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c360 发表于  2018-09-08 09:17:16 16720字 ( 2/1115)

日本传统文化、民族禀性造就了何等的国民素质?

武科大人

何为素质?所谓素质,是指在先天遗传的基础上,主要通过后天教育、环境影响及自我养成的并内化于身的基本特点和品质结构;它包括人的品质、性格、学识、能力、体质等。由此可见,首先应是一个正常的人,然后经过后天的发展,塑造健全的人格,培养优良的品质,才能锻造出高素质的人。然而,纵观日本的历史,再看今天的现实,日本具有产生健全人格的土壤和环境吗? 下面让我们通过追本溯源、抽丝剥茧,来看看日本国民素质的养成。

    一、武土道精神与町人根性

    日本是一个自然资源比较贫乏的岛国,可耕面积少,生活条件恶劣;它又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山地和丘陵占日本总面积的7l%,火山众多(有火山160多座,其活火山数十座),地震频繁(年均有感地震1000余次,有地震国之称),并经常遭受台风和海啸的侵扰,“多灾多难”的自然环境使日本民族形成了深刻的危机意识。日本的民族单一(99%为大和族)、文化一统、普遍信教(49.6%为神道教、44.8%为佛教),其凝聚力超强。

    早年,为了对抗恶劣的环境、为了发展生产求生存,需要团结互助、同舟共济,需要依靠集体的力量;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集团主义精神已经融入日本人的文化心理,成为每个社会成员的内在要求和自觉行动。日本人都认定归属于某个集体,对其忠心耿耿,集团的利益和荣誉高于一切,有时甚至可以为之牺牲个人;并以大和魂的武士道精神自傲。源于神道教、儒教和佛教的武士道对日本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持久、深远的影响,铸造了日本人的性格特点。

    神道教(简称神道)是从日本土著宗教发展而来的,最初是一种泛灵多神信仰,敬畏所有不同寻常者(包括人、鸟兽、山川草木等),以自然精灵崇拜和祖先崇拜为主要内容。自4世纪起,中国儒教和佛教先后传入后,日本人将其兼收并蓄,与神道教相互渗透、相互影响,并对后来武士道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在平安时代8世纪末,一些弓马娴熟、精于刀术的骑兵,被选拔到国衙充当警卫,这是最初的武士;其后,贵族也开始蓄养武士,作为私人武装。武士对主人忠心耿耿,为主君征战沙场,攻城掠地,以此领取俸禄。随着武士阶级的发展壮大、社会地位的提高,武士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财富和荣誉,也就成为了日本国民广为憧憬向往、梦寐以求的人生模式;日本民间谚语云:“花是樱花,人是武士”。日本近代著名思想家新渡户稻造盛赞:“日本乃是武士之所赐。他们不只是国民之花,而且还是其根。所有上天美好的恩赐,都是经过他们而流传下来的。”

    江户时代,深受神道教影响的武士们,对儒学、佛教也采用功利主义态度,肆意地各取所需;日本古学派创始人山鹿素行将这些武士言行与信仰,加以系统化、理论化,并定名为武士道,也就是所谓武士的道德规范和行动准则。武士道在继承儒家“忠”、“礼”、“智”、“信”的同时,将代表中国儒家文化真谛的“仁”、“义”置换为截然不同的“忍”和“勇”。武士道讲“忍”,就是武士要忍人所不能忍之痛苦,对人对己都要狠,残忍是其特征;“勇”使武士凶猛无比,杀戮成性。佛教禅宗的生死观是参禅悟道的第一要旨,“生为梦幻,死为常住”,重要的是追求、是“心”;这种“死生如一”的思想也被曲解,而发展到否定人伦道德、视生死如草芥的极端态度。武士道以此来鼓励战士为君主效命疆场,随时尽忠赴死。在武士道中,名誉高于生命、高于一切,为了面子可以不论是非、不顾事实、不择手段,流血送命,在所不惜。在神道教、儒教和日本禅宗交乘熏染下的武士道有明显的两重性:信佛而又嗜杀,注重礼仪而又野蛮残暴。

    日本的另一种民族特性就是町人根性。町人为江户时代对城市商人、手工业者的统称。所谓町人根性是指当时封建社会最底层的商人阶层的集团意识及行事风格。町人精于算计、见缝插针、滴水不漏,窥视商机、机警伶俐、反应灵敏;同时,阿谀奉承、小气吝啬、唯利是图、贪婪奸诈、偏狭固执也是其特征。

    千百年来,武土道精神与町人根性的糅合,并内化在日本文化和民族性格中,融入了日本国民的灵魂,日本国民性中的坚韧顽强、尚武好斗、恃强施暴、蔑视弱者、服膺强者、不问善恶、圆滑善变等特征无不打上其烙印。这种理念造就的人,在和平年代,是集团内忠顺慈孝的良民;在战争时期,便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二、日本传统文化造就的民族品格

