼的韩先楚对新5军这个老对手很了解,它以能打善溜、见风使舵的滑头,而多次逃生。夜长梦多,韩先楚顿生警觉,友军未到,必须缠住、锁定新5军。韩先楚机断专行,当夜提前攻击,老谋深算的陈林达也准备半夜突围,不谋而合,比泥鳅还滑的陈林达束手就擒。

二、同台竞技

林彪以打胜仗为标准,不拘一格用人才;不屑打仗不动脑、一味莽撞硬拼的“悍将”。主帅用人的导向,再加东野(四野)有我军精锐的底子,因此,一些有天赋的指挥员在战斗中脱颖而出,成为能征善战、智勇双全的虎将,其数量远超其它各路野战军。强将手下无弱兵,有的个性突出的虎将带的部队特别能打,因此一些将士居功自傲、比较粗野。当年的东北,有几个两头冒尖的部队:打敌人凶狠,对自己人横。一些四野老人说,那是名副其实的“野”战军——野得很!他们不时与兄弟部队闹摩擦:打仗抢战利品,行军抢路,宿营抢房等等。如,东野2个“好战份子”之一的钟伟所率的25师,及616。而与这2支王牌部队“相媲美”的,还有邓华的“真能打,也真能抢”的7纵。3它以地方部队身份露面,时间不太长,就被林彪当主力用,几乎阵阵不落,7纵都是独当一面的角色。老人们都说邓华有谋略,带兵有方,看得准、打得狠,相当厉害。邓华博学多才,应该是风度谦和的儒将,但有时训人骂得狗血淋头。

邓华极有主见、性格刚烈,与另一位猛将黄永胜,是一对“冤家”。两人多次搭档,黄永胜为军事主官,邓华任政委。黄永胜高大威猛,能打敢拼,但好出风头、专横跋扈。邓华军政双全,也喜欢打仗、善于打仗。两人常意见不合、争吵不断,2次不欢而散。在后来的战斗岁月,两人均大显身手,但邓华始终技高一筹。抗美援朝,邓华取代黄永胜,带兵出征,从而达到其军事生涯的高峰。其实,真正的擂台赛主角,应是韩先楚和邓华,两人都是东野(四野)出类拔萃、战功卓著的名将,是林彪手下数一数二的干将。他们极具个性,都有大智大勇的大风范;可能是“一山二虎”的效应,邓华与之比试、较劲的意味明显。这也是一种革命英雄主义的表现,我军将士赴汤蹈火、奋勇争先的壮举,是国民党军官兵难以理解和想象的。当两英雄同台献技、展示身手时,也在我军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画面。

1.辽沈战役

19489月辽沈战役第一仗,是韩先楚、罗舜初指挥3纵、25师和炮纵攻打义县。义县城墙高大坚厚,有人建议,挖洞装炸药破城。韩先楚说用大口径榴弹炮更简单,他指点打中间靠上一点,打塌的砖石形成漫坡,方便战士冲锋,一举两得!东野炮兵专家、炮兵纵队司令员朱瑞,听得连连点头。其后4小时拿下义县,歼敌万余人。林彪称赞:这是以最短促的时间,攻歼固守坚固工事之敌的新记录。

各纵队清扫锦州外围据点时,以3攻打配水池和大疙瘩的任务,最为艰巨困难。敌自吹为“第二凡尔登”、“固若金汤”的配水池,是锦州城北高地一座钢筋水泥堡垒,周围明暗火力点密布、交通壕纵横,壕外是雷场。大疙瘩是古烽火台改造的坚固地堡;它与配水池呈犄角之势。林彪交代韩先楚:“这里是锦州的门户,不打下它,就没有攻城制高点,就拿不下锦州。”19481012凌晨,发动攻击,经一天浴血苦战,201营夺取配水池后,600多人仅剩6人。但大疙瘩未克;韩先楚亲临火线,发现其后有一条补充兵员和弹药的交通壕,派一个连侧击,断其“命脉”,一举攻占。

总攻锦州,主要突击方向为南北对攻。城北是敌防御重点,由韩先楚指挥2纵、3纵、617师和炮纵主力攻打;邓华指挥7纵、9纵和炮纵一部,突击城南;段苏权率8纵加1纵炮团,对城东进行辅助攻击。

14总攻,3纵在炮火掩护下,仅10余分钟突破城墙,接着又攻打一个又一个坚固楼房工事;会同兄弟部队摧毁了国民党东北“剿总”锦州指挥部及第6兵团司令部;范汉杰出逃,敌陷混乱、土崩瓦解。锦州31小时即告解放。3纵一路攻坚、啃硬骨头,异常艰难、伤亡惨重,歼敌1.5万余人。

邓华指挥7纵也较快突破入城,不到2小时,首先攻入敌核心阵地。敌重点设防城北,没想到城南又杀来一支主力部队,一路过关斩将、进展迅速、直捣黄龙;范汉杰措手不及、左支右绌,但大势已去、无力回天。7纵在攻锦战役中歼敌3万余人,居各攻城纵队之首7纵的战果辉煌,得益于邓华战前的细心谋划,其排兵布阵,除多消灭敌人、多缴获,还布置防兄弟部队插入、分一杯羹。战斗收尾时,旧城有敌万余,7纵拒绝别部参战,为己扩大战果。3其后,7纵参加围歼廖耀湘兵团,歼敌万余人,俘敌军长郑庭策。

辽西会战,韩先楚指挥3纵一举摧毁廖耀湘兵团通讯指挥所和3个军部,敌群龙无首、混乱不堪;10多万人马,两昼夜间全军覆没。此役韩先楚功居榜首;3纵还生擒蒋军名将廖耀湘。整个辽沈战役,3纵共歼敌3.9万余人。

2.海南岛战役

19502115兵团司令员邓华召开解放海南岛的作战会议,邓华等人提出偷渡的设想,得到大家认同。然而,对渡海运载工具和大规模作战的时机等问题,43军军长李作鹏和40军军长韩先楚争论激烈。李作鹏觉得只有装备登陆艇和机帆船,才能大打,这样风险小、把握大。韩先楚认为等装备延误战机,应尽快大举登陆,木帆船是唯一的选择。双方争执不下,林彪裁决:按李作鹏的办。4会议最终决定,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作战方针;渡海登陆工具以改装机帆船为主,渡海作战时间延长到6月,甚至是“以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5-7韩先楚觉得大量改装机帆船不现实,最后只能用木帆船。他了解到,在谷雨(4月20)前一段时间,常有北风或东北风可利用,过了谷雨便是逆风。韩先楚当机立断,违令自行部署;他和军党委统一意见,不向下传达广州会议内容,规定在3月份前,必须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工作。40军一直在抓紧作战训练,节假日也不休息。

此时,海南蒋军一面抢建海岸防线,一面组织多路优势兵力清剿我琼崖纵队。琼纵处境越来越艰难,面临生存危机。冯白驹司令员希望大军迅速渡海,或派小部队偷渡,支援他们。年初已计划43军一个团先行偷渡,一直没实现,林彪很不满意。216日,林彪召见邓华,开口就问:40军为什么不动?邓华无语,他难以解释为何坚持“43军先动,40军后动”。第二天,野司告知韩先楚:你军也可自行组织小规模偷渡,具体情况由你们酌定。4

3540军一个加强营偷渡成功。322,韩先楚要求40军提前登陆作战,与邓华发生激烈争论,林彪来电支持执行野司命令的邓华;5此后,性格刚烈的邓华留下了心结。6 4 月1 , 40军和43 军各有2批共8000 余人偷渡登上海南岛。谷雨将至,韩先楚心急如焚、朝思暮想、夜不能寐。46晚,韩先楚口授,起草了长篇电文;47凌晨,分别致电15兵团、四野、军委,5要求立即发起海南战役,并立下“军令状”:“如果43军未准备好,我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他已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就是用一个军,他也要拼死一搏全力拿下海南岛!

韩先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烈要求、犯颜苦谏,甚至越级报告;重点做了林彪的说服工作:继续偷渡,风险增大;船只有去无回,难以为继。如错过谷雨,海南解放将长期拖延,后果难料。林彪终于被打动了,当即批示“按先楚同志意见办!”毛主席也表示同意。68-9410日,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告知15兵团立即实施。6943军措手不及,改变计划,尽全力也只能勉强保障近2个团渡海。因韩先楚的远见卓识、机断专行,40军有6个团参战,这才保障了足够的兵力。4161930分,12兵团副司令员、40军军长韩先楚和解方(40军第一副军长)领军,乘木帆船出征,率先成功登陆,突破敌军防线。

毛泽东基于金门岛失利的教训,指示登岛部队中要有统一指挥2个军的指挥官。韩先楚随军登岛,现场指挥、临机应变,这最有利于战役的胜利;他是兵团指挥员,理应全权指挥。邓华没有执行毛泽东的指示,他掌控一切,隔海遥控、发号施令,事后引起一些议论。5710有文章回忆“在登陆战役中由于种种原因, 四十军军部除与上级指挥部和琼崖纵队沟通了横向联系外, 与其它兄弟部队, 特别是与四十三军登陆部队却没有沟通电台联系。”11战斗中,40军与43军不能直接联系,不了解对方战况,实际影响协作、徒增伤亡;其间,43军登陆部队深陷重围,正在拼死抵抗,40军却毫不知情。韩先楚是经过分析、研究,才得出了准确的判断,取得了战斗的主动权。8

海南全岛解放的日子是195051日;其后不到2个月,625日朝鲜战争爆发,627日美国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此前,韩先楚并不知琼州海峡有强敌封锁的危险,但他明白拖延的风险难测;岛上我军(偷渡部队和琼崖纵队) 3万余人6的安危,也让他寝食不安!正是韩先楚的军事战略家眼光、锲而不舍地拼命苦谏,才使新中国避免了一次重大的挫折!

  3.抗美援朝

19506月,朝鲜战争爆发。为防不测,中央决定以战略预备队四野13兵团为主,组建边防军。林彪、罗荣桓提议由邓华取代黄永胜担任该兵团司令员,最终15兵团司令部与13兵团司令部对换。1950101913兵团入朝,邓华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是彭德怀司令员的主要副手。邓华、洪学智(副司令员)提出先头 4 个军一起入朝,再调一个军维护后方;彭德怀赞同,中央批准后,还安排了其他后续部队。这使我军形成了有力“拳头”,取得初战的一个又一个胜利。

195010月,韩先楚参加抗美援朝,先后任志愿军副司令员、19兵团司令员;从第一次战役到第四次战役,韩先楚都在前线指挥作战。第一次战役,他指挥部队连续突袭、攻其不备,对冒进之敌以迎头痛击。1113,研究第二次战役的作战方案,韩先楚提出以德川为突破口,用3个军出击,断敌退路,配合正面各军夹击敌人。邓华不以为然:应避强击弱,在东线围点打援,运动歼敌。他质疑:前后各3个军,兵力平分,若穿插不进怎么办?韩先楚回应:3个军还插不进去?我用2个军,保证打进去!最后,彭德怀选定韩先楚的方案。

1125黄昏,韩先楚指挥3842军出其不意对德川、宁远韩国7师、8师发起攻击,歼敌大部。美国媒体惊呼:“大韩民国军队第2军被歼灭,业已被完全消灭不复存在。”韩军迅速崩溃,美军主力右翼暴露,韩先楚意识到,必须抢先断敌退路,否则机械化之敌会逃之夭夭。他当机立断,指挥38军主力向军隅里攻进,113长途奔袭、大胆穿插敌后三所里,同时抢占龙源里,切断了敌退路。11314小时前进725公里(地图直线距离,实际山路更长),创造了步兵进攻战的奇迹!其后,我军多路出击,敌军全线动摇、崩溃,10天败退300多公里,逃至三八线以南,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溃逃中翻车身亡;美报刊称这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38军因此被彭德怀誉为“万岁军”,并称韩先楚是“万岁军”的“运筹人”。

123117时,第三次战役打响,韩先楚指挥主攻方向的西线4个军和人民军1军团,突破“三八”线防御阵地,直取汉城,其后打到“三七线”。在追歼逃敌的过程中,韩先楚发现,新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放弃汉城后,是有计划后撤,每天只撤2025公里,算好为我军一夜行程,以保持接触;企图待我补给不足的疲惫之师深入后,择机杀回马枪。韩先楚深窥其奸,见好就收;他报告了彭德怀,并建议收兵。195118,韩先楚在汉城宣布第三次战役结束。125趁志愿军急需休整、补充的时刻,李奇微发动大规模反攻。形势极为不利,韩先楚认为难以直接粉碎敌进攻,应利用有利阵地消耗敌人,寻找战机。他将此想法报告彭德怀,得到认可。我军第四次战役采用“西顶东放”方案,即韩先楚率部在西线顶住敌军主力,待东线敌人深入、突出后,邓华率我军主力择机歼敌,以反击、粉碎敌进攻。

天下没攻不破的防线,面对火力强度高出几十倍的强敌,大规模防御是自寻绝路,世界无成功先例。只有中国军人,才能创造奇迹!韩先楚探索了现代战争条件下运动防御的新战术,取得了成功的范例。他深入防御阵地,指导兵力、火力布置,战斗中不断总结经验,修正、完善。韩先楚创造性地采用了“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火炮疏散配置、阵地机动防守、各部逐次抗击等策略,并使用分散隐蔽、靠近突袭、夜间反击等机动灵活的战术,有效地杀伤了敌人。防御战异常惨烈,我一个团级阵地,每天承受数万发炮弹,敌机地毯式轰炸,连小石块都炸成粉末。志愿军以血肉之躯,抗击敌钢铁洪流;节节抵抗,有效地阻滞了美军;战至27,敌14个昼夜仅推进18公里。此时,东线之敌进入砥平里、横城一线,态势突出、翼侧暴露;战机显现。

邓华想先打横城,他觉得:砥平里美军战力较强,有工事,不易分割歼灭,容易打成黏糊战。横城韩军战力不强,可速歼。韩先楚建议先打砥平里,他认为:从战略角度看,砥平里属枢纽,一旦攻占,敌将全线动摇;打横城消灭韩军,对全局影响甚微。彭德怀举棋不定,8日下午,他决定先打砥平里,深夜又觉打横城有把握。9 日晚,韩先楚来电,再次力主先打砥平里;彭德怀给邓华发电,先打砥平里。其后,他又顾虑是否干预前线指挥员过多?便致电邓华:“究竟如何打法,由你最后决定”。7邓华当然用自己的方案,先打横城。

11日发起的横城反击战,我军宰获颇丰,歼敌12万余人。13日夜,邓华指挥攻击砥平里;由于对敌情判断失误,仓促上阵、兵分多头、协同不利,又缺少炮火支援(40军军长温玉成称之:“没有协同的乱仗!”);志愿军战士英勇无比、舍命拼杀,曾一度即将突破,最终功亏一篑,战斗失败。东线反击未达目的,西线阻击已无意义;我军撤离汉城、撤过汉江,全线转入防御,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失利;这也给第五次战役埋下了隐患。砥平里之战使美军了解到,志愿军火力弱、持续力差等弱点。美军改进战术,整建制部队再被围,便用装甲车辆形成环形防御,再以强大的地面、空中火力反击,使我军进攻难以为继。《美国第8军简史》称:“第2师在砥平里的英勇坚守后来证明是挡住共产党进攻的转折点。”韩先楚痛心疾首!他认为,如果先打砥平里,我军蓄势待发、全力以赴,又有炮火掩护,一定能打下砥平里(何况“没有协同的乱仗”,都差一点成功!),可粉碎敌攻势;敌将难以窥透我虚实,形势会对我有利!邓华对“打砥平里指挥上的失误”,向志愿军司令部作了检讨,并通告各军。晚年的邓华对砥平里之战又有新认识,他认为韩先楚的判断正确,砥平里难打,却是打七寸、打要害!横城歼敌虽多,只是打屁股,并不致命。他还将此作为一生中的几大军事决策失误之一。12

