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煮酒论史
酒半仙 发表于  2019-02-09 13:44:30 7283字 ( 2/263)

看看中国历史中没落统治者是如何给孔丘贴金的

看看中国历史中没落统治者是如何给孔丘贴金的

 

 

  一揭露孔丘起来,必然会有一些痛哭流涕像挖了它们家祖坟的家伙跳将出来。什么儒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什么你不忠不孝,缺失了中华传统继承,等等的很多谎言,会一个接着一个摆弄出来。这样的一类说辞,从古至今基本上都是一个论调。

 

  稍微了解一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在古代社会中有两个特殊的职业人,一个被称之为“巫”,另一个被称之为“儒”。因为时代的变迁,“儒”被随之神圣化了,而“巫”则没有那么幸运。“儒”这个历史职业,说白了就是给富贵之家摆道场,巫使用的是装鬼的方式,而儒这个职业的人则是装神圣。也就是说在奴隶社会时期,权贵者也是需要在社会生活中始终保持有一种神圣之感觉的,并要使得这种神圣感在整个社会中得道最大的认可。中华文明五千年至今,虽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上到国家,下到个人,从整个社会的需要来说,神圣感在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只是现代社会的神圣感是人们对一个社会的价值认可,而不需要那些装神圣之徒来做道场。

 

  儒这个历史职业在随着社会发生变化之后,历史上本来面目的那个依靠富贵之人混吃混喝总得变个花样适应社会才行。于是在历史选择中转身寻求一个新活法的时候,看到了官场的职业上来了。

 

  在过去奴隶社会,贵族就是官,官也是贵族。可是管理一个国家不仅仅是统治,还得有替统治者去跑腿干事的人,于是也就有了吏这个职业。在过去历史中,官和吏是有严格区别的,两者是不相同的。秦始皇一同天下实施中央集权封建国家制度之后,虽然官的历史含义发生了一些变化,吏这个历史职业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官与吏还是有着较严格区别的。今天如果需要一个通俗的说法,那吏也可以称之为职场中人,应该区别于官场中人。

 

  从过去给权贵之人做道场的儒,为谋生转变围绕官场去绕行的儒,虽然在谋生的技术层面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其历史本质是没有变化的,那就是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混吃混喝的自然本能没有变化。

 

  作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看到了儒这个社会群体本性没有?可以直接地说,他们看到了,而且看得非常清楚。中国历史中的最高统治者在统治国家的时候,就是要利用这群东西为其服务,因为知道他们天性就是不喜欢劳动,装神弄鬼摆弄点文雅的时候,不过就是想在皇权之下混些吃喝而已。知道这个群体的如此奴性之后,也就把他们当狗在那里使唤着。可是明知道打着儒这个招牌的群体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毕竟是自己在使用,为了也维护皇权的需要,于是精心打点装扮儒这个招牌起来。

 

  在中国历史上,皇宫需要搞得金碧辉煌起来,其实对儒这个招牌,在名声上也得弄成一个金字招牌才行。皇宫的砖瓦上贴的是金箔,而中国历代统治者给儒这个招牌使用的则是往孔老二这具僵尸的脸上不停贴金,称之为贴金术,

 

  孔老二有自己个人的专著没有,一部都没有,现在所说的所谓“四书五经”都是其后人在不停的窃取中根据统治者的需要编撰出来的。说到这里,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好好再琢磨一下鲁迅先生在描述孔乙己这个人物时所说的“窃”不是“偷”的真正含义。在中国历史中表演两千多年的儒家,在历史上的玩弄方式和基督教的手段有着惊人相似之处,只是外在的招牌不一样而已。

 

  关于在玩弄贴金术中行窃的方式最典型的就是儒们捏弄出来的那个“理”。稍微懂点宗教知识的人应该知道,佛学和佛教还是有所区别的,佛学以佛教的方式传入中国之后,佛教外衣中深厚的佛学,不是面对众人做道场装神弄鬼,而是要有一套理性思考之下的理论系统。佛学的任何门类的理论系统,是允许信众在类似于法会这种场合下去辩论的,是可以有着自己对自然的不同理解和认知的。后来的儒们在了解了佛教的一些内容之后,也编织一个符合统治者需要的理来装扮自己。

 

  中国两千年的历史当中,稍微能显得有点能力的统治者,往往都是内用法家之力而外用儒家之术,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只有充分最大限度掌握好权、术、势之力之后,才能在充分驾驭这群奴才的时候最有效地愚弄百姓服服帖帖甘愿为奴。中国皇权之下为什么还必须养着一群太监,说白了就是因为做大了的奴才也是会变脸的,防止恶狗伤及了主子,这是不得不做的一手,也就好理解太监的那个“监”字了。