    日本著名作家佐藤春夫认为:“日本是一个既无思想又无哲学的民族”。日本文化的弱点深刻地影响着日本民族,并导致了其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严重畸变。

    1.日本民族的是非观  

    日本神道教认为,世事无是无非,都是出于神的意志。因此,日本人在道德上不存在绝对正义观念,只要有利于达到目的便是“正义”。日本著名思想家、历史学家堺屋太一认为,日本是“一个可以为实现利益而调节正义的极便利的国家”。日本的功利主义表现为不分好坏、不知羞耻,唯利是图、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认为世间无是无非,只要精神虔诚就能战无不胜,只有孔武有力者才能赢得尊重。

    2.极端的民族主义

    有史以来,恶劣的自然条件造就了日本人极端的民族性格,他们渴望摆脱环境带来威胁,有强烈的生存需求和领土需求意识,希望通过向外扩张来补偿自身资源之不足,改善生存条件。在历史上的对外战争中,日本显得无比贪婪与凶残,从吞并琉球、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侵略朝鲜、占领台湾、侵华战争、偷袭珍珠港、入侵东南亚等,这都是施暴冲动与铤而走险的赌徒心理作怪。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曾经指出:“像这样没有间断地从战争走向战争的国家,近代世界史上,除日本外找不到第二国”。

    在许多日本国民心目中,战争就是战争,是强国之间的争夺,无所谓对错之分。日本对外的侵略战争,国内几乎无人反对,一旦侵略得手,日本举国欢庆。日本人迷信武力,相信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法则;常常是由町人根性生贪婪之欲、邪恶之心,并受武士道精神驱使步入歧途,滑向罪恶的泥潭。

    3.自私的民族自尊心

    民族自尊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但过度的自尊会导致极度虚荣和虚伪。日本为了维护其“民族尊严”和“民族优越感”,不惜文过饰非、篡改历史、否认侵略,而置中国人民和其他亚洲人民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严于不顾,这是极端自私和卑鄙的行为。然而,在美日的交往中,日本常常唯美国马首是瞻,俯首帖耳、惟命是从。日本人欺软怕硬、趋炎附势、善于变脸的做派,也大大地损伤了其所谓的“民族尊严”,给世人留下了笑柄。   

    4.暧昧的处事之道                                                             

    了解日本传统文化就可以发现,“集团主义”是日本社会最大的特征。集团意识影响了日本社会全部人际关系的风格,它潜移默化地左右着其内部成员的价值取向,个人利益必须服从于集团利益。在集团观念的笼罩下,日本人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安分守己,即使内心不愿意, 也不直截了当地说“不”。他们很少积极主动地发表自己的主张,担心“言多必失”,这是日本人自我保护的手段,至少可以表面上与众人保持一致。日本的集团意识扼杀个性自由,压抑独立意志;因此,势利是必要的生存技巧,不懂圆滑、真诚耿直的人会遭到大家的排挤打压,并被孤立于集团与社会之外,其命运将是悲惨的。

    日本人在集团内都是小心翼翼地行事,如果大多数人形成共识,心存异议者会自动选择妥协,人们的情绪、性格受到严重的压抑,精神极度空虚,喜欢追求极端的、非正常的心灵刺激;日本社会的怪异多:女体盛、金粒餐、过劳死、邀约自杀、捆绑艺术、援助交际、集体嫖娼等等。长期的忧虑、焦躁导致了众多人的情感扭曲和心理失衡,一旦有机会发泄,就可能以“集团性歇斯底里”地变态释放,表现为野蛮残忍、灭绝人性。在二战中,日本采取全民参战、整体玉碎的举国战争体制,将整个民族的破坏力发挥到了极致。

    三、表象与实质

    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其名著《菊花与剑》中传神地描述:“日本人既好斗又和善,既尚武又爱美,既蛮横又文雅,既刻板又富有适应性,既顺从又不甘任人摆布,既忠诚不二又会背信弃义,既勇敢又胆怯,既保守又善于接受新事物,而且这一切相互矛盾的气质都是在最高的程度上表现出来的。”的确,日本是一个极其独特、充满矛盾、深不可测、谜一般的民族;不了解日本的文化、历史,就难以理解今天的日本。

    被集团主义裹挟的日本民族,人们服从权威,听从指挥,行动一致,进退有序,是世界上罕见的优质劳动力集团。很多日本人像只知道工作、不知道生活的机器人一样,除了企业安排加班外,还主动无报酬地加班加点。多年来,日本国内因工作压力过大导致过劳死或自杀的事件经常发生。世人惊讶地称之为工作狂、工蜂、工作中毒者和过劳分子等,“经济动物”几乎成了日本人的代名词。对这种有背于世间伦理和人类价值观的现象,同是发达国家的许多西方学者均表示难以理解、不敢苟同。

