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曲辰.blog 发表于  2019-02-11 21:14:10 89841字 ( 2/135)

关于“釜山”与“合符”

关于釜山合符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战蚩尤与炎帝之后,四方征战,以消除战争隐患。尔后,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其叙述之先后,其因果之关系,其文义之表达,本已极其明白。但是,在黄帝史事上,却几乎没有不争论之处,没有不被曲解、附会、误释之事,真好像对于黄帝史事不搅它个一塌糊涂,就不过瘾似的,以至于我们连此明确无误的记载,也须加以考证、论理、而证其明。

 

       首先,说一说这合符。有人认为,合符之符,非兵符信契,而是一种符瑞。司马贞引《洞冥记》中东方朔之语,说什么釜山在东海大明之墟,山出瑞云,应王者之符命,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我们认为,这里所说的就是符节、符契之类信物,即兵符。《文心雕龙》曰:符者,孚也。征召防伪,事资中孚。三代玉瑞,汉世金竹。宋代从省,代以书翰矣。古之兵符,制作用材有:竹、木、金、铜、玉等,大小各异,刻为龙、虎之状,一体分作两半以用。用时一半由帝、王、将、帅交予守关者,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另一半留在帝、王、将、帅之类统领全军者的手中,待发出号令之际交给征将、通关送牒之类具体执行任务者手中,以作具体执行任务的受命之凭。届时合符相验以防作伪:凡两半相合后,大小、材质、外形、纹饰,浑然一体,天衣无缝者为真,兵可调,粮可发,关可通。否则为伪、为诈,就会被阻、被捕、被绳之以法。待一个战役结束后,举行一个仪式,执行任务者,以及具体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各都交出自己所执的一半兵符,使原先战役开始时最高统帅所发出的所有兵符,都两两相合,交回给最高统帅收藏,以备再用。此即谓之合符。在一个具体的战役而言,这种合符仪式就相当于庆功会。轩辕黄帝在战蚩尤、战炎帝之后,如太史公之记,黄帝对神州大地东、南、西、北四方大小部落方国的征战全部结束后,择日在釜山集会,举行一个仪式,将所有派将征战时发出的兵符一一相合而验后收回,表示征战结束、神州大地从此完全一统,这是一个盛大的庆典,相当于后世举行开国大典之阅兵式。

 

     黄帝四方征战,正是《商君书》中所指的以战去战行动,《孙子兵法》、《万机论》等书所谓的黄帝战四帝,或黄帝胜四帝之事。四帝之指,是有熊国四周之帝,亦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部落方国”,而不能机械地理解为黄帝战胜四个帝王。此中的与后世之不同,氏族联合为部落后,其行政首领称,军事首领谓,稍后的部落方国军事领袖也称之曰。这个之所指,也就是司马迁于《史记五帝本纪》中所称的诸侯

 

      黄帝东、西、南、北四方征战,同战蚩尤、战炎帝是有着战场所在、主动与被动的区别的:

战蚩尤、战炎帝,都是被动地应战,因为战端的挑起者是蚩尤与炎帝,战场都是在轩辕之丘周围。其作战都是由黄帝亲自指挥;而黄帝的胜四帝,则是四面出击的一种远征,这就不一定所有战事都是黄帝亲自率军前往、亲自指挥了,而大多是派将领兵出征而完成。如此,不用兵符是不可能的。而要用,发出去,征战结束后各各回到涿鹿的轩辕之丘,就有着一个收回所发兵符的问题;黄帝战蚩尤,战炎帝,战争虽然规模比起四方征战来要大得多,其进行之中要惨烈得多,但臣下为叛,胞弟挑战的内乱,虽胜犹悲,自也不会举行一个什么样的仪式来庆贺一番。而黄帝四方征剿,一统神州大地,就是十分重大的喜事了,择日选地,聚集所有出征凯旋的将士,举行合符仪式隆重庆贺,就是十分自然的事了。所以,合符釜山,并非无关紧要的一般性历史事件,而委实是我中华五千年历史上的第一个开国大典及其盛大的阅兵式。此后,黄帝以道立法而治国,所以,合符大典,正是开启我中华文化的一个源头性政治典礼! 

