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麟剑 发表于  2019-06-17 10:17:47 5543字 ( 0/91)

【先图后史系列】古希腊人与古希腊文明1


古希腊人与古希腊文明1

一、古希腊人
古希腊人,历史学著作中通常将古希腊先民划分为4个主要部族。
希腊地区的早期居民为佩拉斯吉人(Pelasgians,佩拉斯吉是希罗多德提供的另一非正式称呼,这个部族更常用的称呼是伊奥利亚人Aeolians),最早聚居在今希腊地区东部的萨塞利(Thessaly)地区,据研究推测其与小亚细亚原住民之间有关联。
约前3000年后,先后有3波外来部族迁入希腊地区:
亚该亚人(Achaeans)约于前3000年前后从萨塞利(Thessaly)方向(即北方)迁入希腊,据研究推测其于前1600-1100年间创造了迈锡尼文明,后在多利亚人入侵时被驱赶至伯罗奔尼撒半岛北部的亚该亚地区。“亚该亚人”这个名称曾在《伊利亚特》中被用于指代所有希腊人(荷马史诗中这种指代较为混乱)。
爱奥尼亚人(Ionians)约于前2000年前后从希腊中部阿提卡(Attica)地区迁入小亚细亚沿岸地区——他们是唯一一波以和平渗透而非武力入侵方式进入的外来部族,后来建立了以弗所(Ephesus)、米利都(Miletus)和伊兹密尔(Smyrna,即士麦那)等城邦。
多利亚人(Dorians)约于前1200-1000年间从巴尔干半岛北部迁入希腊,后来建立了斯巴达(Sparta)、科林斯(Corinth)、阿尔戈斯(Argos)等城邦,更多时候是作为入侵者和征服者被看待,荷马认为其野蛮黑暗。
伊奥利亚人(佩拉斯吉人)、亚该亚人、爱奥尼亚人、多利亚人并称古希腊先古时期四大主要部族。
1、亚该亚人
亚该亚人(Achaean、希腊语作Achaios),希腊古代民族的统称。在荷马史诗中,这一民族与达奈人(Danaoi)和阿尔戈斯人(Argeioi)一道围攻特洛伊。据荷马所述,他们居住的地区包括希腊本土和西部诸岛、克里特岛、罗得岛,以及毗邻的岛屿,但不包括西元前14∼前13世纪迈锡尼人(Mycenaean)在那里活动的基克拉泽斯群岛(Cyclades)。
有些权威认为亚该亚人就是迈锡尼人,但其他的证据似乎表明,亚该亚人在西元前12世纪的所谓多里安人(Dorian)入侵以后才进入希腊。希罗多德(Herodotus)认为︰有史时期伯罗奔尼撒北部的亚该亚人就是以前那些亚该亚人的后裔。
另一个可交换使用的名字是Danaans。更特别地,荷马用“亚该亚”指称阿伽门农的国土,后者是希腊部队的领袖。这片国土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北部,大致对应于现代希腊的阿哈利亚州和科林斯州。荷马时代的亚该亚人可能是迈锡尼文明的一支,后者从约公元前1600年统治希腊,其历史可能可以追溯到公元前第三个千年——史前希腊人的迁入。
一些有关赫梯帝国的文献提到,位于西安纳托利亚的一个国家称为''Ahhiyawa''。特别是在约公元前1320年赫梯帝国国王穆尔西里二世写了一封信给''Ahhiyawa''国王,将其称为自己的对等者,并称米利都处于其统治之下;他还提到一个之前的“''Wilusa''时期”有发生过涉及''Ahhiyawa''的敌对行动。这个民族被认为就是特洛伊战争中的亚该亚人,而''Wilusa''城为传说中的城市特洛伊(注意到它与特洛伊卫城的名字“伊利翁”''Ilion''的近似性)。然而''Ahhiyawa''这一称谓与“亚该亚人”之间,除了简单地发音相似之外还有什么关系,仍是一个学者激烈烈讨论的话题。
2、爱奥尼亚人
爱奥尼亚人 (lonian ),古希腊民族一支重要的东部支系的成员,安纳托利亚(今土耳其)西部海岸一地区即因这个支系而得名。希腊语的爱奥尼亚方言与阿提卡(Attica)方言关系最近,通行于爱奥尼亚和爱琴海许多岛上。