    日本人常被灌输:“外族强盛了,就一定会打进来,别人发达了日本的生存空间就相对萎缩了。” 日本国民畸形的忧患意识、虚构的梦幻臆想、变形的民族道德,常被别有用心的右翼政客所利用,这都是造成日本当年走上战争之路,而今天又陷入右倾泥潭不能自拔的重要原因。由于整个日本社会像一部机器,运转协调、整齐划一,如果领导方向出现偏离,这架机器就会成为人类社会的洪水猛兽。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日本社会也“过劳、疲软”了,因质量管理松懈而导致重大的质量问题不断出现,近年来日本的一些产品已成为我国消费者投诉的主要外国产品,日本产品代表最高质量的神话开始烟消云散。另外,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使日本人的情绪迅速低落,犯罪率上升、邪教猖獗,日本国民的安全感下降、保守性增强,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开始抬头;日本首相敢于屡次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与众多国民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到过日本的人,都会感受到日本是一个物欲横流、极度冷漠的社会,人情关系淡如水,日本人点头哈腰并不表示真心的谦虚和友善。在与日本人交往中,面对内心冰冷却有千人一面的“日本式微笑”,西方人常以狐疑的目光审视,而有的中国人却觉得“和蔼可亲”,受宠若惊;其实,人家日本人并没有“那个意思”,千万不要“自作多情”!在“严刑峻法”、“清规戒律”的约束下(排队“加塞”,可处以大额罚款,甚至拘留多天;在公共场所吐痰,除罚款外,并留下犯罪记录;乱扔垃圾,处5年以下监禁,加1000万日元以下罚款……),日本人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展现了“高素质”;一旦步入异国他乡,一些日本人犹如魔鬼附身般的变态和疯狂,让人大跌眼镜!    

    有“东洋卢梭”之称的日本著名思想家中江兆民说:“日本没有哲学”,“没有哲学的人民,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深沉和远大的抱负,而不免流于浅薄;没有独创的哲学就降低一个国家的品格和地位。”这也可以说是日本人的悲哀吧!

 

参考资料:

1)赵媛媛.浅析日本武士道精神, 《环球人文地理》,201412

2)吕耀东.警惕日本政治右倾化思潮泛滥, 《人民日报》,2014522

3)正宇(央视网 特约评论员).日本右倾化:对外扩张理念世代相传,http://news.cntv.cn/2013/05/29/ARTI1369819144467476.shtml

4)武科大人.如此素质?——质疑清华教授的“中日国民素质有30年的差距”, https://tieba.baidu.com/p/245598092?red_tag=2111221959

5)武科大人.由中日辩论会  看日本的诡辩术,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510/20/55392858_752824192.shtml

 

(本文转自:360图书馆《时事政论》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511/10/55392858_753035964.shtml

 

武科大人1 发表于  2018-09-10 09:24:07 259字 ( 0/175)

日本军队在过去的侵略战争中犯下了种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的罪行;今天,日本人却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歪曲历史、践踏公理,为战争罪犯树碑立传、鸣冤招魂……。

武科大人

何为素质?所谓素质,是指在先天遗传的基础上,主要通过后天教育、环境影响及自我养成的并内化于身的基本特点和品质结构;它包括人的品质、性格、学识、能力、体质等。由此可见,首先应是一个正常的人,然后经过后天的发展,塑造健全的人格,培养优良的品质,才能锻造出高素质的人。然而,纵观日本的历史,再看今天的现实,日本具有产生健全人格的土壤和环境吗? 下面让我们通过追本溯源、抽丝剥茧,来看看日本国民素质的养成。

    一、武土道精神与町人根性

    日本是一个自然资源比较贫乏的岛国,可耕面积少,生活条件恶劣;它又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山地和丘陵占日本总面积的7l%,火山众多(有火山160多座,其活火山数十座),地震频繁(年均有感地震1000余次,有地震国之称),并经常遭受台风和海啸的侵扰,“多灾多难”的自然环境使日本民族形成了深刻的危机意识。日本的民族单一(99%为大和族)、文化一统、普遍信教(49.6%为神道教、44.8%为佛教),其凝聚力超强。

    早年,为了对抗恶劣的环境、为了发展生产求生存,需要团结互助、同舟共济,需要依靠集体的力量;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集团主义精神已经融入日本人的文化心理,成为每个社会成员的内在要求和自觉行动。日本人都认定归属于某个集体,对其忠心耿耿,集团的利益和荣誉高于一切,有时甚至可以为之牺牲个人;并以大和魂的武士道精神自傲。源于神道教、儒教和佛教的武士道对日本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持久、深远的影响,铸造了日本人的性格特点。