    “釜山桥山一样,都是司马迁述史中用汉代通用之字而作的记载,春秋时代之前无字之用,而用,它是一种陶质计量之器,量粮而用。其制:四升为一豆,四豆为一区,四区为一鬴。周代定制:廩人掌九谷之数……食者,人四鬴,上也;人三鬴,中也;人二鬴,下也。若食不能人二鬴,则令邦移民就谷。因为这种陶质量器,在实际使用中极易破碎,到了战国时期,各国就都先后改用铁铸,此后就又新造出了一个表示为铁质量器的字——釜,其计量之制未变。到了秦汉之际,人们又造出了一种圆底、敛口、双耳的炊具,也叫作釜,实即现在还有人使用的双耳铁锅。由此,字也就成了一个人们不常用的冷僻字,正因为如此,司马迁就使用常用字记作釜山。它是有熊国统一由国家监督烧制粮食计量之器陶鬴的地方。因出陶窑后待运往各地的鬴堆积如山,故俗称其地曰釜山,在当地人的口音中,读音近于,后世则讹书为矾山,它位于黄帝都城东南6华里,是一片很平坦的土地,黄帝战蚩尤造指南车就是在这个地方。元代的脱脱负责编撰《辽史》,望文生义而作附会,就说:山出白绿矾,故名矾山3)。这种望文生义附会,由于知识欠缺,就闹出了笑话:白矾又称明矾,是铝的硫酸化合含水物,即氢氧化铝。绿矾,也称作黑矾,是铁的硫酸氧化物,即硫酸亚铁。矾山的土地上哪里会自然产生这些化工产品呢?

 

       鬴山合符,后人可能因历史的隔膜,对此事并不多么在意。但是,当初的轩辕黄帝则是对此极为重视的,五帝时期的官员们对此是重视的。所以,将黄帝葬地穷山(今称桥山)之南的一个小盆地,亦命之曰鬴山。后世人为了区别这两个音同、字同的地名,就将黄帝建国合符的鬴山称作大鬴山,对黄帝葬地穷山之南命名的鬴山谓之小鬴山。这,就是涿鹿县特殊地名大矾山小矾山的由来。

 

       综上所论:

    第一,黄帝合符之釜山,必须是在黄帝建国定都的都城之南,没有黄帝国都遗址相配合的任何所谓釜山遗址都是假的;

       第二,黄帝合符的釜山是地名,是平野之地,不是山名。任何望文生义地解释为者,全是假的;

       第三,因为釜山原名之字应书作鬴山,黄帝时期还不能用铁,所以后世任何叫做釜山的地名、特别是山名者,都与黄帝史事毫无关系,强为解说,就是附会,就是伪造历史;

       第四,真正的鬴山所在,必须有大量古陶片存在,没有大量五千年左右陶器残片为佐证者,就是假的;

       第五,鬴山这个地名,又同轩辕黄帝葬地桥山前的同样地名命称相联,没有黄帝葬地,没相同的鬴山釜山者,就是假造出来的。

     第六,符山合符,标志着神州大地在轩辕黄帝的历史性努力下归于一统,建立了中央集权的国家制度。现在,有人将合符解释为黄帝与蚩尤等“诸侯”会盟,是篡改历史的错误观点。 

 

 

 

参老文献 
1  《史记五帝本纪索隐》。 
2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九十八》。 
3  《周礼地官司徒》。

曲辰.blog 发表于  2019-02-16 10:43:06 82字 ( 0/0)

现在,为了发展旅游的经济利益,曲意附会历史、篡改历史事件,人为地制造假遗址者,在到处泛滥。这种假做真时真亦假的现象,就是搞乱中华历史,尔后再进行否定中华历史的祸

关于釜山合符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战蚩尤与炎帝之后,四方征战,以消除战争隐患。尔后,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其叙述之先后,其因果之关系,其文义之表达,本已极其明白。但是,在黄帝史事上,却几乎没有不争论之处,没有不被曲解、附会、误释之事,真好像对于黄帝史事不搅它个一塌糊涂,就不过瘾似的,以至于我们连此明确无误的记载,也须加以考证、论理、而证其明。

 

       首先,说一说这合符。有人认为,合符之符,非兵符信契,而是一种符瑞。司马贞引《洞冥记》中东方朔之语,说什么釜山在东海大明之墟,山出瑞云,应王者之符命,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我们认为,这里所说的就是符节、符契之类信物,即兵符。《文心雕龙》曰:符者,孚也。征召防伪,事资中孚。三代玉瑞,汉世金竹。宋代从省,代以书翰矣。古之兵符,制作用材有:竹、木、金、铜、玉等,大小各异,刻为龙、虎之状,一体分作两半以用。用时一半由帝、王、将、帅交予守关者,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另一半留在帝、王、将、帅之类统领全军者的手中,待发出号令之际交给征将、通关送牒之类具体执行任务者手中,以作具体执行任务的受命之凭。届时合符相验以防作伪:凡两半相合后,大小、材质、外形、纹饰,浑然一体,天衣无缝者为真,兵可调,粮可发,关可通。否则为伪、为诈,就会被阻、被捕、被绳之以法。待一个战役结束后,举行一个仪式,执行任务者,以及具体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各都交出自己所执的一半兵符,使原先战役开始时最高统帅所发出的所有兵符,都两两相合,交回给最高统帅收藏,以备再用。此即谓之合符。在一个具体的战役而言,这种合符仪式就相当于庆功会。轩辕黄帝在战蚩尤、战炎帝之后,如太史公之记,黄帝对神州大地东、南、西、北四方大小部落方国的征战全部结束后,择日在釜山集会,举行一个仪式,将所有派将征战时发出的兵符一一相合而验后收回,表示征战结束、神州大地从此完全一统,这是一个盛大的庆典,相当于后世举行开国大典之阅兵式。

