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军事论坛
自然向前 发表于  2017-10-07 10:18:02 8656字 ( 0/873)

裁军大使是个什么职务,能裁谁的军?


裁军大使是个什么职务?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发现网络上关心这个问题的不少。最近,关于朝鲜问题的声音中,不乏裁军大使的,正好说一说。

哪些人曾担任该职?

裁军大使全称为特命全权裁军事务大使,该职务由外交人员担任,而非军人。

现任中国裁军大使是傅聪,2015年3月,国家主席习近平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任命傅聪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副代表、特命全权裁军事务大使。

傅聪是中国第10任专职裁军大使。他的前任吴海涛于2016年5月3日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特命全权大使。两人同在日内瓦工作。

△现任裁军大使为傅聪

关于现任裁军大使有个有意思的事情。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发现,网上有很多人问:裁军大使傅聪是傅雷的儿子吗?还有人回答说,对。

其实两人只是同名而已,著名翻译家的儿子、钢琴家傅聪生于1934年,现年83岁。而裁军大使傅聪生于1965年6月,现年51岁。

裁军大使裁谁的军?

裁军大使并非中国独有,许多国家都有派驻联合国的裁军大使。

这个职务的设立与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有关。1979年成立的裁军谈判会议是国际社会唯一的多边裁军谈判论坛。它是根据1978年举行的联合国大会裁军第一届特别会议建议而成立。目前,中国、东西方大国和重要的不结盟国家均派有常驻大使级代表。

△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现场

裁军谈判会议的职权范围几乎包括所有多边军控和裁军问题。目前,裁军谈判会议主要集中注意下列问题:

停止核军备竞赛和核裁军;

防止核战争及一切相关事项;

防止外层空间的军备竞赛;

有效的国际协议以保证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

新型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和包括放射性武器在内的武器新系统;

综合裁军方案和军备透明度。

看完上述介绍,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相信各位道友马上明白一点:中国裁军大使工作重点不是中国裁军。范国祥于1986年1月担任第二任中国裁军大使,上任之初他就遭到了一些质疑。

“中国1985年宣布裁军百万后,又积极参加国际裁军谈判,国内一些军事单位的领导想不通,裁军大使在瞎积极什么呢?”范国祥只好利用回国休假机会,当面解释:“参加国际裁军谈判,不是要裁自己的军,而是通过国际斡旋,要求苏美两个超级大国首先裁军,对我国安全有利。”

首任大使是周恩来外事秘书

中国首任裁军大使为钱嘉东,任期为1983年6月至1986年1月。按照这个时间推算,中国首设专职的裁军大使,是在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十多年之后。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及其一切机构的合法席位。8年之后,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成立。据曾在中国驻日内瓦裁军代表团的李巍岷介绍,当时我国虽然一直没有参加有关裁军的活动,但这个新设立的裁军机构却对中国虚位以待。

△出席日内瓦会议的中国代表团

李巍岷说,中国第一次组成裁军代表团参加裁委会工作是在1980年2月,团长是外交部副部长章文晋,副团长是我国驻日内瓦代表处代表俞沛文大使。章文晋副部长参加过裁委会开幕式,回国之后,由俞沛文大使任代理团长,并实际主持裁军工作,1982年底离任。

“俞沛文大使离任后,代表处新任代表为田进大使。由于裁军谈判的日益深入,工作量大增。而代表处的其他业务也非常繁重。一个大使要统管全部工作确实是太忙了。于是我国也开始考虑像许多国家那样任命专职裁军大使的问题。”

很快,钱嘉东作为第一任裁军大使走马上任。李巍岷回忆,钱嘉东大使是一位外交战线的老战士,曾多年担任周恩来总理的外事秘书,英语流利且极有文采。“当时联合国正在日内瓦举办一期裁军培训班,曾邀请一些主要国家的裁军大使去给学员们讲课。许多国家的学员反映,讲得最好和最受欢迎的是钱大使。”

怒怼美国人的裁军大使

在历任的中国裁军大使中,沙祖康或许是名气最大的一个。他在1994年至1997年担任中国裁军大使期间,完成了全面禁止核试验的谈判。

△沙祖康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谈判自1994年1月开始正式举行,其中规定了严格的核查措施。而“核查”中最敏感的一种核查方式就是“质疑性核查”。中国主张:须经核查执行理事会成员国三分之二多数表决通过方能进行,即“绿灯”方式。美国则极力主张“红灯”方式:除非在24小时之内,核查执行理事会成员国有四分之三多数反对,否则立即实施核查。

实际上,这种“红灯”方式只要某大国提出对任何一个国家进行核查,都能如愿以偿。因为在24小时里,被质疑的国家很难在51个理事国中联系到四分之三国家的反对。最终,沙祖康通过谈判逼得美国不断让步,同意51国中30国赞成就进行质疑性核查。

美国接受30票赞成可启动核查后,公开提出:只要美、俄、英、法、中五大国批准,“禁核试条约”就要生效。沙祖康因此“勃然大怒”:“中国政府认为,如果5大国批约生效的话,那么这个‘禁核试条约’就是针对中国一家的!这在政治上完全是歧视性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不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晚清王朝,永远不可能接受任何歧视性条约!”

他提出,拥有或曾拥有核电站或核反应堆的国家,包括美、俄、英、法、中5个核大国和印度、巴基斯坦与以色列等所谓“核门槛”国家,共计44个国家一起签署批准,条约才能最后生效。这条意见,最终写入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有个细节反映了沙祖康谈判的风格——


谈判胶着阶段,在英国大使的午餐会上,莱德加扬言:“美国将walk away from negotiating table(从谈判桌前走开)!”

沙祖康则反唇相讥:“中国将run away from negotiating table(从谈判桌前跑开)!”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