(1)民族渊源
据说爱奥尼亚人是在约西元前1000年前后自阿提卡和希腊中部其他地区迁到安纳托利亚的。当时正是多里安人推翻希腊本土的亚该亚王国而大举迁入以后的那段时期。这一过程,可由下述事实证明︰雅典人中间有4个相同的「部落」后来又在米利都(Miletus)和爱奥尼亚的其他城市居民中出现。荷马在其史诗中对爱奥尼亚人一提而过,但在亚述国王辛那赫里布(Sennacherib)在位期间(704∼681BC)所出现的一首荷马体诗作《阿波罗颂》(Hymn to Apollo)中,爱奥尼亚人被描写为一个伟大而富足的民族,他们经常参加在提洛(Delos)举办的阿波罗节日的庆典。由于辛那赫里布曾是迄今已确知的最早在书面文献中谈到爱奥尼亚人的一个国王,则上述《阿波罗颂》一诗中所述事实应是可靠的。
到希罗多德(Herodotus)时代(450?BC),有些希腊思想家就已提出一个详细的人种学理论,把爱奥尼亚人和希腊原住民民族佩拉斯吉人(Pelasgoi)视为一体,而把多里安人同迁到该地的北方海伦人(Hellene)相提并论。这种假说把一种种族主义的观点引入希腊城邦间的争论之中。亚洲的爱奥尼亚人,由于易为外族攻击,曾一度臣服于波斯,因之与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多里安人比较之下相形见绌︰多里安人多为勇武而训练有素的军旅之士,爱奥尼亚人于是被贬为「软弱」之众。
(2)称呼来历
大约自前700年开始,军事扩张及随之而来的移民垦殖活动把尤比亚岛(Euboea)上的爱奥尼亚人带往西西里岛的东部和那不勒斯附近的库迈城(Cumae),同时也把萨摩斯人(Samian)带到潘菲利亚(Pamphlia)的纳吉杜斯(Nagidus)和塞林德里斯(Celenderis)两地。在爱奥尼亚人所建城邦中,据说米利都曾拥有移民区90处,成为通向黑海的要冲,而福西亚(Phocaea)则是地中海地区的重镇,曾在马西利亚(Massilia)即今马赛建有移民区。「爱奥尼亚人」一词,荷马史诗中称作爱奥昂尼人(Iawone),波斯语称作亚乌纳人(Yauna),希伯来语作耶瓦尼姆人(Yewanim),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作优纳尼人(Yunani)。不过最终还是爱奥尼亚人这个名字成了东方人对所有希腊人的一致称呼,且持续未变。
(3)民族贡献
爱奥尼亚人对希腊文化所作的贡献极其重大,其中包括荷马史诗、早期挽歌以及抑扬格诗体。前6世纪时,爱奥尼亚式的理念思想支配著知识界的生活领域,促进了对地理和自然界的研究,对于物质和宇宙也进行了探索。爱奥尼亚人无论在希腊本土还是移居海外,都为希腊哲学的产生和发展、历史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奠定了基础。在亚历山大大帝以后的年代,阿提卡-爱奥尼亚方言作为文学语言便成了共同希腊语(Koine)的基础,而共同语又在实际上为后来包括《新约》在内的全部希腊语著作所采用,直至现代。爱奥尼亚人在建筑、雕刻、铸模青铜雕塑等领域也是出色的艺术家。
3、多利亚人
多利亚人是古希腊人的一支。在古典时代,多利亚人的国家斯巴达、克里特诸邦曾显赫一时。多利亚人不喜欢舞文弄墨或建城设防,却以全民为战,战斗中义无反顾著称。这似乎成了他们是入侵者的佐证。无论是古典作家还是现代作家,几乎都没有怀疑多利亚人的移民,或曰入侵,或曰赫拉克勒斯子孙的返回。荷马史诗中也提到“赫拉克勒斯子孙和许多人是从伊庇鲁斯出发南下的”。修昔的底斯甚至明确说,多利亚人同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占据伯罗奔尼撒是在特洛耶战争以后80年发生的事。
