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一壶茶一闲人 发表于  2018-06-11 08:47:05 51423字 ( 0/483)

生存权拥枪权 孰重孰轻(原创首发)

【每期一经典传递正能量】 I will always remember that the sword is our last resort in defending freedom, and the first thing we should put down when we are free. 我将时刻牢记,剑是我们捍卫自由的最后手段,也是我们获得自由后应最先放下的东西。——华盛顿

 

2018324日,美国多地举行由学生主导的控枪大游行,数十万示威者走上街头,声讨佛罗里达校园枪击案发生以来美国白宫和国会的不作为,要求政府管控枪支暴力。老夫注意到一位叫沃灵的幸存学生的奶奶含泪控诉:“真的让人伤心欲绝,你把孩子送到学校,指望他们去学习,他们却需要在危险来临时躲起来,受到死亡威胁,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不由得让老夫再次对美国的拥枪自由产生了质疑。

美国校园枪声不绝于耳,多少无辜生命倒在了罪恶的枪口下,受害者亲人和朋友那种恐惧、悲伤、无奈的眼神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这可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美国人民这种时刻遭受死亡威胁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老夫看到,美国社会因此被撕裂为两大阵营:一个是以平头百姓为主的“控枪阵营”,为捍卫人的基本生存权而呼号;一个是以美国军火商和全美步枪协会成员为主的“反控枪阵营”,打着捍卫美国宪法赋予公民拥枪权的旗号,藐视人民的基本生存权,竭力维护着每年几百亿美元军火销售利益。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支持个人有权拥有枪支的美国人,一直和反对者相差无几。老夫不禁要问:生命与金钱,究竟孰重孰轻?生存权与拥枪权,究竟孰重孰轻?

 

“天授枪权”   初心只为反抗政府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1791年批准生效,其内容为: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

为什么会有这项权利法案的出台呢?百度百科提供的“历史线索”给出了答案:

第一批乘坐“五月花号”到达北美大陆的欧洲移民正是依靠武器才得以在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在猛兽和印第安土著的包围中,武器成为每个人安身立命的工具。此后,北美十三州逐渐成形,因为没有常备政府军队,各州都依靠民兵进行自我防卫,州政府也逐渐介入到武器管理中,部分州政府甚至会对没有武器的居民进行处罚。随着独立战争的打响,民兵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正是这些拥有武器的平民和英国军队作战8年,并成功赢得独立战争。建国后,当1789年美国宪法的“权利法案”由国会议员提出时,“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被自然而然写入其中,并于1791年被批准正式生效。为了限制强势政府,防止政府权力膨胀进而侵犯公民权力,赋予公民反抗的武器,就是这条法案的重要内在精神,俗称“天授枪权”。所以,美国社会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如果政府变成独裁政府,民众就可以拿枪起来推翻政府。

 

时过境迁   前提早已不复存在

 

自这项拥枪法案生效至今已经227年,很显然,今天与当年的情况相比可谓“翻天覆地”,不可同日而语。在今天看来,几个前提不复存在,唯一剩下的理由就是“为了限制强势政府,防止政府权力膨胀进而侵犯公民权力,赋予公民反抗的武器”。那么这个理由是否继续成立呢?

老夫以为,当今美国,全民法规意识非常强,尊法、知法、守法已经成为美国人的常识和习惯,一旦权利受到侵犯,无论来自政府还是来自其他方面,一般都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不太可能诉诸武力。关于尊法,托克维尔在他的著作《论美国的民主》中说道,“美国社会各阶层都对国内正在实施的法律信任有加,对待法律就如对待自己挚爱的双亲一样”,“全体美国民众的个人利益都与其要遵从的法律相关”,“美国民众不光能制定法律,当某些时候法律使他们遭受损失时,他们还能修改法律。正因为这样,他们才选择了遵从法律”。关于知法,托克维尔说,“他们知道宪法的哪条哪款是关系到个人的财产权、选举权等基本权力,哪些法律属于州、哪些法律属于联邦管辖范围……他们都烂熟于心”。关于守法,美国民众臣服于社会法律体系,知法守法已经变成了自觉的行动,即便政府“停摆”,社会秩序也能保持井井有条。