    神道教(简称神道)是从日本土著宗教发展而来的,最初是一种泛灵多神信仰,敬畏所有不同寻常者(包括人、鸟兽、山川草木等),以自然精灵崇拜和祖先崇拜为主要内容。自4世纪起,中国儒教和佛教先后传入后,日本人将其兼收并蓄,与神道教相互渗透、相互影响,并对后来武士道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在平安时代8世纪末,一些弓马娴熟、精于刀术的骑兵,被选拔到国衙充当警卫,这是最初的武士;其后,贵族也开始蓄养武士,作为私人武装。武士对主人忠心耿耿,为主君征战沙场,攻城掠地,以此领取俸禄。随着武士阶级的发展壮大、社会地位的提高,武士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财富和荣誉,也就成为了日本国民广为憧憬向往、梦寐以求的人生模式;日本民间谚语云:“花是樱花,人是武士”。日本近代著名思想家新渡户稻造盛赞:“日本乃是武士之所赐。他们不只是国民之花,而且还是其根。所有上天美好的恩赐,都是经过他们而流传下来的。”

    江户时代,深受神道教影响的武士们,对儒学、佛教也采用功利主义态度,肆意地各取所需;日本古学派创始人山鹿素行将这些武士言行与信仰,加以系统化、理论化,并定名为武士道,也就是所谓武士的道德规范和行动准则。武士道在继承儒家“忠”、“礼”、“智”、“信”的同时,将代表中国儒家文化真谛的“仁”、“义”置换为截然不同的“忍”和“勇”。武士道讲“忍”,就是武士要忍人所不能忍之痛苦,对人对己都要狠,残忍是其特征;“勇”使武士凶猛无比,杀戮成性。佛教禅宗的生死观是参禅悟道的第一要旨,“生为梦幻,死为常住”,重要的是追求、是“心”;这种“死生如一”的思想也被曲解,而发展到否定人伦道德、视生死如草芥的极端态度。武士道以此来鼓励战士为君主效命疆场,随时尽忠赴死。在武士道中,名誉高于生命、高于一切,为了面子可以不论是非、不顾事实、不择手段,流血送命,在所不惜。在神道教、儒教和日本禅宗交乘熏染下的武士道有明显的两重性:信佛而又嗜杀,注重礼仪而又野蛮残暴。

    日本的另一种民族特性就是町人根性。町人为江户时代对城市商人、手工业者的统称。所谓町人根性是指当时封建社会最底层的商人阶层的集团意识及行事风格。町人精于算计、见缝插针、滴水不漏,窥视商机、机警伶俐、反应灵敏;同时,阿谀奉承、小气吝啬、唯利是图、贪婪奸诈、偏狭固执也是其特征。

    千百年来,武土道精神与町人根性的糅合,并内化在日本文化和民族性格中,融入了日本国民的灵魂,日本国民性中的坚韧顽强、尚武好斗、恃强施暴、蔑视弱者、服膺强者、不问善恶、圆滑善变等特征无不打上其烙印。这种理念造就的人,在和平年代,是集团内忠顺慈孝的良民;在战争时期,便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二、日本传统文化造就的民族品格

    日本著名作家佐藤春夫认为:“日本是一个既无思想又无哲学的民族”。日本文化的弱点深刻地影响着日本民族,并导致了其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严重畸变。

    1.日本民族的是非观  

    日本神道教认为,世事无是无非,都是出于神的意志。因此,日本人在道德上不存在绝对正义观念,只要有利于达到目的便是“正义”。日本著名思想家、历史学家堺屋太一认为,日本是“一个可以为实现利益而调节正义的极便利的国家”。日本的功利主义表现为不分好坏、不知羞耻,唯利是图、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认为世间无是无非,只要精神虔诚就能战无不胜,只有孔武有力者才能赢得尊重。

    2.极端的民族主义

    有史以来,恶劣的自然条件造就了日本人极端的民族性格,他们渴望摆脱环境带来威胁,有强烈的生存需求和领土需求意识,希望通过向外扩张来补偿自身资源之不足,改善生存条件。在历史上的对外战争中,日本显得无比贪婪与凶残,从吞并琉球、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侵略朝鲜、占领台湾、侵华战争、偷袭珍珠港、入侵东南亚等,这都是施暴冲动与铤而走险的赌徒心理作怪。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曾经指出:“像这样没有间断地从战争走向战争的国家,近代世界史上,除日本外找不到第二国”。

