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9-06-15 14:41:09 17708字 ( 0/295)

汉景帝为何要杀掉长子刘荣?

百家论坛上,王立群先生讲史记时谈到了景帝逼死旧太子临江王刘荣的两个原因。

一、临江王刘荣的取死之由:临江王刘荣“坐侵太宗庙壖垣为宫”,就是说刘荣侵占了太庙的土地来扩充自己的宫殿,这个罪过很大,所以是取死之道;

二、临江王刘荣的必死之由:刘荣虽然被废,但在朝中依然有强大的支持势力,魏其侯窦婴和条侯周亚夫二人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魏其侯窦婴曾担任太子傅,栗太子废时,“魏其数争不能得”,于是“谢病屏居蓝田南山之下”,而条侯周亚夫在景帝废栗太子时候也“固争之”;这两个人是景帝平定七国之乱的最大功臣,史记记载“孝景时每朝议大事,条侯、魏其侯,诸列侯莫敢与亢礼”,两个人的地位与权势可想而知。

王立群先生认为,此两点就是景帝忍心逼死亲生长子、为刘彻铺平道路的原因。然而,我对此并不太认同;我以为,西汉所延续的嫡子继承制才是汉景帝要置刘荣于死地的最大原因。


先说说嫡子继承制

嫡子继承制是中国古代宗法制的最基本原则,主要是指由嫡子来继承皇位、财产。

嫡子,即是正妻所生的长子,嫡妻所生的其他儿子被称为“嫡子同母弟”,宫斗剧中所谓的“嫡次子”、“嫡三子”……“嫡X子”的叫法是错误的,他们统一叫“嫡子同母弟”;嫡子的嫡子就是嫡孙,在宗法制下,嫡子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嫡孙是第二顺位继承人、嫡子同母弟(们)是第三顺位继承人、庶子(们)是第四顺位继承人、嫡孙同母弟(们)是第五顺位继承人、最后是庶孙(们)。

在这方面,鉴于西汉九章律中的户律原文已经失传,我们不妨参考下唐律和宋律。

根据《唐律疏议·户婚律》, “嫡妻之长子为嫡子,不依此立,是名「违法」,合徒一年。「即嫡妻年五十以上无子者」,谓妇人年五十以上,不复乳育,故许立庶子为嫡。皆先立长,不立长者,亦徒一年,故云「亦如之」。依令:「无嫡子及有罪疾,立嫡孙;无嫡孙,以次立嫡子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子;无庶子,立嫡孙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孙。曾、玄以下准此。」无后者,为户绝。”

《宋刑统》的说法也类似:“依令王公侯伯子男皆子孙承嫡者,传袭无嫡子,立嫡孙;无嫡孙,以次立嫡子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子;无庶子,立嫡孙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孙;”

所以,宗法制下的继承顺序应该这样:嫡子>嫡孙>嫡子同母弟>庶子>嫡孙同母弟>庶孙。


刘荣与刘彻的继承优先权探讨

在汉景帝诸子当中,由于汉景帝的正妻薄皇后一直无所出,嫡子、嫡孙就无从谈起,继承人就必须从庶子中选择。

因此,在孝景四年,刘荣终以庶子身份成为太子;孝景七年冬,刘荣被废太子,改为临江王;四月乙巳,景帝立王夫人为皇后;丁巳,立刘彻为太子。

从王夫人被立皇后、刘彻被立太子的时间顺序上来看,景帝为了让刘彻顺利成为太子煞费苦心:先确定王夫人的皇后地位,希望以此确立刘彻的嫡子地位,再使刘彻名正言顺地登上太子大位。

但景帝的做法行不通:王夫人成为皇后之后,如果能再生儿子,那么这个儿子可以为嫡,但此时的刘彻已经被打上了“庶子”的标记。

而汉景帝自身的遭遇更是一个反例。

汉景帝并非是汉文帝的嫡子,也是庶子。汉文帝为代王时,代王王后给他生了四个儿子,可惜汉文帝登基时,代王后跟这四个儿子先后病死。

汉文帝刚继位时,有司请立太子,汉文帝说:“我还有那么多兄弟,为什么要立太子呢?”相关官员就说了,“古者殷周有国,治安皆千馀岁,古之有天下者莫长焉,用此道也。立嗣必子,所从来远矣。高帝亲率士大夫,始平天下,建诸侯,为帝者太祖。诸侯王及列侯始受国者皆亦为其国祖。子孙继嗣,世世弗绝,天下之大义也,故高帝设之以抚海内。今释宜建而更选于诸侯及宗室,非高帝之志也。更议不宜。子某最长,纯厚慈仁,请建以为太子。”

总而言之,就是高皇帝开始就是嫡子继承,你就赶紧把大儿子立为太子吧。汉文帝同意了,立了太子,这就是日后的汉景帝;然后又过了几个月,薄太后让汉文帝把太子的母亲立为皇后。

所以,在没有嫡子的情况下,选择庶子继承的话应遵循长幼秩序。所以,在天下人眼中,身为长子的刘荣继承皇位才最具备合法性。这也是魏其侯窦婴和条侯周亚夫支持刘荣的最大原因。


梁王争位因素的推动

最具备继承皇位合法性的刘荣被废除太子位、最不具备继承皇位合法性的刘彻却被立为太子,这种对西汉国策的违背就引发了一直妄想继承皇位的梁王刘武的野心。

梁王刘武是汉景帝的亲弟弟。窦太后偏爱小儿子,多次想要景帝立刘武为太子,刘武自身也对继承皇位有着莫大地野心;不过,窦太后和刘武的举措多次被朝中大臣们阻碍。在未确立太子前的孝景三年,景帝有一次酒后失言说将立刘武为太子时,窦太后和刘武都非常开心,但身为窦氏家族外戚的窦婴却当即上言:“天下者,高祖天下,父子相传,此汉之约也,上何以得擅传梁王!”大臣袁盎等也曾曰:“昔宋宣公不立子而立弟,以生祸乱,五世不绝。小不忍,害大义,故《春秋》大居正”;总之,劝阻的依据就是西汉实行的嫡子继承制。

当景帝废刘荣而立刘彻时,对于窦太后和刘武来说,这就是打击嫡子继承制的最好时机;为了断绝窦太后和刘武对皇位的妄想,景帝就必须要让长子刘荣消失、不能再成为旁人的话柄。

因而,当中尉郅都在景帝指使下逼死刘荣的消息传到窦太后耳朵中时,窦太后怒,“后竟以危法中都而杀之”;窦太后之怒,究竟是悲伤孙儿之死更多一些,还是悲伤刘武继承皇位的希望更加渺茫,这就不得而知了。

站在父亲的角度来说,身为长子的刘荣从小到大都一直是景帝的心头肉,受到的宠爱绝非其他皇子所能企及;然而,为了让自己选定的继承人顺利登上宝座,景帝被迫以小罪任酷吏逼死了这个最为宠爱的儿子。

刘荣,不过是宗法制下嫡子继承制的牺牲品。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品略图书馆: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9/06/1511/579176539754.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