第五次战役的战前讨论中,洪学智说:“我主张把敌人放到金化、铁原地区再打……拦腰一截,容易解决问题。”彭德怀顾虑敌坦克进入平原不好对付,主张在金化、铁原以南大打。洪学智却反对;邓华、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也都认可洪学智的打法(前线的韩先楚也与洪学智一致)。见大家都不支持,彭德怀不悦:“这个仗你们到底打不打?”会议不欢而散。洪学智深感不安!他曾任四野王牌43军军长,后为邓华的副手,两人配合默契。洪学智为人忠厚、耿直,作战有勇有谋,责任心很强。他以“参谋有3次建议权”为由,第3次劝说彭德怀:“我们打出去……是靠两条腿,敌人是坐汽车跑。我们的人又疲劳,地形又不熟,追不上敌人的汽车!另外,打远了怎么供应呀,供应线也接不上呀!”彭德怀不做声,但决心不变。邓华也企图最后补救,他提出“各兵团小的穿插,打多少算多少,然后再向敌纵深穿插”的稳妥战法,这实际上是间接否定彭德怀的大规模穿插,最终也没被接受。彭德怀下了决心的事,旁人很难让其改弦易辙。当年让他后悔的关家瑙战斗,就是在盛怒之下,不听任何劝告,不顾伤亡、不惜代价,一定要就地消灭日军冈崎大队,“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关家垴!13仿佛是历史的重演,第五次战役失利,彭德怀追悔莫及,并认为这是他一生中四次军事错误之一。12为此,他感叹:“不听邓华言,吃亏在眼前。”“洪学智的意见是对的。”

由于美军的胡搅蛮缠,停战谈判毫无进展。1951724日,彭德怀向中央军委报告,拟以军事胜利配合谈判;后准备13个军和人民军4个军用于反击作战,定于910日发动第六次战役。820日,在开城谈判的邓华和解方联名给彭德怀发电报,认为敌已建大纵深的现代立体防御系统,此时大举攻坚,对我极端不利;建议不发动第六次战役,而待敌离开坚固阵地向我进攻,志愿军以逸待劳,可大量杀伤其有生力量。最终,毛泽东采纳了邓华、解方的建议。果然,敌人于1951年夏秋季发动大规模进攻,我军依托野战工事抗击、择机战术反击,取得歼敌15.7万余人的重大胜利。各国军事评论家都对此临机应变、转攻为守的策略调整,给予很高评价!14

    19519月,根据毛泽东“决不允许敌人在西海岸登陆”的要求,韩先楚被委以重任,成为西海岸指挥所司令员。在他的指导下,西海岸构筑了坚固工事,拟订了完整作战方案,防御能力大为增强。19528月,韩先楚调任第19兵团司令员,指挥秋季反击战。不久,因病情加重,奉调回国治疗。

19535月中旬,我军发起夏季反击战役,歼敌4.5万多人。以打促谈,产生效果;6月中旬,停战协议基本达成。突然,韩国当局扣留朝鲜人民军战俘,叫嚣“北进”、“单独干”,明目张胆地破坏停战协议。代理司令员邓华拍案而起,对副司令员杨得志说:“看样子还得给李承晚点苦头吃才行!”他盯上了韩军占据的突出部,打掉它,可将实际停火线拉直。毛泽东同意:再打一仗“极为必要”。金城战役于713夜打响,志愿军以6个军向韩军4个师发起攻击,1小时内全面突破25公里正面防区,歼敌大部。随后,又打退美韩军7个师的大小反扑1000余次,至727停战时止,各战线共歼敌7.8万余人,我军防线向南推进178平方公里。金城反击战胜利后,邓华正式出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三、讨论

1.名将炼成及环境因素

要深入地了解、研究四野(东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绕不开四野(东野)主帅林彪;在他们功成名就的道路上,林彪是一个重要的带头人。韩先楚一生都痴迷于打仗,他不放过任何机会、向任何人学习相关知识;早年研究平型关伏击战下的工夫,无人可及。东北战场的交往,他对林彪那种随机应变的指挥才能和不拘一格的大将风度非常佩服。韩先楚足智多谋、骁勇善战、连战连捷;林彪也是由衷赞许。辽沈战役关键之仗——打锦州,从头至尾,韩先楚都是承担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的最艰巨任务,他自认为是林彪的信任。邓华跟随林彪多年,通过耳濡目染及林彪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聪明过人的邓华学到了不少真本事;他在东北战场开始扬名,仗越打越好。林彪尤其注重中高级指挥员的培养,多次亲自授课,将其战术思想进行灌输,并在战斗中检验、提高、完善。秀水河子战斗首次试用“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获得成功。其后,他对战术研究抓得更紧,对指挥员的要求不断提高;如,三下江南战斗,部队到位20分钟,就必须报告现场地形、当面敌情;逼着指挥员学习战术、用脑打仗。跟不上者让位,去二线部队。林彪为有悟性、灵性的战将提供了充分施展的空间,邓华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锤炼成钢,在众多虎将中脱颖而出。     

林彪甚至提倡:“要敢于打违抗命令的胜仗,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三次违抗命令。”1948年初,钟伟由师长破格提拔为12纵队司令员。后来钟伟更加“疯狂”,辽西会战时,钟伟连违中央军委和东野总部2道命令,擅自突袭沈阳;其手下1个师拒绝跟随,钟伟就以手头的2万人,打进了有10余万守敌的沈阳,吓得林彪赶忙调兵接应,结果辽沈战役提前结束。对林彪号召积极的机断专行,能够大胆响应、努力实行、最为突出的,是钟伟、韩先楚和邓华;因此也有了不少脍炙人口、经久不衰的传奇故事、惊世壮举!但也有例外,陈光也是一位打违抗命令之胜仗的东野虎将;他性格强悍、我行我素,能征善战、个人英雄主义突出1946411,林彪回复中央,对打长春“无甚大把握”。418陈光攻克长春,让林彪极为难堪。其后在停战期间,陈光未经林彪同意,又发起新站、拉法战斗,虽取得军事胜利,却造成政治被动。他多次公然违背林彪的命令,后在林彪的打压下,最终离开部队。

林彪后为东北军政主管,其智慧、魄力、见识,确实高人一等。陈云认为,避免锦州决战和果断从四平撤退,是林彪挽救东北危局的明智之举。其后,林彪大抓根据地建设、剿匪、土改,赢得了民心、巩固了政权;他对部队进行整编、训练战斗力迅速提高;这为胜利打下了基础。回看历史,军事战略家林彪的业绩辉煌,功不可没!另一面,林彪孤傲、深沉,其记恨、不饶人的特点,在战争年代也有所显露;这为他后来参与政治斗争的晚年悲剧,埋下了伏笔。当年,冀察热辽军区因8纵司令员黄永胜工作粗疏、生活不检点等原因,再三要求由段苏权替换,林彪迫不得已点头;后来他对段苏权大加“关照”,最终爱将黄永胜恢复原职。林彪心机之深、手段之辣,初显未来“大政治家”的身手,让领教者惊诧不已、有苦难言!

1948926凌晨3时,东野总部电令8纵:攻占机场,阻敌援锦。但天亮才见到指令的8纵首长们知道,8纵处的城东机场已废弃,9纵附近城西机场在用,顿时产生疑惑:心细如针的林彪舍近求远、违背用兵常识,8纵奔袭几十里,越过9纵驻地去作战?正在大家争论不休时,催促电话到了,一阵训斥后,改派9纵攻打机场。敌已空运锦州2个团(林彪给军委报告夸大为2个师)8纵、9纵都通报批评,毛泽东也表示不满。15锦州,林彪交代段苏权:“你们纵队的任务是钳制敌人,你们吸引的敌人越多,挨的炮弹越多,你们完成的任务就越好!”南北对进的主攻方向, 4个纵队加1个师和炮兵纵队、战车团打西城,共有各种口径火炮约900门。8纵单独打东城,仅有1个山炮营40门小口径火炮;原配属有1纵炮团,因大河涨水、道路泥泞,战前赶到部分重炮,却没有炮弹。锦州东面也是敌防御重点,开战后,8纵的小口径炮无法摧毁敌坚固工事,段苏权严令炮兵抵近射击,掩护突击队连续爆破,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攻占了敌“剿总”锦州前进指挥所,歼敌万余,93军军长。8与我军主攻方向兵力、火力相差如此悬殊,仅6小时突破,并取得相当不错的战绩。林彪无视自己的作战要求和8纵血拼战果,在战斗过程中、向军委报告中,多次指责“8纵进展迟缓”。对林彪出尔反尔的“特殊关照”,一些8纵将领怨声载道,段苏权忍辱负重立即制止。16辽西会战,8纵阻截廖耀湘兵团,促使其全军覆没。林彪报告军委,谎称廖兵团是被我辽南独立2师在台安阻截;他几次电报批评8纵没完成阻截任务。然而,廖耀湘撰文:“向营口撤退之路在大虎山以南被截断了(822师位于大虎山以南)1025,第49军从半拉门地区出发……在通过大虎山以南地区被解放军包围……退营口之路被关闭了。”第49军军长郑庭芨撰文:“25日拂晓,我在半拉门仍然命令第49军依计划向营口前进,不料部队刚刚前进不到10华里地区,第105师的1个步兵团在六间房以南被解放军包围,失去联络。”郑庭芨给段苏权的信中说:“第8纵队在六间房战斗的胜利,使国民党廖耀湘兵团向营口撤退计划完全失败”。15-16辽南独立2师长左叶回忆文章说:“1025中午……苏静同志布置任务之后,一直等到独立2师从盘山出发,确信情况不会再有变化才登车返回‘野司’。”16可见,1025上午8点,8纵在六间房堵住廖兵团时,辽南独立2师还在遥远的盘山。128,段苏权离开8纵,降职调任东北军区作战处处长。  

罗荣桓曾说,林彪“喜欢搞小圈子”。战争年代,林彪爱才,但亲疏有别,通常破格重用跟随多年的爱将;19495月,44军军长邓华越级提升为15兵团司令员,后来黄永胜也升任了13兵团司令员。论指挥能力和战绩,韩先楚强于邓华,更大大超过黄永胜。邓华性格刚毅、敢怒敢言,但他很知道分寸,对林彪敬畏有加。第3打四平,他2次建议,林彪都没采纳;但邓华掌握的关键信息——守敌远超林彪预计,他考虑“关于四平守备兵力,尚未经由战争实践证实,万一不是这么个情况,是要承担责任的。”17因此没向林彪提出,他没想到,这种小心、顾虑,会有此等结果。当时若将信息来源,作为参考提供,便于林彪接受,或许这个败仗可以避免。韩先楚不一样,凡涉及战斗胜负,他有想法,就一定会建言,甚至拼命苦谏。而敏感孤傲、自尊心强的林彪似乎更欣赏邓华的老成持重、知所进退(有文章说:“邓华曾两度在林彪手下任职达十年……邓华常有意见与林相左,使林深感不悦。这不符合事实)。然而,以韩先楚和黄永胜来说,林彪选黄永胜任兵团司令员,更是明显的任人唯亲。但在入朝作战前,他还是明智地建议将黄永胜换了下来。如果韩先楚是13兵团司令员,成为彭德怀的主要助手,他就有更大的可能性,让砥平里关键之战的结果翻转,那又是一个新局面。历史给韩先楚的舞台不够大,其军事才能远没有充分发挥,若林彪能唯才是举、人尽其才,重用韩先楚,我军史又将增添光彩!

2.历史的经验与教训

前些年,由于郭伯雄、徐才厚等腐败分子的祸害,严重削弱了我军的战斗力,有着光辉历史、惊人业绩的人民军队,还能不能打仗,成为十分严峻的问题。早在2012年,军委领导就指出:“我们今天关键是人的差距……是将军的差距。”将军队伍的素质决定了全军命运,进而决定了国家和民族命运,绝不可等闲视之!我们迫切需要信仰坚定、能力超群、果敢机断的血性将军早年,我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涌现出一批智勇双全的名将,他们展现的智慧、魄力和担当,世所罕见。应学习、研究他们,让当年人民军队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势早日回归!而四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杰出的2位;他们有本事、有血性、有个性,在历史上留名,为人们所敬仰。

韩先楚献身事业、痴迷打仗,他钻研战略战术,废寝忘食、如醉如痴;其技艺超群、出神入化。他非常清醒冷静,从无常胜将军的通病——骄傲、轻敌,因见过太多血的教训!好学不倦、深谋远虑,让他非常自信;以小代价获取大胜利的愿望,让他非常执着。因此,韩先楚的指挥生涯从无败绩,创造了军事奇迹;被国内军史专家公认为:“最好的前线指挥官”;18同时也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战略家”。1他英勇善战、百战百胜、战绩惊人!如,生死攸关的独树镇突围、长乐村血战,1-2扭转困局的鞍海战役、新开岭大捷,力挽狂澜的坚守南满、力谏战海南,其神来之笔:奔袭威远堡、夜袭文家台、奇袭胡家窝棚……等等。堪称我军指挥员的楷模!

邓华善于审时度势、随机应变;敢于主动寻找战机,打没有命令的胜仗。他缜密细致、独立思考、从不盲从,常以独到见解,直言相谏,推动上级优化决策。如,三战四平、攻打锦州,他主动建言献策,真知灼见、高人一筹。其后,血战四平,英勇顽强;锦州歼敌,名列榜首。中央军委电令打塘沽,战斗中,邓华机动灵活地执行命令;同时,从战役全局角度思考,精细分析利弊得失,大胆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避免了大损失,取得了好效果,得到毛泽东肯定。邓华足智多谋、骁勇善战,也是我军优秀的高级指挥员。

抗美援朝,是我军经历的第一场高度现代化的战争,是人民军队成长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志愿军从鸭绿江边开始,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打退500公里,取得了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的胜利!邓华、韩先楚辅佐彭德怀,志愿军打出了军威、张扬了国威!邓华知人善任,在出国作战的前夕,将已被叶剑英留用的洪学智挖了过来,并调来了12兵团参谋长解方;结果证明了邓华的眼光独到。彭德怀获朝鲜一级国旗勋章后说:“如果真的要论功行赏的话,得勋章的,应该是洪学智。”面对美军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洪学智组建的“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成为我军胜利的重要保障。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惊叹:“共军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惊人奇迹。”彭德怀每遇疑难军情,常会吩咐:“叫‘诸葛亮’来谈谈情况。”解方便是此“诸葛亮”,他为彭德怀出谋划策、决胜千里,功不可没。邓华全程参与抗美援朝,从志愿军入朝前的建言,到战争初期的战役策划;从战略防御阶段的出谋、决策,到指挥上甘岭战役、金城反击战;都展现出深谋远虑和卓越指挥才能,其军事成就,举世瞩目。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具有反思精神的邓华晚年,对没先打砥平里造成失利,追悔莫及。12如果他与韩先楚没有心结,关系融洽、交流顺畅,认真听取韩先楚的见解;那么,被国际军界称之为转折点的砥平里之战,就是另一种结果,抗美援朝的胜利将更加辉煌!若两人精诚团结、优势互补,那又会上演多么精彩的大戏!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我军名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的个性张扬,有的深沉内敛;但他们都是信仰坚定、勇于献身,在戎马生涯中以命相搏,置之死地而后生,历经磨砺,终成大器。战争年代,常机断专行,打无命令之胜仗的铁血战将韩先楚、邓华等人的战绩,是很好的军事研究案例;英雄们当年的经验和教训,很值得现今我军指挥人员参考、借鉴。今后的高科技战争,战场变化多端、战机稍纵即逝,军事主官必须审时度势、当机立断,才能赢得胜利。合理的机断专行,应是着眼全局、出于公心、为了胜利的明智之举;绝不是逞强好胜的个人英雄主义,更不许任性妄为、蛮干胡来,这有多少血的教训啊!令严方可肃军威,经历战争洗礼的强军铁律,塑造了许多英雄劲旅、百战名将。今天,对党忠诚、军事过硬、纪律严明,是对我军将领的基本要求;恃才傲物、随意任性,遗患无穷。如,我集团军军长精明强悍、能力超群、十分出色,却因喝酒致人死亡,又作假谎报,终被撤职。习主席批评:欺骗上级,对党不忠诚。9军报称之为“顶风违纪的典型”,这也对军队指挥员敲响了警钟。从严治军、从严治官,做到军令如山、守纪如铁,才有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战斗力。

 

参考文献

[1]  夏明星,高桃源. 从篾匠到名将——上将韩先楚传奇[].党史博采(纪实)2007(7)

[2] 百祺. 百战百胜、举世罕见的军事奇才韩先楚. (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885835.html

[3] 张正隆. 雪白血红[].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9.8

[4] 方天,常青,建华. 四野最后一战[].北京:国防大学出版社,1995.6

[5] 钟一. 《解码解放海南》——还原真实的解放海南历史. (源自《海南日报》,人民网)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3417362.html

[6] 百祺. 海南岛战役后韩先楚与邓华有何“是非”可言?(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344239.html?t=1533085116178

[7]  张正隆. 战将:韩先楚传[].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2000.8

[8] 韩先楚.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跨海之战[ N ].人民日报,1962.7.315.

