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宁夏周兴华 发表于  2019-06-16 21:59:10 12611字 ( 0/67)

(原创首发)九段秦皇长城揭开百年错案 ——答董耀会、李并成先生 (二十)

九段秦皇长城揭开百年错案

——答董耀会、李并成先生

(二十)

董耀会、李并成错说甘肃宁夏黄河南岸长城是明长城

周兴华

      董耀会、李并成说:这九段长城遗址已经被文物部门认定为“明长城”。他们说 “现在已经公布的信息并不能确定这九段长城就是秦长城。” 李并成说:“在以往的多次文物普查以及学界的研究中,均未在这一带发现秦长城,这里倒是有明长城。2011年出版的《中国文物地图集·甘肃分册》(国家文物局主编,测绘出版社出版)记载,明长城自中卫南长滩进入靖远县西北部,在靖远境内全长32公里,为明代隆庆五年(1571)筑成。”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文物地图集·甘肃分册》的长城专家不用说是“研究”,就是翻阅一下史载“明代隆庆五年(1571)筑成”的“三十里”长城里数,也不会把“靖远境内全长32公里”的长城说成是“明代隆庆五年(1571)筑成”的长城!史载明代的“三十里”长城并不等于现在的“32公里”长城啊!专家总不至于分不清“华里”与“公里”的区别吧!由上可知,主编《中国文物地图集·甘肃分册》的长城专家、董耀会、李并成并不知道我们公布的九段长城与明代隆庆五年维修“增筑”的“三十里”长城各在什么地方,所以才犯了“秦冠明戴”的错误。

李并成错说靖远至中卫黄河南岸长城是“明长城”。

      周兴华答复:明代对今甘肃兰州至靖远黄河南岸的古长城,按照其边防的实际需要,曾有选择的进行过一些修缮利用,并说明这是对原有古长城的“宜修”“宜补”和“增筑”,还指明其修缮利用的古长城在“黄河南岸”,是“秦蒙恬筑”“秦时筑”,不是明代始筑的。

       明朝时期,甘肃、宁夏红山峡、黑山峡黄河南岸及其延线的古长城遗迹尚存,史有记载。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二九三》:成化二十三年八月癸未,巡抚陕西右副都御史贾奭等议奏:“靖虏等处工役边墙自靖虏卫急三湾起,至老龙湾墩止,宜补七百二十四丈九尺;红柳泉墩起至兰州地界止,宜修九百二十六丈八尺。乞于附近府卫起倩人夫各二千名供役,其余俟岁丰动工。”“宜补”“宜修”说明这是对“靖虏(卫)”原有古长城的补修。

      清代《重修皋兰县志·卷十八》载:“长城在黄河南岸,秦蒙恬筑。明万历元年补修。厚二丈,高倍之,土色坚韧。西自新城起,沿河而东,至靖远县大浪沟界止,约计二百余里。”文献记载说明兰州至靖远县黄河南岸长城是秦蒙恬所筑。      

《甘肃新通志》“古迹”条载:“兰州府(皋兰县)长城,在县城黄河南岸,秦时筑。史记:秦收河南地,筑长城,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明万历元年自县境西七十里新城起,沿河而东至靖远大浪沟界止约二百余里,复为补筑,厚二丈,高倍之,土色坚韧。”《甘肃新通志》说明兰州府至靖远大浪沟黄河南岸的二百余里长城是明代万历元年“复为补筑”的,也就是说,这次“补筑”是对明代以前遗存的秦始皇长城的再一次维修。

      请注意,“明许用中建设永安堡碑记”说:王之诰修筑“扯(车)木峡旧堡河口至五方寺”长城工程“告竣”之时,“实隆庆五年改元也”,隆庆五年后“改元”为万历元年。由此可知,王之诰修筑的“扯(车)木峡旧堡河口至五方寺”长城包括在明代万历元年“复为补筑”的兰州府至靖远大浪沟黄河南岸二百余里秦长城之内,亦是对“秦时筑”长城的“复为补筑”。靖远卫长城沿线驻军的永安堡系王之诰新建。

      以上说明,甘肃、宁夏红山峡、黑山峡黄河南岸长城是秦始皇派蒙恬修筑的,该段长城从今兰州新城沿着黄河南岸东行,抵达靖远大浪沟,长达200多里。秦皇长城修筑到靖远县黄河南岸,已与中卫黄河南岸黑山峡“二百四十九里”秦长城相连接了。

      汉代以后至明代以前,历代王朝均无在甘肃兰州至宁夏黑山峡黄河南岸建筑长城的任何记载。以上史料说明,从今甘肃兰州至宁夏黄河南岸、东岸的古长城是明代以前修筑、遗存下来的,明代以前修筑、遗存下来的古长城,这只能是秦始皇派蒙恬修筑的“榆中”段、“并河以东”段长城的一部分。明代对今兰州新城至靖远县大浪沟的200多里秦皇长城曾“复为补筑”。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