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6:53:31 4字 ( 0/14)

aaaa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6:59:04 7字 ( 0/39)

反省历史!!!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skdjfhtg 发表于  2014-12-24 17:00:31 1015字 ( 0/1078)

毛主席留给华国锋的一样东西:竟轰动全世界!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7:09:16 23字 ( 0/22)

77777777777777777777777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7:11:46 14字 ( 0/16)

88888888888888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7:14:00 16字 ( 0/25)

9999999999999999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7:14:10 14字 ( 0/17)

55555555555555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7:14:29 22字 ( 0/20)

4444444444444444444444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4.249.239 发表于  2014-12-24 17:15:58 8字 ( 0/21)

支持国货!!!!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王子快乐01 发表于  2014-12-24 18:36:49 3478字 ( 0/48)

中国强大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220.202.128 发表于  2014-12-25 12:08:18 39字 ( 0/298)

七十四师张玲铺这张王牌劲旅被粟裕给干掉了,老将得知几乎崩溃,黯然泪下,罢了罢了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83.56.231 发表于  2014-12-25 23:46:30 5字 ( 0/1)

是张灵铺吧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骆明生 发表于  2014-12-26 09:27:26 37字 ( 0/14)

全文历史说明,初期党知人善用。后期就论资排辈。不能继续革命(改革)立新功。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21.63.114 发表于  2014-12-26 11:51:46 54字 ( 0/215)

是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全师是整个軍的编织三万多人,美式装备,抗日劲旅,战斗力很強,最终被粟裕歼灭。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6.9.26 发表于  2014-12-27 17:04:40 16字 ( 0/19)

十几万人对付三万人。抗日名将冤。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0.251.143 发表于  2015-01-01 12:53:08 37字 ( 0/68)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从哪缴的?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22.228.169 发表于  2015-01-23 16:03:39 53字 ( 0/55)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从哪缴的?抢的.戓商人们行贿共军的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22.228.169 发表于  2015-01-23 16:06:31 17字 ( 0/6)

商人行贿共军.共军上交党组织没收的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43.240.58 发表于  2015-01-26 20:05:15 15字 ( 0/43)

日本这个国家,中国必须灭了他们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13.201.111 发表于  2015-03-17 17:44:35 166字 ( 0/116)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



开国上将王新亭。
1
开国上将王新亭。 [保存到相册]


  在王新亭的任职中,有一个“兼”字:八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六十军首任军长兼首任政委;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一个“兼”字代表着一支部队的军政大权很多要由他来负责,上级为什么对王新亭如此放心?用薄一波的话来说,就是:“新亭同志对党忠诚,作战勇敢,为人正直,工作勤奋。”

  贫困家庭出了一名“鉴宝师”

  王新亭,原名王新庭,1908年12月23日,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县花林村(今王家岗村)。王新亭排行第六,上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王新亭在八个兄弟姐妹中算是幸运的,他和大哥读过私塾,上过高小,在家族中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的人,自然干“文化”的活计。王新亭12岁那年,经亲友介绍到了肖家港厚生福当铺当学徒工。

  学徒工尽管很辛苦,但让生性好学的王新亭,在十年时间里,学到了不少知识,特别是对古玩、书画、金银首饰有了一定的鉴别能力。仅靠这一个专长,为他日后参加革命,进入红军干部行列起了作用。

  1930年春,王新亭决定去当红军。王新亭的母亲李小云是个开明的人,她说:“要当红军去,越快越好,拖长了怕生事。今天你就去县委的颜光弟和老王那儿去,他们知道红军在什么地方,请他们写个介绍信去。”

  王新亭听了母亲的话,找到颜光弟。颜光弟正在私下“扩红”,见王新亭要当红军,十分高兴,立即写了一张条子,并叮咛说:“带好这封信,到小河溪去,到了那里就能见到红军。”王新亭拿着纸条,告别母亲到了小河溪,找到了中国工农红军鄂豫皖第一军第一师。红一师师长是副军长徐向前兼任的。王新亭被分配到一师三团一营一连当战士。红三团团长是倪志亮,政委是江竹青。

  1930年冬天,雪花纷飞,可是,红军战士还穿着单衣。这时,有情报显示,新洲城内空虚,只有一些民团。于是,徐向前决定让红三团打新洲,搞点物资回来好过冬。

  11月28日,红三团在倪志亮和江竹青率领下,冒雪踏泥急行军,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到了新洲城下。这是王新亭当红军以来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大意过了头,下雪天把城门岗哨都撤了。红三团没放一枪一弹,就进了新洲城。