 

  中国历史上的统治者虽然在很多时候必须不遗余力给孔老二的脸上去贴金,可是具体大量的过程还得靠儒这个职业群体自己来做。比较典型的人物就是孟子,客观地说他还有一些民本思想,只是这个民本思想不太对路统治者的需要。后来的统治者很狡猾,通过文艺作品弄出一个包公来遮盖孟子的这个改良儒家学说的民本思想。大家可以回忆一下最为熟悉的戏剧《七品芝麻官》中的“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一句,老百姓的利益凭什么需要你们这些当奴才的儒来承接?时代变了,现在的儒们很会跟着形式走,如是也就有了“权力关进笼子”的一类说法,就是不提人民民主这四个字。前一段时间,就有一位先生在强坛深入讨论区发了一篇贴文,吼出来“为民做主”的历史老调。

 

  中国历代的统治者和他们所使唤的儒们,不停地给儒的代表人物孔丘贴金,就是为了愚弄百姓,使得这些混吃混喝的东西能够在现代社会中依然有立足之处,有发达之机,这就是他们颠倒历史玩弄贴金术的原因。

 

  今天我们依然需要对过去腐朽的东西进行批判和揭露,只是这一切的批判和揭露必须基于真实的历史,并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知道真正优良的中华文明是如何在贴金术中被裹挟到儒中去的。污水泼掉,孩子还得抱起来,这才是中华文明在继承中能够发扬广大之路。

白忙活了20年 发表于  2019-02-09 16:23:59 136字 ( 0/41)

儒是中国的古人,职业读书人的一类,用不着太较真他的来龙去脉,没有什么现实意义。读书人不一定是写书的人,写书的人也不一定是创造的人,可以肯定的人儒生是文化的传承人

看看中国历史中没落统治者是如何给孔丘贴金的

 

 

  一揭露孔丘起来,必然会有一些痛哭流涕像挖了它们家祖坟的家伙跳将出来。什么儒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什么你不忠不孝,缺失了中华传统继承,等等的很多谎言,会一个接着一个摆弄出来。这样的一类说辞,从古至今基本上都是一个论调。

 

  稍微了解一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在古代社会中有两个特殊的职业人,一个被称之为“巫”,另一个被称之为“儒”。因为时代的变迁,“儒”被随之神圣化了,而“巫”则没有那么幸运。“儒”这个历史职业,说白了就是给富贵之家摆道场,巫使用的是装鬼的方式,而儒这个职业的人则是装神圣。也就是说在奴隶社会时期,权贵者也是需要在社会生活中始终保持有一种神圣之感觉的,并要使得这种神圣感在整个社会中得道最大的认可。中华文明五千年至今,虽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上到国家,下到个人,从整个社会的需要来说,神圣感在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只是现代社会的神圣感是人们对一个社会的价值认可,而不需要那些装神圣之徒来做道场。

 

  儒这个历史职业在随着社会发生变化之后,历史上本来面目的那个依靠富贵之人混吃混喝总得变个花样适应社会才行。于是在历史选择中转身寻求一个新活法的时候,看到了官场的职业上来了。

 

  在过去奴隶社会,贵族就是官,官也是贵族。可是管理一个国家不仅仅是统治,还得有替统治者去跑腿干事的人,于是也就有了吏这个职业。在过去历史中,官和吏是有严格区别的,两者是不相同的。秦始皇一同天下实施中央集权封建国家制度之后,虽然官的历史含义发生了一些变化,吏这个历史职业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官与吏还是有着较严格区别的。今天如果需要一个通俗的说法,那吏也可以称之为职场中人,应该区别于官场中人。

 

  从过去给权贵之人做道场的儒,为谋生转变围绕官场去绕行的儒,虽然在谋生的技术层面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其历史本质是没有变化的,那就是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混吃混喝的自然本能没有变化。

 

  作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看到了儒这个社会群体本性没有?可以直接地说,他们看到了,而且看得非常清楚。中国历史中的最高统治者在统治国家的时候,就是要利用这群东西为其服务,因为知道他们天性就是不喜欢劳动,装神弄鬼摆弄点文雅的时候,不过就是想在皇权之下混些吃喝而已。知道这个群体的如此奴性之后,也就把他们当狗在那里使唤着。可是明知道打着儒这个招牌的群体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毕竟是自己在使用,为了也维护皇权的需要,于是精心打点装扮儒这个招牌起来。

 

