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9-01-09 13:50:50 12134字 ( 3/1335)

80年过去,“花园口”是否还会决堤?(原创首发)

今天,蒋万安掉进了“粪坑”( 媒体所言),让人感觉蒋嫡系特别的不靠谱。但话说回来,蒋嫡系的不靠谱并非始于今日,而是由来已久,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翻开抗日战争的历史你就会发现, 不光是他系与蒋貌合神离, 而且连自己的嫡系也都是二百五, 不是现在流行的360, 因为一旦战场上出现了点危机或险情, 你很难搜得到他们, 因为他们不仅跑得快, 而且跑得超前,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整体嫡系的贪生怕死, 不仅造成了整体嫡系的节节败退, 同时也导置了大量的惨无人寰的事件发生,所以就整个抗日而言,蒋嫡系对于百姓所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的。徐州会战时,蒋介石从周边调来了总共20万的人马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由于当时日本人刚刚在台儿庄打了败仗因此复仇心切,加上整个的战场日本人占有空军优势(同时陆军机械化水平总体也比较高),所以日军紧急集结了30万的军队企图对老蒋的20万嫡系实施包围轰炸。由于徐州地区平坦,非常有利于机械化运作,同时也有利于空军作战,老蒋担心中央军被日军生吞,权衡再三后准备放弃作战计划,将部队拉向山区打运动战,那知日军紧追不放,欲将20万的蒋直系置之死地而后快。为阻援军并切蒋直系退路,其间日军土肥原强渡黄河,率2万军队孤军深入,老蒋认为有机可乘,遂派12万大军以六倍的兵力对土肥愿所部实施包围,逼迫土肥原突围。刚开始,“土肥原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兰封。镇守兰封的是蒋介石的爱将桂永清。桂手下的蒋嫡系第27军,装备精良,甚至有一个德式战车营的支援这是连日军的师团也未必有的,但桂永清军只守了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日军步兵还没有冲锋,桂永清所部就开始全线溃退,往兰封以西的地方逃去。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不料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守商丘的第8军黄杰所部又不战而逃了。守军还未与日军先头部队交火,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让位于商丘和兰封一带的中国军队又处于被日军东西夹击的危险境地。黄杰逃跑的理由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

 

桂永清和黄杰这两个抗战历史上的丑角,上演了两个抗战史上的经典段子,让国军在抗日战场上的畏战表现声名远扬,也让老蒋的军队在历史上留下不光彩的一页。但蒋直系的危害还不仅限于自己被日军追着跑或者是自己被日军吃掉,而是它还会祸害百姓,造成中国百姓大面积的生灵涂碳,民不聊生,花园囗的决堤就是震惊世界的铁证。

 

花园囗的决堤,老蒋的解释是为了扭转战局,但你如果通读那段历史你就会知道,其实从徐州会战到花园囗的决堤都是蒋介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在挖自己的坑,这坑在埋葬自己嫡系的同时也埋葬多达89万的无辜百姓,造成史上惨无人懁的大悲剧,让当时的世界媒体为之震惊。当时徐州所属是第五战区,司令是李宗仁。李宗仁虽然刚刚取得台儿庄大捷,但他头脑并不发热,当他接到徐州会战的命令之后曾力陈自己的主张,认为从兵力(中方少日方多)地形(平原有利于日军机械化部队的推进)等诸多因素来考虑,国军不宜在徐州与日军对垒,他建议老蒋取消徐州会战,但一直存小人心态的老蒋却认为此举是李宗仁为保存实力而找的借口,断然拒绝了李宗仁提出的打运功(游击)战的建议,其结果却应了李宗仁的推断,部队一进战场就受到了日军的包围而后来花园口的决堤更是自己嫡系造的孽,当时的中央军不是不会打,而是根本不想打,他们一听枪声就跑,一看日军就投降,所以当时的老蒋扒开黄河堤也是出于无赖,因为他确实是不想自己几十万的中央军毁于徐州,因为那是他的命根子。

 

以水代兵虽然不是老蒋的首创,但象老蒋这样为保存几十万的军队却要近百万的百姓为其垫底的作法在历史上实属罕见,这充分说明了老蒋对于民族和国家的叛逆和异化,而今天掉进“粪坑”的蒋万安会不会成为为嫡系招魂的搅矢棍,把历史又搞得臭气熏天?尤其是在气象战高度发达的今天,历史还会不会上演惊人相似的一页:假如在台湾再来一场新版的徐州会战,国军还会不会扒开“花园口”?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9-01-11 07:18:01 88字 ( 0/226)