    在许多日本国民心目中,战争就是战争,是强国之间的争夺,无所谓对错之分。日本对外的侵略战争,国内几乎无人反对,一旦侵略得手,日本举国欢庆。日本人迷信武力,相信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法则;常常是由町人根性生贪婪之欲、邪恶之心,并受武士道精神驱使步入歧途,滑向罪恶的泥潭。

    3.自私的民族自尊心

    民族自尊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但过度的自尊会导致极度虚荣和虚伪。日本为了维护其“民族尊严”和“民族优越感”,不惜文过饰非、篡改历史、否认侵略,而置中国人民和其他亚洲人民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严于不顾,这是极端自私和卑鄙的行为。然而,在美日的交往中,日本常常唯美国马首是瞻,俯首帖耳、惟命是从。日本人欺软怕硬、趋炎附势、善于变脸的做派,也大大地损伤了其所谓的“民族尊严”,给世人留下了笑柄。   

    4.暧昧的处事之道                                                             

    了解日本传统文化就可以发现,“集团主义”是日本社会最大的特征。集团意识影响了日本社会全部人际关系的风格,它潜移默化地左右着其内部成员的价值取向,个人利益必须服从于集团利益。在集团观念的笼罩下,日本人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安分守己,即使内心不愿意, 也不直截了当地说“不”。他们很少积极主动地发表自己的主张,担心“言多必失”,这是日本人自我保护的手段,至少可以表面上与众人保持一致。日本的集团意识扼杀个性自由,压抑独立意志;因此,势利是必要的生存技巧,不懂圆滑、真诚耿直的人会遭到大家的排挤打压,并被孤立于集团与社会之外,其命运将是悲惨的。

    日本人在集团内都是小心翼翼地行事,如果大多数人形成共识,心存异议者会自动选择妥协,人们的情绪、性格受到严重的压抑,精神极度空虚,喜欢追求极端的、非正常的心灵刺激;日本社会的怪异多:女体盛、金粒餐、过劳死、邀约自杀、捆绑艺术、援助交际、集体嫖娼等等。长期的忧虑、焦躁导致了众多人的情感扭曲和心理失衡,一旦有机会发泄,就可能以“集团性歇斯底里”地变态释放,表现为野蛮残忍、灭绝人性。在二战中,日本采取全民参战、整体玉碎的举国战争体制,将整个民族的破坏力发挥到了极致。

    三、表象与实质

    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其名著《菊花与剑》中传神地描述:“日本人既好斗又和善,既尚武又爱美,既蛮横又文雅,既刻板又富有适应性,既顺从又不甘任人摆布,既忠诚不二又会背信弃义,既勇敢又胆怯,既保守又善于接受新事物,而且这一切相互矛盾的气质都是在最高的程度上表现出来的。”的确,日本是一个极其独特、充满矛盾、深不可测、谜一般的民族;不了解日本的文化、历史,就难以理解今天的日本。

    被集团主义裹挟的日本民族,人们服从权威,听从指挥,行动一致,进退有序,是世界上罕见的优质劳动力集团。很多日本人像只知道工作、不知道生活的机器人一样,除了企业安排加班外,还主动无报酬地加班加点。多年来,日本国内因工作压力过大导致过劳死或自杀的事件经常发生。世人惊讶地称之为工作狂、工蜂、工作中毒者和过劳分子等,“经济动物”几乎成了日本人的代名词。对这种有背于世间伦理和人类价值观的现象,同是发达国家的许多西方学者均表示难以理解、不敢苟同。

    日本人常被灌输:“外族强盛了,就一定会打进来,别人发达了日本的生存空间就相对萎缩了。” 日本国民畸形的忧患意识、虚构的梦幻臆想、变形的民族道德,常被别有用心的右翼政客所利用,这都是造成日本当年走上战争之路,而今天又陷入右倾泥潭不能自拔的重要原因。由于整个日本社会像一部机器,运转协调、整齐划一,如果领导方向出现偏离,这架机器就会成为人类社会的洪水猛兽。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日本社会也“过劳、疲软”了,因质量管理松懈而导致重大的质量问题不断出现,近年来日本的一些产品已成为我国消费者投诉的主要外国产品,日本产品代表最高质量的神话开始烟消云散。另外,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使日本人的情绪迅速低落,犯罪率上升、邪教猖獗,日本国民的安全感下降、保守性增强,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开始抬头;日本首相敢于屡次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与众多国民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到过日本的人,都会感受到日本是一个物欲横流、极度冷漠的社会,人情关系淡如水,日本人点头哈腰并不表示真心的谦虚和友善。在与日本人交往中,面对内心冰冷却有千人一面的“日本式微笑”,西方人常以狐疑的目光审视,而有的中国人却觉得“和蔼可亲”,受宠若惊;其实,人家日本人并没有“那个意思”,千万不要“自作多情”!在“严刑峻法”、“清规戒律”的约束下(排队“加塞”,可处以大额罚款,甚至拘留多天;在公共场所吐痰,除罚款外,并留下犯罪记录;乱扔垃圾,处5年以下监禁,加1000万日元以下罚款……),日本人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展现了“高素质”;一旦步入异国他乡,一些日本人犹如魔鬼附身般的变态和疯狂,让人大跌眼镜!    