[9]  金一南. 将军是如何炼成的——指挥与决胜的思考. (金一南将军讲座)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6270942750345055&wfr=spider&for=pc

[10] 百祺. 海南战役是与非:无事生非贬英雄!于心何忍?(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2/168908338.html

[11] 李伯秋,尹灿贞. 海南岛战役中的解方同志——海南岛解放45周年追忆[].党史博采1995(5)

[12] 燕昭文. 大国尊严:重述朝鲜战争的前世今生[].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5

[13]  姚联合. 彭德怀一生四大败仗之一:浴血关家垴[]. 国家人文历史,2010(20)

[14]  夏明星,陈华瑜,许大强. 邓华将军在朝鲜战场[].名人传记,2007(12)

[15]  李杰. 受林彪“特殊关照”的东野八纵司令[].湖南文史,2003(3)

[16]  权延赤.纪实文学:林彪将将.(源自《军事》,网易新闻) http://war.163.com/07/0410/14/3BNMPNUH00011232_all.html

[17]  罗印文.邓华将军传[].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5.8

[18]  陈耿韩先楚夫人忆“旋风将军:他是最好的前线指挥官. (源自《海南日报》,中新网) https://www.chinanews.com/cul/news/2010/04-26/2247868.shtml

 

c360 发表于  2019-02-10 20:16:09 48字 ( 0/7)

老师:我已到你说的 “武科大人1的博客” 逛了一遍,请教了几个问题,希望你有时间解答一下。谢谢!

一山二虎:四野名将韩先楚与邓华评析

百 祺

一、名将风采

红军时期,我军指挥员大刀一举,带领战士冲锋陷阵,常能打胜仗;抗战时,面对训练有素、火力强大的顽敌,便难奏效了;解放战争初期,对阵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主力时,更显双方武器装备、作战技能的差距。此时,我军能否取胜,很大程度取决于指挥水平;因此有的著名将军光芒渐暗,或销声匿迹。当年,林彪率八路军、新四军精锐进入东北,一些能征善战的虎将,便成了战争舞台的主角;而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最为突出、耀眼的名将。

1.智勇双全的邓华

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邓华远赴东北,先后任东北保安副司令员、辽西军区(后称辽吉军区)司令员。1946年邓华指挥保1旅参加秀水河子战斗、解放四平战斗和四平保卫战。l947年的春季攻势中,邓华指挥保1旅、保2旅等部,进行了4次较大的攻坚战和阻击战,歼敌4600余人。4月,保1旅、保2旅和西满独立师组成辽吉纵队(邓华纵队),邓华任司令员,辖第123师。5月,邓华率部南下作战,歼敌3个营和1个团直属队。

  19475月下旬,林彪令1纵和邓华纵队夺取孤立据点四平,当时估计陈明仁守军约1.8万人。战前,邓华下令抓连级以上的“舌头”;并归纳多方情报,分区划片、逐点计算,确认四平守军在3万人以上。邓华认为:我2个纵队攻取四平,优势不大、难有把握。故致电林彪,建议增加1个纵队,或2个师也行。林彪未置可否,只增调617师。攻打2周后,伤亡惨重;再调6纵另2个师参战,形成“添油战术”,最终功亏一篑。邓华还曾建议推迟攻击,未准。为此,林彪对邓华刮目相看。

19478月,东北民主联军整编,辽吉纵队改编为第7纵队,司令员邓华,辖第192021师。同年秋季攻势,邓华率7纵执行破路和截击新6军北返的任务;途中主动求战,力排众议,打任务外之仗,连克法库、彰武、新立屯、黑山、阜新、煤城、新丘等7城镇,歼敌3个暂编师的万余人,并顺利完成破路任务。林彪连发2次嘉奖令予以表彰!这显示了邓华善于审时度势、大胆决策的指挥才能;他对林彪的作战要求心领神会:“林总我知道,只要打了胜仗就行了,再执行命令,打不了胜仗也不行。”

19489月,中央决定,抓住有利时机,进行战略决战:以主力南下北宁线,攻占锦州,封闭东北蒋军,逐个歼灭。按“东总”攻锦部署,12个野战纵队,用2个纵队拦截锦西、葫芦岛方向援敌,5个纵队阻击沈阳援军,另1纵队围困长春;仅4个纵队攻锦。锦州有蒋军11万余人,城防工事坚固;无优势兵力难克。邓华认为,若集中兵力快速攻取锦州,打援问题也迎刃而解。邓华建议后无果。在中央军委干预下,林彪转用主力攻锦,经31小时激战拿下。原来,邓华的见解和毛泽东不谋而合。林彪当时没重视邓华的意见;邓华只是纵队司令员(军长),却有胸怀全局的战略眼光;事后,邓华在林彪心目又加了分。   

194812月,邓华受命指挥第729纵队,攻占塘沽、大沽,以切断平津之敌出海南逃通道。辽沈战役中,没控制营口,敌52军万余人海上出逃,毛泽东批评“是个不小的失着”,东野将领记忆犹新。打塘沽,是毛泽东紧盯不放的重点,邓华当然十分重视。12237纵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攻击,在平坦的盐滩上,遭受敌陆炮、舰炮密集火力的打击,伤亡千余人未果。24日,91个团攻击大沽失利,伤亡惨重;邓华下令停止攻击。他率所属3个纵队的首长至前沿考察,认为沿平坦盐滩进攻,伤亡巨大,敌有军舰接应,随时可逃,强攻得不偿失。遂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先打天津,以封锁北平之敌逃路;毛泽东回电:完全正确。攻塘沽、大沽的3个纵队中,有东野王牌的2纵,总指挥却是7纵司令员邓华;除了其资历,林彪当然还记得,邓华历次说“不”时的硬气、担当、充分的理据和后来证实的先见之明。

19495月,邓华任第4野战军第15兵团司令员,辖第434448军。其后参加了湘赣战役、广东战役。101415兵团解放了广州市。12月,邓华奉命统一指挥43军、12兵团40军等部,准备渡海解放海南岛。

2.百战百胜的韩先楚

19462月,韩先楚任南满4纵副司令员。518,我军撤离四平,损失严重,许多部队失去战斗力。中央军委急电,令辽东部队沿中长路出击,牵制敌军,解北满危局。军区首长肖华主持会议,众人面有难色,因2月的沙岭子战斗失利,大家对攻坚战缺乏信心。韩先楚主动请战;肖华大喜:好!你带4个团去打。韩先楚错愕:这打什么仗?他表示至少要2个师外加炮团,只有大打、痛打,才能将敌人从北满拉回来。肖华终下决心:行,再加2个独立团,大打!韩先楚对炮兵情有独钟,他明白,有效利用重兵器,可显著提升战力。当年在延安学习时,他花了不少精力和炮兵教员一起探讨炮兵战术、步炮协同等问题。韩先楚发起鞍海战役,攻打鞍山外围制高点神社山时,他首次用炮,一阵急速射,多发炮弹钻进山顶大碉堡,迅速拿下,全歼鞍山守敌;再克营口、大石桥。攻打海城,炮火掩护步兵,延伸射击开路,颇有章法。当大炮拉上刚占领的玉皇山,居高临下直指敌指挥所时,敌军动摇。军事施压、政策攻心,潘朔端师长宣布起义,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战场起义的先例。其后,敌人被迫从北满抽回大量兵力。一举实现了中央的意图,毛泽东发电赞扬!林彪也来电取经,了解成功的窍门。

194610月下旬,4纵司令员胡奇才试图将敌252个团诱至新开岭一举全歼。强攻不下才发现,它已是满编的3个团。25师为嫡系精锐,全美械装备,善于长途奔袭作战,号称“千里驹”,战力很强,抗战中打出了威风。力量对比,我军不占优势,骑虎难下!部分领导建议放弃,胡奇才下令撤退。韩先楚率410师从200里外日夜兼程赶回,力主打一个歼灭战。由于我军屡攻不下、伤亡很大,形成僵持。三面援敌逼进,情况危急。撤退?部队携带大批伤员,被善长奔袭、迂回的“千里驹”追着打,其结局不堪设想!继续打?敌王牌新22师一马当先,离我仅15公里;如不能速歼25师,我军极可能在各路援敌的合围中,全军覆没!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韩先楚提出改变战法,抓住最后时机取胜。他在前沿发现久攻不下的原因:炮火零打碎敲,部队随到随上,添油方式难成“拳头”。韩先楚建议各种火炮统一组织,榴弹炮和迫击炮打击山后敌预备队,野炮和山炮压制山头敌人,掩护突击队强攻老爷岭。韩先楚来到纵队炮团和军区炮团阵地,要求火炮推到距敌数百米处直瞄射击。大炮“上刺刀”,两团长兴奋不已、大开眼界!由于部署得当,炮火集中,直瞄精准命中,攻击力大增,一举歼灭了敌25师;在东北战场首创一次全歼一个精锐师的战绩,毛泽东亲自起草嘉奖电。这是我军在东北最困难时期,打得最惊险、最有震撼力的胜仗。

鞍海战役和新开岭战役,对东北战局影响较大。韩先楚在4纵有了很高的威信,将士们对他都很钦佩。此后,敌全力进攻南满;我军数万人被压缩至狭窄地带,数九寒冬、缺衣少粮、深陷困境,林彪和南满多数将领想放弃南满。在七道江会议上,韩先楚等极少数人主张坚守,他认为坚守南满虽承压极大,但可拖住敌人,为北满减压,对全局有利;两个战场密切配合、协调行动,让敌首尾不能相顾,可大量消耗敌人,有利于今后的战略反攻。陈云拍板:坚守南满!军史专家一致认为:韩先楚此时的表现,“是他由出色的战役指挥员向军事战略家迈进的标志。”1-2七道江会议后,韩先楚和政委彭嘉庆率4(司令员患病休养)主动承担了艰险的敌后作战任务。每当敌军大举进攻临江,北满我军主力便越过松花江,向南展开牵制性进攻。南满3纵则进行正面阻击、顽强抵抗。深入敌后的4纵,在敌腹地纵横驰骋、勇猛冲杀,突然袭击、拔除据点、破路毁桥,先后歼敌6000余人。我军南北呼应、内外线配合,打得敌人顾此失彼、损兵折将,3次进犯临江均未得逞。

19473月第4次临江保卫战,敌3路来犯。4纵副司令员韩先楚率1个师,配合3纵作战。3纵领导认为先打中路弱敌暂编20师最稳妥,而韩先楚想打强敌全美械装备的89师加一个团,因歼敌主力可粉碎其全面进攻。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两方案电告辽东军区,陈云、肖劲光慧眼识才,复电同意韩先楚的方案,并指定“由韩先楚统一指挥34纵作战。”配角变主角,这在我军战史上极为罕见。3纵司令员曾克林看过电报后说:老韩,我们听你的!展现了共产党人的真挚大度、高风亮节。韩先楚一反我军夜间攻击的常态,利用骄横麻痹之敌白天行进中、无工事可依,发动突袭,两个炮团的炮火将89师炸得晕头转向,子弹、手榴弹雨点般泻来。经10小时战斗,我军以伤亡近300人的代价,歼敌万余人,敌我伤亡比例为141,首创东北战场一次全歼一个整师又一个整团的范例。其他各路敌人望风而逃,至此战局扭转,我军在东北战场进入反攻。  

1947年春天,“好战分子”韩先楚率4纵主力10师,外出寻找战机,看中了梅河口守军184师,它是在鞍海战役漏网的近2个营的基础上重建的。其战斗骨干都是从精锐部队新6军和52军抽调的,一些拿排长薪金的老兵相当能打。韩先楚要进行一对一的攻坚战,连军区首长都觉得不可思议!韩先楚先以2个炮团和师属炮营的火力覆盖,用7个营的优势兵力攻击,将外围2个高地一举拿下。然而,向城内进攻并不顺利,官兵们攻城经验不足,伤亡较大。韩先楚深入一线指导,要求打红眼的营、连长保持冷静,多搞迂回,尽量不要正面强攻。其后陆续拿下火车站、铁路工厂、百货大楼等要点,仅剩敌核心工事,我军炮弹用尽。韩先楚将各机关勤杂人员补充一线部队,但不许将无弹药的炮兵当步兵用。他回指挥所途中,偶见一火车箱的敌遗弃炮弹,天助我也!一阵狂风般炮火急袭后,部队冲进了敌核心工事。最终全歼梅河口守敌7000余人,首创东北战场“一打一”的战例。

19479月韩先楚调任3纵司令员。陈云说,4纵战斗力给韩先楚带出来了,3纵是老部队,他去一定会打得更好。正值秋季攻势,政委罗舜初已拟定计划,首歼西丰之敌,再向纵深扩大战果。刚上任的韩先楚认为不妥,西丰开仗是攻坚,得不偿失;敌师部驻威远堡,守军仅一营,打此要害,所属各部必定出援,我军可半路设伏,各个击破、一并全歼。长途奔袭威远堡风险较大,因此支持者不多,两种方案相持不下,电告“东总”,林彪回复:“按先楚方案实施战斗。”韩先楚指示侦察科长,要细心勘察路况,保证炮团的骡马车辆能够通过;他要集中强大的炮火,给对手以毁灭性打击。经长途奔袭100公里,“剧情”与韩先楚“编导”的如出一辙,各部全歼,敌师长被俘。军政俱佳、常打胜仗的罗舜初对此敬佩不已!威远堡战斗后,一些国民党军敬畏地称3纵为“旋风部队”。 多年来,奇袭威远堡一直为我军事教学中的经典范例。

1947年底至1948年初的冬季攻势,3纵司令员韩先楚受命阻击沈阳出援之敌,保障兄弟部队围歼新5军。韩先楚胸怀全局,预设应变之策,有意对新5军方向,布置了一支机动部队。他紧盯敌我双方的举棋落子、盘点得失,觉得应抓住战机、速战速决;见沈阳敌军按兵不动,便急电要求加入攻击。韩先楚灵活变通,边请示、边行动,动用预设伏兵,指挥37师转身直逼新5军军部,消灭195师一部;新5军军长陈林达率43师、195师残部5千余人,退守文家台村。上级电令,次日8时,3纵和2纵联合进攻。知己知彼的韩先楚对新5军这个老对手很了解,它以能打善溜、见风使舵的滑头,而多次逃生。夜长梦多,韩先楚顿生警觉,友军未到,必须缠住、锁定新5军。韩先楚机断专行,当夜提前攻击,老谋深算的陈林达也准备半夜突围,不谋而合,比泥鳅还滑的陈林达束手就擒。

二、同台竞技

林彪以打胜仗为标准,不拘一格用人才;不屑打仗不动脑、一味莽撞硬拼的“悍将”。主帅用人的导向,再加东野(四野)有我军精锐的底子,因此,一些有天赋的指挥员在战斗中脱颖而出,成为能征善战、智勇双全的虎将,其数量远超其它各路野战军。强将手下无弱兵,有的个性突出的虎将带的部队特别能打,因此一些将士居功自傲、比较粗野。当年的东北,有几个两头冒尖的部队:打敌人凶狠,对自己人横。一些四野老人说,那是名副其实的“野”战军——野得很!他们不时与兄弟部队闹摩擦:打仗抢战利品,行军抢路,宿营抢房等等。如,东野2个“好战份子”之一的钟伟所率的25师,及616。而与这2支王牌部队“相媲美”的,还有邓华的“真能打,也真能抢”的7纵。3它以地方部队身份露面,时间不太长,就被林彪当主力用,几乎阵阵不落,7纵都是独当一面的角色。老人们都说邓华有谋略,带兵有方,看得准、打得狠,相当厉害。邓华博学多才,应该是风度谦和的儒将,但有时训人骂得狗血淋头。

