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tgb45 发表于  2017-07-31 16:04:05 5字 ( 0/0)

中国很强大

人类文明的母亲河——长江

——编纂流波《中华文明上万年 文明源头是长江》之一

   

●亘古未有的地理大变化——“上帝造人之手”。从几千万年开始的昆仑(陆)大板快——以青藏高原为中心的大陆不断隆起,地球正发生着地理环境的巨变。而到200万年左右,随着印度板块向昆陆板块的挤压增剧,青藏高原的隆起加速,发端于高原的众多河流顺势以奔腾无阻之 势穿越横断山脉向下一级阶梯——云贵高原下切,这种亘古未有的地理大变化才是孕育人类真正的上帝之手。虽然海外昆仑——非洲有了系统的南猿,但非洲始终没有出现让猿进化成人的长期的外部地理环境的“推力”——即西方误认为的“上帝造人之手”。猿进化步入人类殿堂的正是青藏高原隆起后这种自然推动力后的地理生态大变化:南面喜马拉雅山西东横贯高不可攀,西面葱岭(帕米尔高原)冰寒峭拔,北面干旱少雨风沙茫茫,只有东面成为猿类生存奔赴的天然场所。人类的祖猿从青藏高原越来越少的森林中下得地来长期“劳作”进化,越来越干涸荒漠化的趋势又使得他们本能地沿着河流向东南部的森林湿地前行,也正如那发端于青藏高原的河流向东南下切一样向下一个阶梯——云贵高原、黄土高原,这个过程也正是猿人更进一步从生理上迈向人类的过程。

  而原本青藏、云贵并南亚次大陆部分绵延一块,从上几千万年到800万年到500300万年的灵长类系统连贯,至于200万年后的人类发展在长江流域更是绵延不绝了。而其它地方纵使有可能进化成人类的猿类,但是没有最后这种不可抗拒的地理的变化环境的推动,如非洲大陆,即使有系统的南猿,但茂密丰富的森林资源又怎能使猿下得地来进行长期前肢后肢的分离“劳作”呢?更遑论其它地方虽可能也有人猿担还非常不系统更别说还没有猿进化成人的必然环境了。

  毛主席《贺新郎?咏史》中有“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的诗句,是猿类步入人类殿堂进入石器时代的高度形象概括。从目前所发现的人类进化的材料分析,从5500万年前的湖南衡阳亚洲德氏猴——4500万年前的江苏溧阳中华曙猿——4000万年前的山西垣曲世纪曙猿——3500万年前的埃及法尤姆猿,一幅人类祖猿进化始图已眉清目晰。接下的人类进化链就是:从腊玛古猿——南方古猿——早期智人——晚期智人——现代人。

●独一无二的人猿进化链。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亚洲发现腊玛古猿、南方古猿的化石猛增,尤以中国滇中高原发现的材料最为丰富,它们的地层年代为1500万年——250万年前。随着考古和科学研究的深入,根据世界各地(主要是亚、非、欧三大洲)所发现的大量古猿骨骼化石,科学家们逐渐形成了这样的概念:大约1500万年左右,随着青藏高原的快速隆起,南部西部形成高耸入云的山脉高原、北部形成少雨的干旱沙漠区,气候地理变化越来越迫使古猿从青藏高原腹地向东部边缘转移,开始播下人类进化的种子。进一步的研究的表明,人类起源于亚洲的范围还要进一步缩小,即青藏高原东部、长江黄河流域,很可能是人类起源最有希望的区域,是人类起源的关健区域。其中又以滇中高原、长江流域中游为最重要的化石猿类包括腊玛古猿、西瓦尔古猿、南方古猿、猩猩、长臂猿等演化发展的区域,已形成人类起源和早期人类化石材料的丰富宝库,基本系列为:开远腊玛古猿、禄丰腊玛古猿、蝴蝶古猿、东方人、巫山人、元谋人及其以后的各个时代的古人类。这种连续、有序的人猿进化链的形成在此独一无二,在世界上其他地区包括非洲难望项背,无法迄及,充分显示了人类起源地的独有特征。

到距今5万年至1万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址更是己遍地分布。据《文物考古工作十年(1979——1989)》一书不完全统计,四川省(含重庆市)有5处,贵州省有10余处,云南省有10多处,西藏3处,湖北省4处,江西省2处,安徽省共有旧石器地点12处,江苏省3处,而湖南省则多达60处之多。从51万年间的原始石棚、棚架、茅棚、窝棚、高台式建筑,如距今5万年左右的长江三峡江陵鸡公山遗址的圆形石棚,到1.8万年前的湘西北临澧竹马村遗址高台式建筑,再到风靡长江流域及以南的干栏式建筑,如到7000年的河姆渡文化、跨湖桥文化时代“干栏式”建筑跨入技术新时代,铆钉技术已十分成熟,长江西南地区“干栏式”民居建筑——俗称掉脚楼沿续至今。