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10日妄称大陆游客到台湾“刺探情报”“危害国安”。台媒称,蔡当局去年共以“危害台湾安全”为由抓了174人。台网友对此无语,直呼蔡英文不要再政治

今天,蒋万安掉进了“粪坑”( 媒体所言),让人感觉蒋嫡系特别的不靠谱。但话说回来,蒋嫡系的不靠谱并非始于今日,而是由来已久,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翻开抗日战争的历史你就会发现, 不光是他系与蒋貌合神离, 而且连自己的嫡系也都是二百五, 不是现在流行的360, 因为一旦战场上出现了点危机或险情, 你很难搜得到他们, 因为他们不仅跑得快, 而且跑得超前,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整体嫡系的贪生怕死, 不仅造成了整体嫡系的节节败退, 同时也导置了大量的惨无人寰的事件发生,所以就整个抗日而言,蒋嫡系对于百姓所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的。徐州会战时,蒋介石从周边调来了总共20万的人马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由于当时日本人刚刚在台儿庄打了败仗因此复仇心切,加上整个的战场日本人占有空军优势(同时陆军机械化水平总体也比较高),所以日军紧急集结了30万的军队企图对老蒋的20万嫡系实施包围轰炸。由于徐州地区平坦,非常有利于机械化运作,同时也有利于空军作战,老蒋担心中央军被日军生吞,权衡再三后准备放弃作战计划,将部队拉向山区打运动战,那知日军紧追不放,欲将20万的蒋直系置之死地而后快。为阻援军并切蒋直系退路,其间日军土肥原强渡黄河,率2万军队孤军深入,老蒋认为有机可乘,遂派12万大军以六倍的兵力对土肥愿所部实施包围,逼迫土肥原突围。刚开始,“土肥原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兰封。镇守兰封的是蒋介石的爱将桂永清。桂手下的蒋嫡系第27军,装备精良,甚至有一个德式战车营的支援这是连日军的师团也未必有的,但桂永清军只守了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日军步兵还没有冲锋,桂永清所部就开始全线溃退,往兰封以西的地方逃去。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不料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守商丘的第8军黄杰所部又不战而逃了。守军还未与日军先头部队交火,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让位于商丘和兰封一带的中国军队又处于被日军东西夹击的危险境地。黄杰逃跑的理由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

 

桂永清和黄杰这两个抗战历史上的丑角,上演了两个抗战史上的经典段子,让国军在抗日战场上的畏战表现声名远扬,也让老蒋的军队在历史上留下不光彩的一页。但蒋直系的危害还不仅限于自己被日军追着跑或者是自己被日军吃掉,而是它还会祸害百姓,造成中国百姓大面积的生灵涂碳,民不聊生,花园囗的决堤就是震惊世界的铁证。

 

花园囗的决堤,老蒋的解释是为了扭转战局,但你如果通读那段历史你就会知道,其实从徐州会战到花园囗的决堤都是蒋介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在挖自己的坑,这坑在埋葬自己嫡系的同时也埋葬多达89万的无辜百姓,造成史上惨无人懁的大悲剧,让当时的世界媒体为之震惊。当时徐州所属是第五战区,司令是李宗仁。李宗仁虽然刚刚取得台儿庄大捷,但他头脑并不发热,当他接到徐州会战的命令之后曾力陈自己的主张,认为从兵力(中方少日方多)地形(平原有利于日军机械化部队的推进)等诸多因素来考虑,国军不宜在徐州与日军对垒,他建议老蒋取消徐州会战,但一直存小人心态的老蒋却认为此举是李宗仁为保存实力而找的借口,断然拒绝了李宗仁提出的打运功(游击)战的建议,其结果却应了李宗仁的推断,部队一进战场就受到了日军的包围而后来花园口的决堤更是自己嫡系造的孽,当时的中央军不是不会打,而是根本不想打,他们一听枪声就跑,一看日军就投降,所以当时的老蒋扒开黄河堤也是出于无赖,因为他确实是不想自己几十万的中央军毁于徐州,因为那是他的命根子。

 

以水代兵虽然不是老蒋的首创,但象老蒋这样为保存几十万的军队却要近百万的百姓为其垫底的作法在历史上实属罕见,这充分说明了老蒋对于民族和国家的叛逆和异化,而今天掉进“粪坑”的蒋万安会不会成为为嫡系招魂的搅矢棍,把历史又搞得臭气熏天?尤其是在气象战高度发达的今天,历史还会不会上演惊人相似的一页:假如在台湾再来一场新版的徐州会战,国军还会不会扒开“花园口”?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9-01-10 09:02:33 12字 ( 0/146)

世事难料,兵无常形...