邓华极有主见、性格刚烈,与另一位猛将黄永胜,是一对“冤家”。两人多次搭档,黄永胜为军事主官,邓华任政委。黄永胜高大威猛,能打敢拼,但好出风头、专横跋扈。邓华军政双全,也喜欢打仗、善于打仗。两人常意见不合、争吵不断,2次不欢而散。在后来的战斗岁月,两人均大显身手,但邓华始终技高一筹。抗美援朝,邓华取代黄永胜,带兵出征,从而达到其军事生涯的高峰。其实,真正的擂台赛主角,应是韩先楚和邓华,两人都是东野(四野)出类拔萃、战功卓著的名将,是林彪手下数一数二的干将。他们极具个性,都有大智大勇的大风范;可能是“一山二虎”的效应,邓华与之比试、较劲的意味明显。这也是一种革命英雄主义的表现,我军将士赴汤蹈火、奋勇争先的壮举,是国民党军官兵难以理解和想象的。当两英雄同台献技、展示身手时,也在我军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画面。

1.辽沈战役

19489月辽沈战役第一仗,是韩先楚、罗舜初指挥3纵、25师和炮纵攻打义县。义县城墙高大坚厚,有人建议,挖洞装炸药破城。韩先楚说用大口径榴弹炮更简单,他指点打中间靠上一点,打塌的砖石形成漫坡,方便战士冲锋,一举两得!东野炮兵专家、炮兵纵队司令员朱瑞,听得连连点头。其后4小时拿下义县,歼敌万余人。林彪称赞:这是以最短促的时间,攻歼固守坚固工事之敌的新记录。

各纵队清扫锦州外围据点时,以3攻打配水池和大疙瘩的任务,最为艰巨困难。敌自吹为“第二凡尔登”、“固若金汤”的配水池,是锦州城北高地一座钢筋水泥堡垒,周围明暗火力点密布、交通壕纵横,壕外是雷场。大疙瘩是古烽火台改造的坚固地堡;它与配水池呈犄角之势。林彪交代韩先楚:“这里是锦州的门户,不打下它,就没有攻城制高点,就拿不下锦州。”19481012凌晨,发动攻击,经一天浴血苦战,201营夺取配水池后,600多人仅剩6人。但大疙瘩未克;韩先楚亲临火线,发现其后有一条补充兵员和弹药的交通壕,派一个连侧击,断其“命脉”,一举攻占。

总攻锦州,主要突击方向为南北对攻。城北是敌防御重点,由韩先楚指挥2纵、3纵、617师和炮纵主力攻打;邓华指挥7纵、9纵和炮纵一部,突击城南;段苏权率8纵加1纵炮团,对城东进行辅助攻击。

14总攻,3纵在炮火掩护下,仅10余分钟突破城墙,接着又攻打一个又一个坚固楼房工事;会同兄弟部队摧毁了国民党东北“剿总”锦州指挥部及第6兵团司令部;范汉杰出逃,敌陷混乱、土崩瓦解。锦州31小时即告解放。3纵一路攻坚、啃硬骨头,异常艰难、伤亡惨重,歼敌1.5万余人。

邓华指挥7纵也较快突破入城,不到2小时,首先攻入敌核心阵地。敌重点设防城北,没想到城南又杀来一支主力部队,一路过关斩将、进展迅速、直捣黄龙;范汉杰措手不及、左支右绌,但大势已去、无力回天。7纵在攻锦战役中歼敌3万余人,居各攻城纵队之首7纵的战果辉煌,得益于邓华战前的细心谋划,其排兵布阵,除多消灭敌人、多缴获,还布置防兄弟部队插入、分一杯羹。战斗收尾时,旧城有敌万余,7纵拒绝别部参战,为己扩大战果。3其后,7纵参加围歼廖耀湘兵团,歼敌万余人,俘敌军长郑庭策。

辽西会战,韩先楚指挥3纵一举摧毁廖耀湘兵团通讯指挥所和3个军部,敌群龙无首、混乱不堪;10多万人马,两昼夜间全军覆没。此役韩先楚功居榜首;3纵还生擒蒋军名将廖耀湘。整个辽沈战役,3纵共歼敌3.9万余人。

2.海南岛战役

19502115兵团司令员邓华召开解放海南岛的作战会议,邓华等人提出偷渡的设想,得到大家认同。然而,对渡海运载工具和大规模作战的时机等问题,43军军长李作鹏和40军军长韩先楚争论激烈。李作鹏觉得只有装备登陆艇和机帆船,才能大打,这样风险小、把握大。韩先楚认为等装备延误战机,应尽快大举登陆,木帆船是唯一的选择。双方争执不下,林彪裁决:按李作鹏的办。4会议最终决定,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作战方针;渡海登陆工具以改装机帆船为主,渡海作战时间延长到6月,甚至是“以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5-7韩先楚觉得大量改装机帆船不现实,最后只能用木帆船。他了解到,在谷雨(4月20)前一段时间,常有北风或东北风可利用,过了谷雨便是逆风。韩先楚当机立断,违令自行部署;他和军党委统一意见,不向下传达广州会议内容,规定在3月份前,必须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工作。40军一直在抓紧作战训练,节假日也不休息。

此时,海南蒋军一面抢建海岸防线,一面组织多路优势兵力清剿我琼崖纵队。琼纵处境越来越艰难,面临生存危机。冯白驹司令员希望大军迅速渡海,或派小部队偷渡,支援他们。年初已计划43军一个团先行偷渡,一直没实现,林彪很不满意。216日,林彪召见邓华,开口就问:40军为什么不动?邓华无语,他难以解释为何坚持“43军先动,40军后动”。第二天,野司告知韩先楚:你军也可自行组织小规模偷渡,具体情况由你们酌定。4

3540军一个加强营偷渡成功。322,韩先楚要求40军提前登陆作战,与邓华发生激烈争论,林彪来电支持执行野司命令的邓华;5此后,性格刚烈的邓华留下了心结。6 4 月1 , 40军和43 军各有2批共8000 余人偷渡登上海南岛。谷雨将至,韩先楚心急如焚、朝思暮想、夜不能寐。46晚,韩先楚口授,起草了长篇电文;47凌晨,分别致电15兵团、四野、军委,5要求立即发起海南战役,并立下“军令状”:“如果43军未准备好,我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他已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就是用一个军,他也要拼死一搏全力拿下海南岛!

韩先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烈要求、犯颜苦谏,甚至越级报告;重点做了林彪的说服工作:继续偷渡,风险增大;船只有去无回,难以为继。如错过谷雨,海南解放将长期拖延,后果难料。林彪终于被打动了,当即批示“按先楚同志意见办!”毛主席也表示同意。68-9410日,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告知15兵团立即实施。6943军措手不及,改变计划,尽全力也只能勉强保障近2个团渡海。因韩先楚的远见卓识、机断专行,40军有6个团参战,这才保障了足够的兵力。4161930分,12兵团副司令员、40军军长韩先楚和解方(40军第一副军长)领军,乘木帆船出征,率先成功登陆,突破敌军防线。

毛泽东基于金门岛失利的教训,指示登岛部队中要有统一指挥2个军的指挥官。韩先楚随军登岛,现场指挥、临机应变,这最有利于战役的胜利;他是兵团指挥员,理应全权指挥。邓华没有执行毛泽东的指示,他掌控一切,隔海遥控、发号施令,事后引起一些议论。5710有文章回忆“在登陆战役中由于种种原因, 四十军军部除与上级指挥部和琼崖纵队沟通了横向联系外, 与其它兄弟部队, 特别是与四十三军登陆部队却没有沟通电台联系。”11战斗中,40军与43军不能直接联系,不了解对方战况,实际影响协作、徒增伤亡;其间,43军登陆部队深陷重围,正在拼死抵抗,40军却毫不知情。韩先楚是经过分析、研究,才得出了准确的判断,取得了战斗的主动权。8

海南全岛解放的日子是195051日;其后不到2个月,625日朝鲜战争爆发,627日美国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此前,韩先楚并不知琼州海峡有强敌封锁的危险,但他明白拖延的风险难测;岛上我军(偷渡部队和琼崖纵队) 3万余人6的安危,也让他寝食不安!正是韩先楚的军事战略家眼光、锲而不舍地拼命苦谏,才使新中国避免了一次重大的挫折!

  3.抗美援朝

19506月,朝鲜战争爆发。为防不测,中央决定以战略预备队四野13兵团为主,组建边防军。林彪、罗荣桓提议由邓华取代黄永胜担任该兵团司令员,最终15兵团司令部与13兵团司令部对换。1950101913兵团入朝,邓华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是彭德怀司令员的主要副手。邓华、洪学智(副司令员)提出先头 4 个军一起入朝,再调一个军维护后方;彭德怀赞同,中央批准后,还安排了其他后续部队。这使我军形成了有力“拳头”,取得初战的一个又一个胜利。

195010月,韩先楚参加抗美援朝,先后任志愿军副司令员、19兵团司令员;从第一次战役到第四次战役,韩先楚都在前线指挥作战。第一次战役,他指挥部队连续突袭、攻其不备,对冒进之敌以迎头痛击。1113,研究第二次战役的作战方案,韩先楚提出以德川为突破口,用3个军出击,断敌退路,配合正面各军夹击敌人。邓华不以为然:应避强击弱,在东线围点打援,运动歼敌。他质疑:前后各3个军,兵力平分,若穿插不进怎么办?韩先楚回应:3个军还插不进去?我用2个军,保证打进去!最后,彭德怀选定韩先楚的方案。

1125黄昏,韩先楚指挥3842军出其不意对德川、宁远韩国7师、8师发起攻击,歼敌大部。美国媒体惊呼:“大韩民国军队第2军被歼灭,业已被完全消灭不复存在。”韩军迅速崩溃,美军主力右翼暴露,韩先楚意识到,必须抢先断敌退路,否则机械化之敌会逃之夭夭。他当机立断,指挥38军主力向军隅里攻进,113长途奔袭、大胆穿插敌后三所里,同时抢占龙源里,切断了敌退路。11314小时前进725公里(地图直线距离,实际山路更长),创造了步兵进攻战的奇迹!其后,我军多路出击,敌军全线动摇、崩溃,10天败退300多公里,逃至三八线以南,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溃逃中翻车身亡;美报刊称这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38军因此被彭德怀誉为“万岁军”,并称韩先楚是“万岁军”的“运筹人”。

123117时,第三次战役打响,韩先楚指挥主攻方向的西线4个军和人民军1军团,突破“三八”线防御阵地,直取汉城,其后打到“三七线”。在追歼逃敌的过程中,韩先楚发现,新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放弃汉城后,是有计划后撤,每天只撤2025公里,算好为我军一夜行程,以保持接触;企图待我补给不足的疲惫之师深入后,择机杀回马枪。韩先楚深窥其奸,见好就收;他报告了彭德怀,并建议收兵。195118,韩先楚在汉城宣布第三次战役结束。125趁志愿军急需休整、补充的时刻,李奇微发动大规模反攻。形势极为不利,韩先楚认为难以直接粉碎敌进攻,应利用有利阵地消耗敌人,寻找战机。他将此想法报告彭德怀,得到认可。我军第四次战役采用“西顶东放”方案,即韩先楚率部在西线顶住敌军主力,待东线敌人深入、突出后,邓华率我军主力择机歼敌,以反击、粉碎敌进攻。

天下没攻不破的防线,面对火力强度高出几十倍的强敌,大规模防御是自寻绝路,世界无成功先例。只有中国军人,才能创造奇迹!韩先楚探索了现代战争条件下运动防御的新战术,取得了成功的范例。他深入防御阵地,指导兵力、火力布置,战斗中不断总结经验,修正、完善。韩先楚创造性地采用了“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火炮疏散配置、阵地机动防守、各部逐次抗击等策略,并使用分散隐蔽、靠近突袭、夜间反击等机动灵活的战术,有效地杀伤了敌人。防御战异常惨烈,我一个团级阵地,每天承受数万发炮弹,敌机地毯式轰炸,连小石块都炸成粉末。志愿军以血肉之躯,抗击敌钢铁洪流;节节抵抗,有效地阻滞了美军;战至27,敌14个昼夜仅推进18公里。此时,东线之敌进入砥平里、横城一线,态势突出、翼侧暴露;战机显现。

邓华想先打横城,他觉得:砥平里美军战力较强,有工事,不易分割歼灭,容易打成黏糊战。横城韩军战力不强,可速歼。韩先楚建议先打砥平里,他认为:从战略角度看,砥平里属枢纽,一旦攻占,敌将全线动摇;打横城消灭韩军,对全局影响甚微。彭德怀举棋不定,8日下午,他决定先打砥平里,深夜又觉打横城有把握。9 日晚,韩先楚来电,再次力主先打砥平里;彭德怀给邓华发电,先打砥平里。其后,他又顾虑是否干预前线指挥员过多?便致电邓华:“究竟如何打法,由你最后决定”。7邓华当然用自己的方案,先打横城。

11日发起的横城反击战,我军宰获颇丰,歼敌12万余人。13日夜,邓华指挥攻击砥平里;由于对敌情判断失误,仓促上阵、兵分多头、协同不利,又缺少炮火支援(40军军长温玉成称之:“没有协同的乱仗!”);志愿军战士英勇无比、舍命拼杀,曾一度即将突破,最终功亏一篑,战斗失败。东线反击未达目的,西线阻击已无意义;我军撤离汉城、撤过汉江,全线转入防御,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失利;这也给第五次战役埋下了隐患。砥平里之战使美军了解到,志愿军火力弱、持续力差等弱点。美军改进战术,整建制部队再被围,便用装甲车辆形成环形防御,再以强大的地面、空中火力反击,使我军进攻难以为继。《美国第8军简史》称:“第2师在砥平里的英勇坚守后来证明是挡住共产党进攻的转折点。”韩先楚痛心疾首!他认为,如果先打砥平里,我军蓄势待发、全力以赴,又有炮火掩护,一定能打下砥平里(何况“没有协同的乱仗”,都差一点成功!),可粉碎敌攻势;敌将难以窥透我虚实,形势会对我有利!邓华对“打砥平里指挥上的失误”,向志愿军司令部作了检讨,并通告各军。晚年的邓华对砥平里之战又有新认识,他认为韩先楚的判断正确,砥平里难打,却是打七寸、打要害!横城歼敌虽多,只是打屁股,并不致命。他还将此作为一生中的几大军事决策失误之一。12

第五次战役的战前讨论中,洪学智说:“我主张把敌人放到金化、铁原地区再打……拦腰一截,容易解决问题。”彭德怀顾虑敌坦克进入平原不好对付,主张在金化、铁原以南大打。洪学智却反对;邓华、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也都认可洪学智的打法(前线的韩先楚也与洪学智一致)。见大家都不支持,彭德怀不悦:“这个仗你们到底打不打?”会议不欢而散。洪学智深感不安!他曾任四野王牌43军军长,后为邓华的副手,两人配合默契。洪学智为人忠厚、耿直,作战有勇有谋,责任心很强。他以“参谋有3次建议权”为由,第3次劝说彭德怀:“我们打出去……是靠两条腿,敌人是坐汽车跑。我们的人又疲劳,地形又不熟,追不上敌人的汽车!另外,打远了怎么供应呀,供应线也接不上呀!”彭德怀不做声,但决心不变。邓华也企图最后补救,他提出“各兵团小的穿插,打多少算多少,然后再向敌纵深穿插”的稳妥战法,这实际上是间接否定彭德怀的大规模穿插,最终也没被接受。彭德怀下了决心的事,旁人很难让其改弦易辙。当年让他后悔的关家瑙战斗,就是在盛怒之下,不听任何劝告,不顾伤亡、不惜代价,一定要就地消灭日军冈崎大队,“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关家垴!13仿佛是历史的重演,第五次战役失利,彭德怀追悔莫及,并认为这是他一生中四次军事错误之一。12为此,他感叹:“不听邓华言,吃亏在眼前。”“洪学智的意见是对的。”

