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强国2011 发表于  2017-10-10 14:25:00 13773字 ( 1/985)

国防大学新任少将副校长 曾让官兵“寝食难安”

  原标题:国防大学再增一位少将,外号“石黑手”,曾让官兵“寝食难安”

  [编辑/张喜斌 统筹/纪欣]9月23日,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第182期合作班(国防大学2016级统招硕士研究生班)举行开班式。国防大学副校长石忠武、中井院常务副院长梅黎明出席开班式并讲话。据悉,这是石忠武首次以新身份亮相公开报道。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了解到,石忠武曾任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工程兵指挥学院院长、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等职,是“确山——2006”演习副总导演、“先锋-2011”演习总指挥。2010年7月,其晋升少将军衔。

  此前,其曾担任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

  资料显示,在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第182期合作班(国防大学2016级统招硕士研究生班)开班式上,石忠武围绕“寻根”“升华”,用“朱德团结菜”“张子清献盐”等故事,解读了井冈山斗争史、井冈山道路、井冈山精神。

  公开资料显示,石忠武1958年出生,曾担任过原副总参谋长吴铨叙上将秘书,后组织、筹划的多个军事演习以及院校演练。据报道,他在任原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期间,曾担任“确山——2006”演习副总导演。

  2009年5月,石忠武任工程兵指挥学院院长。2010年7月,其晋升少将军衔,2011年7月其任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并担任“联教—2012·确山”联合演练总导演。2016年5月,石忠武佩戴陆军臂章亮相央视《军事报道》,表明此前隶属原总参谋部的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已转隶陆军。

  2016年8月,石忠武在《解放军报》发表文章《贴近实战关键要贴近对手》。文中称,“开展实战化训练,也要找准对手,聚焦强敌”,“当前,贴近对手开展实战化训练,关键在于着力打造一支形神兼备的专业化‘蓝军’”。

  因频繁“使绊”,官兵送其外号“石黑手”

  “程式化的东西还比较多、各要素的有机融合有差距、实战的气氛不够浓厚……”面对连续演练了三天两夜、疲惫至极的学员们,“联教—2012·确山”联合演练总导演石忠武的总结一点也不留情面。

  在石忠武的眼里,似乎只有问题。“大到指令如何下达,小到单兵装具如何背持,他的临机提问,往往让人措手不及。”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学员陈卫军说。

  其实,只要梳理一下石忠武近年来组织、筹划的多个军事演习以及院校演练就会明白,石忠武的苛刻,自有他的道理。

  媒体报道称,这次演练所在的济南军区确山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近年来因为多次举行各种军事演习而被媒体屡次提及。但让人们第一次将“确山”与军事演习联系起来的,恐怕还是“确山—2006”实兵检验性演习。

  与这次演习一起,时任演习考核组副组长、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石忠武的名字也在很多人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位参加过那次演习的摩托化步兵师师长作为石忠武的“考生”,对那场演习仍然心有余悸:“当时马上就要进行火力打击了,石忠武突然告诉我机动路线上的桥梁被炸毁,部队需要另择路线开进,急得我直骂娘!”

  当年接受“确山大考”的6名团长中,只有霍建刚没有被石忠武挑出毛病。“他脑子转得太快了,很专业。”6年后,霍建刚对当年的考官仍然印象深刻。

  像这样的临时情况,石忠武设置了很多次。他甚至随身携带一把剪刀,看到没有伪装好的通信线路,立刻就剪;参演部队刚刚搭建好的指挥所,石忠武一个被“敌”发现的“情况”,就让部队连夜灯火管制转移,一夜无眠。一个团指挥所,一晚上被石忠武赶了三次。

  那次演习,只要一提起石忠武,参演部队官兵简直“寝食难安、风声鹤唳”。因为频繁“使绊”,官兵们送给他一个外号:石黑手。

石忠武:“对于部队,我的要求就是实打实”石忠武:“对于部队,我的要求就是实打实”

  “‘确山-2006’确立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发现暴露问题。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哪有完全按计划来的?通过这些临时情况,我们要揭露自己的短板,这样才能让部队有解决问题的决心,知耻而后勇,把弱点变成自己的强点。”石忠武回忆说。

  那次演习,总导演在做总结讲评时,仅用了不到两分钟讲成绩,用余下28分钟提出了指挥决策准确性不够、实战化演练程度不高、通信联络不够顺畅等八大类问题。

  虽然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这次演习也让那些师、团长的头脑更加清醒,看清了部队训练水平与未来作战要求之间存在的差距。

  2009年,石忠武从合同战术训练局来到工程兵指挥学院担任院长。面对这群懵懂的学生兵,石忠武寻找问题的态度与以往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先锋—2011”工程兵混编跨区联训演习中,石忠武的眼中有一箩筐问题。