(1)简介
50多年来,人们一般认为多利亚人是第三批入侵到希腊的讲希腊语的人。他们毁了迈锡尼文明,将希腊拖回近乎野蛮的状态。N.G.L哈蒙得等人指出,多利亚人在大约公元前1100—1000年从伊庇鲁斯和西南马其顿侵入希腊。为证实这点,哈蒙得亲自到有关地区访古考察。他认定,南下的多利亚人定居在埃利斯、拉格尼亚、阿哥斯、科林斯、希息翁、埃庇道鲁、麦加拉和爱吉那,并越海至克里特、米洛斯、德拉及小亚南岸。他们带来了铁剑,长别针和火葬习俗。他们结束了迈锡尼文明,使希腊进入黑暗时代。当然也有人说,多利亚人先到克里特,后至伯罗奔尼撒。
(2)迁移历史
许多人以为,多利亚移民确实发生过,而且其所到之处不限于巴尔干半岛,而是波及近东地区的大规模移民。时间当在公元前12世纪中叶至公元前11世纪中叶。此时,迈锡尼文明已毁灭,多利亚人来到了近于废墟的广大地区,安居下来。
K.J.白劳赫对多利亚人入侵问题提出疑议。他认为,多利亚人是在公元前2000年之初同其他希腊人一起来到巴尔干半岛的,而不是后来者。这就是说,虽然发生过伯罗奔尼撒半岛上人口流动的事,但并无所谓多利亚人移民南下。据他分析,关于多利亚人移民的故事出现在公元前8至6世纪,是为多利亚人称雄伯罗奔尼撒提供根据。这种分析获得不少人称道。J.柴德威克的见解更有独到之处。他指出,考古学上不能为多利亚人入侵提供证明。铁剑、长别针和火葬习俗,在希腊早已有之,且并不鲜见;甚而至于可以识别为属于多利亚人风格的陶器也未得见。原始几何陶和几何陶风格是在次迈锡尼陶风格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与“多利亚人入侵”无关。因此,柴德威克说,从考古学方面看,根本不存在多利亚人之入侵;但是,线形文字B泥板文书却证明了多利亚人的实在性。他仔细研究了线形文字B文献认定,在公元前1000年,希腊存在着一种古多利亚方言,或西希腊语方言。但迈锡尼、派罗斯、克诺索斯等地的语言从原来的以东部方言为主转变为西部方言占优势,决非少数多利亚显贵家族所能左右,必有相当数量的多利亚人移入该地区才有可能。一般认为多利亚人来自希腊西北部,可这些地区并没有出现人口减少的危机。而在考古材料中见不到多利亚人来到的任何特殊证据,正是因为他们早就遍布于希腊世界讲迈锡尼语言的地区之内。柴德威克这种大胆假设,用他自己的话说,连他自己都难以接受。通过对语言的精细分析研究,他提出,在迈锡尼时代,流行两种方言,少数贵族讲正统的迈锡尼语,大多数中下层阶级的人讲原始多利亚语。在今日希腊可以发现类似的现象。官话、文话、白话并行,是当今希腊语言的一个特点。其实,许多国家都有这种情况。在迈锡尼时代的希腊各国,讲原始多利亚语的人正是当时的被统治者,他们分布在各地。官方文件中自然少见多利亚语的痕迹,而以迈锡尼语言为主。神话中赫拉克利斯为梯林斯国王服苦役,对多利亚人受治于迈锡尼人的事实作了补注。随着时光荏苒,讲多利亚语的人逐渐遍布几乎整个伯罗奔尼撒并向海外发展,占据了克里特全境、米洛斯、德拉及都得坎尼斯诸岛。柴德威克说,公元前15世纪中叶,大陆希腊人入侵克里特时,一定起用了大批下层阶级的人,许诺给他们土地。两代以后,这些讲多利亚语的人力量增强,轻而易举地推翻了原来的统治者。后来,当大陆希腊世界由于外来因素将战争加诸于已经危机四伏的迈锡尼文明各邦,迈锡尼世界陷于动乱之时,贵族们逃难了,被压迫的多利亚人以“赫拉克利斯的子孙返回”为动员令,乘机而起。所以,多利亚人并非入侵,而是入主伯罗奔尼撒等地。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世界民族与文明历史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