由于美军的胡搅蛮缠,停战谈判毫无进展。1951724日,彭德怀向中央军委报告,拟以军事胜利配合谈判;后准备13个军和人民军4个军用于反击作战,定于910日发动第六次战役。820日,在开城谈判的邓华和解方联名给彭德怀发电报,认为敌已建大纵深的现代立体防御系统,此时大举攻坚,对我极端不利;建议不发动第六次战役,而待敌离开坚固阵地向我进攻,志愿军以逸待劳,可大量杀伤其有生力量。最终,毛泽东采纳了邓华、解方的建议。果然,敌人于1951年夏秋季发动大规模进攻,我军依托野战工事抗击、择机战术反击,取得歼敌15.7万余人的重大胜利。各国军事评论家都对此临机应变、转攻为守的策略调整,给予很高评价!14

    19519月,根据毛泽东“决不允许敌人在西海岸登陆”的要求,韩先楚被委以重任,成为西海岸指挥所司令员。在他的指导下,西海岸构筑了坚固工事,拟订了完整作战方案,防御能力大为增强。19528月,韩先楚调任第19兵团司令员,指挥秋季反击战。不久,因病情加重,奉调回国治疗。

19535月中旬,我军发起夏季反击战役,歼敌4.5万多人。以打促谈,产生效果;6月中旬,停战协议基本达成。突然,韩国当局扣留朝鲜人民军战俘,叫嚣“北进”、“单独干”,明目张胆地破坏停战协议。代理司令员邓华拍案而起,对副司令员杨得志说:“看样子还得给李承晚点苦头吃才行!”他盯上了韩军占据的突出部,打掉它,可将实际停火线拉直。毛泽东同意:再打一仗“极为必要”。金城战役于713夜打响,志愿军以6个军向韩军4个师发起攻击,1小时内全面突破25公里正面防区,歼敌大部。随后,又打退美韩军7个师的大小反扑1000余次,至727停战时止,各战线共歼敌7.8万余人,我军防线向南推进178平方公里。金城反击战胜利后,邓华正式出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三、讨论

1.名将炼成及环境因素

要深入地了解、研究四野(东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绕不开四野(东野)主帅林彪;在他们功成名就的道路上,林彪是一个重要的带头人。韩先楚一生都痴迷于打仗,他不放过任何机会、向任何人学习相关知识;早年研究平型关伏击战下的工夫,无人可及。东北战场的交往,他对林彪那种随机应变的指挥才能和不拘一格的大将风度非常佩服。韩先楚足智多谋、骁勇善战、连战连捷;林彪也是由衷赞许。辽沈战役关键之仗——打锦州,从头至尾,韩先楚都是承担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的最艰巨任务,他自认为是林彪的信任。邓华跟随林彪多年,通过耳濡目染及林彪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聪明过人的邓华学到了不少真本事;他在东北战场开始扬名,仗越打越好。林彪尤其注重中高级指挥员的培养,多次亲自授课,将其战术思想进行灌输,并在战斗中检验、提高、完善。秀水河子战斗首次试用“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获得成功。其后,他对战术研究抓得更紧,对指挥员的要求不断提高;如,三下江南战斗,部队到位20分钟,就必须报告现场地形、当面敌情;逼着指挥员学习战术、用脑打仗。跟不上者让位,去二线部队。林彪为有悟性、灵性的战将提供了充分施展的空间,邓华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锤炼成钢,在众多虎将中脱颖而出。     

林彪甚至提倡:“要敢于打违抗命令的胜仗,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三次违抗命令。”1948年初,钟伟由师长破格提拔为12纵队司令员。后来钟伟更加“疯狂”,辽西会战时,钟伟连违中央军委和东野总部2道命令,擅自突袭沈阳;其手下1个师拒绝跟随,钟伟就以手头的2万人,打进了有10余万守敌的沈阳,吓得林彪赶忙调兵接应,结果辽沈战役提前结束。对林彪号召积极的机断专行,能够大胆响应、努力实行、最为突出的,是钟伟、韩先楚和邓华;因此也有了不少脍炙人口、经久不衰的传奇故事、惊世壮举!但也有例外,陈光也是一位打违抗命令之胜仗的东野虎将;他性格强悍、我行我素,能征善战、个人英雄主义突出1946411,林彪回复中央,对打长春“无甚大把握”。418陈光攻克长春,让林彪极为难堪。其后在停战期间,陈光未经林彪同意,又发起新站、拉法战斗,虽取得军事胜利,却造成政治被动。他多次公然违背林彪的命令,后在林彪的打压下,最终离开部队。

林彪后为东北军政主管,其智慧、魄力、见识,确实高人一等。陈云认为,避免锦州决战和果断从四平撤退,是林彪挽救东北危局的明智之举。其后,林彪大抓根据地建设、剿匪、土改,赢得了民心、巩固了政权;他对部队进行整编、训练战斗力迅速提高;这为胜利打下了基础。回看历史,军事战略家林彪的业绩辉煌,功不可没!另一面,林彪孤傲、深沉,其记恨、不饶人的特点,在战争年代也有所显露;这为他后来参与政治斗争的晚年悲剧,埋下了伏笔。当年,冀察热辽军区因8纵司令员黄永胜工作粗疏、生活不检点等原因,再三要求由段苏权替换,林彪迫不得已点头;后来他对段苏权大加“关照”,最终爱将黄永胜恢复原职。林彪心机之深、手段之辣,初显未来“大政治家”的身手,让领教者惊诧不已、有苦难言!

1948926凌晨3时,东野总部电令8纵:攻占机场,阻敌援锦。但天亮才见到指令的8纵首长们知道,8纵处的城东机场已废弃,9纵附近城西机场在用,顿时产生疑惑:心细如针的林彪舍近求远、违背用兵常识,8纵奔袭几十里,越过9纵驻地去作战?正在大家争论不休时,催促电话到了,一阵训斥后,改派9纵攻打机场。敌已空运锦州2个团(林彪给军委报告夸大为2个师)8纵、9纵都通报批评,毛泽东也表示不满。15锦州,林彪交代段苏权:“你们纵队的任务是钳制敌人,你们吸引的敌人越多,挨的炮弹越多,你们完成的任务就越好!”南北对进的主攻方向, 4个纵队加1个师和炮兵纵队、战车团打西城,共有各种口径火炮约900门。8纵单独打东城,仅有1个山炮营40门小口径火炮;原配属有1纵炮团,因大河涨水、道路泥泞,战前赶到部分重炮,却没有炮弹。锦州东面也是敌防御重点,开战后,8纵的小口径炮无法摧毁敌坚固工事,段苏权严令炮兵抵近射击,掩护突击队连续爆破,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攻占了敌“剿总”锦州前进指挥所,歼敌万余,93军军长。8与我军主攻方向兵力、火力相差如此悬殊,仅6小时突破,并取得相当不错的战绩。林彪无视自己的作战要求和8纵血拼战果,在战斗过程中、向军委报告中,多次指责“8纵进展迟缓”。对林彪出尔反尔的“特殊关照”,一些8纵将领怨声载道,段苏权忍辱负重立即制止。16辽西会战,8纵阻截廖耀湘兵团,促使其全军覆没。林彪报告军委,谎称廖兵团是被我辽南独立2师在台安阻截;他几次电报批评8纵没完成阻截任务。然而,廖耀湘撰文:“向营口撤退之路在大虎山以南被截断了(822师位于大虎山以南)1025,第49军从半拉门地区出发……在通过大虎山以南地区被解放军包围……退营口之路被关闭了。”第49军军长郑庭芨撰文:“25日拂晓,我在半拉门仍然命令第49军依计划向营口前进,不料部队刚刚前进不到10华里地区,第105师的1个步兵团在六间房以南被解放军包围,失去联络。”郑庭芨给段苏权的信中说:“第8纵队在六间房战斗的胜利,使国民党廖耀湘兵团向营口撤退计划完全失败”。15-16辽南独立2师长左叶回忆文章说:“1025中午……苏静同志布置任务之后,一直等到独立2师从盘山出发,确信情况不会再有变化才登车返回‘野司’。”16可见,1025上午8点,8纵在六间房堵住廖兵团时,辽南独立2师还在遥远的盘山。128,段苏权离开8纵,降职调任东北军区作战处处长。  

罗荣桓曾说,林彪“喜欢搞小圈子”。战争年代,林彪爱才,但亲疏有别,通常破格重用跟随多年的爱将;19495月,44军军长邓华越级提升为15兵团司令员,后来黄永胜也升任了13兵团司令员。论指挥能力和战绩,韩先楚强于邓华,更大大超过黄永胜。邓华性格刚毅、敢怒敢言,但他很知道分寸,对林彪敬畏有加。第3打四平,他2次建议,林彪都没采纳;但邓华掌握的关键信息——守敌远超林彪预计,他考虑“关于四平守备兵力,尚未经由战争实践证实,万一不是这么个情况,是要承担责任的。”17因此没向林彪提出,他没想到,这种小心、顾虑,会有此等结果。当时若将信息来源,作为参考提供,便于林彪接受,或许这个败仗可以避免。韩先楚不一样,凡涉及战斗胜负,他有想法,就一定会建言,甚至拼命苦谏。而敏感孤傲、自尊心强的林彪似乎更欣赏邓华的老成持重、知所进退(有文章说:“邓华曾两度在林彪手下任职达十年……邓华常有意见与林相左,使林深感不悦。这不符合事实)。然而,以韩先楚和黄永胜来说,林彪选黄永胜任兵团司令员,更是明显的任人唯亲。但在入朝作战前,他还是明智地建议将黄永胜换了下来。如果韩先楚是13兵团司令员,成为彭德怀的主要助手,他就有更大的可能性,让砥平里关键之战的结果翻转,那又是一个新局面。历史给韩先楚的舞台不够大,其军事才能远没有充分发挥,若林彪能唯才是举、人尽其才,重用韩先楚,我军史又将增添光彩!

2.历史的经验与教训

前些年,由于郭伯雄、徐才厚等腐败分子的祸害,严重削弱了我军的战斗力,有着光辉历史、惊人业绩的人民军队,还能不能打仗,成为十分严峻的问题。早在2012年,军委领导就指出:“我们今天关键是人的差距……是将军的差距。”将军队伍的素质决定了全军命运,进而决定了国家和民族命运,绝不可等闲视之!我们迫切需要信仰坚定、能力超群、果敢机断的血性将军早年,我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涌现出一批智勇双全的名将,他们展现的智慧、魄力和担当,世所罕见。应学习、研究他们,让当年人民军队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势早日回归!而四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杰出的2位;他们有本事、有血性、有个性,在历史上留名,为人们所敬仰。

韩先楚献身事业、痴迷打仗,他钻研战略战术,废寝忘食、如醉如痴;其技艺超群、出神入化。他非常清醒冷静,从无常胜将军的通病——骄傲、轻敌,因见过太多血的教训!好学不倦、深谋远虑,让他非常自信;以小代价获取大胜利的愿望,让他非常执着。因此,韩先楚的指挥生涯从无败绩,创造了军事奇迹;被国内军史专家公认为:“最好的前线指挥官”;18同时也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战略家”。1他英勇善战、百战百胜、战绩惊人!如,生死攸关的独树镇突围、长乐村血战,1-2扭转困局的鞍海战役、新开岭大捷,力挽狂澜的坚守南满、力谏战海南,其神来之笔:奔袭威远堡、夜袭文家台、奇袭胡家窝棚……等等。堪称我军指挥员的楷模!

邓华善于审时度势、随机应变;敢于主动寻找战机,打没有命令的胜仗。他缜密细致、独立思考、从不盲从,常以独到见解,直言相谏,推动上级优化决策。如,三战四平、攻打锦州,他主动建言献策,真知灼见、高人一筹。其后,血战四平,英勇顽强;锦州歼敌,名列榜首。中央军委电令打塘沽,战斗中,邓华机动灵活地执行命令;同时,从战役全局角度思考,精细分析利弊得失,大胆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避免了大损失,取得了好效果,得到毛泽东肯定。邓华足智多谋、骁勇善战,也是我军优秀的高级指挥员。

抗美援朝,是我军经历的第一场高度现代化的战争,是人民军队成长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志愿军从鸭绿江边开始,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打退500公里,取得了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的胜利!邓华、韩先楚辅佐彭德怀,志愿军打出了军威、张扬了国威!邓华知人善任,在出国作战的前夕,将已被叶剑英留用的洪学智挖了过来,并调来了12兵团参谋长解方;结果证明了邓华的眼光独到。彭德怀获朝鲜一级国旗勋章后说:“如果真的要论功行赏的话,得勋章的,应该是洪学智。”面对美军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洪学智组建的“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成为我军胜利的重要保障。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惊叹:“共军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惊人奇迹。”彭德怀每遇疑难军情,常会吩咐:“叫‘诸葛亮’来谈谈情况。”解方便是此“诸葛亮”,他为彭德怀出谋划策、决胜千里,功不可没。邓华全程参与抗美援朝,从志愿军入朝前的建言,到战争初期的战役策划;从战略防御阶段的出谋、决策,到指挥上甘岭战役、金城反击战;都展现出深谋远虑和卓越指挥才能,其军事成就,举世瞩目。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具有反思精神的邓华晚年,对没先打砥平里造成失利,追悔莫及。12如果他与韩先楚没有心结,关系融洽、交流顺畅,认真听取韩先楚的见解;那么,被国际军界称之为转折点的砥平里之战,就是另一种结果,抗美援朝的胜利将更加辉煌!若两人精诚团结、优势互补,那又会上演多么精彩的大戏!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我军名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的个性张扬,有的深沉内敛;但他们都是信仰坚定、勇于献身,在戎马生涯中以命相搏,置之死地而后生,历经磨砺,终成大器。战争年代,常机断专行,打无命令之胜仗的铁血战将韩先楚、邓华等人的战绩,是很好的军事研究案例;英雄们当年的经验和教训,很值得现今我军指挥人员参考、借鉴。今后的高科技战争,战场变化多端、战机稍纵即逝,军事主官必须审时度势、当机立断,才能赢得胜利。合理的机断专行,应是着眼全局、出于公心、为了胜利的明智之举;绝不是逞强好胜的个人英雄主义,更不许任性妄为、蛮干胡来,这有多少血的教训啊!令严方可肃军威,经历战争洗礼的强军铁律,塑造了许多英雄劲旅、百战名将。今天,对党忠诚、军事过硬、纪律严明,是对我军将领的基本要求;恃才傲物、随意任性,遗患无穷。如,我集团军军长精明强悍、能力超群、十分出色,却因喝酒致人死亡,又作假谎报,终被撤职。习主席批评:欺骗上级,对党不忠诚。9军报称之为“顶风违纪的典型”,这也对军队指挥员敲响了警钟。从严治军、从严治官,做到军令如山、守纪如铁,才有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战斗力。

 

参考文献

[1]  夏明星,高桃源. 从篾匠到名将——上将韩先楚传奇[].党史博采(纪实)2007(7)

[2] 百祺. 百战百胜、举世罕见的军事奇才韩先楚. (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885835.html

[3] 张正隆. 雪白血红[].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9.8

[4] 方天,常青,建华. 四野最后一战[].北京:国防大学出版社,1995.6

[5] 钟一. 《解码解放海南》——还原真实的解放海南历史. (源自《海南日报》,人民网)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3417362.html

[6] 百祺. 海南岛战役后韩先楚与邓华有何“是非”可言?(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344239.html?t=1533085116178

[7]  张正隆. 战将:韩先楚传[].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2000.8

[8] 韩先楚.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跨海之战[ N ].人民日报,1962.7.315.

