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嘉信盈泰 发表于  2017-07-05 20:50:47 7字 ( 0/11)

呵呵,好文章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司马浮慧 发表于  2017-07-11 15:27:21 55字 ( 0/10)

庆幸李白还是当诗仙吧,免得当一个普通的刀笔吏~~(ps。与韩荆州书怎么看都是名篇~~主要是历史时代的不同)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卜可卜言.blog 发表于  2017-07-27 18:05:31 150字 ( 0/11)

李白醉心于诗,号称“诗仙”。但在没有成“仙”之前,还得食人间烟火,吃饭第一,饿得两眼花,诗是写不来的,找饭碗是必须的。可诗人终究是诗人,求职也很浪漫,虽然未能如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陆忘机 发表于  2017-08-12 15:35:45 3字 ( 0/9)

拜读。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慧读国际高端少儿英语 发表于  2017-08-17 10:51:36 36字 ( 0/9)

被他的领导打死,如果没有打死,就是领导被他气死了[大笑][大笑][大笑]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羽王槊1 发表于  2017-09-06 19:49:59 9字 ( 0/3)

所以 他混不下去了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陈啸海 发表于  2017-09-09 10:11:17 41字 ( 0/8)

要是当官了,他在诗作上还有那么大的成就吗?李白的幸运之处,就在于他没有一辈子当官。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白云依山 发表于  2017-09-22 16:40:46 104字 ( 0/3)

李白是个官迷,只是自持才高八斗,到处走后门,甚至是低三下四的乞求,就连皇上的妹妹都去溜须。皇上给了官,他帮助吹牛还吹跑偏了。贬他回家。一路上牢骚满腹。这样的人群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无声雷 发表于  2017-09-30 22:53:18 31字 ( 0/2)

李白斗酒诗百篇,傻文称它是诗仙,今日若得李白在,何君与它对诗联

李白这样的菜鸟,在机关里可以活几集

常在机关应答人

 

孩子让给他讲《与韩荆州书》,所以又认真看了看,与年轻时的崇拜相比,现在想想,李白的这个“求职书”,真的写得不怎么样。

这本书很有名,所谓传世名作。我想这与它入选《古文观止》有关。

《古文观止》选李白文章两篇,《与韩荆州书》是其一,另一篇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在各种古代文学选本中,《与韩荆州书》入选率大大高于其它文章,包括前文提到的《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这篇文章对于年轻同志来说,看起来确实很好,觉得真是不错。及至到了机关,发现李白在政治上几乎算是白痴,至少说,政治上不够成熟。

但是,这种不成熟,估计害了不少人,至少害了一批我们想当班干部的同学。

刚上大学头一年,班主任为了表示民主,允许每个人自荐作干部。那个时候,大家都跃跃欲试,想着一门心思去崭露头角。

于是,在写自荐信的时候,很多同学在竞选班干部时候引用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这句话,以示自己“学问博大”、吹捧忽悠老师对自己投以青眼。

谁知道老师不吃这一套,这些人几乎都没有用。

这很正常。现在重新读读李白这篇文章,觉得作为求职者的李白,这篇自荐书,专业术语叫干谒文章,写得并不成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看到这封信的韩朝宗确实没有推荐他。李白后来得到玄宗礼遇,那是别人包括元丹丘这些和尚、道士等人推荐的结果。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李白这次求职为什么不成功。是这类应用文没用吗?从其他人的经历来看,显然不是。

李密写了《陈情表》,皇帝说,ok,你不用来了,好好伺候你的老奶吧。

丘迟写了《与陈伯之书》,轻轻松松劝降了负隅顽抗的陈伯之。

李斯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很高兴,好,李斯你留下吧。

那么,如果说好写,而且写得还不错的话,作为这封信的信主韩朝宗为什么看不上,或者看上了为什么不推荐?太不仗义了吗?我觉得,从我个人的机关经历来说,李白犯了这几个毛病。

头一个,李白同学显得太不实诚,让人觉得不舒服。我们经常说,让人舒服是一种能力。显然,李白不具备这种能力。

我们看看这篇文章。充斥其间的,是大量的夸张,让人肉麻的夸张。夸张,作为文学修辞来说,无所谓,甚至是增色增辉的。

但是,用到应用文章里面,那就不好了。比如说,一个哥们,教学的,说不好听,就是哄小孩儿玩的,想到机关工作,于是,找到机关负责人,对他说,“你就是**(指当地—常在机关应答人注)的杜甫”。

如果你是机关负责人,你会怎么想。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想。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这个事情是我经历过的。当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是,现实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结果是,这哥们只是留下一个笑柄,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岗位。