尤其是美国政府,不仅是一个法治政府,依法行政早已成为一种习惯和自觉,一般不存在“政府权力膨胀进而侵犯公民权力”的情况;而且,美国政府更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共和政府,一切权力源自人民,政府和政府官员都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一张选票”成为驾驭政府的“缰绳”。正如托克维尔说的,“美国准确意义上的统治者是民众,民众就像上帝掌管宇宙一样掌管着美国政府”,“美国各阶层的政府官员,都不得不竭尽所能迎合自己的主子——民众,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所以,“一张选票”足以对付强势政府对公民权利的侵犯,无须动用武力。道理很简单,既然人民掌握政府的命运,人民会允许和容忍政府侵犯人民的权利吗?真有这种事情发生,那一定是创造条件被人民“炒鱿鱼”了。

从老夫所能搜到的有关美国枪击案的信息看,尚未找到一个案例是真正由于政府侵犯公民权利而引发公民动用武器反抗的。

老夫还注意到,除了美国,其他几乎所有国家包括与美国同属于民主自由政体的英、法、德等国,都是一贯实行严格的控枪政策,但并没有因此出现专制独裁政府,也没有削弱或者颠覆他们想要维护的民主政治体制。

 

防不胜防   几多无辜倒在枪下

 

长期以来,美国社会枪击案频发,“枪击案”已成为美国人日常词汇一部分。根据美国《枪械暴力档案》网站的统计数据显示,每年发生枪击案均在5万起以上,其中2017年发生6.1万起,造成15488人死亡、3.1万人受伤。这个数据可能是保守的,因为2018324日美国控枪大游行中一位学生控诉说:“在我们国家每天因为枪支暴力平均要死去96个人”。据此推算,美国因枪支暴力每年导致3.5万多人伤亡,相当于每一年多就打了一场朝鲜战争(死亡、失踪54246人)或越南战争(死亡、失踪58209人)。

2009年开始,美国私人拥枪数量超过美国人口数量。阿拉巴马大学犯罪学教授亚当·兰克福德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国1966年至2012年群体枪击案发生率占世界31%;如果把案发现场缩小范围到学校和工作场合的话,在这两个场合发生的枪击案美国占世界62%2018年前23天发生校园枪击案11起,前20周发生23起,其中518日一天发生2起;美国史上死亡10人以上的最致命大规模枪击案共计16起,其中就有5起发生在校园内,占比近3成。而校园枪击案的受害者基本上属于未成年、手无寸铁的孩子,2017年有约400017岁及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死于枪击案,占比26%

即便是警卫森严的美国总统,也毫不例外地受到来自“拥枪自由”的死亡威胁,历史上先后有5位总统遭遇枪杀,其中4位死亡。

Mother Jones追踪报道:“美国大规模枪杀案件的发生率在过去三十年间呈上升趋势”,“从1982年至2015年,美国至少发生过72起大规模涉枪杀人案件,从麻省到夏威夷,三十几个州都有发生,多数案件中凶手的枪械都是合法获得。”

 

追根溯源    最大元凶“拥枪恶法”

 

如果要追问美国枪击案频发的根本原因,毫无疑问是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拥枪权。

枪是死的,人是活的,枪是受人控制的。而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思想和情绪都会影响行为。事实上大部分枪击案的凶手并非一开始就是暴徒,而是因为一时情绪失控造成恶果,守法公民与“恐怖分子”可能只是“一夜之变”。比如201661日发生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一学生枪杀教授克鲁格案,仅仅是因为对期末考试的安排不满。

同时,多数枪击案的枪支属于合法来源这一事实表明,美国私人枪支管理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不仅枪支拥有者本人可能因为情绪失控而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还可能被其他人用来制造暴力事件,比如2018 518日一天发生2起校园枪击案,其中得克萨斯州圣达菲高中枪击案造成10人死亡、10人受伤,袭击者是17岁该校男学生迪米特里奥•帕格西斯,所持猎枪与左轮手枪,均属于其父亲合法所有。

 

尊重生命   天赋人权“人命关天”

 

人们说,“天授枪权”,可是上帝也是珍视人的生存权的。“从传记角度重读《圣经》,以人物的视角完整地、更加贴近人的生命书写,可看到在神的阴影中人性的丰沛和跃动。人不再是任神左右的木偶,他们的每一次选择,不论错与对,都勇于承担并不懈为生存而昂首荒野与废墟。”如果上帝看到枪支暴力在美国如此频繁发生,有如此多的无辜生命倒在了罪恶的枪口下,他会作何感想呢?他可能会说:我可从来没有“授”过什么“枪权”,抑或对“假传圣旨”者加以问责。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有一句名言:我将时刻牢记,剑是我们捍卫自由的最后手段,也是我们获得自由后应最先放下的东西。可见,华盛顿早就意识到,拥枪权应该属于一种临时性的权利,一旦从野蛮走向文明,进入和平自由的法治社会,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取缔这种“野蛮”的权利。