[9]  金一南. 将军是如何炼成的——指挥与决胜的思考. (金一南将军讲座)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6270942750345055&wfr=spider&for=pc

[10] 百祺. 海南战役是与非:无事生非贬英雄!于心何忍?(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2/168908338.html

[11] 李伯秋,尹灿贞. 海南岛战役中的解方同志——海南岛解放45周年追忆[].党史博采1995(5)

[12] 燕昭文. 大国尊严:重述朝鲜战争的前世今生[].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5

[13]  姚联合. 彭德怀一生四大败仗之一:浴血关家垴[]. 国家人文历史,2010(20)

[14]  夏明星,陈华瑜,许大强. 邓华将军在朝鲜战场[].名人传记,2007(12)

[15]  李杰. 受林彪“特殊关照”的东野八纵司令[].湖南文史,2003(3)

[16]  权延赤.纪实文学:林彪将将.(源自《军事》,网易新闻) http://war.163.com/07/0410/14/3BNMPNUH00011232_all.html

[17]  罗印文.邓华将军传[].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5.8

[18]  陈耿韩先楚夫人忆“旋风将军:他是最好的前线指挥官. (源自《海南日报》,中新网) https://www.chinanews.com/cul/news/2010/04-26/2247868.shtml

 

c360 发表于  2019-02-02 09:54:20 229字 ( 0/563)

文中说:邓华技高一筹,胜黄永胜。“擂台赛”主角,应是韩先楚和邓华。但钟伟、陈光、刘亚楼也是厉害的角色,谁最后称雄?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我军

一山二虎:四野名将韩先楚与邓华评析

百 祺

一、名将风采

红军时期,我军指挥员大刀一举,带领战士冲锋陷阵,常能打胜仗;抗战时,面对训练有素、火力强大的顽敌,便难奏效了;解放战争初期,对阵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主力时,更显双方武器装备、作战技能的差距。此时,我军能否取胜,很大程度取决于指挥水平;因此有的著名将军光芒渐暗,或销声匿迹。当年,林彪率八路军、新四军精锐进入东北,一些能征善战的虎将,便成了战争舞台的主角;而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最为突出、耀眼的名将。

1.智勇双全的邓华

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邓华远赴东北,先后任东北保安副司令员、辽西军区(后称辽吉军区)司令员。1946年邓华指挥保1旅参加秀水河子战斗、解放四平战斗和四平保卫战。l947年的春季攻势中,邓华指挥保1旅、保2旅等部,进行了4次较大的攻坚战和阻击战,歼敌4600余人。4月,保1旅、保2旅和西满独立师组成辽吉纵队(邓华纵队),邓华任司令员,辖第123师。5月,邓华率部南下作战,歼敌3个营和1个团直属队。

  19475月下旬,林彪令1纵和邓华纵队夺取孤立据点四平,当时估计陈明仁守军约1.8万人。战前,邓华下令抓连级以上的“舌头”;并归纳多方情报,分区划片、逐点计算,确认四平守军在3万人以上。邓华认为:我2个纵队攻取四平,优势不大、难有把握。故致电林彪,建议增加1个纵队,或2个师也行。林彪未置可否,只增调617师。攻打2周后,伤亡惨重;再调6纵另2个师参战,形成“添油战术”,最终功亏一篑。邓华还曾建议推迟攻击,未准。为此,林彪对邓华刮目相看。

19478月,东北民主联军整编,辽吉纵队改编为第7纵队,司令员邓华,辖第192021师。同年秋季攻势,邓华率7纵执行破路和截击新6军北返的任务;途中主动求战,力排众议,打任务外之仗,连克法库、彰武、新立屯、黑山、阜新、煤城、新丘等7城镇,歼敌3个暂编师的万余人,并顺利完成破路任务。林彪连发2次嘉奖令予以表彰!这显示了邓华善于审时度势、大胆决策的指挥才能;他对林彪的作战要求心领神会:“林总我知道,只要打了胜仗就行了,再执行命令,打不了胜仗也不行。”

19489月,中央决定,抓住有利时机,进行战略决战:以主力南下北宁线,攻占锦州,封闭东北蒋军,逐个歼灭。按“东总”攻锦部署,12个野战纵队,用2个纵队拦截锦西、葫芦岛方向援敌,5个纵队阻击沈阳援军,另1纵队围困长春;仅4个纵队攻锦。锦州有蒋军11万余人,城防工事坚固;无优势兵力难克。邓华认为,若集中兵力快速攻取锦州,打援问题也迎刃而解。邓华建议后无果。在中央军委干预下,林彪转用主力攻锦,经31小时激战拿下。原来,邓华的见解和毛泽东不谋而合。林彪当时没重视邓华的意见;邓华只是纵队司令员(军长),却有胸怀全局的战略眼光;事后,邓华在林彪心目又加了分。   

194812月,邓华受命指挥第729纵队,攻占塘沽、大沽,以切断平津之敌出海南逃通道。辽沈战役中,没控制营口,敌52军万余人海上出逃,毛泽东批评“是个不小的失着”,东野将领记忆犹新。打塘沽,是毛泽东紧盯不放的重点,邓华当然十分重视。12237纵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攻击,在平坦的盐滩上,遭受敌陆炮、舰炮密集火力的打击,伤亡千余人未果。24日,91个团攻击大沽失利,伤亡惨重;邓华下令停止攻击。他率所属3个纵队的首长至前沿考察,认为沿平坦盐滩进攻,伤亡巨大,敌有军舰接应,随时可逃,强攻得不偿失。遂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先打天津,以封锁北平之敌逃路;毛泽东回电:完全正确。攻塘沽、大沽的3个纵队中,有东野王牌的2纵,总指挥却是7纵司令员邓华;除了其资历,林彪当然还记得,邓华历次说“不”时的硬气、担当、充分的理据和后来证实的先见之明。

19495月,邓华任第4野战军第15兵团司令员,辖第434448军。其后参加了湘赣战役、广东战役。101415兵团解放了广州市。12月,邓华奉命统一指挥43军、12兵团40军等部,准备渡海解放海南岛。

2.百战百胜的韩先楚

19462月,韩先楚任南满4纵副司令员。518,我军撤离四平,损失严重,许多部队失去战斗力。中央军委急电,令辽东部队沿中长路出击,牵制敌军,解北满危局。军区首长肖华主持会议,众人面有难色,因2月的沙岭子战斗失利,大家对攻坚战缺乏信心。韩先楚主动请战;肖华大喜:好!你带4个团去打。韩先楚错愕:这打什么仗?他表示至少要2个师外加炮团,只有大打、痛打,才能将敌人从北满拉回来。肖华终下决心:行,再加2个独立团,大打!韩先楚对炮兵情有独钟,他明白,有效利用重兵器,可显著提升战力。当年在延安学习时,他花了不少精力和炮兵教员一起探讨炮兵战术、步炮协同等问题。韩先楚发起鞍海战役,攻打鞍山外围制高点神社山时,他首次用炮,一阵急速射,多发炮弹钻进山顶大碉堡,迅速拿下,全歼鞍山守敌;再克营口、大石桥。攻打海城,炮火掩护步兵,延伸射击开路,颇有章法。当大炮拉上刚占领的玉皇山,居高临下直指敌指挥所时,敌军动摇。军事施压、政策攻心,潘朔端师长宣布起义,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战场起义的先例。其后,敌人被迫从北满抽回大量兵力。一举实现了中央的意图,毛泽东发电赞扬!林彪也来电取经,了解成功的窍门。

194610月下旬,4纵司令员胡奇才试图将敌252个团诱至新开岭一举全歼。强攻不下才发现,它已是满编的3个团。25师为嫡系精锐,全美械装备,善于长途奔袭作战,号称“千里驹”,战力很强,抗战中打出了威风。力量对比,我军不占优势,骑虎难下!部分领导建议放弃,胡奇才下令撤退。韩先楚率410师从200里外日夜兼程赶回,力主打一个歼灭战。由于我军屡攻不下、伤亡很大,形成僵持。三面援敌逼进,情况危急。撤退?部队携带大批伤员,被善长奔袭、迂回的“千里驹”追着打,其结局不堪设想!继续打?敌王牌新22师一马当先,离我仅15公里;如不能速歼25师,我军极可能在各路援敌的合围中,全军覆没!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韩先楚提出改变战法,抓住最后时机取胜。他在前沿发现久攻不下的原因:炮火零打碎敲,部队随到随上,添油方式难成“拳头”。韩先楚建议各种火炮统一组织,榴弹炮和迫击炮打击山后敌预备队,野炮和山炮压制山头敌人,掩护突击队强攻老爷岭。韩先楚来到纵队炮团和军区炮团阵地,要求火炮推到距敌数百米处直瞄射击。大炮“上刺刀”,两团长兴奋不已、大开眼界!由于部署得当,炮火集中,直瞄精准命中,攻击力大增,一举歼灭了敌25师;在东北战场首创一次全歼一个精锐师的战绩,毛泽东亲自起草嘉奖电。这是我军在东北最困难时期,打得最惊险、最有震撼力的胜仗。

鞍海战役和新开岭战役,对东北战局影响较大。韩先楚在4纵有了很高的威信,将士们对他都很钦佩。此后,敌全力进攻南满;我军数万人被压缩至狭窄地带,数九寒冬、缺衣少粮、深陷困境,林彪和南满多数将领想放弃南满。在七道江会议上,韩先楚等极少数人主张坚守,他认为坚守南满虽承压极大,但可拖住敌人,为北满减压,对全局有利;两个战场密切配合、协调行动,让敌首尾不能相顾,可大量消耗敌人,有利于今后的战略反攻。陈云拍板:坚守南满!军史专家一致认为:韩先楚此时的表现,“是他由出色的战役指挥员向军事战略家迈进的标志。”1-2七道江会议后,韩先楚和政委彭嘉庆率4(司令员患病休养)主动承担了艰险的敌后作战任务。每当敌军大举进攻临江,北满我军主力便越过松花江,向南展开牵制性进攻。南满3纵则进行正面阻击、顽强抵抗。深入敌后的4纵,在敌腹地纵横驰骋、勇猛冲杀,突然袭击、拔除据点、破路毁桥,先后歼敌6000余人。我军南北呼应、内外线配合,打得敌人顾此失彼、损兵折将,3次进犯临江均未得逞。

19473月第4次临江保卫战,敌3路来犯。4纵副司令员韩先楚率1个师,配合3纵作战。3纵领导认为先打中路弱敌暂编20师最稳妥,而韩先楚想打强敌全美械装备的89师加一个团,因歼敌主力可粉碎其全面进攻。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两方案电告辽东军区,陈云、肖劲光慧眼识才,复电同意韩先楚的方案,并指定“由韩先楚统一指挥34纵作战。”配角变主角,这在我军战史上极为罕见。3纵司令员曾克林看过电报后说:老韩,我们听你的!展现了共产党人的真挚大度、高风亮节。韩先楚一反我军夜间攻击的常态,利用骄横麻痹之敌白天行进中、无工事可依,发动突袭,两个炮团的炮火将89师炸得晕头转向,子弹、手榴弹雨点般泻来。经10小时战斗,我军以伤亡近300人的代价,歼敌万余人,敌我伤亡比例为141,首创东北战场一次全歼一个整师又一个整团的范例。其他各路敌人望风而逃,至此战局扭转,我军在东北战场进入反攻。  

1947年春天,“好战分子”韩先楚率4纵主力10师,外出寻找战机,看中了梅河口守军184师,它是在鞍海战役漏网的近2个营的基础上重建的。其战斗骨干都是从精锐部队新6军和52军抽调的,一些拿排长薪金的老兵相当能打。韩先楚要进行一对一的攻坚战,连军区首长都觉得不可思议!韩先楚先以2个炮团和师属炮营的火力覆盖,用7个营的优势兵力攻击,将外围2个高地一举拿下。然而,向城内进攻并不顺利,官兵们攻城经验不足,伤亡较大。韩先楚深入一线指导,要求打红眼的营、连长保持冷静,多搞迂回,尽量不要正面强攻。其后陆续拿下火车站、铁路工厂、百货大楼等要点,仅剩敌核心工事,我军炮弹用尽。韩先楚将各机关勤杂人员补充一线部队,但不许将无弹药的炮兵当步兵用。他回指挥所途中,偶见一火车箱的敌遗弃炮弹,天助我也!一阵狂风般炮火急袭后,部队冲进了敌核心工事。最终全歼梅河口守敌7000余人,首创东北战场“一打一”的战例。

19479月韩先楚调任3纵司令员。陈云说,4纵战斗力给韩先楚带出来了,3纵是老部队,他去一定会打得更好。正值秋季攻势,政委罗舜初已拟定计划,首歼西丰之敌,再向纵深扩大战果。刚上任的韩先楚认为不妥,西丰开仗是攻坚,得不偿失;敌师部驻威远堡,守军仅一营,打此要害,所属各部必定出援,我军可半路设伏,各个击破、一并全歼。长途奔袭威远堡风险较大,因此支持者不多,两种方案相持不下,电告“东总”,林彪回复:“按先楚方案实施战斗。”韩先楚指示侦察科长,要细心勘察路况,保证炮团的骡马车辆能够通过;他要集中强大的炮火,给对手以毁灭性打击。经长途奔袭100公里,“剧情”与韩先楚“编导”的如出一辙,各部全歼,敌师长被俘。军政俱佳、常打胜仗的罗舜初对此敬佩不已!威远堡战斗后,一些国民党军敬畏地称3纵为“旋风部队”。 多年来,奇袭威远堡一直为我军事教学中的经典范例。

1947年底至1948年初的冬季攻势,3纵司令员韩先楚受命阻击沈阳出援之敌,保障兄弟部队围歼新5军。韩先楚胸怀全局,预设应变之策,有意对新5军方向,布置了一支机动部队。他紧盯敌我双方的举棋落子、盘点得失,觉得应抓住战机、速战速决;见沈阳敌军按兵不动,便急电要求加入攻击。韩先楚灵活变通,边请示、边行动,动用预设伏兵,指挥37师转身直逼新5军军部,消灭195师一部;新5军军长陈林达率43师、195师残部5千余人,退守文家台村。上级电令,次日8时,3纵和2纵联合进攻。知己知彼的韩先楚对新5军这个老对手很了解,它以能打善溜、见风使舵的滑头,而多次逃生。夜长梦多,韩先楚顿生警觉,友军未到,必须缠住、锁定新5军。韩先楚机断专行,当夜提前攻击,老谋深算的陈林达也准备半夜突围,不谋而合,比泥鳅还滑的陈林达束手就擒。

二、同台竞技

林彪以打胜仗为标准,不拘一格用人才;不屑打仗不动脑、一味莽撞硬拼的“悍将”。主帅用人的导向,再加东野(四野)有我军精锐的底子,因此,一些有天赋的指挥员在战斗中脱颖而出,成为能征善战、智勇双全的虎将,其数量远超其它各路野战军。强将手下无弱兵,有的个性突出的虎将带的部队特别能打,因此一些将士居功自傲、比较粗野。当年的东北,有几个两头冒尖的部队:打敌人凶狠,对自己人横。一些四野老人说,那是名副其实的“野”战军——野得很!他们不时与兄弟部队闹摩擦:打仗抢战利品,行军抢路,宿营抢房等等。如,东野2个“好战份子”之一的钟伟所率的25师,及616。而与这2支王牌部队“相媲美”的,还有邓华的“真能打,也真能抢”的7纵。3它以地方部队身份露面,时间不太长,就被林彪当主力用,几乎阵阵不落,7纵都是独当一面的角色。老人们都说邓华有谋略,带兵有方,看得准、打得狠,相当厉害。邓华博学多才,应该是风度谦和的儒将,但有时训人骂得狗血淋头。

邓华极有主见、性格刚烈,与另一位猛将黄永胜,是一对“冤家”。两人多次搭档,黄永胜为军事主官,邓华任政委。黄永胜高大威猛,能打敢拼,但好出风头、专横跋扈。邓华军政双全,也喜欢打仗、善于打仗。两人常意见不合、争吵不断,2次不欢而散。在后来的战斗岁月,两人均大显身手,但邓华始终技高一筹。抗美援朝,邓华取代黄永胜,带兵出征,从而达到其军事生涯的高峰。其实,真正的擂台赛主角,应是韩先楚和邓华,两人都是东野(四野)出类拔萃、战功卓著的名将,是林彪手下数一数二的干将。他们极具个性,都有大智大勇的大风范;可能是“一山二虎”的效应,邓华与之比试、较劲的意味明显。这也是一种革命英雄主义的表现,我军将士赴汤蹈火、奋勇争先的壮举,是国民党军官兵难以理解和想象的。当两英雄同台献技、展示身手时,也在我军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画面。