  在中国历史上,皇宫需要搞得金碧辉煌起来,其实对儒这个招牌,在名声上也得弄成一个金字招牌才行。皇宫的砖瓦上贴的是金箔,而中国历代统治者给儒这个招牌使用的则是往孔老二这具僵尸的脸上不停贴金,称之为贴金术,

 

  孔老二有自己个人的专著没有,一部都没有,现在所说的所谓“四书五经”都是其后人在不停的窃取中根据统治者的需要编撰出来的。说到这里,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好好再琢磨一下鲁迅先生在描述孔乙己这个人物时所说的“窃”不是“偷”的真正含义。在中国历史中表演两千多年的儒家,在历史上的玩弄方式和基督教的手段有着惊人相似之处,只是外在的招牌不一样而已。

 

  关于在玩弄贴金术中行窃的方式最典型的就是儒们捏弄出来的那个“理”。稍微懂点宗教知识的人应该知道,佛学和佛教还是有所区别的,佛学以佛教的方式传入中国之后,佛教外衣中深厚的佛学,不是面对众人做道场装神弄鬼,而是要有一套理性思考之下的理论系统。佛学的任何门类的理论系统,是允许信众在类似于法会这种场合下去辩论的,是可以有着自己对自然的不同理解和认知的。后来的儒们在了解了佛教的一些内容之后,也编织一个符合统治者需要的理来装扮自己。

 

  中国两千年的历史当中,稍微能显得有点能力的统治者,往往都是内用法家之力而外用儒家之术,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只有充分最大限度掌握好权、术、势之力之后,才能在充分驾驭这群奴才的时候最有效地愚弄百姓服服帖帖甘愿为奴。中国皇权之下为什么还必须养着一群太监,说白了就是因为做大了的奴才也是会变脸的,防止恶狗伤及了主子,这是不得不做的一手,也就好理解太监的那个“监”字了。

 

  中国历史上的统治者虽然在很多时候必须不遗余力给孔老二的脸上去贴金,可是具体大量的过程还得靠儒这个职业群体自己来做。比较典型的人物就是孟子,客观地说他还有一些民本思想,只是这个民本思想不太对路统治者的需要。后来的统治者很狡猾,通过文艺作品弄出一个包公来遮盖孟子的这个改良儒家学说的民本思想。大家可以回忆一下最为熟悉的戏剧《七品芝麻官》中的“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一句,老百姓的利益凭什么需要你们这些当奴才的儒来承接?时代变了,现在的儒们很会跟着形式走,如是也就有了“权力关进笼子”的一类说法,就是不提人民民主这四个字。前一段时间,就有一位先生在强坛深入讨论区发了一篇贴文,吼出来“为民做主”的历史老调。

 

  中国历代的统治者和他们所使唤的儒们,不停地给儒的代表人物孔丘贴金,就是为了愚弄百姓,使得这些混吃混喝的东西能够在现代社会中依然有立足之处,有发达之机,这就是他们颠倒历史玩弄贴金术的原因。

 

  今天我们依然需要对过去腐朽的东西进行批判和揭露,只是这一切的批判和揭露必须基于真实的历史,并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知道真正优良的中华文明是如何在贴金术中被裹挟到儒中去的。污水泼掉,孩子还得抱起来,这才是中华文明在继承中能够发扬广大之路。

白忙活了20年 发表于  2019-02-09 16:17:20 16字 ( 0/38)

儒,不是读书人吗?我还得学习一下

看看中国历史中没落统治者是如何给孔丘贴金的

 

 

  一揭露孔丘起来,必然会有一些痛哭流涕像挖了它们家祖坟的家伙跳将出来。什么儒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什么你不忠不孝,缺失了中华传统继承,等等的很多谎言,会一个接着一个摆弄出来。这样的一类说辞,从古至今基本上都是一个论调。

 

  稍微了解一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在古代社会中有两个特殊的职业人,一个被称之为“巫”,另一个被称之为“儒”。因为时代的变迁,“儒”被随之神圣化了,而“巫”则没有那么幸运。“儒”这个历史职业,说白了就是给富贵之家摆道场,巫使用的是装鬼的方式,而儒这个职业的人则是装神圣。也就是说在奴隶社会时期,权贵者也是需要在社会生活中始终保持有一种神圣之感觉的,并要使得这种神圣感在整个社会中得道最大的认可。中华文明五千年至今,虽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上到国家,下到个人,从整个社会的需要来说,神圣感在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只是现代社会的神圣感是人们对一个社会的价值认可,而不需要那些装神圣之徒来做道场。

 

  儒这个历史职业在随着社会发生变化之后,历史上本来面目的那个依靠富贵之人混吃混喝总得变个花样适应社会才行。于是在历史选择中转身寻求一个新活法的时候,看到了官场的职业上来了。