    有“东洋卢梭”之称的日本著名思想家中江兆民说:“日本没有哲学”,“没有哲学的人民,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深沉和远大的抱负,而不免流于浅薄;没有独创的哲学就降低一个国家的品格和地位。”这也可以说是日本人的悲哀吧!

 

参考资料:

1)赵媛媛.浅析日本武士道精神, 《环球人文地理》,201412

2)吕耀东.警惕日本政治右倾化思潮泛滥, 《人民日报》,2014522

3)正宇(央视网 特约评论员).日本右倾化:对外扩张理念世代相传,http://news.cntv.cn/2013/05/29/ARTI1369819144467476.shtml

4)武科大人.如此素质?——质疑清华教授的“中日国民素质有30年的差距”, https://tieba.baidu.com/p/245598092?red_tag=2111221959

5)武科大人.由中日辩论会  看日本的诡辩术,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510/20/55392858_752824192.shtml

 

(本文转自:360图书馆《时事政论》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511/10/55392858_753035964.shtml

 

汴阴老叟 发表于  2018-09-09 09:23:52 44字 ( 0/214)

日本是侵略、野蛮、杀戮,血腥的文化传统。这是日本的统治阶级造成的,蒙蔽、残害了日本国民。

武科大人

何为素质?所谓素质,是指在先天遗传的基础上,主要通过后天教育、环境影响及自我养成的并内化于身的基本特点和品质结构;它包括人的品质、性格、学识、能力、体质等。由此可见,首先应是一个正常的人,然后经过后天的发展,塑造健全的人格,培养优良的品质,才能锻造出高素质的人。然而,纵观日本的历史,再看今天的现实,日本具有产生健全人格的土壤和环境吗? 下面让我们通过追本溯源、抽丝剥茧,来看看日本国民素质的养成。

    一、武土道精神与町人根性

    日本是一个自然资源比较贫乏的岛国,可耕面积少,生活条件恶劣;它又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山地和丘陵占日本总面积的7l%,火山众多(有火山160多座,其活火山数十座),地震频繁(年均有感地震1000余次,有地震国之称),并经常遭受台风和海啸的侵扰,“多灾多难”的自然环境使日本民族形成了深刻的危机意识。日本的民族单一(99%为大和族)、文化一统、普遍信教(49.6%为神道教、44.8%为佛教),其凝聚力超强。

    早年,为了对抗恶劣的环境、为了发展生产求生存,需要团结互助、同舟共济,需要依靠集体的力量;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集团主义精神已经融入日本人的文化心理,成为每个社会成员的内在要求和自觉行动。日本人都认定归属于某个集体,对其忠心耿耿,集团的利益和荣誉高于一切,有时甚至可以为之牺牲个人;并以大和魂的武士道精神自傲。源于神道教、儒教和佛教的武士道对日本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持久、深远的影响,铸造了日本人的性格特点。

    神道教(简称神道)是从日本土著宗教发展而来的,最初是一种泛灵多神信仰,敬畏所有不同寻常者(包括人、鸟兽、山川草木等),以自然精灵崇拜和祖先崇拜为主要内容。自4世纪起,中国儒教和佛教先后传入后,日本人将其兼收并蓄,与神道教相互渗透、相互影响,并对后来武士道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在平安时代8世纪末,一些弓马娴熟、精于刀术的骑兵,被选拔到国衙充当警卫,这是最初的武士;其后,贵族也开始蓄养武士,作为私人武装。武士对主人忠心耿耿,为主君征战沙场,攻城掠地,以此领取俸禄。随着武士阶级的发展壮大、社会地位的提高,武士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财富和荣誉,也就成为了日本国民广为憧憬向往、梦寐以求的人生模式;日本民间谚语云:“花是樱花,人是武士”。日本近代著名思想家新渡户稻造盛赞:“日本乃是武士之所赐。他们不只是国民之花,而且还是其根。所有上天美好的恩赐,都是经过他们而流传下来的。”