●将人类用火的历史推进到了600万年前。20014月,广西乐业天坑中外科考队对大石围附近的大槽天坑进行了科学考察,在这个天坑底部的洞底发现了一堆足有几米见方、已经石化了的灰烬,未燃尽的树枝也已钙化,在灰烬的周围又发现了已经钙化了的人的脚印,这显然是原始人群长年累月生火生活的结果。根据灰烬钙化的程度计算,在这里生活的人类距今至少有600多万年了。这与分子人类学研究认为人类从猿分离出来的时间是距今大约500万~700万年间是相吻合的。这些中华大地上的人类祖先既比东非大裂谷洞穴中发现的距今300多万年前的人类早出了300万年,又将人类用火的历史推进到了600万年前。此前发现的人类取火化腥,最早的还是追溯到长江流域的元谋人了。

●人类起源文明发祥源头显露端倪。当历史的尘埃被风吹雨打去,文明的真相便显现在我们的眼前。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的考古发现使长江流域文明进一步大放异彩,其人类起源文明发祥源头显露端倪。重庆市奉节县云雾乡兴隆洞发现了14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时代遗址,出土了鸟形石雕、石哨和有刻画纹的剑齿象牙雕;湖南道县玉蟾洞出土近20000年左右的人工栽培稻遗址,伴有原始陶器、原始编织物;在地层堆积跨度为20000-9000年的江西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同样发现了野生和人工栽培水稻、陶器;10000-8000年的浙江上山、湖南常德彭头山稻作文化群,灿若星辰。距今8000年左右的湖南怀化高庙遗址的陶器上所发现的“乾坤卦象图”、“星象图”,遗址地层出土的大量水陆生动物骨骸,其中部分猪牙床经鉴定已属被驯养的家猪,有的陶罐上还绘制有“火焙鱼”形象,无不印证了《易?系辞传》说伏羲“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记录的准确无误。

●神糯(农)踪迹遍长江。至于神农踪迹更是遍布长江流域,以湖南居多。如祁阳、耒阳、嘉禾、桂阳、汝城、耒山耒水、炎陵、茶陵等与神农氏有关的地名比比皆是。湖南郴州《桂阳州志》引《衡湘稽古录》说:“《管子》曰:神农种谷于淇田之阳……九洲之人,乃知谷食。”又云:“天降嘉谷,神农拾之,教耕于骑田岭之北,其地曰禾仓,后以置县。”今日之嘉禾县城,古名禾仓堡,即是纪念神农拾嘉谷教耕之事。神糯拾得嘉谷,又思播耕之法,在郴州汝城耒山发明耒耜。耒为柄,耜为铲。西晋谯周《古史考》说“神农作耜”、“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衡湘稽古录》载:“帝之匠赤制氏,作耒耜于郴州耒山。”耒山在郴州汝城县城南五里,即因神农帝在此发明耒耜而得名。湘江上游的耒水因发源于此而得名,耒阳又因城临耒水之阳而得名。《列子?汤问》“楚之南,有炎人国”,《淮南子?天文训》:“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祝融)”可见,“祝融”一职早期还是辅佐炎帝的,到黄帝完全执掌中央政权后,炎帝司南职责才由祝融完全掌管。

●长江流域,始祖纵横,英才济济。到了“三代”后,虽然黄帝势力经营中原已达几千年,长江流域许多科技文化仍然领中华并世界之先河,由长沙马王堆、湖北随州曾侯乙墓的出土文物所验证。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远的有燧人、有巢、伏羲、神糯(农)、炎帝纵横驰骋,创造了大九洲全球文明文化一统世界;近有“三代”周朝三位开国帝文王、武王和成王之师的熊鬻、春秋战国时期孔子之师老子、中国第一诗人、世界四大古代诗人之一的爱国主义大诗人屈原,等等。随着炎帝势力的消弱,黄河势力的进一步迫压,糯民逐渐分化成夷,夷又进一步分化成“百越”、“百濮”,也就是后来所说的苗、瑶、壮、土、彝、侗等少数民族,不断潜入深山老林之中,“上峒梅山上山打猎”、“中峒梅山掮棚放鸭”、“下峒梅山打鱼摸虾”,就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

(新文明文化史观普及知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