 

  在过去奴隶社会,贵族就是官,官也是贵族。可是管理一个国家不仅仅是统治,还得有替统治者去跑腿干事的人,于是也就有了吏这个职业。在过去历史中,官和吏是有严格区别的,两者是不相同的。秦始皇一同天下实施中央集权封建国家制度之后,虽然官的历史含义发生了一些变化,吏这个历史职业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官与吏还是有着较严格区别的。今天如果需要一个通俗的说法,那吏也可以称之为职场中人,应该区别于官场中人。

 

  从过去给权贵之人做道场的儒,为谋生转变围绕官场去绕行的儒,虽然在谋生的技术层面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其历史本质是没有变化的,那就是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混吃混喝的自然本能没有变化。

 

  作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看到了儒这个社会群体本性没有?可以直接地说,他们看到了,而且看得非常清楚。中国历史中的最高统治者在统治国家的时候,就是要利用这群东西为其服务,因为知道他们天性就是不喜欢劳动,装神弄鬼摆弄点文雅的时候,不过就是想在皇权之下混些吃喝而已。知道这个群体的如此奴性之后,也就把他们当狗在那里使唤着。可是明知道打着儒这个招牌的群体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毕竟是自己在使用,为了也维护皇权的需要,于是精心打点装扮儒这个招牌起来。

 

  在中国历史上,皇宫需要搞得金碧辉煌起来,其实对儒这个招牌,在名声上也得弄成一个金字招牌才行。皇宫的砖瓦上贴的是金箔,而中国历代统治者给儒这个招牌使用的则是往孔老二这具僵尸的脸上不停贴金,称之为贴金术,

 

  孔老二有自己个人的专著没有,一部都没有,现在所说的所谓“四书五经”都是其后人在不停的窃取中根据统治者的需要编撰出来的。说到这里,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好好再琢磨一下鲁迅先生在描述孔乙己这个人物时所说的“窃”不是“偷”的真正含义。在中国历史中表演两千多年的儒家,在历史上的玩弄方式和基督教的手段有着惊人相似之处,只是外在的招牌不一样而已。

 

  关于在玩弄贴金术中行窃的方式最典型的就是儒们捏弄出来的那个“理”。稍微懂点宗教知识的人应该知道,佛学和佛教还是有所区别的,佛学以佛教的方式传入中国之后,佛教外衣中深厚的佛学,不是面对众人做道场装神弄鬼,而是要有一套理性思考之下的理论系统。佛学的任何门类的理论系统,是允许信众在类似于法会这种场合下去辩论的,是可以有着自己对自然的不同理解和认知的。后来的儒们在了解了佛教的一些内容之后,也编织一个符合统治者需要的理来装扮自己。

 

  中国两千年的历史当中,稍微能显得有点能力的统治者,往往都是内用法家之力而外用儒家之术,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只有充分最大限度掌握好权、术、势之力之后,才能在充分驾驭这群奴才的时候最有效地愚弄百姓服服帖帖甘愿为奴。中国皇权之下为什么还必须养着一群太监,说白了就是因为做大了的奴才也是会变脸的,防止恶狗伤及了主子,这是不得不做的一手,也就好理解太监的那个“监”字了。

 

  中国历史上的统治者虽然在很多时候必须不遗余力给孔老二的脸上去贴金,可是具体大量的过程还得靠儒这个职业群体自己来做。比较典型的人物就是孟子,客观地说他还有一些民本思想,只是这个民本思想不太对路统治者的需要。后来的统治者很狡猾,通过文艺作品弄出一个包公来遮盖孟子的这个改良儒家学说的民本思想。大家可以回忆一下最为熟悉的戏剧《七品芝麻官》中的“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一句,老百姓的利益凭什么需要你们这些当奴才的儒来承接?时代变了,现在的儒们很会跟着形式走,如是也就有了“权力关进笼子”的一类说法,就是不提人民民主这四个字。前一段时间,就有一位先生在强坛深入讨论区发了一篇贴文,吼出来“为民做主”的历史老调。

 

  中国历代的统治者和他们所使唤的儒们,不停地给儒的代表人物孔丘贴金,就是为了愚弄百姓,使得这些混吃混喝的东西能够在现代社会中依然有立足之处,有发达之机,这就是他们颠倒历史玩弄贴金术的原因。

 

  今天我们依然需要对过去腐朽的东西进行批判和揭露,只是这一切的批判和揭露必须基于真实的历史,并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知道真正优良的中华文明是如何在贴金术中被裹挟到儒中去的。污水泼掉,孩子还得抱起来,这才是中华文明在继承中能够发扬广大之路。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