很不幸,李白也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看看李白的文章,还回到夸张这个修辞上来。

夸张,是李白的拿手好戏,比如《望庐山瀑布》里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比如《秋浦歌》里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比如《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等。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看李白同学的求职信夸张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你求职干嘛呢,不就是找个活儿、混口饭吃吗?如果说为了认识一个人,愿意放弃高官厚禄,傻子才相信。毕竟,韩朝宗不是当红的歌星明星,当时没人把他作为明星去追捧。

想认识韩荆州的,都是为了请他帮自己找个工作。再说,韩朝宗不见得是个什么“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的主儿,如果是,《旧唐书》、《新唐书》就不会对其语焉不详了。

这样的夸张,只是让人觉得肉麻。而且,我们还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句话极有可能是李白同学杜撰的,因为在李白的另一篇求职文《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引用了所谓的“时节歌”中的一句话:“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

意思是,只要有这个所谓的“裴公”一句话,荣华富贵我们都不稀罕。哄谁呢?如果不喜欢,你不呆在老家,窜来长安干什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好,首先诚恳,至少要让人不觉得有虚假的成分。比如你赞美一个女同志,如果长相可以,你可以夸她是美女,也可以说她漂亮。

如果是个恐龙,那就不要说她漂亮了,否则她会以为你在挖苦取笑她,那么怎么夸她呢?我们可以说她有气质。

我们看看李白同学怎么夸韩朝宗同志的。李白说:“韩大人,您伟大呀,您老的德行简直是感天动地,您的文采也是举世无双,能够穷究天人之奥秘、造化之神奇(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

韩朝宗真有这么神吗?我不信,大家也不信。因为,如果有这么神,那么,现在我们的孩子背诵的课文就是韩朝宗而不是李白的文章了。

我不怀好意地猜测,李白自己也不信韩朝宗像他这么说的好。我估计,李白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更可能是这样想的:先把这老头儿给忽悠过去再说。

但是,很抱歉,李白没有忽悠住人家,倒是把自己垂涎三尺的高官厚禄给忽悠掉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正好实现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理想了。

李白没有求职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性格上的缺陷,不懂随机应变,书生意气太浓。

书生意气不见得是坏事,但也不完全是好事,这要看在哪些地方书生意气了。李白是有理想的,他也曾想经天纬地、燮理阴阳,也想出将入相,为帝王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只是,性格的缺陷,使他不能一展宏图。就依这次求职来说,别人都是磕头作揖、毕恭毕敬地请韩朝宗帮忙,李白同学仗着自己“日试万言,倚马可待”,递过自己的自荐书和文学作品,一揖了之。

李白希望韩朝宗同志能够对特别优秀的人才给予特别的照顾,“不以长揖见拒”,可韩朝宗这家伙却认为,既然入这行,你就得随大流,人家咋来你咋来,人家磕头你作揖就是不行。

你可以想象,在一个机关里面,大家都在喊某某领导为**长、**主任,如果你喊**同志。这个“同志”可能表面上不以为意,心底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他好容易爬到了高过你这个层面,又被你一声同志给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了,他愿意吗?不愿意!甚至恼火得很!

同样,李白不出意外地被pass了。

想想也是,既然想进入这个体制内,就得遵从这个体制内的组织程序和行为惯例。否则,你只能被淘汰,更准确地说,你根本进不来。

实际上,李白的不仅这封信写得不成功,他流传下来的另外两篇求职信也不成功。这两封信是,《上安州裴长史书》和《上安州李长史书》。

之所以不成功,就是因为性格有缺陷。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面,最后这样结尾:“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意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罢了,如果不接受,还对我横加指责,那么,好,我不会把你怎样,跪拜你之后,我就要西去长安,寻求新的发展,咱们永不见面。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地方,就不信没有人会不接纳我。

你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你这是来求职面试来了,还是无故寻衅滋事、挖苦讽刺,或者说是搞赤裸裸地威胁吗?

你是来求我的,不是我求你的。有你这么写求职信的吗?真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如果这封信是交给你的,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狂生”呢

最后,我感觉,李白的求职文章,不能说他没有仔细考虑,但是,更多的他考虑了自己抒写的快感,而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所以没有应聘成功。

说白了,李白的这种做法,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或者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学,根本就不是想来求职的。

这种人,即便进了职场,估计也会和领导、同事龃龉不断。即便有雅量的领导留下他,让他发挥“特长”写材料,估计这个材料也用不上。因为公文需要的是平实严谨,忌讳的是华而不实。

而李白同学,恰恰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些优点,发挥的只是他的缺点。

后来的经历也证明,李白确实不适合在职场上混。

微信公众号“小机关里的大机关”(yueyangdehua),我等你一起来聊天。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