  他走进宿营地,看到正在扫地的学员,立刻制止。“这样会破坏地貌。”搭帐篷时,枪支都架在20多米外的空地上,由一名脚上负伤的学员看守。“不能用病号看守枪支!”离开宿营地前他再次环顾,叹了口气,“让固定哨离得远点儿,不然就被敌人发现营地了。”

  等到学员驻扎完毕,“石黑手”再次 “出招儿”:让蓝军冒充媒体记者,学员把蓝军“请”进了部队;随机导调的一个假命令,就让学员们4个连队被成功调动。

  演习结束,学员返回学校,首先收到的就是长达上万字的“问题书”——《联训演习问题汇集》。

  除了这些问题,书中还提出了改进措施。“军校学员,尤其是初级指挥学员,就像一块璞玉,需要不断打磨。通过一次演练,把各种各样的短板和问题找出来,有助于学员素质的提高,也为教学改革提供了依据。”石忠武说。

  服役30多年,石忠武有着丰富的任职经历,尤其是担任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时,他每年要到各军区的演习以及院校演练调研,在积累了大量专业知识和丰富实践经验的同时,石忠武也看到了部队训练中的一些弊端。

  “部队考核堆置沙盘,我去检查,给出点位要求官兵标出,部队却事先已经告诉了官兵点位的坐标,这不是一种作弊吗?我临时设置一个全新的点位,官兵顿时忙成一团。”

  石忠武坦言,有的部队现在形式主义的东西不少,练为看,练为比,这样的部队怎么能打仗?“我不停地找问题,设置临时情况,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真正贴近实战,否则真正到了实战,哭都来不及!”

  熟悉石忠武的人说,他就是敢于暴露问题。石忠武姓石,如同他的姓氏一样,他说:“对于部队,我的要求就是实打实。”

  国防大学今年7月份刚刚完成调整组建

  国防大学是今年7月刚刚完成调整组建的三大军事院校之一。2017年7月19日,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成立大会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习近平将军旗授予国防大学校长郑和中将、政委吴杰明中将等。

  据了解,除了国防大学,2017年8月以来,军事科学院副职领导层调整结果也陆续披露,曲爱国少将、贺福初少将、皮明勇少将履新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王卫星少将履新军事科学院副政委。

责任编辑:桂强

陈孝海 发表于  2017-10-16 10:34:33 4字 ( 0/0)

慈不带兵

  原标题:国防大学再增一位少将,外号“石黑手”,曾让官兵“寝食难安”

  [编辑/张喜斌 统筹/纪欣]9月23日,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第182期合作班(国防大学2016级统招硕士研究生班)举行开班式。国防大学副校长石忠武、中井院常务副院长梅黎明出席开班式并讲话。据悉,这是石忠武首次以新身份亮相公开报道。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了解到,石忠武曾任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工程兵指挥学院院长、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等职,是“确山——2006”演习副总导演、“先锋-2011”演习总指挥。2010年7月,其晋升少将军衔。

  此前,其曾担任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

  资料显示,在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第182期合作班(国防大学2016级统招硕士研究生班)开班式上,石忠武围绕“寻根”“升华”,用“朱德团结菜”“张子清献盐”等故事,解读了井冈山斗争史、井冈山道路、井冈山精神。

  公开资料显示,石忠武1958年出生,曾担任过原副总参谋长吴铨叙上将秘书,后组织、筹划的多个军事演习以及院校演练。据报道,他在任原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期间,曾担任“确山——2006”演习副总导演。

  2009年5月,石忠武任工程兵指挥学院院长。2010年7月,其晋升少将军衔,2011年7月其任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并担任“联教—2012·确山”联合演练总导演。2016年5月,石忠武佩戴陆军臂章亮相央视《军事报道》,表明此前隶属原总参谋部的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已转隶陆军。

  2016年8月,石忠武在《解放军报》发表文章《贴近实战关键要贴近对手》。文中称,“开展实战化训练,也要找准对手,聚焦强敌”,“当前,贴近对手开展实战化训练,关键在于着力打造一支形神兼备的专业化‘蓝军’”。

  因频繁“使绊”,官兵送其外号“石黑手”

  “程式化的东西还比较多、各要素的有机融合有差距、实战的气氛不够浓厚……”面对连续演练了三天两夜、疲惫至极的学员们,“联教—2012·确山”联合演练总导演石忠武的总结一点也不留情面。

  在石忠武的眼里,似乎只有问题。“大到指令如何下达,小到单兵装具如何背持,他的临机提问,往往让人措手不及。”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学员陈卫军说。