1.辽沈战役

19489月辽沈战役第一仗,是韩先楚、罗舜初指挥3纵、25师和炮纵攻打义县。义县城墙高大坚厚,有人建议,挖洞装炸药破城。韩先楚说用大口径榴弹炮更简单,他指点打中间靠上一点,打塌的砖石形成漫坡,方便战士冲锋,一举两得!东野炮兵专家、炮兵纵队司令员朱瑞,听得连连点头。其后4小时拿下义县,歼敌万余人。林彪称赞:这是以最短促的时间,攻歼固守坚固工事之敌的新记录。

各纵队清扫锦州外围据点时,以3攻打配水池和大疙瘩的任务,最为艰巨困难。敌自吹为“第二凡尔登”、“固若金汤”的配水池,是锦州城北高地一座钢筋水泥堡垒,周围明暗火力点密布、交通壕纵横,壕外是雷场。大疙瘩是古烽火台改造的坚固地堡;它与配水池呈犄角之势。林彪交代韩先楚:“这里是锦州的门户,不打下它,就没有攻城制高点,就拿不下锦州。”19481012凌晨,发动攻击,经一天浴血苦战,201营夺取配水池后,600多人仅剩6人。但大疙瘩未克;韩先楚亲临火线,发现其后有一条补充兵员和弹药的交通壕,派一个连侧击,断其“命脉”,一举攻占。

总攻锦州,主要突击方向为南北对攻。城北是敌防御重点,由韩先楚指挥2纵、3纵、617师和炮纵主力攻打;邓华指挥7纵、9纵和炮纵一部,突击城南;段苏权率8纵加1纵炮团,对城东进行辅助攻击。

14总攻,3纵在炮火掩护下,仅10余分钟突破城墙,接着又攻打一个又一个坚固楼房工事;会同兄弟部队摧毁了国民党东北“剿总”锦州指挥部及第6兵团司令部;范汉杰出逃,敌陷混乱、土崩瓦解。锦州31小时即告解放。3纵一路攻坚、啃硬骨头,异常艰难、伤亡惨重,歼敌1.5万余人。

邓华指挥7纵也较快突破入城,不到2小时,首先攻入敌核心阵地。敌重点设防城北,没想到城南又杀来一支主力部队,一路过关斩将、进展迅速、直捣黄龙;范汉杰措手不及、左支右绌,但大势已去、无力回天。7纵在攻锦战役中歼敌3万余人,居各攻城纵队之首7纵的战果辉煌,得益于邓华战前的细心谋划,其排兵布阵,除多消灭敌人、多缴获,还布置防兄弟部队插入、分一杯羹。战斗收尾时,旧城有敌万余,7纵拒绝别部参战,为己扩大战果。3其后,7纵参加围歼廖耀湘兵团,歼敌万余人,俘敌军长郑庭策。

辽西会战,韩先楚指挥3纵一举摧毁廖耀湘兵团通讯指挥所和3个军部,敌群龙无首、混乱不堪;10多万人马,两昼夜间全军覆没。此役韩先楚功居榜首;3纵还生擒蒋军名将廖耀湘。整个辽沈战役,3纵共歼敌3.9万余人。

2.海南岛战役

19502115兵团司令员邓华召开解放海南岛的作战会议,邓华等人提出偷渡的设想,得到大家认同。然而,对渡海运载工具和大规模作战的时机等问题,43军军长李作鹏和40军军长韩先楚争论激烈。李作鹏觉得只有装备登陆艇和机帆船,才能大打,这样风险小、把握大。韩先楚认为等装备延误战机,应尽快大举登陆,木帆船是唯一的选择。双方争执不下,林彪裁决:按李作鹏的办。4会议最终决定,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作战方针;渡海登陆工具以改装机帆船为主,渡海作战时间延长到6月,甚至是“以争取1950年完成任务为原则”。5-7韩先楚觉得大量改装机帆船不现实,最后只能用木帆船。他了解到,在谷雨(4月20)前一段时间,常有北风或东北风可利用,过了谷雨便是逆风。韩先楚当机立断,违令自行部署;他和军党委统一意见,不向下传达广州会议内容,规定在3月份前,必须完成一切作战准备工作。40军一直在抓紧作战训练,节假日也不休息。

此时,海南蒋军一面抢建海岸防线,一面组织多路优势兵力清剿我琼崖纵队。琼纵处境越来越艰难,面临生存危机。冯白驹司令员希望大军迅速渡海,或派小部队偷渡,支援他们。年初已计划43军一个团先行偷渡,一直没实现,林彪很不满意。216日,林彪召见邓华,开口就问:40军为什么不动?邓华无语,他难以解释为何坚持“43军先动,40军后动”。第二天,野司告知韩先楚:你军也可自行组织小规模偷渡,具体情况由你们酌定。4

3540军一个加强营偷渡成功。322,韩先楚要求40军提前登陆作战,与邓华发生激烈争论,林彪来电支持执行野司命令的邓华;5此后,性格刚烈的邓华留下了心结。6 4 月1 , 40军和43 军各有2批共8000 余人偷渡登上海南岛。谷雨将至,韩先楚心急如焚、朝思暮想、夜不能寐。46晚,韩先楚口授,起草了长篇电文;47凌晨,分别致电15兵团、四野、军委,5要求立即发起海南战役,并立下“军令状”:“如果43军未准备好,我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他已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就是用一个军,他也要拼死一搏全力拿下海南岛!

韩先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烈要求、犯颜苦谏,甚至越级报告;重点做了林彪的说服工作:继续偷渡,风险增大;船只有去无回,难以为继。如错过谷雨,海南解放将长期拖延,后果难料。林彪终于被打动了,当即批示“按先楚同志意见办!”毛主席也表示同意。68-9410日,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告知15兵团立即实施。6943军措手不及,改变计划,尽全力也只能勉强保障近2个团渡海。因韩先楚的远见卓识、机断专行,40军有6个团参战,这才保障了足够的兵力。4161930分,12兵团副司令员、40军军长韩先楚和解方(40军第一副军长)领军,乘木帆船出征,率先成功登陆,突破敌军防线。

毛泽东基于金门岛失利的教训,指示登岛部队中要有统一指挥2个军的指挥官。韩先楚随军登岛,现场指挥、临机应变,这最有利于战役的胜利;他是兵团指挥员,理应全权指挥。邓华没有执行毛泽东的指示,他掌控一切,隔海遥控、发号施令,事后引起一些议论。5710有文章回忆“在登陆战役中由于种种原因, 四十军军部除与上级指挥部和琼崖纵队沟通了横向联系外, 与其它兄弟部队, 特别是与四十三军登陆部队却没有沟通电台联系。”11战斗中,40军与43军不能直接联系,不了解对方战况,实际影响协作、徒增伤亡;其间,43军登陆部队深陷重围,正在拼死抵抗,40军却毫不知情。韩先楚是经过分析、研究,才得出了准确的判断,取得了战斗的主动权。8

海南全岛解放的日子是195051日;其后不到2个月,625日朝鲜战争爆发,627日美国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此前,韩先楚并不知琼州海峡有强敌封锁的危险,但他明白拖延的风险难测;岛上我军(偷渡部队和琼崖纵队) 3万余人6的安危,也让他寝食不安!正是韩先楚的军事战略家眼光、锲而不舍地拼命苦谏,才使新中国避免了一次重大的挫折!

  3.抗美援朝

19506月,朝鲜战争爆发。为防不测,中央决定以战略预备队四野13兵团为主,组建边防军。林彪、罗荣桓提议由邓华取代黄永胜担任该兵团司令员,最终15兵团司令部与13兵团司令部对换。1950101913兵团入朝,邓华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是彭德怀司令员的主要副手。邓华、洪学智(副司令员)提出先头 4 个军一起入朝,再调一个军维护后方;彭德怀赞同,中央批准后,还安排了其他后续部队。这使我军形成了有力“拳头”,取得初战的一个又一个胜利。

195010月,韩先楚参加抗美援朝,先后任志愿军副司令员、19兵团司令员;从第一次战役到第四次战役,韩先楚都在前线指挥作战。第一次战役,他指挥部队连续突袭、攻其不备,对冒进之敌以迎头痛击。1113,研究第二次战役的作战方案,韩先楚提出以德川为突破口,用3个军出击,断敌退路,配合正面各军夹击敌人。邓华不以为然:应避强击弱,在东线围点打援,运动歼敌。他质疑:前后各3个军,兵力平分,若穿插不进怎么办?韩先楚回应:3个军还插不进去?我用2个军,保证打进去!最后,彭德怀选定韩先楚的方案。

1125黄昏,韩先楚指挥3842军出其不意对德川、宁远韩国7师、8师发起攻击,歼敌大部。美国媒体惊呼:“大韩民国军队第2军被歼灭,业已被完全消灭不复存在。”韩军迅速崩溃,美军主力右翼暴露,韩先楚意识到,必须抢先断敌退路,否则机械化之敌会逃之夭夭。他当机立断,指挥38军主力向军隅里攻进,113长途奔袭、大胆穿插敌后三所里,同时抢占龙源里,切断了敌退路。11314小时前进725公里(地图直线距离,实际山路更长),创造了步兵进攻战的奇迹!其后,我军多路出击,敌军全线动摇、崩溃,10天败退300多公里,逃至三八线以南,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溃逃中翻车身亡;美报刊称这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38军因此被彭德怀誉为“万岁军”,并称韩先楚是“万岁军”的“运筹人”。

123117时,第三次战役打响,韩先楚指挥主攻方向的西线4个军和人民军1军团,突破“三八”线防御阵地,直取汉城,其后打到“三七线”。在追歼逃敌的过程中,韩先楚发现,新任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放弃汉城后,是有计划后撤,每天只撤2025公里,算好为我军一夜行程,以保持接触;企图待我补给不足的疲惫之师深入后,择机杀回马枪。韩先楚深窥其奸,见好就收;他报告了彭德怀,并建议收兵。195118,韩先楚在汉城宣布第三次战役结束。125趁志愿军急需休整、补充的时刻,李奇微发动大规模反攻。形势极为不利,韩先楚认为难以直接粉碎敌进攻,应利用有利阵地消耗敌人,寻找战机。他将此想法报告彭德怀,得到认可。我军第四次战役采用“西顶东放”方案,即韩先楚率部在西线顶住敌军主力,待东线敌人深入、突出后,邓华率我军主力择机歼敌,以反击、粉碎敌进攻。

天下没攻不破的防线,面对火力强度高出几十倍的强敌,大规模防御是自寻绝路,世界无成功先例。只有中国军人,才能创造奇迹!韩先楚探索了现代战争条件下运动防御的新战术,取得了成功的范例。他深入防御阵地,指导兵力、火力布置,战斗中不断总结经验,修正、完善。韩先楚创造性地采用了“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火炮疏散配置、阵地机动防守、各部逐次抗击等策略,并使用分散隐蔽、靠近突袭、夜间反击等机动灵活的战术,有效地杀伤了敌人。防御战异常惨烈,我一个团级阵地,每天承受数万发炮弹,敌机地毯式轰炸,连小石块都炸成粉末。志愿军以血肉之躯,抗击敌钢铁洪流;节节抵抗,有效地阻滞了美军;战至27,敌14个昼夜仅推进18公里。此时,东线之敌进入砥平里、横城一线,态势突出、翼侧暴露;战机显现。

邓华想先打横城,他觉得:砥平里美军战力较强,有工事,不易分割歼灭,容易打成黏糊战。横城韩军战力不强,可速歼。韩先楚建议先打砥平里,他认为:从战略角度看,砥平里属枢纽,一旦攻占,敌将全线动摇;打横城消灭韩军,对全局影响甚微。彭德怀举棋不定,8日下午,他决定先打砥平里,深夜又觉打横城有把握。9 日晚,韩先楚来电,再次力主先打砥平里;彭德怀给邓华发电,先打砥平里。其后,他又顾虑是否干预前线指挥员过多?便致电邓华:“究竟如何打法,由你最后决定”。7邓华当然用自己的方案,先打横城。

11日发起的横城反击战,我军宰获颇丰,歼敌12万余人。13日夜,邓华指挥攻击砥平里;由于对敌情判断失误,仓促上阵、兵分多头、协同不利,又缺少炮火支援(40军军长温玉成称之:“没有协同的乱仗!”);志愿军战士英勇无比、舍命拼杀,曾一度即将突破,最终功亏一篑,战斗失败。东线反击未达目的,西线阻击已无意义;我军撤离汉城、撤过汉江,全线转入防御,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失利;这也给第五次战役埋下了隐患。砥平里之战使美军了解到,志愿军火力弱、持续力差等弱点。美军改进战术,整建制部队再被围,便用装甲车辆形成环形防御,再以强大的地面、空中火力反击,使我军进攻难以为继。《美国第8军简史》称:“第2师在砥平里的英勇坚守后来证明是挡住共产党进攻的转折点。”韩先楚痛心疾首!他认为,如果先打砥平里,我军蓄势待发、全力以赴,又有炮火掩护,一定能打下砥平里(何况“没有协同的乱仗”,都差一点成功!),可粉碎敌攻势;敌将难以窥透我虚实,形势会对我有利!邓华对“打砥平里指挥上的失误”,向志愿军司令部作了检讨,并通告各军。晚年的邓华对砥平里之战又有新认识,他认为韩先楚的判断正确,砥平里难打,却是打七寸、打要害!横城歼敌虽多,只是打屁股,并不致命。他还将此作为一生中的几大军事决策失误之一。12

第五次战役的战前讨论中,洪学智说:“我主张把敌人放到金化、铁原地区再打……拦腰一截,容易解决问题。”彭德怀顾虑敌坦克进入平原不好对付,主张在金化、铁原以南大打。洪学智却反对;邓华、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也都认可洪学智的打法(前线的韩先楚也与洪学智一致)。见大家都不支持,彭德怀不悦:“这个仗你们到底打不打?”会议不欢而散。洪学智深感不安!他曾任四野王牌43军军长,后为邓华的副手,两人配合默契。洪学智为人忠厚、耿直,作战有勇有谋,责任心很强。他以“参谋有3次建议权”为由,第3次劝说彭德怀:“我们打出去……是靠两条腿,敌人是坐汽车跑。我们的人又疲劳,地形又不熟,追不上敌人的汽车!另外,打远了怎么供应呀,供应线也接不上呀!”彭德怀不做声,但决心不变。邓华也企图最后补救,他提出“各兵团小的穿插,打多少算多少,然后再向敌纵深穿插”的稳妥战法,这实际上是间接否定彭德怀的大规模穿插,最终也没被接受。彭德怀下了决心的事,旁人很难让其改弦易辙。当年让他后悔的关家瑙战斗,就是在盛怒之下,不听任何劝告,不顾伤亡、不惜代价,一定要就地消灭日军冈崎大队,“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关家垴!13仿佛是历史的重演,第五次战役失利,彭德怀追悔莫及,并认为这是他一生中四次军事错误之一。12为此,他感叹:“不听邓华言,吃亏在眼前。”“洪学智的意见是对的。”

由于美军的胡搅蛮缠,停战谈判毫无进展。1951724日,彭德怀向中央军委报告,拟以军事胜利配合谈判;后准备13个军和人民军4个军用于反击作战,定于910日发动第六次战役。820日,在开城谈判的邓华和解方联名给彭德怀发电报,认为敌已建大纵深的现代立体防御系统,此时大举攻坚,对我极端不利;建议不发动第六次战役,而待敌离开坚固阵地向我进攻,志愿军以逸待劳,可大量杀伤其有生力量。最终,毛泽东采纳了邓华、解方的建议。果然,敌人于1951年夏秋季发动大规模进攻,我军依托野战工事抗击、择机战术反击,取得歼敌15.7万余人的重大胜利。各国军事评论家都对此临机应变、转攻为守的策略调整,给予很高评价!14

