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春之蛙 发表于  2019-02-11 13:05:35 5690字 ( 0/98)

两大改革之臣 王安石、司马光,谁该为北宋灭亡负责?

历史真相总是错综复杂,孰是孰非,往往众说纷纭。比如人们常常争论:王安石,司马光,谁该为北宋灭亡负责?

        王安石负责论者,坚持认为王安石变法动摇了北宋国之根本,加速了北宋灭亡。

        其实,我们先要明白,王安石为什么要变法。

 

帝国撑不住了

        王安石在《上仁宗皇帝言事书》中分析天下形势时说:“天下之财力日以困穷,而风俗日以衰坏。”此言非虚,北宋这艘大船快要沉了。国库没钱,强敌虎视,要命的是军队就像社会盲流收容所,政府为防止流民、盗贼造反,将他们编入军队,给口饭吃,导致军队数量庞大,消耗日巨,而战斗力极差,屡战屡败,就不足为奇了。

        更要命的是,很多人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上面王安石上书的对象仁宗皇帝,就是其中一个,一直到死,他既没有采纳王安石的变法主张,也没有采取重大措施扭转局面。

 

改革派上台

        神宗皇帝即位以后,终于认识到再这样下去就玩不转了,王安石的富国强国之策正中下怀。怎么办?变法!变法顿时成了帝国头等大事!

        王安石推行变法意志坚定,雷厉风行。为了尽快落实多项变法举措,尽快使帝国富强起来,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他大力扶植重用改革派,严酷打击整肃保守派。因为当时他得到了神宗皇帝的坚定支持,这或许也是悲剧的开始。事实上商鞅、晁错,以及后来的张居正等等,无不是曾得到过皇帝的坚定支持。可最后皇帝一翻脸,啥都不是啥了,他们都不得善终。

        在一些方面,变法成效显著,尤其是国库迅速丰盈起来了。在另一方面,变法也显露出一些令人不安的迹象。底层百姓处境并没有多少改变,甚至更糟了。地主、商人、中下级官僚也没有从变法中得到好处。好处似乎都归皇帝了。这下事情就复杂起来了。

        简言之,变法解决了帝国缺钱的大难题,但其它难题更困难了,甚至衍生了更多无解的难题。

 

保守派得势

        王安石人送外号“拗相公”,其坚强固执可见一斑;保守派的司马光,同样也是性格坚毅的狠角色。他为抗议王安石变法,退居洛阳,潜心编撰《通鉴》,长达15年绝口不论政事!

        这两个狠角色势同水火。然而他们两人又都是名动一时的大儒、政治家,都心怀天下,忧国忧民,这更加重了这场斗争的尖锐性、复杂性、悲剧性。

        神宗死后,皇太后重新启用司马光,之前被贬黜的保守派人物如苏轼等纷纷返回中枢任职。司马光主张对百姓施“仁政”,认为王安石变法“病民伤国,有害无益”。请求“尽废之”。司马光在自己生命最后时光实现夙愿——废除新法。

        1086年,闲居江宁的王安石病逝了,终年六十六岁。死前,他目睹了他的全部政治遗产——变法——被全部废除,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了。几个月后,六十八岁的司马光也含笑九泉了。

 

盖棺未定论

        争论和混乱并没有因为王安石与司马光的去世而停止,反而越演愈烈,最后大家甚至都忘了争论的到底是什么了。帝国正快速走向了灭亡。

        变法失败后的四十一年,1127年,北宋灭亡了。

        历史总是充满戏谑,从宋朝至今,司马光、王安石的历史地位几经变幻,即便是最近几十年,对二人的评价也先后有变,令人无限感慨。

        有趣的是,这二人的谥号:王安石是“文”,司马光是“文正”。连那个主导庆历新政的范仲淹也谥号“文正”。是巧合吗?没错,他们的确都写过不朽的文章。可作为政治家,写文章只是顺手的事。他们倾注毕生心血救国救民的政治活动,怎么没在谥号中得到一丁半点一丝一毫的体现呢?谥号的王顾左右而言它,耐人玩味。

 

谁该负责?

        荀子曾曰过:“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古人形容一个王朝将要灭亡,常说气数已尽。综合北宋后期种种作死的表现,他的灭亡,怪不得谁。

        正如一艘破船沉没了,不能单怪风大一样。“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所以说,王安石、司马光,谁该为北宋灭亡负责?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责任人,就只有一个——皇帝,谁让他把船开翻的呢!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 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8/04/2410/406173119801.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