  更让王新亭没有想到的是,城内不仅有民团,还多了国民党军的一个旅。这个旅是郭汝栋的混成旅,他们也是刚刚进城,吃罢晚饭,正在安顿睡觉,乱糟糟的,毫无秩序,也不知道红三团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团长倪志亮一声令下,枪声随即响起。红三团便干脆利落地把郭汝栋的混成旅全歼了,俘虏了一两千人,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和军需物资。

  新洲城是个大商埠,城内大的店铺不少。红军战士缴获了许多金银首饰,但战士们不识货的多,把金镯子当铜器耍,弄坏了就随地丢弃。此事被倪志亮知道后,立即让王新亭前往辨认。王新亭这个当铺学徒没有白当。在王新亭的鉴别下,鉴定出了许多被弄坏了的真金首饰。全国解放后,红三团的老战士回忆这一趣事,仍念念不忘,连王新亭在写回忆录时,也提到了此事。

  倪志亮说:“王新亭既然能"鉴宝",自然有文化,让他当连队指导员吧!”倪志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打下新洲城后。当时,国民党军立即组织兵力进行了反扑,红三团在麻埠阻击,一连指导员徐其德在战斗中牺牲。于是,倪志亮命令王新亭担任一连指导员。

  从此,王新亭开始了部队政治工作生涯。1931年1月,红一师三团改称红十师三十团。王新亭当红三十团政治处主任。1933年5月,王新亭从红三十团调到红十二师当政治部主任;两个月后,即7月,红十二师扩编为红九军,王新亭跟着“水涨船高”,被任命为红九军政治部主任。1935年8月,王新亭从红九军政治部主任位置上调到红军大学政治部主任位置上。1936年9月,王新亭调任红三十一军政冶部主任。

  1937年8月,国共达成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王新亭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一二九师师长是刘伯承,副师长是徐向前,倪志亮是参谋长,张浩是政训处主任。

  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初期工作是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的方针,自筹枪支、军饷。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团结左翼力量,而以大部兵力尽量分散于各要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按照分工,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组织部部长王新亭、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率七七二团,分赴山西的沁县、长治、晋城、高平、武乡、平顺、壶关、安泽等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出发前,刘伯承对宋任穷、王新亭和刘志坚说:“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下棋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眼"做起来。”

  1937年10月,王新亭对外以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的身份,率七七二团3个连队到达长治。当天,王新亭拜会了国民党军第二军团司令官汤恩伯。

  长治是上党地区的中心,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所在地。第二天,王新亭去会见公署主任续济川。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八路军深入大街小巷,贴标语,发传单,演讲又表演,抗日宣传搞得有声有色,群众参加八路军的热情很高。但是,一股谣言也在悄悄地出现:“八路军仅仅是宣传工作做得好,参军与日本人打仗就是去送死。”“八路军过黄河到山西,是来抢地盘的,根本不是来抗日的。”“参军不如保家乡,保家乡还是参加保安队好!”等等。

  宣传抗日和参加八路军的工作,在谣言面前,受到了影响。王新亭一深入调查,发现这些都是阎锡山的第五行政公署一个叫聂士庆的科长搞的鬼,并搜集到了他的一次私下谈话记录。于是,王新亭拿着证据,到行政公署找续济川,严肃地责问:“八路军到山西来抗战,这是国民党同意了的;委员长也曾说过:"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是你们知道的吧?!为什么有人故意散布种种谣言,阻挠我军的动员工作?”

  续济川在证据面前,只好用计脱身,连连重复:“一定调查,一定调查!”

  后来,八路军七七二团3个连队在长治站稳了脚跟。到了年底,3个连队扩充了一个团的兵力,王新亭将这个团的番号定为八路军三八六旅扩充团。后来,这个扩充团改称八路军第十七团。1938年1月,八路军将政训处主任一职恢复为政治委员,王新亭被任命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在长治做好“棋眼”后的王新亭回到旅部,与陈赓旅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仗。

  “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是一句高级评语

  香城固战斗中,日军的坦克写上了“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这样的标语,至少清楚地表明,在抗日战争中,三八六旅是日军眼中的劲旅,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三八六旅是由政委王新亭和旅长陈赓指挥的。事后,王新亭说:“这条标语是对我们的高级评语!”