中国有一首歌唱得好,“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明确地揭示了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应该采取的方式,枪炮武器是用来对付敌人的,而不是用来对付政府和同胞的。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其实道理很简单,一个人连生命都不存在了,还谈什么人权呢?老夫以为,天赋人权,首先应该保障基本的生存权,才能谈其他一切权利。其他权利为“0”,生存权是0前面的“1”,如果没有1,后面的0最多,还是等于0

美国有一句谚语:Live and let live. 自己活也得让别人活,互不干扰。我们知道,“反控枪阵营”之所以竭力维护拥枪权,大抵是为了一个“利”字,生意人想发军火财,政客希望多捞取一些政治献金和几张选票。老夫不禁要问:你们为了一己私利,置人民的生存权于不顾,不觉得太自私、太冷酷、太弱智了吗?人的生命与金钱哪个更重要呢?生存权与拥枪权哪个更重要?那是显而易见的,生命一旦被剥夺,多少钱也买不回来,在高贵的生命面前,金钱是何等渺小!事实上,全美军火销售收入在全国经济总量中占比无足轻重,如2017财政年度军火销售额为759亿美元,其中内销339.7亿美元,仅占全年GDP193621.3亿美元的0.17%。即使完全去掉这一块收入,也不会对全国经济构成明显影响。

 

对策措施   立足根本解决问题

 

2018530日美国白宫例行记者会上,一位13岁的男孩发言:“我们最近进行了一次逃生演习。因为我们有可能在学校遭遇枪击案,这种担心正在影响着我和我同学的心理健康。”他接着向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提问:“具体而言,你能告诉我政府目前对这些无辜的悲剧所做的和将要做的事情吗?”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一向以能够灵活应对新闻媒体提出的各种辛辣问题而闻名的桑德斯在回应过程中开始哽咽,桑德斯说:“我认为作为一个孩子和孩子的家长,没有什么比在一个不安全的环境中上学更恐怖的事情了,所以我很抱歉让你有这种感觉。”桑德斯接着说:“这届政府对学校安全问题非常重视,总统召集的学校安全委员会本周将再次举行会议去讨论最好的解决方向,以及如何能集中力量去保护好学校里的每一个孩子,让他们和他们的父母放心。”

那么,美国人民能期待政府提出怎样的“最好的解决方向”呢?我们看到作为这届政府首脑的特朗普总统,两次为全美步枪协会站台,表示要坚决保护人民拥枪权利,还大谈严格的枪支管理政策并不能减少相关暴力悲剧的发生……很显然,特朗普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为了获得一点政治献金和几张选票,完全置人民的生命安全于不顾。这样的政府能靠得住吗?能指望他们有所作为吗?

    美国人民应当丢掉幻想,团结起来,为争取自己的生存权而“战斗”。但不是采取特朗普的“以暴制暴”方案,而是从源头上消除安全威胁——废除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一部分内容,即“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立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一步到位。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经说过一句大实话:“修订法律后,即使有人想要伤害别人,也无法像现在这样很容易获取枪支。”没有枪支就没有枪支暴力,这是真理。

老夫以为,如果一时半会不能废除宪法第二修正案相关内容,也应当采取实质性的、强有力的过渡措施,尤其是加强枪支的保存和使用管理。可以考虑对枪支实行由全美步枪协统一组织、分片分点集中管理,首先在会员内部实施。可以实行“枪弹分离”,分开保管,降低枪支暴力犯罪的可能性。还可以区分训练与实战两种情况,平时训练使用教练弹(橡皮底火)和空爆弹(有火药但没有弹头),使枪支不构成杀伤力。必须使用实弹时,除紧急情况外,也应当履行严格的手续。

此时,老夫似乎又听到了177674日美国的开国先驱们宣读《独立宣言》那铿锵有力的声音: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

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他们为什么要独立?为什么要建立政府?就是为了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不受侵犯,而这些权利中首要的就是“生命权”。作为一个政府,如果连人民这点起码的权利都不能保障,那么人民该怎么办呢?
        作者:高  林    肖志夫(一壶茶一闲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