  其实,只要梳理一下石忠武近年来组织、筹划的多个军事演习以及院校演练就会明白,石忠武的苛刻,自有他的道理。

  媒体报道称,这次演练所在的济南军区确山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近年来因为多次举行各种军事演习而被媒体屡次提及。但让人们第一次将“确山”与军事演习联系起来的,恐怕还是“确山—2006”实兵检验性演习。

  与这次演习一起,时任演习考核组副组长、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石忠武的名字也在很多人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位参加过那次演习的摩托化步兵师师长作为石忠武的“考生”,对那场演习仍然心有余悸:“当时马上就要进行火力打击了,石忠武突然告诉我机动路线上的桥梁被炸毁,部队需要另择路线开进,急得我直骂娘!”

  当年接受“确山大考”的6名团长中,只有霍建刚没有被石忠武挑出毛病。“他脑子转得太快了,很专业。”6年后,霍建刚对当年的考官仍然印象深刻。

  像这样的临时情况,石忠武设置了很多次。他甚至随身携带一把剪刀,看到没有伪装好的通信线路,立刻就剪;参演部队刚刚搭建好的指挥所,石忠武一个被“敌”发现的“情况”,就让部队连夜灯火管制转移,一夜无眠。一个团指挥所,一晚上被石忠武赶了三次。

  那次演习,只要一提起石忠武,参演部队官兵简直“寝食难安、风声鹤唳”。因为频繁“使绊”,官兵们送给他一个外号:石黑手。

石忠武:“对于部队,我的要求就是实打实”石忠武:“对于部队,我的要求就是实打实”

  “‘确山-2006’确立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发现暴露问题。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哪有完全按计划来的?通过这些临时情况,我们要揭露自己的短板,这样才能让部队有解决问题的决心,知耻而后勇,把弱点变成自己的强点。”石忠武回忆说。

  那次演习,总导演在做总结讲评时,仅用了不到两分钟讲成绩,用余下28分钟提出了指挥决策准确性不够、实战化演练程度不高、通信联络不够顺畅等八大类问题。

  虽然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这次演习也让那些师、团长的头脑更加清醒,看清了部队训练水平与未来作战要求之间存在的差距。

  2009年,石忠武从合同战术训练局来到工程兵指挥学院担任院长。面对这群懵懂的学生兵,石忠武寻找问题的态度与以往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先锋—2011”工程兵混编跨区联训演习中,石忠武的眼中有一箩筐问题。

  他走进宿营地,看到正在扫地的学员,立刻制止。“这样会破坏地貌。”搭帐篷时,枪支都架在20多米外的空地上,由一名脚上负伤的学员看守。“不能用病号看守枪支!”离开宿营地前他再次环顾,叹了口气,“让固定哨离得远点儿,不然就被敌人发现营地了。”

  等到学员驻扎完毕,“石黑手”再次 “出招儿”:让蓝军冒充媒体记者,学员把蓝军“请”进了部队;随机导调的一个假命令,就让学员们4个连队被成功调动。

  演习结束,学员返回学校,首先收到的就是长达上万字的“问题书”——《联训演习问题汇集》。

  除了这些问题,书中还提出了改进措施。“军校学员,尤其是初级指挥学员,就像一块璞玉,需要不断打磨。通过一次演练,把各种各样的短板和问题找出来,有助于学员素质的提高,也为教学改革提供了依据。”石忠武说。

  服役30多年,石忠武有着丰富的任职经历,尤其是担任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时,他每年要到各军区的演习以及院校演练调研,在积累了大量专业知识和丰富实践经验的同时,石忠武也看到了部队训练中的一些弊端。

  “部队考核堆置沙盘,我去检查,给出点位要求官兵标出,部队却事先已经告诉了官兵点位的坐标,这不是一种作弊吗?我临时设置一个全新的点位,官兵顿时忙成一团。”

  石忠武坦言,有的部队现在形式主义的东西不少,练为看,练为比,这样的部队怎么能打仗?“我不停地找问题,设置临时情况,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真正贴近实战,否则真正到了实战,哭都来不及!”

  熟悉石忠武的人说,他就是敢于暴露问题。石忠武姓石,如同他的姓氏一样,他说:“对于部队,我的要求就是实打实。”

  国防大学今年7月份刚刚完成调整组建

  国防大学是今年7月刚刚完成调整组建的三大军事院校之一。2017年7月19日,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成立大会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习近平将军旗授予国防大学校长郑和中将、政委吴杰明中将等。

  据了解,除了国防大学,2017年8月以来,军事科学院副职领导层调整结果也陆续披露,曲爱国少将、贺福初少将、皮明勇少将履新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王卫星少将履新军事科学院副政委。

责任编辑:桂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