  那么,是在什么情况下,让日军如此憎恨三八六旅的呢?

  香城固战斗之前,也就是王新亭上任三八六旅政治委员后的1938年二三月间,王新亭和陈赓率部先后进行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伏击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重大胜利。神头岭一仗,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消灭了日军一八师团1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50多支,骡马600多匹。这三战三捷在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抗日队伍,改善了武器装备。一时间,八路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迅速提高,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也随之高涨,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区。

  为了进一步打击日军,扩大根据地范围,1938年8月,王新亭率三八六旅新一团、青年纵队、六八九团、六八八团向漳河以南挺进打击日军。从8月至11月,王新亭率部在临漳、安阳、内黄连续攻克回隆、楚旺等重镇,消灭日军4000多人。1938年12月,王新亭与陈赓再次汇合,率三八六旅全部兵力,第二次挺进冀南平原,给日军予以沉重打击。由此,引发了日军在坦克上打出标语:“专打三八六旅”。1939年1月17日,王新亭率新一团在安儿寨消灭日军150多人,击毁日军4辆军车。之后,王新亭和陈赓立即研究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王新亭说:“老陈哪!根据我们在冀南平原反"扫荡"的经验,每一次袭击日军之后,日军就派出部队实施追击。我们利用日军这一报复心理,在香城固打一次诱伏战,诱敌就范。”

  陈赓说:“政委说得好。咱们还有一句经常说的老话:"人是活的,想吃肉,还怕找不到一个杀猪的地方吗?"我看政委说的这个香城固是有利于我设伏的理想地形。”

  三八六旅在日军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时,选择在香城固打击日军。在具体研究会议上,三八六旅参谋长周希汉说:“香城固西北是一个带形沙河故道,四周长满了红柳和野枣树,地势十分倾斜,形成一块洼地,西边靠近张家庄,那边是一道由西南伸向东北的大沙岗,长有二里半路。东北方向三里处是庄头村,与张家庄正好遥遥相对,这块洼地是个天然的诱伏敌人的"好口袋"阵地。”

  副旅长许世友更是点头说:“真是好地方。”

  陈赓也连声说好,同时说:“从威县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对地形的侦察来看,威县县城的敌人恰好可以作为我们诱伏的对象。”

  王新亭说:“很好。从威县县城到香城固的距离大约有30里,只要我们部队隐蔽得好,封锁消息做得好,敌人是不容易察觉的。”王新亭还建议道:“现在就把设伏阵地和诱击对象定下来!”

  陈赓说:“对。夜长梦多。政委的意见很好。现在就可以定下这个设伏点和诱敌对象!”

  根据会议最后确定,许世友立即带领各团领导靠前仔细察看地形,对阵地进行熟悉布置。

  经过一番周密的组织,2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王新亭和陈赓派出小部队夜袭威县的日军第十师团第四十联队,引诱其出笼。

  2月10日,日军四十联队一个加强中队果真出动。当天下午4时许,日军的坦克和汽车陆续进入伏击圈,坦克上的标语在三八六旅指战员们眼前清晰可辨。三八六旅一营营长下令开火,当即击毁了头一辆汽车,击毙了日军的翻译官,击伤了中队长安田。

  日军遭到当头一棒,顿时乱了阵脚。受了伤的安田中队长知道中埋伏上当了,立即命令后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8小时激烈战斗,日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全部被歼灭。

  香城固战斗的胜利,给日军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振奋了根据地人民的斗志,这对巩固冀南平原抗日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1939年3月,三八六旅总结了香城固诱伏战后,陈赓率三八六旅主力回太行山区作战,王新亭和许世友率由三八六旅新一团和补充团各一个连的兵力,继续留在冀南平原作战。直至1939年底,王新亭奉命返回太行山。

  1940年4月,三八六旅和山西的决死一纵在岳北庶纪会师,史称“岳北会师”。会师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太岳军区,军区下辖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陈赓任军区司令员兼三八六旅旅长,王新亭任军区政委兼三八六旅政委,周希汉任三八六旅参谋长,辖七七二团、十六团、十七团、十八团。决死一纵司令员、政委由薄一波担任,副司令员是牛佩琮,参谋长是颜天明,辖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四十二团、五十七团、五十九团。从此,王新亭和陈赓一起率部,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前沿打击日军,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