今天,蒋万安掉进了“粪坑”( 媒体所言),让人感觉蒋嫡系特别的不靠谱。但话说回来,蒋嫡系的不靠谱并非始于今日,而是由来已久,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翻开抗日战争的历史你就会发现, 不光是他系与蒋貌合神离, 而且连自己的嫡系也都是二百五, 不是现在流行的360, 因为一旦战场上出现了点危机或险情, 你很难搜得到他们, 因为他们不仅跑得快, 而且跑得超前,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整体嫡系的贪生怕死, 不仅造成了整体嫡系的节节败退, 同时也导置了大量的惨无人寰的事件发生,所以就整个抗日而言,蒋嫡系对于百姓所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的。徐州会战时,蒋介石从周边调来了总共20万的人马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由于当时日本人刚刚在台儿庄打了败仗因此复仇心切,加上整个的战场日本人占有空军优势(同时陆军机械化水平总体也比较高),所以日军紧急集结了30万的军队企图对老蒋的20万嫡系实施包围轰炸。由于徐州地区平坦,非常有利于机械化运作,同时也有利于空军作战,老蒋担心中央军被日军生吞,权衡再三后准备放弃作战计划,将部队拉向山区打运动战,那知日军紧追不放,欲将20万的蒋直系置之死地而后快。为阻援军并切蒋直系退路,其间日军土肥原强渡黄河,率2万军队孤军深入,老蒋认为有机可乘,遂派12万大军以六倍的兵力对土肥愿所部实施包围,逼迫土肥原突围。刚开始,“土肥原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兰封。镇守兰封的是蒋介石的爱将桂永清。桂手下的蒋嫡系第27军,装备精良,甚至有一个德式战车营的支援这是连日军的师团也未必有的,但桂永清军只守了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日军步兵还没有冲锋,桂永清所部就开始全线溃退,往兰封以西的地方逃去。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不料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守商丘的第8军黄杰所部又不战而逃了。守军还未与日军先头部队交火,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让位于商丘和兰封一带的中国军队又处于被日军东西夹击的危险境地。黄杰逃跑的理由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

 

桂永清和黄杰这两个抗战历史上的丑角,上演了两个抗战史上的经典段子,让国军在抗日战场上的畏战表现声名远扬,也让老蒋的军队在历史上留下不光彩的一页。但蒋直系的危害还不仅限于自己被日军追着跑或者是自己被日军吃掉,而是它还会祸害百姓,造成中国百姓大面积的生灵涂碳,民不聊生,花园囗的决堤就是震惊世界的铁证。

 

花园囗的决堤,老蒋的解释是为了扭转战局,但你如果通读那段历史你就会知道,其实从徐州会战到花园囗的决堤都是蒋介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在挖自己的坑,这坑在埋葬自己嫡系的同时也埋葬多达89万的无辜百姓,造成史上惨无人懁的大悲剧,让当时的世界媒体为之震惊。当时徐州所属是第五战区,司令是李宗仁。李宗仁虽然刚刚取得台儿庄大捷,但他头脑并不发热,当他接到徐州会战的命令之后曾力陈自己的主张,认为从兵力(中方少日方多)地形(平原有利于日军机械化部队的推进)等诸多因素来考虑,国军不宜在徐州与日军对垒,他建议老蒋取消徐州会战,但一直存小人心态的老蒋却认为此举是李宗仁为保存实力而找的借口,断然拒绝了李宗仁提出的打运功(游击)战的建议,其结果却应了李宗仁的推断,部队一进战场就受到了日军的包围而后来花园口的决堤更是自己嫡系造的孽,当时的中央军不是不会打,而是根本不想打,他们一听枪声就跑,一看日军就投降,所以当时的老蒋扒开黄河堤也是出于无赖,因为他确实是不想自己几十万的中央军毁于徐州,因为那是他的命根子。

 

以水代兵虽然不是老蒋的首创,但象老蒋这样为保存几十万的军队却要近百万的百姓为其垫底的作法在历史上实属罕见,这充分说明了老蒋对于民族和国家的叛逆和异化,而今天掉进“粪坑”的蒋万安会不会成为为嫡系招魂的搅矢棍,把历史又搞得臭气熏天?尤其是在气象战高度发达的今天,历史还会不会上演惊人相似的一页:假如在台湾再来一场新版的徐州会战,国军还会不会扒开“花园口”?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9-01-09 21:23:29 114字 ( 0/176)

放军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何雷中将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吹风会上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决心、有信心、有能力而且有手段,坚决捍卫国家的主权安全统一和发展权益。将来一