    19519月,根据毛泽东“决不允许敌人在西海岸登陆”的要求,韩先楚被委以重任,成为西海岸指挥所司令员。在他的指导下,西海岸构筑了坚固工事,拟订了完整作战方案,防御能力大为增强。19528月,韩先楚调任第19兵团司令员,指挥秋季反击战。不久,因病情加重,奉调回国治疗。

19535月中旬,我军发起夏季反击战役,歼敌4.5万多人。以打促谈,产生效果;6月中旬,停战协议基本达成。突然,韩国当局扣留朝鲜人民军战俘,叫嚣“北进”、“单独干”,明目张胆地破坏停战协议。代理司令员邓华拍案而起,对副司令员杨得志说:“看样子还得给李承晚点苦头吃才行!”他盯上了韩军占据的突出部,打掉它,可将实际停火线拉直。毛泽东同意:再打一仗“极为必要”。金城战役于713夜打响,志愿军以6个军向韩军4个师发起攻击,1小时内全面突破25公里正面防区,歼敌大部。随后,又打退美韩军7个师的大小反扑1000余次,至727停战时止,各战线共歼敌7.8万余人,我军防线向南推进178平方公里。金城反击战胜利后,邓华正式出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三、讨论

1.名将炼成及环境因素

要深入地了解、研究四野(东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绕不开四野(东野)主帅林彪;在他们功成名就的道路上,林彪是一个重要的带头人。韩先楚一生都痴迷于打仗,他不放过任何机会、向任何人学习相关知识;早年研究平型关伏击战下的工夫,无人可及。东北战场的交往,他对林彪那种随机应变的指挥才能和不拘一格的大将风度非常佩服。韩先楚足智多谋、骁勇善战、连战连捷;林彪也是由衷赞许。辽沈战役关键之仗——打锦州,从头至尾,韩先楚都是承担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的最艰巨任务,他自认为是林彪的信任。邓华跟随林彪多年,通过耳濡目染及林彪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聪明过人的邓华学到了不少真本事;他在东北战场开始扬名,仗越打越好。林彪尤其注重中高级指挥员的培养,多次亲自授课,将其战术思想进行灌输,并在战斗中检验、提高、完善。秀水河子战斗首次试用“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获得成功。其后,他对战术研究抓得更紧,对指挥员的要求不断提高;如,三下江南战斗,部队到位20分钟,就必须报告现场地形、当面敌情;逼着指挥员学习战术、用脑打仗。跟不上者让位,去二线部队。林彪为有悟性、灵性的战将提供了充分施展的空间,邓华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锤炼成钢,在众多虎将中脱颖而出。     

林彪甚至提倡:“要敢于打违抗命令的胜仗,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三次违抗命令。”1948年初,钟伟由师长破格提拔为12纵队司令员。后来钟伟更加“疯狂”,辽西会战时,钟伟连违中央军委和东野总部2道命令,擅自突袭沈阳;其手下1个师拒绝跟随,钟伟就以手头的2万人,打进了有10余万守敌的沈阳,吓得林彪赶忙调兵接应,结果辽沈战役提前结束。对林彪号召积极的机断专行,能够大胆响应、努力实行、最为突出的,是钟伟、韩先楚和邓华;因此也有了不少脍炙人口、经久不衰的传奇故事、惊世壮举!但也有例外,陈光也是一位打违抗命令之胜仗的东野虎将;他性格强悍、我行我素,能征善战、个人英雄主义突出1946411,林彪回复中央,对打长春“无甚大把握”。418陈光攻克长春,让林彪极为难堪。其后在停战期间,陈光未经林彪同意,又发起新站、拉法战斗,虽取得军事胜利,却造成政治被动。他多次公然违背林彪的命令,后在林彪的打压下,最终离开部队。

林彪后为东北军政主管,其智慧、魄力、见识,确实高人一等。陈云认为,避免锦州决战和果断从四平撤退,是林彪挽救东北危局的明智之举。其后,林彪大抓根据地建设、剿匪、土改,赢得了民心、巩固了政权;他对部队进行整编、训练战斗力迅速提高;这为胜利打下了基础。回看历史,军事战略家林彪的业绩辉煌,功不可没!另一面,林彪孤傲、深沉,其记恨、不饶人的特点,在战争年代也有所显露;这为他后来参与政治斗争的晚年悲剧,埋下了伏笔。当年,冀察热辽军区因8纵司令员黄永胜工作粗疏、生活不检点等原因,再三要求由段苏权替换,林彪迫不得已点头;后来他对段苏权大加“关照”,最终爱将黄永胜恢复原职。林彪心机之深、手段之辣,初显未来“大政治家”的身手,让领教者惊诧不已、有苦难言!

1948926凌晨3时,东野总部电令8纵:攻占机场,阻敌援锦。但天亮才见到指令的8纵首长们知道,8纵处的城东机场已废弃,9纵附近城西机场在用,顿时产生疑惑:心细如针的林彪舍近求远、违背用兵常识,8纵奔袭几十里,越过9纵驻地去作战?正在大家争论不休时,催促电话到了,一阵训斥后,改派9纵攻打机场。敌已空运锦州2个团(林彪给军委报告夸大为2个师)8纵、9纵都通报批评,毛泽东也表示不满。15锦州,林彪交代段苏权:“你们纵队的任务是钳制敌人,你们吸引的敌人越多,挨的炮弹越多,你们完成的任务就越好!”南北对进的主攻方向, 4个纵队加1个师和炮兵纵队、战车团打西城,共有各种口径火炮约900门。8纵单独打东城,仅有1个山炮营40门小口径火炮;原配属有1纵炮团,因大河涨水、道路泥泞,战前赶到部分重炮,却没有炮弹。锦州东面也是敌防御重点,开战后,8纵的小口径炮无法摧毁敌坚固工事,段苏权严令炮兵抵近射击,掩护突击队连续爆破,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攻占了敌“剿总”锦州前进指挥所,歼敌万余,93军军长。8与我军主攻方向兵力、火力相差如此悬殊,仅6小时突破,并取得相当不错的战绩。林彪无视自己的作战要求和8纵血拼战果,在战斗过程中、向军委报告中,多次指责“8纵进展迟缓”。对林彪出尔反尔的“特殊关照”,一些8纵将领怨声载道,段苏权忍辱负重立即制止。16辽西会战,8纵阻截廖耀湘兵团,促使其全军覆没。林彪报告军委,谎称廖兵团是被我辽南独立2师在台安阻截;他几次电报批评8纵没完成阻截任务。然而,廖耀湘撰文:“向营口撤退之路在大虎山以南被截断了(822师位于大虎山以南)1025,第49军从半拉门地区出发……在通过大虎山以南地区被解放军包围……退营口之路被关闭了。”第49军军长郑庭芨撰文:“25日拂晓,我在半拉门仍然命令第49军依计划向营口前进,不料部队刚刚前进不到10华里地区,第105师的1个步兵团在六间房以南被解放军包围,失去联络。”郑庭芨给段苏权的信中说:“第8纵队在六间房战斗的胜利,使国民党廖耀湘兵团向营口撤退计划完全失败”。15-16辽南独立2师长左叶回忆文章说:“1025中午……苏静同志布置任务之后,一直等到独立2师从盘山出发,确信情况不会再有变化才登车返回‘野司’。”16可见,1025上午8点,8纵在六间房堵住廖兵团时,辽南独立2师还在遥远的盘山。128,段苏权离开8纵,降职调任东北军区作战处处长。  

罗荣桓曾说,林彪“喜欢搞小圈子”。战争年代,林彪爱才,但亲疏有别,通常破格重用跟随多年的爱将;19495月,44军军长邓华越级提升为15兵团司令员,后来黄永胜也升任了13兵团司令员。论指挥能力和战绩,韩先楚强于邓华,更大大超过黄永胜。邓华性格刚毅、敢怒敢言,但他很知道分寸,对林彪敬畏有加。第3打四平,他2次建议,林彪都没采纳;但邓华掌握的关键信息——守敌远超林彪预计,他考虑“关于四平守备兵力,尚未经由战争实践证实,万一不是这么个情况,是要承担责任的。”17因此没向林彪提出,他没想到,这种小心、顾虑,会有此等结果。当时若将信息来源,作为参考提供,便于林彪接受,或许这个败仗可以避免。韩先楚不一样,凡涉及战斗胜负,他有想法,就一定会建言,甚至拼命苦谏。而敏感孤傲、自尊心强的林彪似乎更欣赏邓华的老成持重、知所进退(有文章说:“邓华曾两度在林彪手下任职达十年……邓华常有意见与林相左,使林深感不悦。这不符合事实)。然而,以韩先楚和黄永胜来说,林彪选黄永胜任兵团司令员,更是明显的任人唯亲。但在入朝作战前,他还是明智地建议将黄永胜换了下来。如果韩先楚是13兵团司令员,成为彭德怀的主要助手,他就有更大的可能性,让砥平里关键之战的结果翻转,那又是一个新局面。历史给韩先楚的舞台不够大,其军事才能远没有充分发挥,若林彪能唯才是举、人尽其才,重用韩先楚,我军史又将增添光彩!

2.历史的经验与教训

前些年,由于郭伯雄、徐才厚等腐败分子的祸害,严重削弱了我军的战斗力,有着光辉历史、惊人业绩的人民军队,还能不能打仗,成为十分严峻的问题。早在2012年,军委领导就指出:“我们今天关键是人的差距……是将军的差距。”将军队伍的素质决定了全军命运,进而决定了国家和民族命运,绝不可等闲视之!我们迫切需要信仰坚定、能力超群、果敢机断的血性将军早年,我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涌现出一批智勇双全的名将,他们展现的智慧、魄力和担当,世所罕见。应学习、研究他们,让当年人民军队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势早日回归!而四野名将韩先楚和邓华,就是其中杰出的2位;他们有本事、有血性、有个性,在历史上留名,为人们所敬仰。

韩先楚献身事业、痴迷打仗,他钻研战略战术,废寝忘食、如醉如痴;其技艺超群、出神入化。他非常清醒冷静,从无常胜将军的通病——骄傲、轻敌,因见过太多血的教训!好学不倦、深谋远虑,让他非常自信;以小代价获取大胜利的愿望,让他非常执着。因此,韩先楚的指挥生涯从无败绩,创造了军事奇迹;被国内军史专家公认为:“最好的前线指挥官”;18同时也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战略家”。1他英勇善战、百战百胜、战绩惊人!如,生死攸关的独树镇突围、长乐村血战,1-2扭转困局的鞍海战役、新开岭大捷,力挽狂澜的坚守南满、力谏战海南,其神来之笔:奔袭威远堡、夜袭文家台、奇袭胡家窝棚……等等。堪称我军指挥员的楷模!

邓华善于审时度势、随机应变;敢于主动寻找战机,打没有命令的胜仗。他缜密细致、独立思考、从不盲从,常以独到见解,直言相谏,推动上级优化决策。如,三战四平、攻打锦州,他主动建言献策,真知灼见、高人一筹。其后,血战四平,英勇顽强;锦州歼敌,名列榜首。中央军委电令打塘沽,战斗中,邓华机动灵活地执行命令;同时,从战役全局角度思考,精细分析利弊得失,大胆建议军委改变战役方向;避免了大损失,取得了好效果,得到毛泽东肯定。邓华足智多谋、骁勇善战,也是我军优秀的高级指挥员。

抗美援朝,是我军经历的第一场高度现代化的战争,是人民军队成长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志愿军从鸭绿江边开始,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打退500公里,取得了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的胜利!邓华、韩先楚辅佐彭德怀,志愿军打出了军威、张扬了国威!邓华知人善任,在出国作战的前夕,将已被叶剑英留用的洪学智挖了过来,并调来了12兵团参谋长解方;结果证明了邓华的眼光独到。彭德怀获朝鲜一级国旗勋章后说:“如果真的要论功行赏的话,得勋章的,应该是洪学智。”面对美军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洪学智组建的“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成为我军胜利的重要保障。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惊叹:“共军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了惊人奇迹。”彭德怀每遇疑难军情,常会吩咐:“叫‘诸葛亮’来谈谈情况。”解方便是此“诸葛亮”,他为彭德怀出谋划策、决胜千里,功不可没。邓华全程参与抗美援朝,从志愿军入朝前的建言,到战争初期的战役策划;从战略防御阶段的出谋、决策,到指挥上甘岭战役、金城反击战;都展现出深谋远虑和卓越指挥才能,其军事成就,举世瞩目。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具有反思精神的邓华晚年,对没先打砥平里造成失利,追悔莫及。12如果他与韩先楚没有心结,关系融洽、交流顺畅,认真听取韩先楚的见解;那么,被国际军界称之为转折点的砥平里之战,就是另一种结果,抗美援朝的胜利将更加辉煌!若两人精诚团结、优势互补,那又会上演多么精彩的大戏!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我军名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的个性张扬,有的深沉内敛;但他们都是信仰坚定、勇于献身,在戎马生涯中以命相搏,置之死地而后生,历经磨砺,终成大器。战争年代,常机断专行,打无命令之胜仗的铁血战将韩先楚、邓华等人的战绩,是很好的军事研究案例;英雄们当年的经验和教训,很值得现今我军指挥人员参考、借鉴。今后的高科技战争,战场变化多端、战机稍纵即逝,军事主官必须审时度势、当机立断,才能赢得胜利。合理的机断专行,应是着眼全局、出于公心、为了胜利的明智之举;绝不是逞强好胜的个人英雄主义,更不许任性妄为、蛮干胡来,这有多少血的教训啊!令严方可肃军威,经历战争洗礼的强军铁律,塑造了许多英雄劲旅、百战名将。今天,对党忠诚、军事过硬、纪律严明,是对我军将领的基本要求;恃才傲物、随意任性,遗患无穷。如,我集团军军长精明强悍、能力超群、十分出色,却因喝酒致人死亡,又作假谎报,终被撤职。习主席批评:欺骗上级,对党不忠诚。9军报称之为“顶风违纪的典型”,这也对军队指挥员敲响了警钟。从严治军、从严治官,做到军令如山、守纪如铁,才有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战斗力。

 

参考文献

[1]  夏明星,高桃源. 从篾匠到名将——上将韩先楚传奇[].党史博采(纪实)2007(7)

[2] 百祺. 百战百胜、举世罕见的军事奇才韩先楚. (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885835.html

[3] 张正隆. 雪白血红[].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9.8

[4] 方天,常青,建华. 四野最后一战[].北京:国防大学出版社,1995.6

[5] 钟一. 《解码解放海南》——还原真实的解放海南历史. (源自《海南日报》,人民网)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3417362.html

[6] 百祺. 海南岛战役后韩先楚与邓华有何“是非”可言?(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2/168344239.html?t=1533085116178

[7]  张正隆. 战将:韩先楚传[].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2000.8

[8] 韩先楚.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跨海之战[ N ].人民日报,1962.7.315.

[9]  金一南. 将军是如何炼成的——指挥与决胜的思考. (金一南将军讲座)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6270942750345055&wfr=spider&for=pc

[10] 百祺. 海南战役是与非:无事生非贬英雄!于心何忍?(源自《强国论坛》,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2/168908338.html

[11] 李伯秋,尹灿贞. 海南岛战役中的解方同志——海南岛解放45周年追忆[].党史博采1995(5)

[12] 燕昭文. 大国尊严:重述朝鲜战争的前世今生[].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5

[13]  姚联合. 彭德怀一生四大败仗之一:浴血关家垴[]. 国家人文历史,2010(20)

[14]  夏明星,陈华瑜,许大强. 邓华将军在朝鲜战场[].名人传记,2007(12)

[15]  李杰. 受林彪“特殊关照”的东野八纵司令[].湖南文史,2003(3)

[16]  权延赤.纪实文学:林彪将将.(源自《军事》,网易新闻) http://war.163.com/07/0410/14/3BNMPNUH00011232_all.html

[17]  罗印文.邓华将军传[].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5.8

[18]  陈耿韩先楚夫人忆“旋风将军:他是最好的前线指挥官. (源自《海南日报》,中新网) https://www.chinanews.com/cul/news/2010/04-26/2247868.s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