 

     黄帝四方征战,正是《商君书》中所指的以战去战行动,《孙子兵法》、《万机论》等书所谓的黄帝战四帝,或黄帝胜四帝之事。四帝之指,是有熊国四周之帝,亦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部落方国”,而不能机械地理解为黄帝战胜四个帝王。此中的与后世之不同,氏族联合为部落后,其行政首领称,军事首领谓,稍后的部落方国军事领袖也称之曰。这个之所指,也就是司马迁于《史记五帝本纪》中所称的诸侯

 

      黄帝东、西、南、北四方征战,同战蚩尤、战炎帝是有着战场所在、主动与被动的区别的:

战蚩尤、战炎帝,都是被动地应战,因为战端的挑起者是蚩尤与炎帝,战场都是在轩辕之丘周围。其作战都是由黄帝亲自指挥;而黄帝的胜四帝,则是四面出击的一种远征,这就不一定所有战事都是黄帝亲自率军前往、亲自指挥了,而大多是派将领兵出征而完成。如此,不用兵符是不可能的。而要用,发出去,征战结束后各各回到涿鹿的轩辕之丘,就有着一个收回所发兵符的问题;黄帝战蚩尤,战炎帝,战争虽然规模比起四方征战来要大得多,其进行之中要惨烈得多,但臣下为叛,胞弟挑战的内乱,虽胜犹悲,自也不会举行一个什么样的仪式来庆贺一番。而黄帝四方征剿,一统神州大地,就是十分重大的喜事了,择日选地,聚集所有出征凯旋的将士,举行合符仪式隆重庆贺,就是十分自然的事了。所以,合符釜山,并非无关紧要的一般性历史事件,而委实是我中华五千年历史上的第一个开国大典及其盛大的阅兵式。此后,黄帝以道立法而治国,所以,合符大典,正是开启我中华文化的一个源头性政治典礼! 

    “釜山桥山一样,都是司马迁述史中用汉代通用之字而作的记载,春秋时代之前无字之用,而用,它是一种陶质计量之器,量粮而用。其制:四升为一豆,四豆为一区,四区为一鬴。周代定制:廩人掌九谷之数……食者,人四鬴,上也;人三鬴,中也;人二鬴,下也。若食不能人二鬴,则令邦移民就谷。因为这种陶质量器,在实际使用中极易破碎,到了战国时期,各国就都先后改用铁铸,此后就又新造出了一个表示为铁质量器的字——釜,其计量之制未变。到了秦汉之际,人们又造出了一种圆底、敛口、双耳的炊具,也叫作釜,实即现在还有人使用的双耳铁锅。由此,字也就成了一个人们不常用的冷僻字,正因为如此,司马迁就使用常用字记作釜山。它是有熊国统一由国家监督烧制粮食计量之器陶鬴的地方。因出陶窑后待运往各地的鬴堆积如山,故俗称其地曰釜山,在当地人的口音中,读音近于,后世则讹书为矾山,它位于黄帝都城东南6华里,是一片很平坦的土地,黄帝战蚩尤造指南车就是在这个地方。元代的脱脱负责编撰《辽史》,望文生义而作附会,就说:山出白绿矾,故名矾山3)。这种望文生义附会,由于知识欠缺,就闹出了笑话:白矾又称明矾,是铝的硫酸化合含水物,即氢氧化铝。绿矾,也称作黑矾,是铁的硫酸氧化物,即硫酸亚铁。矾山的土地上哪里会自然产生这些化工产品呢?