今天,蒋万安掉进了“粪坑”( 媒体所言),让人感觉蒋嫡系特别的不靠谱。但话说回来,蒋嫡系的不靠谱并非始于今日,而是由来已久,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翻开抗日战争的历史你就会发现, 不光是他系与蒋貌合神离, 而且连自己的嫡系也都是二百五, 不是现在流行的360, 因为一旦战场上出现了点危机或险情, 你很难搜得到他们, 因为他们不仅跑得快, 而且跑得超前,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整体嫡系的贪生怕死, 不仅造成了整体嫡系的节节败退, 同时也导置了大量的惨无人寰的事件发生,所以就整个抗日而言,蒋嫡系对于百姓所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的。徐州会战时,蒋介石从周边调来了总共20万的人马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由于当时日本人刚刚在台儿庄打了败仗因此复仇心切,加上整个的战场日本人占有空军优势(同时陆军机械化水平总体也比较高),所以日军紧急集结了30万的军队企图对老蒋的20万嫡系实施包围轰炸。由于徐州地区平坦,非常有利于机械化运作,同时也有利于空军作战,老蒋担心中央军被日军生吞,权衡再三后准备放弃作战计划,将部队拉向山区打运动战,那知日军紧追不放,欲将20万的蒋直系置之死地而后快。为阻援军并切蒋直系退路,其间日军土肥原强渡黄河,率2万军队孤军深入,老蒋认为有机可乘,遂派12万大军以六倍的兵力对土肥愿所部实施包围,逼迫土肥原突围。刚开始,“土肥原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兰封。镇守兰封的是蒋介石的爱将桂永清。桂手下的蒋嫡系第27军,装备精良,甚至有一个德式战车营的支援这是连日军的师团也未必有的,但桂永清军只守了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日军步兵还没有冲锋,桂永清所部就开始全线溃退,往兰封以西的地方逃去。土肥原跳出包围圈后,程潜不得不再次调兵布阵,围攻土肥原。战斗正激烈进行,据程潜预计,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就有全歼土肥原的可能,不料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守商丘的第8军黄杰所部又不战而逃了。守军还未与日军先头部队交火,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让位于商丘和兰封一带的中国军队又处于被日军东西夹击的危险境地。黄杰逃跑的理由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

 

桂永清和黄杰这两个抗战历史上的丑角,上演了两个抗战史上的经典段子,让国军在抗日战场上的畏战表现声名远扬,也让老蒋的军队在历史上留下不光彩的一页。但蒋直系的危害还不仅限于自己被日军追着跑或者是自己被日军吃掉,而是它还会祸害百姓,造成中国百姓大面积的生灵涂碳,民不聊生,花园囗的决堤就是震惊世界的铁证。

 

花园囗的决堤,老蒋的解释是为了扭转战局,但你如果通读那段历史你就会知道,其实从徐州会战到花园囗的决堤都是蒋介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在挖自己的坑,这坑在埋葬自己嫡系的同时也埋葬多达89万的无辜百姓,造成史上惨无人懁的大悲剧,让当时的世界媒体为之震惊。当时徐州所属是第五战区,司令是李宗仁。李宗仁虽然刚刚取得台儿庄大捷,但他头脑并不发热,当他接到徐州会战的命令之后曾力陈自己的主张,认为从兵力(中方少日方多)地形(平原有利于日军机械化部队的推进)等诸多因素来考虑,国军不宜在徐州与日军对垒,他建议老蒋取消徐州会战,但一直存小人心态的老蒋却认为此举是李宗仁为保存实力而找的借口,断然拒绝了李宗仁提出的打运功(游击)战的建议,其结果却应了李宗仁的推断,部队一进战场就受到了日军的包围而后来花园口的决堤更是自己嫡系造的孽,当时的中央军不是不会打,而是根本不想打,他们一听枪声就跑,一看日军就投降,所以当时的老蒋扒开黄河堤也是出于无赖,因为他确实是不想自己几十万的中央军毁于徐州,因为那是他的命根子。

 

以水代兵虽然不是老蒋的首创,但象老蒋这样为保存几十万的军队却要近百万的百姓为其垫底的作法在历史上实属罕见,这充分说明了老蒋对于民族和国家的叛逆和异化,而今天掉进“粪坑”的蒋万安会不会成为为嫡系招魂的搅矢棍,把历史又搞得臭气熏天?尤其是在气象战高度发达的今天,历史还会不会上演惊人相似的一页:假如在台湾再来一场新版的徐州会战,国军还会不会扒开“花园口”?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