    江户时代,深受神道教影响的武士们,对儒学、佛教也采用功利主义态度,肆意地各取所需;日本古学派创始人山鹿素行将这些武士言行与信仰,加以系统化、理论化,并定名为武士道,也就是所谓武士的道德规范和行动准则。武士道在继承儒家“忠”、“礼”、“智”、“信”的同时,将代表中国儒家文化真谛的“仁”、“义”置换为截然不同的“忍”和“勇”。武士道讲“忍”,就是武士要忍人所不能忍之痛苦,对人对己都要狠,残忍是其特征;“勇”使武士凶猛无比,杀戮成性。佛教禅宗的生死观是参禅悟道的第一要旨,“生为梦幻,死为常住”,重要的是追求、是“心”;这种“死生如一”的思想也被曲解,而发展到否定人伦道德、视生死如草芥的极端态度。武士道以此来鼓励战士为君主效命疆场,随时尽忠赴死。在武士道中,名誉高于生命、高于一切,为了面子可以不论是非、不顾事实、不择手段,流血送命,在所不惜。在神道教、儒教和日本禅宗交乘熏染下的武士道有明显的两重性:信佛而又嗜杀,注重礼仪而又野蛮残暴。

    日本的另一种民族特性就是町人根性。町人为江户时代对城市商人、手工业者的统称。所谓町人根性是指当时封建社会最底层的商人阶层的集团意识及行事风格。町人精于算计、见缝插针、滴水不漏,窥视商机、机警伶俐、反应灵敏;同时,阿谀奉承、小气吝啬、唯利是图、贪婪奸诈、偏狭固执也是其特征。

    千百年来,武土道精神与町人根性的糅合,并内化在日本文化和民族性格中,融入了日本国民的灵魂,日本国民性中的坚韧顽强、尚武好斗、恃强施暴、蔑视弱者、服膺强者、不问善恶、圆滑善变等特征无不打上其烙印。这种理念造就的人,在和平年代,是集团内忠顺慈孝的良民;在战争时期,便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二、日本传统文化造就的民族品格

    日本著名作家佐藤春夫认为:“日本是一个既无思想又无哲学的民族”。日本文化的弱点深刻地影响着日本民族,并导致了其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严重畸变。

    1.日本民族的是非观  

    日本神道教认为,世事无是无非,都是出于神的意志。因此,日本人在道德上不存在绝对正义观念,只要有利于达到目的便是“正义”。日本著名思想家、历史学家堺屋太一认为,日本是“一个可以为实现利益而调节正义的极便利的国家”。日本的功利主义表现为不分好坏、不知羞耻,唯利是图、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认为世间无是无非,只要精神虔诚就能战无不胜,只有孔武有力者才能赢得尊重。

    2.极端的民族主义

    有史以来,恶劣的自然条件造就了日本人极端的民族性格,他们渴望摆脱环境带来威胁,有强烈的生存需求和领土需求意识,希望通过向外扩张来补偿自身资源之不足,改善生存条件。在历史上的对外战争中,日本显得无比贪婪与凶残,从吞并琉球、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侵略朝鲜、占领台湾、侵华战争、偷袭珍珠港、入侵东南亚等,这都是施暴冲动与铤而走险的赌徒心理作怪。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曾经指出:“像这样没有间断地从战争走向战争的国家,近代世界史上,除日本外找不到第二国”。

    在许多日本国民心目中,战争就是战争,是强国之间的争夺,无所谓对错之分。日本对外的侵略战争,国内几乎无人反对,一旦侵略得手,日本举国欢庆。日本人迷信武力,相信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法则;常常是由町人根性生贪婪之欲、邪恶之心,并受武士道精神驱使步入歧途,滑向罪恶的泥潭。

    3.自私的民族自尊心

    民族自尊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但过度的自尊会导致极度虚荣和虚伪。日本为了维护其“民族尊严”和“民族优越感”,不惜文过饰非、篡改历史、否认侵略,而置中国人民和其他亚洲人民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严于不顾,这是极端自私和卑鄙的行为。然而,在美日的交往中,日本常常唯美国马首是瞻,俯首帖耳、惟命是从。日本人欺软怕硬、趋炎附势、善于变脸的做派,也大大地损伤了其所谓的“民族尊严”,给世人留下了笑柄。   

    4.暧昧的处事之道                                                             

    了解日本传统文化就可以发现,“集团主义”是日本社会最大的特征。集团意识影响了日本社会全部人际关系的风格,它潜移默化地左右着其内部成员的价值取向,个人利益必须服从于集团利益。在集团观念的笼罩下,日本人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安分守己,即使内心不愿意, 也不直截了当地说“不”。他们很少积极主动地发表自己的主张,担心“言多必失”,这是日本人自我保护的手段,至少可以表面上与众人保持一致。日本的集团意识扼杀个性自由,压抑独立意志;因此,势利是必要的生存技巧,不懂圆滑、真诚耿直的人会遭到大家的排挤打压,并被孤立于集团与社会之外,其命运将是悲惨的。