 

       鬴山合符,后人可能因历史的隔膜,对此事并不多么在意。但是,当初的轩辕黄帝则是对此极为重视的,五帝时期的官员们对此是重视的。所以,将黄帝葬地穷山(今称桥山)之南的一个小盆地,亦命之曰鬴山。后世人为了区别这两个音同、字同的地名,就将黄帝建国合符的鬴山称作大鬴山,对黄帝葬地穷山之南命名的鬴山谓之小鬴山。这,就是涿鹿县特殊地名大矾山小矾山的由来。

 

       综上所论:

    第一,黄帝合符之釜山,必须是在黄帝建国定都的都城之南,没有黄帝国都遗址相配合的任何所谓釜山遗址都是假的;

       第二,黄帝合符的釜山是地名,是平野之地,不是山名。任何望文生义地解释为者,全是假的;

       第三,因为釜山原名之字应书作鬴山,黄帝时期还不能用铁,所以后世任何叫做釜山的地名、特别是山名者,都与黄帝史事毫无关系,强为解说,就是附会,就是伪造历史;

       第四,真正的鬴山所在,必须有大量古陶片存在,没有大量五千年左右陶器残片为佐证者,就是假的;

       第五,鬴山这个地名,又同轩辕黄帝葬地桥山前的同样地名命称相联,没有黄帝葬地,没相同的鬴山釜山者,就是假造出来的。

     第六,符山合符,标志着神州大地在轩辕黄帝的历史性努力下归于一统,建立了中央集权的国家制度。现在,有人将合符解释为黄帝与蚩尤等“诸侯”会盟,是篡改历史的错误观点。 

 

 

 

参老文献 
1  《史记五帝本纪索隐》。 
2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九十八》。 
3  《周礼地官司徒》。

曲辰.blog 发表于  2019-02-13 21:32:14 98字 ( 0/14)

合符釜山,只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它本身构不成一种历史文化现象,不能称作”合符文化“。至于任昌华这位根本不懂历史、不知何为“文化”的人,提甚么“合符文

关于釜山合符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战蚩尤与炎帝之后,四方征战,以消除战争隐患。尔后,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其叙述之先后,其因果之关系,其文义之表达,本已极其明白。但是,在黄帝史事上,却几乎没有不争论之处,没有不被曲解、附会、误释之事,真好像对于黄帝史事不搅它个一塌糊涂,就不过瘾似的,以至于我们连此明确无误的记载,也须加以考证、论理、而证其明。

 

       首先,说一说这合符。有人认为,合符之符,非兵符信契,而是一种符瑞。司马贞引《洞冥记》中东方朔之语,说什么釜山在东海大明之墟,山出瑞云,应王者之符命,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我们认为,这里所说的就是符节、符契之类信物,即兵符。《文心雕龙》曰:符者,孚也。征召防伪,事资中孚。三代玉瑞,汉世金竹。宋代从省,代以书翰矣。古之兵符,制作用材有:竹、木、金、铜、玉等,大小各异,刻为龙、虎之状,一体分作两半以用。用时一半由帝、王、将、帅交予守关者,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另一半留在帝、王、将、帅之类统领全军者的手中,待发出号令之际交给征将、通关送牒之类具体执行任务者手中,以作具体执行任务的受命之凭。届时合符相验以防作伪:凡两半相合后,大小、材质、外形、纹饰,浑然一体,天衣无缝者为真,兵可调,粮可发,关可通。否则为伪、为诈,就会被阻、被捕、被绳之以法。待一个战役结束后,举行一个仪式,执行任务者,以及具体掌管粮秣、军械、兵马者,各都交出自己所执的一半兵符,使原先战役开始时最高统帅所发出的所有兵符,都两两相合,交回给最高统帅收藏,以备再用。此即谓之合符。在一个具体的战役而言,这种合符仪式就相当于庆功会。轩辕黄帝在战蚩尤、战炎帝之后,如太史公之记,黄帝对神州大地东、南、西、北四方大小部落方国的征战全部结束后,择日在釜山集会,举行一个仪式,将所有派将征战时发出的兵符一一相合而验后收回,表示征战结束、神州大地从此完全一统,这是一个盛大的庆典,相当于后世举行开国大典之阅兵式。

 

     黄帝四方征战,正是《商君书》中所指的以战去战行动,《孙子兵法》、《万机论》等书所谓的黄帝战四帝,或黄帝胜四帝之事。四帝之指,是有熊国四周之帝,亦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部落方国”,而不能机械地理解为黄帝战胜四个帝王。此中的与后世之不同,氏族联合为部落后,其行政首领称,军事首领谓,稍后的部落方国军事领袖也称之曰。这个之所指,也就是司马迁于《史记五帝本纪》中所称的诸侯

 

      黄帝东、西、南、北四方征战,同战蚩尤、战炎帝是有着战场所在、主动与被动的区别的:

战蚩尤、战炎帝,都是被动地应战,因为战端的挑起者是蚩尤与炎帝,战场都是在轩辕之丘周围。其作战都是由黄帝亲自指挥;而黄帝的胜四帝,则是四面出击的一种远征,这就不一定所有战事都是黄帝亲自率军前往、亲自指挥了,而大多是派将领兵出征而完成。如此,不用兵符是不可能的。而要用,发出去,征战结束后各各回到涿鹿的轩辕之丘,就有着一个收回所发兵符的问题;黄帝战蚩尤,战炎帝,战争虽然规模比起四方征战来要大得多,其进行之中要惨烈得多,但臣下为叛,胞弟挑战的内乱,虽胜犹悲,自也不会举行一个什么样的仪式来庆贺一番。而黄帝四方征剿,一统神州大地,就是十分重大的喜事了,择日选地,聚集所有出征凯旋的将士,举行合符仪式隆重庆贺,就是十分自然的事了。所以,合符釜山,并非无关紧要的一般性历史事件,而委实是我中华五千年历史上的第一个开国大典及其盛大的阅兵式。此后,黄帝以道立法而治国,所以,合符大典,正是开启我中华文化的一个源头性政治典礼! 

    “釜山桥山一样,都是司马迁述史中用汉代通用之字而作的记载,春秋时代之前无字之用,而用,它是一种陶质计量之器,量粮而用。其制:四升为一豆,四豆为一区,四区为一鬴。周代定制:廩人掌九谷之数……食者,人四鬴,上也;人三鬴,中也;人二鬴,下也。若食不能人二鬴,则令邦移民就谷。因为这种陶质量器,在实际使用中极易破碎,到了战国时期,各国就都先后改用铁铸,此后就又新造出了一个表示为铁质量器的字——釜,其计量之制未变。到了秦汉之际,人们又造出了一种圆底、敛口、双耳的炊具,也叫作釜,实即现在还有人使用的双耳铁锅。由此,字也就成了一个人们不常用的冷僻字,正因为如此,司马迁就使用常用字记作釜山。它是有熊国统一由国家监督烧制粮食计量之器陶鬴的地方。因出陶窑后待运往各地的鬴堆积如山,故俗称其地曰釜山,在当地人的口音中,读音近于,后世则讹书为矾山,它位于黄帝都城东南6华里,是一片很平坦的土地,黄帝战蚩尤造指南车就是在这个地方。元代的脱脱负责编撰《辽史》,望文生义而作附会,就说:山出白绿矾,故名矾山3)。这种望文生义附会,由于知识欠缺,就闹出了笑话:白矾又称明矾,是铝的硫酸化合含水物,即氢氧化铝。绿矾,也称作黑矾,是铁的硫酸氧化物,即硫酸亚铁。矾山的土地上哪里会自然产生这些化工产品呢?

 

       鬴山合符,后人可能因历史的隔膜,对此事并不多么在意。但是,当初的轩辕黄帝则是对此极为重视的,五帝时期的官员们对此是重视的。所以,将黄帝葬地穷山(今称桥山)之南的一个小盆地,亦命之曰鬴山。后世人为了区别这两个音同、字同的地名,就将黄帝建国合符的鬴山称作大鬴山,对黄帝葬地穷山之南命名的鬴山谓之小鬴山。这,就是涿鹿县特殊地名大矾山小矾山的由来。

 

       综上所论:

    第一,黄帝合符之釜山,必须是在黄帝建国定都的都城之南,没有黄帝国都遗址相配合的任何所谓釜山遗址都是假的;

       第二,黄帝合符的釜山是地名,是平野之地,不是山名。任何望文生义地解释为者,全是假的;

       第三,因为釜山原名之字应书作鬴山,黄帝时期还不能用铁,所以后世任何叫做釜山的地名、特别是山名者,都与黄帝史事毫无关系,强为解说,就是附会,就是伪造历史;

       第四,真正的鬴山所在,必须有大量古陶片存在,没有大量五千年左右陶器残片为佐证者,就是假的;

       第五,鬴山这个地名,又同轩辕黄帝葬地桥山前的同样地名命称相联,没有黄帝葬地,没相同的鬴山釜山者,就是假造出来的。

     第六,符山合符,标志着神州大地在轩辕黄帝的历史性努力下归于一统,建立了中央集权的国家制度。现在,有人将合符解释为黄帝与蚩尤等“诸侯”会盟,是篡改历史的错误观点。 

 

 

 

参老文献 
1  《史记五帝本纪索隐》。 
2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九十八》。 
3  《周礼地官司徒》。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