    日本人在集团内都是小心翼翼地行事,如果大多数人形成共识,心存异议者会自动选择妥协,人们的情绪、性格受到严重的压抑,精神极度空虚,喜欢追求极端的、非正常的心灵刺激;日本社会的怪异多:女体盛、金粒餐、过劳死、邀约自杀、捆绑艺术、援助交际、集体嫖娼等等。长期的忧虑、焦躁导致了众多人的情感扭曲和心理失衡,一旦有机会发泄,就可能以“集团性歇斯底里”地变态释放,表现为野蛮残忍、灭绝人性。在二战中,日本采取全民参战、整体玉碎的举国战争体制,将整个民族的破坏力发挥到了极致。

    三、表象与实质

    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其名著《菊花与剑》中传神地描述:“日本人既好斗又和善,既尚武又爱美,既蛮横又文雅,既刻板又富有适应性,既顺从又不甘任人摆布,既忠诚不二又会背信弃义,既勇敢又胆怯,既保守又善于接受新事物,而且这一切相互矛盾的气质都是在最高的程度上表现出来的。”的确,日本是一个极其独特、充满矛盾、深不可测、谜一般的民族;不了解日本的文化、历史,就难以理解今天的日本。

    被集团主义裹挟的日本民族,人们服从权威,听从指挥,行动一致,进退有序,是世界上罕见的优质劳动力集团。很多日本人像只知道工作、不知道生活的机器人一样,除了企业安排加班外,还主动无报酬地加班加点。多年来,日本国内因工作压力过大导致过劳死或自杀的事件经常发生。世人惊讶地称之为工作狂、工蜂、工作中毒者和过劳分子等,“经济动物”几乎成了日本人的代名词。对这种有背于世间伦理和人类价值观的现象,同是发达国家的许多西方学者均表示难以理解、不敢苟同。

    日本人常被灌输:“外族强盛了,就一定会打进来,别人发达了日本的生存空间就相对萎缩了。” 日本国民畸形的忧患意识、虚构的梦幻臆想、变形的民族道德,常被别有用心的右翼政客所利用,这都是造成日本当年走上战争之路,而今天又陷入右倾泥潭不能自拔的重要原因。由于整个日本社会像一部机器,运转协调、整齐划一,如果领导方向出现偏离,这架机器就会成为人类社会的洪水猛兽。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日本社会也“过劳、疲软”了,因质量管理松懈而导致重大的质量问题不断出现,近年来日本的一些产品已成为我国消费者投诉的主要外国产品,日本产品代表最高质量的神话开始烟消云散。另外,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使日本人的情绪迅速低落,犯罪率上升、邪教猖獗,日本国民的安全感下降、保守性增强,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开始抬头;日本首相敢于屡次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与众多国民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到过日本的人,都会感受到日本是一个物欲横流、极度冷漠的社会,人情关系淡如水,日本人点头哈腰并不表示真心的谦虚和友善。在与日本人交往中,面对内心冰冷却有千人一面的“日本式微笑”,西方人常以狐疑的目光审视,而有的中国人却觉得“和蔼可亲”,受宠若惊;其实,人家日本人并没有“那个意思”,千万不要“自作多情”!在“严刑峻法”、“清规戒律”的约束下(排队“加塞”,可处以大额罚款,甚至拘留多天;在公共场所吐痰,除罚款外,并留下犯罪记录;乱扔垃圾,处5年以下监禁,加1000万日元以下罚款……),日本人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展现了“高素质”;一旦步入异国他乡,一些日本人犹如魔鬼附身般的变态和疯狂,让人大跌眼镜!    

    有“东洋卢梭”之称的日本著名思想家中江兆民说:“日本没有哲学”,“没有哲学的人民,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深沉和远大的抱负,而不免流于浅薄;没有独创的哲学就降低一个国家的品格和地位。”这也可以说是日本人的悲哀吧!

 

参考资料:

1)赵媛媛.浅析日本武士道精神, 《环球人文地理》,201412

2)吕耀东.警惕日本政治右倾化思潮泛滥, 《人民日报》,2014522

3)正宇(央视网 特约评论员).日本右倾化:对外扩张理念世代相传,http://news.cntv.cn/2013/05/29/ARTI1369819144467476.shtml

4)武科大人.如此素质?——质疑清华教授的“中日国民素质有30年的差距”, https://tieba.baidu.com/p/245598092?red_tag=2111221959

5)武科大人.由中日辩论会  看日本的诡辩术,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510/20/55392858_752824192.shtml

 

(本文转自:360图书馆《时事政论》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511/10/55392858_753035964.s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